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話沒說完,唐宋已經出現在他跟前,著實讓黑無剎嚇了一跳。想要攻擊,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不能動,而且周圍的煞氣也凝固了,讓他更是驚駭。

唐宋審視著他,微笑道:「我給你自由,而且能讓你更強。但你要答應我,去白城輔佐一個叫楊沖的人,從今往後全心全意聽他的。至少,在天道入侵沒結束之前,你得聽他的,包括你要殺的任何一個人。如何?」

黑無剎頭皮發麻,後背滲透著冷汗,嘴裡卻還是強硬:「你讓我臣服他人?不可能!」

唐宋右手伸出,一團黑色的火焰球涌動,看得黑無剎兩眼頓時瞪大。怎麼可能,竟然能如此隨意控制煞氣?

「力量,還是自由,你自己選擇。」唐宋勾著嘴角,從這個人的神態就知道,此人是個瘋子,為了追求力量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

然而,楊沖那邊就需要一個這樣的人。楊沖本身還是過於仁慈,手底下得有個敢做壞事的人,要不然遲早要亂。

而且唐宋在想,這人的力量帶著濃厚的煞氣,算不算天道之外?如果是,都提升對方的力量,很有可能對方還能參與天道入侵呢。

黑無剎猶豫許久,還是咬著牙:「好,我答應你。不過,你只需要告訴我辦法就好,我不需要你的力量。」

唐宋倒是有些驚訝,轉念又明白了。此人極其自負,應該也是想著自己提升。

既然如此,那可就更應該得讓他參加天道入侵,要不然豈不是浪費了對方的天賦。

盤算了一下,唐宋露出笑容:「好。我可以告訴你,只要你按照我的功法往前摸索,他日你能衝破天道束縛。但你要知道,你的這種修鍊方式,比常人要難很多。」

黑無剎不以為然:「修鍊,從未有難易之分。說難易,證明還沒到頂峰。到了頂峰,天道歸元,大道歸一。」

這話倒是出乎唐宋的預料,此人的修鍊天賦當真是可怕!

忽然想到什麼,唐宋雙眸閃過亮光,道:「要不這樣吧,你隨我離開,不需要去臣服他人。我帶著你,盡量想辦法幫你突破。當然,這一路,你得聽我的。」

黑無剎不由皺眉:「你什麼意思?」

「你只需要聽我的就是了。當然,我不會讓你做什麼,最多也就是四處走走。」唐宋的笑容極為濃厚,「我會教功法,也會儘可能幫你突破。唯一的條件,就是你竭盡全力的去突破。」

這下黑無剎傻眼了,有點搞不懂這個人到底什麼意思。幫自己突破,就只是要自己暫時聽他的?

聽起來似乎,挺划算! 善妙大師用這一招控制住霧氣狀的魔尊似乎很吃力,咬着牙,眉頭緊皺大喊道。然後我們就看到陳柏從空中落下,手上纏着白色的旋轉着的白霧,在拳頭的那個地方白霧形成一個獸頭的模樣。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跑到魔尊的上方去了,現在附身而下,揮着拳頭想要砸到被控制住的魔尊身上。他拳頭猛的對着下方的魔尊一會,白霧狀的獸頭怒吼一聲,漸漸變得巨大起來,然後飛離陳柏的拳頭,對着魔尊轟了下去。

獸頭上的力量巨大,我們在下方看着也能感覺得到一股很強的威壓,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些,以免白霧獸頭轟到魔尊的時候,波及到我們。

只是白霧獸頭還沒轟到魔尊身上,善妙就突然臉色一變,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那巨大的金光手掌也瞬間消散了。一陣魔氣向四周散去,也把我們震得心頭一顫。我慌忙運轉內力,穩住體內差點變得紊亂的內息。

只見魔尊手中的戰魔戟飛速的旋轉着,魔氣正是戰魔戟旋轉帶出的力量,難怪善妙大師會突然被擊飛出去,原來魔尊在被金色巨手抓住的同時,還能控制手中的戰魔戟。

沒了金光巨手的控制,魔尊當然不會乖乖的承受白霧獸頭的一擊,他怒吼一聲,手中的戰魔戟往上方對着轟下來的白霧獸頭刺去。白霧獸頭和戰魔戟相撞,白霧獸頭被切成了兩半,然後消散了。

霧氣狀的魔尊魂魄也飛身追上了戰魔戟,握住戰魔戟,朝着空中落下的陳柏攻去。現在陳柏飛身而下,在空中很難應戰,但魔尊能自如的飛在空中,所以他現在十分危險。

“我看你如何躲!”魔尊也沒放過這個攻擊的好機會,揮着戰魔戟砍向陳柏。

我們心裏一驚,差點沒驚呼出聲,這一砍要是真的落到了陳柏身上,恐怕有些凶多吉少。魔尊的攻擊又太快,我們也沒人能來得及阻止,剛剛那一陣魔氣,也把我們逼退了一段距離。

不過陳柏眼中沒有慌亂,臉色嚴肅,嘴裏好像在念着咒語,接着他擡起了自己的兩隻手掌。只見他此時兩隻手掌上泛着紅光,看上去有些詭異。

“陳老想做什麼?”張烈愣住了,驚聲問道。

我們也都愣住了,陳柏的舉動看上去像是想要空手直接用兩手接住戰魔戟的這一砍。空手接白刃這種事情,放在什麼時候,我都相信陳柏能做到,但是面對魔尊手中的戰魔戟這一砍,我覺得不太可能。

之前魔尊只是隨意一揮戰魔戟,就能把郭文霍他們佈下來的結界給擊破了,那現在魔尊這次攻擊可不隨意,戰魔戟的威力有如此巨大,要是失敗了他絕對會被砍成兩半。

“陳老這也太冒險了吧。”楊立安有些不安的說道。我邊上的秦筱筱沒有說話,而是沉着臉一直盯着陳柏看。

我緊張萬分,甚至有些不敢看,戰魔戟終於要斬到陳柏了,陳柏突然眼神一凝,猛的兩手一合,竟然真的死死的把戰魔戟給夾在了兩手之間。

不過在接住戰魔戟的瞬間,他也眉頭一皺,嘴角溢出了鮮血。

頓時,我們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想不到陳柏竟然真的做到了,接住了戰魔戟,雖然還是受了內傷,但至少沒有被直接砍成兩半。

對於陳柏接住了戰魔戟這一砍的魔尊,也微微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冷哼一聲,想要把被陳柏聯手夾住的戰魔戟給抽走。陳柏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讓他得逞,緊緊夾着戰魔戟,不願意鬆手。

“張烈,用餓鬼攻過去。”陳柏大喊道。

張烈早就已經讓餓鬼準備好了,然後控制着餓鬼攻向魔尊。餓鬼揮着手中巨大的砍刀,向魔尊砍去。砍刀帶着一聲巨大的破風聲,威力也十分驚人。

“哼,區區餓鬼,竟然敢來犯我。”魔尊冷哼大吼一聲,雙眼紅光一閃,嘴裏吐出黑色的煙霧,黑色煙霧化作一個巨大的鬼魂頭顱,然後張嘴咬住了餓鬼舉起大砍刀的手臂,餓鬼發出一聲慘叫,揮動砍刀的手臂竟然直接被那鬼頭給咬斷,從身上扯了下來。

餓鬼手中大巨大砍刀砸了下來,深深的扎進了土地裏。轟的一聲,地面劇烈的震動了一會。餓鬼慘叫和往後退,那個鬼頭鬆開了嘴裏的手臂,繼續撲向餓鬼。

想不到這世間竟然還有比餓鬼更加兇殘的鬼物,餓鬼在它面前也敗下陣來。

“什麼!?”張烈也不敢相信,他辛辛苦苦修煉的餓鬼,竟然就這樣被打敗了。“你在做什麼,還不趕緊反擊。”他對着餓鬼怒吼道。

餓鬼也怒吼一聲,用另一隻手臂砸到了鬼頭上,兩隻鬼物就這樣纏鬥在了一起。

在餓鬼和鬼頭纏鬥的這個時間裏,魔尊也已經從陳柏手中抽回了戰魔戟,陳柏也已經落到了地面上。

“我們現在一起對着空中的魔尊發出遠程攻擊。”秦筱筱突然在這個時候大喊了一聲,然後帶頭對魔尊發起了攻擊。我們也慌忙發動了攻擊,瞬間各式各樣的攻擊朝着霧氣狀的魔尊魂魄飛去,在空中匯聚成斑斕壯闊的光芒。

攻擊大部分都落到了魔尊的身上,魔尊發出一聲慘叫,霧氣猛的閃動了幾下,體積變得小了一圈,魔尊的氣息也變得衰弱了一些。魔尊徹底的怒了,瘋狂的揮舞起手中的戰魔戟。

瞬間,戰魔戟可怕的攻擊往四周散開,我們只能是盡力的躲避,但最終還是被戰魔戟揮舞激起的風暴激流給卷得飛起,然後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

一片哀嚎聲在耳邊響起,這一次估計有不少人受了重傷,甚至犧牲的。

我在風暴激流席捲而來的時候,及時運轉內力用金光保護了自己,所以沒受太大的傷。等激流消散的時候,我從地上爬了起來往四周看,只見四周一片狼藉,不少人都倒在地上沒有起來。

“你沒事吧。”秦筱筱緊張的趕回了我身邊,擔心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不過現在我們這邊只剩下十幾個人還能站起來了,都是一些各派修爲較高的前輩。一瞬間,我們便陷入了現在的糟糕情況! 思來想去,黑無剎到底還是抵不過*,答應了唐宋。其實黑無剎也很清楚,自己打敗過這個年輕人,除了服從就是死。

見他答應,唐宋便盤腿飄在空中,開始分析周圍的煞氣,還有分析黑無剎體內的力量。

不能直接給他進行改造,也不能給他直接的指點,要不然黑無剎就不能參與天道入侵了。這可是一員猛將,天道入侵的時候大有用處。

所以,唐宋的想法是,結合周圍的煞氣,煉製出能讓黑無剎離開這裡的丹藥。然後,帶著他在天神大陸四處走動,找另外一個幫手,通過中間人指點黑無剎,讓他突破。

而讓黑無剎突破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觸發天道飛升規則。指不定,能撕裂天道,亦或者讓天道入侵傾斜,爭取更大的優勢……

看著就在自己跟前漂浮的青年,黑無剎嘴角抽搐,真的很想一掌拍過去。這小子也太大膽了,竟然敢如此肆無忌憚,真以為自己殺不死他?

只可惜,黑無剎到底還是沒敢出手,實在是這人看起來很神秘,他完全看不透……

約莫半柱香的時間,唐宋睜開眼,輕聲道:「你在這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

說完人就消失了,讓黑無剎又是涼了一下。居然能在自己跟前毫無氣息的消失,得虧剛才自己沒出手,要不然就死定了。

又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唐宋回來了,將一個丹藥瓶子遞過去:「拿著,放在身上你就能離開。如果發揮不出實力,就把裡邊的丹藥吃掉。放心,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我還不至於害你。」

黑無剎遲疑了一下接過丹藥瓶,一股芳香撲鼻而來,讓他頓時神清氣爽。隨後又發現,周圍的煞氣竟然開始退散,身體也變得極度舒適。

這讓他更是吃驚,同時也覺得恐怖。此人,不能惹!

「還需要帶什麼?」唐宋輕聲問道,「你這羅剎門,冷冷清清。沒什麼需要,我們走吧。」

黑無剎回頭看了一眼,嘆道:「沒什麼好帶的,羅剎門早已沒落,到我手中,我早就不想傳。收了兩個弟子,兩個都是窩囊廢,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算了,走吧。」

飛出黑暗峽谷的時候,黑無剎還是提起十二分精神。出了峽谷卻發現,竟然真的沒有任何不適應,讓他差點沒激動得笑起來。

他被困在黑暗峽谷已經上百年,從未能離開半寸。如今竟然能自由自在的飛出來,怎能不激動?

不過,也畢竟是幾百歲的人,黑無剎到底是能控制自己,並沒有太多的表現。唐宋沒說什麼,帶著他繼續往前穿梭……

夕陽西下,一個偏遠的城池內。

唐宋跟黑無剎不急不慢的走著,城內街道人已經越來越少,小攤販子也都在清理,準備撤走。這個城池比較小,都還沒有白城的四分之一大。

黑無剎很想問唐宋,到底要去哪裡。可他從未開口,反正問了也沒用,只要跟著就好……

邊走著,唐宋忽然說道:「你挑選弟子,一般都怎麼選?」

「看得順眼就行。」黑無剎略顯冷淡的回答。

唐宋不由得白了一眼:「所以,你兩個弟子都死了?」

「是。一個被我殺了,一個被你殺了。」黑無剎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完全沒有任何悲傷憐憫。

唐宋哭笑不得,可算是知道牛大師為什麼這麼悲慘了,有這樣的師父,想不悲慘都難。保不齊,牛大師的家人還是被黑無剎給幹掉的。

想了想,唐宋又道:「我需要找個人,一個可以信任而且可以託付的人。無論年紀,這個人對你也很重要。」

黑無剎不由皺眉,好一會才沉聲道:「我從不信任任何人。」

「看得出來。」唐宋微微聳肩,自討沒趣的繼續往前走。

不多會到一家驛站,唐宋要了兩個房間住下。找人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找個可靠的人。

對於唐宋來說,天賦不重要,人品第一位。可是,看一個人不可能一下子就看透,即便他是創世神也不行。人的情感極為複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判定的。

雖然以前也從未有失手,可每一次唐宋都很謹慎,畢竟關係太大。一不小心,那可是關係到整個天神大陸的未來,甚至關係到成千上萬個世界的未來。

夜幕降臨,唐宋正坐在房內閉目養神。

噹噹當!

外邊傳來響亮刺耳的鑼聲,隨後有人喊著什麼。唐宋微微皺眉的睜開眼,這大半夜的鬧哪樣?

驛站內的人紛紛從房間內出來,外邊的街道很快又熱鬧起來了。唐宋起身推開窗戶看了一下,好多人也都是一臉迷茫,就聽到鑼聲越來越遠,對方喊什麼也不是很清楚。

噹噹當!

很快鑼聲又漸行漸近,嘹亮的叫喊再次傳來:「山獸來啦,快跑啊!山獸來啦,快跑啊!」

驛站內的人更是迷糊,反倒是周圍房屋的人慌忙跑回家中,有的則是直接撒腿就跑。

山獸是什麼玩意?

唐宋頗為奇怪,天神大陸可沒有什麼魔獸,只有人才能修鍊。山獸,還是頭一次聽說。

沒等細想,卻見幾個人快速飛掠往城外。唐宋想了想,還是跟著飛出去,隔壁的黑無剎也跟出來了。

前方几個高手感應到唐宋他們的到來,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可能是見到唐宋太年輕,其中一個中年人還大聲喊著:「回去,別去送死!」

這話說得唐宋哭笑不得,自己看起來真的有這麼差?

一個閃身,唐宋倆到幾人身旁。幾人倒是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年輕人速度竟然這麼快。方才說話的中年人皺著眉頭,深沉道:「閣下是外地來的吧?山獸來了,你最好小心些。」

唐宋輕聲問道:「山獸是何物,怎麼我從未聽說過有什麼山獸?」

中年人綳著神色回答:「山獸乃是一頭猛獸,不知從何而來,實力強橫無比。也就最近經常出沒,進入城內吃人。」

吼!

正說著,遠處傳來一聲低沉的咆哮,地動山搖,倒是讓唐宋驚奇不已。天神大陸真的有動物可以修鍊? 快速閃身到城池外邊,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山裡洶湧而來,伴隨的還有樹木卡咔擦作響。

一幫人漂浮在空中,神色尤為凝重。唐宋則是驚奇,凝視著遠處的山林,神念釋放。

還真是一頭猛虎,只不過跟普通的猛虎不同,這老虎龐大無比。足足有三米高十米長,毛髮是銀白色,周身還釋放著一股強勢的力量。

吼!

伴隨著一聲虎嘯,猛虎從山林內蹦出,地面跟著顫動,可謂是山崩地裂。

眾人面色尤為難看,帶頭的中年人低沉大喝:「動手!」

說著一幫人便要衝過去,唐宋一個閃身到前邊,身後形成一道無形的能量屏障,輕聲道:「我來就好。」

眾人大驚,這人竟然是個超級高手?

更讓眾人吃驚的是,那猛虎竟然動彈不得了。只是不停的發出虎嘯,周身的力量明顯在被控制,就好像威壓之下無法掙扎。

俯視著下方的猛虎,唐宋踩著虛空一步一步靠近。那猛虎被鎖定,周身釋放的力量越發強勢,不停的扭曲著身體掙扎。

很快唐宋便飄到猛虎跟前,低頭打量著,低聲呢喃:「還真是奇怪,竟然真有魔獸?」

說話間,唐宋抬起手。嗡,一層濃厚的力量順勢釋放,強勢覆蓋在猛虎的周圍。猛虎立即停下掙扎,瑟瑟發抖的趴在地上。

後方眾人看呆了,這實力,武神都不敢這麼囂張吧?

就連黑無剎都是倒吸了口涼氣,要知道那猛虎釋放出來的能量威壓非常強,黑無剎自認自己是能打得過,可再怎麼樣也需要花費不少精力,畢竟是一頭巨大無比的山獸。可現在,唐宋只是抬起手,山獸就趴下了。

得虧之前沒跟著人打,要不然場面一定很尷尬……

沒有理會眾人的震驚,唐宋落到猛虎跟前,右手按在它的鼻子上。猛虎不敢動,一雙大眼睛充斥著無盡的恐懼,絕對的臣服。

將力量滲透到它的體內,唐宋驚奇的發現,它居然形成了一個丹田。不,應該說是妖獸內丹!

很大的內丹,難怪身體會膨脹得這麼大。力量擴散,肉體本能擴張。

怪了,按照天道法則,天神大陸並非妖獸世界,怎麼會有妖獸?

而且猛虎體內凝聚的力量明顯是天地之力,比這裡的修鍊者還要純正濃厚,殺傷力更強。這可就神奇了,猛虎應該還沒開心智,就算有點智商,跟人差別還是很大,怎麼會自主修鍊?

探查了好一會,唐宋才露出笑容,輕聲道:「既然碰到我,便幫你一把。」

啵!

猛虎的周身傳來悶響,隨後便見它的身體開始收縮,周圍的力量也在瘋狂的往它的體內壓縮。後方眾人暗暗吃驚,這什麼情況,龐大無比的山獸,一轉眼又變成了正常的個頭?

不過,即便是正常個頭,也還是比人大得多。而且,變成了金色的,一身金光閃爍,毛髮就跟黃金似的閃閃發亮。估摸著得有三四百斤的樣子,一身腱子肉,威風凜凜。

想了想,唐宋又道:「再給你開了心智吧。」

說話間,一股光芒籠罩住猛虎,猛虎不由得站起來,抬起頭仰天長嘯,聲音一陣一陣的,衝破雲霄。

吼了好一會,猛虎才停下來。唐宋也把手收回,打量著跟前的這頭黃金猛虎,頗為滿意的點著頭。

那黃金猛虎收回目光,把頭低在唐宋跟前,喉嚨里發出沙啞的聲音:「見過尊者!」

聲音穿透力很強,後方一群人聽得清楚,又是倒吸了口涼氣。山獸竟然也能說話?

唐宋點著頭:「看樣子你本身心智也開了不少,不錯。一身本領也很強,難得一見。想來,你應該是這個世界的第一頭開了心智的妖獸。」

說話間,唐宋回頭看著遠處一幫人,輕聲喊著:「回去吧,沒事了。莫傳,莫問!」

對面一幫人這才回過神,也沒敢說什麼,紛紛拱手作揖,然後轉身離開。黑無剎頭皮發麻的飛過來,看著那乖巧的猛虎,後背有些發涼。

猛虎並不怕黑無剎,一雙犀利的大眼睛死死盯著他,周身迸發出強橫的威壓。

唐宋輕輕拍著猛虎的頭:「自己人,他雖然比你弱,但他的力量特殊,你未必能打得過他。說說看,你怎麼就能修鍊了?」

「會尊者,我也不知道。」猛虎搖著頭,「我就記得,每天就是吃,然後身體越來越大,力量越來越強。森林裡的食物不夠,而且也沒味道,那些修鍊的人就很好吃,所以我就出來了。」

唐宋嘴角一抽,把吃人說得這麼清新脫俗,也是頭一回。

不過唐宋聽得出來,這猛虎確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變成這樣,一切都是動物本能而已。它要吃人,純粹是因為人有力量,可以補充它的體能。

「森林裡,就你最大?」唐宋問道。

「那是!」猛虎驕傲的昂著頭,「我可是森林之王,他們必須臣服於我。」

看它那傲氣十足的樣子,唐宋哭笑不得。想了想,道:「帶我進去看一下,放心,我不會傷害到你是人。」

猛虎歪著頭尋思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好吧。」

跟著猛虎快速穿梭過黑暗的山林,看猛虎釋放出來的力量,唐宋越發覺得奇怪。力量是在天道法則之內,可法則似乎沒有說在這個世界動物可以成妖。當然,也沒說不行。

奇怪的是,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要知道,動物沒有自主修鍊意識,想要凝聚這麼強大的天地之力,需要的時間不是一般的長。就猛虎現在這樣的,怎麼也得五百年甚至更長。

在這個世界,五百年也是很可怕的,很多修鍊者也就百年的壽命而已……

尋思著,唐宋忽然沖著下方的猛虎問道:「你可曾想過,要變成人?」

猛虎一邊飛奔一邊抬起頭:「為何要變成人?人長得那麼難看,還那麼弱。」

後邊的黑無剎聽著額頭飄過幾道黑線,竟然被一頭猛虎鄙視了。可他能怎麼辦,這猛虎看起來真有點恐怖。

唐宋忽然停下來,眉頭緊鎖的凝視著猛虎:「你的意思,你從未想過變成人,也從不知道為何這麼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