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說話,否則今晚,我還是不饒你。”

混蛋。我在心裏把話說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蕭晟的話,突然令我對今天的晚餐放心不少。至少,我可以確定蕭晟是在的。

“我聽到了你說要再去南山的事,等你這個紅衣女鬼的故事說完,我發現,你對鬼故事還挺有天賦的。如果感受不夠強烈,我不介意晚上幫幫你,營造氣氛。”

“夠了。現在這樣就很好,不需要再營造氣氛。”我斷然拒絕。

“不,我是說,在夢境中,你做那個女鬼,讓你身臨其境。”

我轉身,“砰”地關上房門,權當是撒氣。早先這個混蛋在夢境裏就讓我經歷了各種各樣的鬼故事,所有才有了後來我在直播室源源不斷地故事和真實感,但現在,這種把戲還是免了吧。

我走下樓梯,劉少正倚着車門,手中掐着一支菸,電視上和小說裏都對這種姿勢有過詳細的描寫,我只能說,沒錯,和描述的一樣,這個樣子確實非常吸引眼球。

“對不起,讓你等那麼久。”

劉少爲我打開車門,“紳士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學會等待。”

“劉少,你這麼早從公司出來,真的沒問題嗎?今天應該也是很忙的吧。”我問他。

劉少笑,“一個公司,總是經理在忙,這公司恐怕就開不長久了吧。”

“我可沒有這個意思。”

車內的氣氛活躍了一些,劉少解釋道,“很多事只需要交給下面就行,我不過是該露臉的時候露露臉,該簽字的簽字,業務這一塊有個大方向給他們,剩下的不需要過問,放權給他們也是促進員工積極性和創造性的好方法。”

我情不自禁地點點頭。

“說這些一定很枯燥吧。”劉少看看我,然後目光又轉回路面,“你昨天可是答應我,要提前給我劇透的。”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我眨眨眼睛,劇透?是說昨晚的故事嗎?

“昨晚那麼好的開頭,故事肯定很精彩。”

我說,“那現在說出來就一點神祕感都沒有了,劉少就體會不到之後更精彩的故事。所以,還是等到晚上吧,多一點期待,不是更好嗎?”

劉少沉默了一會,笑道,“果然沒看錯你,伶牙俐齒,我竟然被你說得不知道怎麼反駁。好吧,不談故事,我們今晚好好享受,我要彌補昨晚沒有共進晚餐的遺憾。”

我的迴應是微笑,“劉少,你知道我們女孩子晚上是要減肥的。”

“今晚不用。。”

(本章完) 劉少帶我去了市中心一個熟悉的中央商場,我有些吃驚。他說,“昨天我能看出你的不自在,所以我想,還是在熟悉的地方,你會更放鬆。”

說實話,我有些感動,他竟然會這麼細心。

這個商場,我和李小盼也經常來,逛上幾個小時,然後在上邊兩層隨便找一家吃飯。這算是非常老百姓的做法,的確會讓我覺得自在。

“我研究過,這裏有一家川菜很正宗,味道也不錯,而且我知道你也能吃辣。”

“是的,就是六樓的那家!”我確實挺喜歡吃那一家的菜,劉少竟然都知道。“那家晚上肯定要排隊的。你這麼個大老闆,願意等呀?”我調侃他。

“我提前預定了。”他淡定自若。

我奇道,“可是他們家從來不接受預定的。”

他看着我笑,好吧,我知道了,沒有什麼規則是一成不變的。

“現在,你願意陪我逛一逛嗎?我很少有機會像現在這樣……逛街。”劉少說。

“好呀。”我說,“你平時是不是都在公司裏?”

“也沒有,會經常出差。對了,下一次會去歐洲,跟我一起玩吧?”

邀請地如此自然。我委婉地回絕,“你是大忙人,外出正經要工作的,下次有機會的吧。”

劉少沒有過多糾結這個問題。其實在一個商場裏沒有目的的從一頭走到另一頭,從一層走上另一層,速度是可以很快的。現在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劉少也發覺了。

但是我們不過是第二次才正式見面的網友,一起逛商場這個東西還是有些尷尬的吧。

“我們去看電影。”劉少轉頭對我說,我幾乎沒帶一絲遲疑就投了贊成票。

電影院,大家坐在那看一場電影,時間就可以很快過去,既不用說話,也不用去想如何找話題,實在是一個消除尷尬的好地方。

趕巧,正好十分鐘後,有一場恐怖片要上,還有限制級的字樣。劉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恐怖片,我心裏稍稍有些打怵,畢竟講鬼故事和看鬼故事是兩碼事,我講鬼故事,不代表我就可以平靜地看完一部鬼片,而且還是在電影院裏。

這部電影上座率不高,廳里人很少。我們剛剛坐下,電影基本就開始了。

老一套的傳統故事,幾個學生春遊,被困在山裏,然後不知天高地厚非要玩筆仙,結果筆仙送不走了,招來各種各樣的報復,除了音效和鏡頭,其他部份爛的不行。電影進行到一半,劉少突然抓住我的手,我渾身都僵住了,他的眼睛沒有看我,只是手緊緊握住我的,我的心跳加快,不是因爲別的,只是因爲這太突然,而我想將自己手抽回來,我僵硬着被他抓着手,想立刻抽回來又太突兀,但是一直這麼被抓着,又容易產生誤會。

就在騎虎難下之時,蕭晟在我耳邊說,“你不動手,我就動手了。”

我被他一嚇,迅速將自己的手抽回,然後有些僵硬地對劉少說,“太熱了。”

接下來,我坐立難安

,蕭晟只說了那麼一句也安分下去,劉少彷彿又開始認真的看着電影,整個放映廳似乎只有我心神不寧,想着這想着那,再配上鬼片特有的背景音,感受不言而喻。

電影一小時三十分鐘,我大腦呈放空狀態足足半小時,電影結束,散場離席,我甚至不敢去看劉少。但他卻彷彿剛纔的事沒有發生過,還主動問我,“這電影感覺如何?沒有國外拍地恐怖吧。”

“嗯,一點也不嚇人。”我順勢說道。

“確實,比你講的差遠了。”劉少誇我,然後問,“現在我們去吃飯吧,你應該餓了。”

“好。”我跟着他走,與他下意識地保持着距離。

走到那家川菜館門口,劉少只報了自己的名字,服務生便引我們進去,我看到門口還有很多人在坐着排隊,他們看到我們可以直接進去,臉上多多少少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劉少定的是最火熱的一個吊籃情侶位置,他主動點了幾道我喜歡吃的菜,然後看着我驚奇的眼神,才告訴我,“昨天我特意問了你的朋友小盼,她說你最喜歡吃這一家,然後給我列舉了很多你喜歡的菜色,我就都點了。”

千防萬防家賊難防!我在心底狠狠問候了小盼幾次,相信小盼一定在家忙着打噴嚏,希望她能猜到是我。

“水煮魚和夫妻肺片是他們經典的,小盼說你每次來都會點,雖然菜色普通,但是口味地道,對吧?”劉少問。

“你記得這麼清楚……”我頗感無奈。

“還有麻婆豆腐,牛腩牛條牛筋,你喜歡吃的,我都記着。”

我總覺得蕭晟說不定在哪個地方暗自磨牙等着對劉少下手呢,這樣就危險了啊。

雖然有了剛纔電影院裏的小插曲,但是好在吃飯地點非常親民,而且周圍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我置身與此,即使對面是劉少,也覺得放鬆很多。

劉少問我,“你到現在還沒有講過筆仙的事吧?”

我想了想,印象裏是沒有說過。

“你相信筆仙嗎?”劉少接着問。

我正不知道怎麼回答,蕭晟說。“從來就沒有什麼筆仙,不過是那種陣法正好可以招來附近的冤魂,藉着陣法誘騙人,然後趁機附身。”

我把蕭晟的話變了種方式,轉述了出來,“筆仙這個說法估計不太準確,其實,那只是一個招魂的法術,招的都是冤魂厲鬼 ,所以玩這種筆仙遊戲就等於是邀請鬼魂附身,輕易還是不要碰了,那種自己招來的東西,很難請走的。”

“小童,每次聽你講的鬼故事,都像真的一樣。”劉少說。

我看着面前的餐碟,感嘆了一句,“因爲我說的都是真的,纔會聽起來真實。”

“你上次在直播室發的,可以處理靈異事件也是真的了?你真的見過鬼?”劉少的問題深入。

我當然是點了點頭,告訴他,“我見過,而且可以處理,劉少你這麼問是……你遇到了奇怪的事嗎?”

劉少輕輕搖頭,“倒不算是,只是

我家一處房產,我母親以前買下的舊別墅,她總是說房子裏不乾淨。”

我被勾起了興趣,“舊別墅?”

“嗯,好像民國那時候哪個有錢人住的,後來幾經人手,我母親喜歡那格局和外觀,就讓我買了,可是住了沒幾個月,她就搬了出來,總是說屋子不乾淨,讓我賣掉。我沒有當真,房子放那就放那吧,也不急着非要賣掉。”

“那棟別墅在哪裏?”我問。

劉少勾脣一笑,“怎麼?有興趣?我們可以去別墅裏玩探險遊戲。”

我一聽畫風不對,趕緊打住話題,“如果真的有問題,我還是可以看一看的。探險還是別了,你看我們剛纔看的電影,就是因爲好奇才惹了那麼多麻煩。”

“我從來不怕麻煩,反而還很喜歡麻煩,因爲麻煩會讓你成長。”

“劉少,你一定看過很多書,有那麼感悟,隨便一句話就帶着些哲理的味道。”我說。

劉少哈哈笑着,往我碗中夾了一塊肉,“多吃點。”

剛纔的話題就這麼帶過去,我想,如果房子真的有問題,下次總是會再提到,不必急於一時。

別人都是晚飯後去看一場電影,我們晚飯後是萬萬不可能再去看電影的了,可是現在結束未免太早,於情於理都不太合適。

劉少說,“我們可以去看話劇,這樣把時間充分用起來。”

這更像一次約會了,我似乎沒有說不的權利。劉少對晚上看話劇似乎早有準備,我記得這一類的票如果是熱門的劇場肯定早早地票就賣光了,我們現在準備要看的就是國內頗具盛名的喜劇團隊。

他們新話劇的首演,我們的位置是第三排正中間。話劇的位置有講究,第一排其實並不是最好的,黃金位置就是二到四排。一場話劇二個小時,笑點不斷,我自己完全沉浸,在現場的氣氛中,也非常進入狀態。這個話劇真是甩電影好幾條街,我連着把這些天的煩躁鬱悶和壓抑,包括看電影時的窘迫通通拋開,和所有觀衆一起大笑。

話劇結束,意猶未盡,劉少這時看向我的眼睛裏是帶着笑意的,“這個怎麼樣?”

“很好看。”我由衷地說,“感覺看完之後,整個人都變得很放鬆。”

劉少明顯對這句話很受用,我看了眼時間,已經十點了。

“我送你回家。”劉少說。“今晚還有直播的吧?”

我跟在劉少旁邊,穿過散場的人們,往停車場走,劉少突然說,“你那天講的小男孩,就是出現在停車場裏。”

“是的,不過那個停車場只是路邊餐館門口的一小部分停車位,比這裏小得多。”我說。

“那這麼大的停車場,會不會也有着什麼。”他低聲自語,然後揚起聲音問我,“其實我一直覺得你說的被女鬼附身的事,很像發生在我們公司的一部分。”

“誒?”

“因爲我們公司前不久就有個女助理跳樓,然後一個男員工發了瘋似的打人,後來我們辭退了他。”

(本章完) 可不是嗎,就是你們公司發生的。

“告訴他。”蕭晟說,“我要知道這個姓劉的是怎麼想的。”

我一愣,繫好安全帶後,告訴劉少,“其實,這個事就是發生在你們公司的,那個女鬼就是跳樓的女助理,被上身的人叫林子。”

劉少詫異地停下手中發動車子的動作,看着我,半天沒說出話。

“劉少?”我有些緊張。

“被辭退的人姓林,沒有錯,他和那個跳樓的女助理在一個部門。”劉少已經恢復常態,“你說的,是真的。”

“他現在沒事了,那個女鬼走了,灰飛煙滅了吧,故事沒有我講得那麼美好,真實的更黑暗一些。”我說。

“沒想到,我們身邊真的有鬼。”

他發動汽車,使出停車場。

路上他問了我不少關於他們公司那個事的細節和原版,我都一五一十的說給他聽,他聽得很認真,是個很好的聽衆。

很快,車到了我住處的樓下,劉少看一眼時間,十點四十,他有些歉意的看看我,“對不起,晚了,你快上去吧,我今天可能來不及聽你的直播。”

我笑着對他揮揮手,“我會錄屏的,明天發給你。”

看着劉少的車開走,我緊趕緊跑到樓上,迅速地收拾好自己,就準備開始直播。這個點大家基本都在自己的直播室,所以省去了我解釋一番的時間。

我如約錄屏開啓直播,接着昨天的故事,講了第二段,雖然今天沒有劉少刷禮品,但是還是有不少人送了汽車和糖果。

“那個姓劉的,普通人一個,不過他說的別墅可以去看一看,至於他想讓你做的形象代言,隨便你,當然你也管不了我殺人。”

蕭晟突然出現在我房間中,好在我已經習慣他總是這樣子冒出來,不會像以前那樣嚇一大跳了,不過,他說的話,就太氣人。

“你再殺人我一定報警,普通警察不信,洛餘風總是信的吧。”

“你倒不擔心自己的小命了。”他冷笑。

好吧,我不可能真的去報警。“蕭晟,這是人間,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你不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而且,我會想辦法讓劉少放棄我的,就算犧牲這個金主。”

蕭晟沒說話。

“那個,我想問你,明天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南山,我想再回去看看。”

蕭晟垂眸後,再擡起,“三日之後,三日後,南方陰氣最弱,我們白天正午時刻到。”

“有什麼講究……嗎?”我試探着問他。

可能是他今天心情好,和我說了很多,“南山地下宮殿地處陰極,辛策即使有殘影存世,在陽氣最旺之時,也難以現身作惡。而且,陽氣旺,可以省很多事,免得一些小鬼跳脫。”

我似懂非懂。他看來我一眼,“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按我告訴你的去做。”

只能這樣了,除非我找許盈盈教我算命八卦陰陽五行。反正都是明天要考慮的事了,現在先睡覺。蕭晟沒有多餘的

動作,我坦坦蕩蕩地在他的注視下爬上自己的牀,然後蓋着被子閉眼睛。過了得有五六分鐘,我偷偷睜開眼,原先蕭晟站立的位置已經沒有人了。

第二天許盈盈揪着我問爲什麼沒有帶零食和甜點回來,我被問的沒了辦法,只好說,“我帶你去一家店,他們家的蛋糕很好吃!”

許盈盈狐疑,我舉起雙手,“我請客,不好吃雙倍。”

“這還差不多。”

“小盼,你們要吃什麼嗎?我回來給你們帶。”我問大家。

小盼捏着下巴思考,劉穎先搖搖頭,“我不用的,我待會也要出去。”

小盼說,“來一份草莓酸奶芝士蛋糕,還要一杯奶茶,不加糖。”

“好,下午給你帶回來。”

許盈盈路上就問我,“你要去的不會是臭狐狸的店吧?”

我訕笑,“小莫做的蛋糕很好吃,真的。”

“哼,早就知道,你不會去什麼高大上的店,只能去去狐狸精那打牙祭。”許盈盈雙手叉腰,“你昨晚和那高富帥都做了什麼呀?回來地那麼晚。”

“哪裏晚了啊,我都趕回來直播的。”我辯解,“對了,昨天劉少跟我說了一個可能鬧鬼的舊別墅,從民國時候就在了,他問我下次組隊去探險,你願意去嗎?”

“探險抓鬼?無所謂啊,有吃的就行,記得讓他多準備點蛋糕點心,區區小鬼還是不足掛齒的。”

“那我能帶上小莫嗎……”

“你是不是想讓我們仨打起來?”許盈盈瞪我,“蕭晟本身就在你身邊了,再來個情敵狐狸精,還要我這個精英陪着幹什麼?”

“哦。”我低下頭。

“嘿,到了,進去開門。”許盈盈推了我一把,我一擡頭,正好小莫開了門出來,我直接就撞進他懷裏,立刻紅了臉。

“童童!你來找我時想我了吧!”小莫抱着我不撒手,我努力掙脫,終於得到解救。

我拽着許盈盈往裏走,“只是來看看你,你一個異類在人類的世界會不會很寂寞,然後再帶這個喂不飽的人來吃蛋糕。”

“人類還好,我隔壁幾家店人不錯,勉強可以成爲朋友。不過,童童你這麼關心我,我還是非常高興的。”小莫把門口掛的牌子翻了個面,換到“暫停營業”。

我看到後便說,“小莫,你就正常營業吧,不會影響到的。”

許盈盈也順便插嘴說道:“就是,有我們兩個在裏面吃,還能帶動你冷冷清清的生意,你在這麼經營下去,遲早倒閉。”

小莫去把“暫停營業”再換回營業中,然後平心靜氣地對許盈盈說,“我從來不會怪無知的人。”

我對許盈盈解釋,“小莫之前把鮮奶吧也收下來了,現在奶茶鮮奶甜點都做,周圍小區的住家不少都在這邊訂鮮奶,小莫的店生意可是很好的。”

“那這個點怎麼一個人沒有。”

“現在才週二,大家都在上班。”我說。

許盈盈不搭理我,走到保鮮展示櫃前

,挑選自己想吃的蛋糕,我趕緊先衝過去,讓小莫打包一份草莓酸奶芝士,再打包一份海鹽芝士蛋糕,省的最後全被許盈盈吃光。

“小莫,我建議你最好再多做幾份,因爲展櫃裏的這些,很可能一個下午就被許盈盈吃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