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動手!先把他的牙都給我打碎,我看他還怎麼笑!”太子文囂張的指着我,朝着身後的那羣大漢暴喝了起來。 太子文這麼一喊,他身後的那羣壯漢立刻動了起來,當即便將我們幾人氣勢洶洶的團團圍了起來!

四周的人一見這架勢,紛紛向後退了去,彷彿生怕殃及池魚似的,包括環宇傳媒的員工們……沒辦法,這羣員工可都是正經的劇組人員,並不是盧員外的那羣亡命手下,面對來勢洶洶的太子文,他們還真沒膽子上前與之爭鋒!

然而,被圍在了核心處的我們,卻是面色不變,嗯,只有林纖有些微微變色,畢竟她和我們不一樣,不論是我,還是盧員外,或者是黃毛和機械師,我們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這種毛毛雨一般的小場面,又豈能把我們嚇住?

“太子文是吧?我今天免費給你上一課,順便教你一句話……”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冷笑道:“太氣盛的年輕人,可能會變成死人……”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那太子文就好像是炸了毛的公雞,就彷彿,他的尊嚴和權威受到了挑釁似的,藉着酒勁,瘋狂的大吼了起來,“上!廢了他!”

太子文暴怒的狂吼一聲,那羣黑衣大漢立刻蠢蠢欲動了起來,一個個摩拳擦掌,目露兇光的朝着我們邁出了步子……

可是,就在這時候,始終站在太子文身邊,那名一言不發的道士,突然朝前踏出了一步,直接站到了太子文的身前,冷冷的一揮手,道:“慢!”

道士一句“慢”字纔剛剛出口,太子文的那羣手下們便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連同太子文一起,全部將目光集中到了道士的身上……

“何大師,怎麼了?”囂張跋扈的太子文,畢恭畢敬的朝着那名山羊鬍道士抱拳拱手,小心翼翼的詢問了起來,看得出來,太子文,真的很忌憚那名山羊鬍道士。

山羊鬍道士何大師,淡淡的看了太子文一眼,但他卻並沒有對太子文說什麼,彷彿根本沒將太子文放在眼中似的,旋即,何大師便將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試探性的詢問了我一句,道:“閣下姓楚?”

“楚風。”我平淡無比的回了何大師一句。

“楚風!”那何大師聽了我的名字時候,眼瞳明顯的縮了縮,隨後,在衆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何大師畢恭畢敬的朝着我拱手抱拳,就像太子文對他那般,恭聲對我說道:“原來是渡鬼人,楚風楚大師,貧道港島何中原,久仰大名!”

這下子,四周的吃瓜羣衆們,連同盧員外和林纖等人,包括太子文和他的那一衆手下,全都傻眼了!

連太子文都畢恭畢敬的何大師,只是聽了我的名號之後,態度便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學着太子文的模樣,畢恭畢敬的對着我行禮,這劇情反轉的未免有些太快了吧?

當然,不僅大家驚訝,其實,我的內心,此時也是不平靜的!

“你認識我嗎?”我壓下了內心的驚訝,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的樣子,這纔出言對何中原問道。

“祖乙大墓,斬殺阿修羅,戳瞎張道一,楚大師此等壯舉,圈子裏誰人不知?”何中原輕輕的撫了一下山羊鬍子,語氣之中充滿了忌憚之意,“何某人只是偶然間見到過楚大師的照片,卻不想,今日有幸,得見楚大師真人,當真讓何某人大開眼界,想不到,傳言中的楚大師,真的如此年輕,當真是英雄出少年!”

何中原話鋒一轉,突然說道:“既然楚大師在這裏,那何某人就不獻醜了,這就退回港島,不與楚大師發生衝突……”

言罷,何中原頗爲瀟灑的一轉身,頭也不回的朝着電影城外走了去。 望着何中原離去的背影,我不由的笑出了聲……

搞了半天,原來何中原是被我的名頭給嚇住了!

沒辦法,誰讓哥們我斬殺阿修羅,戳瞎張道一,是事實呢?

這何中原,也算有自知之明,自比不如張道一和阿修羅,這才乖乖繳械!

不過,話說回來,我與何中原之間的對話,普通人根本聽不懂,最多,大家也就能聽出,我做了某件很牛-逼的事情,然後霸氣外露,直接嚇退了何中原,嗯,應該是這樣……

何中原對我的尊重,對於其他人來說,也許就是看個熱鬧而已,但對於太子文來說,卻不亞於毀滅般的打擊,因爲,何中原其實就是太子文敢如此囂張的本源!

而如今,太子文的後臺之一,何中原直接當衆倒戈,太子文自然又驚又懼!

這時候,太子文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先前那股囂張跋扈的勁頭,此時已然是蕩然無存,那雙呆滯的眼瞳之中,寫滿了駭然與恐懼!

沒錯,就是駭然與恐懼!

被太子文奉若後臺的何中原,連和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直接甩手走人,退回港島,那麼,太子文,又有怎麼資格與我一戰?他的那羣手下,又有什麼資格與我一戰?

更加直白的說,現在已經不是有沒有資格和我一戰的問題了,而是,有沒有人敢和我一戰!

何中原走了,不僅對太子文產生了極大的打擊,更是狠狠的打擊了那羣之前還耀武揚威的大漢們!

當即,那羣來自港島,深知何中原本事的大漢們,一個個也都變成了驚弓之鳥,紛紛後退,直到退回到了太子文的身後,這才罷休!

轉眼之間,只因爲我報出了名號,嚇退了何中原,便使得整個局勢徹底的扭轉了過來!

如果我用武力虐了太子文,和他的那羣手下,效果一定不會比現在好,最起碼,現在的效果,是何中原一手爲我營造的……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不見血的誅心,遠要比血腥的殺人,更加讓人心悸,膽顫!

突兀之間,片場彷彿被一種詭異的氣氛包圍了那般……

爲什麼我會用“詭異”這個詞來形容呢?

那是因爲,人數佔據優勢,而且氣勢洶洶的太子文一幫人,此時卻是乖巧的如同貓咪,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而人數處於劣勢的我們這邊,卻是氣勢高漲,狠踩太子文一頭,這場面,自然很詭異!

不過,哥們我已經不像在太子文身上浪費時間了,既然他的信心已經差不多被我擊垮了,那我也差不多該動手了!

當即,我嘴角上的冷笑,便濃了起來,正當我朝着太子文邁出步子的同一時間,機械師的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

我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轉頭望向機械師,心中隱約有一種預感,好像要有事情發生……

果不其然,機械師只是對着電話“嗯嗯”的兩聲之後,便將其掛斷,隨後又走到了我的身邊,對我輕聲耳語道:“小風爺,影子之所以沒有和太子文回來,那是因爲,他留在了電影城的正門前放哨,而現在,雷虎的人已經到了電影城的正門前,應該是有人走漏了消息,或者說,這裏有雷虎的眼線,將消息傳給了雷虎,然後雷虎派人來給太子文解圍……”

“雷虎的人來了?而且馬上就要進入電影城了?”我望着機械師,突然,我笑了,笑的很乾淨…… 最開始,我來電影城就是爲了收拾太子文,目的自然是立威,給雷虎,老凱,以及那些被雷虎邀請到刑市的大佬們一個下馬威!

當然,我的目的暫時還沒有達到,我還沒有收拾完太子文呢!

可這時候,雷虎派人來電影城,給太子文解圍,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玩一票更大的,連同太子文,以及雷虎派來的人,一起收拾了?

這也算是我來刑市,送給雷虎的一份見面禮吧!

一想到這裏,我不由的冷笑出聲……

而機械師見到了我的冷笑之後,先是一愣,旋即,他好像想到了什麼,雙眼突然露出了震撼之色,驚疑不定的對我輕聲說道:“小風爺,你該不會是想……連太子文和雷虎派來的人,一起收拾了吧?”

“既然雷虎派人來了,那我們爲什麼不承了他這個人情,把他的人也一起收拾了呢?”我歪着頭,笑吟吟的望着機械師。

“可是,影子說,雷虎派來的人,足有三輛麪包車,我們就這幾個人……”

機械師欲言又止,但我能猜出他的意思,無非就是建議我,好漢不吃眼前虧,三輛麪包車,最少能坐二十人,而太子文這邊,又有十幾個人,總共三十多個人,我們這邊能打的也就我,機械師,影子,黃毛和盧員外寥寥五人而已。

五個打三十幾個,也不是不可以,關鍵是,這裏是刑市,是開發區,是雷虎的大本營,他隨時都可以調派更多的人來支援,就算用人海戰術,也能把我們給淹死!

我知道,機械師並不是怯戰,相反,他的建議,是此時最好的建議!

避其鋒芒,以退爲進,只不過,哥們我不喜歡退,一旦我退了,那我身後的人,也就散了,所以,不論是大事還是小事,哥們我都要勇往直前,激流勇進,就像當初面對張道一和阿修羅一樣……

他強任他強,反正沒我強!

既然我是來立威的,那我乾脆就玩一把大的,直接把雷虎和太子文打服,打到他們驚懼交加,打到他們不敢輕易動手!

心中打定了主意,當即,我便朝着機械師揮了揮手,嘴角上揚起了一抹陰險的冷笑,“我今天,就先打雷虎一巴掌,把他打疼,疼到不敢輕舉妄動!”

見我執意如此,機械師便不再繼續勸說,老老實實的向後退了幾步,直接退到了林纖的身後,他這一退,倒是隱隱的護住了林纖……不得不說,機械師的確是一名智將,許多時候,他的所作所爲,都堪稱神輔助!

也就在機械師剛剛退到林纖身後之際,不遠處,三輛金盃麪包車便呼嘯而至,一陣陣刺耳的剎車聲接連響起,待到汽車停罷之後,二十幾名紋龍畫虎,凶神惡煞的漢子,便魚貫的從麪包車裏鑽了出來……

見到那三輛麪包車中,走出了這麼多大漢,四周的吃瓜羣衆們退的就更遠了,因爲,這些在刑市混飯吃的人,都知道這三輛麪包車裏走出來的大漢,是誰的手下……

吃瓜羣衆們遠遁,而另一邊的太子文則並沒有離開,相反,這傢伙見到了那羣大漢,彷彿見到了就行那般,臉色漲的通紅,完全沒有了剛纔的頹廢之勢,好像又煥發了第二春似的,耀武揚威的叫嚷了起來……

“姓楚的,你完了!”太子文指着我,上竄下跳的叫囂了起來,“我現在有三十多個人,而且雷虎的援軍還會源源不斷的過來,我就不信,在刑市,還有人敢和雷虎叫囂?在刑市,還有雷虎收拾不了的人?” 蔓蔓情陸 的確,太子文說的是事實,人海戰術,就算是術人,也抗不住!

尤其是光天化日之下,還是對付陰魂之外的普通人,術人的能力會被大範圍的削弱,再加上,雷虎的援軍真的會隨時增援……

就像太子文所說的那樣,在刑市,沒有雷虎不敢動的人,也沒有雷虎動不了的人,包括何中原……也許在太子文心中,我也一樣吧?

這時候,那些大漢也陸續從車上走了下來,旋即,那二十幾名大漢直接擺開陣勢,呈扇形,將我們這邊的幾個人包圍了起來。

“誰能把那小子弄死,我太子文獎二十萬!”太子文見那羣大漢擺開了陣勢,他也愈加的興奮了起來。

“你還真是個典型的二世祖!”我頗爲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小爺我最喜歡修理像你這種二世祖!”

我鄙視的撇了太子文一眼,就在這時候,我的話音尚未落地,忽的,人羣中便走出了一個光頭大漢,而且,這光頭大漢,還是我認識的一個熟人……曾經老凱手下的三叉戟之一,號稱雨夜屠夫的孔禿子!

那孔禿子仰着頭,緩慢的從人羣中走了出來,鼻孔朝天的神態舉止,真的將“囂張”兩個字演繹的淋漓盡致!

“聽說有人在電影城鬧事,還想動太子文,站出來,讓你家孔爺瞧一瞧,是哪個不開眼的混蛋?”孔禿子晃了晃脖子,終於,他低下了頭,開始打量起了他口中,那些所謂敢動太子文的人,也就是我們。

當孔禿子在人羣中看到我的那一剎那,他的眼瞳明顯一縮,甚至於,他的身體都猛的一僵……

孔禿子盯着我的時候,我也在盯着他……不得不說,我們還真是冤家路窄,當初在石市的凱旋會所,我和孔禿子就結下了樑子,如今,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了!

“楚風!”孔禿子咬牙切齒的盯着我,恨恨的從牙縫裏擠出了一句話,“想不到,你還真敢來刑市送死,我以爲那些消息只是你放的煙霧彈而已!”

“送死?”我輕蔑的撇了孔禿子一眼,淡淡的笑道:“我來刑市,可不是送死,而是送終,給雷虎和老凱送終!”

“你他媽找死!”孔禿子徹底被我激怒了,當即暴喝一聲,道:“兄弟們,他就是拳王東的大哥,楚風……前幾天,有人放出了消息,說有人會來刑市找麻煩,給拳王東報仇,而他,楚風,就是那個人!”

孔禿子這麼一喊,站在孔禿子身後的那羣大漢立刻叫嚷了起來!

“就憑這小子,也想和我們雷老大對着幹?”

“哥幾個,也別等到臘月二十九了,咱們今天就在電影城裏,就把這小子給幹掉,爲雷老大拍死這隻蒼蠅!”

“剛纔文少爺不是說了嗎?誰能幹掉這小子,獎二十萬!”

“那還等什麼?動手吧!”

那羣大漢,你一言我一語的叫囂了起來,一邊說着,一邊獰笑的朝着我們所在的方向邁出了步子,好像幹掉我們,就是分分鐘的事那般,完全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我冷笑的望着那羣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漢,忽的,我在外圍的人羣中,發現了一條熟悉的身影,是影子……

此時,影子見我發現了他,當即便不動聲色的指了指太子文,然後作出了一個斬首的動作。

影子是在詢問我,要不要他突然襲擊,直接從後面出手,先擒住太子文,然後再要挾孔禿子……

見影子如此,我當即便一邊微笑,一邊暗暗的搖了搖頭,示意影子不必動手,因爲……哥們我已經很久沒動手了,今天,正好拿他們熱熱身,試試我修行之後的身體,究竟強大到什麼地步,希望這羣廢物,能夠讓我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孔禿子手下的那些壯漢,不斷的朝着我們緩慢逼近,他們彷彿想折磨一下我們的神經,讓我們慢慢體會這種被逼到絕路的感覺……

而另一邊,太子文的那些手下,見風向又轉向了他們一方,當即,那十幾名漢子也加入到了圍剿我們的隊伍之中!

三十多個人,幾乎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我們幾人直接包圍了起來!

再說我們這邊,除了林纖的俏臉已經開始發白之外,其他人,依舊平靜無比。

還是那句話,這種場面,對於我們來說,真的只能算是小場面,尤其是我,自從祖乙大墓那一戰之後,我突然意識到另一個問題……我們眼前的世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我們所面對的世界,真的太過簡單,甚至是……太過弱小了!

可是,總會有些弱小的人,喜歡不斷的找我麻煩,就比如,我眼前的孔禿子!

“姓楚的,當初在石市我就知道你很能打,可那又能怎麼樣?”孔禿子滿臉獰笑的盯着我,陰聲冷喝道:“我們現在有三十幾個人,你們那邊只有六個人,而且,你身後的漂亮小妞,根本沒有戰鬥力,相反,她還會成爲我們攻擊的目標……”

一聽孔禿子這話,一股無名怒火頓時從我的心頭涌上……毫無疑問,孔禿子這傢伙,打算攻擊林纖,然後用林纖來威脅我們!

竟然想攻擊手無束雞之力的弱女子,孔禿子,還能算是江湖人嗎?

這和銘叔告訴我的江湖,不一樣!

真正的江湖人,應該是那種豪氣干雲,尊師重道,大義爲先的好漢,而孔禿子,卻是那種明顯佔據優勢,還不顧道義的爛仔!

“孔禿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忽的,我的嘴角上噙起了一抹冷冽的獰笑,與此同時,一股澎湃的殺意頓時從我的周身炸開,毫無疑問,我怒了!

“機械師,你們幾個護着林纖,至於他們……”我擡手指了指四周的那羣大漢,蔑視一笑道:“我自己來解決!”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場中,立刻陷入到了一種詭異的沉悶之中,這種沉悶大概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忽的,一陣爆響聲驟然炸開!

“他說什麼?他要自己解決我們所有人?”

“這傢伙是不是瘋了?他以爲他是誰?拳王?”

“先弄死他,在好好的陪那小妞玩玩,好像,還是個小明星吧?”

四周的大漢們肆無忌憚的嘲笑起了我,包括孔禿子,亦是放肆狂笑了起來……

“姓楚的,你確定,你要一個人單挑我們所有人?”

“孔禿子,你確定,要我動手嗎?”我笑容不減,彷彿是在給孔禿子最後一次機會那般。

當然,如果是半年前,在石市的凱旋會所,我未必有把握單挑所有人,但現在,孔禿子根本不知道我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被我這麼一反問,孔禿子彷彿感覺丟了面子似的,當即便怒喝一聲,“廢話少說,兄弟們,上,今天,弄死這小子!”

孔禿子話音剛落,他帶來的大漢,以及太子文的手下,包括孔禿子本人,三十多個大漢便瘋狂的朝着我衝了過來!

這種場面,雖然不能和古代的千軍萬馬相比,但在和平盛世的現代,卻也不遑多讓!

“來的好!”我凜然一笑,下一刻,我雙腿發力,毫不畏懼,徑直朝着孔禿子那羣人反身衝了過去!

我才奔出了幾步遠,瞬間,我身邊就已經圍上了五、六名壯漢,再下一瞬間,那五、六名壯漢好像打了雞血似的,一邊嗷嗷亂叫,一邊掄起了拳頭,朝着我砸了過來…… 面對四周那五、六名壯漢,幾乎是密不通風的鐵拳,我再次作出了一個讓拳場都爲之瘋狂,爲之驚駭的動作……

忽的,我硬生生的停下了身體,脊樑猶如蒼松那般,筆挺的站在原地,甚至於,我連一點想要動的念頭都沒有……直白的說,我打算先硬抗一下那五、六名壯漢的拳頭!

嘭嘭嘭……

頃刻間,一陣陣悶響聲接連炸響,那五、六名壯漢的拳頭,好像雨滴似的,瘋狂的捶打在我的身上,可是……

我仍舊面帶微笑,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反之,那五、六名壯漢的拳頭,則好似石化了那般,分別定格在了我的後背和胸膛上,很顯然,這羣傢伙見到了非常震撼的一幕,這才下意識的忘記了收回拳頭……

場面很詭異,不過,這種詭異只持續了一兩秒鐘的時間,便被一陣陣鞋子和地面摩擦的聲音打破了……

哧哧哧……

第二波,甚至是第三波準備攻擊我的壯漢們,包括孔禿子在內,全都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而且用的方法還是用鞋子來急剎車……看來,他們真的被眼前的場面震懾住了!

五、六名壯漢全力揮出的拳頭,一個不落的全都打在了我的身上,而我,不僅沒有後退半步,甚至連身體都沒有晃動過分毫,這,已經完全違背了正常人眼中的大自然法則,更是徹底顛覆了那些之前還不斷叫囂,揚言要幹掉我的那羣人的世界觀!

很意外嗎?

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這種程度,張銘也能做到,更不要說張道一了!

況且,那幾名壯漢的拳頭和力道,與寒潭瀑布的巨大下墜力相比,簡直弱爆了!

人類的力量,根本無法與大自然相提並論,我承受不住大自然的力量,但不見得我承受不住普通大漢的力量!

此時,我所展現出的強悍實力,已經徹底將孔禿子他們嚇傻了!

就在這時候,剛剛打中我胸膛的一名壯漢,猶如夢囈一般的輕聲嘀咕了起來,“他……他是怪物……”

一石激起千層浪,那漢子話音剛落,便見他好像真的看見了怪物那般,緩緩的將拳頭從我身上移了開,然後開始向後退步,就彷彿,他真的見到了怪物似的!

怪物……

是在說我嗎?

也許,我真的是怪物吧!

我揚起了嘴角,冷冷的笑了起來,下一瞬間,我猛的揚起了手臂,手掌,手腕,手肘,肩胛,四點彎曲,猶如靈蛇那般彎轉,旋即,我猛的發力,四點貫通,好似波浪那般,手背直接打在了我面前的另一名壯漢的胸膛上!

咔咔……

一陣刺耳斷骨聲,尖銳無比,毫無徵兆的,在寂靜的空氣中傳播開來!

緊接着,那壯漢猶如斷線的風箏,雙腳離地,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大概飛出了三、五米遠,那漢子才失去了慣性,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啊!”那漢子吃疼的哀嚎了一嗓子,可下一瞬間,那漢子竟然直接昏死了過去。

如此震撼的一幕,好似被點燃的陰險,當即便引爆了全場!

三十幾名之前還在耀武揚威的大漢,好像在這一刻集體變身成了小白兔似的,四散逃離,潰不成軍!

人對未知的事物,最是恐懼,而我剛纔展現出的力量,已經徹底的超出了正常人的認知範疇,在他們眼中,我就是怪物!

試問,又有哪個人,敢和怪物打呢?

哪怕人再多,面對怪物一般的我,這些漢子心裏也會發怵,甚至是驚懼!

我已經擊中了他們內心中,最脆弱的部位,他們的戰意,已經被我縮展現出的強大力量,徹底摧毀了!

逃,只能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誅心,差不多就是這般而已。 短短的幾秒鐘,三十幾名壯漢齊齊的奔出了十幾米遠,他們跑的時候,遠比來的時候更加快速!

轉瞬之間,場中,便只剩下了那名昏死在地上的漢子,以及目瞪口呆,滿眼驚懼的孔禿子,和太子文了!

我沒有理會四周那羣吃瓜羣衆驚駭的目光,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他們驚掉下巴的表情,我只是淡淡的掃了太子文和孔禿子一眼,蔑視一笑道:“選擇你們熱身,是我最錯誤的決定!”

那麼穆亦漾 言罷,我不再保留,直接朝着孔禿子邁出了步子!

直到這時候,孔禿子才從驚懼的情緒中,掙脫出來,當即,孔禿子便一邊後退,一邊結巴的說道:“你……你別過來……”

“我不過去,怎麼揚威呢?”我凜冽一笑,下一瞬間,我猛的朝着孔禿子衝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