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希菲爾這麼安慰著青,她不想看到青消沉的模樣。

「可是…如果我擁有足夠強的力量,我們也就能避免遭受這些可怕的事情了。」

青知道希菲爾是在安慰自己,她對希菲爾笑了笑,讓希菲爾不要擔心自己的情況。

「如果青姐姐真的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那青姐姐說不定也就不會遇到我了。」

希菲爾親了青一下,她握緊青的手,率先邁出了歸程的步伐。

「希菲爾…」

青沒想到希菲爾會這麼直率地牽著自己回去,她愣了幾秒,而在這幾秒鐘,青臉上的陰沉也轉化為了淡然的笑容。

『也是呢,我到底在想什麼啊,明明一切都結束了,我卻還在糾結這些事情。如果我真的擁有強大的力量,那麼,那天去現場拯救希菲爾的人也就不會是我了。

雖然我比那些殘暴的傢伙弱,可我還是比一般人強,只要不再碰到那些傢伙,我還是能夠守護希菲爾的。』

青這麼想著,她上前一步跟上了希菲爾,和希菲爾一起向前奔走著。希菲爾見青主動跟了上來,她知道青現在想通了,於是她的嘴角也自然上揚了幾度。

『一切都結束了,而我們也必須藏到更為隱蔽的地方,我們絕不能再被那些傢伙找到。

不過,我和希菲爾被那些傢伙帶出來的時候沒帶任何東西,如果就這樣重新開始,我們恐怕會很艱難。果然我們還是得回去一趟嗎?』

青想起了一些事情,她不由得放緩了腳步。而希菲爾見狀,也放慢速度,並問起青想到了什麼。

「我們所有的東西都在舊家,如果我們就這樣換了新的藏身處,我們恐怕是生存不下去的。可是,回去拿東西的風險實在是太高了,我們很有可能再次被那些傢伙捉到。」

青一時不能決定該怎麼辦,她只能對希菲爾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青姐姐害怕重新開始嗎?雖然我們的所有物品都在那個房子里,可我們現在並非一無所有,青姐姐有我,而我有青姐姐,這樣不就夠了嗎?

而且那些東西是幫助我們更好地在城市中生存的,既然我們失去了那些東西,那我們就遠離城市,去往一處沒人會發現的地方安身。」

希菲爾在聽了青的擔憂之後,思考了一會,然後停下了腳步,認真地回應了青。希菲爾當然也不希望失去好不容易搭建的一切,只是希菲爾能明白回去拿東西的高風險性,而且希菲爾認為,只要自己和青在一起,即便重新開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希菲爾的回答讓青愣了一會,她權衡許久,終於在回去還是重新開始之間選擇了後者。畢竟青也在這次的事件中學到了一點東西,她更深刻的體會到,要想不被組織發現,就不能圖方便住在小城中。

「是啊,我為什麼要害怕重新開始呢?希菲爾,走吧,向著我們的新家!」 粗壯的樹幹如同地龍一般揮舞着龐大的樹身蟄伏盤踞,方圓百里的範圍內遍地都是樹木,參天的古木迅速的蔓延生長,很快高達三百多丈的樹木遍佈整個視野,翠綠欲滴的樹葉綠的刺眼,遒勁有力的樹幹如同龍鱗一樣,堅韌挺拔,一念之間,山河變換,滄海桑田!

“何等龐大的生命氣息!這……竟然頃刻間將大地的模樣更改了……”

“還沒完!”

秦守低喝一聲,雙手印決再變。

“木遁!森羅萬象!”

所有如同神魔觸手似的龐大樹木飛速的蔓延,枝椏無窮無盡,直戳天空,竟然毫不留情的繼續朝着夜魔、風魔、六翼墮天使纏繞而至,三大魔王齊齊發出憤怒的大吼,因爲秦守實在是太目中無魔了,剛剛斬殺了天啓就自認爲真的是至尊不成?!

“不過是憑藉一時的運氣進入了十聖至尊層次,但是真當自己是至尊不成?!”風祖不由得微微變色,急切的叫道,“此人到底有多大的氣魄!竟然同時對三位至尊級的魔王動手?!”

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的樹幹如同遒勁有力的鱗爪,聚攏包裹着天空,朝着三位魔王纏繞,風魔冷哼,無窮無盡的風暴包裹着犀利的劍刃,天空開始蔓延落下點點淒冷的雪花,每一朵雪花都包繞着最爲精純的風屬性的魔氣,這十聖至尊的層次才能達到的水準,雪花輕盈的落到樹幹上,狂暴的風刃迅速的切割於無形,樹幹轟然間土崩瓦解,消失無形。

咻咻咻!

萬物萌發的蓬勃生機彷彿汪洋大海,無窮無盡的供應着。秦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頭頂後方懸浮的第九陽已經不足三分之一的體積了,能維持十聖至尊的戰力也非常的短暫。秦守思索少許,散去了持續性大量消耗能量和體力的須佐能乎。橫眼之間,通靈之術召喚出兩名仙術影分身。

與秦守相貌並無二致,一模一樣的仙術影分身,秦守最多分出三名,一旦多了,就會打破現在的仙術影分身的吸納能量的平衡,還要留下一個陪小胖子,不到萬不得已。那個是不能隨便亂動,一個仙術影分身二話不說解開了影分身之術,迴歸本體,值得一提的是,秦守的層次短暫的提高到了十聖至尊的層次,仙術影分身可以吸納的自然能量又是翻了十倍還多,此時的查克拉儲量就是十聖至尊的層次!

原著中,鳴人仙人之體徹底覺醒之後,能收集的仙術查克拉竟然覆蓋了整個世界,系統認定可以隨着本尊實力的增長。能吸納的能量也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擴增着,爲此三個影分身統統都是十聖至尊!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秦守的本尊一旦退出這個層次。不再是至尊,那麼仙術影分身也無法再吸納那麼多的能量,只能自然的溢出,什麼都得不到。

解開了仙術影分身,能量迅速的迴歸到了本體之上,秦守的狀態恢復到了巔峯,甚至,背後的燃燒到三分之一第九陽涅陽,竟然逆天的再度壯大了幾分。可以維持的時間更長了,爲此新我至尊面露奇異之色。森羅萬象之下,所有的樹木如同打了雞血似的。化作無窮無盡的枝椏,直衝雲霄,瘋狂的沒有盡頭一般的蔓延。

夜魔的漆黑一片的世界看不到半點兒光澤,但凡是進入的樹枝紛紛都被其絕對領域內的煞氣侵蝕粉碎,仙術的力量流淌,那絞碎的頻率也減少了不少,這倒是讓夜魔蹙眉不已,六翼墮天使力大無窮,污穢之氣甚至連神器都能腐蝕,剛剛接觸到的樹枝紛紛都枯萎乾枯,留不下半點兒痕跡,六翼墮天使更是保存着生前戰鬥聖光天使的些許記憶,竟然妄圖徹底打斷秦守的施術,想要拿下秦守的人頭!

“可笑!”秦守豪邁的一笑,戰意盎然,真正感受到了戰鬥的熱血和亢奮,“今天,我!曉之零葬!親自會會三位魔王!”

秦守竟然要以一敵三!

明明不是十聖至尊,機緣巧合之下才得到了短暫進入這個領域的能力,他非但沒有任何的怯懦,反而極致進化,如同神話一樣斬殺了一位魔王,不光如此,竟然還有餘力,瘋狂到以一敵三,同時抗擊三位魔王!這是何等的大氣魄,何等的瘋狂!何等的讓人熱血沸騰!

不論今天戰果如何,哪怕秦守中途逃走退卻,今日一戰的可怕戰績,將會傳遍大陸!

風祖風霓裳、玉皇玉邱恆、老頑童阿里克三位至尊齊齊的退出了戰場,他們短暫的休戰,此時如同旁觀的看客一樣,密切關注着佔據,如同史詩一樣的戰鬥!這等大氣魄,真的有劍聖當年之勇!堪比龍皇至尊!一旦秦守陷入敗局,他們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現在他們心中也有一種求知慾,有一種渴望,想要親眼見證一下,傳聞中宇智波一族叛逃的天驕,當年第一黑馬秦守的兄長,達到了傳聞中瞳術的極致進化之後,到底擁有何等恐怖的戰力!他們也對宇智波一族,這個橫空出世的隱世家族極爲感興趣,神祕的面紗籠罩之下,到底是何等的龐大與可怕的族羣?

十聖至尊沒有到來的時候,宇智波一族已經早早的帶着滄南學院的倖存者遠遠的遁逃了,白絕的幫助之下,隔絕一切氣息的逃離完全不是問題,再加上十聖至尊目的就是後山小世界,更是沒有發現這位所謂的叛逃者其實就是宇智波一族的領袖!

這些人仍然處於秦守爲了增加信仰力而散播的謠言之中!

但是有一點是沒有騙人的,零葬這位傳聞中秦守的兄長,此時真的年輕的不像話!甚至連二十歲都不到!現在,正是剛剛成年的時候,各大神血世家的天驕,沒有一人比的上秦守!

“他今年……到底纔多少歲!”

玉邱恆徹底震驚了,難以置信的倒吸一口涼氣,不得不說,秦守真的太年輕了,而且年輕的不像話,此時正在潛力勃發的飛速提升階段,簡直是一日千里,這瞳術的極致進化帶來的恐怖力量,任何人都看在眼裏,若是秦守再度成長,恐怕能再最短的時間內,成就皇者!

大陸上最年輕的皇者!!!

不得不說,秦守的出現,如同一座偉岸的大山橫在各族年輕俊傑的心頭,揮之不去的陰影!永遠無法跨越的高峯!現在已經擁有了皇者之姿,傲視羣雄的魄力!

“此人是誰?!爲何從來不曾聽聞!到底是大陸哪個族羣?”血祖和骨帝兩大魔皇對視一眼,紛紛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血祖眸光血海翻涌,骨帝魂焰幽深,在與龍皇和新我至尊纏鬥中,心頭涌現出一絲心悸,“此子將來絕對是大患!千萬不能讓他成長起來!這傢伙的潛力太可怕了,比起葉流雲,還要可怕十倍!”

未成至尊,已經斬殺了一位十聖至尊!!

這等豐功偉績,何等的霸道絕倫!

現在秦守以一敵三,到現在爲止,竟然毫無頹勢!

木遁之力!

那是千手柱間,平定亂世的力量!!!

嘩嘩譁!

三大魔王魔氣滔天,紛紛施展出自己的底牌將侵襲而來的粗壯樹木切斷,但是那樹幹彷彿無窮無盡一樣,籠罩蒼穹,剛剛破壞完畢,眨眼之間前赴後繼的樹幹瘋狂到的再度涌來,彷彿無窮無盡的深淵惡魔一樣,即便是十聖至尊,也感覺到濃濃的無力。 自認為處理好一切的光影此時正在回組織的路上,不過,為了不引起懷疑,光影並沒有順著來時的路回去,而是選了另外一條隱蔽的小路。如果一切都順利的話,光影兩個小時之內就能回到組織,可光影這次的返程路並不一帆風順,他遇到了一位攔路者。

光影在看清那名攔路者的面容后,不得不將車輛熄火,然後從車上下來,和這名攔路者攀談起來。沒有錯,能讓光影下車的攔路者並非一般人,而是將。

「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裡沒外人,你不必這樣稱呼我,光影。我剛到組織,聽說你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放心不下就過來找你了。」

將這麼回應著光影,他熟練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煙盒,丟到光影的手中。

「是零那傢伙告訴你的吧,算了,我不會為自己做過的事情狡辯。我記得你以前應該很厭惡這種東西,可為什麼你剛才的動作是那麼的熟練?」

光影接過了將扔來的煙盒,他吐槽了幾句,搖搖頭,然後把煙盒隨手扔進了車子里。

「因為我需要偽裝,不知不覺間我就變得很熟練了。光影,雖然你的作為違反了組織規定,可你並不會因此受到處罰。我能明白你做這一切的原因,而你做的這一切,不管是從人道主義上講,還是從代表組織的『將』的視角上看,都是沒有任何過錯的。她本來就是為了制衡她而存在的,如果她這麼輕易就消逝了,那我們可就要多做一些工作了。」

將說著,他同時也把口袋中的打火機拿了出來,同樣也丟到了車座上。而光影在聽了將的這番話后,沉默了一會,然後當著將的面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我當然知道她存在的意義,可她的存在真的是必要的嗎?既然我們出手就能夠解決這一切,那我們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多費時間呢?說到底,我不該憐憫那傢伙。」

光影這麼說著,平時波瀾不驚的他此時竟稍稍皺起了眉頭。

「做完就後悔了?這可不像你,光影,雖然你表現出一副糾結的神情,但你還是冷酷無情地處理好了後事。既然你一開始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那麼你現在的糾結就是毫無道理的。

如果你非要搞清楚內心糾結的原因,那就讓有相似經歷的我告訴你答案吧,你之所以會救她,是因為你訓練了她很長時間,你對她產生了一定程度的信賴,你不希望她就這樣消逝;而你之所以會後悔,是因為你的做法違背了組織的規則,可你又是一個強迫症,你不能容忍自己的履歷上存在污點。

光影,想開點吧。」

將這麼說著,他拍了拍光影的肩膀。

「你這不都知道了,是啊,我到底又在糾結什麼。抱歉,我們回去吧。」

光影嘆了口氣,而當他再次看向將的時候,他的眉頭也舒展開了。

「還不能回去,光影,雖然我是因你來到此地,但並非只是為了化解你的糾結。」 “這傢伙的能量無窮無盡嗎?!”風魔氣急敗壞的叫嚷道,“難不成他真的是神明之子不成?!竟然可以任意揮霍!”

隨着時間的延長,彷彿真正的樹界降臨一樣,入眼處,統統都是無窮無盡的樹木,翠綠一片,空氣清新流淌着濃郁到了極致的生命氣息,秦守的威能真正的展開了,木遁的可怕之處也真正的展現出來了,覆蓋着極爲濃郁仙術能量,可以最大限度的免疫魔氣的侵蝕和壓迫,而且木遁可以吸收對方的能量壯大自己,此消彼長之下,三魔漸漸的陷入了被動,不過隨後三魔王魔氣翻涌,震動八荒。

“不要輕易被消耗,聯手速戰速決,斬殺其本尊!”風魔眸光流轉,冷冷的呵斥道。

兩魔齊齊的點頭應允,夜魔仰天嘶吼,其絕對領域化作一團最爲精純的黑色世界蔓延開來,萬事萬物統統都被遮蔽了,即便是十聖至尊身處其中,同樣要被剝奪一切的視覺和聽覺,甚至連嗅覺都能剝奪,就如同冰神殿的上蒼之手一樣,十聖至尊擁有自己的絕對場域,這纔是本質性的差距,已經蔓延了方圓千里的樹界紛紛都被籠罩其中,玉皇、風祖、老頑童紛紛撐開了自己的絕對場域,隔絕百丈之外。

但是秦守卻不具備這樣的絕對場域,只能任由黑夜蔓延,將自己包裹,秦守乾脆利落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三大魔王利用最強大的攻伐手段奔襲而來,濃濃的惡意秦守清楚的感知到了,根本不需要用五感就能清晰的捕捉到一切,樹木瘋狂的涌動,護在秦守的身旁。第九陽霞光萬道,異彩紛呈,但是能量被收攏。給秦守提供十聖至尊的本源,無力窺破這黑暗世界。

“轟!轟!轟!”

墮落天使和風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過關斬將。秦守的森羅萬象這種大範圍的殺傷性手段對他們起不到應有的作用,這一點在秦守的意料之中,於無形之中,陰冷的氣息從秦守的背後傳來,恐怖的殺意被秦守清楚的捕捉到了,秦守豁然之間睜開了雙眼,那一雙深邃的永恆之眼如同黑夜中的鬼火粲然,六菱狀的上弦月飛速旋轉至滿月。清楚的捕捉到了一個偷襲而來的身影。

秦守背後第九陽熾烈的燃燒起來,須佐能乎究極體轟然護住秦守的身軀,夜魔的傾力一擊瞬間殺至,璀璨到暗夜閃電的一瞬殺!

“夜舞流光斬!”

但是這炫麗到驚豔的殺招被秦守的八尺鏡嚴絲合縫的擋住了,任由你強大絕倫,八尺鏡完全據之,千鈞一髮之間,時機的把我可以說是妙到巔峯,八尺鏡攜帶的反彈之力頓時讓夜魔渾身一顫,簡直動彈不得。秦守虛空而立,滿地都是秦守的木遁忍術,遍佈秦守的飛雷神術式。秦守以飛雷神剎那間欺身而入。

在夜魔獲得行動能力的一瞬間,秦守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那猩紅的眼睛,終於跟夜魔來了一次對視。

“幻術!別天神!”

夜魔頓時渾身巨顫,簡直是動彈不得,身體不受控制的如同篩糠似的不停的顫抖,隨後冷汗如漿雨滾滾落下,眼神之中產生了劇烈的掙扎,但是最終在秦守恐怖的瞳力之下中招了,眼神短暫的呆滯之後。徹底恢復清明,秦守將一枚求道玉交給了他。夜魔與秦守默默對視之後,立刻轉身離去。

秦守突然有些筋疲力竭似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別天神的瞳術對十聖至尊能成功,秦守原先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現在終於成功了,讓秦守對永恆之眼瞳術的可怕有了新的認識,但是付出的代價也很大,瞳術操縱一位十聖至尊竟然消耗瞭如此龐大的能量和精神,秦守一瞬間竟然把所有的體力消耗一空了,右眼的瞳力幾乎都要透支了,如何不讓秦守震驚,好在有着千手柱間的仙人之體第三段,可以迅速恢復過來。

看來境界不夠,不能隨便對高等級的人施展,如果秦守剛纔的對象是魔皇的話,秦守現在應該被反噬到直接變成白癡了,凡是還要量力而行啊,不過秦守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求道玉若用的好的話,魔皇也不是不能坑殺!秦守嘴角又露出一絲奸詐的笑容,肚子裏的壞水不斷的翻騰。

“鏗!”

又是一聲讓所有至尊精神繃緊的劍鳴,誰都知道是秦守極致進化後的瞳術的專屬能力,就是這一招,生生的將影魔天啓給斬殺!聽到這一聲音,所有至尊齊齊心頭一顫,這簡直就是死神的催命符,一斬之下必定有結果,果不其然,只聽到夜魔發出深淵夜梟一樣的尖銳淒厲的慘叫聲,緊接着那漆黑的夜幕絕對領域如同帶着皺褶的幕布一樣被無情蠻橫的掀開了,天地重新恢復了清明。

只見夜魔狼狽不已的倒飛而出,身軀斷成了兩截,精血漫天飛舞,魔血染長空!

“乾的漂亮!”玉皇玉邱恆不由得精神大震的高聲稱讚道。

剛纔與夜魔近身戰鬥才知道夜魔能力的詭異和難纏,沒想到秦守如此乾淨利落的斬破了夜魔的絕對領域,玉邱恆哪能不震驚誇讚!風祖風霓裳和老頑童阿里克也不由得頻頻點頭,同樣是驚喜不已。

風魔和墮天使兩大魔王同時面色驟變,對秦守那布都御魂之劍心驚不已,齊齊身形一滯。

但是夜魔卻大吼一聲:“此人已經力竭了,沒能力再施展斬殺元神的殺招!趁現在!”

兩魔頭齊齊精神大震,倍受鼓舞,細細一看,夜魔並沒有元神首創,只是元氣大傷被斬斷,現在正在癒合中,夜魔和墮天使這才徹底放下心來,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了猙獰的笑容,齊齊朝着秦守逼迫而來,與此同時,秦守背後的第九陽的已經臨近枯竭了,只剩下點點餘暉還在閃爍。

“風魔暴!”

“聖魔槍!”

風魔與墮落天使齊齊出動殺招,漫天的魔氣風捲匯聚的雪花瘋狂的怒吼起來,化作延綿數千丈的可怕暴風雪,但凡是席捲在其中的樹木紛紛都被絞成粉碎,片甲不留,狂風亂舞,劍刃橫空!六翼墮天使竟然用污濁穢氣的利爪刺破了自己的心臟,神性的血液與污濁的魔氣交纏在一起,煞氣翻涌,穢氣漫天,化作一杆黑紅色的長槍,流淌着神性與魔*織的可怕力量。 「我們還不能回去,光影,雖然我因你來到此地,但並非只是為了化解你心中的糾結。實話說,我還帶著另外一個目的而來。我想你多少也能猜到了,那我就問你一句,光影,在你眼裡,一切都結束了嗎?」

將並沒有掩飾自己來此的目的,而是徑直詢問起光影來。光影聽了將的話后,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此時一陣風吹來,竟讓他臉上的陰影像雲一般浮動了幾毫。沒過多久,光影就想明白了將話中的含義,可他這次卻並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這一切當然結束了,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是我們的醫學技術拯救了十三。而大賢者那邊也不會調查出任何疑點,他只會可惜的發現,那名由治安官轉為的十夫長不久后也將喪命於一次清除異類的任務。」

光影很自信自己的安排,他不認為自己的安排存在任何閃失。

「光影,你是個謹慎的人,以往經你手的事情都不會出現任何差錯。可是,這次和以往不同,你不能把以往的經驗套在這次事件上,畢竟以往你從沒對一個敵人、一個異類做出過承諾。光影,我並不滿意你這次的做法,而我這次來也是為了修正這一點的。」

將的話再次動搖了光影的神色,光影有些驚訝地看向將,思考幾秒,然後堅定地搖搖頭。

「你想讓那些傢伙活下去,這可不像你,你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了?先不說別的,僅憑她們見過組織內的一切,也見過我的真容,她們就已經失去了生的可能性,更何況她們還在我們的清除名單之上,你說,她們還有什麼理由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放任不管,那她們遲早有一天會給我們帶來大麻煩。」

光影這麼解釋著,他試圖讓將理解自己的決定。

「我可沒說放任她們不管,我只是不想白白打碎一件價值連城的瓷器。光影,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並非多愁善感啊,我之所以反對你清除她們,是因為她們還有超高的利用價值。如果那個擁有治癒能力的異類能夠協助我們,那我們就不用擔心受傷,我們可以更有效地清除異類了。」

將直到光影很執著,如果拿不出耿強有力的說法,光影是不會輕易改變主意的。

「你說的這些我何嘗沒想過,即便我們強行留下了她們兩人,那個異類也不會選擇幫助我們清除她的同族。這樣看來,她的能力就一文不值了,甚至還能對我們產生威脅。」

很明顯,將的話並沒能讓光影信服。由於光影也曾想過這一點,所以他很快就找出了能反駁將的話語。

「你考慮的很周密,光影,只不過你忘記了一點,你把那個異類當做普通異類看待了。我想零也告訴過你,那個異類的治癒能力強大到能讓她在斷軀的情況下重生,只是這種重生伴有一定缺陷,那就是會喪失以前的所有記憶。」 「只是這種強大的恢復能力伴有一個致命缺陷,那就是當身體遭受重創之後,她會失去所有記憶。儘管她還活著,儘管她還會使用以前學過的技能,可她卻連自己是誰都記不得了。真是個有趣的傢伙啊,我都有點捨不得清除她了。」

兩人行路的人訴說著希菲爾的能力,只是這兩人並非是將和光影,而是早先就出發的蝶和無顏。沒錯,光影之前留給無顏的任務,就是清除青和希菲爾。

「你看起來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可不要因為大意被反殺了。」

無顏雖然也對希菲爾的能力感興趣,但他並沒有表現得像蝶一樣興奮。在他眼裡,有趣的性格遠比有趣的能力更有價值,而這也是他讓蝶留在組織的原因。

「實力相差如此懸殊,何來反殺一說?無顏,你覺得按照組織的等階排序,我能達到哪一梯度呢?而我們的兩個敵人加起來都抵不上一個十夫長,她們根本沒法反抗我的攻擊。」

蝶反駁了無顏一句,她不認為自己會被青和希菲爾傷到,而她在說完這番話后,認真地轉頭看了無顏一眼,以示自己並沒有小看對手。

「是嗎,那祝你好運了。這次我不會出手,還請你盡情享樂。不過,事先提醒你一句,你也不要太放縱了,畢竟組織並不會每天都給你安排這種任務。如果你玩過頭了,那之後在無法執行類似任務的日子裡,你會感到無比煎熬的。」

無顏能看出蝶的認真,所以他也就沒揪著一個話題不放,而是好心提醒了蝶一句。

「你似乎很懂呢,可我卻從來都沒聽你提過你的愛好。」

蝶這麼回應著無顏,她並沒多問無顏什麼,她知道,即便自己問無顏,無顏大概率也不會告訴自己。

「等等,我好像發現那兩個傢伙的蹤跡了。」

這時,蝶在路上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蹤跡,而這些蹤跡正是青和希菲爾不久前不經意間留下來的。由於青和希菲爾剛剛解決了一件天大的麻煩事,所以她們大意了,她們忘記了隱藏起自己的蹤跡。她們不會想到,她們認為的那份沉重的承諾,在光影眼裡一文不值;她們也沒有想到,組織的追兵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追上來。

無顏和蝶在發現了青和希菲爾留下的蹤跡后,迅速熄掉車輛,以免打草驚蛇,然後步行追蹤兩個滿懷著希望生活的人。

「很近了,越來越近了,我的手都開始顫抖了。無顏,濃霧很快就要籠罩這一區域,你可別走失了。」

無顏在聽了蝶的話后,他立馬就明白,蝶要施展她本身的能力了。蝶本身的能力是霧,而霧不僅可以隱藏起蝶的身形,更能告訴蝶霧裡的一切信息。如果青和希菲爾恰巧在這片濃霧包裹的區域里,那她們將在第一時間被蝶鎖定。

「放心,至少我不會跟丟你,你儘管放手去做好了。」

無顏這麼回應著蝶,而濃霧也已然將蝶的身軀吞噬。

「找到了。」

蝶的聲音從濃霧中傳出,接著又傳來了漸行漸遠的腳步聲,這讓無顏明白,蝶進入了自己的主場。 轟!轟!轟!

不光是三大魔皇駭然變色,即便是關注的風祖、玉皇、老頑童等人都是當場懵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完全是荒誕神話般的場面,夜魔竟然在剎那之間毫無徵兆的自爆了,引發而來的空間風暴席捲開來,所有魔王統統都遭受了巨大的創傷,空間隧道頓時紊亂起來,變成了迷濛蒙的一大片,一位十聖至尊級別的高手就這麼形神俱滅的自爆,觸動的損失讓所有魔王原本就傷痕累累的身體再度經受了可怕的創傷,六翼墮落天使還好,原本就是神軀,體魄強悍,只是身上多了幾個貫穿始終的可怕血洞而已,但是距離最近的風魔可就慘了,原本就被打成肉醬,現在被自爆第一時間傷及,不光肉身精血損失殆盡,而且元神也遭受了極爲慘烈的創傷,元神之火悽慘的搖曳着,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炎魔最爲幸運,竟然硬生生的逃離了爆炸中心,蓋因他距離三大魔皇最近,魔皇剛剛感受到危機,迅速的做出了反應,五座煉獄在背後沉浮,五色魔光擋住了爆炸,至尊力量再強也很難傷到皇者,骨帝和血祖同樣規避了,但是萬萬沒想到的事情還在後面,只見爆炸中央再次懸浮起一團黑色的圓球,赫然是求道玉。

秦守低聲大吼:“爆!”

第二枚求道玉就此爆炸,黑色的液體一樣的光澤爆炸出來,沒有爆炸的蘑菇雲,沒有可怕的衝擊波,更沒有璀璨耀眼的光澤。就如同盛滿了黑色液體的氣球爆開了,黑色液體漫天炸舞,但凡是被求道玉的黑色液體成分沾染。紛紛都會被求道玉的力量所淨化,求道玉將一切屬性的力量從有。化爲無!

血祖那滔天血海化作的血色長袍作爲防禦,但是卻毫無阻擋能力,被求道玉的黑色液體沾染,頃刻間將其血色長袍洞穿至千瘡百孔,那帶着濃郁腥氣的可怕血氣統統都被淨化,裏面的魔血精華也被歸於虛無,這太可怕了,這對血祖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的災難!而且被損傷的地方完全無法恢復。永久性的確實,滴血重生的不死能力面對求道玉,恐怕連掙扎的資格都沒有,血祖臉色大變,駭然驚叫:“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骨帝眸中慘綠色的鬼火同樣驚悚的搖動不已,除了他的左臂骨神骨之外,所有的骨骼、肌肉、皮膚統統都被黑水沾染到了,迅速腐蝕,化作虛無,而且更可怕的事情是。完全無法恢復,求道玉是創造一切的源泉,同樣也是毀滅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所有屬性力量的凝聚體,而且最重要的是,陰陽遁的力量甚至連穢土轉生的殭屍身體都能徹底毀滅,區區肉身怎麼能阻擋求道玉呢?唯一能起作用的也只是骨帝左臂的神骨罷了,黑色求道玉沾染到上面無從侵蝕毀滅,悄然滑下,那是神性的物質。

暗魔神包裹在黑霧中的身軀同樣被戳穿至千瘡百孔,那沉浮的五色魔光魔氣十足,但是被求道玉沾染上之後。瞬間瀕臨破裂,除非被他們的勞什子魔神重新修復。否則五座地獄的神魔之井已經被毀掉三分之一了,永久性的影響其全部實力。

“趁現在!”

龍皇雨卓丞首當其衝。偉岸的身軀化作一道天刀,破空飛舞,一尊天龍咆哮,只有三丈,但是卻濃縮了全部的可怕實力,一拳足以破碎虛空,恐怖的力量在流轉。

“天龍拳!!”

“九陽爐!”

新我至尊同樣不甘落後,九陽之力流轉,化作一尊天地熔爐,霞光萬道,異彩紛呈,璀璨的光芒讓一切魔氣統統都消散蒸發與無形,新我至尊擡手揮擊,天地熔爐轟然奔襲而至,極陽的力量鎮壓一切,如同九日炸舞,讓山川枯竭,萬靈顫抖。

大陸的天幕彷彿都被打穿了,異象紛呈,所有的大陸生靈統統都感知到了這一幕,無不是緊張膽戰心境的昂首關注着這可怕的戰鬥,那是皇者的戰鬥啊,被大陸的規則力量倒映在了天空之中,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人族三大至尊皇者悍然出手了!

骨帝只剩下一塊兒神光湛湛的神骨護體,靈身壓縮到了其中,企圖保護自身重新回到魔界,但是龍皇雨卓丞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天龍拳瞬間轟至,即便是神骨護體,靈身依然遭受了極爲可怕的牀上,白濛濛的元神精氣被打出來,如同肉身咯血,元神也在咯血,不過是逸散出元神的先天精氣。

“啊——”

血祖座下的窮奇惡獸竟然被新我至尊的天地熔爐硬生生吸了進去,爐蓋鎮壓而下,任由血色窮奇如何翻滾,一片劫光過後,只剩下一片白煙的劫灰殘渣,丁點兒殘留都不剩,此外新我至尊毫不留情的繼續動手,九陽烘爐悍然轟擊而來,血祖奮力抵擋的時候,龍皇雨卓丞卻忽然掉頭了,放棄了骨帝,竟然俯衝而下,針對血祖悍然奔襲,天龍擺尾,破碎虛空,血祖防不勝防,硬生生的被這可怕的天龍勁打成重傷,硬生生被逼出了血身,她此時完全沒有自信能憑藉自己滴血重生的神通,誰知道那恐怖的黑色求道玉是否還有第二發,搞不好形神俱滅!

此時劍聖葉流雲終於動手了,詭異的是,劍聖葉流雲的原本堅毅的清秀面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邪異凌然,眼睛流轉的邪氣讓人望而生畏,這不是瞳術,而是一股詭異的‘勢’,劍聖的氣息陡然間壓縮,彷彿消失在了天地之間,秦守駭然的發現自己的仙術力量竟然完全感知不到他了!

彷彿徹底的消失了,但是人卻站立在原處,凝神邪笑,滿頭的黑髮此時變成了刺目的白髮,不是油盡燈枯的那種黯淡的白,而是璀璨晶瑩的白髮,精氣流轉,劍意腐蝕心靈,那一雙眼睛變得更爲犀利邪異,極具侵略性,對視一眼,彷彿能感覺自己將永世沉寂在對方的壓迫之下,此時的葉流雲彷彿一尊絕代邪主降臨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