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皇爺爺,既然各位質疑齊兒的能力,那再換一鼎丹爐煉製丹藥即可!”

蘇齊自信滿滿的說道,眼眸一一瞟過那羣反對自己的老頭,你們給小爺等着,小爺會一一回報你們的。

看着蘇齊的眼眸,從姬耀天開始,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那輕飄飄的一眼,能讓人全身如毒藥噬身一樣的難受。

wωw¸ тт κan¸ ¢Ο

“對了,齊兒,你的丹爐爲何那麼小,卻能把你的所有的藥材裝進去,皇爺爺也見過不少的寶貝,卻很少見過像你手中的丹爐?”

皓月皇問出了大家心裏的疑問。

特別是姬煜,他也是懷疑蘇齊能煉製出來神級三品丹藥和那丹爐有關係。

“皇爺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齊兒的丹爐雖小,一樣可以煉製出和別人一樣數量的丹藥來,齊兒手中的丹爐是虛鼎丹爐。”

“虛鼎丹爐……?”姬煜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虛鼎丹爐消失幾十年了,怎麼可能會在蘇齊的手中?虛鼎丹爐可是煉丹師的至寶,既然虛鼎丹爐在蘇齊的手中,那八大玄器一定有在蘇紫陌的手中的。

“虛鼎丹爐……?”

劉長老目定口呆的看着蘇齊,難以置信的大呼!

在場的人熟知虛鼎丹爐的人也個個目定口呆。

那虛鼎丹爐可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

“吾皇,虛鼎丹爐可是煉丹界的至寶,可以隨着人的意念而改變丹爐裏的格局,所煉製出來的丹藥雖然要比普通的丹藥純上好幾倍,但是煉丹師也必須有淵源不斷的玄氣輸入才行,跟晉升丹級沒有任何的關係,除非丹爐主人力所能及,要不然,反而會被虛鼎丹爐裏的力量反噬。”劉長老的話爲蘇齊澄清了事實。

蘇齊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這個老爺爺貌似還不錯。

“嗯!”皓月皇點了點頭。

衆人看着皓月皇點了點頭,在加上劉長老的解說,也在半信半疑之中,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還不足以服衆。

劉長老也知道這一點。

“吾皇,不如這樣,爲了證明蘇齊的實力,也能讓大家心服口服,煉丹大賽的比試原本分爲三場,還有兩場,既然大家都不服蘇齊,那就由老夫做主,煉丹師最大重要的就是識別靈草和藥材,丹閣的後山裏,有很多的野生靈草和藥材,本來第二場比賽的丹藥是天魂壽丹,如果能煉製出神級三品的天魂壽丹,每服用一顆,便能增加十年的壽命,不如讓諸位煉丹師上山去尋找煉製天魂壽丹的靈草和藥材,時間是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以後找回靈草煉製出丹藥來的,便可以留在丹閣繼續修煉,當然第一名仍然可以留下做鑑定師,吾皇覺得呢?”

劉長老說完,全場安靜得安靜得詭異。

“就按長老說的做。”皓月皇點了點頭,他也想剛剛,蘇齊不用虛鼎丹爐,是不是也能煉製出來神級三品丹藥來。

“吾皇,姬煜也同意。”姬煜快速的點了點頭。

犀利陰沉的目光看着蘇齊,去到了後山,意外死亡可是不用負責任的。

蘇齊黝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冷冷的回了姬煜一個無懼的眼眸,粉雕玉琢的小臉對着姬煜做了一個鬼臉,模樣滑稽萌人。

好似又想到了什麼?蘇齊靈動的大眼睛笑得賊兮兮的。

“娘子,齊兒笑什麼?賊兮兮的?”沐雲軒與蘇紫陌不約而同看向蘇齊,沐雲軒蹙眉問道。

母子連心,蘇紫陌一看他的小模樣便猜到他此時腦瓜子又在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只不過具體是什麼,她不知道也懶的猜。

“在想着怎麼整得罪他的人。”回答完以後,蘇紫陌愣了愣,她已經會不由自主的回答他的話了嗎?

沐雲軒一聽,脣角抽了抽,想到齊兒和他說的話,在看看姬煜兄妹兩人,得罪齊兒的後果可想而知。

“那大家就出發吧!一個時辰的裏,你們必須帶着天魂壽丹的靈草和藥材回來?”

“好!”

“好!”剩餘一百五十個左右的煉丹師,都點頭答應。

蘇齊也跟着點了點頭,挑釁的看了一眼姬煜,給了蘇紫陌一個放心的眼神,轉身往後山走去。

“大哥,讓齊兒一個人去會不會太危險了,看姬煜的目光,恐怕會對齊兒不利。”沐雲寒有些不放心。

“放心,齊兒不會有事?”沐雲軒相信自己的兒子。

接下來,比賽的煉丹師都去了後山,他們也可以趁機去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在回來繼續看比賽。

三王府中,齊磊潛進書房。

君臨天慵懶的躺在軟榻上,輕輕磕上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

齊磊看了一眼君臨天,知道他並沒有睡着,便輕聲稟報。

“王爺,情況有變,蘇紫陌的身份暴怒,而且三個孩子是雲城聖主的,現在大街上和賽場上都傳的沸沸揚揚的,而且蘇齊在煉丹大賽上奪得了第一,被吾皇親自邀請做爲丹閣鑑定師,但是衆人不服,現在又開始了第二輪比賽,比賽的題目是去丹閣的後山尋找天魂壽丹的藥材。”

君臨天一聽,狹長的黑眸猛的睜開,坐直了身子。

“真的是沐雲軒的孩子,在那麼短的時間裏怎麼可能……?”

後邊的話君臨天沒有說出來,難道是沐雲軒向天下人隱瞞了什麼嗎?

好你個蘇紫陌,既然隱藏得那麼深,你要是一開始就把自己睿智的一面表現出來,本王又怎麼會當街退婚,還是你和沐雲軒之前就有了情愫呢?

君臨天眯着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恨意,在想想自己如今的處境,都是敗蘇紫陌所賜。

“齊磊,繼續去打探消息,比賽沒有結束,本王絕對不能路面,比賽一結束,不管有多往,立刻行動。”

“是,王爺,屬下這就去。”

齊磊說完,快速的轉身出去。

君臨天又躺回了軟榻上,現在去只會讓皇后奚落他,讓父皇討厭他,如今母妃被打進了冷宮,沒有人在父皇身邊給他調停,他只能靠自己了。

蘇紫陌,既然你不能爲本王所用,那本王只能對不起你了。

丹閣的後山,奇山凸立,遠遠的望去,峯上雲霧繚繞。

因爲是春天,走進山林,到處鬱鬱蔥蔥,鳥語花香。

不遠處成羣的知了的叫聲很惱人意。

蘇齊斜揹着一個小布包,一邊欣賞風景,一邊悠閒自在的尋找着自己需要的靈草。

頭上插着一朵紫荊花,嘴中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天魂壽丹,皇帝有錢難買萬萬歲,一個天魂壽丹卻能讓人多活十年,可是這要煉製出這天魂壽丹需要三十六種靈草,二十六味珍貴的藥材,而且搭配比例要非常的精準才能煉製出天魂壽丹的,這劉長老最終還是耍了小充滿,要是能煉製出來神級三品的天魂壽丹,那皇帝一定不會錯過的……。”

蘇齊邊走,小嘴裏因爲叼着狗尾巴草而自言自語得有些模糊不清。

“咦!運氣真好,白露草,星靈草,洗骨草,不愧是人傑地靈的丹閣後山,果然是靈草滿地都是。”

蘇齊用玄氣,小心的把三顆靈草拔了出來,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臉的得意,他蘇齊不管去哪裏?都是出了名的運氣好啊!

“姬公子,那蘇齊已經找到了三種靈草了,我們怎麼辦?”

不遠處,姬煜和賀蘭敏看着蘇齊,兩雙眼眸裏就像淬了毒一樣的陰毒。

-本章完結- “跟着他,但是一定要找出三十六種靈草和二十六味藥材出來,否則回去我們什麼都沒有。”

姬煜狠狠的盯着蘇齊小小的身影,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和一個五歲的孩子較真。

“姬公子,要找出這三十六種靈草還有二十六味藥材,我還真不行,我並不熟悉天魂壽丹的丹藥配方。”

賀蘭敏俏麗的容顏上一臉的爲難,她看是看過一次,就是沒有記住藥材的名字,她的父親和姬煜的父親關係非常的好,而她也知道姬煜一定會幫助她,她纔會和姬煜一起上山的。

姬煜蹙眉看了一眼賀蘭敏。

淡淡的說道:“你膽子還真大,煉丹師不熟悉丹藥配方,你可知道後果的什麼?”

“當然知道,但是錯了一兩爲藥材是吃不死人的。”

賀蘭敏理直氣壯的反駁,根本就不覺得煉丹師記不住丹藥配方有多丟人。

“快走,那蘇齊不見了。”

賀蘭敏白希的額頭微微一蹙,出現很多細小的額頭紋,讓她的年紀瞬間提高了好幾歲。

“跟上去,這丹閣之所以會選擇在這裏,就是因爲這後山玄氣充盈,很適合靈草和藥材的生長,在一個時辰裏找到這些藥材不成問題,而且對面的翠華山纔是靈草和藥材做多的地方,蘇齊應該是往那邊去了。”

“那快走,別讓那蘇齊活着回去,只要那蘇齊不回去,姬公子你是第一,我是第二,沒人在能超過我們的。”

賀蘭敏臉上憧憬着每好的未來,小跑着跟在姬煜的身後。

等他們走後,蘇齊才從一顆大樹後邊走了出來。

笑米米的對着姬煜和荷蘭敏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

“醜八怪,惡毒的女人,想要小爺的命,你還沒有那個本事,等會讓你們哭着回去。”

蘇齊自言自語的,一雙嘿呦的大眼眸裏狡猾的笑了笑,剛剛轉身,就有兩把刀架到他細小的脖子上。

蘇齊歪着小嘴,左右看了看,才擡眸看着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兩人。

看到兩名笑米米看着他的男子,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陣糾結,這不是和他一起參加比賽的煉丹師嗎?這是要打劫他還是……?

“兩位大哥,劫財還是劫色?”

再世傲魂 蘇齊一臉諾諾的問道。

“劫……劫財……劫色!”

墨梧和墨桐快速的相視了一眼,同時嘴角抽了抽,他們再不濟也至於對一個小孩子劫財劫色吧?

“蘇齊,我們不劫財也不劫色,只想讓你帶我們哥倆找到天魂壽丹的靈草和藥材而已。”

墨梧一聲白衣,皮膚有些黝黑,但是也算得上是玉樹臨風。

墨桐身材矮小,長得卻秀氣的緊。

蘇齊眨了眨大眼眸,早就知道他們打的這個主意,真是丟人,無恥,煉丹師來丹藥配方都無法記住,根本就不陪當一名煉丹師。

“你剛剛已經找到了好幾種靈草,快點交出來。”

墨梧手中的劍又逼近了幾分,蘇齊瞬間感覺到脖子上傳來微微的刺痛感,淡淡的血腥味傳入鼻中。

一世護紅裝 微斂着的眼眸快速的陰沉了下來。

袖子下的噬魂鈴輕輕的搖動着。

“靈草給你們,回去告訴場上的全部人,你們是怎麼從我手中搶走靈草的。”

“是。”

“是。”墨梧和墨桐拿開架在蘇齊脖子上的劍,慢慢的轉身,往丹閣的方向走去。

蘇齊冷冷一笑,“沒有人傷了我蘇齊還能全身而退的。”

說完,也不顧流着血的脖子,往翠華山的方向飛去。

暗處,一名墨綠色衣服的男子把這一切看在眼裏,但是眼眸裏是掩飾不住的驚訝!

蘇齊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讓那兄妹兩人瞬間失去了心智的……?

隱婚驕妻太難馴 遂看着蘇齊的方向,也快速的跟上去。

“怎麼樣?有蘇齊的蹤跡嗎?”賀蘭敏一邊震驚的看着姬煜尋找靈草的速度,一邊尋找着蘇齊的蹤影,“我們這一路走來,都沒有見到他的蹤影,他是不是和我們走反了。”賀蘭敏在姬煜的耳邊嘮嘮叨叨的,其他的事情一樣都幫不上忙。

姬煜沒有擡眸,用心的用玄氣把靈草小心的拔出。

冷冷地道:“你不是一直在找他嗎?在別人沒有來這裏之前,先把靈草和藥材找齊了,有的是時間,我們等一下慢慢的收拾蘇齊。”

“都不知道那個臭小子在什麼地方,還怎麼收拾他……?”

賀蘭敏雙手提着裙襬,走到姬煜的面前,撅嘴看着他。

“你懂什麼?”姬煜十分不屑,胳膊擰不過大腿,一個蘇齊,在着奇行蜿蜒的大山裏,比任何人都好對付。

不過姬煜沒打算現在就下手,他必須先把藥材找齊了纔會有心絲去做其他的事情,多年來,他一直被沐雲寒壓着出不了頭,這一次他一定不能在錯過。

賀蘭敏觸及到姬煜那冷冷的目光,囂張的氣焰認慫了。

“那個,姬公子,你能答應幫蘭敏找藥材,真是太感謝姬公子了”賀蘭敏換了一個話題,小心翼翼的跟在姬煜的身後。心裏很是欣慰,不過這樣一來,姬煜更讓她喜歡了。

姬煜繼續往前走,悠悠地道:“賀蘭敏,煉丹師最忌諱的就是分心,你要想好好的修煉,那每一顆靈草都必須自己親手去找,這樣你才能成爲一個真正的煉丹師,每一樣一般人都要窮盡一生,更何況你是煉丹師和玄氣師,付出的努力必然也是別人的三倍不止,這你可想好了?”

“姬公子,蘭敏每天都是以修煉爲主啊!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做啊!”

賀蘭敏心裏一陣狂喜,姬公子這是在擔心她?

姬煜不以爲然的搖頭,依然淡淡的道:“如果你真的以修煉爲主,那麼令世間追捧的天魂壽丹的丹藥配方你早就熟記了,作爲煉丹師必然是最好的,然而修煉卻比修煉玄氣更需要花時間精力,且不說煉大丹師,若不能堅持,最終會成爲拖累煉丹和修煉玄氣,那蘇齊同時修煉玄氣和煉丹,五歲就有了那樣造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姬煜心裏既嫉妒又羨慕,就算一心三用,煉藥需要藥材,修煉玄氣需要時間,而玄氣修爲更加需要磨礪,一個那麼小的人,他忙的過來嗎?

蘇齊躲在暗處聽着他們的話,心裏得意得緊,天才的資質註定讓人眼紅,然而沒有資源,那當然是不行的,他蘇齊可是由師傅親自提供資源,但是凡事都需要自己親自去做,日夜交替修煉,小爺我纔有了這般修爲。

這時,陸陸續續有煉丹師來到了翠華山裏尋找靈草,蘇齊縮回大樹邊,這翠華山的靈草果然比其他地方的要多要好,這麼一會,他就已經尋到了十二種靈草,其中最難找的一種靈草是地炎火蓮和藥材融魂參,有了這種靈草和藥材,才能真正的煉製出天魂壽丹來。

“姬公子,那只有五歲的蘇齊如果都練的話,就是他的年紀也不能讓他修煉的如此神速,蘭敏猜想,那蘇齊兄弟兩人身上,一定有什麼寶貝。”

一提及蘇齊的修爲,賀蘭敏就嫉妒,心裏瘋狂的嫉妒着。爹爹最看中了她是煉丹師和玄氣修煉,纔會源源不斷的給她帶來的龐大藥材資源培養她,對於爹爹的做法,她心底自然有數,所以不能有人能阻擋她前進的步伐,此時若不除去蘇齊,那她最多隻是第三名,如果蘇齊死了,她也只是在姬公子的後面。

“寶貝!”一想起寶貝,姬煜瞬間眯起了眼眸,那蘇齊身上也會有玄氣嗎?

“走,我們現在去翠玉山,哪裏有我們需要的最後兩種靈草和藥材,其他的邊走邊找。”

姬煜快速的起身,拍了拍華袍上的泥土,不過他一身白色的華袍還是被荊刺劃髒了不少地方。

“翠玉山在什麼地方?”

賀蘭敏心裏鬱悶,親自出來找靈草,既然要翻山越嶺那麼多山脈。

“去了你就知道了。”姬煜回頭,對着賀蘭敏邪魅一笑,希望等一下這位嬌滴滴的大小姐不要被嚇到纔是?

姬煜這一笑,並非沒有理由,因爲翠玉山裏有殺傷力極強的地獸期魔獸和聖獸期魔獸,劉長老會出這麼一道題,雖然不是誠心爲難,但是有很多人會在這場比賽中淘汰。

翠玉山?蘇齊狡猾的大眼上下轉了轉,小嘴笑得合不攏嘴,這姬煜對這裏的山脈挺熟悉的,不行,他要比他們先到那邊才行,小小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姬煜看着蘇齊消失的方向得意的笑了笑。

“姬公子,你笑什麼?”

賀蘭敏看着那好看的笑容,臉上泛起了紅暈,這姬煜雖然不及沐雲軒和沐雲寒那樣的好看,但在她賀蘭敏看來也是人中之龍,心裏不知不覺的起了漣漪。

“蘇齊剛剛就在那顆大樹後面。”

姬煜說的極其陰沉,臉色也瞬間變得陰毒無比。

“啊!”賀蘭敏驚呼出聲!

“姬公子,那他不是偷聽到我們說的話了嗎?靈草和藥材會不會被他捷足先登?”

“哼!他想要拿到地炎火蓮和融魂參也要又那個本事才行!我們慢慢過去,走。”

雖然有一百多人進山,但是進山分散之後,在偌大的樹林裏也是顯得無人氣。

翠玉山鳥語花香,可是沒有來過的人都不知道,這裏面暗藏殺機。

蘇齊纔剛剛進入翠玉山,突然地動山搖,一隻聖獸期的鎳豬長耳朵魔獸迎面迎面而來。

“哦……哦,哦……!”蘇齊飛身後退,“嚇死小爺你可賠不起。”

蘇齊急急後退,落在一顆大樹上,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指着鎳豬長耳朵魔獸大吼!

“你們這些該死的魔獸,快給本神下來受死。”

鎳豬長耳朵魔獸拍打着巨大的耳朵,它兩邊的樹木被拍飛了不少。

符武通靈 “受死,你口氣不小啊!想吃小爺,你想多了吧!你!”

蘇齊乾脆翹着二郎腿坐在樹杈上,得意的看着焦躁不安的鎳豬大耳朵魔獸。

這可是他第二次次面魔獸了,蘇齊笑米米的笑着,想着上次殺魔獸後的暢快淋漓,他內心就一陣激動。

“該死的人類,你們天生就該死,我們魔獸被你們殺死太多了,你們都該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