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有三個女兒麼?

“你們是什麼人?”

“太月,厥月,少月參見母皇!”

我點點頭:“你們是來勸架的還是來對付我的?”

“母皇,只要你答應放棄腹中胎兒,我們會勸說父皇回心轉意,不再追究你私通異類的罪過!”

氣死我了,你們這不是來給我添堵的嗎?

我憤怒的將手邊的雨水凝結成冰,毫不留情的飛向我從未謀面的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不可能!”

“母皇,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再留戀從前的日子?”她們靈活的躲避開來,但是手裏卻又各自多了幾樣兵器。

“都跟我亮傢伙了,還說什麼從前的日子!”我的至陽線變成鞭子,抽向這幾個忤逆不孝的丫頭。

劉尊跟伏羲和四個兒子戰火漸濃,我跟女兒打得不可開交,整個房間裏一片冷兵器叮叮噹噹的響聲。

沒有人說話,只是憤怒衝擊着衆人的頭腦。

我想不到三個女兒比起兒子更加令我心寒,她們那麼想攻擊我的肚子,想要殺死我最小的孩子!

“伏羲,你殺了我的孩子一遍還不夠,還要再來一次嗎!”我的雙腿變成了一條靈活兇悍的蛇尾,捲起浪花滔天。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伏羲跟劉尊打得暗無天日,已經從房間裏衝到了半空中。

黑漆漆的天上,電閃雷鳴,大地之上,河水氾濫,山石翻滾。

“敢做不敢承認,虧你還是至尊!”我擺動身體,緊隨着劉尊飛到天上,鱗片一塊塊張開,我的身體膨脹了數倍。

伏羲回頭看着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我何必撒這種謊言!”

“不是你是誰?可惜病被你害死了,否則我定要叫你與她當面對質!”

劉尊聽到這裏,心裏對死去孩子的愧疚和憤懣到了極點,衝着伏羲的胸口就去了,五根手指化成利刃,閃耀着陰森的光芒。

“病死了?”伏羲一邊奮力擋開劉尊的手,一邊驚詫的看着我說。

我覺得,如果不是他演技太好,那就是另有蹊蹺,因爲伏羲真的看起來非常無辜的樣子。

“還裝!”劉尊抓着伏羲的胸口,但是他背上已經遭到了我那四個兒子的重擊,一口黑色的血液從他的嘴角滴下來。

怎麼回事?

雖然我很想給小混血報仇,但是此刻我還是應該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伏羲爲什麼不肯承認?

“劉尊,你住手!”我的尾巴化成一條大壩,攔住了三個女兒。

我將劉尊制止住之後,四個兒子還躍躍欲試,可是看到我的眼神還是乖乖停了下來。

“伏羲,事已至此,你跟我說實話!”我想要知道真正害死小混血的兇手是誰。

伏羲還沒有說話,我最小的兒子初陽開口了,聲音竟然跟伏羲一模一樣,他們兩個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母皇,是我。”

“你?”我驚訝的瞪大眼。

初陽點點頭:“是我,是我偷了父皇的光芒之矛,刺傷你的子宮,殺了你的孩子,還將病誤殺。”

“初陽你在說什麼?”伏羲跟我一樣吃驚。

劉尊喘着氣,狠狠的看着初陽說:“你藉着伏羲的名義行兇,害死了我的孩子?”

“是我又怎樣,你這無恥之徒還有臉說話?”初陽桀驁不馴的表情像極了伏羲。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看他是那麼的眼熟,而且他一直都沒有說話,難道是怕我認出他的聲音?

“想不到,你竟然殘害自己的兄弟!”我氣得渾身顫抖。

初陽冷冷一笑:“我這是替天下蒼生着想,殺了那個孽種,免得父皇蒙羞!”

“是你,是你!”我喃喃的說着。

“是我,我早就已經對母皇的所作所爲感到不滿,你自輕自賤也就罷了,還要弄個小雜種出來”

沒有等他說完,我和劉尊雙雙撲了上去。

可惡,你幹了那麼殘忍的事情,竟然還要口出狂言,羞辱我和我們的孩子!

伏羲大吼一聲:“攔着他們!”

剩下的三個兒子奮勇上前,企圖擋住我進攻的節奏。

但是我的心裏只剩下憤怒和仇恨,我要給小混血報仇,哪怕眼前這個兇手也是我的孩子!

或者伏羲殺了小混血我還可以接受,但是爲什麼,爲什麼是我的兒子做的!

我覺得全身都在發燙,我的尾巴長滿了倒刺,打在初陽身上,狠狠一掃,他的血肉頓時被刮下來一大片。

緊接着,我的頭髮也變成了無數的小蛇,紛紛揚揚如同柳絮一樣飛到了三個女兒的臉上。

咬,給我咬!

劉尊變得無比巨大,他的肚腹清亮透明,裏面有無數個黑色的小點,那都是他吞噬下去的惡魔陰神。

我召喚着,那些邪魅紛紛探出頭,不斷的衝向伏羲和我的四個兒子,在他們的骨頭上打鑽,讓他們生不如死。

“女媧,你瘋了嗎!”伏羲的喊聲在我耳邊迴響,可是我對他的話猶如一陣風吹過,根本就聽不進去。

我狂怒,舌頭血紅,如同火炭,伸到哪裏,哪裏就是一片焦黑。

伏羲感覺到了我的惡意,他對衆人說:“這個女人冥頑不化,殺了她!”

我的兒子們和女兒們再也對我沒有一絲眷戀,用了最大的力氣來攻擊我,我很快就遍體鱗傷,而他們也好不到哪裏去。

當我讓五湖四海的水全部都灌入到這個城市之中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陣寒意從我的肚子裏傳來。

現在我還有一個孩子,我必須要盡力保護他,不再讓他受到一點點的侵犯!

我怒吼着,開始試着分身。

身上的鱗片全部收攏,我的頭頂裂開一條大縫,我自己,從自己的身體中鑽了出來。

月亮和太陽一起掛在天穹,血紅色的江水蔓延在每一條小巷,人們漂浮在上面,孤立無援。

我只要輕輕動一動尾巴,他們全部都要葬身魚腹。

是,我當然要那麼做!

因爲吃了人的魚兒飛速的長大,咧開嘴,細細密密的牙齒髮着寒光,飛到伏羲和我的孩子們身上。

“我要讓你們全都灰飛煙滅!”我從蛇皮中鑽出來,現在我有兩個形體了。

精魄進入蛇皮,我留着自己的肉身,同時向初陽撲過去,殺了他! “你還我小混血來!”我圓睜雙目,乘風破浪,一左一右包圍了所有的人,兩條蛇尾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大大的包圍圈。

鱗片嗖嗖的朝着他們身上飛去,尖銳帶刺,毫不留情,我威武雄壯的兒子,嬌俏可人的女兒,全部都不可以放過!

跟我作對就是跟天地作對,我纔是主宰,我纔是這個世界人人稱道的女神,媧皇!

初陽看出我的敵意,他試圖從劉尊那裏奪回長劍跟我對抗,可是劉尊卻不肯輕易放過他。

我的大兒子太陽應該是個很聰明的人,他使了一個眼色,幾兄弟立刻就心領神會。

初陽故意迎着劉尊過去,其餘幾個從背後偷襲,伏羲整個身體浮在空中,居高臨下向劉尊丟出一柄短刀。

寒光閃閃,劉尊腹內的暗黑力量開始聚集,滾滾濃霧噴薄而出,席捲了初陽。

我的三個女兒竟然輪番向我進攻,她們本來就代表着春夏秋,所以每一個季節中最突出的一天變成了武器,桃花扇,蓮葉傘,稻穗刀,砍向我的尾巴。

但是她們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我化成一條巨蟒,氣吞山河,將她們裹起來狠狠的碾壓。

“女媧,我並不知道初陽殺了你第一個孩子,所以我給你一個機會,洗去你腹中胎兒身上的魔咒,給他一個出生的機會!”伏羲看到我已經癲狂,竟然跟我講起條件來。

我狂笑着:“本來是帝王將相的命,卻被你弄成一個販夫走卒麼?你想得美!”

“這麼說,你是要跟我抗爭到底了?”伏羲瞪着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鬼樣子。

“廢話!”我撲過去,扭動身軀,烏雲直逼伏羲的臉龐。

伏羲躲過去,對我說:“我最後再問你一次”

“囉嗦!”

我吐出長舌,信子一分爲二,纏住伏羲的腰。

“負隅頑抗,愚蠢之極!”伏羲伸手招了招,從遠處飛奔過來一駕馬車,四條白龍幻化而成的馬兒輕盈俊美,車蓋金碧輝煌,華麗無比。

“顯擺你有錢嗎?”我一邊諷刺伏羲,一邊收緊我的舌頭。

伏羲輕輕一笑,雖然看着沒有多麼犀利,但是我卻不由自主的渾身一抖。

這是怎麼回事?

一條白馬掙開繮繩,恢復了本尊。

那是一條巨大的白龍,玉石一般晶瑩剔透,兩隻龍角閃耀着鋒利的光芒。

龍頭突然低下來,我猝不及防,龍角戳進了我的手臂,疼得我倒抽一口冷氣。

“小冰兒!”劉尊被我的兒女團團圍住,已經無法脫身,眼睜睜看着我負傷卻無法救援。

“真的以爲你是無敵的麼?你還早得很呢!若不是看在孩子們的臉上,我早就將你鎮壓在太行王屋之下,永世不得翻身!”伏羲冷笑着踩在我的頭上。

“是嗎?”我眼中寒光一閃,尾巴頓時分成無數條,每一條都是深海底的精鋼淬鍊而成。

細細的尾巴給劉尊解了圍,我的兒女們紛紛中招倒地,他們的臉上身上都是累累的血痕。

“女媧!”伏羲的表情在我看來就是氣急敗壞,所以我覺得很高興。

四條白龍又盤旋在我的頭頂,他們有龍角,有爪子,可是我呢,只有光禿禿的一個身子而已。

所以我很快又被包圍起來,惡龍受了伏羲的指令,對我一頓瘋狂的頂撞撕咬,拳打腳踢。

“堅持住!”劉尊渾身都是血,儘管是暗黑色的,可是我卻感覺到了他的痛楚,就跟我此刻一樣。

我咬着牙笑:“你以爲我是那麼輕易服輸的人麼?”

“母皇,你怎麼如此執迷不悟!”我那些受傷的兒女絲毫都不能引起我的憐憫,我覺得他們已經淪爲伏羲的走狗,對他們我只有失望透頂的感覺。

“閉嘴,輪不到你們說話!”我一開口,胸中就傳來一陣鈍痛,鮮血噗的一下噴了好遠。

伏羲看着我:“你還不肯放棄?”

“不可能!誰都不能奪走我的孩子和他身上的榮耀!”我覺得小腹內傳來一陣暖意,我的心突然變得柔軟起來。

但是那也僅僅只限於對我的這個孩子,別的人都是我的敵人,他們說的話都不可饒恕!

“殺了她!”我的兒女們都在對我露出兇惡的嘴臉,我越發厭惡他們這幫人!

伏羲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那也就只能將你碾爲塵土了。”

“別誇口得太早!”我在憤怒的情緒下,腋下竟然伸出一對翅膀,忽的一下衝入雲霄。

蛇身上長出翅膀,這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情,因爲既算不得龍,更算不得仙,只是一種極端的可笑的應激行爲。

伏羲冷笑一聲:“四龍,追上去!”

我身後的白龍呼嘯而來,我故意扭轉着身體,擾亂他們的視線,然後趁着他們不注意,殺了一個回馬槍。

這一次,我傷了兩條龍,其中一條還差點從空中跌落下去。

“哈哈哈哈,伏羲,我不會輕易被你打敗的!”我狂笑着,卻沒有想到剩下的兩條龍從我身後衝上前來,撕掉了我的翅膀。

雖然我掙扎着,但是依然重重的跌在了伏羲的身前,他一腳踏在我的小腹上,就要狠狠的踩下去。

“不要!”我蜷縮着身體,眼中有淚水冒出來。

劉尊也拖着一身的傷來到我身邊,對伏羲說:“請你放過她和孩子。”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伏羲不屑一顧的說。

劉尊沉默了一下,擡起頭:“你可以將我的命收走。”

我驚呆了,劉尊是不化骨,他的生命除了伏羲,真的沒有別人可以奪走的!

也就是說,如果伏羲出手,而劉尊又不反抗的話,他真的會死去,永遠的死去。

“你捨得嗎?六道之外的異類,本來已經決定要立你爲王,臣服於你了!”伏羲譏諷的說。

我真的沒有聽劉尊提到過這件事情,他自從跟我有了孩子之後就盡心盡力的在我身邊照顧我陪伴我,直到我趕走他。

“無所謂,只要你留下沈冰和我孩子一條命。”劉尊笑得雲淡風輕。

“你滾開,我不需要你來幫我求情!”我覺得此刻的劉尊簡直是愚蠢之極,爲什麼要這樣跟伏羲說話?爲什麼不跟他打下去?

如果我們不放棄,召喚出潛藏在劉尊體內的邪惡力量,一定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的。

“你說的都是真的?”伏羲和劉尊兩個人都沒有理會我的憤怒,還在那裏講條件。

我氣得眼睛冒火,趁着伏羲分神,跳起來就抓住了我三個女兒,並且把她們全部纏在了一起。

“伏羲,你聽着,如果你再這樣繼續對我不依不饒,我就殺死你三個女兒!”

“母皇!”四個兒子雖然叫着我,但是他們都沒有過來。

伏羲搖着頭說:“你以爲你這樣就能威脅到我麼?”

“她們是你的親骨肉,你就捨得讓她們死去?”我一邊說一邊纏繞着尾巴,眼睜睜看着我的女兒們嘴角滴血,眼珠爆裂。

我殘忍的笑着,可是漸漸的,我的笑容就凝固了,因爲伏羲和四個兒子好像根本就不爲所動,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母皇,你這樣做是沒有用的!感情是人類纔會有的弱點,我們早就已經拋棄了那種沒有用的東西!”初陽抱着雙臂,冷漠的說。

是,我之所以沒有能夠繼續稱霸,也就是因爲我還殘存着一絲人類的感情。

“我想,你從一個連我都忌憚三分的不化骨變成如今這樣的情聖,也是因爲動了感情吧!”伏羲跟劉尊似乎都覺得我是在鬧着玩,繼續着他們的對話。

“是的,我自己也沒有想到。”劉尊竟然還笑了一下。

我覺得這種被無視的感覺非常不爽,但是既然他們都無所謂,我又抓着幾個丫頭幹什麼呢?

所以我放開了尾巴,我的三個女兒癱倒在地。

“劉尊,你要死就去死吧,但是別指望我會感動,這都是你自願的!”我想要刺激一下劉尊,因爲他真的太傻了。

“那麼,你同意嗎?”但是劉尊根本看也不看我一眼,對伏羲說道。

伏羲想了想:“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麼,這就來吧!”

我衝過去:“不行,你爲什麼要死,我不會答應的!”

“小冰兒,我的死可以喚回你的本性,因爲除了伏羲,沒有人可以制服暗黑女蝸。”劉尊輕輕的在我耳邊說。

“暗黑女媧又有什麼不好?這段時間以來,你不是很喜歡我這個狀態嗎!”

劉尊笑了:“原來我確實對沈冰的人格呲之以鼻,但是後來我發現,我很喜歡她那個樣子。”

“你胡說,你明明就很鄙視沈冰原來的人格的!”我不想要用劉尊的死來除掉暗黑女媧。

“讓她恢復本性,孩子失去法力,就這樣吧!”但是劉尊沒有跟我爭執,他走到伏羲跟前,冷靜的說。

伏羲看看我,又看看劉尊:“希望你不會後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