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是不是不方便,有什麼妨礙?”柳雪問道。

葉知秋微微點頭,說道:“五通神是東華帝君敕封,冥界認可的,和各地的城隍爺一樣,是正牌的陰神,名正言順地享受人間香火。我們要是斬殺五通神,從道理上,恐怕說不過去。”

柳雪撇嘴:“幾個邪神,居然還能享受香火,什麼世道!?”

葉知秋一笑,感慨道:“殺一人者爲罪犯,殺十人者爲惡徒,殺百人者爲魔頭,殺百萬人者爲神……我想靈界中的事,也和人間差不多吧。五通神就像梁山宋江等人一樣,被靈界招安了,所以就有了享受香火的資格。”

“所以,過去的人說,想做官,殺人放火受招安。唉,道家人佛家人,都說善惡有報,但是從五通神受封上面看起來,這善惡有報的說法,就是扯蛋。”柳雪嘆息。1711

葉知秋一笑:“佛家的詭辯術,會告訴你,那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是啊,想成佛,就要先舉起屠刀去殺人。否則,哪裏有屠刀,給你放下?”柳雪反諷。

葉知秋有些震驚,打量着柳雪的臉色:“雪兒,好像你對佛家道家的學說,統統不信?”

“我從來就沒有相信過善惡有報宿命輪迴的說法,那一套說辭,是靈界大能用來控制普羅大衆的謊言。我只相信弱肉強食,陽間如此,靈界也如此。”柳雪說道。

葉知秋搖頭苦笑,說道:“我現在的境界,還無法說清楚這些高深的道理。或許以後,我們會接觸到更多的靈界祕密,到時候,再看看你的觀點是否正確吧。”

“你放心,我會用科學的方法,證明自己的觀點。”柳雪一笑,忽然又說道:“五通神,我一定要殺,爲了蘇珍和幼藍的恢復。知秋,我們可以想個辦法,刺激五通神,然後找藉口斬殺。”

葉知秋想了想,咬牙道:“只要師出有名,就好辦。等我把孫靈聰送回茅山,我們就去南方,暗訪五通神的罪證,然後上門問罪。”

“好,代表蘇珍和幼藍,謝謝師公。”柳雪一笑。

葉知秋也哈哈大笑。

回到農家院,還沒進門,葉知秋就看見有陰風盤旋。

定睛一看,卻是黑白無常在門外等候。

葉知秋急忙進屋,招呼道:“兩位老哥辛苦了,龍虎山之行,結果怎麼樣?有沒有見到張天師?對於血影修羅,張天師怎麼說?”

黑白無常現身,咧嘴笑道:“恭喜葉老弟,賀喜葉老弟!”

“喜從何來?”葉知秋一愣。

(第三更,懇請大家在qq閱讀看書,支持作者。因爲很多作品相關、更新信息、作者和讀者的互動……都在qq閱讀,其他地方的讀者,看不到正文之外的互動信息。) 柳雪也狐疑,美目流轉,猜測到底是什麼喜事。

黑無常偏偏賣關子,笑道:“喜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多。葉老弟柳姑娘,這裏有三件大喜事,你們想先聽哪一件?”

“日鬼,你都不給個提示,我怎麼知道先聽哪一件?說吧你!”葉知秋翻白眼。

黑無常哈哈大笑:“第一件事,是定空師太和無悲大師的死,地藏王菩薩已經查清楚了,昨夜裏,地藏王顯靈,託夢給佛門各大門派,還你和柳姑娘的清白。”

葉知秋和柳雪聞言大喜,總算是真相大白,擺脫那些佛門中人的無理糾纏了!

而且,葉知秋也可以名正言順地迴歸茅山,恢復茅山弟子的光榮身份了。

黑無常又說道:“第二件喜事,是龍虎山天師,送你一套功法祕籍,龍虎山的‘紫電青雷”,可以催動至陽至剛之火,恰是血影修羅的剋星。”

說罷,黑無常拿出一本薄薄的小冊子來,遞給葉知秋。

“龍虎山的功法不外傳,怎麼天師會給我祕籍?”葉知秋有些感動。

上次借窺天鏡,人家給了。這次又送給自己功法祕籍,天師對自己,的確不薄。

“張天師說,血影修羅重現人間,龍虎山不應該祕技自珍,當以降妖除魔爲重。”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點頭,又問:“第三個喜事,是什麼?”

“龍虎山張天師通告天下道門,授你‘三洞五雷經籙’,道門宗師。具體授籙儀式,等你以後去龍虎山補辦。”黑無常又說道。

“啊,這麼快就三洞宗師了?”葉知秋大吃一驚。

天下道門,目前只有十個宗師。宗師再往上,就是天師了。葉知秋這樣的年紀,能混到法師,就屬於鳳毛麟角了,現在居然做了宗師!

道門宗師,是可以開宗立派,成爲一派師祖的。

也就是說,葉知秋現在已經有了另立山頭的資格,他完全可以以茅山派爲宗,創建一個屬於的茅山派分支。在華夏國,茅山派分支也有好幾個,比如‘又二茅派’、‘三鬼’派,還有些不公開的。這些分支,都是宗師級別人物創建的。

而且,對於葉知秋來說,有了宗師的資格,就有了闖關龍虎山‘萬法宗壇’的資格!

如果闖過萬法宗壇,就能拿到通幽令牌。

拿到通幽令牌,就可以再去崑崙山,打開九幽大陣,找回柳煙失落在弱水中的命魂!

所以,葉知秋對於這個“三洞五雷經籙”,真的是又驚又喜。

同時,葉知秋也有些狐疑,自己這次沒有立功啊,爲什麼龍虎山天師,無緣無故地,就提拔自己做道門宗師了?

納悶歸納悶,葉知秋還是不忘禮數,遙望龍虎山的方向,對天師表示感謝。

柳雪似笑非笑,問道:“兩位無常大人,應該還有第四喜吧?”

龍虎山對葉知秋關照有加,又是加升籙品,又是傳授功法,恐怕必有差遣。

黑無常哈哈一笑,說道:“柳姑娘好聰明!沒錯,還有第四喜,龍虎山天師讓我代爲宣佈法旨,着茅山派三洞五雷經籙葉知秋,於一個月之內,將血影修羅緝拿歸案,送往龍虎山封印。”

葉知秋一愣,隨後皺眉:“原來是這樣……”

天下沒有免費的晚餐,果然如此。

龍虎山天師對自己關照有加,是讓自己去對付血影修羅。

黑無常點頭,說道:“天師大真人說,葉老弟和柳姑娘遭遇過血影修羅,比他人有經驗。而且,以葉老弟的本事,領這個重擔,倒也合適。除了葉老弟之外,還有閣皁山的蘭國雄夏偉玲夫婦,也在行動。”

葉知秋問道:“是分頭行動嗎?”

“對,各找各的。”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點頭道:“我只能盡力而爲,如果找不到血影修羅,或者找到了,鬥不過它,也是無可奈何。這和上次太湖降妖不一樣,那妖怪就在太湖裏面,有個具體範圍。而血影修羅到處亂跑,天下之大,想找它恐怕不容易。”

黑無常笑道:“葉老弟只管答應着就是,能遇到血影修羅,就順手抓了。遇不上,天師大真人也不能怪你。我們的主要任務,還是尋找確認無極之地。”

柳雪忽然說道:“我已經推算出來了,無極之地,最近三天之內,就會出現。兩位無常大人,你們打算怎麼辦?”

“真的嗎柳姑娘?三天之內會出現?”黑無常大喜。

柳雪點頭:“從這裏向東北,一點零五分方向,三十五里路附近,明天子夜開始,就是無極之地所落之處。”

“柳姑娘你確定嗎!?”白無常也激動地問道。

“我可以百分百確定。”柳雪鄭重地點頭。

“好,我們這就回去稟告冥王……”黑無常興奮地說道。

葉知秋冷眼看着,皮笑肉不笑,問道:“二位老哥,我就想知道,你們找到了無極之地,又打算做些什麼?”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冥王陛下只讓我們負責尋找,沒說找到以後幹什麼。葉老弟,我先回去彙報,然後再來。”黑白無常嘿嘿一笑,一起告退。

柳雪搖搖頭,和葉知秋一起去廚房裏做飯。

“雪兒,三天之內真的會出現無極之地嗎?”葉知秋問。

“確切地說,是生成中的無極之地,有氣息從那地方涌出,上應天星。但是對黑白無常,我不能說得太清楚。”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又問:“如果冥界信以爲真,會不會像上次在崑崙山,佈置一個九幽大陣,把無極之地封鎖起來?”

“也很有可能,到時候,我們可以暗中看看。”柳雪說道。

飯後,葉知秋果然接到了師父的電話。

鐵冠道長很興奮,說道:“知秋,佛門中人都接到了地藏王的託夢,定空師太和無悲大師的死因已經查清楚,你總算清白了!回來吧,把孫靈聰給我帶回來!”

“師父,我現在還不想回去。”葉知秋懶洋洋地說道。

“爲什麼?”鐵冠道長一愣。

葉知秋故作兇狠,說道:“佛門中人冤枉我,到處追殺我。現在知道弄錯了,也不向我賠禮道歉?我要再去峨眉山和金山寺,大開殺戒,教訓那些和尚尼姑!”

“哎……別別別,別胡鬧!”鐵冠道長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畢竟佛門中死了好幾個重量級人物。你受了點委屈,但是小命還在,比人家已經好多了。”

葉知秋這才一笑:“既然師父這麼說,我就放他們一馬好了。不過我最近回不去,還得三四天以後才行……還有啊師父,龍虎山天師讓我捉拿血影修羅的事,你知道吧?”

鐵冠道長的語氣嚴肅起來:“你千萬別去招惹血影修羅,回到茅山以後,我再告訴你!”(第一更) “爲什麼呀師父?”葉知秋不解。

血影修羅,上次也遭遇過,沒有那麼可怕吧。

“沒有爲什麼,你立刻回來,等你回來再說。”鐵冠道長掛了電話。

葉知秋握着電話,更加鬱悶了。

聽師父的口氣,似乎對血影修羅非常忌憚。

師父讓自己立刻回茅山,師命難違啊,怎麼辦?

其實葉知秋也想回茅山了,交還五行旗,押回孫靈聰,算是完成一樁任務。然後,也看看爺爺和柳煙。

很久沒看見柳煙了,雖然說經常通電話,但是葉知秋依舊覺得,和柳煙越來越遠,越來越生分。

每念及此,葉知秋總是心中惆悵。

可是葉知秋又想留在這裏,看冥界有什麼舉動。黑白無常回去報信,說找到無極之地了,秦廣王會有什麼安排?

葉知秋來找柳雪商量,將師父的話說了一遍。

柳雪一笑:“今晚上看過熱鬧,我們明天回茅山就是了。不過今晚上,有兩場熱鬧,先看哪裏纔好?”

“兩場熱鬧?”

“是啊,冥界會在我說的地方,有所舉動;姜銘濤那些人,一定會被我們在東郊佈置的陣法所吸引……”

“姜銘濤那些人,就不管了,看看冥界這邊的吧。譚思梅她們守在那裏,有什麼熱鬧,會告訴我們的。”葉知秋說道。

自從在東郊佈陣以後,鬼童子一直守在那裏。原本是利用那個陣法誘引孫靈聰的,沒想到,沒派上用場。

柳雪點頭,回屋裏,繼續推演自己的奇門遁甲。

葉知秋休息了一會兒,等待晚上看戲,暗查冥界的行動。

……

天黑以後,黑白無常來訪,開門見山地說道:“葉老弟柳姑娘,你們說的無極之地,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吧。”

“我不想去,你們二位老哥自便吧。”葉知秋說道。

“是的,無極之地對我們沒有用處,我們就不去了。”柳雪也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先去看看再說。”黑白無常倒也不勉強,一起告退。

黑白無常前腳剛走,柳雪就對葉知秋說道:“走吧,我們去偷看。”

葉知秋嘿嘿一笑,和柳雪各自收拾,帶上幼藍和蘇珍,施展奇門遁形之術,悄悄向東北方向而去。

一路上,柳雪和葉知秋走走停停,一邊查看四周的情況。

距離預定地點還有五里路的時候,葉知秋就覺得風水條件有些詭異,但是仔細感受,卻又不知道這種差異的根源在哪裏。

柳雪感知靈敏,低聲說道:“無極之地在運動生成,天地之氣互相感應,所以風水條件有改變。而且,似乎鬼氣也很重……”

“沒錯,有鬼氣!”葉知秋點頭,說道:“莫非冥界出動了陰兵部隊?”

“很有可能。”柳雪說道。

繼續向前走,鬼氣越來越重,但是沒發現鬼兵的蹤影。

葉知秋停了下來,低聲說道:“鬼氣深重,卻不見鬼影,鬼兵一定在地下!”

“你用紙人通靈術查一查?”柳雪問道。

“現在道行高了,不用紙人通靈了。”葉知秋一笑,掐了一個指訣,點向自己的眉心:“左眼太陽射天關,右目太陰轉地軸,居中天眼查陰陽。開眼,顯法,急急如律令!”

咒語過後,葉知秋的眉心上有淡淡的金光亮起!

葉知秋扭頭四看,金光在地面上掃射了一圈,隨即鬆開指訣,低聲說道:“果然沒錯,地下土層中,都是鬼兵,有成千上萬……”

“看來你說對了,冥界想要封鎖無極之地。”柳雪說道。

“而且,我還看見了鬼王都金城。”葉知秋又說道。

“都金城?他來這裏幹什麼?”柳雪皺眉。

都金城就是大窯灣林場的鬼王,上次在追風寨抓了他,後來交給黑白無常了,再無音訊。

沒想到,在這裏三度相逢。

葉知秋緩緩搖頭,沉吟道:“都金城絕對是冥界中的一個重要角色,而且,說不定也和無極之地有關係。但是具體的情況,我分析不出來。”

“再往前去看看,注意遁形,別讓冥界發現我們。”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和柳雪一起,兜着圈子,向預定地點靠近。

因爲柳雪和葉知秋用的是奇門遁形,所以冥界的鬼兵,也發現不了他們。

可是再往前走,奇門遁形術不行了,遇到了冥界設置的結界。

柳雪在結界之外停下,點頭道:“果然,冥界封鎖了這塊地。可笑的是,他們不知道,無極之地是封鎖不住的。知秋,我們回去吧。”

“這就回去?”葉知秋一愣。

說好來看熱鬧的,怎麼還沒看見熱鬧就要走?

“已經知道冥界的行動了,何必還留在這裏?”柳雪一笑,拉着葉知秋的手,轉身就走。

葉知秋無奈,只好跟着柳雪返回。

回到農家院,葉知秋打開手機看了一下,發現上面竟然有幾十條未接電話和短信,都是從茅山打來的!

柳雪的電話也是如此,都是茅山打來的號碼。

有柳煙的號碼,也有王晗的號碼,還有許佩加的號碼。

因爲每次夜間出門行動的時候,葉知秋和柳雪都是關機的。要不正在潛伏,忽然電話響了,那不是暴露了目標?

剛纔出門的這段時間,茅山竟然打來這麼多電話,肯定有急事。

翻開短信一看,葉知秋更是心驚膽碎!

短信是許佩加發來的,上面就十幾個字:“血影修羅帶領羣魔圍山,速回!”

“血影修羅進攻茅山?還帶着羣魔?”葉知秋慌神了,急忙回撥電話,卻根本打不通!

柳煙王晗和許佩加的手機,都無法接通。乾元觀的固定電話,也打不通!

“茅山危急,雪兒,我先走一步,你帶着孫靈聰和大家慢慢趕來!”葉知秋心急如焚,嗖地一下,消失在柳雪的面前。

茅山派有茅山五老坐鎮,又有強大的禁制護山,按道理說,應該是固若金湯纔對。

可是,茅山竟然打來這麼多的告急電話,可見形勢之嚴峻危急!

“知秋!”柳雪急得一跺腳,想要去追,卻又帶不走小太歲秦毛人和孫靈聰等人,躊躇兩難。 葉知秋剛剛走,譚思梅等鬼童子回來了,看見柳雪的神色,各自驚愕:“柳姑娘,發生什麼事了?”

“別問了,你們和小太歲秦毛人,都留在這裏,嚴加看管孫靈聰,我去追知秋!”柳雪簡單交代幾句,也匆匆出門,向着茅山方向飛遁而去。

這次,柳雪把蘇珍和幼藍都丟下了。

葉知秋讓柳雪帶上孫靈聰,但是柳雪卻擔心葉知秋的安危,輕裝前進,一個不帶。因爲柳雪也擔心柳煙的安全,心中之焦急,不在葉知秋之下。

可是柳雪追出門外,早已經不見了葉知秋的身影。

以葉知秋現在的修爲,極盡全力的話,一個呼吸之間,可以遁出一里之外。柳雪晚了幾分鐘,所以這時候,葉知秋肯定已經遁出十幾里路之遠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葉知秋心急似焚,將自己的修爲發揮到極限,向東狂奔。

以長安城爲座標,茅山基本上就在正東方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