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黃泉很準時地如同精神血條全部加滿了一樣,站起身來,深深地看了嶽策一眼。

接着朝着嶽策的方向走了兩步,就在冥河與嶽策本人都覺得可能少女都會因爲剛剛的事來報復嶽策,甚至冥河都謹慎地站在了嶽策的面前瞪着黃泉,不過少女在力嶽策不到一米處。“啪嗒”一下便跪在了嶽策的面前,大聲說道:“多謝大哥剛剛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大哥大人有大量的話,恐怕剛剛在下就真的會死在血海里了。況且大哥對在下的教導。在下今生絕不敢忘記,所以請大哥受在下一拜。”

說着便要伏首磕頭,嶽策慌忙攔住,

“你別醬紫,本來就是我將你扇進血海的,你這樣對我又是感激又是感謝的,我真的會尷尬的。”

“大哥難道以爲黃泉我是那種不分對錯,不問青紅皁白的人麼!”

楚墓鎮 嶽策心內微微吐槽。

你要是真的分清對錯的話,就不會問出那種變態問題了……

“其實在掉入血海中的那一刻,在那海水不斷地涌入在下的嘴裏,淹沒自己的咽喉的時候,那種生死一瞬間,在下一下子就頓悟了,就明白過往的自己到底是有多麼愚鈍了,多麼大錯特錯了,幸虧大哥即使將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不知大哥貴姓?”

“我姓岳。”

黃泉點點頭,道:“嶽?算了,在下還是叫你大哥吧!”

嶽策怒道:“喂喂,你這樣子算什麼,看不起我姓岳吧?問人家姓又不喊這是鬧哪樣?”

黃泉一臉崇拜地看着男子,雙目冒着星光:“大哥果然非同常人,在下佩服,對了不是說要從地府回到人間麼麼?反正地府的事也不算多,在下回去之後便跟娘娘告個假,陪伴大哥您一起去人間,做個端茶遞水的也可以。”

望着跪在地上卻是仰着那張好看臉蛋的少女,嶽策捂額,

似乎又碰到了雙目不得了的麻煩了……

等等!

我爲什麼要說又?

……

………………

(ps:仙殿這一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自己那麼辛辛苦苦的付出沒有回報,這些天下來,看到這種成績,仙殿是真的醉了。

……

一天五千加字,從不斷文,咱的努力或許你們真的看不到……

咱知道咱的文筆不算多好,但是咱也在慢慢地不斷改善,可是現在這悲劇讓仙殿有種“或許重新開一本書會更好的”感覺,書評區內幾乎是沒有人影,咱也不知道是因爲開v後是不是下了追書神器等那種看書軟件的原因,反正現在的仙殿的心情真的落到了低谷。寫了這麼多,這種成績,應該算是撲街了吧……

應該算吧……

算了,如果再持續這樣一直沒有人的話,咱只能自卑地將自己歸納爲撲街中去了。

感覺上很煩躁。

真的很抱歉!) “從小船的四周看向這片汪洋無際的血海,其實說實在的還是覺得這海還是有點壯觀的麼!”

這是從當小船靠岸後嶽策對身邊的冥河說的第一句話。

而自從“上船”事件發生後,本來就喜歡跟嶽策呆在一起的冥河顯得更加的黏他了,而聽見嶽策如此誇讚自己的寶物,如果是平時嶽策這麼說的話,冥河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承認,但是現在卻變得有點靦腆,長髮遮住了眼眸,只是不好意思地道:“嶽小哥,你這麼說,小河很開心喔!”

“在下來血海也有不下三四次了,現在看來,眼光卻也不如大哥那麼獨特,這血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卻是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偉大啊。”

接話的少女擁有着一頭的齊肩的短髮,面容極是英氣,正是地府裏的渡魂人——黃泉。

沒有了以前的那股冷若冰霜的高傲,那份英氣倒也柔和了不少,而如今的黃泉在嶽策的面前一直是以“小弟”般的口氣說話,不敢與嶽策直視眼神。似乎真的就如她所說的一樣,對於嶽策的敬佩如同黃河一般滔滔不絕。

“黃泉都說了多少次了,別叫我大哥了,你跟小河在我身後這麼一戰,氣質上弄得我像是某個黑道組織裏的*絲大佬一般。”

聽了嶽策的埋怨之後,黃泉更是眼睛一亮,佩服道:“果然大哥就是大哥,雖然聽不懂大哥說的到底是什麼,但是總有種很厲害的感覺呢!在下跟着大哥闖蕩晝舞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啊!”

這少女,怎麼氣質能夠轉換地都像是另一個人一樣了。一開始的那種高傲不與人說話的特點都到哪裏去了啊!

也不去計較,看了一眼的眼前那扇如同牢籠大門上的“地府”兩個字的牌匾後,嶽策緩緩地在心中祛除了一些有點不對勁的東西的記憶後,最後雙手仰天,大聲笑道。

“終於可以返回人間嘍!!!!1”

真的好高興啊!

真的好高興啊!

高興……

儘量不讓自己臉上的僞裝的笑容崩塌下來。儘量不將自己的視線放到牌匾後的那一片“祥和”的景象,儘量不去聽到前方傳來的那些“動人”的聲音。

不過儘管將眼睛眯了起來,但是有一些各種各樣情緒稍顯“激動”的聲音還是一一入了嶽策的耳膜中。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苦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的好慘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恨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 我要詛咒那賤人不得好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命由我不由天,殺殺殺!!!!!”

“啊啊啊啊啊!!!!!!我絕對不相信我已經死了……”

除了“啊”字有點多,除了有點吵耳以外,還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對吧?

……

側眼看到兩旁的少女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嶽策摸了摸鼻子。

“這地府就是這個樣子麼?”

兩位少女皆是點頭,一臉風輕雲淡模樣地看待嶽策眼中的景象。不過比起那些,她們更加在意嶽策。

禁慾總裁,真能幹! “當然了。嶽小哥,你的臉色怎麼顯得有點蒼白呢?是不是水土不服?”

“果然大哥就是大哥,連對這地府水土不服的樣子都顯得這麼的豪爽慷慨帥氣,真是大哥一輩的楷模啊!”

“……”

嶽策沉默了,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世界上最爲難過的事到底是什麼事了。

不如先讓嶽策來描述一下他眼裏的這地府到底是有多麼美好吧。

地方很大很寬敞,就是沒有一絲光亮。只能看見不知是什麼種類的紅色石頭髮出的血紅熒光來照亮這一處處空間。

人很多,不,準確來說應該可以說是。“幾近透明的”人很多,擠得比她喵的五環堵車還要嚴重,幾乎將已經算是非常打的這層空間給擠爆了。

總體來說再配上那些不斷遊走的“人”的歇斯底里的喊叫,再配上暗中除了“恐怖陰森”就是“陰森恐怖”的背景,嶽策也有了“比起這個,血海可能根本就是個毛”一樣的錯覺。

雖然小腿已經被這場面嚇得有點發抖了。但是嶽策還是鼓足了勇氣,問地府裏兼職工作的黃泉:“這地府一直以來就是這個樣子麼?”

黃泉聽了。擺擺手,帶着並不是如此的笑容。否認嶽策的話解釋道:“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大哥實在是將地府想的太壞了。”

嶽策因爲黃泉這句稍微有點緩下心情。

或許可能今天是個比較特殊的日子,纔會變得這個樣子的,平時的地府一定是個真正具有“秩序安靜”的地方吧。

“這地府一共有十八層宮殿呢,沒看到牌匾上除了“地府”兩個字還有三個小字麼?大哥現在只不過是在其中一層的閻羅殿中,而這些也就算是小打小鬧,大哥你應該去一下其它幾層的宮殿,那纔是屬於‘大哥級別’的景象。”

……

打死你我也不去!!!!!

“好、好、了,既然已經到、到了地府,小、小河,好人做到底,你還是就快點帶着我去那什麼‘返陽井’吧。我想早點去人間,在這裏,我就有一種小時候去醫院打針一般,沒有一絲安全感。”

冥河也知道地府本來就不是人間的凡人所應該久留的地方,點點頭,道:“嗯,好吧,小河現在就帶你去。”

而黃泉卻是向着嶽策深深地鞠了一躬,滿臉歉意道:“大哥,在下先去輪迴殿向娘娘告個假,可否請您先去返陽井那邊暫時等待一會兒。”

“你還真的要跟我去人間,你這地府公務員的工作飯碗不要了麼?”嶽策瞪大了眼睛,看着似乎是讓大哥等小弟這件事而顯得驚恐萬分。

“當然咯,在下知道大哥可是幹大事的人,雖說在下沒有什麼實力,但是大哥平時生活有的一些瑣碎小事還是需要一個小弟打下手的,在下厚顏,奢求充當大哥手下的第一名女僕。”

黃泉的頭低地幾乎是可以埋進她那飽滿豐碩的胸脯裏了,似乎嶽策一旦說出不同意的,她就會窒息而死一般。

“小河,你怎麼看?”對於面前這位相比冥河還要短暫的少女,嶽策卻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冥河。

冥河感激地看了一眼向自己尋求建議的嶽策,似乎早有了對策,從懷裏拿出了一枚血紅色的像是圓球一樣的丹藥。冷眼看着黃泉道:“雖然小河比較擔心小哥出去後的生活,但是卻不敢這麼放心地就讓你跟着嶽小哥,除非你答應將這塊丹藥吃了。”

“在下的忠心日月可鑑,好,在下吃了。”也不問這丹藥的效果,伸手快速結果冥河手中丹丸,放進了嘴裏,嚼了幾下,露出一臉的疑惑,口齒不清道:“冥河尊上,未到還挺部挫的,不知是用什麼做的?”

“哼,這可是小河我採取了血海上那些陰魂的怨氣爲調料,加上血海苦水以及紅蓮毒梓還有一些珍貴稀少的中藥材,採取天地之精華,以畢生心血所精心熬製四千九百年所製作的毒藥丸,冥河特製的‘血海奪命丸’。只要你以後敢對嶽策動‘異心’,呵呵,你懂得,保證讓你生不如死。”

“放心吧,大哥叫在下向南,在下絕對不會飛天!在下對大哥的一片忠心赤膽,天地可鑑。”見自己已經吞下了毒藥丸,而“大哥”嶽策與冥河也同意了在返陽井那邊等自己,再三說了道歉後,便離開了。

而此後,嶽策一把扯過正爲自己丹藥而得意的冥河,走到一處沒有魂煙的地方,小聲責備道。

“你剛剛爲什麼將我送給你的巧克力揉成丸子狀並且塗上紅顏料了???”

^…………

(ps:沒人看的小說不是好小說,沒有人評論的小說不是好小說,沒有人投票打賞,訂閱的小說不是好小說(滾地耍無賴)) 對於嶽策的疑惑,冥河並沒有解釋多少,只是拍拍嶽策的胸口讓他安心。

“放心吧,憑小河在晝舞內積存的一些威名,這黃泉雖然不知有何企圖,但是也不會相害與你,而且你還能多一個下手,何樂而不爲。”

雖然感覺到冥河好像有些在搪塞自己一樣,沒有說出真相,但是嶽策還是依照自己的第六感選擇了相信對方,至少冥河這裏也沒有什麼惡意。

見嶽策沒有什麼可以問的了,回憶了一下腦內的路線,冥河便在前頭帶起了路,引領着嶽策向着那返陽井的方向而去。

這其中的過程帶給了嶽策來說就像是穿梭在鬼屋內的感覺,黑暗而又陰森的背景,每每聽到了一些不知從哪個角落裏傳出的淒厲慘叫的尖銳聲音,或者無意間看到某處露出一灘黑色中帶着紅色的血跡,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如果不是拉着絲毫不當回事的冥河,自己恐怕是連移動都沒辦法再動了。嶽策心內一遍又一遍地勸解自己。

這裏以後絕不會再來了,氣氛實在是太恐怖了。

彷彿是聽見了嶽策心中的呼救吶喊一般,冥河轉身的同時,手中又多了一根紅色的教鞭,就像是以前在血海時的教授課程一樣,孜孜不倦地開始了自己的最後一課。

“其實按道理地府原本不應該是像現在鬼哭狼嚎的,但是由於這六道地府也是在巫妖大戰後,巫族的最後一位祖巫后土,化身六道。開闢輪迴,這才讓原本是隻能在晝舞大陸上徘徊無法輪迴的鬼魂們有了一個可以轉生重回的歸宿。”

“但是巫妖一族自從那場大劫後,巫族一脈的人手也並不多,當年又因爲涿鹿一戰,第十三人稱小祖巫的‘熾尤’被黃帝軒轅打敗不知所蹤。而巫族的一脈就更加的稀少了,現在僅存的一些巫族都全部在地府內工作了,但是就算是這些人,也無法管理諾大的地府,所以漸漸的地府的陰魂越來愈多,但是沒有做到及時的處理。所以直到現在便成了現在這個糟糕的場面。”

原來是這樣……嶽策瞭然。

“但也不是會一直都是這樣的,你可能還不知道,到時讓黃泉告訴你就行了,封神大戰之後,衆神歸位後。這種人手不夠的事情自然就會得以解決。”

說完這一句,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面色有點黯淡,也不在多說什麼,冥河順勢緩緩地收起了教鞭,嘆了一口氣。

勉強打起來一個笑容,腳步開始有點加快,一步走着一邊說道“走吧。離前面也不遠了,再走幾步,就快到目的地了。”

不知繞了多少個彎。因爲光線實在是太暗,最後就在嶽策頭暈到渾渾噩噩的地步之時,前方紅衣少女的步子終於慢了下來。

停在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冥河將嶽策拉到了前面,指着一口古樸看上去卻又荒廢很久的古井對着嶽策說道。

“嗯,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裏就是返陽井了,一會只要你從這裏跳進去。你就可以安安全全地回到晝舞大陸了。”

走到井邊,低頭朝着井口往裏面看去。一片混沌,井底所發散出來刺眼的光芒讓自己看不清裏面的內容,這樣一眼望去根本無法得知裏面到底有多深。

裏面到底有多麼的深……

“放心吧,你只要將它看做連接新世界的‘大門’,只要你跳進去之後,一會兒的功夫會到達彼、晝舞大陸。”

嶽策沒有理會冥河的安慰,只是微微的扶額。

我怕的並不是能不能到達人間,真正擔心的是我要以浮空下降的狀態持續多長的時間……

畢竟我可是不喜歡往高處飛的人啊。

……

不知嶽策因爲這個問題到底爲難了多長的時間,但是也是在閒置的這段時間內,剛剛爲了向領導請假離去的少女黃泉大口喘氣小跑着從遠方揮手趕了過來。

一直跑到了嶽策面前,少女才停了下來,彎腰疏理了一下氣息,興奮道:“大哥,在下暫時離職的報告,娘娘想都沒有想已經答應了,而且去人間的一切手續都已經辦好了,在下終於可以與大哥一起遊蕩晝舞,笑傲羣雄了,欣賞大哥稱霸洪荒晝舞泡盡所有仙將的畫面了!一想到此,在下的心一下子就熱血沸騰起來了。”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了,話說我都有種帶着你上路會又很多麻煩的感覺了,話說回來,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帶你在晝舞大陸笑傲羣雄了?”

“放心吧,大哥想要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風格,在下可是謹記在心,在下可是會將一切阻擋在大哥面前的嘍囉們全部一一掃蕩地乾乾淨淨的。”

只因你是我的滿心歡喜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

……

終於到了與此地離別的時刻了,看着一臉沮喪着臉分明是不捨自己離開的冥河,自己的衣袖一直被緊緊地拉扯住,嶽策無奈,幫冥河整理了一下那凌亂的長髮,捏了捏那柔軟的臉頰。

“讓你跟我一起出去,你又不肯,而你也知道我也並不適合在血海生活,這又何必呢?”

低垂着頭,少女的沙啞聲音很輕很輕。

“之前就跟你說過吧,晝舞中的每個人都有着各自要走的宿命之路,小河因爲還有一些事必須要慢慢等待並且完成,才能獲取真正的自由,如果一意跟你出去的話,只會給你我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現在的小河還不能與你一起出去。”

“這樣啊,那我就在晝舞等着你出來,那時候,我們就再像在血海中一樣,你挑水來你澆園,你織布來你耕田,你釣魚來你打獵,我就在一旁享受着你的成果,怎麼樣?”

冥河高興地點頭,道:“嗯,嗯!一言爲定喔!”

黃泉也是插口道:“放心吧,冥河尊下,在下一定會做好奴僕所應盡的職責的,好好服侍大哥,而且在下也絕不與大哥越過雷池一步,因爲大哥的一血一定會是讓冥河尊下拿下的。”

天空似乎有着幾隻烏鴉飛過,嶽策與冥河青筋直冒,同時道:“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說話啊!!!!!”

咳嗽了一聲,冥河帶着一點威脅的冷茫看向黃泉,道:“給我記着,要好好保護好嶽小哥,萬一出了個萬一,不光你體內的血海奪命丸發作,小河我還要將你呆的地府鬧個雞犬不寧。”

少女肅立,鄭重道:“放心,在下一定會在大哥死之前流盡最後一滴血,絕不會讓大哥有事的。”

“這樣我也就放心地將嶽小哥交給你了。”

“一點也不能放心好吧!”

趁着嶽策一個不注意的角度,冥河拉過黃泉,支支吾吾地道:“給小河注意點,萬一有一些不懷好意地仙將要接近嶽小哥,記得給我好好地盯住!”

黃泉爲難的道:“放心吧,大哥作爲以後晝舞的至尊,而他以後所有的下屬,作爲第一小弟的我一定會好好地把關的。”

“嗯!雖然還是有點不放心,但是如今小河也只能將嶽小哥交給你了。”

……

…………

倒退了幾步,離嶽策的距離遠離一點點,冥河帶着一抹安靜的笑容,將本來纏在面前的頭髮都移到了後面,露出了那一張可愛清秀的絕世容顏,眼中帶着點波光。

“再見了,嶽小哥!咱們可是約定好了喔!”

“嗯,約定好了!咱們一定會再見了。”

重生之把你掰直 看到嶽策也是將離別的傷感拋在了腦後,瀟灑的一個轉身,面向那去往人間的入口“返陽井”。

“大哥,咱們走吧!”

“……嗯!”

吞了一口唾沫,嶽策習慣性地拉住了旁邊少女黃泉的手,黃泉一個疑惑,卻是以爲自己的大哥這是將自己看成自己人的表現,不禁緊緊地反握住大哥的手。

“一”

“二”

“三!”

“跳!”

隨着最後一個跳字的話音剛落,兩道身影從井邊一個起跳,轉眼間,便落入了井裏,消失在了冥河的視線之中了。

好半響,紅衣少女纔回過神來。

帶着一絲有些悲傷的笑容,望着井邊,似乎很是懷戀,沉沉地道。

“我們……”

“可是約定好了喔……” 頭頂着兩根倒八字的呆毛的金甲少女慢悠悠地從外面走了進來,有點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嬌俏的哈欠,環顧了宮內一眼。

當看到那個閉眼靜靜地盤坐在宮內中央的俏影時,也只是有點無奈地皺了一下那好看的眉毛,聲音悶悶地道:“大姐,你現在可是越來越不像以前了呢!每天都這樣只靜悄悄地自顧着修煉,好不無聊。”

說到底,真是怪那個人啊!都跟他說了,那段時間要小心點,剛回去,便惹出了這麼一大禍,害的師姐都跟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