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幹什麼去!”父親吼道,“江真哪裏配不上了,江真這樣說,就是礙於你不願意,你別以爲你不說話,我就不知道你肚子裏藏着什麼心思!”

看着父親臉都氣紅了,想到之前父親氣急敗壞的時候發病了,我只能妥協,“一切都聽父親安排。”

父親這纔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坐下,繼續吃飯。”

我又乖乖地坐了下來,歡歡一臉詫異地看着我。

江真不自然地笑了笑。

大家又重新開始了飯局,原本以爲,父親不會這麼着急,可沒想到,一切居然來得這麼快!

“以後你們倆結了婚,江真就進公司,幫幫洛暘,你們倆在公司我才放心。”父親又是重新拾起了話題。

席間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吃過飯之後,父親並沒有要讓江真走的意思,甚至還讓傭人準備了一間客房給江真。

江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洛叔,我出了監獄還沒有回過我家,再說了,我現在住在這裏,總歸是不好的!”

“怎麼不好?我未來的女婿,住在我家裏,難道還有錯!”

江真看了看我,訕笑,“要不,這樣,非要我跟暘暘有相處的機會,讓暘暘搬過去跟我一起住。”

我瞪大了眼睛,江真也等不了了嗎?!

父親思考了一會,最終還是點頭,“也行,明天就讓洛暘搬過去。”

這下是歡歡急眼了,試探性地問道,“還沒結婚就住在一起,不好吧?!”

父親瞟了一眼歡歡,“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歡歡又是閉上了嘴。

送走了江真,父親將我叫到了書房,很是欣慰地跟我說了很多的話,彷彿第二天我就要嫁出去了!

“父親,江真是個好人,我知道,我會努力對他好的!”我看着父親。

“不是努力,是用盡所有對他好,這樣纔是我洛家的女兒!”

情迷獸世:獸王BOSS,撩一個 我點了點頭 江真纔像是他的兒子,我哪裏像他的女兒!

“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江真結婚?”

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考慮到父親的身體狀況,應道,“都聽您的!”

“我想了想,江真這孩子說的沒錯,我不該這麼着急。他現在的身份進洛家,該被人非議。不過你搬過去,也是應該的。等他進公司,差不多的時候,你就接替我的位置,讓他坐上你的位置,到時候,你們結婚,也算是時機成熟了。”父親一個人似乎在自言自語。

聽到父親說婚期延後,我比誰都高興,我並不是嫌棄江真,因爲太多的事情,我感覺父親只是當我是傀儡,他似乎只是爲了完成某些事情而活着!

從書房走了出來,剛剛走進房間,歡歡就拿着牛奶走了進來,笑呵呵的,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我接過牛奶看着她,“你是不是看上江真了?”

歡歡羞得臉紅了,跺着腳否認,“哪有!”

“你知道我是不喜歡他的,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喜歡一個人沒有錯,江真這個人長得好看,也有能力,更有魅力,誰都可能看上他!”我笑了笑拉着歡歡坐在我的身邊,“你也看出來了,我跟江真呢,都是父親安排的。”

“可我看得出來,江真很喜歡你!”歡歡無比認真地說道。

“那我也看得出來,你看江真的眼神就不一樣!”

歡歡推了推我,“哪有!”

“反正我不是很喜歡江真,你要喜歡,就去追!追得到的話,我就跟父親說!”我拍了拍歡歡的肩膀,心裏還是覺得自己對不起歡歡,每一次這種情況,似乎歡歡都能替我解圍,而我每一次也讓她擋在我的前面!

“你真不喜歡他?”歡歡有些驚訝。

我點了點頭,“我跟他認識很久了,大學車禍前,似乎我是愛着他的,車禍之後,我就忘了他。我喜歡上我第一個丈夫,到現在都忘不了。就算江真進監獄是爲了我,可我最後還是沒有愛上他!”

“洛暘,你對不起他!”歡歡似乎很是同情江真,“他對你那麼好,你居然都不動心!”

“心裏塞了一個人,要再往裏面塞,就困難了。”我執着地認爲自己是對孟子赫是忠貞不渝的。

“哦,那你早點休息!” 假戲真婚,老婆休想逃 歡歡笑着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看着歡歡的背影,心裏一萬個對不起,可我那麼自私,還是沒有阻止歡歡。

第二天,江真來接我下班,我坐在他的車裏,“爲什麼跟我父親那麼說。”

“這樣你輕鬆,我也輕鬆,在外人看來,我們不就是在一起了嗎?!你父親也不會逼你了!”江真果然是最瞭解我父親的那個人。

“如果我不是洛暘,你還會喜歡我嗎?”我看着江真,我較真了,心裏的猜想讓我不得不這樣問他,如果我並非他認識的洛暘,更並非是父親的女兒,他還會喜歡我嗎?!還會爲了我做那麼多的事情嗎?! 第3683章

「沒有的,我帶你上去吧!」小泥獸想了想說道。

「你行嗎?」墨九狸笑著問道。

「嗯嗯,我可以的!」小泥獸認真的說道。

「好的,那我們上去吧!」墨九狸沒太在意的說道。

然後,在墨九狸詫異的眼神下,小泥獸對著頭頂的沼澤看了一眼,然後墨九狸就發現原本懸在上面五十米左右高出的沼澤,竟然慢慢落了下來!

直接把自己和小泥獸埋在裡面了,墨九狸見狀急忙用火焰包裹著自己的全身,還不忘把小泥獸抱在懷裡,這才避免她被沼澤弄的一臉都是!

小泥獸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有些不解,因為就算墨九狸不用火焰,它也是不會讓沼澤泥蔓延到墨九狸和自己身上的,但是看墨九狸的火焰竟然能阻隔沼澤泥,小泥獸也就沒說話,好奇的看著的火焰,發現一點都不熱,真是奇怪!

墨九狸更加驚訝的是,這沼澤將自己邁上之後,她的身體竟然在慢慢的往上浮著,沒錯,她竟然在沼澤裡面往上升起來了,按照這樣的速度,她很快就能回到上面了!

饒是向來淡定的墨九狸,此刻心裡也十分的震驚!

掉進沼澤沉下去的事情,她就十分能理解!

可是,從沼澤深處還能自己浮上去的事情,她從未聽聞過,這絕對是第一次啊!

墨九狸忽然間想到什麼,看著懷裡淡定又好奇,看著小金火焰的小泥獸,想到剛才它說帶自己上去的話!

墨九狸有些驚訝的看著小傢伙,該不會這難以想象的景象,真的跟懷裡的小傢伙有關係吧?難道這個小泥獸可以控制沼澤?

「小傢伙,我們能從沼澤底上來,是你做的?你能控制這沼澤?」墨九狸看著小傢伙好奇的問道。

「是啊,這就是我,所以我能控制!」小泥獸十分自然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卻是十分的驚訝道:「你說你就是這裡的沼澤?」

「是的!」小泥獸說道,不明白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它長的和這裡的沼澤泥一樣,應該很容易看出來吧!

墨九狸看著小泥獸的反應,整個人都不好了,所以說這沼澤都修鍊成精了,都能化形了吧!

雖然心裡明白是一回事,但是真正見到卻是另外一回事,難怪小傢伙說可以帶著自己上去呢!

「小傢伙,你一直就在這裡?沒有上去過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恩,我上不去,你下來的地方,有個很小的入口裡面有階梯,但是我沒辦法上去……」小泥獸聞言說道。

墨九狸明白小泥獸說的是自己下來的階梯,但是她有些好奇小泥獸為什麼上不去,按理說它都化形了,順著階梯爬上去應該很容易才是!

看起來等會兒上去的時候,要試試看才能知道了!

墨九狸和小泥獸一邊聊天,基本上都是墨九狸在問,小泥獸在回答,似乎小泥獸對墨九狸的印象真的很好,不管墨九狸問什麼,小泥獸都會回答! “暘暘,你在說什麼?難道你以爲我喜歡你,是因爲你父親?你忘了所有的事情,但也不該質疑我對你的感情呀!”江真笑得很是不自然。

我的話傷到了他,可我必須繼續說下去,“江真,我必須要證實一件事情!我們現在回家!”

江真雲裏霧裏地將我帶回了他的家裏,家裏被人打掃過,一塵不染。

我一進門便是叫住了他,脫下外套,伸手就要脫自己的褲子。

江真慌張了,一把拉着我的手,“你幹什麼!我是喜歡你,我是想要得到你,可你不能這樣!”

我推開江真,一把扒下自己的褲子,沒想到江真是立馬扭頭不看我,直呼,“你趕緊把衣服穿上!真不知道你在做些什麼!”

“江真,你得看着我!”我大喊。

江真直襬手,對於他來說,這樣平白無故得到的東西,也並非是他所想!

我上去捧着江真的臉,迫使他看着我。

他的臉通紅,閉着眼睛,“洛暘。你別這樣,我讓你來我家,真不是爲了這個!我只是爲了你,我想你輕鬆一點,不被你父親逼迫!房間我都給你準備好了,我們倆不睡一個房間的!”

“睜眼!”我命令着他。

他猶豫了一下,睜開眼睛,但一直都看着別的東西,沒看我!

我從自己包裏掏出一早自己八月的照片,放在他的眼睛前,指了指那個胎記,“你看看這個!”

江真拿着照片看了起來,我又是張開腿,指了指自己腿上那個同樣的位置,“你再看看我這裏!”

江真瞪大了眼睛,手裏的照片都嚇得掉在了地上,“你…..你沒有…..”

“是的!我沒有!”我拉上了褲子,看着江真,“現在你知道我說這話的意思了吧?”

“你…..你不是暘暘!”江真似乎有些絕望。

“江真,我就只問你一句,我失憶前,你見過我這裏嗎?你記得這裏有沒有那個胎記嗎?!”

江真十分痛苦地抱着頭,有些無力地坐在地上,時而哭,時而笑,嘴裏一直唸叨着,“你不是暘暘……你不是我的暘暘……”

是啊,他證明了我不是洛暘,我也不是父親的女兒!那我是誰,我是那個老婦人失蹤的女兒嗎?!

我上去抱着江真,沒想到被江真一把推開,他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以爲是車禍帶走了你的回憶,沒想到,是車禍把我的暘暘帶走了!你是誰!爲什麼要來冒充我的暘暘!”

我直搖頭,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我也不知道我爲何進了洛家!

“那我的暘暘呢?她在哪裏?”江真的面目十分猙獰,這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

“我不知道。”我如實回答!

江真一把抓着我的脖子,將我按到地上,用力掐我,“你把我的暘暘還給我!”

我喘不過氣來,抓着他的手臂,想要呼救,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當我的眼淚掉下來的時候,他纔是慌張地鬆開了手,拿着照片抱在自己的懷裏,“你走!”

我起身,整理好了情緒,就直接往外面走了,我想,大概是需要給他時間,他才能接受。

我才走了幾步,江真就衝了上來,扯着我的衣服,我慌忙護着自己的胸口,“你要做什麼!”

他發了瘋似的,強制地將我所有的衣服都扒了下來,看着我裸着上身,他的眼神有些絕望,他摸着我的胸口,摸着那離敏感地方只有一釐米的距離的地方,“這裏有顆痣的,明明有顆痣的!”

他徹底證實了我不是洛暘!

我呆呆地看着他,“原來我真的不是洛暘!”

他將衣服扔到了我的身上,自己從我身上離開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你是誰?冒充洛暘有什麼目的!還有你告訴我,爲什麼你現在想起告訴我實情了?”

我穿上了衣服,坐在地上,他的問題,我一個都答不上來,關於過去的記憶,我什麼都記不起來,我的記憶都是從老別墅裏甦醒開始的!

“你不說,我就帶着你去找洛叔,告訴他所有的真相!”江真真的生氣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生氣,第一次見到,居然如此可怕。

“我想,所有的祕密大概都被父親藏在了那個地下室。他也許比我更早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兒,他一直都在阻止我找回憶,阻止我找真相。”

江真聽到的話,大笑了起來,“所以,我就一直被你們玩得團團轉?!”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也不知道我是誰,當我猜到這個真相的時候,沒人能證明!我害怕,我擔心。你向我證明了所有的東西,我猜想的都是真的,我不是他的女兒,你愛的人也不是我,我從來也沒有愛過你,我只是一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誰的人!”我苦笑。

江真動容了,看着那張照片哽咽了起來,“爲什麼?爲什麼結局會是這樣的!?我一直以爲你就是我的暘暘,不管你做什麼事情我都縱容你,我還爲你收拾攤子。當問知道你連過去的事情一點兒都想不起來的時候,我很難過,可當你問我過去我們的事情的時候,我非常開心!以前我覺得你想不起來沒關係,我可以讓你再愛我一次,現在我才知道,因爲你根本就不是那個人,她的記憶,也永遠到不了你的心裏!”

“江真,對不起。”我除了道歉,彷彿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江真咬着嘴脣,良久纔是說出一句話,“洛叔把你當洛暘的替代品麼?”

我並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我唯一知道的是,父親應當是知道真相的!

“我要去找洛叔!”江真起身,將照片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

“他現在身體不好,受不了刺激,希望你說話的時候別刺激到他!”我起身跟了上去。

江真有些詫異,“你跟着我做什麼?”

“我不該也有知道真相的權利嗎?!”我盯着江真。

我與他一同回了家,進了那個家門,似乎自己又開始覺得這裏陌生了。

歡歡見我和江真一起回來,異常高興,“你們不是搬出去了?”

江真沒有回答,只問了父親在哪裏,聽到父親在書房,便是往書房走了去,歡歡拉着我,“發生什麼了?!”

“等會跟你說。”我也跟了上去。

與江真一起進了書房,父親見我倆,也是高興得不行,“這麼快就想我這個老頭子了?”

江真看着父親,良久纔是問道,“樑醫生怎麼說,您的身體還好吧?”江真還是一個知道輕重的人,沒有直接詢問,而是先問了情況。

“還好,就是人老了,一天不如一天了。”父親笑着回答,絲毫沒有察覺我與江真的來意。

“洛叔,我有點事情想要問您。”江真說道,“她是不是洛暘?”江真指着我。

父親不着痕跡地笑着,“江真,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江真將照片放在父親的面前,“這是洛暘小時候的照片,我跟她在大學的時候發生過關係,這個胎記是一直都有的,而這個洛暘,她的身上什麼都沒有!”

父親皺了皺眉,將照片放在一邊上,繼續解釋着,“車禍的時候,你看到她身上的,幾乎沒一塊好肉,給她做整容的醫生大概也以爲這個傷痕是後天造成的,就給抹了吧!”

“是嗎?那她胸上的痣呢?”江真苦笑,他已經認定了我不是洛暘,“當時我還奇怪,爲什麼洛暘車禍之後,連聲音都變了!因爲這根本就不是洛暘!”

父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江真,笑了笑,“那你告訴我,真的洛暘去哪裏了?我一個做父親的,難道自己的女兒不要,要一個外人!”

江真語塞,父親扭頭看着我,“你先出去,我有話要跟江真說。”

我見父親已經有些着急了,害怕他的身體受累,也只得聽話出了書房,心想,真相如何,江真都是會告訴我的!

剛剛一打開書房的門,就見到歡歡站在書房門口,耳朵貼着書房的門,像是在偷聽什麼。

“我聽你們聲音有些大,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歡歡有些不好意思。

我拉着歡歡下樓了,可心裏滿是疑惑,根本就聽不進去歡歡在問什麼。

飯菜都端上桌好久了,兩人還在書房。歡歡有些急了,“我上去叫叫他們。”

我一把拉着歡歡,“別打擾他們談正事。”

“是不是江真不想跟你結婚了?現在他們倆是不是在房間裏討論這個事情?”歡歡喜滋滋地試探我。

我深吸一口氣,笑了笑,“估計過不了幾天,江真就是你的了!”

歡歡聽到這的時候,高興得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裏放,哼着曲兒進了自己的房間。我始終不明白,歡歡這個人特奇怪,這見了一次面就喜歡了,見第二次就已經這樣了!

沒過多久,江真終於是下樓了,下樓之後就過來拉着我往外走,我一臉詫異,“你幹什麼?”

“回我們的家,我答應你父親了,兩個月之後結婚!”江真帶着我出了別墅,連飯都不吃了!

“什麼?!繞了這麼大個圈子,我都不是洛暘了,你還要跟我結婚?!” 第3684章

就這樣墨九狸和小泥獸在一段時間后,終於再次回到了上面,有了小泥獸的關係,墨九狸直接站在沼澤上,都不會再陷入下去了,讓墨九狸覺得十分的神奇!

竟然還在沼澤上坐了下來,用力往下坐都不會沉下去,墨九狸心裡感嘆不已!

「走吧,我們去試試能不能帶你出去!」墨九狸看著小泥獸說道。

小泥獸點頭,直接帶著墨九狸來到了之前她掉下來的地方,之前墨九狸下來后,就發現入口消失了,遇上小泥獸倒是讓墨九狸節省了去找入口的時間了!

小泥獸帶著墨九狸很快在邊緣的位置,找到了一個漆黑的黑洞,裡面隱約可以看到一個個階梯,正是墨九狸下來的地方,墨九狸把火焰丟到階梯裡面!

然後自己爬上去往上走了幾步,發現沒有什麼問題!

於是墨九狸看向小泥獸道:「小傢伙過來,我帶你出去吧!」

小泥獸卻是站在原地搖了搖頭道:「我上不去!」

墨九狸聞言皺眉,又從新跳下去,然後抱起小泥獸問道:「為什麼?你不說之前爬上去過,只是會掉下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