言情小說

拿着無人機的男生眼神一亮,“是不是擔心鬧鬼傳聞影響培訓班招生?

招不到學生,你們就失業了對吧?

只要不跟我們搶播就行。

其實我們蒐集了不少素材,現在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素材多半是視頻,你們可以看但不能偷拍。”

雙方約法三章,唐牧北跟五穀纔跟着這幾名學生一起到他們的祕密基地。

“誒?那邊就是花川湖吧?”走着走着,唐牧北開始覺得眼熟了。

他對景瑤城並不熟悉,但爲了抓水鬼對花川湖附近略微熟悉些,現在自己位於花川湖的西南角附近,幾個高中生的祕密基地是個小地下倉庫。

“對,就是花川湖!”紅羽絨女孩笑道:“前陣子聽說那邊鬧水鬼,我們去拍了好久,結果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沒發現。

不過倒是聽說,有人在湖裏救起來一位女老師。

然後有人下去幫忙的時候,發現湖底水草長得太茂盛,一不小心就會被纏住。

所以花川湖溺死人,應該就是被水草困住的原因,跟水鬼沒關係。

像這種捕風捉影的鬧鬼事件,我們是不會記錄到節目裏的。

否則會壞掉口碑。

對了,那個被救的女老師好像是你們培訓班的鋼琴老師吧?

你們都沒聽她說起過?”

女老師?

唐牧北想起來了,那不是我撈上來的嘛!原來她就在那家培訓班當老師,這是不是太湊巧了點?

那位女老師身上被水鬼種下的陰氣可不輕,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喏,這是拍這期節目的原因。”個頭最高的男生搗鼓片刻電腦,讓開位置給唐牧北。

屏幕上剛打開一段視頻。

視頻經過初步處理,講述人非常模糊根本看不出是誰,聲音顯然也變了。

“大概四天前,我在培訓班上完晚課準備回家。

走到公交車站以後發現我有本練習薄沒帶,因爲第二天上課要用,所以就準備回去取。

那時候培訓班還有不少人的,幾位老師都在。

我跟培訓老師說了一聲,就自己上三樓去英語教室。

最難消受美男恩 結果……就是那時候,我就遇到……”

視頻還沒製作好,所以並沒有添加音效。

不過只靠這個女生回憶的聲音起伏,就已經足夠驚悚了。

她到達三樓的時候,樓道及兩邊教室都還沒關燈。

一片燈火通明中,她快步走向最盡頭的教室。

然而,就在路過舞蹈教室的時候,原本緊閉的屋門,突然無聲打開了!

緩慢地、一點點被拉開,像是教室裏還有人一樣。

女生記得很清楚,當時走廊裏沒有風,窗戶也沒有開着。

若是舞蹈教室開着窗有空氣對流,屋門也不應該被吹得向裏面推開。但她當時並沒有想那麼多,因爲舞蹈教室面對走廊的這一面是實體牆,所以她下意思認爲裏面還有人在練習。

所以路過的時候,就往裏面看了一眼。

舞蹈教室裏一片漆黑。

只有全部展開的窗簾在夜風吹拂下飄飄忽忽。

女生沒意識到門突然打開的問題,只是覺得奇怪,燈都關了怎麼不鎖門?

“嗚嗚嗚……”黑暗中有很輕的嗚咽聲傳來。

她並沒有覺得很害怕,還以爲有同學在裏面傷心哭泣。

該女生向來是個天真活潑的熱心腸,就想着去安慰對方一下。

“誰在教室裏?怎麼不開燈呢?”女生怕突然驚擾對方,所以先在門口輕聲問了一句。結果屋裏的嗚咽聲更大了,對方甚至還抽泣道:“我好難過……”

對方也是女生,而且聽起來可憐兮兮的。

“遇到什麼難過事情啦?別哭了,開着窗戶這屋裏也怪冷的……”她說着話,走進舞蹈教室想把燈打開。

然而沒等她摸到開關,屋門居然又悄無聲息關上了!

女生猛地一驚,急忙從衣兜裏拿手機。

“啪!”掏出兜的手機掉落地上,她發現自己全身竟然瞬間動彈不得!

就連想要呼救都做不到。

隨即有一隻冰涼的手,從她脖頸後面伸過來,女生甚至能感覺到尖銳的指甲遊走在自己皮膚上,發生細小的聲響。

“嘿嘿嘿……小姑娘,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有冰涼的氣息吹在耳邊,對方的聲音變得沙啞,跟之前引誘自己進門時完全不同!

女生覺得自己像是跌入了冰窟中,呼氣都要結冰了。

但對方問完這句話以後,她好像能發出一點點聲音,可張口說出來的不是“救命”,而是身不由己要念出自己的名字!

“高……”她只說出一個姓氏。

然後就聽到有呼嘯風聲,再接下來對方冰冷的手離開自己,聽聲音好像跟什麼廝打在一起了。

女生試了試依舊不能發出聲音,只好暫時放棄。

好在那股冰涼氣息似乎有所緩和,大概一兩分鐘之後,她能勉強擡起左手拉住舞蹈教室門把手。

只要再用點力,拉開就有救了!

可現實讓她倍感絕望,屋門打不開!

直聽到鐵鎖鏈子的嘩啦響聲,顯然它被人從外面鎖住了! “你們這是《追鬼實錄》節目還是教人卡斷章節目?”正看得入戲,視頻已經播放完了。五穀不滿的拍着桌子,“故事講得一般般,居然還卡斷章?趕緊把後面的放出來!”

紅羽絨服女孩聳聳肩抱歉道:“後面那段視頻還沒有處理過,我們答應那位爆料女生,絕對不會讓她因爲遇鬼這件事受到騷擾的。”

唐牧北:……

你們玩的還挺正規哩。

聽起來過程有很多疑點,但總體來說確實比較像鬧鬼事件。

但是跟誘騙女生的傢伙廝打起來的是什麼?

另外一隻充滿正義感的厲鬼嗎?

“後面的情況,你轉述一下也行,好歹讓我們知道結局。”唐牧北皺着眉說道。

紅羽絨服女孩點點頭,“那位女生只聽到身後的廝打聲越來越響,甚至還夾雜着一兩聲淒厲尖叫。

但就是這麼大的動靜,都沒驚動樓下的培訓老師們。

就在她感覺到絕望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在昏死過去之前,她只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抓了她小腿一下,疼得厲害。

再後來,她徹底醒過來發現自己和衣睡在牀上。

書桌上放着自己返回培訓班去拿卻沒拿到的練習薄;

她記得被抓的小腿位置,有兩道淺淺血痕,像是被貓科動物抓出來的。

但很蹊蹺,外面穿的打底褲上一點痕跡都沒有,腿流血了!

再就是,她第二天去培訓班上課的時候詢問培訓老師,當時見過的那幾位老師說他們下班就走了,壓根就沒見她回來過!”

正在擺弄視頻的高個男生接道:“我們爲了檢驗真僞性,想悄悄摸進培訓班舞蹈教室看看。

結果因爲沒人帶領,根本進不去。

後來就想了個辦法,用無人機去拍攝。

然後就拍到這兩段視頻。”

唐牧北挨個看過去,發現此事果然不同尋常。

第一段是五穀看過的視頻,半夜十二點多舞蹈教室裏神祕的人影,燈光突然亮起後,偌大的舞蹈教室屋門緊閉空無一人。

持續了半分鐘,燈滅了。

從無人機錄下來的聲音來聽,之後的一分多鐘裏有類似人輕聲呢喃的聲響,暫時不確定是什麼;

第二段依舊是舞蹈教室。

一羣女孩子正在練習,有個女生表情木然走到窗邊,然後看着遠處詭異一笑。

霸道大帝 “這段我特意做了個特寫,你看下。”高個男生調出截取下來的一小段特寫視頻,點擊播放。

在女孩露出詭異笑容的同時,她的眼睛突然變成全黑色,沒有一絲眼白!

唐牧北沒有心理準備,嚇得往後退了一下。

雖然天天見各種稀奇古怪的厲鬼,但在一個活人身上看到如此詭異一幕,再配上她那個怪異笑容,實在是太滲人了。

“這個女生爲什麼不做面部處理?”五穀奇怪問道:“你們不是怕泄露隱私嗎?”

紅羽絨服女生嘆氣道:“我們還沒考慮好該怎麼做,因爲這個女生……前幾天死了。”

死了?

唐牧北跟五穀對視一眼,如果視頻沒有被做手腳的話,眼睛那段完全不是戴美瞳能模仿出來的效果。

孟少爺的娛樂圈指南 唯一解釋就是:她被某種兇物附體了!

“怎麼死的?”兩人異口同聲問道。

紅羽絨服女孩低聲道:“是猝死。具體原因並不清楚,聽說晚上睡覺前還好端端的,等早起家人叫她起牀的時候,發現她躺在牀上跟睡前無異,但整個人已經涼透了。”

“你們別再調查下去了,這事太蹊蹺。”唐牧北耐心勸道,“想做節目可以換個其他題材,至少這件案子不是你們幾個學生能涉及的。”

五穀追問道:“之前你說施工那邊摔死個人,是在培訓班鬧鬼之前還是之後?”

“之前吧……”高個男生撓撓頭回憶道:“得有半個月左右了。剛開始有好多傳言,有說在宅基地下挖出個古墓來;也有的說不是古墓,是條几米長的大蛇被挖斷了,結果涌出無數條小蛇還有小孩子哭聲呢。

總之傳言沸沸揚揚,究竟是怎麼回事就不清楚了。

我們蹲點拍過,什麼都沒有。”

從他們的祕密基地出來,唐牧北發現天變得陰沉沉像是要下雪的樣子。

也不知道那幾個學生聽不聽勸,自己言盡於此,他們不聽也沒辦法。

只能在接下來調查鬼事的過程中,多留意照顧他們幾個。

“牧店主,咱先吃飯去吧。”五穀摸摸肚子小聲道:“都快一點了,我特別餓!說起來,等塵世歷練結束我應該就能順利晉升三品了,到時候就能學習辟穀術。

好期待呀,不用吃喝,我就有更多時間和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辟穀術?”唐牧北想起修真小說裏寫的那些,悄聲問道:“修煉了辟穀術以後真的不需要吃東西?不會餓嗎?”

五穀嘿嘿一笑,“當然不會餓!

餐風宿露聽說過沒?

天地間的靈氣供養就完全足夠了,修仙人是不需要食用人間煙火的!”

唐牧北:0_0

餐風宿露?就是吃風喝露水的意思唄?

你確定這難道不是我們平時說的喝西北風?

能把喝西北風說的如此清新脫俗,果然很有幾分修士風采。

“牧店主你笑什麼呢?”五穀一臉懵逼,心想修煉個辟穀術有什麼可笑的?難道你只關注不吃不喝,沒想到過不拉不尿的問題嗎?

別忘了咱們修士有時候閉關需要幾年十幾年幾十年甚至會上百年。

要是不會辟穀之術,你怎麼閉關?

難不成要隔三差五出來吃吃喝喝拉拉尿尿?

那也太沒修士風範了,基本問題都解決不了,修個毛線的仙啊?

“沒什麼,先吃飯去吧。”唐牧北禮貌回笑,帶着他就近找了個飯店。

快一點鐘了,飯店裏人並不多。

他們倆找個挨窗戶位置坐下,點了幾個菜等着飽餐一頓。

“之前聽說何家園子挖出古墓來,都驚動京城那邊了呢!怎麼這兩天也聽不見什麼動靜?”坐在後面一桌的兩個老頭悄聲議論,邊說邊往一街之隔的破舊院牆看過去。

只是院牆擋住了視線,誰也看不到裏面是什麼情景。

唐牧北和五穀都豎起耳朵聽着。

另外一個老頭用顫巍巍的嗓音回道:“聽他們瞎說,想想都不可能有古墓!雖說何家園子荒廢了快二十年了,可往以前數,人家也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留下的家底。

老時候的人多在乎風水,怎麼可能在居住的祖園裏頭埋個古墓?

那得多晦氣?

挖出寶貝肯定是真的。

以前大戶人家都會打地窖、挖密室,藏起來些金銀珠寶珍稀寶貝,所以啊,我覺得應該是挖到藏寶室了。

不過不知道出了點什麼意外,死了個工人。

估計一時半會兒開不了工,且等着吧。”

“嘖嘖,誰知道那破房子地下還埋着東西呢?這下何家後人得多心疼,賣出去的園子裏挖出來的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回來。”

“何家後人?”老頭顫巍巍道:“昨天新聞你沒看啊?何家祖園賣了不少錢,那一家子拿了錢準備遠走高飛,車從高速上飛出去了,一個活着的都沒有!”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從飯店出來,唐牧北盯着對面的矮破院牆在心裏嘀咕。

他用手機查過景瑤城昨天的新聞,果然有報道。

何姓一家五口,駕駛一輛SUV出行,在高速上撞斷欄杆衝下十幾米的高橋。當救援人員趕到的時候,五口人僅有一個十二歲的孩子還有氣息,送到醫院也沒搶救過來,一家全死了。

如果沒看到這條新聞,他還不覺得什麼。

但把所有零碎信息拼到一起看,就很耐人尋味。

何家後人突然全死了;培訓班行爲詭異的女生也死了;還有女生在舞蹈教室遇鬼;甚至連二品修士五穀都遭遇襲擊!

而根據時間線推斷,一切都是從何家園子施工開始的。

果然,鬧鬼事件應該跟何家祖園挖出來的東西有關。

問題是,究竟挖出什麼來了?

唐牧北內心激情澎湃。

終於要開副本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