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默在一個小時之後趕到,到了這裏後歎爲觀止,也拿出一些儀器開始在外面測試,過了一陣後說道:“幸好你們剛纔沒有進去,不敢就算是陳文貿然進去,也會死無全屍。”

“能處理掉嗎?”我問。

陳默想了好一會兒:“不敢確定,只能嘗試,這是一個完整的系統,恐怕電力也是獨立的,很難破除,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植入病毒進入這個防護系統中,破壞它。”

“那就快呀。”

陳默瞪了瞪我:“你以爲那麼簡單?現在連這個系統的程序是什麼都不知道,給我半天時間,我來找出它的漏洞,不過,你們要向前推移一些距離,找到接口,才能讀取數據。”

“推進多少?”

“五米。”

“好!”

我提着劍走了進去,纔剛踏足第一步,剛纔那些黑洞洞的槍口,瞬間對準了我,我直接將手上鮮血灑了出去,以血爲引,血是自身炁的集中表現,能量最大。

“爆。”

血中血氣爆發出來,其中的能量也在瞬間爆發了出來,只在瞬間,就摧毀了那些槍口。

我站了會兒,確定沒危險之後才讓陳默進來。

陳默提着他的工具進來,將槍後面的機械手拆了一根電線下來,然後接入他的點腦,開始讀取數據了。

“你們幫忙看着,要是還有別的危險,幫我處理掉。”陳默交代說道。

我點點頭,和張嘯天兩人在這裏守護了起來。

一直站了半天時間,陳默不斷敲着電腦,這條通道,全都是他敲擊鍵盤的聲音,他全身都已經被汗水溼透了。

半天之後,他拍拍手站起身來,說道:“完成了,我針對系統的漏洞編了一個程序,先試試,你們先出去,要是失敗的話,系統肯定會反擊的。”

我們退了幾步,陳默蹲下身子,彎腰敲擊一下回車鍵。

轟!

只在瞬間,這個洞口中的武器全都被激活了。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陳默見狀,馬上回頭衝我們喊道:“代碼完全寫進去,還需要一分鐘時間,現在是系統的自我防衛時間,幫我擋住這些攻擊。”

我和張晏武馬上衝了上去。

轟!

身上天罡戰氣爆發了出來。天罡戰氣瞬間在我身上蒙上了一層紫色的氣體,這通道也被紫色氣息充斥滿了。

那些攻擊全打在了天罡戰氣上,天罡戰氣原本就是在能力進階過程中產生的一些防護自身的氣息,如果不是特別猛烈的攻擊,是很難攻破的。

只是,這裏的攻擊太猛烈了。纔不到十秒鐘,天罡戰氣就會毀壞殆盡。

“再撐一會兒。”

我默唸起了淨天地神咒,開始將周遭打來的攻擊全都擊落,只是卻依舊不夠,快到一分鐘時。我身上已經多處了好幾個孔。

隨後,洞中出現的那些兵器,在瞬間失去了作用。我的鮮血,也流了一地。

陳默呼了口氣,站起身來看向我。問道:“沒事吧你。”

“沒事,我們進去。”我道。

邁步往裏面走。這通道足足有將近一千米之長,通向的是一間密室,進入其中,見到了一口硃紅色的棺材,走到旁邊,果真看見了張嫣的軀體。heiyaп下一章節已更新

以前的張嫣不管再怎麼完美,在我看來,始終若有若無,有些不真實,但是現在眼前的這個,讓我第一次有了可以把她握在手中的感覺。

伸手將張嫣軀體扶了起來,背在背上離去,徑直返回陳家,回到陳家,先將張嫣身軀放下,看了一陣。

外貌跟張嫣靈魂一模一樣,看起來更有靈性了些,只是這樣沉眠着,看起來不是很舒服。

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我出了門,陳默也還在陳家,之前的那筆資金,他還沒有處理完整,現在來剛好也可以處理一下。

出門後,陳默回身看着我,說道:“你身上傷口,不處理一下?”

“過陣子就癒合了,既然現在我們是合作伙伴,我找你要一個人,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陳默笑了笑,隨後掏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聽了幾句後說道:“李小青在江南酒店,現在去找她?”

“去。”

陳默沒有跟去,只有我和朱允炆兩人去了,因爲就在江南這邊兒,很快就趕了過去,到了李小青房間外面,敲響了門沒多久時間,李小青將們打開了,看見我和朱允炆那剎那,愣住了,不過隨後讓開了路,說道:“請進。”

我和朱允炆同時點點頭,走了進去。

李小青說道:“七殺總會和陳家,合作了是嗎?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也可以解脫了,不用再揹負着罪孽活着。”

朱允炆身上殺氣已經顯露了出來,我對他搖搖頭,朱允炆後退了回去,我說道:“我自認爲對你並不錯,到底是爲了什麼,你要這樣做事情。”

李小青端坐下來,面帶微笑看着我和朱允炆兩人,說道:“我後悔了,我每天都能聽見趙小鈺在我耳邊低沉的哭聲,但是如今後悔也已經沒有用了,我想見你,但是卻沒膽量。”

“我身邊的朋友,你是第一個背叛我的,我曾經是真的把你當成朋友,我甚至把陳家的命脈交給了你,我從沒想過,會你是背叛我。”

“對不起。”李小青說道,“今天我難逃一死,謝謝你對我的照顧和信任,我……”

李小青頓住,我問道:“你想說什麼?”

“你能原諒我嗎?”

李小青低下了頭,似乎不願意看我的表情,我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猶豫了很久,回答了她的話:“不能。”

說完抽出了劍,說道:“如果我這一劍劈不中你的話,今天我就不殺你,今後你也別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直接對準她劈砍了下去,她面帶笑意,一臉解脫的模樣。

但是在最後,我偏轉了劍鋒,劈砍到了旁邊的茶几上,將茶几劈了個粉碎,李小青有些發愣。

我說道:“沒劈中你,你可以活下去。”

說完轉身離開,朱允炆跟了上來,出門之後才說道:“你爲什麼不殺了她?你可不像是這麼心慈手軟的人。”

“她能悔過,我又爲什麼要緊緊抓住她的過錯不放,她才二十一歲,以後的日子很長,我只是不願意再看見一條美好的人命在我手上流逝。”我道。

說完下了樓,剛到樓下,卻聽見了李小青的聲音,她哭泣着喊道:“陳浩,謝謝你,真的謝謝了,謝謝你原諒了我。”

“我沒原諒你。”我道。

“你沒殺我,就說明原諒了我,我該死,但我不會讓你手上沾滿血液的,如果有來生,我願意真正當好一個陳家的會計,不會再讓你傷半點心。”李小青兩行清淚落下,而後終身一躍,從五樓落了下來。

血液濺開,染紅了下面的水泥地,我愣了會兒,邁步走了過去,她的靈魂也被摔得快要支離破碎了,我念咒將她的靈魂取了出來,修補好了。

而後甩手一巴掌,將她打出了好幾米之遠,落在地上後我才道:“你這樣去死,你問過你父母沒有?你問過你親人沒有?孬種!”

李小青被我打得愣住,不知道是懵了,還是在思考我的話。

好一陣後才跪下,向我磕頭說道:“謝謝,我最後去看看我的父母,然後下陰司受刑。”

“滾。”我怒道。

李小青跌跌撞撞走了,地上屍體我沒管,不過就是一堆爛肉。

江南的事情大致已經弄完了,回到陳家,見這裏多了數千的道士,個個羽扇綸巾,英姿颯爽。

茅山宗的執事上前說道:“宗主您前幾日頒佈的法令,在整個玄術圈子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鬼魂對您感恩戴德,只是涉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他們很反對。”

我笑了笑:“茅山宗、全真教、陳家、張家、蕭家、七殺總會、陰司,這麼多的勢力,還壓制不住反對的聲音?從今天開始,誰敢反對,直接交給陰司處理。”

“是,我馬上通知下去。”

代文文此時拿着手機出現在了我旁邊,因爲我手機沒了電,她將她手機上打好的字給我看了。

上面寫着:鬼王要見你。

“讓他到陳家來。”我說。

代文文點點頭,只是沒有眼鏡,她看手機湊得很近,我嘆了口氣,說道:“跟我走,我帶你去買眼鏡。”

代文文滿臉欣喜看着我,弱弱說道:“謝謝,你。”

茅山宗和全真教的人還沒有來?,中間有一段空閒時間,我將代文文帶到了附近的眼鏡店,她挑選了一幅,紫色眼鏡,戴上後伸手拉了拉我,而後問道:“好,好看嗎?”

“好看。”我點頭,眼鏡只是裝飾品,主要看戴眼鏡的人如何。

代文文恩了聲,摘下眼鏡,用這鏡框配了一副,我幫忙付了錢,出門時見到站在角落的鬼王。

鬼王上前,看着我和代文文一笑,說道:“陳將軍跟代姑娘很般配呢。”

代文文低下頭,我瞪了他一眼,說道:“少管閒事,去陰司帶二十萬陰兵去桑植,我們隨後趕到。”

“二十萬?這麼多,陰司才經過大變,短時間抽派這麼多出來,陰司防禦肯定會降低的。”

“陰司現在是我的,即便陰司一個陰兵沒有,誰敢去搗亂?”我道。

鬼王愣了下,而後嗯嗯點頭:“是。”

鬼王退下後,我帶着代文文返回了陳家,這裏已經有更多的道士等待了,見了我後,行道禮:“宗主。”

“掌教真人。”

我點了點頭:“桑植屍亂時間已久,擾亂陰陽兩道,我們道門存在就是匡扶正道,這一次,兩派合作,一定要將桑植屍禍全部解決掉。”

“掌教真人,皁宗派人前來示好,他們也想參加。”

“還有麻衣派,宿士派,很多道派都在向您示好。”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道門各大派別的示好,我早就預料到了,而且比我想象的時間要晚很多,等到現在才表現出他們的好意。

他們已經看見了我的野心,整個玄術圈子的權利十分。我一個人至少佔據了七分去了,如果他們現在還不表態的話,我的野心遲早會涉及到他們。

“讓他們跟來就是。”我說道,而後取出陳文之前授予我的道教服飾,帶上了五嶽冠,手持桃木劍。身着紅袍,喊道,“目的地,桑植,即刻前往。”

“謹遵教旨。”

道士們開始撤退。我回到了房間,在張嫣的牀邊看了會兒,將其背了起來。帶到了桑植。

朱允炆也跟我一起來了,帶着他的那株花,代文文自然跟着一起。從很早開始,我們就形影不離了。

陰兵還沒到來。因爲道士的數量太多了,前來這裏的進度也比較慢,我將張嫣的軀體安置好,前去找到了陳文他們。

陳文和張晏武兩人一直在等着我到來,陳文沒說什麼,張晏武卻十足不滿地說道:“怕是你也從來沒有將這些事情放在心上過,這麼一點小事,你竟然需要花費那麼長的時間!”

我笑了笑,說道:“我辦成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找到張嫣的身軀了。”跪求百獨一下

張晏武聽了我的話,身上怒氣漸漸沈騰了起來,手裏兵刃嗤啦一聲,寒光閃爍,揮刀就劈砍了下來。

但是在距離我還有二十釐米的空中停住,卻是陳文將他的手臂給抓住了,說道:“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

“內訌?我跟你們根本就不是同一路的人,什麼叫做內訌?”張晏武冷聲道,而後又看向我,“張家讓你奪走了,陰司讓你奪走了,嫣兒的靈魂我也給你了,現在你連最後一點東西都不留給我嗎?”

“這樣她可以活得更好。”我說道。

張晏武點點頭:“也是,你們是不會明白我現在有多麼不甘心的,屍王的事情解決之後,就該解決我們的事情了。”

張晏武這人就跟瘋子似的,我不想跟他多做交流,問起陳文:“現在裏面是什麼情況?”

陳文回答道:“落花洞女已經進去了,她是屍王的貼身丫鬟,且之前很少跟你有交流,應該可以打探一些情況出來。”

“陰司和道門的人都被我帶來了,不需要再等了,只要一聲令下,我們直接殺進去。”

“要衝進去,我們完全可以做到,只是擔心屍王做出一些出格的舉動來。”陳文緩緩說道。

那倒也是,要是把屍王逼急了,他沒準兒真的和直接就將張嫣她們的靈魂直接吞噬了。

而現在只有等落花洞女出來之後才能再做決定,陰司和道門聯合進攻,只能在最後進行。

我們在外面等了一天,而距離陳文預測的那個時間也越來越近了。

這一天時間,漫天烏雲密佈,陰司的兵馬先一步趕到,二十萬陰兵一現身在陽間,陽間的陰陽氣開始混亂了,恐怕這種狀況只在千年前的道門和陰司動亂時候才發生過。

陰兵密密麻麻布滿了這片山脈,這裏都是些有本事的人,能忍耐住這些寒冷氣息。

但是畢竟是二十萬的陰兵,瞬間就將這裏變成了冰雪世界,鬼王找到我,說道:“陳將軍,我們是直接攻打進去嗎?”

“等。”我道。

“是。”

鬼王雖然回答了是,但是並沒有退下,而是將目光放在了陳文和張晏武的身上,猶豫了好久,卻始終沒有問出話來。

最後實在忍不住,才問道:“兩位鬼帝,你們和好了嗎?”

陳文看了眼張晏武,陳文行事一向溫和,他是想和好的,只是張晏武卻嚴詞拒絕了,說道:“管好你的嘴巴,我跟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鬼王臉上有些尷尬。

我凝神看着張晏武,說道:“鬼王是我的人,你語氣最好放尊重一點。”

我的話音落下,張晏武伸手便向我抓了過來,我也同樣迎了上去。

他一掌拍在了我的心口上,我也一圈打在了他的身上,兩人同時倒退了出去,定住身子後,五臟六腑都好似碎裂掉了,吐了口血,張晏武看起來沒什麼影響,我知道自己那一拳的力度,不可能沒事情的。

果然,張晏武撐了幾秒後,同樣吐血。

“如果不借用神的力量,我竟然無法勝你,簡直不可思議。”張晏武說了句。

我整理了下衣服,不再多言。

再過了半日,道門的人也來了,一共三十來個紅衣道士找到了我,茅山宗和全真教的監院執事我都見過,這裏面有很多人,是第一次會面。

他們看出了我的疑惑,但是也看見了陳文和張晏武兩人。

這兩人在道門的法界之中地位舉足輕重,但是衆所周知是仇人,現在居然站在一起,不可思議。

“不該問的別問。”我先他們一步說道,“你們是什麼人?”

“宿士派掌教!”

“麻衣派掌教!”

他們一一報上了自己的名字,這些人無一不是各派之長,道教大部分道派的掌教、宗主都在這裏了,來這裏的目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拉近和我的關係。

貧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這就是人情。

我接受了他們的人情,說道:“你們帶着你們的人現在外面等待,要是有安排,我會通知你們的。”

他們雖然滿腹疑惑,但是卻也不敢多問什麼,退了下去。

他們退下之後,張晏武也到一邊兒坐着去了,我和陳文等待這落花洞女的出現。

在這外圍呆了幾個小時,終於見落花洞女出來了,匆匆忙忙找到了我們,但是到我們面前之後卻又沉默不語。

陳文開口道:“說。”

落花洞女這才斷斷續續說道:“屍王已經把她們融合了。”

我們幾人怔住,我忙問道:“那她們呢?她們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我沒看見她們,但是王琳琳和馬蘇蘇,她們已經死了。”

聽到這消息,三尸如潮涌向了三魂七魄,瞬間失去了理智,回身往外走去,看着外面的道士和陰兵,大喊道:“殺光這裏所有的行屍,抓住屍王,我要把她生吞活剝了!”

“是。”

陰兵和道士往裏面涌了進去,槍聲響起,屍氣也開始瀰漫在天地之間。

我提刀要往裏面去,陳文卻一把抓住了,伸手按在了我的頭上,那一股股清涼氣息沁入我的身體,但是卻起不了半點作用。

陳文嘆了口氣,說道:“希望你以後能控制自己。”

我點點頭:“這件事情你不用參與,屍王,非殺不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