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在這樣燃遍半個雪漫的大火中,她手中的小水管大概只能用來賣萌了。

她不敢靠近大火,即使連用水桶滅火都做不到——雖然憑藉她一人一桶也絲毫阻擋不了火勢就是了。

要是自己是隻法師,在這種時候能召喚來強大的暴風雪就好了,站在河邊望着遠處大火發呆的她心想到。

愛麗絲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似乎是一直跟在洛麗亞身後的樣子。

“有煩惱麼?讓我來幫你解決吧。”

愛麗絲清脆的聲音躍動着,一隻粗大的觸手便鑽進了她們身後的河中,而十來條稍細的管狀長觸手又從她們身前的土地下破土而出。

粗大的觸手蠕動着在河中抽起水來,很快另外幾條管狀觸手便朝着大火噴射出了水柱。

簡直就像消防水管一樣……原來愛麗絲還有這樣的用法……看着眼前奇異的景象,洛麗亞心想着,這是工程學在今夜第二次被奇怪的生物擊敗了。

洛麗亞覺得自己身爲大工程師的威嚴受到了傷害。

“反正我們在常人眼中就只是一羣除了製造爆炸外便一無是處的可憐蟲……可惡,明天我就去新東方報名學魔法。”她用奇怪的微酸語氣嘀咕着奇怪的話,卻又有些慶幸愛麗絲及時趕來了。

在愛麗絲的十幾條觸手持續工作之下,她們周圍區域的火勢很快便被控制住了。

不久後,清開一片區域的愛麗絲向前走去,那些觸手也跟隨着她一起移動。

雖然很討厭高溫的水汽,但又想看愛麗絲滅火的洛麗亞也跟了上去。沒什麼消防經驗的她在心裏想着,這樣下去說不定能從大火手上挽救相當大一片區域呢。

這當然是有可能的,前提是城中那條小小的景觀河有足夠的水量。

這本來就是靠堵塞下游建造起的人工河,在晴朗的天氣裏,洛麗亞還見過工人們從城外挑水來補充水量。

理所當然的,整條河很快就被愛麗絲抽乾了,反撲的大火又把她們逼回了河岸。

“唔……”愛麗絲苦惱地揪了揪自己的銀髮,但她很快就想到了什麼辦法。

那根用來抽水的觸手躍出河道,朝着地面鑽了下去。

“愛麗絲?”洛麗亞輕聲呼喚着對方。

“噓。”愛麗絲嘟起嘴發出噓聲,接着說道:“鑽探作業中,請保持安靜。”

“這下面除了幾個矮人之外什麼都沒有呢。”片刻後,銀髮幼女自言自語地說道。

“往森林那邊試試看好了……唔,好像吸到了什麼奇怪的生物。”愛麗絲皺起了眉頭。

“這次去丘陵下面好了。”

愛麗絲照例彙報着工作進度,洛麗亞早已吐槽不能。

“有了!”愛麗絲興奮地叫道,對自己能力十分驕傲的她開心地對洛麗亞說道:“在丘陵花海下發現了!”

愛麗絲話中的信息量太大,洛麗亞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了。

她似乎發現了地下水,洛麗亞猜測着,但隨即意識到愛麗絲所說的地方距離雪漫至少有幾公里遠。

在以西結居住時,洛麗亞常常一個人跑到那裏去看風景。她回憶着腦海中的地形,卻怎麼也不覺得那裏像是會有豐富地下水的樣子。

就在她想要提出疑問時,愛麗絲用來噴水的十幾條觸手中突然涌出一股泥漿,隨後某種黑色的液體便朝着大火激射而去。

在被炸飛之前,憤怒的洛麗亞死死咬住了愛麗絲的腦袋。 在燒盡一切可燒之物後,席捲了半座雪漫城的大火終於熄滅了。受益於南北向的寬闊大道和景觀河,幾乎全是石制建築的城東並沒有被大火波及。

血色十字軍在火龍襲擊之後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這樣的消息若是傳回艾澤拉斯,多半會被當做某種惡意的諷刺玩笑吧。

但至少在雪漫,他們每一個人都被當做了英雄——包括給了火龍一槍的洛麗亞。雖然後者在大火中沒有起到什麼作用,甚至夥同着那隻作爲擊殺火龍首功的銀髮幼女一起製造了場不大不小的爆炸。

在街頭巷尾的傳說中,作爲公爵女兒的她能去救火便已經受到不少人的讚揚,更何況據說救援雪漫居民的命令也是她所下達的。

洛麗亞就這麼突然間被雪漫居民給愛戴了,其程度甚至遠遠超過了那些親自前去救援的騎士。

這些身處封建社會的、完全不會獨立思考又滿腦子賢王情節的人從來都不會意識到公正與權利只能靠自己爭取,他們每時每刻都在期盼着一個身處統治集團頂端的人願意犧牲自己和集團的利益,能並且想和自己身處的整個集團戰個你死我活從而讓他們過上幸福日子的人出現。

這樣有能力又甘於自我奉獻的人並非沒有,只不過屈指可數,且往往不是失敗便是在臨近成功的那一刻被別的什麼人竊取了成果。

他們於是失望了,於是再次期盼着竊取者能夠像他所承諾的那樣無私奉獻,於是再再次失望了,於是再再再次期盼。

在失望的陷阱中徘徊越久,他們心中的明君情節便愈加堅固。

火龍已經被殺死,大火也終於熄滅,可等待着這些普通人的現實卻是家園變成了遍地屍體的廢墟。

過於殘酷的現實讓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開始追尋一些精神上的慰藉——一如洛丹倫毀滅之後,開始追求絕對的正義與復仇,最終變得瘋狂的血色十字軍。

比起他們那幾天不見人影的領主和忙着搶救富人財產的城衛軍,洛麗亞領到的血色十字軍似乎更符合他們的期望;比起那些勸他們忍受苦難的宗教,可以治癒傷痛的聖光似乎更加值得依靠。

聖光和洛麗亞便莫名其妙地成爲了許多人精神世界中代表世俗與信仰的圖騰。

有人想要向親手救出自己的聖騎士或牧師報恩、有人想要求得聖光與洛麗亞的庇護、有人在細緻瞭解到聖光後想要獲得它的力量、更多的人只是考慮着加入聖光教會或許能得到些實惠。

過去總是對聖光教會心懷疑慮、不冷不熱的雪漫人,就這樣抱着各種各樣的目的、成批成批的前往位於城東的教堂,期望能夠加入教會。

至於洛麗亞,雖然受人尊敬的感覺讓她感到高興,但她更擔心這會引來雪漫伯爵的打擊。

幸好,絕跡多年的龍再次出現在人類面前所帶來的一系列危機正讓雪漫伯爵巴普洛夫忙得焦頭爛額——爲了預防下一隻龍或者帝國或者叛軍或者別的什麼來趁火打劫,他將全部精力都投入了恢復秩序與加強城市守備之上。

他忙得都忘記兌現早已做出的承諾,將擊殺火龍的獎金髮給愛麗絲和洛麗亞了。

……

幾天後的清晨。

“好燙……痛……吵死了。”愛麗絲皺着小臉在牀鋪上翻來覆去哼哼着。

能美便跑到她面前挑釁着:“笨蛋,笨蛋。”

往常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定會召來觸手拍打能美的愛麗絲翻過身去,不再理她。

能美又笨蛋笨蛋的挑釁了一會兒,見愛麗絲一點反應都欠奉的樣子,便朝她吐吐舌頭,滿臉無趣又失望的走開了。

就在這時,抱着一個大籃子的洛麗亞終於從教堂外擁擠的人羣中穿過,回到了教堂的地下室。她關閉了通往上層的門,但教堂外的喧囂聲依然不時傳來。

看到洛麗亞的能美先前的沮喪完全不見,她綻開笑容朝粉毛蘿莉跑去,卻在半路上被阿狸擠開了。

“阿狸,你最近躲到哪裏去了,沒受傷吧。”說着,洛麗亞放下手中的籃子,踮起腳抱住大狐狸,四處檢查起來。

阿狸純白色的毛上連一絲燻黑的痕跡都看不到。

“喵……”

數日未歸的阿狸沒有回答洛麗亞的提問,而是將頭扭向了愛麗絲房間所在的方向。雖然她們之間經常進行着十分激烈的互毆,但阿狸和愛麗絲的感情卻出人意料的不錯。

“不用擔心愛麗絲。”雖然嘴上這麼說着,但洛麗亞卻是頭一次見到愛麗絲傷的如此之重,雖然她至今不明白愛麗絲的觸手從何而來,但想必裝滿了某種黑色液體的觸手們在那場爆炸中傷的絕對不清。

她放開阿狸,從籃子裏取出了一盤肉乾和一些狗餅乾放在地上,在物資緊缺的現在、即使想要獲得這些東西也已經殊爲不易了。

看着能美和阿狸圍坐在食物邊後,她便走進了愛麗絲的房間。

愛麗絲依舊在翻來覆去的哼哼着,往常即使被阿狸咬穿胳膊也若無其事的她卻在觸手受傷後顯得如此虛弱和痛苦。

在心中感嘆一聲再強大的生物也會有其弱點後,將鬧鐘調至傍晚的洛麗亞爬上牀,稍微擠了擠愛麗絲尋找到舒適的位置之後蓋上了被子。

“晚安。”洛麗亞小聲說道。連聖光也無法治癒觸手受傷的愛麗絲,洛麗亞能做到的也僅僅是陪伴並等待着她自愈而已。

“晚安。”愛麗絲答道,隨後便用被子矇住了腦袋。

教堂地下的大廳中,跪坐在地上的能美將手伸向肉乾,手剛伸到一半便被阿狸用前爪拍開了。

坐在地上比能美高了將近三倍的大狐狸用前爪將裝有肉乾的盤子挪向自己後,用前爪指指能美,又指了指裝着狗餅乾的盤子。

能美:qvq

……

下午。

睡得正香的洛麗婭感覺有什麼人正在往牀上爬,便擡腿將對方踹了下去。1

“別鬧,能美。”她迷迷糊糊的嘀咕道,翻了個身後,又沉沉睡去。

……

注1:‘洛麗婭’似乎看起來更適合主角一些,於是從下一章開始將把洛麗亞寫作洛麗婭了,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火龍襲擊的餘波終於平息下來,城西開始重建,雪漫城也稍稍恢復了些元氣。

此地儼然成爲了名副其實的聖光之城,大部分居民都皈依了聖光。

“最近一個月來,各地已有十幾次經過確認的龍類目擊。”手捧一卷書冊的克萊門特向洛麗婭報告着:“除了襲擊我們的那種火龍外,目前只發現了體型上差不多、能夠噴出極低溫氣體的冰龍。”

“冰龍?”用手託着下巴的洛麗婭重複着,隨後插嘴道:“聽起來就很弱的樣子。”

“就單體戰鬥力而言,二者相差無幾。”克萊門特回答道:“不過比起火龍來說,它們對人類聚落的破壞力確實大幅降低了。”

如今,血色十字軍已經擁有了各個階層的大批虔誠信徒,情報的收集能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就目前傳回的情報來看,龍對人類的襲擊幾乎集中在了帝國和雪漫伯爵的控制區內;截止目前爲止,尚無任何龍類襲擊叛軍控制區域的消息。”克萊門特放下手中的小冊子,接着說道:“就我看來,實力並未受損的叛軍很有可能會在最近尋找攻擊帝國或雪漫伯爵領的機會。請您考慮是否要撤出這裏。”

“如果雪漫領靠向帝國,那麼實力的天平就再次恢復平衡了。”洛麗婭思考片刻後說道:“但這也有可能將叛軍逼入不得不搶先攻打雪漫的境地……不,他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搶攻雪漫城……一旦有着天際一半以上糧食產量的雪漫伯爵領與帝國結盟,那麼叛軍的失敗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克萊門特點點頭嘆息道:“正如您所說,大小姐。不論叛軍首先攻擊帝國還是雪漫,都會促成二者的結盟,而這反過來又會逼迫叛軍在雪漫城下進行決戰……因爲龍族的突然襲擊,戰爭已經不可避免。”

原本脆弱的平衡就這樣被龍族的突然出現破壞了,洛麗婭甚至覺得它們之所以只攻擊帝國與雪漫領,便是爲了挑起人類間的戰爭。

狡猾又殘暴,一如那隻襲擊雪漫的火龍帶給洛麗婭的印象。

“那些自稱爲風暴斗篷的叛軍絕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一定會在帝國從本土調集援軍之前發起戰爭。和平唯一的希望在於雪漫……現在就讓我們待在這裏靜待伯爵大人的手段吧,看他是否有能力維持住這已經開始崩塌的脆弱平衡。”洛麗婭玩味地說道:“以西結距離這裏不過半天路程,我們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倒不如說,三個勢力亂戰一團、打出狗腦子來才最符合血色十字軍的利益。

“技術、軍事、政治、歷史、文化、社會、甚至包括文學在內,諾德人的一切都已在我們面前展露無遺。”粉毛蘿莉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她拍着桌上一副詳盡的地圖說道:“而巴普洛夫先生直到現在還以爲我們只不過是一羣腦子被燒壞的宗教狂熱者。”

洛麗婭停頓片刻,笑着對克萊門特說出了自己的決定:“我們哪裏都不去,就在這裏靜待帷幕落下。”

克萊門特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在洛麗婭數次證明自己的判斷力後,她和她的手下們已經完全接受了洛麗婭的領導。

看着眼前蘿莉那副稚嫩又柔弱的外表,女騎士在心中感嘆着:僅僅十四歲便行事周密、擁有不錯的戰略眼光,大小姐不愧是老公爵的孫女。

克萊門特心中有了一個想法——或許自己應該支持洛麗婭去繼承血色十字軍的領導權。

當然是因爲大小姐有着不錯的能力,絕對不是因爲她是隻蘿莉才支持她的,克萊門特在心中想到。

絕對不是因爲大小姐是隻蘿莉才支持她的,因爲很重要,所以克萊門特第二次在心中想到。

……

能美今天很開心,洛麗婭第一次給了她零用錢。

扯扯脖子上鬆垮垮的皮革項圈,她在腦海中計劃着今夜的歡樂之旅……首先去街角的皮革店買適合自己尺寸的項圈,然後去夜市品嚐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小吃……

擦擦嘴角不經意間流下的口水,還有着充足預算的她想到了以前總在藥劑店櫥窗中看到的奇怪植物——據說是只生長在荒漠之中,從帝國最遙遠的邊疆運來的名爲仙人掌的超珍稀植物。

回憶起仙人掌那密佈尖刺的表面,能美想象着用手去觸摸它們的感覺時,便難以自制地興奮起來。

一定要買一株仙人掌,她下定了決心。

制定好計劃的能美解下了栓在柱子上的鎖鏈,手捧着一小袋銀幣蹦蹦跳跳地打算離開地下室。

就在她走到向上的入口時,愛麗絲突然從角落走了過來,趁她不注意時一把搶走了她手中的錢袋。

“還給我!”能美對着愛麗絲惱怒地呲呲小虎牙,大聲叫喊道:“笨蛋!還給我!”

“你好像忘記自己在我受傷時做過些什麼了呢。”傷勢已經痊癒的愛麗絲表情陰鬱地說道:“好好償還挑釁我的代價吧。”

愛麗絲的話音剛落,一條觸手便捲住了能美的小腿,將她拽倒在地。

“放開我!笨蛋!”

能美大叫着掙扎起來,卻被觸手越纏越緊,她就這麼被拖進了洛麗婭用來堆放雜物的小黑屋中。

“愚蠢啊,你的名字是能美……”跟隨進去的愛麗絲用抑揚頓挫的聲音說道,隨後便怪笑着緊閉起身後小黑屋的木門。

……

深夜,衣衫凌亂的能美躲在一處燒焦的廢墟中低聲抽泣着,她頸上的項圈以及連接着項圈的鎖鏈都已不見。

嚶嚶嚶……

雙手抱膝的能美緊靠一面被大火燻黑的斷裂牆壁,蜷縮成小小的一團。

一想到不但被愛麗絲搶走了零花錢,還被做了這樣子和那樣子的事,能美便將頭深深埋向膝蓋,肩膀抑制不住地顫抖。

“仙人掌也沒有了……”

能美又小聲地抽泣起來。

最重要的是……能美心想到……作爲被主人深愛着的寵物,她居然被搶走了定情物般的禮物。

她縮縮空無一物的頸部,用力搖晃腦袋也聽不到那熟悉的聲音。

“沒有臉回去了……”

失去了項圈和鎖鏈的能美嚎啕大哭起來。 “我原本都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但沒想到你真的會自己跑出來呢。”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受到驚嚇的能美剛想回頭便被人揪住衣領提了起來,她這纔看清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正越過斷裂的矮牆提着自己。

能美掙扎起來,託愛麗絲的福,她整個人居然從鬆落的外衣裏滑了出來。

只剩一件小背心的能美向前狂奔,沒跑出多遠就突然停了下來。

一個高大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前方不遠處。

“一路上追得我們好辛苦……在把你交給大公之前,該怎麼懲罰你呢?”男人開口說道,說完便嘿嘿怪笑着向能美逼近。

驚慌的能美向後退了幾步,轉身過去卻剛好看見先前抓住自己的女人敏捷地越過矮牆,向自己逼近過來。

她看着女人伸向自己肩膀的那隻遍佈青筋、蒼白乾枯的手,下意識地用雙手護住身體,兩腿卻一發軟坐到了地上。

這便是其中兩個追捕她的吸血鬼,她無力抵抗的人。她以往全靠着出色的潛行能力才勉強逃到雪漫。而在這樣近的距離下,已經逃不掉了。

癱坐在地的能美更加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身體,不同於教堂中的衆人,她能感受到這些人是真的想要傷害她。

“沒有了那些可怕傢伙的保護,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往哪逃。”

女人戲謔地笑着,用力抓向了能美米黃色的長髮。

一陣像是機關裏的彈簧被壓到底的聲音在寂靜的深夜傳來,扯住能美頭髮的女人剛擡起頭向前看去,便緊接着聽到砰的一聲巨響。

幾乎在聽到響聲的同時,她的同伴——身前不遠處的那個高大男人便向着她所在的方向飛撲過來,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兩枚冒着白色煙霧的金屬圓筒掉落在地面又彈開,發出了一串清脆的響聲。

“喂喂,你想對別人家的狗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啊,打你哦魂淡!”一個手上拿着奇怪武器,穿着襯衫、小馬甲和熱褲的女孩兒向着男人倒下的方向說道。

“洛麗婭主人!”能美激動地喊道,她猛地起身,卻因爲頭髮被扯住又坐回了地上。

正用手來回扇着煙霧的洛麗婭看到這一幕,從小挎包裏翻出兩顆半個拳頭大小的子彈,默默地裝填起來。

而那隻女吸血鬼還在震驚着居然有人能悄無聲息地靠近他們而不被察覺,片刻後才憋出一個很沒水準的問題:“你是誰?”

“一個在深夜出來測試新武器並順便找回走失笨狗的普通工程師。”洛麗婭回答道,接着便再次上膛,將槍口對準了女吸血鬼:“聽說除了純種吸血鬼外,吸血鬼的強弱都是基於身爲人類時的身體能力按比例提升的,不知道你身爲人類時的水平會不會稍微高一些呢?”

看着對準自己的兩條漆黑鐵管,女吸血鬼沒有回答,只是提起能美擋在自己身前,並用力瞪着洛麗婭的雙眼。

“別……別開槍。”看着黑洞洞的槍管,見識過洛麗婭手持之物的威力、被當做盾牌的能美嗚咽着說道。

“纔不呢。”洛麗婭回答着能美,眼睛卻和女吸血鬼對視着。

“請至少猶豫一下!”已經止不住眼淚的能美大喊道。

“連一秒鐘都不會猶豫。”洛麗婭回答道。

能美:qaq

“不可能!”女吸血鬼的尖叫打斷了洛麗婭和能美之間的溫馨對話,她大叫道:“爲什麼我的魅惑沒有起作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