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醒過來便好,醒過來便好啊……不管她以後的選擇是什麼,他也都認了。

「夜哥哥……」一道細細如綿綿細雨般柔軟溫婉的聲音響起。

夜青天頓時欣喜若狂! 蘇沐傾睜開眼睛,眼眸迷茫的眨了眨,然後感覺到自己的唇瓣上壓著什麼東西……

睜了好幾下,才緩緩適應,睜開了眼睛。

當看到眼前的俊逸少年,蘇沐傾美眸驀然瞪大,驚愕道:「辭賦……」

辭賦,是藍天雲的父親的名字,藍辭賦。

蘇沐傾又驚又喜,很快便又搖了搖頭,道:「不……不是的,不可能!辭賦,你,你不是已經……」

「傾兒……」夜青天看到女子驚慌失措,立即心疼的走上前去,儘管剛才她的口中,叫著別人的名字。

「夜哥哥……青天……」蘇沐傾看到夜青天,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欣喜,又看了看藍天雲,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陡然變得煞白,毫無一絲血色,驚恐的睜大眼睛。

夜冰依眉梢微挑,微微驚訝,隨後好像明白了什麼……

走上前,看著慌亂無措的女子,輕聲叫道:「娘親。」

蘇沐傾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立即朝著夜冰依看了過來。

然後那雙漂亮的眼睛瞬間發紅,不可置信,凄苦的大叫一聲:「依依……依依!

嗚嗚嗚……我的女兒,你沒事……沒事……」

身形纖細羸弱的女子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推開抱著她的夜青天和身旁的藍天雲,赤著腳便跑下寒玉床,衝上去緊緊將夜冰依抱了個滿懷。

娘親的身體是冰的,可是夜冰依的心卻感覺很暖。

夜冰依知道,娘親在昏迷前的那一刻,還在惦記著剛剛從家中傳來噩耗,下落不明,消失不見,可能已經死了的女兒。

她到昏迷前,都沒能見到女兒,如今醒來,記憶還停留在那個階段。

而且,夜冰依發現,從剛才娘親醒來看到藍天雲的表現……娘親怕是應該已經將之前忘記的記憶,都記起來了吧。

娘親口中的『辭賦』,多半便是藍天雲的父親,娘親的前夫吧?

然後夜冰依像哄小澈兒一樣,輕輕地拍了拍美人兒娘親的背,「娘親,女兒沒事!不要哭啦,再哭就不漂亮了哦……」

夜青天被自己心愛的女人一把推開,也不生氣,紅著眼睛走上前來,一家三口抱在一團。

「娘……」

「娘!」

夜清塵和夜清陌兩人也紅著眼睛,喜極而泣,上前和她們抱在一團。

「咳咳……二哥你給我鬆開!」夜冰依差點被自家二哥給勒死,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

抬眼,瞥見站在她家三叔四叔身邊的那位渾身充滿蕭索,孤寂,顯得格外多餘的藍天雲,夜冰依嘴角微抽……

蘇沐傾身體顫抖著抱著女兒,哭得肝腸寸斷,淚水決堤似的止不住,哭得痛不欲生,顯然是怕極了。

夜冰依無奈,這裡太冷,總不能一直站在這裡。

離開后宅,回到了房間。

「爹爹,叔叔,哥哥,藍公子,你們都先回去吧,等娘親的情緒穩定一點,再說話也不辭。」

打發走了爹爹他們,夜冰依關上門,走到躺在床上掩面哭泣不止的美人兒娘親身旁,輕輕將她擁進懷裡:「娘親,你先不要哭了,有什麼事情,有女兒幫你解決!」 “具體是哪個寨子,我不知道,但是你爸爸的姓氏也是在後來改的,我知道的是他曾經姓白。”

剛纔是楊國強大吃一驚,現在輪到了陳志凡大吃一驚,他纔剛從苗疆回來,自然知道白姓是怎麼回事,水玲瓏之前的聖使就是叫做白千仞,如果他的父親是姓白的話,那麼他也姓白!

陳志凡道:“我纔去過苗疆,而且我家裏的兩個女孩子就是苗疆的寨子嫁給我的小媳婦……我一直在想,我一個漢人,爲什麼會得到苗人的青睞。”而且,他到了水玲瓏的寨子,一直覺得和寨子很親切。

那種感覺,就是親切,至今他記得清清楚楚的。

楊依依道:“志凡,我會把她們當做是妹妹的,還有你別的……”她剩下的話沒說,臉上卻是微紅:“你知道我的意思!”

“謝謝你,依依!”陳志凡道,今天一天,他得到的震撼比他身死再次復活都要強烈,而他現在只能給楊依依道謝!

楊國強道:“你爹不告訴你,肯定有不告訴你的理由,等他從老家回來,你不就是清楚了?”

這倒是,陳志凡心裏徹底的放心,不過心裏卻是還是疑惑滿滿,他的爹有那樣一身身手,他居然不知道,他居然從來沒有問過關於家裏其他的親人的事情:“謝謝你,岳父,不然我還不知道我爹去哪裏了。”

“你這孩子,你是我的半子,又是陳望的兒子,咱們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何須道謝?”楊國強用力拍拍女婿的肩膀:“我的病也是你治好的,難道還要我這個做岳父的給你磕頭謝恩不成?”

“那不成,那不就亂套了?”陳志凡連忙擺手:“岳父,但是這件事我謝謝您,纔是應該的,我是晚輩!”

等回去,他再去問問水玲瓏和黑蓮,哪個寨子的大祭司是白姓。

尤其是在二十多年前的白姓大祭司。

楊國強出聲道:“我們在酒店住幾天,就回去,過幾天等你爹回來了,叫他到京城找我!我們在京城再聚!”

至於楊國強的建議,陳志凡當然不會反對,就是一邊的楊依依嘟起嘴:“我還想在z市多住一陣兒呢。”

楊國強說道:“又噘嘴,都已經嫁人做媳婦了,不是小姑娘了哦,”話是如此說,語氣卻是帶着寵溺的笑意。

陳志凡看着父女二人的互動,說道:“岳父,我給您再把個脈吧?”

楊國強伸出手:“你的醫術不錯,做刑警可惜了!”

陳志凡講手指搭在了楊國強的手腕上,片刻之後,他收回手:“您的身體好多了,再休養一陣,平時注意加強身體素質鍛鍊,就好了,您的身體底子很好。”

見楊國強還想問關於他的醫術的事情,陳志凡便道:“我喜歡現在的職業!”笑話,他的醫術經不起拷問,因爲這些原本就是他身死之後獲得的宿慧中直接灌頂得道到的傳承。

沒人教授,若是有的話,他的師尊就是人族祖的盤古大神。

只是這個師尊的來頭太大了,他沒法給別人述說。

楊國強在商界打拼這麼多年,哪裏看不出陳志凡是不想回答關於醫術的事情,他索性也沒有再問。

畢竟有些師徒的傳授都是保密的。

楊依依則是眼睛閃亮的看着陳志凡,半晌纔出聲道:“我現在才發現,你其實還挺帥的!”

聞言,陳志凡不禁哂笑:“是不是以前太醜,都嚇到你了?”

楊依依輕啐道:“呸,以前,我還以爲你是那種……那種……”

陳志凡知道她想要說什麼,當即說道:“是叫岳父大人先休息一下,還是我們一起出去轉轉?今天的天氣很不錯,適合逛街!”

楊依依反對道:“不去逛街,我要是逛街的話,我在京城不會約會幾個閨蜜一起逛街?我們找個度假村,欣賞景色,吃吃美食,就當做我和爸爸是來z市度假的,這不好嗎?”

“好,”陳志凡看向楊國強:“岳父的意思呢?”

楊國強道:“算了,你爹不在,我也沒心情去,你今天又不是休息日,就去上班吧,我和依依就在酒店休息一下就好了。”

楊國強本身就是爲了探親訪友,現在陳望不在,他就沒有了遊玩的心思。

他也想不明白,陳望爲什麼瞞着兒子那麼多的事情,就算是孩子的母親難產死亡,那陳志凡也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他總不會因爲喪偶這件事埋怨他自己的唯一的兒子吧?

楊依依知道剛纔的事情對陳志凡的衝擊非常大,其實她本來的意思就是陪着陳志凡出去散散心,順便拉近一下她與陳志凡的感情。

她是覺得陳志凡不錯,可是現在她還不知道陳志凡對她的感覺,陳志凡完全都是應付差事的和她領證,她需要和陳志凡進行更深層次的瞭解。

陳志凡點點頭:“那岳父您休息,我就先告辭了。”他看見楊國強點頭,當即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楊依依趕緊追到他的身後:“志凡,你就那麼討厭我嗎?連句話都不願意與我說?”

陳志凡忙道:“不是,你別多想,我就是在想我爹爲什麼這麼做,岳父講的事情,我活了二十多年都還是第一次的聽見,所以我需要時間去消化一下。”

聞言,楊依依對自己的小心眼很是不好意思:“抱歉,我只是以爲你還生氣我之前那麼的折騰你,之前我是誤會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我是不會和你離婚的,對於過去的事情,我,我會對她們一視同仁都當做姐妹的。”

“傻瓜!”陳志凡不由得露出了微笑:“我沒有覺得你是那麼膚淺的人,我就是在想一些我和爹住在峯口鎮的點點滴滴,我在埋怨自己是不是自己什麼地方做的不好……才叫爹選擇什麼都不告訴我,實際上我自己並沒有答案,我們父子相依爲命,而且過去我都是我爹的驕傲,我根本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她剛才便已經看出來了,娘親哭,是因為她已經恢復了記憶,所以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爹爹和藍天雲,應該說,是那個辭賦。

蘇沐傾聞言哭聲微微一頓,淚眼婆娑的看了夜冰依一眼,泣不成聲道:「依依……你……」

夜冰依為她擦了擦眼淚,點頭道:「嗯,娘親,我知道你已經恢復記憶了對不對?別哭,有什麼事情,我們母女慢慢說,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嗯?」

蘇沐傾聽到女兒這麼說,身體抖得更厲害了,嘴唇顫抖道:「你……你都知道了……」

話未說完,便已經泣不成聲。

「不……我,我也不知道會這樣,我不知道……」蘇沐傾狠狠地搖了搖頭,是的,她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她想起來了,都想起來了。

她本是藍聖靈山的養女,後來嫁給了少主藍辭賦。

後來她和少主剛生下一個孩子,便遭人算計,中了一種毒。

可是少主他不是已經中毒較深,拋下她和孩子先走一步了嗎?

她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便想要下山一趟,親手為孩子求一個平安符。

沒想到半路毒發,被夜青天所救,又嫁給了他……

還有……蘇沐傾揉了揉有些發痛的腦袋,腦中閃過一絲什麼,身體突然一僵……

「娘,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夜冰依看著娘親突然慘白的臉色,擔憂的道。

卻見蘇沐傾突然用一種怪怪的眼神看著她,欲言又止。

夜冰依微微一愣,「娘……」

「依依,娘……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蘇沐傾擦了擦眼淚,一臉不舍道:「依依,我多麼希望你是我的親生女兒……永遠陪伴著娘親。」

夜冰依心中咯噔一下。

大腦有些轉不過來彎,等等,娘不是應該和她講她自己的過往么?她都已經做好了側耳傾聽的準備,怎麼會扯到了她的頭上。

而且這話……

夜冰依苦逼的笑了笑,她怎麼這麼命苦?好不容易才有個娘,結果還沒熱乎呢,就告訴她不是親生?

看著夜冰依的臉色,蘇沐傾愧疚的拉過她的手:「依依,你不要怪娘一直瞞著你。

三百多年前,娘那時和你爹在一起,突然發現自己中了毒。

那時娘親還未恢復記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又怕你爹傷心,便不打算告訴他。

直到有一年,你爹剛離開,便有一位神秘的女子找上了我,她交給了我一個嬰兒,說只要我答應好好撫養那個嬰兒,她就解了我的毒……」

「依依,那個嬰兒,便是你,而那個神秘的女子,才是你的親生母親。」

蘇沐傾緊張的看著夜冰依道:「依依,若是可以,娘親本不打算將這件事情告訴你,一輩子藏在心裡,可是如今我……」

夜冰依靜靜的聽完蘇沐傾的話,心中不震驚是假的。

那麼她的親娘,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又為什麼要將自己的女兒送人?

不過從她挑人的眼光來看,夜冰依覺得她這個人應該不差。 看著眼前不是親生卻如此疼愛她的娘親,夜冰依握住她微微顫抖的手。她這個人一向動得珍惜眼前人。

「娘,你就是我娘,即便不是親生又有何妨,你都是我夜冰依的娘。」

「依依……你不怪娘親么?」

「為什麼要怪娘親,我親娘只生了我,但卻是你將我養大,娘放心,我肯定最愛你!」夜冰依笑嘻嘻道。

「唉,你這孩子……」

美人娘親被夜冰依逗得忍不住一笑,笑容清純溫和,美眸閃過一抹黯然,痛苦道:「依依,看到你這麼懂事,娘親便放心了,你日後,要與你哥哥們多照顧你爹爹,知道么?」

美人娘親的話,讓夜冰依感覺有點心慌慌。

隨即夜冰依看到她一副悲痛欲絕的表情,蹙了蹙眉,「娘親,你可千萬不能做出傻事啊。」

「可是娘親已經無顏再活在這個世上了。」她要怎麼面對兩個丈夫呢?只有一死,來解脫……

「呃……娘,我覺得你是不是想多了?」夜冰依有些汗顏,然後笑了笑,將藍天雲的事情和她說了一遍。

蘇沐傾聞言,震驚的用手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她的第一個孩子,已經長得這麼大了,他不是少主,不是辭賦……

從娘親那裡離開后,天已經都快要亮了,最終,夜冰依安撫好了美人娘親的情緒。

她告訴美人娘親,如今時過境遷,她的前夫君也已經不在,如今是她們新一代的天下,她只管和爹爹好好過日子便可。

夜冰依為自家爹爹高興,因為美人娘親愛的人是他,她和辭賦,只能算是相敬如賓……

夜冰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伸手摸了摸一直戴在手腕上的這條水晶石蓮花手鏈。

美人娘親說,這是她那個神秘的娘留給她的。

美人娘親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

「嘶……」夜冰依痛呼一聲,不小心被晶石劃破了手,指尖流了一滴血。

突然——

無人注意到,蓮花水晶石手鏈上飛速亮起一道絢麗多彩的光芒,轉瞬即逝。

夜冰依只覺得腦子裡一抽,然後一片空白。

「哎,本君終於等來了這一天。」

一道妖孽魅惑的男子嗓音突然響起在夜冰依腦中,這聲音還帶著一絲嫌棄。

夜冰依騰然站了起來,在房間掃視了一圈,「誰!給老子滾出來!」

帝玄胤從背後將她圈進懷中,一襲白衣如雪,寬大的流雲袖袍垂落,姿態優雅,紫眸中閃過一抹驚訝,沒想到她居然這麼敏感,這麼快便發現了他。

靠!

「怎麼又是你?!」媽的,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么。

夜冰依聞著熟悉的氣息,不用回頭,就知道來者何人,真是陰魂不散。

沒好氣道:「你不睡覺跑來我這裡幹什麼?」夜冰依撫額,她簡直沒法和這個神經病溝通。

「依依,我想你了,所以來看看,你不歡迎我?」磁性迷魅惑人的聲音響起在夜冰依耳邊,帶著一絲幽怨,溫熱的氣息向她靠近……

她應該歡迎他嗎?夜冰依想揍死他丫的,「我有什麼好看的?就不歡迎你咋滴?慢滾不送!」

推開他。

夜冰依直接鑽進了被窩裡,將自己裹成了一條蠶寶寶。

她今天困死了,沒空陪他玩。 聞言,楊依依抿嘴微笑了起來,陳志凡就是陳志凡,他是真的包容,體貼,她果然沒看錯人。

等陳志凡說完話,她望着陳志凡,眼神清亮亮的似乎是能看到陳志凡的心裏:“志凡——”

陳志凡擡頭對上楊依依的眼睛,忍不住被她清澈動人的眸子吸引:“什麼?”

楊依依擡起手抓着他的大手,將她光禿禿的手指與陳志凡的手指併攏放在一起:“我們現在是夫妻了,婚禮是之後的事情,現在,你欠我一個訂婚戒指,還有結婚戒指!你那些紅顏,你就不給她們交代了嗎?”

“什麼交代?”陳志凡被楊依依的語氣弄的滿頭霧水,“婚禮,我給不了……”

楊依依忍不住嬌笑一聲,用蔥白的手指點了點陳志凡的胸口:“笨,當然是送戒指了,有幾個姐妹,就準備幾個戒指,其外再送什麼都好!是不是姐妹們太多,你都算不了過來了?”

陳志凡被楊依依笑的發窘,伸手抓着她的小手,包在手心裏:“叫岳父休息,我帶你去買戒指。”

他還真的沒有送葉詩瑜,水玲瓏和黑蓮禮物,倒是收了不少來自苗寨的嫁妝,當即,他不由得有些心虛。

按道理都是他該做的事情,現在卻是完全的倒置了。

楊國強站在房間的窗戶前看着楊依依與陳志凡牽着手離開,臉上露出了些微欣慰,隨即他惆悵的自言自語:“兄弟,過去的事情,你怎麼不給小凡講?害的孩子爲你擔心,弄的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纔好了。”

過去的事情,楊國強也不是很清楚,陳望帶着陳志凡離開京城之後也很少和他聯繫,至於陳望爲什麼要離開京城,就更加不清楚了。

要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等陳望自己出來。

陳志凡帶着楊依依到了z市最大的珠寶店,在賣戒指的櫃檯,他道:“說來也算是借花獻佛,玲瓏和蓮蓮給了好大一筆的嫁妝……”

聞言,楊依依忍不住笑的前仰後合:“我不是給了你兩張卡了嗎?那是之前你治療岳父大人,岳父大人給你的診費,你怎麼不用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