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懶洋洋地跟她打招呼,像往常一樣,側身去旁邊的洗手間刷牙洗臉,整個人跟沒事人似的。

昨天晚上發生的種種,那些情緒、那些記憶,又全部被他藏起來了。

蘇婭看着他的背影:“你沒睡覺。”

“我睡了,就是睡的時間少了點。哎呀,蘇婭,看在我昨天晚上得到了一些情感衝擊和挫折的份上,睜隻眼閉隻眼吧。別那麼嚴肅。年輕人嘛,誰還不熬個夜什麼的呀。這纔是青春。”

蘇婭對他這套歪理完全無動於衷。

沙發上的高子騫也醒來了。他也沒怎麼睡,眉頭緊皺,一言不發地起來,收拾了下薄毯,默默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品去洗漱。

秦陽一邊刷着牙,一邊扭頭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應。

只是隱約能感覺,他似乎有些低氣壓。

秦陽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三個大字——起牀氣。

他沒什麼起牀氣,但以前認識過一些起牀氣比較大的人。早上沒能自然醒狀態醒來,最好不要跟他們多交流,甚至別跟他們有接觸。等到他們從低氣壓中恢復過來了,平時還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據說有些起牀氣特別嚴重的人,在低氣壓階段要是被人不停地打擾,比如在他們身邊大吵大鬧,或者特別糾纏、喋喋不休,他們真的會暴起發飆,把人往死裏揍的都有,根本不分對象平時相處如何,誰惹他們誰倒黴。

悄咪咪地觀察了一下。嗯,高子騫應該沒到嚴重的程度。

“我們去晨練,你要一起麼?”洗完臉,他順勢問了一句。

高子騫看上去已經從起牀氣中恢復過來了,臉色微微放鬆了一些。

“好。”

秦陽微笑起來。嘴角上揚的弧度十分微妙。

能有人陪他一起接受蘇婭的魔鬼訓練,那可真是太美妙了。

嗯……他還要刺激一下高子騫,不能讓他半途而廢了。

“小時候每天都鍛鍊,現在鬆懈下來了,就容易出各種意外。小高啊,你如果想爲除魔衛道出一份力呢,首先就要強身健體,以後都跟我們一起吧,彼此監督,互相鼓勵。”

高子騫點了點頭,默默不說話。

yes!他點頭了。

秦陽老得意地給蘇婭使了個眼神。蘇婭回以“無語”、“不想跟你這種幼稚鬼說話”的眼神。

他纔不管,自顧自開心。

要死一起死,這也是他做人的標準。 作爲新世紀好青年,a市名校學霸中的一員,秦陽必定是要天天向上的。特別是這種不接單,徹底放假的日子,天天葛優癱着也不算個事。

於是,這一天,他們來到了離家不遠的沉迷書店。

好吧,真實的情況是這樣的——

成功地把高子騫拉上賊船之後,兩個大老爺兒們毫無例外地成了被吊打的對象。更讓人無奈的是,雖然蘇婭沒什麼生活技能,可專業能力強啊,從她嘴裏說出來的人體結構那都是專業學術名。

秦陽和高子騫都不是醫學專業的,除了最基本的肱二頭肌、涌泉穴等還知道是在哪裏,別的說出一個東西,他們第一反應就是傻眼。

這種別人說什麼自己都一臉懵逼的感覺實在是太不爽了,於是吃完早飯之後,秦陽果斷轉向附近找書店,準備買一個人體結構圖或者相關的書出來。

全部記熟了以後也好像蘇婭那樣,張口說出來,給人一種逼格無限高的感覺。

秦陽平時對圖書館、書店一點興趣都沒有,學校裏也從不去圖書館,還真沒對周圍的書店在意過。往回走的路上,他們就看到了一家比較有意思的書店。

名字就叫做“沉迷書店”,寓意是沉迷書店,無法自拔麼。

有點意思。

看這裝潢也挺有書香氣的,綠色藤蔓裝飾,在這樣一個高樓大廈拔地而起的城市中,能有這樣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書店,確實非常吸睛。

店面不算大,不過裏面三三兩兩似乎有不少人的樣子,三人就走了進去。

不太清楚別的書店是怎麼樣的,這家書店有點意思。每個書架上都有一本書是拆封的,顧客可以自行翻閱,覺得內容、質量可以,再決定是否購買。對於有些人把這裏當成圖書館,也沒有人說。

這裏幾乎沒有店員,店主好像特別放心進來的顧客,相信他們不會破壞書。

裏面對於各種書類都有分區,書架都有標號,上面還有這個書架上是什麼書的提示。

最門口放的自然是最近熱銷的書類展示,而後便是一些比較熱銷的小說、名著、中小學生練習題、輔助書。一些專業性強些的書都需要走到最裏面去找。

越是走到裏面,人越少。愈發顯得安靜。

沒人說話,也就沒人會主動開口,打破這份平靜了。

秦陽他們來到醫學範疇的區域的時候,周圍幾乎沒有一個人。

就在秦陽繞過一個書架的時候,餘光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低頭,什麼都沒有。

皺眉。

他剛纔好像是看到有一張紙掉下來了,是錯覺麼?

隨意瞥了一眼書架上的書籍分類:地理。

應該是錯覺了。

轉身到了醫學類的書區,找到了想要找的書,隨手翻了翻,一張紙片從書中飄了下來。

“嗯?”

他低聲發出了點動靜,吸引了旁邊兩人看過來。

蹲下來撿起那張便籤紙,反過來,入目竟然寫着d-027。

“這是什麼?”蘇婭看了看,朝着周圍看了看,“書架編號麼?”

秦陽看去,果然是,每個書架的編號確實是按照“字母-三位數數字”的格式來的。他們面前的這個書架是r-007。

反正也沒什麼事,他拿了一本要買的書之後,拿着那張便籤紙往外走了兩步。

“這裏是d。”他擡頭,只見這裏是“地理”區。

看了看書架,很快就找到了“d-027”的書架所在。

說來也巧,正是他剛纔感覺有什麼東西掉下來的那個書架。

d-027書架上擺着的書非常少,才稀稀落落兩列,還是沒填滿的那種。

這裏放着的都是地圖、圖冊之類的書籍。

可是,這有什麼暗示麼?地圖上有什麼東西麼?

他隨手拿起一本已經拆開的世界地圖圖冊,拿起的瞬間就被另一張一模一樣的便籤紙吸引了目光。

貼在這個世界地圖圖冊上的,又是一張便籤紙。

這次,上面什麼字都沒寫,只是寫了一串古怪的點與橫線。

這是……摩斯密碼?

。。空。。。空—。。。空—。

“i、s、b、n。”

旁邊的蘇婭已經翻譯出來了。

高子騫皺眉:“什麼意思?”

“沒意會錯的話,這應該是internationalstandardbooknumber的縮寫。”秦陽摸了摸下巴,擡頭看向書架。

高子騫:“……說人話。”

“國際標準書號。就是每本書右下角的這個條紋碼上那串數字。小高你不行啊,這可是常識。”

高子騫默默不說話。

“這書號有什麼奇怪的?”他把手頭的圖冊翻過來。

978-7-851216-13-5

這有什麼問題?

他特地拿出了手機,百度了一下國際標準書號。格式沒錯,13位數字,四個連接號連接。

“不對。”旁邊的蘇婭說道,“這書號有問題。”

“你怎麼知道?”

蘇婭把手機屏幕翻過來給他看。

“我掃了一下這個條碼,掃不出來。”

秦陽皺眉,再次查看,有了新發現。

這張書號是後來貼上去的。

他正想試着把它撕下來,手指剛碰到,那張印刷着書號條碼的貼紙竟然自行脫落,掉了下去。

那種感覺,跟他剛纔的錯覺一模一樣!

秦陽低頭去撿,低頭時候卻發現——那張紙不見了。

再次看像手中的圖冊,發現那張紙再一次出現在了上面,牢牢貼着。

這算什麼?!

秦陽擡頭看向旁邊兩位。

“你們剛纔……看到這張紙掉下去了嗎?”

蘇婭點頭。

這不可能是一次集體幻覺。

秦陽再次看手機中對國際標準書號的解釋。前面的978-7是國家代碼,後面應該是出版社的代碼號,可是他搜了一遍,國內根本沒有對應的出版社。

“也就是說,851216135並不是書號,更像是密碼。”

秦陽下意識把數字跟字母對應過來,heabaface。

“什麼face?”秦陽更加沒頭緒了,“前面那個根本不是單詞。”

這個時候,高子騫低聲開口:“應該是help,me。”

秦陽反應過來。12、16、13對應的正是l、p、m。

三人交換眼神。

有人曾經在這裏發出求救。

可是,這麼大費周章只爲了傳達一句救命,至於麼? 線索到這裏就斷了。除了一句“幫我”之外,沒有更多的信息能夠捕捉到。

秦陽有點不死心,再次翻開手中那本地圖圖冊。

“秦陽。”

蘇婭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秦陽知道她這是在提醒自己。明明答應了她好好休息的。

“我只是把這個當益智遊戲,沒想插手。”

看向蘇婭,她還是有些不滿。

“好吧好吧。”秦陽合上了圖冊,把書放了回去。

秦陽拿着要買的書,回到書店前面的收銀臺,準備付錢。

收銀臺後的店員麻利地掃碼,秦陽也掏出了錢包,拿出錢來。

“嗯?”

擡頭,店員皺眉,低頭看向他們買的那本書。

“不好意思,這本書好像被人惡作劇貼了假的條碼,我幫你們去換一本吧。”

秦陽詫異地去看手中那本人體結構書,卻發現那本書的書號也是978-7-851216-13-5。

這……

他無奈地看向旁邊已經黑了臉的蘇婭:“這真的不能怪我……”

見勢不妙,他忙看指向高子騫:“要是有什麼麻煩,他去解決。”

旁邊的高子騫看着他:“可是那個東西纏上的是你。”

秦陽嘆息再嘆息。

這又不是他自己招惹的,媳婦兒卻怪他。

“要不我不買了,我們走吧。”

他忙推着蘇婭的肩要走,卻被店員叫住了。

“不好意思,雖然冒昧,但還是想問一下,這個貼紙是你們貼上去的麼?如果隨意破壞店裏的書可是要十倍賠償的哦。”

秦陽停住腳,轉身擡頭看了看天花板:“這裏有監控吧?不如你們檢查一下就知道了。”

“不用了。”

一個聲音突然從收銀臺旁邊的樓梯口上響起。

秦陽等人齊齊朝着聲源處看去。

只見一個穿着波西米亞長裙的年輕女子緩緩走了下來,看了一眼秦陽三人,而後看向收銀員:“不是他們的問題,放他們走吧。”

收銀員看向女子,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你們可以走了。”

秦陽朝着那個陌生的女人看了看,微微頷首示意,而後離開。

周圍有幾個學生在竊竊私語。

“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店主從來不下來的……”

“發生了什麼?”

“好像是什麼惡作劇,我也沒聽清。”

……

秦陽乖巧地離開了書店,攤開雙手:“這樣總行了吧。”

可是,入目卻是蘇婭更加嚴肅的臉。

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身上,秦陽低頭,只見那張陰魂不散的書號貼紙緊緊貼在了他的衣服上。

書店門口,秦陽三人相顧兩無言。

他捏住那張貼紙,矇頭往回衝進了書店。

還能從下面看到波西米亞長裙的裙襬。

“請等一下!”他提高了點聲音,成功吸引了書店裏所有人的注意。

樓梯上那個裙襬也停住了。

“還有什麼事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