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情景逗笑了一旁的柳二龍問道:「我說弗老大,人家還在養傷呢!你就是打贏了也不光彩。」

弗蘭德將眼鏡扶正,眼鏡的反光讓他增添了幾分神秘。

「誰說我要和他打架來著?」

「可你不是說要……」

「呵呵呵~二龍妹啊!這麼久了你還猜不出來我會做什麼嗎?」

柳二龍思考了一會兒,彷彿想到了什麼,開口道:「難道……」

弗蘭德陰沉地笑著說道:「沒錯!身為院長的我有權利扣除老師工資!嘿嘿嘿……」

不知道是弗蘭德不懷好意的笑聲,還是那「扣除老師工資」的緣故。原本安靜睡眠的趙無極彷彿做了噩夢一樣,表情扭曲,額頭冒汗。

「弗老大,你……到底扣了他多少次工資?」

弗蘭德:「………」

身為原藍霸學院的院長,柳二龍正要為這種剝削教師的行為鳴不平的時候。

咔噠一聲開門聲,然後就看見唐易手拿著烤串就進來了。

打了個飽嗝後唐易舉了舉手中的烤串說道:「各位老師我給你們帶了夜宵,你們要不要吃?」

弗蘭德看到唐易終於是回來了,終於放下心來。隨之而來的就是憤怒,那種孩子闖禍的憤怒!

只不過弗蘭德還沒來得及開口,大師就先對著唐易破口大罵:「你還知道回來啊!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還敢綁架親王?不要以為自己有點實力就到處惹禍!」

望著一反常態的大師一步一步走近自己,唐易就好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低著頭。

大師見狀蹲了下來,摸著唐易的頭說道:「小易,你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人,現在也有著強橫的實力。可是這世間上有很多無形的規則,不是單單足夠強可以擺脫的。」

大師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已經擁有超出我認知的範疇。但是小易,或許你認為這次的事件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不要忘記,你的老師同學還有你二龍阿姨大家都在天斗!一旦出了什麼事,你可能會後悔終生的!」

「正如小剛說的,那些拍賣會的競買人憑藉自己的情報知道你就在我們學院。已經是來這裡鬧過一次了,要不是寧宗主和劍斗羅出面恐怕……」弗蘭德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大師和弗蘭德的話讓唐易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知道史萊克七怪是未來的救世主,所以一直認為他們成神是註定的。

但現在經過大師他們的點醒唐易才知道,現在的他們還只是幼苗!看來得在他們的身上留下自己空間標記了,自己留在他們身上的小球空間早就消耗完畢,如果再像今天自己不在場,唐易根本不能第一時間趕到!

柳二龍看著唐易愧疚的樣子說道:「不過你也別擔心,不知為何來的人級別都是魂帝級別,加上寧宗主極力的勸阻和劍斗羅的威懾,讓他們無可奈何,這才讓他們回去。」

哦~我知道為什麼都是魂帝級別,早知道自己當初下手就狠一點!不過……看著架勢我還是不說吧!

弗蘭德眯著眼說道:「小易你的表情告訴我,你好像知道些什麼?」

「呃~怎麼會呢?你想多了,一定是和史萊克三賤客待久了。最近連唐三都有點學壞了呢!」唐易狡辯道。

「咳咳」大師咳嗽了幾聲將眾人思緒拉了回來,說道:「回到正題,小易你到底做了什麼?可以和我們談談嗎?」

「呃~好的」唐易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將雪星親王和他的隨從帶走後,我和他進行了友好的探討。他表示之前是誤解了我們學院才對學院出手,現在他想為自己的行為道歉。接著帶著我去見他的哥哥,也就是雪夜大帝。說是準備給我們學院一塊地,並且免費為我們學院翻新擴建一遍。嗯嗯,大概就是這樣了。」

三人呆若木雞:「蛤——」

「哦!對了對了」唐易突然想起什麼:「院長我找到一個能下金蛋的搖錢樹叫~叫老張,沒錯老張是個琢玉師。以前我用來實驗做負重魂導器的那些寶石你有沒有扔掉?只要讓他給它們雕琢一下,那就可以至少5倍的價格賣出了!」

唐易嘗試著轉移話題。

弗蘭德立馬從木雞狀態清醒,眼裡散發著貧窮的光芒激動道:「真~真的嗎?小易你可不要騙我,他人現在再哪裡呢?」

唐易陰險地笑了一聲,豎起大拇指:「已經和他談好了,明天正式上班,無償加班,不包吃住,月薪院長你看著隨便給點就可以了!」

「乾的漂亮小易!」弗蘭德覺得這孩子長大了,終於可以替自己忽悠其他人了。當然他並不知道這個琢玉師就是之前打傷他們的印老陸子章。

「噢~哈哈哈……」弗蘭德的笑聲充斥著整個房間,但是就這樣也沒能將一旁的趙無極吵醒。

「弗蘭德你夠了!」趙無極沒有被吵醒,柳二龍受不了了。

弗蘭德立馬認慫,向柳二龍道歉:「一時激動,沒忍住。」

得,失敗了。

大師沒有理會兩人,再次詢問道:「雪星親王怎麼是這麼一個好說話的人?你用了什麼方法。」

「用的是這個」說罷唐易就擺了幾個前世健美姿勢,說道:「肌肉!我向他們展示了一下我的肌肉,告訴他們我很不好惹,然後給了他們一些教訓。」

柳二龍立馬敲了一下唐易的頭說道:「不要給我做這種羞恥的動作,尤其是手裡還拿著烤串的情況下!」

見大師仍然是一副擔憂的表情,唐易又再次說道:「老師我還會騙你不成?我展示肌肉的方法,很特別,所以老師你就放心吧,他們是不會追究的。反而我們這幾天要準備收他們的賠禮就可以了。」

大師站起身,長出一口氣摸著唐易的頭說道:「既然小易你都這麼講了,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快回去睡覺吧。」

舉了舉手中的烤串,唐易說道:「那你們不吃夜宵嗎?」

「不用了,老師還能餓著自己?帶回去給唐三他們吃吧,他們可是很擔心你的,現在應該還沒睡。」

唐易應了一聲后,就風風火火地跑出去了。

柳二龍笑道:「這孩子。」

弗蘭德也是一改之前的財迷模樣對大師說道:「你覺得呢?小易還有很多事隱瞞。」

柳二龍立馬不高興了說道:「瞧你說的?小易還會害我們不成?」

「我是擔心小易一些事瞞著我們,結果這些事最後發酵成惡事。最後的苦果還是要小易自己吃下去!」弗蘭德說道。

柳二龍剛要反駁的時候被大師攔下了,大師對著弗蘭德說道:「你不用這麼擔心,孩子長大了也是時候放手了。相信他們能處理好自己的事,我們畢竟不能時時刻刻陪在他們身邊。管的太多隻會吃力不討好。」 我鼓勵風影,風影卻說:其實,你剛纔問的問題,我都知道。

“你知道?”我問。

風影仰頭看着天空,說:唉,本來以爲是個傳說、野史,想不到是真的,小李,你可知道,風水行當裏,誰纔是第一人嗎?

我想了想,說道:那得是一代布衣神相賴布衣了吧。

賴布衣可是風水行當裏的集大成者,名氣極大,一手點葬的功夫,神乎其技。

風影又嘆了口氣,說:論風水之術,從古到今,高手輩出,但其中又有佼佼者,堪爲天人,一代神相賴布衣,明朝天智星劉伯溫,能用七星燈逆天改命的諸葛亮,撼龍經的成書者楊筱鬆,都是名噪一時的風水大師!

他說:如果單個的拿出來比,這陣法的締造者,和上面說的那些風水大師,要差了一個檔次,但是……如果佈下陣法的兩人加在一起,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那他們兩個人到底是誰?”我問風影。

風影說:小李,你可聽過袁天罡和李淳風?

“推背圖?”我問風影。

“正是!”風影點點頭。

“怎麼會是他們?”我十分驚訝。

說起推背圖,很多人可能都不太瞭解,但《推背圖》可謂是中華五千年的第一預言奇書。

這推背圖就是李淳風因爲好奇“周易”,演算“易經”,一發不可收拾,竟然預言到從唐朝往後兩千年曆史變遷。

李淳風一直推算到“推背圖”的第六十相的時候,袁天罡推了推李淳風的背,說:天機不可泄露太多,適可而止。

李淳風纔沒繼續推演下去。

李淳風和袁天罡,算是亦師亦友,按照真正的關係,李淳風是袁天罡的徒弟,但李淳風對風水算術的天賦,實在是太高,到最後,和袁天罡能比個旗鼓相當,最後兩人便以朋友相交。

曾經有一個野史,說明了袁天罡預言和風水看相的能力。

說的是袁天罡有一日去一農夫家作客。

農夫有一女兒,他想讓袁天罡幫女兒看看相,瞧一瞧自己女兒以後的前程如何。

不過當時風俗比較保守,女兒家的拋頭露面實在不好。

於是,農夫把女兒打扮成一個男孩的模樣,推到袁天罡面前。

袁天罡第一眼見到那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娘,頓時驚住了,他連忙對農夫說–不得了不得了,你們家這個小男孩,身體骨骼無一不合“天算”,面相五官實在貴不可言,以後定然是人中龍鳳,他日一朝同風起,扶搖直上,平步青.雲。

當時農夫聽到袁天罡的評價,連忙給袁天罡磕頭。

袁天罡當即就把農夫給扶了起來,不讓農夫給他跪拜,還說以後再見面,指不定誰給誰磕頭呢。

不過袁天罡說完這話,又嘆了口氣。

農夫不知道袁天罡爲何嘆氣,便問袁天罡:先生既然說我家小子以後貴不可言,怎麼又嘆氣呢?

袁天罡直接說:唉,可惜了,你們家這是個男孩,如果是女孩,必爲天下主!

這就是袁天罡最爲出名的“預言”,這農夫家的小姑娘,不是別人,正是一代女皇武則天。

從這個預言便可以看出袁天罡對風水玄學的造化了。

風影說:袁天罡性格稍惡,擅長風水看相,李淳風性格大善,擅長推演天機,兩人一善一惡,一人懂相術一人懂推演,簡直是天作之合,兩人合二爲一,風水行當,無人能和他們匹敵。

我問風影:你意思是–這故宮的風水陣,是李淳風和袁天罡佈下的?可他們那時候,還沒故宮呢,而且這裏的風水陣,怎麼是一枚唐朝的銅錢呢?

風影點點頭:這裏面,關乎於另外一段傳奇。

我連忙讓風影講講,我看看是不是能從這段傳奇裏面,找補出一個脫身的辦法來,坐以待斃,向來不是我的性格。

風影長嘆了一口氣,給我講出了這個故事。

原來,在武則天當了一代女皇,威凌天下的時候,袁天罡和李淳風都在朝廷裏面當天相官。

當時武則天當着羣臣的面,考一考兩人對風水的見解。

她讓袁天罡和李淳風分別去找尋一處絕佳的龍穴,看看兩人誰的速度快,誰能夠找得更準。

當天,袁天罡就出發了,他騎着快馬,找尋了數日,最後,在“幽州”找到了一塊風水寶地。

用當時袁天罡的話說——此爲國門,也是興衰氣運之咽喉,祖龍眼睛之處。

他在這塊風水寶地的正中心,埋下了一枚“開元通寶”的銅錢。

等袁天罡回去覆命之後,李淳風又接着出發。

李淳風也是騎着快馬找尋數日,竟然也找到了幽州的那塊風水寶地,他擅長推演天機,他對這塊風水寶地下的評語,和袁天罡的側重點不同。

他的評語是:時代興衰輪替,宮牆都化作灰土,唯獨這塊風水寶地,九龍齊聚,五行皆佳,一旦建立皇城,必然永爲皇城。

“一旦建立皇城,必然永爲皇城”,這句話的評語可是相當高的,要知道唐朝以前,皇城更替太過於平常——洛陽、長安、咸陽,商丘、安陽都是皇城,後來金陵、杭州、北京,也都是皇城。

能夠下“永爲皇城”的評語,說明李淳風十分看重這塊風水寶地。

他找到這塊風水寶地的正中心,紮下了一枚髮簪後,回洛陽找武則天覆命。

武則天聽說兩人都找到了一處極佳的風水寶地,而且找的還是同一塊風水寶地的時候,讓兩人帶她過去瞧瞧。

到了幽州那塊風水寶地。

武則天讓人掘開了風水寶地的正中心。

這時候,震驚的一幕出現了,李淳風的那根髮簪,竟然絲毫不差的扎入了袁天罡埋下的那枚銅錢的方孔裏。

兩位風水大師的見解,竟然出乎意料的一致!

當時武則天便更相信風水之說。

李淳風和袁天罡二人更是惺惺相惜,兩人爲了紀念這次事件,連手在那塊風水寶地上,佈下了一個陣眼,佈陣用的工具,就是他們定龍穴的工具,那枚髮簪和那枚開元通寶銅錢。

風影說:沒錯,唐朝時候的幽州,就是現在的北京,李淳風和袁天罡點下的那個位置,就是故宮太和殿龍椅正下方的位置!

“怪不得明朝清朝的皇城裏竟然有唐朝的銅錢!妹的,他們這麼牛嗎?”我都有點不敢相信了,這對風水第一組合,竟然對天機的把握,達到了如此變態的地步?

風影說:那當然了,你想想袁天罡對幽州,也就是現在的北京的評語——此爲國門,氣運興衰之咽喉,祖龍眼睛之處。當時的人沒有特別大範圍的地圖,後來有了大比例地圖,大家就都明白北京的戰略意義了,明朝朱棣帝遷都北京的時候,就管那次遷都的行爲叫“天子御國門”,一直到後來的八國聯軍、小日本侵略,都想着佔據北京城,這個地方,實在是中國的咽喉!

我聽了這話,感嘆袁天罡風水玄學之高,預言之準,同時,我又想起了李淳風對北京的評語:“此地一旦建皇城,永世都爲皇城。”

他這句對北京故宮的推演,也強到極致了。

從明朝遷都北京,把北京定位皇城開始,明朝變清朝、清朝變民國、民國變中國,朝代更替,但北京始終是皇城。

雖然民國中間有段時間,遷都到了南京,但那時候南京屬於臨時首都。

北京始終是皇城啊!

“這二位佈下的陣,只怕真的是破不了了。”我也和風影一樣,陷入了絕望的情緒。

風影悲嘆一聲:風水陣法,陣眼最爲重要,這陣眼就是風水陣的靈魂,我說故宮內,爲什麼會有如此多奇妙的陣法,什麼十二飛星、九龍望天、五行封門陣的奇妙陣法層出不窮,原來,這裏真的有袁天罡和李淳風兩人合力製造出的陣眼,後來那些負責故宮風水局的風水師們,只需要沿着這個風水陣眼擴展就可以了,任何陣法,在這兒都能化腐朽爲神奇。

我開頭還想問清楚這裏風水陣的傳說,好找點辦法來補救呢,現在看來,沒得補救了。

咱……得折在這兒了。

“完嘍,完嘍。”大金牙搖搖頭,目光呆滯:我大金牙這輩子還沒討到媳婦呢,就這麼死了,真是不值啊!

花和尚刺了大金牙一句:丫就別矯情了,你不折在這兒,也特麼討不到媳婦。

“哈哈,嗚嗚,哈哈!”蘇巷是邊笑邊哭。

她笑估計是笑我們現在還在耍寶,哭嘛,估計是被風水陣強大的勢給壓哭的。

別說她一個女流之輩了,我特麼骨頭都快被壓碎了。

密十三還在揮刀,我勸密十三:十三,別砍了,留點力氣,好上黃泉路。

我們從來沒有這麼悲觀過,但現在,真的很絕望。

兩大風水天王佈下的風水陣,我想,借我們一隻翅膀,也飛不出去,因爲需要有兩隻翅膀,才能飛。

大金牙這時候,比我們更加絕望,他掏出了羅唣鼓,開始搖了起來,一邊搖,一邊念着“引魂詞”,算是給快要死去的自己禱告一下吧。

“媽的,要是有下輩子,我要當富二代!”大金牙一邊念引魂詞,一邊唸叨着。

“我想當大熊貓,只要賣萌,就能活得舒舒服服的。”花和尚哀嘆了一句。

就在我們都以爲自己必須得折在這個風水陣死局裏面的時候,突然,我們對面,也就是面朝午門的方向,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人影穿着一件長袍,扭着極其怪異的姿勢,緩緩的衝我們走了過來,說不出的詭異。

大金牙看了一眼,立馬嚷嚷道:完了完了,本來就要死,這還來一隻惡鬼嗎?這存心不讓我們留條全屍啊! 第二天的清晨,弗蘭德帶著兩隊校工早早的來到了學院門口。

「嗯嗯~」弗蘭德轉過身面對這些校工說道:「你們都聽好了,今天有貴客要來,一定要保證從學院門口到院長辦公室的整潔乾淨!」

「好的,院長。」領頭的校工回答道。

「另外~這箇舊地毯你們拿去洗一下,拿去鋪在學院的門口。」說罷從魂導器中拿出沾滿灰塵的老式地毯。

扔在地上泛起一陣灰塵。

「咳咳~」領頭校工被灰塵嗆著了,抹了一把眼淚問道:「這~迎接貴客用這樣的地毯不太好吧?您是從哪裡弄來的,不如乘著還有時間買個新地毯吧。而且我看它的樣子更像是客廳地毯,不像是迎賓專用地毯……」

領頭校工還想說著什麼,被弗蘭德打斷他說道:「你真是為學院著想啊!那新地毯的錢就由你來付好了。」

「別介,別介。我洗,我保證把它洗的跟新的一樣!」

「這次差不多!」弗蘭德低估了一句就來到門衛的值班室。喝著茶優哉游哉得等待「搖錢樹的到來」。

「幸好昨天到老趙的房間搜颳了一下,不然自己還真的要買新地毯。」弗蘭德喝了口茶熱說道:「小易說皇家今天會過來賠禮,還有那個搖錢樹會比皇家還要早過來。」

弗蘭德已經等不及要見識一下,唐易口中可以將寶石價值提升五倍的人了。一想到這裡,弗蘭德喝茶的嘴角忍不住地上揚,茶水從嘴縫流了到了他身上都渾然不覺。

…………

宿舍樓頂,唐三正在做著他的日常。

吸收日出時的紫氣東來唐三吐出來一口紫氣,順便打了一個嗝!

唐三臉色難看地揉了揉肚子,昨天從拍賣場回來就和泰隆的父親打了一場。晚上還不容易恢復強勢之後又被拉去吃唐易帶來的夜宵。

剛恢復身體,就吃油膩的烤串,導致唐三肚子一夜不太舒服。唐三已經決定了,要還有下次——他一定吃爆!

沒辦法,唐易雖然味覺和廚藝不敢恭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挑回來的烤串——真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