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我大喝一聲

,用盡全身力氣朝龍小蠻身上撲去,匕首正好砍在我的肩膀上。

只聽見“鐺”的一聲,小輝手裏的匕首被震飛了出去,整個人像是受到什麼重擊一樣,連連向後退,竟然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而我卻沒感到任何疼痛,只是覺得肩膀像只是被拍了一下。

“張展寧,你這是什麼玄術!”小輝捂着胸口,難以置信的看着我。

而我卻比他更加糊塗,然後突然想起,剛纔他砍中我肩膀的地方,正好是張出那一層奇怪鱗片的地方。

我連忙拉開衣服一看,發現那層細密的鱗片上,出現一天非常細的白印,但是轉瞬間就消失,像是自動癒合一樣。

“龍鱗!”

龍致遠看到我肩膀上的鱗片大駭,看着我一臉不可思議,說話都有些哆嗦了,“你……難道你已經……”

小輝突然大聲道,“快,快殺了他,他已經開始進化了!”

話音一落,那隻天樁便發出一聲刺耳的嘶吼,舉起兩條手臂,身體如同殭屍一般朝我撲了過來。

“小心!”龍小蠻大喊一聲,就準備撲過來護住我。

可是那天樁的速度級快,眨眼間就撲到我面前,伸出一直利爪朝我肩膀上狠狠抓去。

哧——

天樁的爪子剛碰到我肩膀,忽然像是抓到燒紅的烙鐵上一般,冒出一股白煙。

啊——

天樁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整個身子像是被一股極大的力量擊中一般向後彈射出去。

“他有龍鱗護體,不要攻擊他的肩膀!”

小輝大喊一聲,從地上撿起匕首再次朝我攻來,之前的兩次,完全是我運氣好,面對新一輪的攻擊,我已經無能爲力。

就在匕首的刀尖離我心窩不到半寸距離時,一抹金光突然在我面前一閃。小輝的匕首像是被什麼東西撞擊了一下,發出叮的一聲。

“華晨輝,受死吧!”

隨着一個聲音的響起,一柄金色的長劍突然朝着小輝疾飛而去,小輝橫起匕首用力一擋。

只聽鐺的一聲,金色長劍被彈得倒飛出去,而小輝的身子也往後踉蹌了幾步。

一個人影在半空中掠起,接過長劍如同一片樹葉一般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看清來人後,我心裏一驚,這人二十歲出頭,面色冷峻,眼神透着一股子冷漠和憂鬱,白皙的臉龐線條柔和,身材看上去有些瘦弱,但絲毫沒有一點娘炮的感覺,反而讓人覺得他的身體裏透着一股極強的爆發力,簡直就是剛柔並濟的完美結合。

“耳機哥!”我驚呼一聲。

來人竟然是多日不見的耳機哥!

小輝看見耳機哥,同樣露出吃驚的表情,“你不是已經在白槐村……”

耳機哥抱着長劍,面無表情,眼神平靜。

龍致遠的元神冷笑道,“你以爲你做的天衣無縫,但你難道沒有聽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

“你們……你們早就發現我了……”小輝的表情難以置信,“不可能,我做

這一切每一個細節都很謹慎,你們不可能發現我!”

“你的確做的天衣無縫,我一開始也沒有猜到是你。”

龍致遠半透明的元神道:“但是三年前我屍毒爆發,看起來像是一場意外,但我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就猜到肯定出了內奸。”

“然後我就一直暗中調查此事,直到小蠻和龍川在白槐村遇到了假鬼王,我就猜到內奸快要露出馬腳。”

“當時我也認爲是真的鬼王出現,趕緊派你去營救龍川,可是就在你剛出門,我就知道了那隻鬼王是假的,於是我順水推舟,故意讓龍川消失幾天,並讓龍川放出消息,說那隻假鬼王兇猛無比,造成他被困的假象。”

“那個時候,我任然沒有懷疑到你頭上,但是爲了讓內奸露出馬腳,我故意把跟着我十幾年形影不離的阿木支開。”

“你見到阿木離開便欣喜若狂,一步步進行着你的計劃,把小蠻引到小相嶺,路上爲了掩蓋你真實目的,你故意製造出許多怪異事件,企圖分散小蠻的的注意力。”

“可是你沒料到,從你們出發的那天,我就派龍川一路暗中跟着你們,那陣蟲霧,也是龍川所釋放,目的是讓你在路上不敢輕舉妄動,給你一個苗疆大青衣也插手的假象。”

“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在那座古廟裏,你放出那隻怪物鑽了人皮的時候,我就知道那個內奸就是你。我一直不動聲色,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小輝聽完後,突然拍着手哈哈大笑,“不愧是龍氏一族的掌門人,好一齣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精彩,實在是精彩,你分析得一點不錯,當時我還真的以爲苗疆的勢力也參與進來,所以一直忌憚着沒有提前動手。”

“但是,你似乎算漏了你一點!”

小輝掃視我們一圈,面露不屑,“你千算萬算,但是沒算到我有天樁做幫手吧,你現在只是一個沒用的元神,你以爲就憑龍小蠻和龍川二人,就能夠對付天樁了?況且還我!”

說着,面露猙獰,大喝一聲朝我們攻來,那天樁也跟着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嘯猛撲過來。

天樁的實力絕非危言聳聽,龍川在它手裏沒有走過五個回合就敗下陣了,而龍小蠻不知道怎麼的,更是不堪一擊。

其實這也是我覺得納悶的地方,自上次和她一起去那個少婦家抓鬼以後,我就感覺龍小蠻不對勁,雖然我不是玄門中人,但也能感受到從那次以後,龍小蠻明顯虛弱了很多。

而我更是毫無還手之力,輕而易舉就被小輝制住,被他反擰着胳膊,匕首架在我脖子上,“張展寧,你別怨我,天樁答應幫我的唯一要求,就是把你獻給他。”

說着,狠狠朝天樁推去。

天樁發出一陣淒厲的笑聲,“哈哈,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說話間,一直尖銳的利爪抓着我的頭顱,尖細的笑聲刺破耳膜。

“展寧!”

龍小蠻撕心裂肺的喊叫一聲,可是她已經被天樁擊倒在地,掙扎了一下,就連撲過來的力氣都沒有。

(本章完) “求求你,別傷害他!”

龍小蠻哭着道,“小輝,你恨我們龍家,我的命你拿去,但是我求求你,不要傷害展寧!”

小輝不以爲然的聳了聳肩,指着天樁道,“這個你得問問他願不願意。”

說完後,突然看着龍小蠻笑道,“龍致遠爲了把張展寧招至你們龍家麾下,不惜把你這個寶貝女兒給人家做妾,這種齷齪事,也就只有你們龍家做得出來。”

“只不過……”小輝扭頭看了我一眼,“只不過沒想到假戲真做,你竟然真的對張展寧動了真情,難得,實在難得。”

說着,他的眼裏突然閃過一抹陰狠,“但是你彆着急,放心,我待會兒會一刀一刀的把你割成碎片,把你和張展寧葬在一起,讓你們到陰曹地府做一對鴛鴦,也不枉我叫了你這麼多年的姐,這點小事,我還是能辦到的,哈哈哈哈……”

說完後,扭頭對天樁道,“天樁兄,你盼了那麼久的東西,現在就在你手裏,你還在等什麼呢?可別忘了,你答應過我,吃了張展寧的心臟,成魔以後,幫我掃平龍家!”

“華晨輝,我操你全家!”我狠狠瞪着小輝,“你要是敢動龍小蠻一根毫毛,老子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那得等你做了鬼再說。”小輝仰了仰下巴,看着龍致遠的元神,“龍致遠,你睜大眼睛,好好享受這一幕吧,張展寧會死在你面前,你的寶貝女兒也即將被千刀萬剮,以後還有一隻成了魔的天樁與你龍家爲敵,想想就覺得興奮啊!”

說着,天樁抓着我頭顱的利爪猛得用力,我感覺腦袋都快被擠爆了,而它的另一隻爪子,卻緩緩朝我心窩探去。

“不要!”龍小蠻哭喊一聲。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突然聽到嗖的一聲,一抹黑光在我眼前晃動了一下,我感覺腦門頓時一鬆,整個人順勢倒在地上,旁邊竟然是天樁的一隻斷掉的爪子!

鐺——

一聲金鐵交擊的巨響,震得地面都顫了一下,天樁的身子像是被什麼東西釘住一般,躬身朝後退去。

一條黑影自半空中朝着天樁掠去,落在天樁面前,只是一個閃身,天樁便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譁一聲從頭頂生生裂成兩半。

一個身着黑色立領中山裝的男人,面無表情,眼神沉靜得可怕,手持一柄古樸的劍,劍身通體黝黑。

“是你!”小輝見了此人大駭,露出一個極爲吃驚的表情,“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認出這個男人,就是前些天我第一次去龍小蠻家裏看見的那個黑衣人,聽見龍致遠稱呼他爲阿木。

“不可能!”小輝突然瘋狂的喊叫一聲,瞪大着眼睛衝龍致遠喊道,“這不會是真的阿木,你現在就是個毫無能力的活死人,要是沒有阿木的保護,你就不怕別人趁機毀了你的肉身?”

龍致遠冷哼一聲,“除了阿木以外,你見過第二個能將天樁一擊必殺的人嗎?”

“那你就不怕沒了阿木的保護,肉身被你的敵人破壞嗎!”小輝仍舊

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龍致遠冷笑道,“你太小看我們龍家了,阿木的確是我們龍家第一高手,但是你沒想到,其實早在一年前,我們龍家又出了一名將玄術修煉至天階的高手。”

“阿木和他,一個在明,一個在暗,那些趁機偷襲我肉身的人,現在恐怕已經成了我家鬼僕的食物。”

“你這隻老狐狸!”小輝咆哮道,“龍致遠,你記住,我華氏一門永遠不會死絕,這個仇,我這輩子報不了,下輩子報,下輩子報不了,下下輩子報,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們龍家趕盡殺絕!”

龍致遠嘆了口氣,把頭扭到一邊,阿木面無表情的朝小輝一步步靠近。

“等一下!”小輝突然喊了一聲。

“怎麼,怕了?”龍致遠搖了搖頭,嘆氣道,“已經晚了,機會給了你,你自己沒要,怨不得我。”

“我不是怕死!”小輝喊道,“我有幾句話要說!”

阿木看了龍致遠一眼,龍致遠點點頭道,“好吧,念在多年的父子情分,我讓你把話說完,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我儘量幫你完成。”

“張展寧!”

小輝竟然叫了我一聲,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都這個時候了,他會對我說什麼。

小輝指着我,一字一句道,“張展寧,你給老子聽好了,這輩子好好對待我姐,不然老子做鬼也不放過你。”

我一愣,沒想到小輝竟然會對我說這話,不知道怎麼的,我竟然不與自主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又看着龍小蠻,竟然咧嘴笑了笑,“姐,我最後叫你一聲姐,這麼多年,你一直把我當親弟弟對待。但沒辦法,我揹負着家族仇恨,我必須那樣做。”

“你們之前看到的預言壁畫,其實只有七幅,第八幅是我刻上去的。我當時就想,如果這次計劃失敗,沒有能夠殺了你,那第八幅畫就算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小輝……”龍小蠻紅着眼眶。

小輝苦笑着搖了搖頭,“你不用再說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同樣會當着龍致遠的面把你千刀萬剮,那是我對龍家的仇恨。但是那第八幅畫,是我送給我姐的。”

說完後,小輝突然扭頭看着我,“張展寧,我也有個禮物要送給你,就算是感謝你以後對我姐的照顧。”

“禮物?”我一頭霧水,不過此時卻有些同情小輝,雖然他這樣做,的確是惡毒了點,但那種被滅族的血海深仇,旁人根本無法理解,要是換了我,說不定會比他做的更狠。

小輝看着我,突然道,“其實你二叔二嬸……”

“阿木!”龍致遠忽然大喝一聲,阿木的那柄黑劍閃電般在小輝脖子上輕輕一抹,小輝便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我二叔二嬸怎麼了!”我衝過去搖着小輝,卻發現他以及斷了氣兒。

“你爲什麼不讓他把話說完!”

我扭頭衝龍致遠咆哮道,心裏就跟有千萬只蟲子撕咬一般。

“因爲有些祕密,你已經不用知道了。”龍

致遠冷冷的看着我,眼裏閃過一抹殺意。

雖然他只是個半透明的元神,但眼裏的這抹殺意卻讓我渾身發毛,就跟被一隻兇猛的野獸盯住一樣。

與此同時,阿木也看似無意的朝我邁了半步,眼神同樣冰冷,但和龍致遠的眼神不一樣,如果說龍致遠的眼神像一隻野獸的話,那阿木的眼神就像是一隻潛伏在暗中,伺機發動致命一擊的毒蛇!

“父親!”

龍小蠻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下跑到我前邊,張開雙臂把我護在身後,“一定要這樣做嗎?”

“你讓開!”龍致遠語氣冰冷,“他已經開始進化,如果再不採取措施,後果不堪設想!”

“你準備把他怎樣?”龍小蠻的語氣帶着哭腔。

龍致遠看着我,嘆氣道,“事到如今,只有把他做成天樁,這樣以後才能受制於我們龍家。”

我聽糊塗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隱隱感覺,這好像和我肩膀上的那層鱗片有關。

“不行,我不許任何人傷害他!”龍小蠻大聲道,“如果你要傷害她,就先把你女兒殺了吧!”

“放肆!”

龍致遠大喝一聲,“你不要忘了,你身上流淌着我們龍家的血脈,你揹負着家族使命,怎可爲了一點兒女私情做出這種事,你讓開,不然的話,休怪我不客氣!”

“我不讓!”

龍小蠻臉上掛着兩行清淚,看着龍致遠道,“我從小到大,什麼都聽你的,從出生開始,我就恪守着家族使命,您是我最敬重的人,哪怕你讓我去死,我也毫無怨言。”

“但是這次,我求你讓我自己選擇一次,自從認識張展寧後,我才知道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感情,我承認我喜歡他,我求你成全女兒一次吧!”

“不行!”龍致遠厲聲道,“你太幼稚了,他的身份你不是不知道,現在他已經開始進化,如果再這麼放縱下去,將會是人間的另一場浩劫!”

“真的是這樣的嗎?”龍小蠻苦笑道,“你口口聲聲爲了天下蒼生,但是你怎麼不把他殺了?先是不惜讓我做他的妾,現在又要把他煉成天樁,你這樣做,還不是爲了一己之利,想要利用他,成就你在玄門界的霸主地位!”

“放肆!”龍致遠大怒,“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讓不讓開!”

“先殺了我!”龍小蠻喊道。

“阿木,動手,誰若阻攔,殺無赦!”龍致遠厲聲喝道,眼神冰冷而兇狠,絲毫不帶任何感情,像是一隻冷血動物。

“讓我來!”

一隻不語的耳機哥突然開口,“父親,讓我來處理吧。”

龍致遠滿意的點點頭,“川兒,她已經不是你妹妹了,男子漢大丈夫,要成大事,決不能被這些微不足道的情感縮牽絆,去吧,千萬別心軟!”

耳機哥撿起地上的幽藍匕首扔給龍小蠻,手持金劍,一步步朝我們逼近,“小蠻,對不起了,你出手吧!”

說完,手臂一擡,一道金光朝着龍小蠻閃去。

(本章完) 鐺!

金鐵交擊的聲音,龍小蠻的身子倒飛出去,連我也一同撞翻在地,手裏的幽藍匕首直接被震脫手。

“小蠻!”我並無大礙,可是龍小蠻卻吐出一口鮮血,我連忙將她抱在懷裏。

“你的玄術怎麼會變的這麼弱!”

耳機哥沒有繼續發起攻擊,而是看着口吐鮮血的龍小蠻一臉驚訝。

龍小蠻笑着看了我一眼,讓我把他扶起,看着耳機哥道,“你動手吧,殺了我,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會繼續保護張展寧。”

“你他媽衝我來!”

我火冒三丈,此時根本顧不得勢力的懸殊,撿起地上的匕首奔着耳機哥就衝了過去。

耳機哥輕而易舉把我推開,繼續不可思議的看着龍小蠻,“你的玄術和我不分上下,怎麼會連我一招都接不住?”

龍小蠻看了看龍致遠,又看着耳機哥,苦笑道,“你們動手吧,就算你們不殺了我,我也活不了多久。”

“這是怎麼回事!”我聽了大吃一驚,不知道龍小蠻爲什麼會突然這麼說。

龍小蠻輕輕拭去嘴角的血漬,眼裏閃過一抹柔情,看着我道,“你記得我曾經問過你,如果你爲了心愛的人付出性命,你會不會後悔,你當時說不會後悔。”

“到底怎麼回事!”我看着龍小蠻越來越虛弱,不由焦急萬分。

“你愛小啞巴對嗎?”龍小蠻突然問了我個奇怪的問題。

我點點頭,但卻疑惑她爲什麼突然提起這個。

這個時候,一旁的龍川突然大聲道,“原來那隻女鬼的精魂,是你從獄卒手裏奪回來的?”

龍小蠻沒有說話,但表情已經默認了。

“你瘋了!”龍川咆哮道,“你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嗎!如果你被鬼卒盯上,那你就……”

龍川說着,面色突然一凝,“你已經被鬼卒盯上了?”

我在旁邊聽着,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只感覺心臟一縮,猛的看着龍小蠻道,“其實你早就知道了,那一白一黑兩條影子,就是被鬼卒盯上的徵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