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剛纔秦巖對他拘魂的時候,弄得他生不如死,現在三魂七魄還隱隱作痛。

“我們再佈置幾個小迷境!以防蔣婉兒找到秦巖!”

“嗯!好吧!”高崗點了點頭,覺得湯健說的很有道理。

湯健立即拿出十幾根千年陰天燭,分別在蔣婉兒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插上兩根,形成一個無形的****。

這種****對人沒有作用,但是對鬼有迷幻的作用。

無論是什麼鬼,在看到****的時候,他的眼前就會幻化出一個三岔路口,其中兩個是假門,另外一個是真門。

如果鬼走進假門中,就會迷失在假門裏面的幻境之中。實力高的,也許一分鐘就能破開幻境。

實力低的,也許需要十幾分鍾,甚至二十多分鐘。

如果鬼走進真門中,則會走出幻境。

雖然這種****並不高明,但是現在時間緊迫,湯健也只能這樣做了。

做完這一切,湯健轉過頭對高崗說:“走!我們藉助陣法之力殺了秦巖!”

高崗點了點頭,和湯健轉過頭向秦巖那邊衝去。

秦巖此刻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大禍臨頭,認真研究着這個奇怪的陣法。

可是研究了好一會兒,秦巖也沒有研究明白。

該死的!我們這樣只會讓湯健各個擊破,我該怎麼辦呢?

秦巖此刻也意識到了潛在的危機。

突然,秦巖想到一個辦法,他現在身處陣法之中,算是和蔣婉兒處於同一個環境空間下,完全可以使用召喚術。

其實這所謂的召喚術非常簡單,只要念動咒語,就可以將自己的鬼僕召喚到身邊。

就像陰陽師將鬼僕藏在身上,只需要他念咒,就可以將鬼僕釋放出來。

當然了,這有一個限制,那就是必須在特定的範圍內。

比如說方圓十米之內,或者是二十米之內。

現在秦巖雖然身處湯健的不知名陣法之中,但是這個陣法是依託耿漫雲的家佈置的。

所以他和蔣婉兒相當於都在家裏面,只要他施展召喚術,就可以將蔣婉兒召喚到身邊。

想到這裏,秦巖當即念動咒語。

與此同時,湯健和高崗也衝到了秦巖身邊,他們兩個同時驅動陣法,念動咒語,同時揮掌向秦巖拍下。

就在他們兩個揮掌快要拍在秦巖身上的時候,蔣婉兒被秦巖召喚到了身邊。

蔣婉兒一臉懵逼,詫異無比向四周望去。

她不明白自己爲什麼突然跑到了這裏,她剛纔還站在一個三岔路口上猶豫,不知道該走哪條路。

當蔣婉兒看到秦巖之後,心中頓時驚喜無比:“主……”

蔣婉兒剛準備說話,突然看到湯健和高崗揮掌向秦巖拍下,而且近在咫尺。

她當即化作一股陰風擋在了秦巖的面前。

秦巖在這一刻也感受到了湯健和高崗的攻擊,匆忙之下念動咒語,向湯健和高崗反擊。

不過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他這一次恐怕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他這一次恐怕要死在陣法中了。

無論是湯健,還是高崗,他們在陣法的加持下,實力陡然劇增,儼然就像天尊,秦巖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不要啊!”慕容雪菡也看出了秦巖的兇險,當即大吼一聲,想撲到秦巖面前,爲秦巖擋下這雷霆一擊。

可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股陰風吹到了秦巖面前,化作成了蔣婉兒。

蔣婉兒揮掌接下了湯健和高崗的全力一擊。

只是蔣婉兒在倉促間出手,沒有半點優勢,當即被湯健和高崗打的向後飄去,並且撞在了秦巖的身上。

好在蔣婉兒不是一般的鬼皇,硬生生抗住了湯健和高崗的攻擊。

並且蔣婉兒在瞬間穩住身形開始反擊。

看到蔣婉兒突然出現,秦岩心中激動無比。

剛纔實在是太兇險了,如果不是蔣婉兒突然幫他擋住湯健和高崗,秦巖知道他必死無疑。

慕容雪菡長長鬆了口氣,剛纔差點把她嚇死。

“想殺我主人,找死!”蔣婉兒氣急,她恨不能將湯健和高崗抽筋剝皮。

秦巖和慕容雪菡對視了一眼,分別向湯健和高崗攻去。

щщщ● тt kán● ¢O

讓湯健他們同時對付蔣婉兒,他們還能借助陣法和蔣婉兒打個平手。

現在讓他們同時對抗秦巖他們三個,他們是萬萬扛不住的。

他們兩人對視了一眼,立即轉過身隱入了陣法中,消失在秦巖他們的面前。

“該死的!那個鬼皇是怎麼跑過來的!”湯健氣得牙癢癢。

剛纔如果不是蔣婉兒,他們已經得手了。

高崗也是一臉懵逼,不知道蔣婉兒爲什麼會突然出現。

他木訥地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我們走!”湯健不甘心地說。

“啊?我們這就走?”高崗同樣不甘心。

他們今天死了那麼多兄弟,但是卻沒有殺掉秦巖這邊一個人,簡直憋屈死了。

“他們三個已經合力一處了,我們留下來只能等死!”

湯健心裏面非常清楚,秦巖他們三個合力之後,破掉陣法是遲早的事情。

如果他們現在不走,等到秦巖破掉陣法,他們想跑可就跑不了了。

因爲他們根本跑不過鬼皇。

“唉!”高崗嘆了口氣,跟着湯健打開了戶門。

當湯健看到秦巖的肉身癡癡呆呆地站在走廊上的時候,眼中突然閃過欣喜的神色。

高崗看到秦巖的肉身後,眼中也冒出兩道精光。

他們兩人心中同時生出一個念頭,那就是毀掉秦巖的肉身,讓秦巖變成孤魂野鬼。

想到這裏,湯健和高崗忍不住對視了一眼,並且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各自的心思。

“老大,我們何不……嘿嘿嘿!”

高崗指了指秦巖的肉身,然後陰笑起來。

湯健迷起眼睛,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攥緊拳頭臉色陰沉地說:“順手牽羊的事情爲什麼不做!” “讓我來!”

高崗擼起袖子,咬牙切齒地說,一步一步向秦巖的肉身走去。

湯健在心中冷笑起來:哼!秦巖,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老子讓你做不成人!

想到痛快的地方,湯健忍不住在心中哈哈大笑起來。

就在高崗準備毀掉秦巖肉身的時候,一對黑影飛馳電掣般從遠處飛來,夾雜着“呼呼”的風聲向高崗當頭砸去。

高崗愣了一下,趕快向後退開。

“砰砰”兩聲,黑影掃過高崗的耳邊,砸在他側面的牆壁上。

牆壁當即被砸開一個巨大的窟窿。

直到此刻高崗纔看清楚,剛纔砸他的居然是兩柄大錘。

而且這兩柄大錘他非常熟悉,那是李天霸的武器。

莫非李天霸來了?

想到這裏,高崗和湯健驚訝無比,轉過頭向大錘飛來的方向望去,他們看到兩道人影從遠處飛奔而來,快若流星。

該死的!是秦巖那兩個屍僕。

湯健給高崗使了一個眼色,當先轉過身就跑。

他們雖然能和李天霸、宇文天成對抗,但是秦巖打破陣法之後,將是他們殞命之時。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跑,而且跑得越遠越好。

高崗在心中嘆了口氣,怨恨無比地看了一眼秦巖的肉身,轉過身跟着湯健跑掉了。

“給吾站住!”李天霸大吼一聲,飛身而起向湯健兩人追去。

“算了!看守主人的肉身要緊!”宇文天成一把拉住李天霸的胳膊,攔住了李天霸。

“你看着不就行了嘛?”

“萬一來很多人呢?”

聽到宇文天成這樣說,李天霸不說話了。

他覺得看守主人的肉身比殺掉湯健和高崗還重要。

主人的肉身一旦被毀,那就無法重塑了。而湯健他們即便現在跑了,以後還可以殺掉。

“嗯!”李天霸應了一聲,不甘心地向湯健和高崗逃走的方向望了一眼。

此刻湯健和高崗已經消失在李天霸他們的視線內。

等了幾分鐘,秦巖他們還沒有破開陣法,李天霸有些着急了:“主人不會出事了吧?吾進去看看!”

“你忘記主人的囑咐了嗎?我們要在這裏等着!”

“那好吧!”李天霸鬱悶無比地說。

又過了幾分鐘,耿漫雲的家裏面突然響起一聲悶響,屋裏面涌出來一股濃烈的陰氣。

李天霸和宇文天成知道這是秦巖他們破開了陣法,立即向屋裏面望進去。

幾秒鐘後,秦巖當先從裏面走了出來。

在秦巖身後,跟着慕容雪菡和蔣婉兒。

“主人!”看到秦巖,李天霸和宇文天成立即迎了上去。

“嗯!”秦巖點了點頭,當即念動咒語,回到了肉身裏。

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秦巖鬱悶地說:“真可惜,讓湯健這個王八蛋跑掉了!”

秦巖覺得自己這一次真狼狽,居然被湯健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他們最終挫敗了湯健的陰謀,但是秦巖覺得這一次真的很失敗。

“主人,我們遲早要收拾他的!只是時間問題!”慕容雪菡安慰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讓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收拾殘局,他帶着慕容雪菡回到了香榭花提的別墅。

他必須趕快給耿家國還魂。

耿家國只是普通人,無法承受魂魄離開肉身時間太長。

而且羅光也中了南洋詭術,秦巖必須幫羅光解開。

回到別墅,秦巖立即着手幫助耿家國還魂,同時幫助羅光解開了南洋詭術。

幫助耿家國還魂這對於秦巖來說是小菜一碟,但是在解開南洋詭術的時候,秦巖費了好多心思,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才解開。

秦巖之前有些看不起南洋的道術。

他覺得南洋道術起源於國內,算是旁門左道。

但是這一次秦巖卻發現,這南洋道術雖然是旁門左道,但是已經達到了登峯造極的程度,千萬不可小覷。

唐小夢經過四天的尋找,一無所獲。

但是趙鵬飛經過四天的尋找,卻發現了一些苗頭。

他聽說保市城北出現了一個非常厲害的大哥,據說功夫了得刀槍不入,將周邊的一些混混打的哭爹喊娘。

而且這個傢伙還糾集了一幫手下開了一個歌舞廳,混的人模狗樣。

據說這個人自稱夜王,在五個月前突然來到了城北,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

趙鵬飛覺得這個人和秦巖要找的人極爲相似。

爲了驗證這個夜王就是秦巖要找的祖峯,趙鵬飛親自帶人來到紅太陽歌舞廳。

坐在卡座上,不等趙鵬飛招手,服務員已經走到了趙鵬飛面前,恭敬無比地問:

“先生,請問你們喝些什麼?”

“帶我去見你們老大,這錢就是你的了!”趙鵬飛從褲兜裏面拿出一萬塊錢,放在服務員的手中說。

看到一萬塊錢,服務員的眼睛立即亮了。

他沒有想到趙鵬飛這麼闊綽,一出手就是一萬塊錢。

只是趙鵬飛的要求讓他特別爲難。

他們老大夜王可不是什麼人都會見的。

“先生,我們老大不是什麼人都能見的!”服務員如實說道。

“嗯?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他是誰?他是保市四少之一的趙少爺!難道你沒有聽過嗎?”

趙鵬飛身邊的一個人瞪大眼睛,推了一把服務員。

“那又如何?”服務員有些氣惱,瞪大眼睛和趙鵬飛身邊的人對視起來。

雖然他只是一個服務員,但是自從夜王開店之後,沒有一個人敢來搗亂的。

凡是敢搗亂的,全被夜王打斷胳膊打斷腿扔了出去。

更何況這個服務員剛出來混,的確沒有聽說過保市四少的名號。

如果他知道保市四少的名號,肯定不會這麼做。

“我去!找死啊!”

趙鵬飛身邊的兄弟怒了,“啪”的一聲扇了服務員一個耳光。

“你……你居然敢打我!我……”

又是“啪”的一聲,趙鵬飛的兄弟又扇了服務員一個耳光,並且瞪大眼睛翹起嘴角冷笑起來:

“怎麼?不服氣嗎?”

“你們給我等着!我去叫夜王!”服務員轉過身就走。

趙鵬飛的兄弟準備攔住他,趙鵬飛笑着擺了擺手:“他叫來了夜王不是正好嗎?” 聽到趙鵬飛的話,趙鵬飛的兄弟眼中閃過兩道精光。

他拍了拍手:“哎呀!我怎麼沒有想到!還是老大聰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