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長長的指甲那般嚇人,作爲一個母親,我本能的保護住我的肚子,不讓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媽媽,我怕……”肚子裏面的小鬼再次出聲,他的聲音有着些許的顫抖,其實他不說我也可以感受到他心裏的懼意來。

“不要害怕,媽媽不會讓她傷害你的。”其實,我已經打定了注意,就算自己拼盡了自己的全部力氣,也絕對不會讓她的陰謀得逞。就算我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我絕對不會是那個女魅妖的對手……

“熙久,我也會保護你的,不要再哭了。爹爹不是說過嗎,男孩子是不能輕易流眼淚的!”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原來花芽這小鬼也被喚醒了。她還竟然十分懂事的安慰着熙久,我從內心感受到了一種欣慰。

我連聲稱讚了花芽,而又撫摸了一下我身上帶着的玩偶娃娃。內心已經做出了決定:我現在身上還有兩道符咒,或許拼一拼的話可以和那魅妖爭鬥一段時間。趁着這個時間,我要讓紅綾快點跑出去,然後去通知顧之寒……或許,這一切還來得及吧。

“楚離,你怎麼還不來幫我?”女魅妖看着那個男人,眉宇之間露出了一絲的震怒來。

我知道這個叫做楚離的妖物是那女魅妖的弟弟,而且我還知道了那個女魅妖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楚韻。顧爺爺曾經說過,妖有妖道,不可害人。如若害人,妖道除之,且不會墮入六道輪迴……

可是,現在他們卻在做吸食人類精魄的勾當……這已然違背了倫理綱常,在理論上來說,如果他們死了,靈魂將會魂飛魄散。

“姐姐……我們還是收手吧,我們都已經犯了這麼多錯了。容貌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嗎?況且你已經傷害了那麼多人……我們已經觸犯了妖道,做妖已經做不下去的。可是,我們如果及時收手,或許求一求妖王……他能放過我們吧。”那個叫做楚離的男魅妖似乎十分不認同他姐姐的做法,甚至在我看來,他還良心未泯。

不過,在聽完他的訴說之後,楚韻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了。根本完全不在意剛剛她的弟弟所說的那些事情……

楚韻臉上的那層紗慢慢的掀開,我漸漸的看清楚了她的模樣。

她很漂亮,可是在右臉頰的某個地方有一層潰爛的地方,鮮血充斥着她的臉蛋,上面開始呈現出烏黑的顏色……甚是恐怖。從她那些完好的皮膚看來,如果她的臉沒有一點問題的話,她應該是一個絕色的美女。

然而,我不明白……魅妖不是天生麗質,而且容顏永遠不會衰老嗎?爲什麼他會落得這步田地呢?還要依靠吸食人類的精魄來恢復自己美麗的容顏?這中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我所不知道的故事呢?

“楚韻姑娘,我知道你這麼做是爲了一個人……”至於她爲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我也不過是進行了一番大膽的猜測罷了。身爲女人,不管是人、還是鬼、亦或者是妖,無外乎爲了自己的那個心上人而美。就像是曾經的那個狐妖小唯,她不也是爲了一個男人而做錯了很多的事嗎?

“呵呵……姑娘,你很聰明。可是聰明歸聰明,我是不會因爲這個而放過你的。”楚韻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讓人難以捉摸的微笑。我總覺得在她的微笑裏面有着什麼信息,可是我卻怎麼也想不出來。

“姐姐……你爲了他已經做了太多的錯事了,現在是時候回頭了。而且我猜想她和錦軒大人有着莫大的關係,如果到時候他知道了這事,肯定不會饒了我們。要是真到了那個時候,你要怎麼做?你以爲那個男人真的會保護你嗎?在他的身邊從來就不缺少你一個女人……你不過是他衆多女人之中的一個罷了。而你……卻要付出你生命的代價嗎?”楚離的聲音略微帶着一絲絲的憂傷。

可是,我怎麼卻有點聽不明白了?或許紅綾來到這裏絕非是偶爾,或許我來到這裏更加的不會是偶然。

而且,聽楚離的話,彷彿他知道陸錦軒……而且,在他和楚韻的背後有着一個更大的幕後黑手,或許他們兩個爲什麼要這麼做有着更大的目的。

“我的事不要你管,楚離……否則的話你就不要再認我這個姐姐了。我沒想到你就是我想要找的人……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了,真是天助我也!”楚韻的神色之中閃現出了一種喜悅的表情。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見到我會這般激動嗎?怎麼她又會說我是她要找的人呢?在我的身上難道有什麼祕密不成,不然的話,爲什麼楚韻要找我呢?

我不解的看着楚韻,在最後一刻,我想要弄清楚這一切……或許一直以來,我總感覺在背後有一雙眼睛正在默默的注視着我,注視着我的一舉一動。甚至在那個夢境世界之中,有一雙想要害我的黑手,難道那個懂曉縛靈之術,製作魂偶的幕後之人就是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楚韻嗎?

如果真的是她,也算是解開了這麼久以來,我心裏的那一份疑惑吧。

可是楚韻卻清清白白的告訴我,這些不是她做的。她不過是現在想要我的命罷了……而她還告訴了我一件事,便是之前那些紅綾來的奇怪的電話和短信。

那不過是她爲了吸引我來到這裏所做的一些手段罷了……而就像我所猜想的那樣,其實她的最終目標是我。

她要的不僅僅是我的精魄,而是我的命,還想殺了我肚子裏面孩子。就算我不死,也要把我肚子裏面的這個孩子給殺死。我不清楚爲什麼我肚子裏面的這個孩子會這般的重要,會讓楚韻不惜一切代價的來殺他。

原來之前她所開的這個美容店不過是爲了掩人耳目罷了……同時,楚韻的確是吸食了人類的精魄,也的確爲了讓她恢復美貌。而她想不到,我會這麼快的出現罷了……而在這裏她還有着另外一個目的,那便是引我上鉤。

“楚離,你費盡心思的做了這麼多,恐怕你的那個心上人就是鬼王墨淵吧。”其實,我心裏已經猜出了那個答案。誰會和我有這麼大的仇呢?在人界肯定不會了,這樣排除看來的話,便只有錦軒了。而想一想,誰和錦軒一直水火不容呢?

恐怕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鼎鼎大名的鬼王墨淵之外,再也沒有別人了吧。也許他才一直想要除掉我和我肚子裏面的孩子吧。

“真沒想到,這你都能猜到……或許,我真的是太小看你了。屍王錦軒的女人,果然不一般。呵呵……呵呵……不過今晚照樣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上嗎?等到吸食掉你的精魄,我既替他做到了我答應他的事情,而且我又可以恢復我美麗的容顏……他會更加愛我的。”楚韻一副爲愛癡狂的樣子。

都說戀愛中的女人不是瘋子就是傻子,我其實是完全相信這句話的。看來,她之所以要這般對我,肯定是受到了墨淵的蠱惑的。

我在心裏已經問候了墨淵的祖宗不下一百次了,這丫的爲什麼這般針對我?其實說到底,我和錦軒之間也沒多大關係,不是嗎?

懷了鬼胎,又不是我心甘情願的事情?再說了,他和錦軒之間的仇恨,爲什麼非得撒氣到我的身上呢?這簡直就不是君子所爲罷了,看來墨淵這鬼王不是一般的小氣呢。

他恐怕是感覺自己實在不是錦軒的對手了,所以纔想要衝着我撒氣,不是嗎?如果要讓我再遇到了那廝,我一定要用我的吐沫星子淹死他!

“姐姐,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不清醒呢?既然你已經知曉了她的真實身份,還是把她放了吧。因爲她……真的是我們惹不起的。如果你想要繼續恢復你的容顏,我們大不了去一個新的地方,重新開始好了。你切不要非得吸食她的精魄啊!”看來,這個楚離多少還是忌憚我的身份的。我明白,他害怕的不是我,而是我背後的錦軒。

可是,楚離的話似乎一點也不能左右楚韻的思想,她根本就沒有把楚離的話放在心上,“不要再說了!墨淵答應我了,只要我解決了她,就可以恢復我的容貌,到時候他就會娶我的。墨離,妖界我們是回不去了,可是我可以成爲鬼母啊!而現在冥界又在墨淵的手裏,那我豈不是冥王夫人了?哈哈……哈哈……這要比在妖界只做一個小妖要威風多了。”

我不知道,楚韻在乎的到底是墨淵還是她的身份?

“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你殺了我,錦軒便不會放了你。而且我告訴你,冥界早晚有一天還會回到錦軒手中的……墨淵偷走的一切,錦軒是全部都會拿過來的。”我不爲所懼,而且我實在是受不了楚韻一副耀武揚威的樣子。

而我,是相信錦軒的。就算現在的冥王是墨淵,可是我相信錦軒的實力。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重新從墨淵的手中把冥王的位置給搶回來。

那本來就是屬於錦軒的東西,墨淵就算搶也是搶不走的。

然而,就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徹底已經把楚韻給惹怒了。她從空中飛起,然後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一瞬間,我被她抓的已經無法呼吸了。我在不停的咳嗽着,好想喊一個人來救我,可是我卻根本都喊不出聲音來。

正當我變得十分無力的時候,一道黃色的亮光出現,然後便看着楚韻被那光芒給打在了地上。楚離迅速的跑過去,然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是誰?不要偷偷摸摸的,光明正大的出來吧!”楚韻小聲的看着。

我順着那亮光的方向看去,原來是銅錢寶劍……而這時我已經知道,是我的師兄顧之寒來了。他是來救我的,對嗎?

可是,他怎麼這麼晚纔出現呢?我不是早就給他發了短信嗎?

“師兄,真的是你?”當我看到顧之寒那熟悉的容顏的時候,我已然確定了自己的內心的想法。

“臭道士,又是你。爲什麼你總是壞我的好事呢?”楚韻嘆了一口氣,然後說着。不過聽她的口氣,好像認識顧之寒一樣,彷彿他們之間還有着過節呢! 當看到顧之寒的那一刻,我的心裏那一塊石頭總算是落地了。彷彿只要有他在,我就會特別的安心。

“師兄,你怎麼纔來?我給你發的短信之前沒有收到嗎?”雖然顧之寒來的有點晚,不過想來還是及時的。如果再晚一刻的話,後果就真的難以想象了。

“恩……校園之中滿是無魂之人,我先給她們吃了一點定魂散,把她們還存留的一魄留在了體內……不然的話,就算我消滅了這魅妖,她們的魂魄也回不到自己本來的體內了。”聽顧之寒說完,我總算是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我自然知道顧之寒是不會不管我的,剛纔真是害自己白白擔心了……

“你這女妖,我上一次放過了你,怎麼你現在又出來害人了?”顧之寒淺淺說着,聽他的話語,看來我之前想的沒錯。他和這魅妖之間至少是相識的……可是,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呢?

後來,顧之寒給我解釋……

二〇一一年的時候,顧之寒被顧爺爺派到了一個偏遠的小山村裏面處理一件十分離奇的事情。當時,發現這個叫做魅妖的妖物正在吸食將死之人身上的精魄。當初顧之寒念在那些人本就是將死之人,並非是她故意害之。所以便放了她一馬,然而今天,這魅妖竟然吸食活人的精魄。竟然還想傷害我,顧之寒自然是不會放過她的。

緊接着,顧之寒從他習慣揹着的那個後包裏面拿出來了一個橙紅色的符咒。上面的咒語也是和鬼畫符的咒語不一樣,我知道這是專門用來降妖的符咒。

兩個白色的青龍杯放在地上,上面用陽火點上火,一把香灰放在裏面。只見那青龍杯竟然變成了火紅色……還閃着耀眼的光芒,刺的我的眼睛很痛很痛。看來,顧之寒真是得到了顧爺爺的真傳的,這些本領曾經都是顧爺爺的看家本領。現在顧之寒卻使用的爐火純青,也算是繼承了顧爺爺的衣鉢吧。

“小道士,你以爲三年的時光,我是白白修煉了嗎?當初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是現在……我已經吸食過九十九人的精魂,法力早就在你之上了。無奈……爲了修煉可憐了我的容貌,不過……只要我殺了那女人,然後再吸食了她的精魄。我就再也不用吸食其他人的精魄了……精魂和精魄在一起,我就天下無敵了!哈哈……哈哈……”在我看來,這個楚韻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顧之寒感覺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或許當時她不過是演了一場戲罷了。讓他誤以爲她是在吸食垂死之人的精魂……而那些人,最終還是被她給下了蠱。顧之寒的嘴角不覺苦澀一笑,他怎麼忘記了這麼一點呢:魅妖是可以給活人下蠱的。而這蠱一旦下了,那麼那人將必死無疑,只不過時間早晚的關係罷了。

“你騙我!”顧之寒的聲音裏面充滿着一點點的怒意。他當時不過是想要放她一條生路罷了,而她卻一直在欺騙他……其實,楚韻之所以那麼做的原因也是十分簡單。當初的楚韻根本不是顧之寒的對手,所以纔會想出這樣拙劣的手法來吧……而現在,這三年的時間裏面,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楚韻早就不是之前那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妖精了,她吸食了那麼多人的精魂和精魄,功力早就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她甚至對自己滿懷信心,認爲現在的顧之寒一定不是她的對手!

“那麼就讓我們試一試吧。”顧之寒眉頭緊鎖,緊接着便開始施展自己的法術。

我和紅綾兩個人躲在了一邊,害怕他們兩個厲害的人物鬥法萬一再傷及無辜可怎麼辦呢?開始的時候,顧之寒是佔據了一點點的優勢的。楚韻被他特製的符咒所壓制住了,無法施展自己的法術。

可是沒過一會,事情便有了轉機。兩個人竟然變得勢均力敵起來了,甚至楚韻慢慢的開始掙脫開顧之寒符咒的控制,然後她的力量便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大。到了最後,完全是楚韻佔據了很大的優勢。

我看到了顧之寒的吃力,如果他輸了,我們三個便徹底完了吧。

“怎麼樣,臭道士,我說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人是永遠打不過妖的,哈哈……哈哈……”楚韻笑的是那般的猖狂,聽到她的笑,我的心裏不時的在打顫。

難道這一切都是命嗎?楚韻一個轉身,已經把顧之寒晾在了一邊……而顧之寒的嘴角已經露出了血來,她距離我越來越近……我知道,自己是躲不過去了,可是我今天真的就要把性命葬送在這裏嗎?

“哈哈……哈哈……好大膽子的妖孽,我的女人都敢碰!”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滄桑有力,充滿磁性,又給人一種魅惑的感覺。

直覺告訴我,是錦軒來了!

他出現的總是那麼及時,甚至每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他總會出現……難道,他真的在背後監視着我的一舉一動嗎?不然的話,爲什麼他總是出現的那麼不偏不倚,不多不少的時候呢?

錦軒一個箭步飛速往前,他的身影也變得漸漸的成爲了一個真實存在……

“姐姐……我們快點走吧,錦軒大人來了!”楚離總算是見過什麼世面的,而且他對於錦軒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懼意。或許在妖界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錦軒的大名吧。

錦軒告訴過我,八百年前,他殺進妖界,還差一點就一統三界了……可是,他爲了一個人放棄了這唾手可得的一切。甚至,還被墨淵所欺騙,被封印在了那棺材之中。這一沉睡便是八百年……

我自然當錦軒所說的那只是一個玩笑話,或許是爲了討我開心而自己瞎編的胡話。而對於在三界之中還流傳着有關他的傳奇,我都當做是一個笑話來聽的。可是現在,楚離對他的態度……

我暗自在心裏面揣測着,會不會錦軒所說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呢?會不會他真的殺進了妖界?可是,錦軒說他是爲了一個人,這一個人到底又是誰呢?我不會問他,因爲我明白,如果錦軒自己想說,他是一定會告訴我的。可是如果他自己不想說,不管我問什麼,他都不會告訴我的。

可是,我在心裏卻猜測着那個人或許是一個人吧。能夠讓英雄折腰的除了紅顏還會有什麼呢?

恐怕這事擱在錦軒的身上也不會例外吧。然而,那究竟是怎樣絕色傾城的一個女子呢,竟會讓錦軒衝冠一怒爲紅顏?

這倒是激起了我心裏面的好奇心,我對那個女人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好奇……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長得什麼模樣?會不會是一個絕色的古美女?甚至,我都想要讓她和自己做一個對比了,看看我們兩個到底誰更漂亮一點!

“呸呸呸!”我在心裏不停的抽着自己的大嘴巴子,我還不停的告訴自己,路遙,你這都是在想什麼呢?

難道我這是在吃醋嗎,或許吧……

“楚離,沒有鬼胎,他的力量便還不足夠強大!況且,他現在很虛弱……幫我除掉他!如果他死了,他會感激我的,那麼我一定會成爲冥王夫人的!”楚韻提醒着旁邊的楚離,這話倒是也提醒了我。

錦軒,他不是受傷了嗎?甚至,當初他還沒有完全痊癒啊,現在竟然又來救我……萬一再因爲我的關係而讓他陷入一種危險之地之中。我自然是怎麼也不肯原諒我自己的。

“錦軒,你傷還未痊癒,你還是走吧……”我眼睛裏面閃着淚花,既然這都是命運的安排,那麼就讓我來承擔這一切命運的安排吧。

“女人,不用太管我!你在這裏,你讓我去哪裏?你是我的娘子,護你周全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放心吧,我的身子沒事。她……還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可以殺我!呵呵……真是笑話,還想要做冥王夫人,冥王之位早晚還是我的。墨淵總一天會向我跪地求饒!”錦軒的眸子裏面閃過了一絲絲的清冷,甚至他的話語之中有着一種讓人不容置疑的力量。

他的臉色還些許的有點蒼白,我真的擔心他會再次的受傷……可是,錦軒的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對於其他的事情,我似乎也已經無話可說了。

最終,事實還是證明了我的擔心純粹是有點多餘的。錦軒終究還是那個強大的錦軒,就算我看到在他的嘴角滲出了一點點的血絲,不過楚韻還是敗在了他的手下。冷酷如他,無情如他,殘暴如他,最終楚韻魂飛魄散……

楚離眼角留着淚,在我的求情下,錦軒放過了他。可是當他臨走的時候,趁着錦軒不注意,他悄悄的告訴我,“路遙,小心錦軒……”

這一席話讓我的心裏頓生一陣寒意。他似乎欲言又止,想要和我說些什麼……然後錦軒已經縱身過來,他便選擇默默的離開。

我並未將楚離的話放在心上,然後經久之後,我才發現,我真的錯了…… 自從發生了魅妖一事之後,顧之寒和錦軒是處處對我嚴加保護。生怕還會有什麼邪祟再來傷害我……無奈,這幾天一切都風平浪靜,在我的身邊更是一個鬼物都沒有,讓他們兩個好生失望。

這樣總被他們兩個給嚴加保護的日子卻是無聊的,倒是他們兩個也有了嚴密的分工。因爲錦軒不方面白天出來,所以我白天的一切安全問題便全由顧之寒承包了……而晚上,則是錦軒。

哎,爲什麼晚上非得被他密切的監視呢?我的一舉一動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不說,最過分的竟然是……錦軒會使用術法讓紅綾陷入沉睡的狀態,就算是打雷都不曾醒來,然後這就給了錦軒那個色殭屍有了可趁之機。

夜夜輕薄,我竟然這般的沉淪了……明明知道,這樣對我來說是萬劫不復,可是我不僅僅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身子了,就連我的心也已經慢慢的陷入了對錦軒的一種無法自拔之中。

我已然明白,我漸漸愛上了那個男人。

“遙遙,遙遙,我們的都教授要請我們兩個吃飯……”遙遙興奮的突然跑過來,不禁讓我的思緒回到了現在。

不過,在聽完紅綾這麼一說的時候,我心裏是一驚的。都教授怎麼會平白無故的請我們吃飯呢?莫非,這裏面又有什麼不可說的祕密呢?

然而,我內心是十分高興的。因爲都教授可是我們所有女生心目之中的男神,能和他一起吃飯,我和紅綾得是多麼幸運啊!

其實,都教授本名叫做杜敏俊,和曾經風靡全球的來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敏俊名字讀音一樣。而且工作還一樣,都是大學教授……關鍵是那麼年輕帥氣。

我們的都教授國外哈佛博士,回國之後便在我們學院任教,年紀輕輕便被提拔成爲了院裏面最年輕的教授,一直教授我們心理學……他年輕有爲,帥氣多金,一直深受女學生的愛戴。

回去的時候,紅綾特意打扮了一番。紅綾在我面前至少換了十件衣服,在不停的問我究竟穿哪一件最漂亮,我無奈的笑了笑,“親愛的,你穿哪一件都很漂亮。”

好吧,我承認自己是實在是快要被紅綾給折磨瘋了才這麼說的,不過這話卻是實話。紅綾的容貌也算清秀可愛,而且身材不胖不瘦,剛剛好。剛纔試穿的那些衣服都十分的適合她,每一件衣服穿上之後都是不同的風格,讓我這個選擇恐懼症患者的確爲難了……

“親愛的,你盡說實話。”紅綾顯然十分享受我所說的話,而且她不是一個十分謙虛的人。再說了,我們兩個在一起,用不到那些太過於藏着掖着、話說半邊不說的話……

我只是簡單的把頭髮散了下來,在髮尾的後端打了一點發膠。從兩端的頭髮處個取了一綹卡了一個帶水鑽的卡子。然後穿了一身十分隨意的衣服,便打算就這樣赴宴。

紅綾對我是各盡嘲笑,說都教授難得請我們吃飯,卻穿成這個樣子,這不是不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嗎?其實,她哪裏是知道,我這是爲了防止錦軒那個傢伙吃醋……

他看到我精心打扮的時候,雖然白天不會說些什麼。可是等到夜幕降臨的時候,便會對我各種刁難……甚至是身體上面的,所以爲了我自己的幸福着想,我還是覺得平常一點好。

說來也怪,這幾天錦軒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忙,都已經好幾天沒有看到他了。而顧之寒,似乎也在忙什麼事情……所以這兩個人對我的監視放鬆了,可是就算他們不在我的身邊,我也不敢掉以輕心。

就如這次都教授的晚宴,如果錦軒在的話,我定然是不會參加的。可是誰讓這幾天他忙呢,這也便沒有時間顧及我了,倒是給我留下了很多的私人時間。所以我還是打算瞞着錦軒參加……不過就是需要自己特別留心注意一下罷了。

打扮完畢,我和紅綾便打了一輛車來到了約定的地點……我真沒想到,都教授會把地點約在了他的家裏。

而當我和紅綾來到了都教授家裏的時候,只在他家的樓下看了看,便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這裏是我們城市出名的高檔別墅區,能夠住在這個地方的人都是非富即貴之人,我們只知道他很有錢,可是他畢竟只是一個學校的教授罷了,沒有想象到他會有錢到這個地步。

“遙遙,你快點掐我一下,看看我有沒有在做夢?”紅綾看了一眼我,不可思議的說着。對此,我是各種無語。不過,我也覺得這就像是一場夢一樣。雖說都教授請我們吃飯本來就已經不可思議了,現在來到都教授的家門前更是感覺不可思議……

莫非,都教授還是一個富二代?腦袋裏面突然蹦出來這麼一個想法,也許事實真的會是這個樣子吧。

“啊!好痛~”我還是按着紅綾吩咐的,掐了她一下。當她開始尖叫的時候,已經證明這一場不是夢吧。

正在我們思索着要不要進去的時候,都教授給紅綾發來了微信,“進來吧……”只是淺淺的三個字,沒有打電話,更沒有發短信。而是通過微信,這多少感覺有點怪異吧……

我問紅綾,當初都教授是不是也在微信上給她說的請客吃飯這事,紅綾重重的點了點頭,告訴我的確是這樣。

同時紅綾還告訴我,都教授已經一個星期都沒去上課了……前幾天的時候,我的身子不舒服,便請了一週的病假。可是紅綾卻按時上課啊,當初的時候她還真沒告訴我這事,也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的。

“紅綾,你說……教授找我們只是吃飯那麼簡單嗎?而且……他爲什麼一個星期都不去學校給我們上課了?”我的心裏滿滿的都是疑惑,可是我卻不知道紅綾能否解決我內心的疑惑。

或許,我該等到一會見到他的時候,把這一切都問清楚吧。然而,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裏有着一種隱隱約約的惴惴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淺很淺,但是卻一直縈繞在內心深處,久久的不能下去。

或許,這就是命。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該要我遭遇什麼,不管我怎麼躲避,都也逃不掉吧。

雖然心裏十分不安,可是我卻沒把這種不安的情緒告訴紅綾。也許是我最近被錦軒折磨的,神經太過於敏感罷了。或者是整日被顧之寒灌輸最近一定得注意安全的信息,所以神經變得很脆弱。

我只希望這都是我自己的錯覺罷了,紅綾……她此刻的心情是那麼好,情緒又是那麼高漲,我真的不想打擊她。況且,我真的不想嚇她,讓她再擔驚受怕。

順着教授給的指示,我們慢慢來到了來到了他的樓下。敲了敲門,我記得我和紅綾敲了好久好久也沒有人過來給我們開……他明明在家,還把我們約來這裏,怎麼我們到了卻不來給我們開門呢?

這多少讓人覺得會十分奇怪吧……於是,我撥通了教授的電話,竟然是無人接聽狀態,發短信也不回。無奈,我只好求助紅綾,誰讓紅綾加了他的微信呢……

“教授,我們到了。”

“密碼484848。”教授的回答已經十分簡單,我萬萬沒想到他會直接把密碼給我們……難道他一點都不擔心我們兩個會泄露他家的密碼嗎?莫不是他對我們兩個這般的有信心,這般的相信我們不是那種人嗎?

我和紅綾不約而同的對視,然後按着那個“484848”的密碼輸入,門裏面的人工智能語音提示“密碼正確,歡迎回家”,不知怎麼的,那一種不安感覺開始越來越強烈了。而且我的頭開始隱隱作痛,就像是暈車一般,噁心、頭暈目眩。

“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也許紅綾見我臉色蒼白,看出我的不適來了。所以才這樣問我。

然而,我晃了晃神,便好了很多,我猜想可能是自己低血糖犯了吧。本來一直就有這樣的毛病,所以我時常在自己的口袋裏面放上一塊糖。當難受的時候便拿出一塊來放在嘴裏,這一次……我也掀開糖紙,剝好一塊放在了嘴裏,甜甜的,甜到了人的心上。

“沒事,低血糖而已。”爲了不讓紅綾擔心,我只能這麼說道。

門咯吱一下開了,一股刺鼻的氣味襲上了人的鼻尖……我和紅綾皺了皺眉眉頭,然後進去。卻見屋子裏面十分的凌亂,就像是糟了盜賊一般,這和我們教授乾淨甚至有點小潔癖的教授形象完全不符啊。

要不是親眼看到,我壓根不相信這就是我們教授的家。門窗緊閉,裏面的窗簾拉的很嚴實,而晚上……裏面竟然只是看了一盞弱弱的黃色小燈。

而教授人呢?完全看不到他的影子……

“教授,你在哪裏?”紅綾繼續發了一條微信。

教授依舊簡短的回覆,“等我……”於是我和紅綾便坐在沙發上,默默的等着……

就在這時,一隻白色的肥貓突然出現,我好像從他的眼睛裏面看到了一種哀愁,它突然向我襲來,咬住我的衣服不放…… 其實,我不怎麼和貓親近。不是因爲討厭,而是我對貓毛過敏。所以,打小我是見貓必跑……而我曾經把這事情告訴過紅綾,所以她是十分清楚這一點的。當那白貓向我襲來的時候,紅綾便擋在了我的面前,好給了一個逃走的機會。奈何我只覺得那個白貓未免太矯健了一點……

“紅綾,快幫我,把它弄走……我現在身上都開始癢了。”剛剛和那大白貓接觸的時候,它不停的掙扎,所以我心裏擔心會有毛髮落在我身上。於是,心裏便一陣驚慌。

紅綾趕快把那大白貓給抱到了一邊,誰知當紅綾剛想要碰觸到那隻白貓的身子,它竟然掙脫開來,“喵”了一聲便迅速的逃走了,頓時消失的無蹤無影。

“真是嚇死我了,遙遙,這貓感覺真是賊精賊精的。”紅綾撫摸着她的心臟,然後看着我。

我衝着她無奈的笑笑,見那貓離開之後,我內心那種恐慌好了很多。而且也不癢了,看來剛纔完全就是心理作用在作怪。

我拿出手機看了看錶,現在都已經晚上七點了,我們是六點半到了,在這裏已經都等了半個多小時了。可是,教授怎麼還不來呢?

他只是讓我們在這裏等着,然而他人到底去哪裏了呢?紅綾耐不住性子,再次的給教授發了n條微信,可是他不知道怎麼的一條也不回覆了。打電話一直處於一種無人接聽狀態,短信也沒有回。我們似乎該用的辦法都已經用過了,然而教授卻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把我們拋在這裏,不聞不問的。

“紅綾,要不我們在這裏找找教授吧?”我試探性的問着,其實此時此刻我的心裏已經有了一種不安的感覺。心裏冥冥之中似乎總有一種聲音在告訴自己,這裏一會將要有詭異的事情發生。

紅綾聽了我的想法,好啊好啊的連連點頭。的確,等人是最麻煩的事情,況且那個人還突然之間聯繫不到了。

我們兩個也顧不得是不是沒有經過人家主人的同意就在人家的家裏胡亂走動,因爲我們現在最擔心的便是教授,想要快點找到他。

我們去了後院,發現教授家的後院竟然收拾的那般乾淨利落,裏面種滿了花花草草,就像是一個小花園一樣。這倒是符合教授的品味和風格,想到我們剛剛進門的時候,屋子裏沙發上那凌亂的樣子,現在想想都覺得是那麼的奇怪。

“教授,你在這裏嗎?”我和紅綾每到一個地方的時候,便會這樣喊幾聲。用來試探一下教授是不是在這裏。

不過我們這樣喊了很多很多次,我們也都在教授的家中看了好久好久,卻沒有發現教授一丁點的影子,更沒有聽到教授的迴音。

突然之間,腦袋裏面閃現出了一件事……在二樓陽臺有一處小屋,外面被上了鎖。看那個鎖,似乎很新很新,像是最近才安的……這個樓能找的地方她們兩個都已經找過了,卻從未發現過教授的影子。

除非那個地方,我們兩個沒有去尋找……可是,屋門不是已經鎖上了嗎,教授會在那裏面嗎?況且,我們一直在大聲的喊叫着“教授、教授”就算他在那裏面,也應該給我們迴應吧,好讓我們快點放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