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說話間,我們已經來到了頂樓的總裁辦公室,門口的助理看家龍小蠻,立刻輕輕敲了敲門,進去通報了一聲。

王凝看見我毫髮無損的回來,也是驚訝無比。

“小天呢?”

我一面問道,一面四下環顧了一眼,發現這間辦公室裝修的富麗堂皇,和當初宏關集團的總裁辦公室不相上下。

而王凝也穿着一套剪裁得體的職業裝,一看就是乾淨利落的女強人。

“她在家裏睡覺呢,最近他不知道怎麼的,瞌睡特別多,每天吃飽了就睡,跟豬似的。”

王凝雖然嘴上那麼說着,但我看見她提起安小天的時候,眼眉間滿是濃濃的幸福,這種幸福是發自內心才能體現,裝是裝不出來的,能看出,王凝很喜歡安小天,和安小天在一起也很幸福。

“教主,這是公司這段時間的財務報表,您要不要過目一下。”

“不用了,這些事兒你盯着就行。”

我擺擺手道,“還有,你以後不必稱呼我教主,和小蠻她們一樣,直接叫我名字就行,公司這邊交給你我完全放心,還有安小天,委屈你了。”

“我一點兒也不委屈。”

王凝露出個幸福的笑容,“每天能看到小天我就覺得挺幸福的。”

看着王凝這個樣子,我心裏邊也是涌起一抹酸楚,立即起身告辭道,“行了,你先忙着,我們還有點事兒,你放心,只要我們幾個還活着,就不會放棄小天的!”

走出王凝的辦公室以後,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去休息一下?”龍小蠻關切的問道。

我擺了擺手,“不用了,我只是想起安小天感覺有點難過,算了,先不說這事兒,我心裏邊有個疑慮。”

“什麼疑慮?”

我和龍小蠻邊

走邊說,道,“現在天玄教今非昔比,而且是你們一手創建起來的,和我沒啥關係。手下的這些個教衆,除了你們幾個之外,都不認識我,我在想,讓我繼續做這個教主合不合適。”

“怎麼不合適!”

龍小蠻將一縷垂下的秀髮輕輕捋到耳後,一面道,“天玄教本來就是你一手創建的,教主你不做誰來做?你難道擔心我們不聽你的啊!”

我連忙擺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你們幾個肯定支持我,但天玄教不僅僅是我們幾個,底下幾萬人,基本上之前都不知道我的存在,現在突然空降一個教主出來,我怕他們心裏不服。”

“而且我現在的修爲,在天玄教裏恐怕只是個小兵的級別,有你們在,他們明面上肯定不敢造次,不過心裏邊必然對我不服。上一次和唐元交戰就是個例子,如果不能讓他們做到心服口服,到了危急關頭,這些人就立刻倒戈相向。”

龍小蠻聽完後,想了想,道,“你說的倒是有些道理,只不過這個教主如果你不來做,讓誰做呢?”

“你們幾個誰都可以,反正就我不行,其實這也沒什麼,我們幾個人誰做教主都一樣,不存在什麼爭權奪勢,關鍵是人選一定要合適,任何方面,都能夠壓得下去的那種。”

龍小蠻嘆息一口,“還是等張雅她們回來在商量吧,這麼大個事兒,我倆做了決定也不行。”

我點點頭,“嗯,我正是這個意思,雖然我們幾個都親如兄弟,不存在什麼利益權勢之爭,但這種事情,最好還是大家一起商量再做決定。”

這個時候,龍小蠻的電話突然響了,她看了來電顯示,衝我笑道,“張雅她們回來了!”

他們幾個見到無比激動,張雅上來就是給我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喲,還活着呢,一個人悄悄就離開了,連個信兒也不留,從事招來,這一年多跑哪裏浪去了,如果敢說一句假話小心老孃把你給閹了!”

小啞巴更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是看着我一個勁兒的紅着眼眶笑着。

幾人聽了我這段時間的遭遇,也是驚訝無比。

寒暄一陣後,我們便來到會議室,直接切入了正題。

我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道,“現在都是我們自己人,我也就不繞彎子了,剛纔我和龍小蠻商量過,我現在雖然回來了,但教主的位置,我卻萬萬不能坐。”

接着,我說了我不能做教主的原因,他們幾個聽了之後,也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

“可是如果展寧……噢,不是,如果哲寧不做教主的話,誰來做啊,反正我可不行,我沒那個本事。”侯小飛撐着下巴道。

志剛也跟着表態,“讓我衝鋒陷陣可以,不過做教主嘛,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肯定沒那個腦子。”

一番討論之後,每個人都在以各種理由推辭,整個會議室吵吵鬧鬧的。

最後,張雅突然說道,“行了,這件事先擱在一邊兒吧,我都忘了說正事兒了。”

說着,她頓了頓,輕輕吐出一口氣道,“前些日子的那陣玄氣精華大爆發的原因我已經查到了。”

(本章完) 張雅的這句話,一下讓衆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是怎麼回事!”一向冷靜的上官塵也有些迫不及待。

龍小蠻之前給我說過,自玄力元素大爆發之後,他們幾個就一直在暗中調查這件事,幾人都是分頭行動,每個人負責一個領域,張雅也是今天才摸清這件事的,上官塵他們也還不知道,然後又碰見我回來了,便暫時把這事兒耽擱了一下。

張雅看了衆人一眼,緩緩吐出四個字,“地獄之門!”

“地獄之門!”

衆人聽了驚訝不已,讓張雅趕緊接着說。

張雅繼續嚴肅道,“不過這個消息也未必可靠,我也是剛剛纔知道一些線索,也只是我的推測而已。”

“這次的玄力元素大爆發,讓衆多玄術界的修行人突飛猛進,不過我發現一件特別奇怪的事,自大爆發事件之後,很多人隨着修爲的精進,也變的暴戾起來,而那些平日裏本身就暴戾的人,卻變本加厲,如同發瘋了一樣。”

“阿木就是個例子,他之前雖然殘忍,但還不至於像現在這個樣子,只要被他盯上的人,從來就沒有一個活口,而且我還聽說他在征服了一些玄術組織後,用各種酷刑將一些俘虜折磨而死,殺人取樂。”

說着,她看了秦月一眼,緩緩道,“秦家的俊男美女更是遭了殃,女的都被他逼迫着成爲他享樂的工具,稍有不從,就會被活活折磨而死。男的,則被他先毀了容,百般羞辱之後,再用殘忍的方式殺掉。”

嘭!

一向優雅恬靜的秦月聽完之後面色也是大變,咬着牙狠狠在桌子上邊拍了一下,咬牙道,“此仇不報,我秦月誓不爲人!”

秦月雖然和秦家斷絕了關係,但那些人畢竟還是她的家族成員,聽到家族成員遭此大難,秦月自然憤怒不已。

“秦月姐,你先彆着急,阿木乾的那些事兒,不僅僅針對你們秦家,現在整個玄術界的人都對他恨之入骨,我們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龍小蠻安慰了秦月一句,然後示意張雅接着說。

張雅繼續道,“之前我一直認爲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人性的貪婪,可是後來我漸漸發現這事兒沒那麼簡單。於是我開始從這個原因着手調查,並根據得到的一些線索,和我自己的推測,我認爲這是因爲地獄之門。”

“地獄之門在幾年前就已打開,老先生憑着一己之力將其封堵,可地獄力量和其強大,我想老先生一定是遇到的什麼事,導致在那接近一個月的時間,讓地獄之門裏的玄氣元素涌了出來。”

“地獄本就是暴戾之地,那裏每日充斥着酷刑殺伐和哀嚎,從裏面涌出來的玄氣元素,自然也充斥着暴戾,人們藉着這些充斥着暴戾的玄氣元素修煉,必然會影響到自己的心智。好人變壞,壞人變得更加殘忍!”

張雅說完之後,侯小飛第一個拍着桌子道,“我看這個推斷沒錯,八成是這樣的,我是說嘛,每次打仗的時候,越打到後邊我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總是有種想殺人的衝動,好幾次人家都投

降了,我還是沒忍住把對方幹掉。”

侯小飛的這話,得到了衆人的附和,他們紛紛表示在之前的數場打鬥過程中,也有和侯小飛一樣的反應,只要聞到血腥味兒就會興奮。

衆人商量了一陣之後,上官塵沉吟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有了第一次,就一定還會有第二次。第一次尚且造成天下大亂,如果再有第二次的話,後果將不可預料,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怎麼阻止,就憑我們現在?”

侯小飛一臉的無奈道,“我們現在的實力在雲南當地倒是還算滋潤,可要是離開這片地方,在外邊都不夠人看的!”

“怕個鳥啊!”

志剛聽完後激動道,“不拉出去練練,怎麼知道我們的實力到底怎麼樣?我瞧着外邊那些個傢伙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也許就那麼幾把刷子。”

說着,站起身向上官塵道,“上官,我帶着我的重甲營打頭陣,我們點齊兵馬殺出去,我一直在雲南憋着,都快憋出毛病了!”

脾性和志剛差不多的醜奴也立刻表示,他願意做先鋒大將,爲我麼殺開一條血路衝出去。

自玄力大爆發之後,醜奴的修爲也是突飛猛進,雖然離那恐怖的神階還有一段差距,但比起之前來,他的修爲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在座的耳機哥他們都是天階高手,但論實力,這些人裏邊依然是醜奴最爲強勁。

“不行!”

龍小蠻冷靜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若是出去在外邊和別人硬碰硬,後果必定不可預測,如果再引起阿木的主意,那我們就毫無勝算,甚至一個都別想活着回來!”

侯小飛撓着後腦勺道,“那咋辦,要不地獄之門咱不去了,到手天下要怎麼亂就讓它自己亂去,我們就好好縮在雲南,過我們的好日子。”

“不行!”

我連忙開口否決了侯小飛的這個提議,之前在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琢磨這事兒,這地獄之門還真非去不可。

“爲啥?不是我們不想拯救蒼生啊,而是我們每那個實力啊,出去不僅不能拯救蒼生,還得把我們自己也給搭進去,這樣就太不值得了。”侯小飛看着我道。

我輕輕搖了搖頭,“第一,城門失火,必定殃及池魚,到時候天下大亂,我們的日子也別想好過。第二,是因爲我自己。”

“你自己?”龍小蠻一臉疑惑的看着我,之前我還沒來得及把小黑給我神核,讓我去地獄之門找老先生的事兒告訴她。

我點了點頭,接着把黑龍給我神核,並讓我去找天機老人的事講了一遍。

衆人聽後驚訝不已。

“你說史南北的師父就是天機老人?”張雅驚訝的向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黑龍沒有直說,但封堵住地獄之門的,只有史南北的師父一人,所以我就肯定,史南北的師父就是黑龍讓我去找的人。”

“那看來,這地獄之門咋們還非得去闖上一闖!”

一直沉默的耳機哥突然看着我

發話道,“也許只有你,纔是這件事的關鍵點,只要你能恢復蓋世殺神的修爲,將會是天下蒼生的救世主!”

“黑龍也是這麼說的。”

我接着道,“而且當時我還看見了裏邊水晶石臺的預言鏡像,裏邊天下大亂慘不忍睹,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切發生!”

“那還費什麼話,我這就去點齊兵馬,過兩天一起殺出去!”

醜奴聽完後呼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他現在是天玄教的先鋒大將軍,聽見要打仗了激動不已。

“不行!”

上官塵連忙制止醜奴,“如果我們這樣聲勢浩大的出去,必定會引起各方勢力的關注,那個時候我們將一點勝算也沒有,雲南也會被人趁虛而入,到時候我們就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

“那你說咋辦?”醜奴聽完悻悻坐回了原位

上官塵張了張嘴,看樣子是想說點什麼,可以突然看了我一眼之後,就把嘴巴閉上了。

我明白上官塵心裏在想什麼,衝他擺手道,“沒事兒,有什麼說什麼,都是自己人,你是我們這裏邊腦子最好使的,你就說說你的想法吧!”

我知道上官塵是在顧忌我的感受,畢竟現在我已經回來了,這些事要由我來定奪才行,上官塵是覺得他那樣有點喧賓奪主了。

“好吧!”

上官塵這才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不過我在說我的想法之前,先申明一件事,我可以把命交給天玄教,但是天玄教教主的位置,我是一定不會做的,也沒動那個心思。”

上官塵這話讓我心裏邊一怔,其實我正琢磨着推舉上官塵來做天玄教的教主。

他腦子好使,性格沉穩,能力出衆,自身的修爲也夠格,可是他現在卻直接表面了他的立場。

我剛準備說什麼,就被他打斷,“教主的事情就別說了,不管你們誰坐這個位置,我都會盡心輔佐,但我是一定不會坐的,而且我心裏邊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等會兒再給大家商量。”

說着,他便進入了正題,“這次我們去地獄之門,必須低調行事,去的人貴精而不在於多,人多了反而更容易暴露。”

“我的想法是,我、小飛、龍川、志剛、還有哲寧我們五個人去就行了。餘下的人繼續鎮守雲南,這裏是我們的大本營,也是根基所在,所以一刻也不得疏忽。”

“而且在這段時間內,你們一定要製造出一片混亂的景象,讓外邊的人認爲我們這個地方也不太平,所以就不會放着我們幾個會偷偷潛出去,具體的事情你們看着安排,反正就是把動靜鬧大,鬧得越大越好,讓所有人都認爲,我們在雲南自顧不暇。”

緊接着,上官塵給醜奴、秦月、張雅和小啞巴都各自佈置了任務和職責,卻唯獨把龍小蠻晾在一邊。

“那我幹什麼?要不我也和你麼一起去吧!”龍小蠻見沒有給自己佈置任務,連忙問了一句。

上官塵看着她,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你不僅不能和我們一起去,而且你還會有一個更大的職責!”

(本章完) “更大的職責?”龍小蠻一臉疑惑的看着上官塵。

上官塵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站起身,對衆人道,“我認爲,天玄教主最合適的人選非龍小蠻莫屬,我提議讓小蠻做教主,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意見。”

“不行不行!”

龍小蠻連忙推辭道,“我肯定不能擔起這麼大的重任,讓我做的別的還行,要是做教主的話,我恐怕不合適……”

“沒什麼不合適的。”

上官塵打斷龍小蠻,道,“你的能力,修爲,資歷,各方面都滿足教主的條件,讓你來擔任教主再合適不過。”

龍嘯嗎急得臉都紅了,“反正我就是不行,要不讓龍川來做教主吧,或者,你們幾個其中一個都行。”

上官塵罕見的露出一個笑容,呵呵笑道,“我、龍川、小飛、志剛,我們四個性格上都有一定的缺陷,做教主恐怕不行,在座的所有人當中,只有你和哲寧在性格上具備做教主的條件,哲寧暫時不能做,那就只剩下你一個了。”

對於上官塵的這個提議,我剛開始覺得有些驚訝,但聽他這麼說完之後,也覺得龍小蠻是最適合做教主的。

別看她是個女流之輩,可是各方面都非常優秀,修爲境界上自不用說,能力上更是獨樹一幟,以前的天玄教,整個主流社會的產業都是她一手管轄的,讓她來擔任教主之位應該沒什麼問題。

龍小蠻還想說點什麼,卻剛一開口,還未來得及出聲,上官塵就給我們幾個使了個眼色。

我們幾個立刻會意,連忙起身朝龍小蠻行了一個大禮,齊聲道,“屬下拜見教主!”

“你們這是幹嘛呢!”

龍小蠻急得一張俏臉通紅,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衣服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看着龍小蠻道,“小蠻,你就別推辭了,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天玄教不可一日無主,以後,還要靠你撐着。”

“可是……”

龍小蠻還想推辭,卻被上官塵打斷,用一種堅定的語氣道,“教主若是再要推辭,我們就一直站在這兒,等到教主答應爲止!”

“是啊,小蠻姐,你就答應了吧,我們都支持你!”

張雅和小啞巴也跟着勸說。

“你們……”

龍小蠻看着衆人咬了咬牙,最終一口答應下來,“行了行了,我答應就是了,你們快坐下。”

“哈哈,這不就結了,搞那麼麻煩幹嘛啊!”侯小飛哈哈笑着剛準備坐下去,就被上官塵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侯小飛一愣,連忙衝龍小蠻拱手道,“謝教主!”

“行了行了!”

龍小蠻擺手道,“我做教主可以,不過以後你們見了我可別行什麼禮,而且不許叫我教主,我聽着彆扭,還和以前一樣叫我小蠻吧,我現在雖然做了教主,不過私下裏我們該怎麼着還得怎麼着,這算是我身爲教主,給你們定的規矩吧!”

“屬下遵命!”

“你們又來了,再這樣,這教主我可不做了啊!”

“哈哈哈……”

衆人哈哈大笑,我坐在龍小蠻旁邊,暗中

把手伸到桌子下邊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弄得龍小蠻一臉通紅,小聲衝我說了一句,“晚上再說。”

龍小蠻說完這句話之後,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安靜下來,一臉壞笑的看着我倆。

這才意識到,在場的都是些什麼人啊,除了我以外,可都是天階高手,就算龍小蠻這句話已經很小聲了,可哪裏能瞞得過他們的耳朵。

龍小蠻直接羞得恨不得把腦袋埋進桌子裏,並暗中在我腰上狠狠擰了一把,疼得我齜牙咧嘴的。

“咳咳……”

我尷尬咳嗽兩聲,連忙把話題轉移開來,“那個……上官,說說你的方案吧!”

“別!”

侯小飛一臉壞笑,“我覺得還是先說說你們倆晚上的方案吧,怎麼着,一年多沒見,憋不住了?要不,咱們先出去溜達溜達,給你倆留個二人空間,一個小時足夠了吧?噢,兩個小時也行,哈哈……”

侯小飛說完,衆人一陣鬨笑,龍小蠻的臉紅得跟番茄似的,小啞巴露出個奇怪的眼神,而張雅則也跟着笑得沒心沒肺的。

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上官塵也跟着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