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沈飛拿起身旁的手機,果然又是一串數字型大小碼,他深吸了一口氣,用這彷彿能吃人的眼神盯著手機:「md,你小子今天是算是撞槍口上了!」

沈飛現在的心情本就是鬱悶,這小騙子這時來招惹自己,好吧!沈飛剛好有了一個可以宣洩的對象!

果不其然,沈飛接通手機,開口的第一句話,小嘴就抹了蜜了:「我cnm的,你這小騙子,是不是有病啊!打nm個詐騙電話,打到勞資這裡來了,你當勞資好惹得?你信不信我r你先人板板,扯起你ji兒就給你一個過肩摔!」

「沈……,沈先生,你別激動。」

沈飛還待繼續漫罵,不過對方的聲音讓自己,停了下來,因為沈飛聽見,對方的聲音明顯是一個女聲。

「額?難道自己鬧烏龍了?」沈飛有些無語。

「那個,沈先生,你對我還有印象嗎?我是天空健身中心的那個經理,就是昨天面試你的那個。」對方態度溫和的說道。

沈飛一陣懵比,他將手機拿了起來,看了看來電顯示,果然這個號碼和之前給自己打過來的號碼不太一樣,光這號碼的最後四位數就是不同的。

「你是昨天面試我的那個人?」沈飛還是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知道對方找自己幹嘛,而且昨天自己好像也沒有留電話號碼,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是的,沈先生,我們是想邀請您來我們這裡上班的。」電話另一頭的女孩子仍然充滿耐性的回答到。

「來上班?」沈飛感覺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了,他甚至不相信自己所聽見的話。畢竟昨天那個傲氣的經理可是一點沒將自己給看在眼裡。與現在這個用著敬語,語氣甚至都有些低三下四的樣子,實在是判若兩人了。

「是的,如果您來上班的話,那麼我們給你五千的底薪,並且你的所有銷售提成都給你提百分之六十。並且我們公司不僅買有五險一金,每到節日都有福利相送。」經理拋出自己誘人的條件。

聽到這,沈飛算是反應過來了,原來剛才那個給自己打電話的男的是和她們一夥的。底薪五千,提成百分之六十,沈飛並沒有接觸過健身這個行業,所以對這個提成百分之六十並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不過想到底薪五千,一個月五千塊的話,好像是一個很誘人的待遇了。自己之前在那個什麼銷售公司,上了兩個月左右的班,結果好像連兩千錢都沒拿到。如果自己來這裡上班的話,光一個月的工資就是五千,卧槽!這就相當於自己在之前那裡上班的工資的四五倍了啊!

卧槽!沈飛越想越激動,一個月五千,兩個月就是一萬,做教練難道有這麼賺錢的么?

不過很快,激動過後的沈飛就迅速的冷靜了下來,這一切來得太美好,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都說事出無常必有妖。沈飛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自己去她們店裡時,那經理高傲看人的目光,以及對自己的鄙夷不屑。現在才過了僅僅這麼一個晚上的時間,對方就對自己的態度形成了一個360度的大改觀,這麼感覺都有問題。

「喂!你們這裡不會是什麼黑店吧,什麼販賣人口器官之類的,對了你們還在國外有門店,是不是就是把這些器官之類的賣往國外?」沈飛的腦海中浮現出無數的可能。

「……」電話中一陣沉默,顯然是無語了。

直到過了一會,那經理才繼續的說道:「沈先生,我們是正規的企業,就是做健身服務這一塊的,而且我們在這個行業十分的有名,你可以上網查一下的,絕對不是什麼黑店,更不可能去販賣什麼人口器官。再說了現在是法治社會,哪來那麼多販賣人口器官的。」經理感覺到一陣心累,就像是在和弱智說話一般,真不知道這人到底什麼來頭……。

「不過,我覺得……」沈飛還是感覺到哪裡不妥,總覺得這件事充滿了詭異,不過的話,很快就被電話另一頭的經理打斷了。

「沈先生,你是覺得工資低了么?要不這樣吧,我們將你的底薪提到六千塊,然後你明天就到我們這裡來上班怎麼樣?」對面的經理好像有些不耐煩了。

沈飛倒是真不覺工資低了,他反而覺得一個月五千塊的工資,對於一個剛出社會沒多久的大學生而言這工資已經算是很高的了,聽到對方又將自己的工資提高了一千塊,沈飛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呢還是咋地。這件事情太詭異了,自己也就是隨便祈禱了一下,讓上天賜予自己一個工作而已了,難道上帝是我哥?

沈飛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先不說自己現在正在為找工作而煩惱,而對方不僅給自己提供了工作,還給自己這麼豐厚的待遇,這麼好的工作上哪去找。只是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可疑,讓沈飛充滿了戒備,這才使得他猶豫不決。

媽的,自己要錢沒錢,要啥沒啥,對方還能圖我啥不成?沈飛想了一番之後,咬了咬牙,就這麼答應了對方要求,明天到那裡去上班。

「那好,沈先生,你明天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就是了,我叫馬麗,你叫我馬經理就行了。」馬經理說完便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看著掛斷的手機,沈飛還是久久的回不了神,自己就這麼找到工作了?而且工資待遇什麼的還這麼好?輕輕拍了兩下自己的臉頰,還是感覺像在做夢……。

另一邊,馬經理掛斷了沈飛的電話之後,便又忐忑的拿起了手機,翻出了一個號碼然後撥通了過去。過了五六秒的時間,電話接通了,一個女孩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了出來:「事情辦好了?」

馬經理正襟危坐,顯得十分緊張:「是的,辦好了,他同意說明天來上班了。」

女孩似乎十分滿意:「那很好,你辦的不錯,你也知道的,你最近在那邊業績弄的不怎麼樣,上頭打算重新派一個經理過來接替你的工作,不過我想,每個人都應該給個機會,所以我會向我爸說說的。」

聽到電話中女孩的話,馬經理大喜過望,連聲的對著電話中說道:「謝謝大小姐,謝謝大小姐,我一定好好工作,爭取將業績做上去,不讓您失望的。」

「健身行業,只是我們家的一個小業務而已,沒什麼讓我失望不失望的,你倒是別讓你自己失望就行了。對了!你和他說的時候,沒有將我說出去吧?」電話中的女孩漫不經心的說著。

「沒有,大小姐,你放心吧,該說的我就說,不該說的我一句沒說。」馬經理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就好。」

女孩說完便將電話掛斷了,只留下馬經理一人在原地矗立獃獃愣愣著,此時雖已不是寒冬,但天氣卻依然微涼,不過若細細看看會發現,在馬經理的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層薄薄的汗跡。

「總算將工作保住了。」馬經理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一想到昨天那個來面試的小夥子,她的腦海中卻是充滿了滿滿疑惑:「那人到底什麼來頭啊!能讓大小姐直接命令自己。」

「算了,不該了解的就不去了解,免得引火上身,好不容易保住的工作,可不能被自己給弄掉了……」能坐上經理位置的人,自然不是什麼愣頭青的。 納雅和女兒納莎早早的就出門了,現在家裏就只剩下童言一人。童言自認爲傷勢基本已經恢復,繼續纏着這些厚厚的繃帶實在有些難受。

既然家裏無人,那就只能他自己動手將繃帶去除了。可因爲他之前傷勢遍佈全身,所以除了口鼻眼睛之外,全身各處都被厚厚的繃帶纏繞,再加上納雅所用的繃帶並非人間常見的棉布,而是類似於膠皮一般的物質,這玩意跟皮革似的,又軟又有韌勁,想要去除,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不過事在人爲,他用牙齒撕咬了好一會兒,總算是咬斷了一根。有這斷掉的第一根,接下來就好辦了,只要順着解開,就能將繃帶全部去除了。

率先脫離繃帶的是他的左手,這麼一看,左手似乎並無異樣。本來他全身已經天雷燒得焦黑,就算是大難不死,保不齊也得毀容。可沒想到,現在他的左手皮膚不僅白皙光滑,連一點兒疤痕都沒有落下。可見那位老神仙的藥,確實神奇。

解下了左手上的繃帶,他繼續向上解,可是當他的手腕處露出來時,他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直到他將整條左臂全部解放後,他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凝重。他的手臂到底怎麼了呢?

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見他的左臂從手腕處開始,一直向上延伸,竟然有足足五條紅色的紋路。五條紅色的紋路將他的手臂整個包圍起來,就像是五條紅色的血管似的。但他可以確定,這根本不是血管,也不是疤痕,更像是刺青或者胎記一樣的東西。

這些紅色的紋路並非只出現在手臂上,似乎已經蔓延至全身了。

他沒有猶豫,繼續解開繃帶,直到他將身上的繃帶全部去除之後,他才把自己看了個清清楚楚。

沒錯兒,除了手腳和麪部之外,他的全身都被這樣紅色的紋路纏繞。不僅如此,這些紅色的紋路,最後全部匯聚到他的胸口,在胸口處呈現出一個好似漩渦一般的圖案。

他有些不知所措,在房間找到了一面石頭質地的鏡子後,又將自己仔細的看了一遍。

完全看完之後,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些紅色的紋路到底代表着什麼呢?它們似乎是從胸口發出,然後蔓延至全身的,會不會是與他來到阿修羅道有所關聯呢?

童言暗自思量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擡起了右手仔細去看。好在元鳳之羽所化的羽毛狀印記還在,這也就意味着他以後還是可以憑藉元鳳之羽保命的。

等等!這是什麼?他赫然發現,在右手中指靠近手掌的位置有一個類似指環一般的龍形疤痕。先是全身紅色的紋路,現在這手指上又出現了一個龍形的疤痕,這讓他越來越糊塗了。

仔細的想了一會兒,他忽然想起了右手上之前所戴的拳套。那拳套是吳家的守護神龍和八隻金鸞所化,這疤痕會不會與它們有關呢?

有此推測,他立刻開口說道:“守護神龍,是你嗎?如果是的話,請你現身一見!”

他這邊話聲剛落,神奇的一幕當即出現。就看他手指上的傷疤如同活了一般,不僅脫離了他的手指,還閃爍起耀眼的金光來。

兩秒鐘不到,再看那傷疤已然變成了一條金色小龍,並漂浮在他的面前。而在這金色小龍的四周,八隻只有小米粒那麼大的金鸞也已現出身形。

看着它們,童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現在他法器盡失,修爲還沒有恢復,這個時候如果受到威脅,甭說反擊之力,恐怕自保都是個問題。不過現在好了,有守護神龍和八隻金鸞在,對付一般的魔人,應該不成問題。不管怎樣,總算是有了一分保障,他也就可以放下心了。

就見他大手一揮,八隻金鸞和守護神龍立刻重新變回拳套,直接出現在他的右手之上。

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自己不放棄,就沒有什麼可以將你擊倒。童言暗暗的告訴自己,然後打算盤膝而坐,開始試探性的修煉。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他的耳後竟響起了一聲嬌呼。“啊……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啊?”

一聽此言,他這才恍然大悟。這個醜他算是出到家了,他竟然忘記自己現在是一絲不掛。

“抱歉……抱歉!我……我穿什麼啊?你這裏有多餘的衣服嗎?”

他及時捂住了自己的“寶貝”,然後有些尷尬的問道。

這突然返回的不是旁人,正是小姑娘納莎。她雖然用手指擋住了雙眼,可還是透過指縫,偷偷的觀看童言。也許像童言這樣的人,在阿修羅道十分少見吧。而且童言現在的身體很是結實,一身的腱子肉,確實對女性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裏屋……裏屋的櫃子裏有我阿爸以前的衣服,你去找找吧。”

童言聽此,不敢耽擱,趕忙逃也似的衝進了裏屋。

幾分鐘後,他從裏屋走了出來,身上則是多了一套有些舊的皮質衣褲。

可能是因爲身材好的緣故,這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很是有型,就好像是量身訂做的一般。

童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自己剛剛長出短髮的後腦勺,然後有些歉意的向納莎說道:“剛纔真是抱歉,我把繃帶解下來,一時間沒有找到衣服,所以才……”

納莎聽此,嘿嘿一笑道:“沒什麼啦,我又不是沒見過男人的身體。我小時候都是跟一羣男孩兒玩的,我們經常下河游泳,所以我什麼都見過。只是……只是他們那時還小而已,沒有像你這麼……”

未等納莎把最後一個字說出來,童言趕忙咳嗽道:“咳咳……那個,那個這套衣服能暫時借給我穿嗎?我實在沒有衣服穿,以後我會加倍償還的。”

納莎咯咯笑道:“你穿着就是了,我阿爸已經過世好多年了,這衣服放着也是放着。而且你穿着,還挺好看的。”說到這裏,她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

這讓童言反而有些不自在了,只得轉移話題道:“納莎妹妹,我能爲你們做些什麼嗎?你和你母親都是我的大恩人,我一定要好好的報答你們。”

“報答我們?不用啦,我和阿媽什麼都不缺。”

童言聽此,不免有些無奈。這可是救命之恩,哪能不報呢?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聲急促的呼喊聲。

“納莎,大事不好了,你阿媽在山上撞見魔獸了,你快點兒跟我去看看吧!”

童言聽此,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魔獸?阿修羅道的魔獸會有多強呢? 突然間有了工作,沈飛還在一種恍惚的狀態中:「我這就算有了工作?這……,不會是我最近找工作找得走火入魔自己所幻想出來的結果吧?」這突如其來的一切顯得是那麼的不真實。

但不論如何,有了這麼一個消息,沈飛還是有些激動的。現在的他就很想將自己的這個好消息散發出去,與更多的人分享這份喜悅。然而看著周圍空蕩蕩的人影,沈飛發現自己雖然有了這麼一個好消息,不過確是無人可說。

第二天,沈飛早早的就醒來了,不過他在自己家中徘徊了良久卻還是沒有出門去。他始終感覺這一切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自己就這麼有了工作?有了好工作?工資高的工作?不會都是自己做夢給幻想出的吧。

沈飛掏出手機,上面的通訊錄裡面真真實實的有著兩個陌生的號碼,這兩個號碼在昨天也確實給自己打過電話。但是!自己怎麼就感覺這一切還是那麼不真實呢……。

沈飛感覺自己都要無語死了。

最終,沈飛還是滑到了昨天那位馬經理的電話號碼面前,點擊了一下她的號碼,然後撥通了過去,他想再次的確認一下。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裡面傳出了馬經理的聲音:「喂,是沈先生嗎。你現在是到了我們公司了嗎?」

對方還認識自己,而且確實還有昨天的這麼一個約定,顯然關於自己工作的事情,肯定是真的,並非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

「額,那個,我在暫時還沒來呢,我在家的,我想確認一下啊。昨天……,是你讓我來你們公司上班的吧?」沈飛說道。

聽到這話,馬經理的心理一緊:「沈先生,你什麼意思呢?你是不準備來我們公司了嗎?要是還有什麼你不滿意的地方,我們可以再談嘛。」馬麗不緊張是不行的,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不過顯然,她很明確的一點是,自己能夠繼續在這裡任職經理和這個人來自己這裡上不上班是直接掛鉤了,所當馬麗聽到沈飛的話,自然就緊張萬分。

「不不不,馬經理你客氣了,我對你們公司是很滿意的,我就是想確認一下,還有要是我過來的話,我多久過來呢?」沈飛回到。

馬麗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她還道這小子突然不想來自己這裡上班了呢,他甚至都想好了,要是對方說不來的話,她就直接給對方漲三千底薪工資,給到八千底薪一個月,她還不信在這麼誘惑人的條件下,沈飛還能拒絕了不成。

好在這一切都只是虛驚一場而已,馬麗用手臂擦了擦額頭旁的汗霧:「現在都十一點了,不如你吃了飯之後,在下午兩點左右的時候來我們公司吧,我現在暫時還沒在店這邊的,我也差不多下午兩點過去,到了后我直接給你辦理入職手續吧。」

之後兩人再聊了兩三句,便各自掛斷了電話。

丟掉手機,沈飛直接一個飛撲撲向了沙發上,然後抱過一個枕頭就捂著自己的嘴隔著枕頭大吼了起來。現在的他是真的興奮,自己終於有工作了,而且這工作還很不錯的樣子,不僅工資高,工作環境好,工作也健康,而且聽起來也很高大上。這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工作啊!誒,不對,這句話怎麼這麼熟悉?不不,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下午兩點,沈飛按著約定來到了天空健身中,沈飛的家距離這裡其實距離並不遠,所以沈飛過來也沒花多少的時間,坐公交車的話,也就二十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了健身房,與前台告訴了來意之後,很快前台的服務人員便將消息告訴了馬經理。等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很快沈飛就見到馬經理面帶笑容,朝著自己迎接了過來。

「小沈,你來了呀,吃過午飯了吧?」馬經理一過來就展現出了十足的熱情,與第一次相比簡直就是判若兩人了。

沈飛有點不習慣她的熱情:「那個……,我已經吃了飯。」

「這樣呀,我還準備說你沒吃飯的話,我先請你出去吃個飯呢,反正現在也不急的?」馬經理的笑容和藹可親,宛若一位十分疼惜人的鄰家姐姐。

「這,這不用了!」沈飛扭捏的坐在座位上,十分的彆扭。

「唉,沒事,不用這麼客氣的,我比你大,你以後叫我姐姐就可以的?」

在馬經理無比熱情的招呼下,沈飛顯得無從適從,甚至有些直接想逃跑了,這老阿姨實在是太可怕了,都四十幾歲的人來,還讓自己叫他姐姐……。

好在這種熱情也沒有持續多久,熱情寒暄了幾句之後,馬經理便讓前台拿過來一張入職合同,待沈飛填好之後,這就算正式的加入公司中了。

「對了,你是來應聘教練的那你都會些什麼?」

「我會游泳……」

「哦,那你是來應聘游泳教練的?」

「算,算是吧。」

直到這一刻,沈飛還有點懵比,自己怎麼就這麼糊裡糊塗的成了教練,然後來這個健身中心上班了?

馬麗皺了皺眉:「那你會蛙泳嗎?」

「哪種算蛙泳?」沈飛一臉茫然。沈飛雖然從小就在河裡游泳,不過他都是隨著自己的感覺游的,而且他對那些游泳方面的知識也沒怎麼了解過,自然對這些什麼游泳姿勢也不了解了。

「……」

「那自由泳呢?」

「哦,這個我知道,就是趴在水面上用腿打水那種。」

聽到沈飛知道這個泳姿,她難得的露出了一點輕鬆:「那這個你會嗎?」

「不會……」

馬麗雙手撫住額頭,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行吧,沒事的,你到時候可以慢慢學的,就這樣吧。」

朕的皇后總想篡位 敲定了一切,馬經理拿出了電話打了一個電話之後,說一會有一個游泳主管會帶他去游泳池,讓他在這等一下,然後他一個人就匆匆離開了。 坐在前台處,無聊的等了十幾分鐘,沈飛還是沒有見到那個來接自己去游泳池的人,不過這時,沈飛忽然看見有人從大門外走了進來,然後徑直的來到了前台,和前台的服務人員,聊了兩三句之後,那前台的妹子,就伸出手朝著自己指了指。

沈飛愣了愣,難道這個突然來到店裡的人就是來接自己的?不過沈飛看著他的樣子,身材有點矮,肚子圓圓,這個應該不是壯,是胖了吧,這個樣的人會是游泳主管?沈飛疑惑,而且剛才這人好像還是從店外面進來的,應該是自己弄錯了吧。

當沈飛在打量這個胖子的時候,這個胖子也在打量著沈飛,不過他的目光好像卻並不怎麼友好。朝著沈飛走了過來,來到了沈飛的面前坐下:「你,就是沈飛?」

雖然並不是很確認面前這人的身份,不過沈飛從那位前台的妹子對待他的態度,沈飛猜測,這個人應該也是公司的人,說不定還是什麼領導,所以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熱情的伸出自己的手介紹著自己:「是的,你好,我叫沈飛。」

那男子扣了扣自己的手指,然後又撓了撓自己的鼻孔,似乎並未將沈飛看在眼裡:「不好意思啊,我沒有握手的習慣。」

沈飛尷尬的露出一個微笑,悻悻的收回手:「沒關係的。」他是看出來了,這個不知道是誰,突然出現的男子,似乎一開始就對自己沒有好感。至於不和自己握手,那沈飛倒還得真謝謝他,扣指甲泥,又是扣鼻孔了,和自己握了手了,那自己還得噁心好一會。

黑道亢龍的傾世絕戀 「我就是我們天空健身中心的游泳部主管。」這男子坐在了沈飛的對面,總算開始做著自己介紹了。

「你是游泳主管?」沈飛倒是真的沒想到這人還真是就是來接自己的人,所以一時間有點驚訝。

不過沈飛這突然地反應,似乎刺激到了面前這個男子,只見他冷哼了一聲:「怎麼,你是不是看我有些胖,覺得我就不像是教練了?」

沈飛雖然是真有這麼一點想法,不過這個想法顯然是不能直接這麼說的,於是他否定到:「沒有,沒有,我只是沒想到而已。」

面前這男子盯著沈飛的摸樣,輕輕嗤了兩聲,顯然是對沈飛剛才的話,並不相信,而且在他的心中還給沈飛定下了一個虛偽的烙印。

「聽說你是馬經理介紹過來的?那你知不知道我們這裡游泳部的情況?」男子盯著沈飛問道。

別說是游泳部的情況,就連整個公司沈飛都是沒什麼了解,所以他只好搖了搖頭:「不清楚。」

「現在我們游泳部有三個教練,加上我四個,所以我們是不缺教練的!」男子撇了一眼沈飛說道。

「不缺?」這倒是令沈飛疑惑了,之前那個馬經理不是讓自己來上班的嗎,如果不缺自己來上什麼班,而且這人什麼意思,讓自己回去?

沈飛有些不太明白:「不過剛才馬經理不是說讓我來這裡上班的嗎?」

男子似乎有些不太高興:「你不用抬馬經理出來,我雖然不知道你和她是什麼關係,既然她讓你到我的部門中來,那麼我收下你就是了,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在我的門下,對我的命令要絕對的服從,懂么?」

沈飛無語,自己什麼時候抬馬經理出來了,而且自己和馬經理也算不上認識,也就是這兩天面試的時候才認識的而已。而且這人的說話,眼神,口氣,這麼就那麼一副欠揍的樣子!tm的有什麼好狂的?

沈飛雖然心中有著萬般的不爽,不過現在人在屋檐下,而且這人貌似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也不想就這麼白白放棄,至於說服從他的安排,沈飛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作為下屬,不就是要服從上頭的安排么。

就這樣,沈飛雖然對這位自己的頂頭上司見面的第一面就沒什麼好印象,不過還是十分配合的說道:「懂了。」

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那好,你跟我去游泳池吧。」說完便直接朝著店門外走去。

沈飛緊隨其後跟了上去,出了店外,跟著他走了十幾米的距離,此時已經漸漸遠離了天空健身中心這家門店,沈飛不禁疑惑了,這人是準備帶自己去哪,於是他對著男子問道:「我們這是去哪?不是去游泳池嗎,這麼都離開店了?」

男子回過頭來,橫眉斜看了沈飛一眼:「你廢話那麼多幹嘛,跟著我走就是了!」

md!看著在前面帶路的男子,沈飛不由自主的咬了咬牙巴,自己又沒有惹到他,這麼老是這麼一副狀態對待自己,好像自己qj過他媳婦似得。沈飛心中有著一股邪火蹭蹭的往上串,他真是恨不得,衝上去踹tm的兩腳。

「走啊,你還在那愣著幹嘛,傻了吧唧的!」男子走了兩步發現沈飛沒有跟上自己,回頭沖著沈飛喊道。

連續的針對,讓沈飛不爽到了極點,他緊了緊雙拳,努力地剋制著自己的內心:「算了,不生氣!不生氣!自己是來上班的,不是和這些傻逼來鬥氣的!」於是沈飛緩緩地鬆開了緊握著的雙拳,然後慢慢地跟上了那男子的步伐。

那男子白了一眼跟在後面慢拖拖的沈飛,輕聲的嘀咕了一句山炮之後,就繼續朝著前方走去了。

沒過多久,兩人便走出了這個商圈,沿著一條台階走到底之後,一座巨大的場館就出現在了沈飛的面前。

天空健身中心游泳館!

沈飛雖然從小就會游泳,不過即使現在已經二十幾歲的沈飛,卻還一次都沒有去過游泳館呢,他對那種人工修建的泳池,也僅僅是停留在電視場景中出現的一樣。那種清澈見底的,不同於江河中渾濁的泳池水,沈飛還真想見識一下,而且一想到自己也可以再這麼清澈的水中游泳時,沈飛原本因為之前的事而有些鬱悶的心情,現在也開始變得激動了起來。 納莎一聽此言,身體忍不住的一顫,當即焦急萬分的問道:“你……你確定沒有看錯嗎?我阿媽她……她真的撞見魔獸了?”

來報信的魔人聽此,趕忙開口答道:“是啊,她不僅撞見一頭,而且是一羣。 西蒙統領已經帶着城內的護衛前去搭救了,可能不能救出你阿媽,現在也不好說。總之,你現在就跟我走吧,萬一你阿媽她有個三長兩短,你們恐怕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了。”

納莎聽此,雙腿一軟,直接跌倒在地,淚水瞬間從她的眼角溢出,大聲痛哭了起來。

“納莎,你現在哭什麼啊,快點兒跟我走啊。如果去晚了,你搞不好就真的什麼都見不到了。”

童言見此,知道自己不能置之不理,當即一步上前,伸手將納莎拉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