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笑之間,他們再一次來到了雲麓仙宗,故地重遊,心境已然不同。林楓現在可以清晰地看到,隨着荒星之上的人生機消失,全部匯入了此處。

林楓輕輕擡腳,踏破了雲麓仙宗的空間,步入雲麓仙宗空間之內。

雲麓聖母現身,再次看到林楓,露出了震驚之色:“你怎麼沒死?”

“天庭曾經的仙女,我想你已經知道你哥哥死去了。可是我看不到你臉上的悲傷。”林楓淡淡道。

“與你無關。”雲麓聖母冷道。

“你的歲數果然活到狗身上去了,不過狗也是有感情的。不就是因爲天地威能,不足以支撐兩位大帝人物。你就如此慫恿你哥哥與我神墟爲敵。”林楓道,這其實只是他心裏的猜測。

雲麓聖母道:“你別忘記了,是你們神墟的小師叔舉動找我雲麓仙宗的麻煩。”

“我神墟師叔和霍尊大戰,解決所有的恩恩怨怨,而你,借用鬼族之手,和鬼族一起偷偷潛入坍塌的天庭,放出了惡靈。”

“我神墟師叔不敵,霍尊趁機潛入我神墟師叔的身體。”

“我師父一人拖住小師叔和惡靈進入通道之內,再也無法走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林楓淡淡說着,卻是殺意凜然。

“你竟然什麼都知道了。”雲麓聖母有些詫異。

“受死吧,賤人。”林楓開口,覺得再也沒有詞語可以如此準確地形容她。爲了自己長生,不惜涉及自己的哥哥,毀滅世間的僅存的所有大帝。並且定期製造末世到來,防止有人修煉成大帝的可能。

“你以爲你修煉到我的境界便是我的敵手嗎?我還有帝器。”

雲麓聖母招手,一個玉如意飛入自己的手中,玉如意吞吐混沌光芒,內蘊一個妙齡女子。

“還好是一個女的。”阿鼎開口。

說罷,阿鼎換身一變,化作了一口古鼎,除了瀰漫混沌氣之外,還有濃濃的血腥之光。

“帝器,我也有。”林楓淡淡道。

“你……”雲麓聖母有些驚慌,她道:“想不到神墟的弟子修煉這個煞氣之物,不知道吸食了多少生靈的精血吧。”

“是啊,就差你的血才能圓滿了。”林楓冷笑。

“世間不可能再有天帝誕生,你真的想和我決一生死嗎?”雲麓聖母問道,她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難不成天天看到你這個賤人噁心?”阿鼎開口,然後忍不住道:“快出手吧。你都兩個老婆了,我好不容易看到一箇中意的。”

“行。”

林楓說完,手持噬血鼎出手。 雲麓聖母一腳踏入了星空,她不願意在荒星之上大戰,毀壞了自己雲麓仙宗的洞府。林楓緊跟其後,這是最後一戰。

“最後一戰而已,你還想逃嗎?”林楓淡然道。

“你以爲你是我對手嗎?”

不知道飛行了多久,雲麓聖母忽然停下來,揮動着手裏的玉如意,拉動了一顆巨大的星辰,轟向林楓。

轟……

林楓一拳轟碎了星辰,並且揮動雙臂之下。星辰碎裂之後,化成了無數的亂石,如密集的暴雨蓋向雲麓聖母。

“滅。”

雲麓聖母一聲輕喝,玉如意傾吐混沌氣,將涌來的星辰亂石擊毀。她暗暗有些吃驚於林楓的實力,並不是剛剛步入大帝境界,而是已經穩固在大帝境界,戰鬥力和自己相當。

一年之前的,他只是一個螻蟻,兩根手指也可以掐死。想不到一年之後,他竟然強大如斯。

雲麓聖母很想知道,這林楓是怎麼做到的?

“若非荒出現,危機我父皇的統治,天庭何以覆滅? 我家夫人太能逃 我和你們神墟,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我真後悔,沒有早點殺了你。”雲麓聖母恨恨道。

林楓一臉淡然:“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已經殺過我一次了。”

“你到底是怎麼復活的?”雲麓終於忍不住問道,這個問題。讓她思考了許久。當日自己明明斬殺了林楓,以他的修爲不可能復活。墟子被哥哥和惡靈堵在通道之內,更加不可能出來救他。

“叫我一聲爺爺。我就告訴你。”

“你……受死。”

雲麓聖母氣得無語,高貴如她,哪裏有人敢對她如此挑釁謾罵。手持玉如意,帶着龍吟之聲。這一根玉如意是由一根真正的龍骨鍛造而成。

一條墨龍從玉如意之上飛出,撕開了星空,撲殺林楓。

“一條死了的龍,而今成爲了傀儡也敢猖狂。”

林楓頂着噬血鼎。鼎口吞吐大量混沌氣息,壓塌宇宙星辰。抵擋墨龍一般的玉如意。而他自己,直接放開了噬血鼎,自己揮舞着拳頭攻向雲麓聖母。

玉如意也好,噬血鼎也罷。而今都是帝器,擁有着神智,可以幻化人形,和人無異。它們都可以自行大戰。

“阿鼎,機會擺在你眼前,至於能否俘獲她當老婆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林楓笑道。

“我來也。”

阿鼎不答,而是自顧叫喊一聲,脫離了林楓的掌控,衝向了玉如意。與之大戰。

林楓看着不由笑道:“這傢伙,一點都不像我。看起來冷酷帥氣,實際上就是一個色胚子啊。”

雲麓聖母看到玉如意和噬血鼎大戰。竟然沒有佔到上風,暫時是伯仲之間,不由微微吃驚。想不到神墟不僅僅出了一個帝器,還具備如此強盛的威能。

“靠一件帝器,你仍舊不是我的對手。百招之內殺你,讓你再也無法復生。”

雲麓聖母極爲氣勢。她活過悠久歲月,目睹了天庭和地府。魔界的大戰。她見過父親,見過荒,見過一些冠絕星空的的絕頂強者。

眼前這個林楓,又算什麼。他才活了幾年?有百年嗎?即便步入了大帝境界,也沒有資格讓自己當作真正的對手。

男神,約不約 大戰一觸即發,這是一場毀滅星空的大戰。屬於真正大帝境界的大戰。每當他們拳頭相觸,恐怖的威能潮汐散開,從未的毀滅一切的來源。

砰……

一股前所未有的巨響傳出。林楓被巨力推送了出去,身上喋血。林楓的身體強度,達到了多麼恐怖的地步,今日卻是受傷。

雲麓聖母同樣也吃了不少苦頭,踉蹌後退,嘴角有鮮血滴落。

“你竟然讓我受傷了。”雲麓聖母冷笑,剛纔的纏鬥之中,她發現林楓的身體太強橫。前所未見的強橫。即便是自己的父親,也比不過他吧。

這個年輕人,竟然達到了這樣的高度。僅僅一年的時間而已,他究竟怎麼做到的?怎麼可能做到?

“天庭封印,落。”

雲麓聖母一聲輕喝,施展了自己的壓軸神通,乃天庭大帝的不傳神通。隨着雲麓聖母出口瞬間,宇宙星辰的一切好似凝固了,所有的一切全部靜止。

而林楓,即便步入了大帝境界,也是無法動彈。

“死吧。”

雲麓聖母露出傲然之色,玉手化作劍指,指向林楓,一道混沌氣息穿破了星空,洞穿了林楓的胸口。

與此同時,雲麓聖母欺身而上,一拳轟擊,直接打碎了林楓的身體。

“還是不堪一擊。”雲麓聖母冷笑。

“你高興地太早了吧。”

一個聲音從她的身後出現,正是林楓。林楓被凝固的瞬間,施展了幻術,然後極其費力地撼動封印,在雲麓聖母轟擊的瞬間,早先一息才能動身離去,極其危險。

站在雲麓聖母身後,這是絕佳的偷襲機會,林楓當然不會放過。

雙拳宛如流星雨轟擊了出去。雲麓聖母來不及轉身,只能急速前進。林楓貼着跟隨。

林楓的拳頭和雲麓聖母的後背保持着一拳之隔。無法逼近。雲麓聖母前進的速度太快。但是這一拳之隔無法令林楓的拳頭如實落在雲麓聖母的後背之上,但是莫大的拳勁兒,透入了雲麓聖母體內。

砰砰砰……

雲麓聖母遭受了太多了拳勁兒,不停地咳血。她仍舊急速前進,徹底落入了下風。

這一場轟擊持續了兩個時辰。雲麓聖母足足用了兩個時辰,這纔將一拳之隔拉到了一丈。雲麓聖母轉身,一股劇痛從後背傳來。

鮮血。染紅了雲麓聖母的衣襟。她體內的骨頭,斷了好幾根。

“你怎麼會我的聖術?”雲麓聖母冷道。

“被你自己的術所騙,這滋味如何?”林楓反問。

“今日必殺你。”

雲麓聖母露出了憤怒之色,雙手作出一個奇怪複雜的手勢,嘴裏唸唸有詞。無盡的混沌氣息,涌出了她的體外。

混沌氣不斷朝着星空吞噬,然後淹沒了林楓。林楓根本無法躲避。

“天庭活祭術法。”

這是古天庭的祕術。以雲麓聖母一身的混沌修爲爲引,發揮最強威能。

砰……

林楓遭受了重擊。他的肉身瞬間炸裂開來。這一次,並非幻象,而是事實。索性林楓及時護住了元神。

到了大帝境界,元神不滅。等於不死。林楓立即掐訣,重組了身體。險些真正了活祭,這天庭古術神威,可見一斑。

重組肉身之後,林楓撐開了異象。

自己體內的混沌氣息,化作一片晶瑩之光。晶瑩之光,像一隻只螢火蟲,點亮了星空。這是林楓剛纔肉身毀滅的一刻,生死感悟而來的異象。

異象之源。便是妙妙。

林楓看着周身的螢火,想起了妙妙化作晶瑩之光的那一刻。他擡頭看着星空最亮的星星,喃喃自語:“妙妙。你覺得我這個異象美嗎?就叫它螢火異象,你覺得如何?”

雲麓聖母看着自己的祕術失效,被林楓的異象抵擋。她覺得有些可惜,並沒有一擊必殺林楓。

“換我出手了吧。”

林楓帶着自創的異象出手,施展了自己自創的神通太極輪迴拳。左手打出陰意,右手打出陽意。陰陽結合,是一個生死輪迴。

林楓忽然施展的兩種獨創祕術。對雲麓聖母造成了威脅。雲麓聖母拉回無數混沌氣抵擋,可是無法力敵。

古天庭大帝之女,這個時候被人打成了篩子,渾身是血,已然面目全非。

“林楓,我跟你拼了。”

雲麓聖母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展開了拼命的終極一擊。

宇宙星空,忽然沒有了顏色。不是黑暗,而是熾熱的白光,遮掩了一切,包括林楓的視線和神識。

這是一片仙光。是古天庭傳承到雲麓聖母手裏最後的飛仙之力。是她最強,也是最後的底蘊。

到處白茫茫一片,所到之處,日月星辰一個個炸開,宇宙的毀滅不斷波及邊荒。

仙光燃燒了整整一日。一日之後,仙光逐漸黯淡,兩個人影慢慢顯現出來。他們手裏拿着的帝器,已經殘缺不全。而他們自身,都是鮮血淋淋。

林楓全身喋血,搖搖晃晃,好似連站立都十分困難。帝血,染紅了星空。

相比而言,雲麓聖母好太多。混沌氣療傷之下,她恢復了原先的超凡脫俗的美貌,宛如仙母,高貴泠然。

然而,她的眼眸開始變老。

支撐的仙光耗盡,她不可能再繼續保持着長生不老容顏。

“仙光耗盡,就用你的血來彌補吧。”

聖母冷笑出手,握着玉如意一腳踏入林楓身前。林楓無法避開,只能退而求其次,護住元神,肉身第二次被打碎。

然而這一次,想要重新組合肉身,有些不易。

一束光,忽然落到了這裏,落入了林楓的元神之中。

“哪裏來的光?”

雲麓聖母朝着這速光看去,透過無限遙遠的宇宙,看到了一顆藍色的星辰。

“荒的氣息,原來你是在那裏成道的。等我殺了你,再去毀壞那顆星辰。”雲麓聖母冷道。

林楓不語,藉助這道光重組了肉身。然後盤膝而坐,燃燒了自己。

“我以自身化烈日,我便是光明,照耀宇宙八荒。”

林楓的修爲,鮮血,肉身再燃燒。然後綻放億萬金光。他的境界,便開始慢慢跌落。這是自斬修爲而來的最後一擊。

砰……

雲麓聖母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再無可用的力量。在仙光出手沒有擊殺林楓,便預示着她已經失敗。

雲麓聖母身體炸開,化作了血霧。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元神,也被金光肅殺。

最後一戰,結束了。

林楓修爲跌落到了聖人境界,從此有了道傷,想要再次步入大帝境界,幾乎不可能。

“阿鼎,我修爲跌落。只能靠你帶着我回去了。”林楓虛弱道。

“你把我老婆給整沒了,你還想我帶你回去找你老婆?”阿鼎忿忿不平。剛纔億萬金光之中,玉如意也灰飛煙滅。

阿鼎帶着林楓首先回到了荒星,雲麓聖母死去,荒星之上的一切夢魘甦醒。沒有死去的人恢復了清明。

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姐,齊婉兒,冷雨,唐瑾兒,墨莫看着林楓。心中有千言,卻是不知道從何說起。

許久之後,大師兄問道:“師弟,接下來你打算去往哪裏?”

“星空。”

林楓和諸位告辭,在阿鼎帶領之下步入了星空。他並沒有回到地球。他想找到天地輪迴的根源,那裏是否有妙妙。

五年之後。

一條神龍在宇宙之中遨遊,神龍的後背之上,乘坐着一個瓷娃娃一般的可愛女孩兒。

“靈兒媽媽,我們這是去哪裏啊?”林田心問道。

“找你的爸爸和媽媽。”風靈兒道。

“他們在哪裏呢?”

“看到星空最高處最亮的兩顆星星了嗎?”

“看到了。”

“他們就在那裏。”

“哦,原來爸爸媽媽在那裏啊。太好了,我終於可以見到他們了。我好想念爸爸媽媽啊。”

神龍遨遊太空,再也沒有回到地球。 在我很小的時候,姥姥就是一個神人般的存在。她不但靠着幾根絲線幫村子裏的人看病,還能趨吉避凶保佑村民,被村子裏的人稱爲神婆婆。

但因爲父親與姥姥不和的關係,我從17歲回城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姥姥。我本想等自己大學畢業後,自由了,就去陪伴姥姥一段時間。

可我萬萬沒有想到,好不容易熬到我大學畢業論文交上去,卻聽見一個讓我覺得十分悲痛的消息。

母親的故鄉在安徽省六安市一個叫做大河村的小山村,從我們所在的城市到大河村,要坐七八個小時的火車,三四個小時的汽車,最後還要走兩個多小時的山路纔到。

給我們打電話的山叔在村口等着我們,中年大漢的臉上很悲傷。

“來了?”象徵性的和我們打過招呼以後,接過母親手裏的行禮,山叔就悶頭默默走在前面。

姥姥的家在半山腰上,和村民的聚居區隔着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走了十幾分鐘的上坡路,轉過一小片竹林就能看到那個孤零零的小院。

說是小院,其實不算小,有八十來平米,從院門直通主屋的小石子路兩旁原本種着各種蔬菜,我記得小時候常常拔幾顆出來,跑到小溪邊洗了洗,品嚐大自然的純鮮甜。可現在光禿禿的,土地顯然被翻過,大概姥姥原本想種些什麼,可還沒等到下種子的時候,她就不行了。

一路上,父親幾乎不說話,臉色很不好,往下耷拉的嘴角把他的法令紋拉的更深。

我心裏升起一股憤怒,父親一直不喜歡姥姥,他在我和母親面前幾乎不掩飾自己對這位老人的排斥,身爲中學老師的他覺得有一個在山村裏做神婆的岳母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察覺到我的視線,父親微微側頭很嚴厲的看了我一眼。

我毫不示弱的和他對視着,他的臉色更難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