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退後兩步,站在了我的身前。

“大家退!”

聽到北的話,八兩叔二話沒說,直接站在了我的身邊,然後抓着我的肩膀便往外走。

“四城,叢峯,楊天一留下!其餘人退出屍化地帶!”

北站在那被十張符籙凝結成的一個巨大漩渦之下,滿頭長髮肆意飛揚。他指揮着整個場面,在這裏北乃是蒼龍閣之人,有着絕對的話語權,四城,天龍事務所和長生事務所背地裏都被蒼龍閣直接控制,所以北一出口,頓時四城,楊天一和叢峯都是一步上前,站在了北的身後。

隨着我們不斷的退後,八兩叔的臉色越發的沉重。

“森兒,前面這個通道之中到底有什麼存在,你們之前進入了爲何又退了出來,還帶出了那恐怖的血滴子!”

“八兩叔,前面那條通道里有一個清朝的殭屍,十分的厲害,這些血滴子都是他的武器!”

八兩叔聽到之後一臉的沉重,這會兒呆爺穿着一身潛水服扛着他的大箱子,聽到我的話,頓時大罵一聲道:“靠,沒想到這墓穴這麼邪門,這些殭屍明顯對我們十分的瞭解,我看就是那王乾的手下,我們之前又不是沒去倒過鬥,也沒見這麼邪乎的呀!”

姬芳華走在我們的最前面,突然停下了腳步道:“楊先生說的那個清朝殭屍就站在前面通道的路口等着我們。”

“草,老陳打幾張散屍符,我給那殭屍一炮,讓他也嚐嚐我的新發明!”

呆爺拍拍他身上扛着的大黑箱子,然後將箱子小心地放了下來……

(本章完) 八兩叔點點頭,然後從胸前掏出了三張黃符,飛快的在黃符之上凌空畫了半天,隨即吐出了一個“靈”字,剎那之間這三張黃符飛了起來,然後直接將呆爺完全包裹起來。

呆爺咧嘴一笑,然後拉開了那黑色的拉箱,從中熟練的拿出了一個巨大的炮筒,這個炮筒通體都是紅色的,足足有呆爺兩三個手臂那般粗細,呆爺將炮筒架在自己的肩上,然後還戴上了一個特製的眼鏡,那個眼睛應該是可以夜視和定位,幫助能夠準確的擊中目標。

呆爺上好了一枚拳頭大小的炮彈之後然後瞄了足足一分鐘,然後笑道:“準備,我們衝出去!”

說話之間,呆爺猛地扣動扳機,頓時那紅色的炮筒之中飛出了一道紅光,瞬間穿過了屍化地帶。

“哈哈哈!”

呆爺大笑一聲,將大炮連忙裝好,扛着黑色的箱子便跑了出去,我們自然跟着呆爺也跑了出去,這會兒我纔好好的呼吸了一口氣,然後便看到了眼前一個渾身都是烏黑,身體大部分的面積都是在不斷腐蝕的殭屍站在通道的入口,一臉殺氣的看着我們。

“都給我去死!”

這就是之前那個清朝殭屍,此刻被呆爺一炮直接擊中之後變成了這副摸樣,呆爺見狀大笑一聲道:“看來我最新研製的毀屍炮還是不錯的,老陳你擋會兒,我再給他整一炮,沒想到這個幾百年的糉子還挺耐打的!”

我站在一邊,連忙將身上穿的潛水服脫了,畢竟潛水服外面都已經被屍氣腐蝕了,長槍猛地一揚,我和八兩叔便直接上前一步。

那清朝殭屍怒喝一聲,他一伸手在他的手上又一次出現了一個血滴子,這個血滴子通體墨黑,一股股陰煞的鬼氣瘋狂在上面蔓延。

我心中一沉,連忙看向了我們的頭頂,要是還是之前那樣恐怖的話,我們也就別跑了,前後都已經走不通了。

嗖!

八兩叔頓時手上軟劍猛地一揮,朝着那帶着滾滾陰煞之氣的血滴子刺去,我也是連忙揮舞着長槍瞬間刺在了那血滴子之上。

啊!

血滴子的速度太快了,我們雖然躲過了,但是一個金城本地跟來的陰陽先生卻是難以躲過,那血滴子瞬間變罩住了他的頭顱,我們轉過身的時候只看到那光潔的脖子上飛出了一股血劍,然後便看到了這個渾身腐爛的殭屍將那血滴子拿在手上,旋轉停止的瞬間,一個血淋淋的頭顱從血滴子之中滾出,那張嘴似乎還要說什麼一般,活動了兩下才緩緩的閉上。

“大家小心點!”

八兩叔剛說完,呆爺便是大喝一聲,然後對着那殭屍又是一炮。

“拜拜!”

嘭!

這一炮直接將那個清朝殭屍瞬間轟飛

幾十米一般,我們一行人頓時衝進了整個通道之中,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個通道之中滿是人骨頭,而且都是一個個的腦袋。

“小心點!”

我們幾人小心翼翼的朝前走,朵朵此刻依舊是在前面帶路,就在我們走到了估摸着整個通道的中央的時候,突然一聲嘶吼,在我們的身前出現了一個渾身都在不斷腐爛的殭屍,這個殭屍自然就是之前使用血滴子的那個清朝殭屍,只不過此刻的他已經只剩下一副骨頭架子了,身上的血肉都已經被呆爺的毀屍炮給完全的腐爛了,一股股的惡臭撲面而來。

“這糉子的命好長,老陳交給你了!”

呆爺說着便收起了大炮,從箱子裏拿出一把雙管的長槍。

“大家退後!”

八兩叔一擺手我們都是後退幾步,洛家兄妹這會兒頓時站在了我的身前。

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得到了小蝶的委託一定要時刻保護我,一想到小蝶我便是一陣擔心。

“我要你們都死在這裏,你們的腦袋都將爲我刺殺功勞簿上添一筆!”

渾身都是黑色腐蝕性血肉的殭屍一步步從那黑暗的通道走了出來,他的手上抓着一個深黑色的血滴子,他的周身涌起一個巨大的屍氣的漩渦,而他手上的血滴子也是瀰漫着一股股肆意的陰煞之氣,裏面似乎還有着無數的冤魂在嘶吼,想要衝出這個束縛他們的恐怖囚籠。

“那就出手吧!”

八兩叔站在我們的身前,手上的長劍一揚,剎那之間劍氣縱橫,雖然比不得古月的劍氣,但是足以讓我膜拜的存在。

“死來!”

聲音沙啞,彷彿是地獄之中的召喚。

那不斷旋轉的血滴子頓時朝着八兩叔飛去,八兩叔站在那裏,長劍瞬間一動,身子已經消失在了我的眼前,他躲過了血滴子,就在那血滴子朝着我飛來的瞬間站在我身邊的洛離出手,他那纖細的手掌對着那血滴子便是一掌拍去。

嗤嗤噗!

就在我的眼前,那血滴子直接碾碎了洛離那纖細的手臂,但也因此血滴子停在了我的面前,直接落在了地上。

因爲八兩叔已經一劍直接洞穿了這個清朝殭屍的心臟,清朝殭屍與血滴子已經失去了聯繫。

嘔嘔!

這個清朝殭屍嘶吼兩聲,瞬間整個空間鬼氣瀰漫,八兩叔將這個清朝殭屍的心臟挖出了朝着我扔來,我一把接住然後交給兒子。

“我們快通過這裏,不然馬上就要塌了!”

八兩叔飛快的幾劍將那個清朝殭屍瞬間斬斷,然後便朝前奔走。

“洛離你沒事吧?”

看着眼前那不斷流血的洛離的手臂,我的心中一緊。

“公子

,沒事的!”說話之間我便看到了洛離的手臂竟然以我開的見的速度一點點的恢復,四周那原本瘋狂嘶吼的鬼氣,瞬間被洛離吞噬了。

我們不斷的沿着這條通道往裏跑,可是就在我們要跑到出口的時候一個聲音卻是讓我瞬間停止了腳步。

“沒有人能夠逃過我百目屍王的眼睛!”

原來百目屍王已經通過祕術直接來到了這個通道的門口,而這會兒的在我們身後也是出現了北的聲音。

“躲開,千萬不要看百目屍王的眼睛!”

我臉色大變,因爲就在剛纔我看了一眼那朝着我望來的眼睛,這會兒我的頭開始犯暈。

我猛地咬着自己的舌頭,卻也是不能清醒,只感覺眼前的世界越來越模糊,就要倒下了。

“疾!”

突然我就感覺是誰在我的頭頂潑了一盆冰水一般,讓我渾身一顫,我豁然睜開雙眼,此刻我便看到了吳榮洲和呆爺都是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他們沒事,只是暫時陷入了幻境,我們必須將這個屍王斬殺,否則他們就難以醒來了,而且百目屍王乃是王乾的徒弟,我想王乾可能已經比我早一步達到了地葬墓穴,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

說話之間,北已經出手,他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沿着自己身體周圍畫了一個圓圈。

“蒼龍借力,天地隨行,蒼龍劍,出!”

瞬間就在北的身前地面不斷的顫動起來,幾個呼吸之後便迸射出了一股血紅色的光芒,一柄三尺長劍緩緩的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我剛要動,卻是被洛春洛離兄妹攔住道:“公子,百目屍王十分的厲害,你還是不要動,看着就行了!”

北一步踏出,那蒼龍劍,瞬間飛到了他的手上。

“蒼龍閣,蒼龍劍?”

“百目屍王,這是你逼我的!”

北身子瞬間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凌空而立,站在了百目屍王的眼前,長劍陡然劈下,帶着一股霸絕天地劍道鋒芒。

“不!”

“師父救我!”百目屍王那原本不斷閃爍着血紅光芒的百隻眼睛此刻頓時緊閉,身子不斷的後退。

“斬!”

轟隆!

一劍斬下,頓時一股狂暴的氣流四散而來,吹得我們的衣衫烈烈作響。

那之前還殺氣滔天囂張至極的百目屍王,此刻身軀之中一道紅光閃過,身子瞬間裂開,北的身軀降落了下來,站在那裏不住的喘着粗氣,手上那血紅的蒼龍劍也是一點點的消失不見。

“走吧!”

北深呼吸一口氣,輕聲說道,肆意的氣浪依舊在通道之中迴旋,將北那一頭長髮吹拂得四散亂飛。

(本章完) 我們一行人穿過了這個通道的之後,眼前的視野便瞬間開闊了。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空間,在我們的最前面便是一扇巨大的門,而在這扇門的周圍卻是一片銀白色的光芒,猶如是一片銀河世界一般,我甚至能夠看到在這片銀白色的空間之中有着一個個漂浮着的巨獸的雕塑,看來就是這裏了。

北在前面帶路,我們沿着一條几乎是漂浮在空中的石階,朝着眼前那扇足足數百米的大墓的門走去。

腳下的石階路是一塊塊完整的大理石,上面雕刻着一個個珍奇異獸,雖然這些珍奇異獸現如今已經大部分消失了,但索性我小時候在父親的逼迫之下看了山海經,對於上面的一些雕刻還是認識的。

腳下的大理石有些灰白,鐫刻滿了歷史的滄桑。

站在這灰白色的大理石之上放眼四周,我頓時心中感慨不已,先不說這個墓穴的設置,單單說眼前這個宏偉的墓穴的大門便是讓現在的科技望塵莫及,在我眼前的這扇大門,少說也有四五十米高,大門的兩邊都是用一整塊的大理石雕刻而成的盤天之龍,大門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我不得而知,但是遠遠望去,大門給我的感覺是一整塊的翠玉。

放眼四周,我完全看不到邊,所到之處都是一片銀白之色,猶如那璀璨的星河一般,而且這片銀白色的無邊空間之中漂浮着無數的雕刻,也有一些竹簡之類的東西,這些可都是好東西。但是我也知道我們這會兒的活動空間僅限於這個大理石之上,因爲在我們大理石的周圍完全是深不見底的懸崖,整個這條路和這扇霸氣恢弘的大門彷彿就是憑空漂浮在一片浩淼的無限空間之中一般。

這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也與我之前想象之中的上古大墓穴完全的不同,更加多了一些玄幻神祕的成分。

八兩叔站在我的身邊介紹說到了這樣的大墓構造,我才瞭解到原來我此刻看到的一切美妙的景色,那成片成片的銀河一般的空間其實都離我還很遠很遠,而且這個大墓的四周完全都是水銀,只有這樣才能將整個大墓完全的封閉,也能很好的保護墓中的東西,八兩叔看到眼前的這一切也是激動不已,告訴我這個墓穴應該還是一個完整,沒有人進去過,因爲任何的上古大墓絕對都是有高人點化,也就是說完全按照風水之道佈置的,所以大墓之中的每一個事物都會按照風水格局來佈置,這樣一來的話,一旦有人進入了大墓,整個大

墓的風水格局就會發生破壞,而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真是大墓之中的空間陣法產生的效果,所以八兩叔才斷定了整個大墓是完整的。

就在這時北停了下來,我們也是瞬間停了下來。

“出來吧,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北冷冷道,我也是感知到了一股龐大的屍氣,就在這時我們眼前的大門前出現了一個一身紫袍的男子,他的面容清秀,一頭血紅色的長髮安靜的躺在他的肩頭。

“王乾!”

我心中頓時涌起一陣不安,之前一切的驚奇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畏懼,並不是我的怯弱,這是一種對強者所產生的天生敬畏之感。

不光是我,幾乎一時間我們身邊的人都緊張起來,個個都是警惕的看着站在那高大墓門之前的王乾。

王乾一步步的朝着我們走來,而此刻在他的身後屍氣滾滾,緩緩的出現了三個人影。

一身魔氣的九幽,骷髏之狀的風鐮,佝僂的木道人。

這下人都到齊了,看來這次地葬之穴首先要解決的一個難題便是這幾個陰魂不散的殭屍怪物,而真正的地葬之穴究竟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

“北,我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召喚蒼龍劍滅殺了我的徒兒,來到了這裏,不過就算你們來到這裏,也是無濟於事,你們大可以側身看看這條路的下面是什麼!”

不用看,我在之前已經看到了,整個空間除了這條路便在沒有任何的地方可以站穩身形,因爲在這條大理石鋪就的路面之下是滾滾的水銀。

要是不小心掉落下去的話,必定是死路一條,這些水銀看似美麗但絕對是劇毒之物,一旦人掉入其中只有死路一條。

北看着眼前的王乾,帶着一絲漠然道:“怎麼,王乾你要在這裏和我們再來一次大戰?”

北站在最前面,從他的目光之中我沒有看到半點的驚慌或者擔憂,對於北這樣神祕的人物,我一向都是極爲敬畏的,至少在我的眼裏北絕對是站在王乾之上的存在,因爲在冥山陷入大陣的時候,要不是王乾背後的人出手,北完全有機會將王乾抓住甚至擊殺,所以北至少是和王乾身後那個人同級別的存在。

王乾笑了一聲,那雙幽暗的眸子之中突然閃過一絲狡黠,滿頭的長髮突然無風自動起來。

“戰?不,我不會和你們戰,現在我還需要你們幫我探路!”

王乾的聲音之中充滿着自負,完全不將我們所有人放在眼裏的狂傲肆意。

“你看似很有頭腦,但是安排這一切的人能夠隨隨便便將你玩弄於鼓掌之間,就不得不說你這上百年是白活了。我很好奇,在我們進入墓穴之中之後,爲什麼鬼淵和薛家人沒有再出手幫助你!”

說到這裏北也是冷笑一聲,然後接着道:“你以爲你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地葬之棺?九葬天衣?我們先不說這兩件寶貝存在的真實性,就算我們找到了,你王乾也是沒有任何機會得到的,因爲這個遊戲一開始你就只是一個別人最鋒芒的一枚棋子罷了。”

“我爲棋子?”

“哼哼,北你當真以爲蒼龍閣的情報網能夠掌控一切麼,在我王乾的眼裏你們都不過是一些道貌岸然的人罷了,而我是皇,經歷了千年的苦等,我就是在等這一天,地葬之棺誰也別想染指,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的小算盤。”

王乾聲音陰冷,目光此刻卻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這個小子的底細我早已摸清楚了,你們想要用地葬之棺幫助他度過命劫,從而取悅他背後的勢力,你們何嘗不是一枚舉足輕重的棋子,我王乾不問天地,不尊鬼神,我要走出我自己的屍道,你不配,也不敢!”

王乾說話的時候一直對着我,那雙目光之中透着濃濃的蔑視。

他的這些話似乎是對我說的,有似乎是對北說的。

八兩叔突然大笑起來,他一步踏出,也是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才三十歲的八兩叔已經是滿頭華髮了。

“既然大家都不願意爲棋子,那就動手吧,王乾你敢嗎?你在查我們的底細,我們同樣也在查你的底細,三百年前,你因爲狂妄惹到了一個家族的怒火,被這個家族之中一個不過八歲的幼童打成重傷,從而一直蜷縮在鬼域之中修養兩百多年,直到最近幾年你纔出來活動,帶着你當年這些殘兵敗將想要捲土重來,可是你睜開眼看看,這已經是什麼時代,或許你以爲那個年代的你不過是最底層的存在,在這個時代就能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你,怎麼知道?”

王乾的臉色微微一沉,滿頭的紅髮瞬間肆意散開。

而這一刻,不光是我,就連和八兩叔整日呆在一起的呆爺等人都是驚愕的看着八兩叔,我突然覺得八兩叔在我的面前變得那樣的陌生。

(本章完) 八兩叔上前幾步,站在了北的身邊。

北依舊站在那裏,紋絲不動,彷彿對於八兩叔的突然變化,他早已知道一般。

“我怎麼知道,我如果連這都不知道的話,那如何成爲蒼龍閣暗網的成員,王乾你萬萬沒有想到吧!”

八兩叔竟然也是蒼龍閣之中的人,還是蒼龍閣暗網的成員,雖然我暫時不知道暗網是幹什麼的但是聽上去就覺得十分的牛逼,難怪連龍這樣恐怖的存在都是八兩叔煉製訓練出來的。

王乾身子微微一顫道:“的確我沒有想到,蒼龍閣暗網成員,乃是專門刺探天下情報的存在,難怪你對本皇這麼的瞭解,不過你說的有些誤差,三百年前那個家族之中對本皇出手之後,隨後不久變遭到了滅門,你可知道這一切是誰做的嗎?”

八兩叔臉色絲毫不變,突然冷笑一聲道:“那個神祕的家族究竟是因爲什麼原因在短短的十年之內便消失在了所有陰陽先生的視線裏,這個有多方的猜測,但是絕不會是因爲你!”

王乾微微搖搖頭,隨即輕聲道:“如果當年他們不阻止我煉化整個崑崙龍脈,或許就不會落得一個被滅族的下場,哈哈哈,當年那一戰,我是敗了,敗得很慘,但是同時我也將他們的存在的這個祕密告知了天下,你覺得空葬之棺的魅惑力對於妖魔來說有多大?”

空葬之棺?

王乾說完之後,這一次北也是臉色大變。

“你說什麼當年妖魔聯手圍殺那個家族,是因爲空葬之棺?”

北的臉色頓時激動不已,然後上前一步問道。

王乾點點頭,隨即笑道:“不錯,不然你以爲當年我爲什麼要去挑釁這個神祕的家族,當年我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屍皇,跨入屍君的境界,我尋思着我只要得到傳說之中九葬之棺之一便能跨入屍君,而在當時我也是偶然的機會得知道了這個神祕的家族之中有着空葬之棺,空葬之棺什麼概念,那可是九葬之棺之中除了六口衆所周知的棺材之外的一口絕對神祕的棺材,所以我便偷偷潛入了這個神祕家族,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家族一個看門的都有比肩我徒弟風鐮的實力,沒有辦法我只有藉此來挑釁這個神祕家族,並且悄悄的將這個祕密透露出去,爲的便是想要趁亂之中得到空葬之棺!”

“可是最後你根本就沒有得到,還被一個不過八歲的孩童打成重傷,逃回了鬼域的屍海之淵獨自舔舐

傷口。”

王乾沒有說完,八兩叔便冷冷的接着道,突然之間我感受到了八兩叔那一身的隱約就要迸發的殺氣!

王乾冷笑一聲道:“那有如何,最後這個家族還不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整個家族被妖魔大軍圍攻,雖然我沒有得到空葬之棺,但是好像也沒有其他人得到吧。”

北點點頭,輕聲道:“不錯,三百年前雖然我還沒有出生,但是我蒼龍閣有所記載,這場大戰,當時轟動了整個中華大地,所有的陰陽先生人人自危,生怕這羣妖魔滅了這個神祕家族之後沒有得到想要東西而開始攻伐幾大聖地!”

我站在那裏,早已被這些突如其來的龐大的歷史知識給炸昏了頭腦。不過好在這一段時間我已經完全的適應了這樣的情況,此刻我將這些談話都一一的記載了心中。

在這之前我也從八兩叔的筆記之中看到了一些關於這些關於陰陽先生的歷史,但是都只是模糊的記載,而此刻通過王乾和北的嘴巴說出來卻是那樣的真實,我從來不懷疑八兩叔的話。

“哈哈哈,聖地,不就是中華大地上的龍脈嗎?還說什麼聖地,如今的聖地早已經變成了廢地!那個時候的九大聖地,如今恐怕也就只剩下一個崑崙,一個西藏,就連雪蓮山也在前幾年被完全的毀掉了!”

王乾冷笑一聲,隨即道:“要不是這次地葬之棺的開啓,我還真的快要失去耐心了,金城註定會因爲地葬之棺沉陷,你們誰也阻止不了,北,我知道你心中打的什麼如意算盤,不過這些你想要和我爭奪地葬之棺卻是還不夠分量!”

北輕聲道:“這一切都是我們可以選擇的,地葬之棺在三百年前就已經做了安排,我早就說過了,王乾你不過是別人最鋒芒的棋子,而且是一枚別人必丟棄的棋子,你或許以爲自己修爲屍皇可以洞察天技,能掐會算,但是你卻不知陰陽師的世界你或許連冰山一角都沒有見到,你可知道那日我是如何進入你的煉屍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