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祁烽火打了幾個電話之後,烽火盟所有的高端戰力已經都被雲琉璃喊來了會議室。

“代冰和喬羽都死了。”祁烽火沒有拐彎抹角,直接拋出了重磅炸彈!炸的衆人目瞪口呆!

滿意的看着那一張張震驚的臉,享受了一會兒裝逼成功的感覺之後,祁烽火咳嗽兩聲,四平八穩的說道,“行了,不就是死了兩個帝皇級玩家嗎?有什麼大不了的,看看你們這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訓了兩句手下收穫了一波當老大的快感,祁烽火說出了正事兒,“現在這個消息還沒有傳出去,只有我和琉璃……”

說到這兒祁烽火頓了一下,想起來不止他們倆知道啊,無面和黎曉曉也知道啊……

“……還有無面知道。”祁烽火聲平氣和的說出了這句話。

衆手下剛剛平復的心情立馬又拔高了八度,剛剛消失的震驚表情再次出現在臉上,只是與剛剛單純的震驚不同,此刻的震驚裏多了一絲喜悅。

能站在這裏的都是高玩,誰不知道無面?

據他們所知,無面這個人吧,可是相當的高冷,就算性格再惡劣的玩家都會有一兩個志同道合的好友,但這個無面沒有任何朋友,或者說,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

當然他是有這個實力不把別人放在眼裏,所以大家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剛剛他們老大說什麼?

第一個回過神來的人激動的開口,“老大,你和無面攀上了交情?”

你會不會說話?!什麼叫我和無面攀上了交情?搞得好像我上趕着去巴結他似的!!

祁烽火在心裏咆哮着,面上沒表現出什麼,但心裏的小本本上就給他狠狠記了一筆!

“也就是一起組隊打副本的交情,算不得什麼。”祁烽火淡淡說道,“你們現在立刻帶上公會所有的精銳,隨我一起去冰羽盟收編他們,就和之前收編其他小盟會一樣。”

停了一下,祁烽火又囑咐,“人員全部收編,但其他財產分出八成打包好,我要給無面送過去。”

這句話明顯在裝逼,祁烽火可沒有無面的聯繫方式,更不知道無麪人在哪兒,但是……雲琉璃有黎曉曉的聯繫方式啊!

直接送給黎曉曉就好了,相信黎曉曉一定會轉交給無面的。

祁烽火美滋滋的盤算着,這下子,可就真的和無面攀上交情了!一起瓜分冰羽盟的交情,這可不是一般的交情啊……

烽火盟迅速的行動起來。

沒有了帝皇級玩家坐鎮的冰羽盟就是砧板上的肥肉,祁烽火想把他們擺成什麼姿勢就擺成什麼姿勢,在他看來,這筆橫財他是發定了!

等其他大盟會收到風聲,一切都塵埃落定,烽火盟的實力將再次暴漲,成爲遊戲裏最強的盟會,沒有之一!

抱着這樣的信念,祁烽火帶着衆手下,降落在磐城機場。

而此時,黎曉曉已經坐着無面租來的越野車奔馳在希望的原野……不,奔馳在荒涼的戈壁上了。

無面專心致志的開着車,黎曉曉坐在副駕駛緊緊抓着扶手臉色慘白。

這荒蕪的戈壁上可沒有交警,也沒有攝像頭,所以無面很豪邁的將車開到了一百八十邁。

要知道這可不是高速公路,而是戈壁灘!雖然看着很平整沒有什麼大坑小坑,但還是有一些旱地植物和小石塊的。

低調少奶奶 在這樣的地方以一百八的速度飛馳,這種感覺真是……一言難盡!

“無面……聖城周圍不是不能開車麼?其實我們跑步去也挺好的,不比開車慢,還能鍛鍊身體。”黎曉曉哆嗦着嘴脣說道。

“浪費體力。”無面淡然道,“我們去聖城可是有一場惡戰的,儘量保存體力吧!”

黎曉曉吞了一口吐沫,換了個方向勸說,“你看,咱們是去砸場子的吧!一般來說砸場子也要尊重一下主人,我們這樣公然開着車去聖城實在是打他們的臉啊!而且傳出去名聲也不好,你看那些朝聖的人看我們的眼神都怪怪的呢!”

這片戈壁雖然荒涼,但每隔一段就能碰見一波徒步去聖城朝聖的人,倒也不寂寞。

“今天過後,教廷將不復存在。”無面的聲音無波無瀾,“等我們滅了教廷夷平聖城,他們看我們的眼神將更奇怪。”

黎曉曉:……

這天簡直沒法聊下去!

這時候,手機響起來,黎曉曉掏出手機瞟了一眼,驚奇的咦了一聲:

“哇!祁烽火說要去滅了冰羽盟,人員他都要了,財物送給我八成!他可真是個大好人啊!比喬羽懂事兒多了!”

“是給我的吧!”無面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黎曉曉噼裏啪啦的回信息,頭也不擡的說,“反正你也不需要,就當是投資我的盟會了吧!”

“呵呵……”無面沒再說話,但黎曉曉卻明白了他的潛臺詞:

就你那小破盟會還值得我投資?! “小心駛得萬年船。”

祁烽火一夥人到達冰羽盟附近的時候,並沒有貿然上門踢館。雖然代冰和喬羽死了,但冰羽盟的高端戰力肯定還有許多,這樣大搖大擺的上前開打,即使有祁烽火坐鎮,在敵衆我寡的情況下也不會佔到便宜。

對方高手玩家的數量足以堆死祁烽火所有的手下。

所以,要雲琉璃他們原地待命之後,祁烽火獨自潛入了冰羽盟總部探查,想先悄悄的將他們剩餘的高手玩家一網打盡之後再上門。

那時候,無論剩下的人有多不情願,冰羽盟也要易主了。

祁烽火帶了一百六十人,全都是烽火盟的精英,也就是俗稱的高玩。

冰羽盟與烽火盟的規模差不多,高手玩家的數量也應該差不多,他的打算是能殺一個是一個,最好能殺到一百以下,這樣他的人便能佔據絕對的優勢。

至於那些高手級別以下的玩家?

不好意思,在祁烽火這種大佬眼裏,那根本不是玩家,那都是炮灰。

抱着這樣的想法,祁烽火悄悄的在冰羽盟大樓裏轉悠了一圈,然後他驚奇的發現:咦?冰羽盟剩下的高玩怎麼只有不到八十多人了?其他的人不在盟會嗎?

應該不可能啊,就喬羽那種控制慾極強的傢伙,怎麼可能允許高玩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內?

祁烽火可不知道之前冰羽盟因爲內鬥死了不少人,而喬羽最近也點背,每次帶人刷副本都是損兵折將,回來盟會後又殺了一波,眼下冰羽盟的確是元氣大傷。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祁烽火索性也不想了。

本來掏出塔羅牌想算一下,但猶豫了幾秒,又收起了牌。占卜這玩意,折壽啊!能少算一次就少算一次,雖然不知道冰羽盟的高玩爲什麼只剩下這麼點,但這不正是好事嗎?

簡直就像老天都站在他這邊啊喂!

祁烽火掏出手機給雲琉璃發了條信息,然後悄悄的溜到冰羽盟樓下等他們。

祁烽火不知道的是,在他路過一個空房間沒幾秒,房間裏一陣波動,一個上半身爲人,下半身爲觸手怪的怪物出現在房間的水池裏。

正是韓林。

“嗯?”韓林聳動一下鼻子,嗅了嗅空氣,滿臉疑惑,“怎麼有股陌生人的味道?盟會來客人了?”

疑問過後,他也沒多想,更沒有出去查看。

他自打變成這幅樣子之後,就不願意出房門一步了,因爲在其他人面前讓他感覺自己是個異類,是個怪物,即使他非常強大,即使代冰非常重視他,沒有人敢用怪異的眼神看他,但他還是不願意和別人過多接觸。

現在,韓林的世界裏唯一關心的東西就只有自己的實力。

“準帝皇級。”韓林檢查了一遍自己的情況,露出滿意的神色。

他的進步可謂神速,他相信,這個世界上絕沒有人能升級比他更快!

“現在,我應該有報仇的實力了吧!……不!”韓林舔了舔嘴脣,眼中迸射出興奮的光,“我一定有報仇的實力!”

“黎曉曉……”韓林看着自己遊戲櫃子裏那張特殊道具【如影隨形】卷軸,嘴角忍不住揚起一個迫不及待的弧度,“下個副本,就是你的死期!”

……

烽火盟的人,在祁烽火的帶領下毫無阻礙的進入冰羽盟總部並且順利到達高玩成員居住的樓層,剛剛祁烽火已經看過了,大部分高玩都居住在這五層樓上,因爲這時候是飯點,他們的大部分人都集中在中間樓層的專屬餐廳。

祁烽火一行人的出現,讓他們大吃一驚!

事實上,祁烽火當然沒打算將這些人全部殺死,如果人數差不多,就算對方沒有帝皇級,他們肯定還得做過一場才能服軟。

但現在,人數上他有壓倒性的優勢,便不用講究那麼多了。

祁烽火露出和藹可親的無害笑容,環視四周,“我來這裏呢,是通知你們一件事,你們的盟主已經死了,就死在今天的副本中,包括他帶去的五個人,也全部斃命。所以呢,不可能有人來給你們報信了,親眼看到他去世的我只好辛苦跑一趟,來通知你們這件事了。”

這時候,一個手下拉過來一把椅子,祁烽火順勢坐下,翹起了二郎腿,微笑着看着那些表情各異的冰羽盟玩家。

“冰羽盟已經沒有帝皇級玩家了。”祁烽火一針見血的說出事實,“你們都是人才,自該擇良木而棲。我是誰你們應該都認得,那我現在就在這裏,真心邀請你們全部加入烽火盟,還希望你們都能認真考慮一下,但請不要考慮太久,我就在這裏等着你們答覆。”

說完這句話,祁烽火就不說話了,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們。

爲首的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盟主真的死了,盟會裏沒有帝皇級玩家的庇護,他們自然會從善如流轉投祁烽火門下,畢竟祁烽火可是帝皇級排名第一啊!

但這樣的前提是盟主真的死了,但如果盟主沒死呢?

那他們此時的從善如流,就成了背主求榮,盟主不會放過他們的!

在不知道盟主是不是真的死了的情況下,他們誰也不敢開這個口。

這種情況也在祁烽火的意料之中,此時雲琉璃適時上前一步,亮出兩部手機,“你們看這是什麼?”

兩部手機都是祁烽火在代冰的辦公室裏找到的,他確認過了,一部是代冰的,一部是喬羽的,那兩人真的都已經死了。

餐廳裏的人臉色大變!

他們不認得喬羽的手機,因爲喬羽空難之後就換了新手機,但代冰的手機他們可是熟悉的很吶!這是私人訂製的特殊款手機,絕不會有同樣的第二部!

“盟主真的死了……”一個玩家望着手機喃喃出聲,而後抿了抿嘴,正氣凜然道,“祁盟主,我們想要知道是誰殺死了盟主?我們可以轉投你門下,但我們必須先爲盟主報仇!”

“對對!”其他人都起鬨起來。

無論怎樣,先把自己包裝成忠臣絕對是有好處的,至於說能殺死代冰的人他們能不能打過……不是有祁烽火嗎?想毫髮無傷的收編他們,總要付出點代價吧!

嗯……你們猜對了,這夥人根本弄錯了一件事兒,祁烽火口中的“盟主”說的是喬羽,而他們認爲是代冰……畢竟他們還不知道喬羽回來了,還殺死了代冰。

這就很有意思了。 “是誰殺死了我們盟主?”

冰羽盟的衆位高玩向祁烽火詢問着,神情間一副要把兇手碎屍萬段的決心。

祁烽火笑了一下,欣賞了一會兒這夥人的表情,又推測了一番他們接來下的表情,才坦然說道: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你們盟主在副本里得罪了無面,你們若是想報仇我也不會攔着,只是,我們之間恐怕就要劃清界限了,恕我膽小,不敢得罪那個人。”

呃……

剛剛誓爲盟主報仇雪恨的熱血氣氛瞬間一掃而空,尷尬的味道在餐廳裏蔓延,冰羽盟衆人的臉色就跟吃了某些不可言狀的東西一樣難看。

超痞兵王 “祁盟主,我們若去了烽火盟,待遇如何?”有人生硬的轉移了話題。

祁烽火也就順水推舟的略過了這個話題,笑道,“自然是和烽火盟的成員一樣。”

雖說跳槽的員工通常都要漲工資,但問題是,能力相同的情況下,你從外面挖來的人比原本跟着你打天下的人工資高,讓那些老員工又該怎麼想?

所以漲工資是不可能的,必須一視同仁。

冰羽盟的高玩們並沒有反駁祁烽火的話,他們心裏也清楚他們這是在被收編,能得到與烽火盟的人同樣的待遇已經不錯了,剛剛這句話不過是爲了轉移話題,誰也沒真的以爲跳了槽就能漲工資。

“那我們冰羽盟本身的財產……”另一人說出了大家真正關心的問題。

既然是招安,總得有點誠意吧,我們不求過去烽火盟之後能得到更高的待遇,但這些原本屬於冰羽盟的資產,我們好歹能分到一點兒吧! 執鞭之士 畢竟,那些資產裏原本就有一部分是會分配給他們的。

祁烽火微微一笑,“原本冰羽盟的資產如何分配,自然是應該告訴你們的。”

頓了一下,在衆人希翼的眼光中,祁烽火說道,“兩成歸庫,八成歸無面。”

冰羽盟衆人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祁盟主,這過分了吧!我們盟主可是被無面殺死的!”

你不分給我們也就罷了,把八成資產送給我們仇人算是怎麼回事?!

祁烽火露出奇怪的神色,裝作不解道,“勝者獲得敗者的所有財產作爲戰利品,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成王敗寇,自古如此,你們若是不服,可以去殺了無面,那麼那八成資產自然就是你們的了,在這兒說我過分,沒道理吧!”

衆人臉色漲的通紅,被祁烽火一番話懟的無言以對。

成王敗寇是沒錯,但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好了。”祁烽火擡手看看錶,適時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你們問的夠多了,該做決定了。”

祁烽火身後的烽火盟成員,便齊齊向前走了一步,沉重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他們知道,祁烽火這是先禮後兵,禮,已經結束了,若他們還不肯乖乖被招安,那麼接下來便是兵了。

這個時候,衆人的心思便不像之前那麼齊整了,有的人已經意動着想要轉投祁烽火門下,而有的人則覺得很憋屈惱火。

也不能說誰對誰錯,只能說是,有的人世故圓滑,有的人好戰衝動罷了。

於是:

“祁盟主,我願意加入烽火盟。”

縛塵:何以醉紅顏 詭醫裊后 “祁盟主,我不會讓冰羽盟就這麼解散的!”

兩個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說出的卻是不同的話。

說話的倆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各自退了一步,不滿瞪着對方。而其餘的人也紛紛站隊,分別站在他們身後,形成涇渭分明的兩撥人。

總體來說,還是願意招安的人多一些,畢竟,遊戲裏不識時務的人更容易死啊!

祁烽火沒說話,甚至還有點兒想笑,事情比他想象的要順利很多,冰羽盟裏有骨頭的人比預想的少太多了。

他不說話,那兩撥人自己就開始給自己加戲了。

“蕭昮,祁盟主對我們夠客氣的了,你別得寸進尺不識擡舉!”招安派陸遠興皺眉看着蕭昮,呵斥道。

一方面是覺得蕭昮真的不識擡舉,另一方面也是爲了在祁烽火面前表忠心,給未來的盟主留下一個好印象。

“你這狗東西那麼快就開始對新主子獻媚了!”蕭昮雙手環胸,斜眼瞅着陸遠興,一臉的不屑和鄙夷。

陸遠興頓時氣得肝子疼,還沒等他懟回去,蕭昮便對着祁烽火拱拱手,“祁盟主,我沒有不尊重你的意思,但,雖然我們冰羽盟的盟主死了,也沒到分崩離析的地步吧!願意跟祁盟主走的,我也不攔着,但我不會走。”

蕭昮看了看身後的衆人,目光堅定,“冰羽盟對我來說就跟家一樣,我絕不會眼睜睜看着自己家破人亡,雖然可能願意留下來的人不多,但我相信,只要我們齊心,冰羽盟這個名字將繼續保留下去!”

句句話擲地有聲,蕭昮也很清楚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這個遊戲裏大大小小的盟會起碼有上百,但有帝皇級玩家坐鎮的僅有頂尖的幾個大公會而已,其他公會的盟主都只是高玩級別的玩家而已,以蕭昮的實力,當一個那種小盟會的盟主綽綽有餘,更不要說他後面那些人也個個實力不俗。

就像他說的,只要他們心齊,冰羽盟繼續以中型盟會的方式存在也沒問題的。

但祁烽火纔不會讓他們如願。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冰羽盟,絕不可能繼續存在!

但祁烽火也懶得和這些人繼續討價還價了,這種人就算招了安也都是不安定因素,殺了最是乾淨。

祁烽火冷笑一聲,輕輕一揮手,衆手下立即蜂擁而上!!

須臾間,餐廳裏便戰成一團,慘叫聲不絕於耳。

烽火盟的人在剿滅蕭昮等人,陸遠興他們並沒有上去幫忙將屠刀對準自己昔日的盟友,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心中五味陳雜。

陸遠興明白,祁烽火此舉,不但是爲了消除不安定因素,同時也是爲了彰顯武力殺雞儆猴。

烽火盟的高端戰力真多啊……曾經他們冰羽盟也有這麼多高手的,只是,到底是從何時起,他們竟然走向衰落了呢……

祁烽火臉上露出微笑。

大局已定,剩下的炮灰進不進烽火盟他表示無所謂,收編了這些高端戰力後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等剿滅這些人,他們便去清點資產。冰羽盟的資產……想想就讓人口水橫流啊!

可就在大家都認爲這事兒已經塵埃落定的時候,異變突生!

天花板忽然塌陷!一隻巨大的觸手怪空降在餐廳,眨眼間便捲起兩個烽火盟的人勒成了肉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