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現在自己得罪了惡人谷,四大惡人已經死了三個,現在又跟苗疆結下了梁子,而且從天虛魔子等人的口中都知道,苗疆還有一個所謂的聖女,好像比他們更加的神秘和厲害!

苗蠱殺人於無形,秦穆然倒是不怕,就怕以後有人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

看來得找個時間走一走苗疆,好好了解一下,包括他們的聖女,大不了就收來做個奴隸,苗疆聖女是自己的奴隸,這到時候走哪裡那不都是搶眼的啊!

秦穆然心裡美滋滋地想著。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第二天,秦穆然一大早便是換了一身少有的正式衣服。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今天,是他那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父親的忌日!同時,也是他第一次回那個從來沒有回過,只在遠處觀望過一次的秦家。

「還不接老娘電話!皮癢了吧!找打了吧!」

魔性的特殊電話鈴聲響起,秦穆然知道,這是自己的小姑打電話來了。

他很想將這個該死的鈴聲換掉,但是他不敢,一旦換掉被秦霜那麼魔女知道了以後,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裡,他便是打消了那個可怕的念頭。

「喂,小姑!」

秦穆然接通電話說道。

「小然然,你準備好了嗎?」

秦霜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嗯!我準備過來!」

「我已經到你樓下了,你出來吧!」

秦霜說道。

「什麼?我家樓下?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

秦穆然愣了。

「京城就這麼屁大點的地方,想要知道你在哪裡還不容易!你以為諸葛輕狂送了套房子給你我就不知道了?」

秦霜不屑地說道。

「額……好吧,我過來了!」

秦穆然說完,便是走出了別墅,果不其然,看到了秦霜那輛粉色的BMW。

估摸著整個京城也就只有秦霜一個人敢開這麼拉風的車了!

不過,這也是秦霜身份的象徵,在他們這個圈子裡面,幾乎只要看到這輛車都是讓行的下場,所以算起來還是很牛逼的!

畢竟沒有一個人敢惹秦霜,秦霜那可是出了名的潑辣啊!

「小姑,早!」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連忙打招呼道。

「嗯!走吧!帶你回家!」

秦霜看著秦穆然說道。

「……」

回家,這個詞對於秦穆然來說太過生疏了,哪怕如今說這話,秦穆然腦海里的回家也只是回他和陸傾城在中海的家。秦家,這在以前基本是想都不敢想的。

「走吧!」

秦霜也知道秦穆然的猶豫,說了一聲后,秦穆然點點頭便是上了汽車。

長嘯一聲,BMW揚長而去,向著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秦家開了過去。

秦家,能夠屹立在京城七大家族之首,除了家裡有一個秦衛國意外,還有的就是秦家的二代幾乎個個都是人傑!

秦家家主,秦文武,老謀深算,年輕時候便是已經風頭碾壓同類的大少,後來急流勇退,深藏功與名,沒人知道這些年他在做什麼,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惹他!

秦家的老二,也就是秦穆然的父親,秦先文,天賦異稟,喜歡攻克各種難關,年紀輕輕便已經獲得國家最高科技獎,而他更是對夏國的考古界有著突出的貢獻,只是在一次考古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英年早逝。

秦家的老三,秦先兵,年紀輕輕便是投身軍伍,更是成為了一大戰區的參謀長,可以說軍隊里的明日之星,前途不可限量。

秦家的老四,秦霜,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大小姐!綽號魔女,光是這個稱呼就能夠體現京城裡的人對她的恐懼。

秦家四個,沒有一個好惹的!

現在,第三代又出現了秦穆然這麼一個妖孽,可以說,秦家基本上就是一直是別人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秦穆然站在秦家的大宅門口,看著那兩個由太祖親自提名的「秦家」兩個大字,心裡卻是百感交集。

「愣在門口乾嘛?難不成還要老爺子親自出來接你?」

秦霜停好車以後,看著站在大門前猶豫的秦穆然,冷不丁地說了一句道。

「昂,我…我…」

這一刻,秦穆然沒有了往日戰場上的叱吒風雲,彷彿變成了一個女人一般,頗有一種初次見公婆的嬌羞感。

「扭扭捏捏,就知道你的小受性格還在!」

秦霜白了秦穆然一眼道。

「這不一樣!」

秦穆然立刻反駁道。

「哪裡不一樣了!回自己家還這個死樣子,真的是,信不信老娘一剪刀給你咔嚓了!」

秦霜一邊說著,一邊用手做了副剪刀的樣子,威脅地說道。

「小姑,我可是你的親侄子,你就這樣對我?」

秦穆然不服地說道。

「親侄子怎麼了?就你慫的那個樣子,我二哥要是還在的話,可不得抽死你!」

秦霜鄙視地說道。

「這一大早的,吵什麼!」

就在秦穆然和秦霜斗著嘴的時候,突然,秦家老宅里走出一個中年男子,他一身黑色的唐裝,看起來有些與世無爭,但是秦穆然見過的人何其的多,光是從這個中年男子身上不由自主散發的氣勢來看,就能夠看出他久居高位!

「來,小然然,這是你大伯,秦文武!乖,叫大伯!」

秦霜立刻給秦穆然介紹道。

「大…大伯!」

秦穆然有些尷尬地叫道。

「嗯!不錯!英雄出少年,老二要是知道他生了這麼一個優秀的兒子,肯定會泉下有知的!」

秦文武一雙眼睛上下打量了下秦穆然以後,讚歎地說道。

「大哥,你別誇他!這小子不禁誇,一誇就飄起來,膨脹了!有什麼咱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別讓老爺子久等了!」

秦霜立刻對著秦文武說道。

「好!」

秦文武點點頭,便是領著秦穆然向著秦家老宅里走了過去。 沒有的可能性還是要大一點,再看吧,大家要相信李肅,相信李肅他是可以的,他是可以想到辦法的,他是學道之人嘛,學道之人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不管它是什麼樣的妖魔,還是鬼怪,學道之人都是有辦法對付它們的。

房間裏的那副畫,此時越來越詭異、越來越恐怖了,伽椰子它的頭髮也是出來的越來越多了,照這樣子下去,它從畫裏出來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出,它是一定會出來的,但現在應該還要得一下,它還沒這麼快出來,現在還只出到。

還只出到頭髮,頭髮都還沒有全部出完,伽椰子這裏暫時就先不說了,畢竟它出來還要得一下,現在再來說說李肅等人的情況,本來,李肅等人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什麼情況,你小子竟然連我都敢騙,鬼呢,他嗎的鬼呢。”

“現在過了這麼久了,怎麼連一隻鬼影子都沒有看見”,這是程陌他說的話,沒錯,他還是一樣的,很拽,因爲還沒有看見鬼嘛,所以,他不怕了,他又不害怕了,他又可以跳起來了,郭不知此時,其實是鬼魂還沒有出現罷了。

“李肅,你不會是真的在騙我們吧”,秦風也表示懷疑,到底李肅是不是在騙大家,有些事,還真的不好說,別看李肅長得一副不會說假話的樣子,但誰又知道他到底,會不會說假話騙人呢,嗯,很有可能,秦風在心裏這麼想到。

到底李肅他是不是在騙人,再等一下就知道了,或者等這兩個小時過完之後,就知道了,騙不騙人,將水落石出。

“小哥哥,我倒希望你是真的在騙我們大家,我其實並不想看見鬼的,我害怕鬼,我討厭看見鬼,但我又不敢告訴它們,我討厭它們”,什麼情況,原來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葉黎,她竟然害怕鬼,鬼有什麼好怕的,鬼只不過。

等下,剛纔說的是鬼嗎,額,好像是的,那收回剛纔說的話,其實,鬼真的是很可怕的,很恐怖的,某人也怕鬼。

怎麼,怎麼,難道大家不怕嗎,怕鬼是正常現象好不好,只要你敢說,你不怕鬼,那好,今晚就讓伽椰子它來陪你一晚,有本事,你讓它懷那個啥孕啊,就算你有本事了,來敢嗎,算了,算了,等下真的懷孕了就不好了,什麼鬼。

“李肅,我也希望你是在騙我們大家,但我知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這棟房屋是真的有鬼,只是現在還沒有出現而已,等它真的出現了,有的人就又該後悔了”,劉美熙還是願意相信李肅的,同時,她也是非常相信李肅的,她。

她知道李肅不會說謊,有鬼就是有鬼,沒有的話,李肅他就絕對不會說,李肅這個人平時不喜歡開玩笑的,相反,他還屬於那樣比較嚴肅的人,畢竟是正經人嘛,自然而然的就變得嚴肅了,哪怕儘管李肅他其實不嚴肅,但,給。

給大家的印象,還是偏於嚴肅,反正不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本來,如果是豬隊友的話,那麼,應該就是這樣的一副場景,但好在,隊友還不是真正的豬隊友,所以,場景也就不是這樣的了,場景而是這樣的,當然,同樣的。

同樣的還是程陌他先說,“我感覺鬼應該快要來了,李肅兄弟,等下就全靠你了,能不能活着回去,也要靠你了”,程陌果然不是一般的人,能有手下的人,至少也是有點手段的人,對事情的覺察力,還是很準確很敏銳的。

至少證明一點,他並不是豬隊友,“是啊,我也感覺到了有點不對,氣氛比之前還要讓人感到壓迫了,彷彿有非常恐怖的存在馬上就要出來了,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秦風感覺到了壓迫感,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伽椰子它。

伽椰子它馬上就要出來了嗎,接下來,它肯定是要殺人的,到時候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將生死攸關,是生是死,還看李肅了,“你不說還好,你一說,好像還真的是有一點”,葉黎她到底是真的也覺得有一點點呢,還是跟着秦風的話,隨便說的,搞不清楚,但也許是真的吧,是真的的可能性還是要大一些,所以,伽椰子它的怨氣已經。

已經有點影響到任務參與者們了,它,馬上就要出來了,雖然說,這次只有一隻,但,它彷彿和之前的那個任務裏的怨鬼有點不一樣,難道說,它,纔是本體,纔是真的,之前那個任務,是把它的怨氣怨念分成好幾份的,所以。

所以,那個任務裏的怨鬼,其實並不是很厲害,也沒有伽椰子它一半的厲害,它一半的恐怖和危險,“李肅,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是不是先該想點辦法”,看到大家一個個的都這麼害怕,劉美熙當然也是其中一個,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那她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了,是該想想辦法了,但問題是,現在連一張符都沒有,不然還可以給大家用來護身,至少一般的鬼魂是不敢靠近,但像這隻鬼魂怨氣陰氣都這麼重的,恐怕連符紙都起不到作用了。

咬破手指給每人在身上畫一道符,這樣的話,威力會大很多,但自己就危險了,失血過多先不說,就說到時候,靈力不夠,使出來的道法不足以消滅這隻鬼魂,那該怎麼辦,那到時候大家還是得全部死光,李肅在心裏左右爲難。

畫,還是不畫,不畫的話,就算大家都在自己的身邊,那自己能夠保護得了他們嗎,能不能,雖然說,自己的道法還算不錯了,但要顧上四個人,恐怕還是有點,有點危險,有點不一定,那,到底是畫,還是不畫,如果畫。

如果畫的話,那到時候,自己的道法不足以將這隻鬼魂消滅掉,那該如何是好,超度,李肅是知道不行的了,不可能的了,怨念這麼深的鬼魂,是很難很難超度的,非常非常難超度的,可以說,想都不用去想,更何況,現在是。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秦穆然跟著秦文武和秦霜走進秦家大宅裡面,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拘束。

不得不說,秦小受有這個反應也是很少有的。

一個在戰場上叱吒風雲的將軍,竟然也會有小家碧玉的時候,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笑掉一群人的大牙?

可偏偏秦穆然今天是真的羞澀了。

順著過道,秦穆然等人來到了秦家的大堂裡面。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明晃晃的一幅字高掛在大堂之上,筆落驚風雨,一撇一捺都包羅萬象,表達著書寫者的意境!

橫渠四句,每當秦家的人歸家一抬頭總會看到這個。

為天地立心,意思是胸羅萬象,知天地運行知識,從而不疑惑。

為生民立命,意思是是為平民百姓服務,並視為他們申冤作為己任。

為往聖繼絕學,意思是同時為了繼承古代聖人的學說而努力學而不厭。

為萬世開太平,意思是也為萬世的太平搖旗吶喊,並阻止不安定的亂世行為。

古語有云,大丈夫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便是與這橫渠四句遙相呼應!

秦家,能夠成為京城七大家族之首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幅字寫的怎麼樣?」

戰巫傳奇 秦文武注意到秦穆然在欣賞大堂上的這幅字,笑道。

「筆落驚風雨!字若游龍,大氣磅礴!」

秦穆然將自己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道。

「不錯!這幅字是老爺子當年上位以後回來寫的,這麼多年一直掛在這裡,警示秦家的子弟!」

秦文武對著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爺爺寫的?」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會是秦衛國寫的,因為秦穆然在別處可是見過秦衛國寫的字,沒有想到兩者到底風範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年級不同,心性也不同,寫出來的字自然也是不一樣的!」

秦文武感慨地說道。

「走吧!老爺子他們正在吃早飯,你難得回來,先吃一頓家裡的飯吧!」

秦文武對於秦穆然這個侄子也很是疼愛,畢竟整個秦家對他虧欠太多了!

當年若不是秦先文的意外失蹤身亡也不會讓他飽受這麼多年的痛苦。

這麼多年,雖然秦文武嘴上不說,但是暗地裡卻是在時刻關注著秦穆然的情況,以他的能力,想要將秦穆然調查個底朝天實在是太容易了。

秦穆然自從進入部隊以後的所作所為,哪怕是秦文武這樣一直眼高於頂的存在,都會不由自主地對他豎起一個大拇指!

秦家,既然有一個國家二號的首長,那麼他們就是這個國家最為堅定的支持者!

秦家,時刻準備著!

若有所需,秦家必幫!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秦家能夠穩居七大家族第一的位置,無人能夠撼動的原因。

不僅僅是因為有秦老爺子在,而是因為,整個秦家他們都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自身的約束,他們也都知道,秦家是國家的一部分!

位置擺正,才能夠存活!堅守底線,這才是長遠發展的根本!

現在,太多的人沒有了底線,而沒有底線的人,也終將淘汰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好!」

秦文武不說秦穆然還沒有這麼明顯的感覺,可是他一說,秦穆然的肚子便是不由自主地響了起來。

帶著秦穆然來到了吃飯的地方,秦穆然發現,三叔秦先兵也已經回來正在乖乖地吃著早飯,而正位上面,赫然坐著秦衛國。

「爺爺!三叔!」

秦穆然對著他們打了聲招呼道。

「哈哈!穆然回來了!好!好!好!」

秦衛國知道秦穆然對於這個家一直很是陌生,可是秦穆然是秦衛國最成器的孫子,他的回來,讓他也是忍不住直呼好!

「穆然,你總算是肯回來了,看把你爺爺高興的!」

秦先兵也是放下手中的碗筷笑了笑道。

「對不起,爺爺,三叔,我回來晚了!」

秦穆然鼻子突然一酸。

這麼多年,他除了感受到了小姑秦霜傳遞過來家的溫暖,他還就真的沒有享受到家庭的舒心,但是現在,他回到秦家,卻是發現,家裡的人總是在期盼著他歸家!

「不晚!不晚!這麼多年,你受委屈了,你也吃了很多苦!」

秦衛國笑了笑說道。

「來,這麼早就過來肯定沒吃早飯呢!陪老頭我吃個早飯!」

秦衛國看著秦穆然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難得乖巧地走到了秦先兵的身旁,緊挨著秦衛國坐了下來。

「小李,給穆然盛碗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