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一段話,是陰長生特意將冊子裏的一句話寫了下來,似乎在告誡他自己一樣。

江離也的確竟然跟我說,道教中的理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大道,九九歸一,似乎一切都是有跡可循,並不是所有的永恆,也並不是所有都是短暫。

我自然是還達不到其中的悟性,還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奧祕。

翻到冊子的最後一頁,竟然看到了一段話,“吾生則死,吾死則生,吾亦用吾身,分離三生道人,造福天下。陰長生筆。”

我愣了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前面一段似乎是在講生死,而後面,什麼分離,三生道人?

我怎麼就看不明白了。

小猴子卻忽然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很是興奮的看着我,我一臉不解的看着它,忍不住的問了句,“你曉得這上面的意思不?”

那小猴子像是沒聽懂我說的話一樣,一直用手指着我,還手舞足蹈,很開心的跳着舞。

我偷偷的把陰長生寫下來的這幾句話扯了下來,塞在自己的兜裏面,帶着小猴子趕緊走了出去,我對着小猴子說,“你帶着我去找江離!”

小猴子立即從我的身上跳了下來,帶着我從另一個門走了出去,接連走了約莫三四個門之後,赫然一個轉彎,竟然來到了一個雪山谷中,漫天的飛雪讓我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路,而實際上這個山谷和山洞是連在一起的。

而山谷中間竟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江離正揹着塗靈,吃力的走在雪地中,我大喊了一聲,“師父!”

江離卻似乎像是聽不見我的聲音一眼,絲毫沒有任何反應,一直漫無目的的走着,而我從江離的臉上卻看到疲憊和痛苦。

我心裏一沉,這……是怎麼回事,江離爲何會聽不見我喊他呢!

我看了一眼小猴子,它一臉着急的手舞足蹈,似乎在形容什麼一樣,可我還是不能明白,那小猴子見我看不懂,乾脆伸手在雪地上寫下了一排字,“老祖的陣法,在考驗江離的恆心,任何人不得打擾。”

我愣了愣,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考驗江離?

我很是不理解就問小猴子,“爲什麼要考驗江離!”

小猴子繼續在雪地上寫下一排字,“江離與三界做了交易,不生不老不死不滅,就是道教最忌諱的存在,鴻鈞老祖無法接受他的行爲,必然會要他嚐到苦頭,同時也是考驗他是否經得起考驗,只要江離救人心切激發情感,鴻鈞老祖自然不會爲難。”

我一想,這小猴子似乎知道江離的事情,我略有些好奇,就算這猴子是活了很多年的靈猴吧,可這江離的事情它怎麼可能清楚知道的這麼多,連我都不清楚。

我問小猴子,“江離可是跟枉生門做了交易?”

小猴子點點頭,然後在雪地上寫下一排字,“江離現在不屬於三界,破壞秩序,可如果他還存有陽人的情感,便認爲他還有救,自然會放過他。”

掌燈奴 我問小猴子在,“莫非這交易會讓江離失去情感嗎?”

小猴子點點頭,繼續在雪地上寫,“不生不老不死不滅則對應無情無愛無痛無傷。”

我心裏一沉,難怪這江離從來都沒有過女朋友之類的存在,原來是因爲江離根本就沒有七情六慾,純粹是因爲江離做了這個交易,可我實在不明白,爲什麼江離要做這樣的交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在我看來,江離已經很厲害了,莫非是爲了陰長生,所以他纔要這麼做的嗎?

枉生門的門主就是陸心,奪走江離東西的人,不就應該是陸心嗎?

我心裏越發有些難受,江離不爲人知的祕密,還有陸心掩藏的過於隱祕。

眼下,江離面無表情,極其沉重的移動的腳步,揹着奄奄一息的塗靈,看上去很是淒涼,我心裏很是擔心,江離這樣下去,塗靈會不會撐不住,而江離會不會受傷。

小猴子忽然扯了扯我的衣角,在地上寫上,“老祖設下的陣法會讓江離產生幻覺,只怕他身上的那個女孩,在幻覺中已經死去了。”

我愣了愣,心裏一沉,這麼說現在在江離的意識裏,塗靈姐姐已經死了嗎?

我看着江離的臉色極其陰沉和沉重,眼眸深邃,冰冷又絕望。

行走的每一步,都如同是在煎熬一樣,江離面無表情的行走着,彷彿是一具行屍走肉一般,赫然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一樣,赫然並指唸咒起來,而下一秒卻什麼也沒有發生,我自然猜到,在這個鴻鈞老祖設下的陣法中,任何道法只怕都起不了作用。

而我也納悶了起來,陰將軍說但凡是耳根不淨的人在這裏面會生不如死,可我怎麼一點事情也沒有?我喜歡雯雯的事情,可是真實的,堅貞不渝!怎麼會一點事也沒有?

不對,我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是有感覺的,可是……後面突然就沒事了。

(本章完) 可是,現在一邊是他的親姐姐,一邊是他的好兄弟,一時之間帝溟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拍了拍魔紫皇的肩膀,讓他自己做決定……

魔紫皇的心裡十分的難受,疼得無法呼吸,只要一想到帝瑤忘記自己,一想到帝瑤和他再也不能在一起,他就覺得自己好像死了一樣……

許久,魔紫皇看向墨九狸期待的問道:「九狸,我能不能跟瑤兒一起去?」

「可以……」墨九狸聞言鬆了一口氣的問道,不是她不相信魔紫皇,而是因為她了解帝瑤,而她也是一個女人,所以她才會把話說的毫不猶豫,為的就是看最後魔紫皇的選擇是什麼。

如果最後魔紫皇只是單純的想為帝瑤好,而放棄帝瑤,那麼她不會廢話,會按照她的意思去做的,還好魔紫皇沒有讓她失望……

「九狸,你說什麼?可……可以?寒,她說可以……」魔紫皇聞言呆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難道自己聽錯了?

就連帝溟寒也好奇的看著墨九狸,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也聽到九狸說的是可以,可是到底怎麼回事他也不清楚……

墨九狸看到兩人的表情微微一笑,然後開始解釋道:「你沒有聽錯,我說,你可以跟瑤姐姐一起去輪迴!剛才我只是想看你對瑤姐姐的感情有多深,會不會嘴上說著愛,卻打著為她好的名義放棄她!如果你剛才的選擇是為了她好,放她去輪迴,那麼你也將徹底失去她了……

還好,你並沒有讓我失望!瑤姐姐去輪迴,過程如何我們誰都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她的記憶雖然會徹底失去,但是你可以讓他從新愛上你,而且最後瑤姐姐還是會回到魔界的,到時候曾經的事情會不會發生,就要看你這一次能不能避免和阻止了,等到瑤姐姐輪迴再次回到魔界,實力突破比現在高的時候,她的記憶就會恢復,但是只要輪迴后不再經歷上一次的事情,就永遠不會響起的!

而且,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可以跟著瑤姐姐去輪迴,方法有兩種,第一像他上次一樣,徹底的去輪迴,忘記一切,能不能找到瑤姐姐就看你的運氣了!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封印你的實力,陪同瑤姐姐輪迴,除了你的實力不在,其餘的一切都在,但是在瑤姐姐沒有恢復記憶,你是不能睡她的,否則她可能會隕落的,而且你陪著她去輪迴,她是不記得你的,或許還有可能在你眼前一天天長大,然後愛上別的男人,這個你必須有心裡準備!最重要的是,你不能用的實力和你知道的一切的原因,去干涉瑤姐姐的生活,一旦你動用自己的實力,瑤姐姐的輪迴過程就會變得艱難,危險會加重,時間會變久,大概也就這麼多,所以你自己想好到底想怎麼辦……」墨九狸看著魔紫皇說道。

「我要陪她去輪迴,讓她從新愛上我!」魔紫皇十分自信的說道。 我自然是疑惑的很,江離這般強大的人都受不了這裏面的考驗,而我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雖然說一開始這個小猴子特別頑皮,三番四次的把我給轟了出去,讓我丟盡了臉面。

我一想到這裏,忽然發現,小猴子可不是一般的靈猴啊,如從聰慧,關鍵是能把我從洞穴轟出去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而且法術在這鴻鈞老祖的陣法之中是根本就使不出來的,爲什麼這小猴子竟然可以?

我的眼神再次看向了小猴子,隱隱約約總覺得這個小猴子極其不簡單,說不出來的感覺,竟然還曉得江離的這麼多事情,我估摸着江離三番四次不讓別人說出來的話,應該就是他跟枉生門做了交易,江離才換取了不死不老不傷的能力,只是我很好奇,爲什麼換取了這樣的能力以後,江離就成了不屬於三界的存在了。

只是江離似乎也從來不希望別人提起這件事情似得。

難怪之前有好幾次,那些人故意在說江離這件事情的時候,江離都不給他們說出來的機會,只怕這背後的祕密更不爲人知,而江離應該是很不希望我知道。

不過小猴子說了,江離獲取了不生不老不死不滅,則對應無情無愛無痛無傷,也就是說在江離的情緒之中,沒有任何感覺的,沒有情,沒有愛,不會難受。

我心頭一愣,可江離分明在某些時刻對陰長生的情感,表現的極其明顯。

而江離對我的照顧,也很親切,一點也不像是沒有情感的人,會不會是小猴子弄錯了,我好奇的問,“你確定一定就沒有任何情感嗎?江離看上不像啊!”

小猴子一聽,伸手就是‘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還極其開心的笑的嘿嘿的樣子,我壓抑着心中的怒火,直勾勾的看着小猴子。

原本還笑嘻嘻的小猴子似乎看出來我不大高興了,赫然乖乖的站在我的身邊,在雪地上寫下一排字,“老祖就是希望他能擁有人類的情感,否則他便會墜入魔道。”

我心裏一沉,墜入魔道是什麼意思,我可從來沒聽說過三界有這個存在。

小猴子告訴我,這世界哪裏只有三界這麼一點存在,還有很多,道生萬物,以後也會越來越多,枉生門不就是超越三界的存在,三界的定義只不過是以前的人定義的,而現在的世界早就不止這三個存在了。

我很是震驚,雖然說枉生門這樣神祕的存在我已經有了認知了,可是我壓根就沒想到過,原

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此厲害。

小猴子告訴我,鴻鈞老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三界的鬥爭,而是有其他界的人,正在利用我們的鬥爭,來得利,很顯然陰山派就是想和其他界合作。

我很是驚訝的看着小猴子,別看它小不拉幾一點點,知道的事情居然比我還多。

我這十幾年都感覺自己白活了,還不如一個小猴子知道的多,我打從心眼裏莫名的有些佩服這個小猴子了。

而眼下,江離冰冷的眼神裏,帶着一股鄙人的寒氣,讓我很是擔心,小猴子看了我一眼,似乎猜到我所擔心的事情,小猴子告訴我,擔心也沒用,這鴻鈞老祖設下的陣法誰也不能破壞,除非江離能夠喚起自己的情感,重視他背上的小丫頭,鴻鈞老祖認爲他沒有入了魔道,就可以讓他活着離開,而塗靈不會有事情的,但是江離就不一定了。

我猜這陰將軍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讓江離進這裏面來,從一開始我就發現了江離不大願意進來,只是因爲塗靈在裏面,所以他必須要來一趟。

江離是個執着的人,絕對不會放棄的那種人。

而陰將軍恰好是最瞭解江離的人,也是成爲江離命中剋星的唯一人選。

小猴子忽然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嚇了一大跳,那個眼神彷彿是想把我看穿一樣,我尷尬的看着小猴子說,“誒……雖然你是個猴子,你這樣看着我,我也會誤會的!”

小猴子二話不說‘啪——’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我的臉上,我當時的心情別提有多憋屈了,我自知小猴子是個強大的對手,可以把我轟出去,我自然是打不過他的,在這裏面我又使不出法力來,他就是要弄死我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種在別人地盤上不能撒野的道理我還是曉得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本來憋着一肚子的火氣,又趕緊強顏歡笑,樂呵呵的笑了笑,“打的好,打的爽,打的妙!”

小猴子一聽,開心的蹦躂了起來,我見它正一個勁開心的模樣,我用力一腳踹了它屁股後面,一個跟頭栽了下去,我心裏不禁樂開了花,臭猴子,讓你耍我!

我正轉身準備離開,忽然一股力道衝着我的身後涌了過來,不一會四周泛起的層層雪花,猶如龍捲風旋渦一般,將我整個人包裹了進去,一瞬間,天昏地暗,到處都是眩暈的波紋,我的眼睛幾乎快要蹦出去了。

一個強大的氣一瞬間將我衝了出去,我嚇得嗷嗷大叫起來,感覺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裏蹦出來了,

四周的冰雪不斷從我眼前飛過,只覺得渾身忽然失去了重力,眼前突然一亮,‘砰——’的一聲,我的屁股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去,你怎麼又出來了。”小女鬼的聲音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再我的旁邊。

我擡頭一看,“臥槽!我怎麼又被扔出來了!”

我心裏一沉,莫非是小猴子生氣了。

小女鬼一臉鄙視的看着我說,“得了吧,陳蕭,這都是第三次了,還是別進去了,說到底也是馬瑩瑩的師父,這種事情說出去你不嫌丟人,馬瑩瑩還要臉的!”

我心情很是不爽的衝着她咆哮了一聲,“我去,你不說出去,誰知道啊!”

小女鬼的眼神赫然變得兇狠和幽怨起來,弄得我一瞬間,連話都不想說了,我自然曉得小女鬼的脾氣可不是那麼好惹的,比雯雯兇十倍的女人,萬萬惹不起。

我心裏一想,在洞穴裏面我可是什麼法術都使不上,任憑小猴子隨意踐踏,再進去豈不是我自己侮辱我自己的人格,我可不傻,認栽了三次,可不會有第四次了,只不過心中擔心江離的安危,如果真如小猴子所說,江離墜入魔道,沒有人性的話,江離指不定會有什麼危險。

必須要想辦法幫江離才行,只是在裏面全然不能使用道法,這就是很尷尬的事情了。

除非……在外面。

可這麼大的山,我就算是像陰長生這般牛逼還差不多,可顯然我做不到。

再一想,我有三眼靈獸,一會讓三眼看小猴子一眼,這小猴子就沒能力在欺負我了!哈哈,我真是太聰明瞭。

我轉身就準備朝着裏面進去,小女鬼在我身後幽怨的說了句,“你還要進去啊?”

我樂呵呵衝着小女鬼一笑,“放心吧,最後一次,他丫的一會拿我沒法!”

我立即喊了聲三眼,三眼從我的身體裏竄了出來,跟着我一塊走了進去。

剛走到沒幾步路的時候,小猴子赫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立即大喊了一聲,“三眼,看它!”

三眼赫然睜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猴子,那小猴子二話不說,跳起身子伸出兩根手指直接戳了一下三眼的雙眼,弄的三眼嗷嗷大叫起來,連忙跑回了我的身體裏。

眼下尷尬的就剩下我和小猴子的對視,我連忙後退了一步,“……我錯了!”

小猴子一臉傲嬌的扭過頭,很是不爽的樣子,我見勢,連忙上去走了一步,“我……給你捶捶肩膀!”

(本章完) 他不能冒險,雖然跟帝瑤一起輪迴也可以,但是天知道他們會不會在一個大陸,萬一像寒和九狸那樣分開了,他又到那裡去找帝瑤……

上一次他沒有守護好帝瑤,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讓自己錯過了……

「可以,這件事情瑤姐姐不想你們知道,你們也就裝作不知道吧!等會兒我幫瑤姐姐煉製體魄時,需要你們幫忙,我們回去吧……」墨九狸聞言總算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也希望魔紫皇能陪著帝瑤去輪迴的。

因為有件事情墨九狸並沒有告訴魔紫皇,算是代替帝瑤懲罰上一次魔紫皇錯過保護帝瑤的最佳時機吧……

墨九狸帶著帝溟寒和魔紫皇再次回來時,帝瑤看向魔紫皇的眼神總是帶著些不舍,魔紫皇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敢表現的太明顯……

他很了解帝瑤,如果被她知道,絕對不會答應的,因此他不能讓帝瑤知道……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說道:「等會兒,你要每隔一天,就第一滴血液進入我的丹爐內,一共需要21天的時間,也就是21滴你的血液,這是補血丹,每天一顆!」

「好,我知道了!」帝溟寒聞言說道。

「這個交給你,每一次他的血液遞進去時,你馬上把這個打入丹爐內,記住一定要跟在他的血液之後,不要太早也別太晚!」墨九狸又拿出一瓶靈泉乳遞給魔紫皇說道。

「好,我知道了!」魔紫皇接過來說道。

「瑤姐姐,我會讓你暫時失去直覺,想讓你保持原來的血脈和魔族體質,我需要你的魂魄一起煉製!」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好,九狸我相信你!」帝瑤看著墨九狸說道。

「把這個服下……」墨九狸聞言點點頭,直接遞給帝瑤一瓶藥液,帝瑤沒有猶豫的服下。

她也沒問墨九狸多久自己會醒來,等到想問時已經失去了意識了……

墨九狸直接手一揮靈力拖著帝瑤的靈魂,進入了天地鼎內,然後將自己準備好的材料,一起丟了進去,接著點火開始煉製……

小墨和小金,這一次可是無比認真,煉製魔體這可是逆天的行為,如果墨九狸不是同時擁有天地鼎和小金的火焰,根本別想完成這樣的事情……

雖然天地九神訣中的方法很簡單,材料也不複雜,但是硬體很難找啊,但是巧的是墨九狸全部都有……

因此,這一次墨九狸,小墨,小金主僕三個,第一次如今的認真,可以說是嚴陣以待……

「小墨,這一次如果成功了,我們下次故意可以考慮煉化天地河上了吧!」小金有些緊張和興奮的說道。

「那有點兒誇張了,不過有我們在,主人早晚能煉化天地的!」小墨十分傲嬌的說道。

「就是,我們跟主人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下無敵啊!」小金十分驕傲的說道。

「你們兩個別自大了,這一次可不能出錯,都給我小心點兒,一旦出錯我就封印你們兩隻!」墨九狸聞言威脅小墨和小金說道。 小猴子輕哼了一聲,順勢伸手勾了勾手指,示意我過來。

我心裏一樂,喲呵,果然還是要靠哄的,這下應該沒問題了,我趕緊朝着它身邊走了過去,‘啪——’一巴掌扔在我的臉上,突然他又伸手捏着拳頭赫然朝着我襠部打了一圈,“嗷——”我疼的喊了一聲。

我憋青了臉,整個人絕望的縮成一團,依偎在牆角邊上,很是難過。

小猴子緩緩朝着我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手腳很是溫柔的樣子,我心裏已經是憤怒到了極點,我對它已經夠忍耐了,它卻屢次欺負我,純粹看我在這裏面使不出任何的道法。

小猴子忽然發出嘰嘰的聲音,好像有些激動的樣子,我連忙轉過頭一看,江離踏着極其沉重的腳步朝着我走了過來,他的背上揹着的正是奄奄一息的塗靈,而那一瞬間,我幾乎懷疑我自己看錯了,我看見江離的眼角略微有些紅潤。

江離見到我蹲在牆角的樣子,微微皺着眉頭,而江離的眼神轉移到了小猴子的身上,很是嚴肅的看着小猴子,小猴子與江離四目相對,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而小猴子的眼神很是嚴肅,江離微微一愣,似乎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隔了一會,江離忽然行了個道禮,一語不發,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奶油味的她 我愣了愣,正準備跟着江離走的時候,小猴子忽然拉住了我,眼神極其渴望的樣子,似乎很是不想我離開一樣。

我甩開小猴子,正準備繼續走的時候,只覺得腳上忽然一沉,小猴子眼淚汪汪的看着我,雙手緊緊拽着我的腳跟,滿臉委屈憋屈的模樣,嘴巴緊閉略有些顫抖,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眼淚巴巴的擡着頭看着我,眼神恨不得將我看穿一樣。

我心裏略有些沉重,這小猴子雖然欺負我厲害的很,可現在這般模樣,楚楚可憐的小東西,真讓人有些於心不忍。

我蹲下身子,一臉認真的看着小猴子說,“小東西,我要出去了,我不可能繼續陪你玩了,你既然是鴻鈞老祖派來守護這裏的,你有你的職責,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情,所以咱們有緣再見吧!”

這小猴子一臉震驚的看着我,眼淚汪汪的流了下淚來,緩緩鬆開小爪子,眼神裏全然是不捨,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

我心裏很是難受,看着它這個樣子,彷彿被全世界拋棄的樣子,就讓人心疼不已,我也曉得,這洞穴千百年來,沒幾個人進來,估摸着被我這麼一

鬧,它的生活突然熱鬧了起來,所以很是不捨。

而它,還要繼續一個人孤獨百年的守候在這冰天雪地空蕩蕩的洞穴之中。

看着它楚楚可憐的模樣,我心中難受的很,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腦袋,一瞬間,這小猴子竟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嗷嗷哭的撕心裂肺的,弄得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抱抱!”我張開雙臂。

小猴子一邊哭的撕心裂肺,一邊伸出手來抱着我,埋着小腦在我懷裏哭了起來,使勁的抽泣。

抽泣了好一會,忽然沒了聲音,我心裏一沉,定眼一看,小猴子歪着腦袋躺在我的懷裏,竟然睡着了。

我尷尬的看着它,一時間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趕緊將它放在一旁的雪地上,它呼呼大睡起來,估計是給哭累了,我也不敢再吵醒它,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外面的天空的時候看,忽然覺得心裏空蕩蕩了一塊,說不出來的滋味,

江離已經朝着外面走出了好一大截,我和小女鬼趕緊跟着江離的身後走了過去,我回頭看了一眼洞穴,安靜的讓我有些難受。

漫天的飛雪,白雪皚皚,只有一個山洞,住着一隻靈猴。

我跟着江離回到了棺材匠的家中,張富貴見到我們什麼話也沒有什麼,趕緊騰了個房間出來,給塗靈休息,塗靈奄奄一息的躺在牀上,嘴脣已然泛白,我估摸着不是因爲山洞的原因,而是陰將軍做了什麼手腳,因爲小猴子說了,鴻鈞老祖考驗的是江離,而不是塗靈,這也就說明爲什麼我進去的時候也沒有事情。

因爲鴻鈞老祖並沒有要考驗我的意思,這些全然是老祖在控制陣法。

雖然我不知道鴻鈞老祖是否在世,但是他的陣法的確是最厲害的。

“師父……陰將軍是不是在塗靈身上做了手腳!”我立即問了句。

江離的臉色很是不好,“陰將軍應該是在塗靈身上施了法術,但是進了洞穴後法術就失效,但是裏面太過於寒冷,塗靈有短暫休克的狀態,必須要趕緊讓她甦醒過來。”

張富貴找來了一些木柴,放在塗靈的牀邊上燒了火,江離伸手摸了摸塗靈的手,微微皺着眉頭,“已經凍僵硬了。”

江離的神情一直很凝重,連我都不敢說錯話,我自然也曉得,江離進了洞穴受了很多皮肉之苦,可江離從來不會表現出來,更不會讓別人

知道,就像他遭到天譴的時候也是一樣的。

江離緊緊握着塗靈的手,恨不得將溫暖全部給她似得,江離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冰冷又嚴肅,卻看得出來他很是着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