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肚子裏面的孩子,是要進食三個,才能徹底長成的,因爲我早產了,那個孩子現在還在保溫箱裏面放着,奄奄一息,雖說還活着,但還是十分的虛弱。

已經生下來了,楚珂就不能從孕婦的身上下手了,只能從剛出生不久的孩子身上下手,這就是我今天爲什麼看到老鬼會想要把那個孩子推下去的原因了。

是楚珂的命令,老鬼將孩子推下去以後,然後帶着孩子的鬼魂回去,餵給我的孩子。

楚研說,今天已經是最後的期限,如果說還找不到嬰孩的鬼魂的話,我的孩子,也會死……

我渾身冷的厲害,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我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痛苦的看着地板,這個時候,我該怎麼做?

眼睜睜的看着那個從我肚子裏面出來的孩子去死?

楚研看到我痛苦的樣子,明顯十分的高興,忍不住挖苦道,“這樣你就承受不了了?冉茴,我真好奇,你到底要怎麼選擇呢?一邊是你兒子的命,而另一邊,則是別人家孩子的命。” 女主人美路子野 說到這裏的時候,楚研突然就冷笑一聲,“收起你虛僞的善良吧,現在是不是開始後悔阻止了老鬼了?” 被秦穆然這樣的鄙視,道將行也是不服了,他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道:「隨你怎麼說,說的就好像你一定能夠進入沖氣境一樣。」

「我一定可以!」秦穆然眼中流露出濃烈的自通道。

練功之人,分為幾種階段,起初為平凡人,即正常的人,其次便是武者,會一點點小功夫的人,有點類似於經常打架的小混混,之後便是高手,高手分為一流高手,二流高手和三流高手,其中一流高手最為厲害,三流高手最次。突破高手階段,便是成為了宗師,能夠成為宗師的人已經是屈指可數了,宗師之後,領悟暗勁,開發丹田,正是進入古武境界,這便是暗勁之境,暗勁之境又分為暗勁初期,暗勁中期和暗勁後期,一個階段便是隔著一重山,實力差距巨大!

暗勁之境突破之後,便是進入到化勁,此時的化勁之境的高手已經能夠將體內的內勁外放,形成場域或者凝聚於周身形成實物,當今化勁的高手更是寥寥無幾,而化勁之後,便是沖氣境,沖氣境哪怕是在古武界都快成為傳說之中的,甚至有傳言,當今世界已經沒有沖氣境的強者,而沖氣境的強者已經可以馮虛御風,就是簡單的飛行,這種人與陸地神仙沒有區別。

不過世人都說沒有沖氣境的強者,但是秦穆然卻是知道一個,那個人便是自己的師傅,整個夏國人稱陸地神仙的老道士,一身修為驚天動地,這也是秦穆然那麼有自信能夠進入沖氣境的主要原因。

「切!牛皮誰不會吹?你說你能就一定能啊!」

顯然,道將行才不會信秦穆然說的話。

「我說可以就一定可以,不說其他的,只要你跟我混,我能夠保證將來你能夠進入沖氣境,而且你的酒,我都包了,你要多少有多少!」

秦穆然看著道將行一再的拒絕自己,那股蠻勁也是上來了,咬了咬牙說道,他還就不信了,不能拿下道將行。

「不要說現在喝的二鍋頭,以及你愛喝的老白乾,就算是好一點的枝江,江小白,哪怕是飛天茅台,你要喝,我也給你!管夠!」

秦穆然狠下心,大放血地說道。

果然,秦穆然話音剛剛落下,只聽得耳邊傳來「咕咚」一聲吞咽口水的聲音,隨後便是看到道將行那兩眼放光地看著秦穆然。

「酒隨便喝,還管夠?連飛天茅台都有?」

道將行難以置信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飛天茅台他長這麼大也就喝過一次,還是從老頭子哪裡偷喝的,據說這可是一等一的好酒,那一次嘗過以後,道將行就一直懷念著那個味道,香醇濃厚,回味悠長,令人難以忘懷啊。

酒管夠,這個誘惑對於嗜酒如命的道將行來說實在是誘惑力太大了,他可以每天不吃飯,但是這個酒卻是不能一天不喝。

其實,他師父給他的錢若是光吃飯的話,其實還是可以的,只不過道將行都換成酒錢了,由此可見他喜好酒的程度有多麼的深。

秦穆然將道將行這個表情盡收眼底,心中大定,他知道,這個條件足夠的誘惑,想要讓道將行跟著自己,這件事算是成了!

或許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跟他說能夠讓他進入沖氣境,不足以打動道將行,但是能夠給道將行提供大量的酒,這個就讓嗜酒如命的道將行難以拒絕了!

「再說了,道友,你現在也沒有什麼工作,跟著我混,有美酒,有吃的,多好!」秦穆然再次誘惑道。

「誰說我找不到工作的,就像你剛才說我的,我可以去當群眾演員。」

道將行不服氣地說道。

「那你怎麼沒有去當的?」

秦穆然反問。

「那個……」

被秦穆然這麼一問,道將行倒是尷尬了起來,少有的,他竟然臉紅了。

「那個什麼?」看到道將行支支吾吾的,秦穆然有趣地問道。

「他們說道爺我的顏值有問題!說我長的丑!尼瑪,道爺我可是道門百年以來最帥的弟子了,他們竟然說我丑,我說不上鏡,不讓我演,你說,這是不是歧視!道爺雖然不說多麼的玉樹臨風,但是怎麼的跟現在的小鮮肉比起來,也算是個相差無幾吧!」

說到這裡,道將行便是越來氣憤。

「噗!」

看到道將行這麼的情緒激動,原諒他很不吼道地笑了出來,一下子便是噴了出來。

「我說的很好笑嗎?道爺我難道不是小鮮肉嗎?你笑是幾個意思!」

道將行看不到秦穆然這個樣子,逼問道。

「沒,就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意外,意外!」

秦穆然擺了擺手,連忙皆是道。

「我說小道,他們不接納是,是他們沒有眼光,像你這麼高顏值的優秀人才,就必須跟著我後面,才能將你的光芒綻放!以後跟我混唄!」

秦穆然見狀,再次說道。

「我不!」

「為什麼?」

「因為我是未來的沖氣境,怎麼能夠做別人的小弟,這要是以後傳出去,堂堂道爺竟然跟在別人的後面做過小弟,那不是要笑掉大牙!不行!」

「這……」

秦穆然聽到道將行的奇葩理由,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是止不住的尷尬,這個傢伙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啊,張口一個要成為沖氣境的男人,閉口一個要成為沖氣境的男人,他這是想要成為沖氣境都想瘋了啊!

難道道門的弟子都是這樣的,從小到大就被洗腦了要成為沖氣境?古武界的宗派們都這麼瘋狂的嗎?

想到這裡,秦穆然不由自主地有些慶幸,幸好自己沒有一開始便是跟著老道士踏入古武界,要不然的話,自己豈不是跟道將行一樣,終身的目標就是踏入沖氣境,這麼美妙的生活,腦子裡都是這個,那該多麼的無聊啊!

看著道將行這樣,秦穆然也是有些無奈了,明明剛才都已經用酒快要忽悠成功了,怎麼臨時這個傢伙又變卦了呢?

這也太不按照套路來了啊,劇本不是這麼演的啊! “你放屁!”我轉過腦袋,用力給了楚研一巴掌,怒吼道。

楚研摸着臉,只是笑,嘲諷的笑,不屑的笑。

“一定會有其他辦法的,一定會有的!”我捂住自己的腦袋,忍不住的喃喃。

楚研恰巧在這個時候開口,“當然有,只不過我哥一直都不想用而已。”

我猛地擡起腦袋,衝過去抓住楚研的衣領,着急的問道,“什麼辦法,告訴我!”

“用你身上的龍鱗,去救他。”楚研不緊不慢的開口。

“楚珂爲什麼不讓我用龍鱗。”很快我就抓到了重點,問楚研。龍鱗不過是我從大日部落裏面帶回來的東西而已,楚珂爲什麼會不同意呢。

“因爲沒了龍鱗,你相當於沒了半條命。”楚研如實道。

我盯着楚研看了好半天,想要看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在說謊,但是此時楚研的臉上並沒有半分的不自然,我用力閉了閉雙眼,可能這就是真的,沒有再比這更合理的解釋了。

“好,我去,今天晚上,你想辦法將楚珂引出去。”我盯着楚研的臉,開口,“幫我,我可以答應你,等我死了以後,我的身體,給你。”

說完這句話,好像用盡我全部的力氣一樣。

楚研的臉色一喜,看着我開口說,“成交。”

我應了一聲,“到時候聯絡你。”然後轉身就走了,聽那天楚研和楚珂的對話,楚研應該是一直都想要得到我的身體,其實這樣也好……就算是我死了以後,楚研也可以代替我一直陪着楚珂。

孩子,楚研用的畢竟是我的身體,血脈相融,楚研應該也會善待的吧。只希望,楚研到時候能夠幫助我,阻止楚珂的妖性繼續惡化下去。

我心裏酸的要死,就算是現在,楚珂都一直在瞞着我!楚珂根本就不是不想見我,而是想瞞着我,他任由我住在凌歡,鄭恆的家裏,只是爲了瞞着我,怕我知道孩子的事情!

我忍不住苦笑一聲,捂住微微泛疼的胸口,我是不是應該欣慰呢,楚珂其實,還是在乎我的呢。

就在這個時候,連染也已經跟了上來,在後面喊我,“冉茴!”我轉過腦袋,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剛剛離開的商場門口。

連染氣勢洶洶的朝着我衝了過來,“你怎麼這麼長時間,讓我等你這麼久,臉大啊你?”連染很不喜歡等人,當然,葉寒除外。

我朝着連染笑了笑,“我拉肚子,時間長了一點。走吧,我們去買。”說着話,我就去拉連染的手腕。

連染連忙跳開一米遠,問我,“你洗手了嗎?”

我搖了搖腦腦袋,連染臉上的神色就更加的嫌惡了。我笑了笑,也沒有理會連染,直接去三星專櫃上挑了個,然後刷卡付了款,就跟連染回了咖啡廳。

路上的時候,我給楚珂發了條短信,“我是冉茴,換號了。”然後就一直緊張的捏着,直到我快到咖啡廳的時候,也沒有動靜。

連染問我,“你一直攥着幹什麼?好像沒見過似的,換了新就興奮成這樣?”

“嗯,是沒見過。”我應了一聲,最後看了一眼,沒有短信,也沒有未接,心頭一縮,索性將扔在了包裏面,眼不見心不煩。

連染被我噎了一句,瞪了我一眼,也沒再說別的。很快,就到了咖啡館門口,我跟着連染下了車,進了屋子。

進去以後,我把新號給了鄭恆,然後就直接上樓了,現在下午三點多,距離晚上,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我甚至沒有出息的想,待會兒會不會看見楚珂呢,如果見到他,我要說什麼?跟他說我現在跟鄭恆住在一起?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笑了笑,想起每次楚珂吃起醋來,都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錢似的。

我就這麼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不停的想着我和楚珂這段時間裏面經歷的事情,看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我突然就覺得心裏很慌,很緊張,待會兒,就要見到孩子了呢。

那是我懷孕七個月,從我肚子裏面生出來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會忍心眼睜睜的看着他去死。

我深呼了一口氣,眼瞅着外面的天色漸漸的=暗了下去,吃過晚飯以後,我只跟連染還有鄭恆說今天有點累,去睡覺了,要是他們兩個知道了我的話,肯定是不同意我過去的。

我住在三樓,小心一點,用繩索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找好了繩索,我就給楚研發了條短信,問她現在怎麼樣了。

楚研只說讓我再等等,楚珂還沒有離開。

我應了一聲,躺在了牀上,然後將門反鎖住,確定鄭恆和連染不會上來了,這才鬆了口氣,然後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去。

咖啡廳離着楚珂住的地方其實並不是很遠,我跑過去的話,有二十多分鐘差不多也就到了,到時候小心一些,應該沒什麼問題,再說楚研巴不得我去死呢,楚珂這邊,她肯定能盯住。

過了沒一會兒,楚研就給我發短信了,告訴我說,楚珂現在已經離開了,讓我儘快過去,速戰速決。

這次我沒給楚研發短信,直接就將調成了靜音,然後扔在了兜裏面,將繩索綁在了窗戶上面,我小心翼翼的爬了下去,然後掏出來匕首,往上一扔,將繩索割斷,我將匕首收了起來,然後把繩索扔在了旁邊的草叢裏面,保險起見,這樣不會被鄭恆他們發現。

做好了以後,我直接就衝着楚珂住的地方狂奔而去,楚研也沒有多說,只說她並沒有跟着楚珂離開,而是等在了別墅裏面,等着接應我。

二十分鐘以後,我喘着氣停在了門口,然後給楚研打了個電話,電話剛一接通,楚研就在那邊問我現在到哪裏了,我跟楚研說我正在門外呢。

沒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楚研探出來一個腦袋,看到我以後,就衝着我噓了一聲,然後帶着我走了進去,我輕手輕腳的跟着楚研進了屋子以後,就盯着楚研的臉問,“孩子在哪裏?”

楚研讓我小聲點,然後指了指樓上告訴我說,孩子現在正在樓上呢,養在保溫箱裏面,正處於昏迷狀態,還告訴我說,要不是他的體內現在有我的力量,還有楚珂的妖力,恐怕早就已經沒命了,還說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剛剛老鬼回來,跟楚珂說附近有孩子跟我兒子差不多大,楚珂這纔出門的。

我臉色一變,楚研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看了我一眼,讓我放心,她說她已經跟老鬼商量好了,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孩子,所以不用擔心。

我冷笑一聲,轉過腦袋看向楚研。楚研也沒瞞着,只說老鬼比她還希望我能死了,老鬼雖說是聽命於楚珂的,但是他也不是傻子,他之前殺了我的父母,他知道楚珂肯定不會保住他,只要我跟老鬼鬧翻了我,死的那個肯定是老鬼。

所以老鬼就想着現在弄死我,他還能安全一些。

我點了點頭,楚研讓我儘快,說楚珂發現上當了以後肯定會很快回來的,要不不想半途而廢的話,就只能抓緊時間,不然楚珂回來以後,我們肯定就做不成了。

我猶豫了片刻,轉過腦袋看向楚研,“當時你們在病房外面的話,我都聽見了。”

楚研一怔,半晌後冷笑出聲,“那個時候,你還有意識?”

我猶豫了一下,鼓足勇氣問道,“沒有,最後還是暈了過去,那個時候。,楚珂選的……到底是保大還是保小?”最後那句,我沒有聽見,心裏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每次想起來這件事兒,心裏面都會錐疼,心裏很矛盾,一方面希望楚珂能留下孩子,但是又不希望楚珂放棄我。

我苦笑一聲,然後就聽見楚研開口道,“要是保小,現在還用這麼費力氣的救他?”楚研說完,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轉身就上了樓梯。

我跟了上去,心裏面豁然開朗,忍不住的想,可能人都是這麼矛盾的吧,就算是我已經決定想要自己的命去換孩子,但是聽到當初楚珂選擇我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開心。

不過是一層樓梯,我卻覺得時間好像過的十分的漫長,我緩緩的往上走着,一想到要見到我的孩子了,心裏面就忍不住的發慌,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楚研聊着。

“你知道楚珂是什麼妖怪的後代嗎?”我看了楚研一眼,問道。

繁華盡頭愛過你 楚研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你瞎說什麼,我哥不是妖怪的後代。”

我嘆了口氣,看看楚研只知道楚珂不是她的親哥,對於楚珂的身世,是一無所知的,或許知道的人,就只有已經死了的陳祥雲了。

後來我又問楚研到底是怎麼知道楚珂不是她親哥的,楚研說,她從小就喜歡楚珂,小時候是依賴,等漸漸長大以後,感情就越來越深,她那個時候其實並不知道她跟楚珂不是親生兄妹,一方面覺得這樣做不對,但是一方面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秦穆然看到要讓道將行跟著自己後面混是那麼的不容易,心中靈機一動,道:「小道,我讓你跟著我後面混,不是你要給我當小弟!」

秦穆然解釋地說道。

「跟你後面混,不就是給你做小弟嗎?你以為道爺我不知道?」道將行不吃秦穆然這一套道。

「誰說的,跟我後面混,可以是兄弟啊!我們可以做朋友!」

秦穆然言語真切地盯著道將行,對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反正說白了,今天他就一個目的,不管怎麼樣,都要讓這個免費送上門來的古武者給收攬了,要知道,整個中海市,秦穆然見到的暗勁之境的,除了上一次偷偷來到夏國的忍者之王吉島福田,就是眼前的道將行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寶,要是牢牢抓抓在手裡,那可就真的是賺大發了。

「切!那不照樣還是要跟著你後面混,說吧,跟你混要做些什麼,看看道爺我有沒有興趣!」

道將行哪裡會被秦穆然這般地忽悠,當即便是戳穿地說道。

「額……」秦穆然也是被道將行的直白給雷到了,這傢伙,難道他師父就沒教過他說話含蓄一點嗎?這麼直白,真的很容易得罪人的!

「其實也沒有多大的事情,很輕鬆,就是待在酒吧里喝喝酒,看看妹子,要是有人來鬧事,你就將人弄出去就行!」

秦穆然說的很是含蓄,但是真實的情況肯定不會是這樣的,開什麼玩笑,讓一個暗勁初期的古武高手去看場子,那根拿金子去當做銅賣有什麼區別。

在秦穆然的心裡,他是想要將道將行放在龍鱗里的,如今的龍鱗,能夠拿的出手的高手真的不多,狐狸,白羽算是拔尖的了,舒浩和佘雨澤也是不錯,可是真的若是遇到了想儲柯林那種高手,這些就變得有些雞肋,所以現在龍鱗欠缺的就是像道將行這樣的定海神針,一人便是能夠對抗一個幫派的存在!

「就這麼簡單?那麼要我殺人嗎?」道將行將信將疑地看著秦穆然,他可不覺得天上會掉下這麼免費的午餐給他,否則的話,他也不會在中海過的這麼艱辛了。

「那個,有的時候可能要有吧!」

秦穆然尷尬地說道。

「什麼?」

道將行瞪大了眼睛看著秦穆然,看起來很是詫異。

「呵呵,逗你玩呢,你要是不願意,可以算了!」

秦穆然看到道將行這個神情,以為他礙於古武界的規矩,有些為難,便是不想為難他道。

「別啊!我跟你說,你說的可是真的?我當真了!不準耍賴!」

出乎秦穆然的意料,道將行竟然是這般地回道。

萌寶一加一:爸比,請跪好 「額……」

突如其來的變臉,讓秦穆然有些猝不及防,這個傢伙,還真的不是一般的不按照套路來啊。

「想要我跟你混,可以,不過嘛,你得答應我個條件。」

道將行盯著秦穆然,剛剛在跟秦穆然聊天的時候,他已經利用道門的秘術,紫薇堪輿看了下秦穆然的面相,發現秦穆然的未來一片空白,而他的命格,竟然是破軍命格,「破軍星」古書稱之為「耗星」。這個「耗」,代表破壞力、消耗力。在十四顆主星之中,個性最衝動,變化性最強。

破軍由於具備巨大的破壞力,所以是當前鋒的好人才。所謂前鋒,在戰場上是勇往直前,主殺戮。

而最出名的具有破軍命脈的人,則是袁崇煥,明朝時候的大將!

秦穆然身具破軍命格,定然一生勇往直前,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未來也不可能推算不到。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雖然道將行的算命水平不咋地,但是紫薇堪輿之術也是能夠拿的出手的,他看不到,一般的人自然也是看不到,而且從秦穆然的眉宇之間,他竟然還有著帝王紫薇之氣,這種命數善於恩威並濟,是天生的帝王之相!

奇怪,很是奇怪!

「什麼條件?」

槓上澀總裁 秦穆然有些好奇地看著道將行問道。

「第一個,我們兩個打一場,作為我的老大,實力必須要比我厲害,要不然,跟著一個實力不如我的混,那傳出去,道爺的名聲算是徹底丟人丟大了!」

道將行看著秦穆然,臉上露出了奸詐的笑容說道。

「打一場沒問題,對付你應該沒什麼難度!」秦穆然看了下,淡淡地說道。

「少說大話,你打贏了我,我跟你後面混,你要是打不贏我,以後道爺的酒你都包了!」

「沒問題!」

秦穆然坦然答應。

「當然了,若是道爺我打贏你了,也不欺負你,給你第二個方法,你可以跟道爺我比拼喝酒,你要是能夠喝贏了道爺,也算是厲害,道爺跟著你混,也心甘情願!」

道將行意氣奮發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打我不怕,喝酒我更不怕,從我來夏國,還沒遇到過能夠把我喝趴的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