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沒有關係,多痛多難我都能忍住!」雲夏微微一笑道,只要能夠恢復真正的自己,她什麼都不怕……

墨九狸點了點,便開始準備了藥材,跟治好自家表哥的辦法差不多。她在山洞外面布下了兩個小型的幻陣和防禦陣法,以保證沒有任何情況打擾她們的治療……

準備好了以後,墨九狸拿出一個丹爐,將所有需要的藥材都放到丹爐中,然後遞給雲夏一顆丹藥道:「七天之內,你不能讓自己昏過去!痛的話就喊出來,哭出來!」

雲夏點點頭,一口將丹藥吞了下去,然後飛身躍入墨九狸準備好的丹爐中,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

墨九狸對於雲夏的信任,感覺非常的好!之前她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雲夏只是安靜的在一邊看著,沒有問一句為什麼,這種無言的信任,讓墨九狸暗暗決定,不管怎麼樣,也要治好雲夏的傷……

「小黑去吧!」墨九狸說著將小黑喚出來,打入丹爐底部……

小黑的火焰便悠悠的開始燃燒起來,雲夏服下的丹藥也發揮了效果,她感覺自己的體內就像是要爆炸一般的難受,額頭的汗水瞬間就流了下來……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喊出聲,與此同時丹爐中的藥材也發揮了藥效,體內的炙熱,體外的寒冷,讓雲夏的身子狠狠的抖了抖,卻仍舊沒有出聲……

墨九狸一直坐在一邊,利用自己強悍的精神力觀察著丹爐內雲夏的情況,這樣修復獸元對於她來說也是第一次經歷,所以她也很謹慎……

時間,在墨九狸的注視,雲夏的隱忍中慢慢劃過三天……

三天的時間,雲夏一直忍著沒有坑一聲!直到第四天的夜裡,雲夏才終於忍不住大喊出聲……

墨九狸看著嘶吼的雲夏,都感覺有些不忍,不過此時是最重要的時候,不可能停下來……

「我沒事!」雲夏滿臉汗水的看著墨九狸,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道。

接下來的幾天,山洞中不斷的傳出雲夏的嘶喊聲,痛的撕心裂肺,雲夏從來沒有想到痛可以到這種地步,簡直痛的比死都可怕……

直到第七天晚上,雲夏在最後一股劇痛襲來時,直接被痛暈了過去…… 我掏出手機給郭勇佳打了個電話。

“喂,郭勇佳嗎?”

“是我,你又要幹啥?”郭勇佳的聲音有些哭笑不得。

“蠟燭和香火我買好了,你還沒跟我說怎麼點呢!”我埋怨的說。

“大姐,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你就跑了…”郭勇佳很冤枉的喊了一句。

“白蠟燭一根,點了放在墓碑上,香火三根,插在左側。”

“哦,謝謝。”我剛想掛斷電話,郭勇佳又喊了一句:“記住,千萬要過了十二點以後!”

掛斷電話之後,我焦急不安的等到了十二點的那一刻,立即點上了白蠟燭放在墓碑上,還有三根香火,差勁了墓碑左側的泥土裏,整個人背靠在冰冷的墓碑上,閉上了眼睛。

我的心情很激動,一時根本睡不着,可我聞到了香火味,慢慢壓制住了焦急的心情,漸漸睡了過去…

…………………….

“這是哪兒?”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發現我居然躺在泥土路中央。

搖搖晃晃站了起來,頭有點痛,可我很快就覺得這裏非常眼熟,因爲我眼前有一座水泥平房。

這是我和徐鳳年拜堂的家!

我腳下不穩,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推開門。

一片紅色,喜氣洋洋,不禁讓我想起了前幾天和他拜堂如洞房的場景。

我跑向房間,就見徐鳳年臉色蒼白的躺在紅色喜牀上,閉着眼睛,一動不動,好像是在睡覺一樣。

我以爲我見到他會很開心,可我沒想到,我心裏涌上一股悲傷,因爲他受傷了…

我剛想走過去叫醒他,卻感覺臉色冰冰涼涼,彷彿有水在上面。

我摸了摸臉,發現全是水漬,這是怎麼回事?

緊接着,我感覺到頭被人敲了一下,暈倒在了地上。

“啊…”我捂住頭,悠悠晃晃的睜開了眼睛。

“你醒啦,白素。”範範扶住我的手,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

‘咦’,範範? 都市少年醫生 她怎麼在這?

我隨後看了一眼墓碑,我剛纔進入到了新房,看了徐鳳年,然後…就醒了?

“白素,你真是的,大半夜怎麼跑這裏來了?”範範摸了摸我的頭,又摸了摸自己的頭。

我重重嘆了一口氣,剛纔明明已經見到了徐鳳年,就差一點,我就能叫醒他了…

“範範你怎麼來了啊?”我委屈的看了她一眼,第一次覺得被閨蜜坑了。

“你還說我,我半夜下班發現你不在家,急死我了,看了手機定位沒想到你在這,我就趕過來了。”範範指了指身後的車:“我開家裏的車來的。”

我氣得跺了跺腳,又不好意思責怪範範,畢竟她是爲了救我,纔會半夜跑到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範範,你先回去吧,我在這裏有事…”我看着範範,企圖想和她商量。

“不行,你要和我一起回去。”範範警惕的看着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怎麼了,居然還買這些東西來這裏,太晦氣了。”

範範拉着我的手就走,我反抗不了,只好跟着她上了車。

“範範…我真的有事。”我不甘心,又說了一句。

範範扭頭看着我:“我們是不是閨蜜?”

我面色糾結的點了點頭。

“是的話,你告訴我你有什麼事,我再決定你能不能留在這裏。”範範的語氣很堅決。

“我…我不能說。”我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你不說我不怪你,因爲我知道你肯定有不能說的祕密。”範範安慰了我一句。

“但是同樣的,我也不能讓你一個人繼續呆在這裏,我要開車走了。”範範說完就發動了車子。

聽了範範說的話,我感覺很愧疚,因爲她一直都在幫我,而我卻總是不聽她的話,連這些事也瞞着她。

既然有老公,不就應該大大方方的跟閨蜜分享自己的喜悅嗎?

我又害怕範範也被我捲入這些奇怪的事當中,我真的不想…

好煩啊!!!

到了家,範範盯着我進了家門,還把門反鎖了。

我愣了下,不知道她要幹嘛。

“晚上我和你一起睡,你別想一個人跑了。”範範脫了衣服:“別人想帶你跑也不行。”

我無奈,只好脫了衣服縮進了被窩裏,範範從我後背抱住我,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白素,你最近真的好奇怪啊,能不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範範輕聲說道。

“範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心裏非常糾結。

“那睡吧,等你想告訴我了再說吧。”範範摸了摸我的頭。

一覺過後,範範早就起來煮好了早飯,吃了她煮的早點,我懷着沉重的心情去上班了。

現在手機裏有範範的衛星定位,晚上就算我偷偷去,她也會隨時開車過來,而且就算沒有定位,範範也知道位置,我晚上根本出不去了,真鬱悶。

上了一天班,我都沒有想到應對的方法,索性先不想了,去看看郭勇佳怎麼樣了。

我帶了咖啡和打包的快餐到了郭勇佳家裏,出乎我的意料,他身體恢復的很快,雖然還是很虛弱,但是已經比昨天好多了,起碼喝咖啡手不會抖了。

郭勇佳狼吞虎嚥的吃完了飯,點了一根菸十分暢快的抽了起來。

“昨天,有沒有見到你的如意郎君啊?”他調侃我。

我懊惱的搖了搖頭:“本來看到了,他好像受傷很嚴重,躺在牀上一動不動的,我剛叫醒他,我閨蜜就來了,把我弄醒了。”

“嘿嘿,活該。”郭勇佳笑了一句。

我橫眉瞪了郭勇佳一眼,繼續說道:“我現在晚上都不能出門了,我閨蜜還以爲我着魔了,連睡覺都要和我一起睡,真是煩死了。”

“那你就不要去找他咯,真不搞懂你爲什麼…”

“不行,我要找他,我一定要找他。”我打斷了郭勇佳的話,“你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

“想什麼辦法?”郭勇佳雙眼迷茫。

“你把她泡了,讓她晚上在你這裏過夜,這樣我晚上就可以去找徐鳳年啦。”其實這話我是開玩笑的,因爲我覺得郭勇佳很逗。

“靠,你把我當什麼人?爲了你自己的幸福犧牲我的幸福?”郭勇佳好氣又好笑的說。

“當然,你閨蜜是個美女的話,我不介意,最好她和你一樣大,嘿嘿。”郭勇佳盯着我的胸。

“色狼,就你這樣子,我絕不會介紹我的閨蜜給你。”我白了他一眼。

“切,誰稀罕了。”

過了半響,郭勇佳又說:“你可以把事跟你閨蜜說下,要不這樣子你肯定是見不到他的。”

我很無奈,似乎只有這樣,範範纔會對我取消戒備心。

“我自己想想吧,你在家休息,我先走啦。”我朝郭勇佳揮了揮手。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好笑,白天我要過來看郭勇佳,晚上還要去找徐鳳年,好像挺忙的我…

到家後,範範做好了菜等我,在飯桌上,範範邊吃邊說:“我等會上班去了,晚上回來看不見你,我會去抓你回來的,你別亂跑了白素。”

我委屈的看着她,範範說話一向說到做到,看來我只能把祕密告訴她才行。

“範範…”

“恩?幹嘛?”範範不解的看了我一眼。

“你還記得,前幾天纏我的那隻鬼嗎?就是要和我結婚的那個。”我盯着範範臉上的表情。

“記得啊,他不是沒有來找你了嗎?”

“有來…我和他都結婚了。”

“什麼?你和他結婚了?”範範驚訝的掉下了手裏的筷子。

見範範一臉擔心我的樣子,我心裏的內疚更重了。

“快告訴我,你的伴娘是誰?”範範突然拉住我的手:“我們不是說好了做彼此的伴娘嗎?你居然…居然結婚了也不告訴我!”範範噘着嘴滿臉鬱悶。 當墨九狸再次出現在雲家,已經被燒毀的小院前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情了……

兩天前,雲夏昏迷過去之後,墨九狸便第一時間檢查了雲夏的傷勢,她驚喜的發現雲夏的植物系獸元不但全部修復成功了,還讓她隱隱約約有著突破之勢……

她的想法剛落下,雲夏的身上就閃過一陣綠色的晉級光芒,隨著晉級的光芒升起,雲夏的身體也慢慢的發生了變化,最後直接變成了一朵艷麗的紫色食人花……

墨九狸認出這是食人花中的皇者,也就是食人花紫皇,根據她從天書中的書籍上了解到的,食人花紫皇好像是在所謂的神界才有的吧!不知道雲夏怎麼會出現這個大陸……

就連小書在空間中看到雲夏的本體時,也是震驚了一下子,暗嘆主子真是太變態了,隨便救一個植物獸,都是這麼逆天的存在啊……

而在雲夏徹底醒過來,看到自己不但可以自由在本體和人形之間相互轉換了,就連自己的實力也直接突破了到地玄中級,心裡真的是開心和興奮不已!她抬頭看到墨九狸的眼中,滿滿的都是為她開心,沒有一絲覬覦她之心……

那是雲夏在除了爹爹之外,第一次看到有人為她開心,她知道墨九狸是真的沒有想過要跟她契約……

可是,做了多年的人類,她懂得有恩當報的禮節,於是在墨九狸毫無防備之下,直接跟墨九狸簽訂了主僕契約……

這讓墨九狸一愣,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是,她知道,雖然是主僕契約,她也永遠不會將雲夏當成僕人對待的……

兩人正準備離開森林,返回九樓的時候,雲夏忽然感受到了南風太子的氣息,於是墨九狸帶著,化成一朵紫色小花貼在自己手背上的雲夏,再次回到了雲家的小院……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身穿華服的男子背對著她,男子的身後跟著五個老者,站在雲家小院的廢墟邊看著什麼,墨九狸才剛一出現,五個老者的神識,便鎖定在她的身上了……

墨九狸勾唇露出一抹笑意,完全不在意的走了過來,她的左手搭在自己的右手獸手背上,安撫著憤怒的雲夏,讓她先不要衝動……

墨九狸的想法很簡單,既然雲夏現在是她的獸了,那麼那些欺負過雲夏的人,自然一個也別想跑,即便他們今天不出現,早晚有一天她也會帶著雲夏殺到南風國皇室的……

「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此處?」其中最右邊的,一名身材微胖白髮鬚眉的老者看著墨九狸問道。

「路過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這時,南風國的太子也轉過身來,看向墨九狸,在看清楚墨九狸的容貌時,眼中閃過一抹驚艷,隨即便回過神來了……

墨九狸也打量起這位南風國的太子,對於他看到自己容貌時的表現,有些詫異。按照雲夏的說法,這個太子是對雲夏一見鍾情,想要納雲夏為妾,可是看他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沉迷女色之人……

此人身穿一襲華服質料上乘,領口袖袍都鑲著金絲流雲滾邊,腰系一條同色系的玉扣錦帶,綉工非一般的精美,一看就知道這衣著昂貴不菲……

他的頭髮發束起以金冠固定著,冠上鑲嵌著一顆拇指大的紅寶石,更顯奢侈華貴。

一眼看過去便知道此人,就是那種很有錢的貴公子。再細看,他有著雪白的肌膚,睫毛卷而翹長,雙目精明有神,整個人散發著一種上位者的氣勢,和城府極深的感覺……

「姑娘何事路過此地?」南風太子微微回過神問道。

「偶然路過……」墨九狸淡笑著說道。

「哦?路過?可是這裡前面不遠處就是風雲深淵,姑娘難道是要去那風雲深淵不成?不然從此路過是要去那裡呢?」南風太子的語氣沉了沉。

「我想去那裡就去那裡?跟你有關係嗎?」墨九狸聞言依舊笑眯眯的道。

「大膽,竟然敢頂撞太子!」剛才說話的老者呵斥道。

「呵呵,太子?老頭兒你是沒睡醒吧!真以為我們風雲國的百姓是傻子不成,他是太子嗎?他要是太子我還是太后呢!」墨九狸看著老者諷刺道。

「豈有此理,我看你是找死!」說著老者手裡的玄氣已經朝著墨九狸打了過來。

而那南風國的太子,也因為墨九狸的話變了臉色,根本沒有阻止老者的意思,大概也想讓老者給墨九狸一點教訓看看……

「主人,讓我來!」雲夏在心裡說道。這幾個人她恨的要死,恨不得馬上就滅了他們。

「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放心,那個太子我會留給你的!其餘的交給我!」墨九狸阻止雲夏說道。

這五個老者的實力全部都接近神級,雲夏才是地玄中級,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即便是她一次對付五個,也不敢大意,不過好在其餘四人似乎並不打算一起上,倒是給了她個不錯的機會……

眼看著老者的攻擊就要到眼前,墨九狸的身形才緩慢的微微一晃,老者分明覺得墨九狸根本躲不過自己的攻擊,誰成想不但自己的攻擊落空了,背後卻忽然襲來一道冷風……

「老五,小心!」其餘四個老者同聲喊道。

只是他們的提醒還是晚了,老者感受到身後的冷風后,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他幾乎是看著自己的整個左臂,被一刀砍斷,掉落在地上……

老者連痛都沒感覺到,甚至是傷口處的血都許久之後才開始流出來,可見墨九狸的速度有多塊了……

墨九狸不過一招,就震住了在場的六個人……

「啊……我的手臂,該死的,拿命來!」被稱作老五的老者震驚之餘,反應過來之後,一張臉漲紅的瞪著墨九狸吼道。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恥辱啊!想他兄弟五人成名以來,已經忘記有多少年沒有受過傷了!可是,今天竟然在這個落後的小國家,被一個小丫頭給打傷了……

這讓他怎麼咽得下去這口氣啊啊啊……

今天說什麼他也要殺了這個丫頭!

墨九狸看著暴怒的老者,撇了撇嘴,不耐煩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打個架而已,至於吼這麼大聲么,又不是誰聲音大誰就能贏的…… 我黑着臉,拍了一下範範的頭:“你真的是我閨蜜嗎?怎麼就知道問我伴娘是誰…”

她吃痛摸了摸頭,臉上還是賭氣的樣子。

“好啊,白素,你都結婚了居然不告訴我,哼,以後我結婚了我也不告訴你,不讓你當我的伴娘!”

範範的淘氣讓我有點無奈。“好啦好啦,我們不糾結這個了,你到底還聽不聽我說啊。”我推了範範一下。

“那你快說啊,結婚是什麼感覺?”範範抿着嘴,笑着臉問我。

結婚的感覺?我仔細想了想,當時好像除了害怕就沒有別的了,心裏還有些遺憾,不能跟自己心愛的男人結婚,可是現在想起來嘛,嫁給徐鳳年還是不錯的。

我跟範範說了徐鳳年接我上花轎,還有拜堂如洞房的事,雖然這些事有點難以啓齒,但是我覺得跟範範分享我還是挺開心的。

範範聽了以後眼睛都紅了,滿是淚花的拍手叫好。

“我最喜歡這種中式風格啦,以後我結婚也要和你一樣坐花轎入洞房,纔不喜歡西方那種在教堂裏結婚…”

“哈哈,你不是最喜歡婚紗嗎?那樣的話你就不能穿白色婚紗了。”我打趣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