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周圍的石壁上,向我們所在的這樣的通道,還有許多。好像是用來通風的,剛剛我們遇到的屍蟬,或許是被人故意放在通道里,用來防止有人混進來的。

看着成百上千的陰工,楊子長大了嘴巴,“這麼多陰工!”

我看了犁頭一眼問道:“怎麼辦?”

從犁頭兒堅定的眼神當中,我看出了他之前對我們所做出的承諾!“混進去,把我們的人救出來!”

楊子摸着下巴,沉吟了半天之後,說:“我跟你們一起去,老人精或許就在裏面。”

我們沿着石梯,來到了墓室底部。還沒等我們來得及走,一個光頭大漢便走到了我們面前。

光頭大漢手中拿着一根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我的腿上。“你們三個想偷懶?滾去幹活!”

見光頭大漢誤以爲我們是陰工,我心中一喜。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人羣當中,開始尋找了起來。

可是找了半天,卻也沒能發現王瘸子他們的身影。

就在這時,有人突然從後面捂住了我的嘴巴,“搭把手!”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身後那人就將我帶到了一處角落裏。

我本能的想要反擊,但在我聽到那人聲音的一瞬間,我頓時愣在了原地。

我看着自己面前的趙老鴰,輕聲說道:“趙老鴰!”

趙老鴰皺着眉頭,說:“誒,才幾天不見。你就這樣沒大沒小的!”

我非常不解的問道:“趙大爺,你怎麼會在這?”

總裁前夫你滾吧 “你們走後,陳三就把我救了出來。他怕我受到波及,就讓我到南天門來找你們。誰知道我他媽剛剛走到一半,就被那個混蛋抓到這裏來了!”趙老鴰怒氣衝衝的指着楊子,看他的樣子,好像要將楊子生吞了一樣。

趙老鴰摸了摸鼻子,說:“別說這那多了,有煙沒有?”

我將香菸遞到了他手中,問道:“葉蘭母子怎麼樣了?”

趙老鴰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後,說:“葉蘭母子被常化風帶走了,說是要在八月十八舉行婚禮!”

聽到趙老鴰的話,我心裏咯噔一下子,“什麼!”

趙老鴰面露不忍的看着我,說:“聽陳三說,如果葉蘭跟常化風配陰婚之後。可能會被常化風,吸光魂魄的!”

我死死地攥緊了拳頭,心裏暗下決心,自己一定要在八月十八以前趕回去,阻止常化風!

(本章完) 趙老鴰吐了一口煙霧,說:“我背後癢癢的,你幫我看看。”

我漫不經心的掀開了他後背的衣服,只見,他背上竟然吸附着十來只屍蟬!

趙老鴰看了我一眼,問道:“怎麼樣了?”

看着已經鑽進皮肉裏去的金蟬,我心裏有些發毛,“沒事,沒事。”

我對着一旁的犁頭兒揮了揮手,示意他過來,“犁頭兒!”

犁頭兒四處張望着,說:“怎麼了?”

我指了指趙老鴰的後背,想讓犁頭兒幫忙看一下。

“屍蟬!”犁頭兒在看到屍蟬後,顯得有些驚訝。一綹雪白的鬍子,產生了輕微的顫抖。

趙老鴰回頭看了我們一眼,問道:“我後背到底有什麼?神神叨叨的!”

犁頭兒的眉毛全都皺在再可一起,說:“必須馬上弄下來,要不然就完了!”

這時,一陣清脆的敲鑼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吃飯了,吃飯了!”

正在勞作着的工人們,聽到敲鑼聲,一窩蜂的朝着中央土臺圍了過去。

趙老鴰猛地站了起來,興奮的說道:“快去搶啊,晚了就沒了!”

說完,趙老鴰就已經跑出去了老遠。犁頭兒摸了摸鬍子,嘟囔道:“他怎麼會沒事?”

等我擠進人羣當中時,一盆紅燒肉出現在了我面前。就在我想要伸手去盛的時候,一根皮鞭重重的抽在了我的臉上。

光頭大漢怒衝衝的看着我,喊道:“這是你吃的嗎?”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在一旁,有許多像牛糞一樣的大餅。我捂着火辣辣的臉頰,拿了兩個大餅,走出了人羣當中。

看着自己手中的大餅,我心裏非常納悶,“這是什麼東西?”

趙老鴰十分沮喪的說道:“紅薯藤做成的。”

我走到一處角落裏,偷偷的將王瘸子留給自己的乾糧拿了出來。

一個白髮老者,緩緩地走到了我面前。“年輕人,我餓了。”

白髮老者死死地盯着,我手中的饅頭。他的臉上有許多淤泥,說話的聲音非常小,而且臉蛋子鼓鼓囊囊的,應該是餓的浮腫了。

我嚥了一口吐沫,將饅頭遞到了老者面前,“你吃吧。”

老者接過饅頭,搖了搖頭,“要是有肉就好嘍。”

聽到老者的話,我苦笑了一聲,將包袱裏的馬肉拿了出來,“給”

老者一把搶過我手中的馬肉,轉身朝着人羣中央走了過去。我看了一眼手中的餅子,卻是一點胃口都提不上來。

等到人們全都吃飽後,我發現趙老鴰,竟然趴在土臺上的磨盤山,低頭舔着上面的粉末。

我急忙將趙老鴰拉了起來,說:“趙大爺,你這是幹嘛!”

趙老鴰哭喪着臉,說:“娃,我餓啊!”

看到趙老鴰的慘狀後,我將手中的餅子,交給了他,“吃吧。”

趙老鴰看到手中的餅子後,顯得非常高興,跑到一旁的角落裏吃了起來,他一邊吃着,一邊不停地朝四周看去,好像害怕有人來搶他的食物一樣。

看到這一幕,我眼睛突然一酸。無論怎麼說,趙老鴰是爲了我,纔會變成這副模樣的,看到他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我心裏有一種莫名的痛楚。

因爲要尋找趟子隊的隊員,我們只好一邊幹活,一邊尋找。可是找了大半天,卻連一個人毛兒都沒發現。

確認這裏沒有隊員們的蹤跡後,犁頭兒準備想辦法逃離這裏。

可是,我們石壁上有幾十眼石洞,一時之間,我們竟然忘記了,哪個是我們進來走的了!

犁頭兒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用手一指,說:“就走這個吧!”

就在我剛剛準備進入石洞的時候,一張粗糙的打手,從背後將我攔住了。

剛剛管我要糧食的老者,此刻站在我身後,笑嘻嘻的說道:“進去會沒命的!”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老者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拽着我向外走了過去。

我看了一眼犁頭兒他們,說道:“大爺,你們先去幹活吧!”說着,我衝着犁頭兒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不用管我,趕緊逃離墓室。

老者帶着我走到了墓室門口,守衛看到老者後,顯得格外恭敬,也沒上前阻攔,任由我們離開了墓室。

走出墓室,我停了下來,“你要帶我去哪?”

老者輕笑了一聲,伸出手掌在我面前晃了晃,“跟我走吧!”

在看到老者的手掌後,我只感覺腦袋一沉,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了一樣,跟在老者後面,向前走了過去。

經過一座城鎮,老者帶着我走進了一座祠堂裏面。

祠堂的正中央,擺放着一副畫像。畫像上描繪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老者手中拿着一把玉如意。眯着雙眼,臉頰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顯得格外傳神。

老者看了我一眼,說:“別裝了,坐下吧。”

我的身體在走進祠堂的那一刻,就已經恢復了知覺。原本想見機行事,可竟然被老者發現了。

我乾咳了一聲,做到椅子上,問道:“老先生,您把我帶到這裏來。想幹什麼?”

老者輕笑了一聲,說道:“你等會,我去找我家主人。”

我指了指牆壁上的畫像,問道:“你不就是這樣的主人嗎?”

老者顯得有些詫異,說:“小夥子,看來我是嘀咕你了。”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老者拿出一塊手帕,擦了擦臉上的淤泥,“小子,想請你去一趟雲臺觀。你去不去?”

聽到老者的話,我沒有多想便一口回絕了他。一來自己還要趕回娘娘廟,二來王瘸子現在生死成迷。我沒有多餘的事情,去什麼雲臺觀。

老者喝了一口茶,笑嘻嘻的看着我,“你不去就算了,剛剛走進通道里的那些人。是的朋友吧?”

見老者拿犁頭兒幾人,威脅自己,我心中生氣了一絲怒火,“你想怎麼樣!”

“只要你去雲臺觀,幫我搞到七星圖。我可以保證你和你的朋友們,能夠安全離開雪山。”

我坐在椅子上,沉吟了半刻。說:“七星圖是什麼?”

老者玩味的看着我,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拿回來給我就可以了。有人會跟你一起去,如果三天之內你能回來的話。我可以考慮,幫你對付一下常化風。”

聽到老者的話,我直接愣在了原地。心中暗想,坐在自己面前的老者,到底是什麼人。他竟然能夠知道自己的過去,而且還能準確的說出常化風和自己的恩怨!

就在這時,屋

外傳來了一聲蟬鳴,聽到蟬鳴,我突然間明白了過來,“趙老鴰背後的屍蟬,是你放的?”

“呵呵,看來你不傻嘛。”

說話間,一名妙齡女子,從屋外走了進來,“爺爺。”

女子冷冰冰的掃了我一眼,隨即站在了老者身旁。

老者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這是我的孫女,尚然。她會跟你一起去雲臺觀的。”

我非常疑慮的看着老者,說道:“你這麼有把握,確定我不會跑?”

“既然你能把救命有的糧食,給了一個糟老頭兒。證明你本性不壞,我相信你不會眼看着你的朋友。爲你去死的!”說到最後,老者在死這個字眼上,明顯加大了力度。

老者拍了拍尚然的肩膀,囑咐道:“你們現在就上路吧,小心着點。這小子是走趟子的,心眼不少。”

尚然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隨即朝着門外走了過去。

見狀,我急忙跟在了她身後。出了祠堂,尚然坐在上停在門口的摩托車。

“上來”從尚然的語言中,我沒有感受到一絲情緒。

我看了尚然一下,輕笑着說道:“我來開吧。”

尚然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隨即從摩托上走了下來。

我蹬着眼睛,在摩托上找了半天,卻也沒有發現離合在哪。

“這怎麼打不着?”我踹了幾腳有門,非常疑惑的看着尚然。

尚然將我推到了一旁,手指輕輕的按了一下,車把上面的綠色按鈕,“廢物!”

我撓了撓頭,說道:“原來是電打火啊。”

尚然拉着我,徑直下了雪山。走在陡峭的山路上,尚然竟然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

看到我一陣心驚肉跳,心想,“這小妞還挺喪!”

在山腳下,我發現了已經變成一團廢鐵了的汽車。汽車已經被人點着了,看樣子是雪猴子們乾的。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尚然開着摩托車,竟然徑直朝着娘娘廟的方向開了去。

見狀,我急忙問道:“雲臺觀在哪?”

尚然猛加了一腳油門,冷冷的說道:“華陰鎮!”

聽到尚然的話,我心裏咯噔一下子。 以爲深愛 如果跟常化風遇上了,自己可能會死的很慘!

南天門距離華陰鎮並不是很遠,轉眼間我們就來到了,進山時路過的罈子口。

這時,尚然突然猛踩了一腳剎車。巨大的衝力,讓我摟住了前面的尚然。

緊接着,一記重重的耳光,狠狠地敲在了我的臉上。

我捂着臉頰,問道:“你幹嘛!”

尚然瞪了我一眼,隨即走到一顆大樹前。十分虔誠的,對着大樹鞠了一躬。

見狀,我急忙走到了大樹前。按照尚然的模樣,照做了一遍。

尚然看了我一眼,說:“你幹什麼?”

聽到尚然的話,我的喉嚨好像被什麼東西噎住了似的,“啊!”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聲,從遠處傳了過來。

聽到咳嗽聲,尚然將自己的頭盔,遞到了我面前,示意我帶上它。

等我將頭盔帶好之後,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遠處向我們走了過來。

這人化成灰我都認得,他正是害的自己逃離娘娘廟的,常化風!

(本章完) 常化風看到我們後,快速朝着我們跑了過來,“然妹子,這是要去哪啊?”

我下意識的朝後退了幾步,儘量遠離出常化風的視線。

尚然看到常化風后,冷冷的說道:“沒事,你要去哪?”

“進山送喜帖啊,這不是我跟你嫂子補辦婚禮嗎。到時候你得來啊。” 傾世醫妃要討債 說着,常化風將一張喜帖,遞到了尚然面前。

尚然接過喜帖,點了點頭,隨即轉身朝着摩托走了過去。

常化風非常得意的說道:“對了,如果你在雪山看到一個叫陳亭的。請你幫我抓住他。”

尚然支吾了一聲,隨即帶着我駛離了罈子口。

尚然駕駛着摩托車,開到了最快的速度,顯然她是怕常化風,回來追殺我,“常化風爲什麼要殺你?”

“有一點小誤會。”因爲剛剛認識尚然沒多久,不知道她是否靠得住,我只好編了一句謊話。

來到華陰鎮,尚然將摩托車放在了村口。

“前面就是雲臺觀了,我們先進去看一看。”

我們剛剛走到廟門口,便被兩個道士模樣的中年男人,攔了下來。

道士顯得非常謹慎,問道:“你們要幹什麼?”

尚然一把摟住了我的肩膀,嗲聲嗲氣的說道:“老公,我說人家已經關門了。你非要來,我們明天再來吧。”

聽到尚然及其溫柔的話語,我不禁打了一個哆嗦,練練點頭,“好。”

道士聽到我們的話,輕笑了一聲,“參觀的話,請明天再來吧。”

等我們離開雲臺觀,尚然的態度立馬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尚然恢復了她那標準的面癱表情,冷冷的說道:“你別多想,剛剛只不過是演戲。”

我撓頭苦笑了一聲,說:“明白,明白。”

原本以爲尚然會找一家旅館,等到明天再去雲臺觀,誰曾想,她竟然在摩托車上坐了一夜!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趁着尚然還在打盹,我悄悄地來到了一家飯館裏,要了一碗羊雜湯,想要暖暖身子。

正當我想要大快朵頤的時候,尚然突然出現在了我面前。

她冷冷的看着我,說道:“馬上走!”

見尚然有些生氣,我只好悻悻的離開了飯館。飯館老闆見我沒有吃羊雜湯,顯得有些失落。

想想也對,看到自己親手做的東西,被白白浪費掉,任誰心裏也會有些失落。

走出飯館,尚然輕聲嘟囔道:“爲什麼會有屍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