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14768-15000】

足足有一萬五千的血量!要知道,這僅僅是一個火龍神的衛士! 所有人的手段盡出,“聖殿衛士”雖然強勁,實力遠遠超出“赤月惡魔”,但還是招架不住四個頂級強者的圍攻,最終轟然倒下,變成了一具石像。

大片白光閃出,白光斂盡,地面上大片的祖瑪級別的裝備顯露而出,其中不乏赤月級別的裝備。

值得一提的是居然爆到了三本技能書。

【冰咆哮】

【法師專用】

【需三十五級學習】

【說明:攻擊時有百分之三十的機率將敵人減速百分之十。可以疊加】

【當疊加次數到達三次的時候,被減速的敵人會被冰封】

….

【審判術】

【道士專用】

【需三十五級學習】

【說明:攻擊敵方召喚物,百分之九十的機率將被召喚出的怪物秒殺。攻擊敵方人物,有機率讓敵人段時間內無法釋放技能】

最後一本,也是令冷宇最最意想不到的,居然是一本跨越版本的技能書!

【逐日劍法】

【戰士專用】

【需三十五級學習】

【說明:劍芒如長虹貫日,朝遠距離攻擊敵方,造成毀滅性的傷害】

冷宇二話沒說,就將那逐日劍法捏碎,一道黃色的光芒沒入了冷宇的身體,冷宇緊接着在技能欄看起了那個技能。

【逐日劍法】

【等級0】

【熟練度0-1000】

【效果:造成500%的攻擊傷害,距離越遠傷害越高,根本最遠距離最高可達1000%,燃燒傷害0%】

見到這兒,冷宇徹底是驚住了。不僅僅是跨越版本,就連這技能的百分比傷害也是高的恐怖! 冰緣戀 要知道,最高等級的烈火劍法最高也不過只能打出450%的傷害而已。而這一級的逐日劍法,最低傷害都是500%,最高居然可以到達1000%的傷害!

這是何等的恐怖啊!一刀落下,相當於一瞬間砍落了十刀!什麼人能承受的住?戰士真可謂是後期PK之王,從這技能數據裏面就可以看出來了。

並且有一點冷宇還是有些陌生,那就是那燃燒傷害0%是什麼意思,冷宇此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描述。

想來想去,也沒有結果。恐怕得等技能升級才能看到效果吧,冷宇估計也就估計是打傷害的效果。

幹掉了第一隻,衆人學習了新技能,拾起東西,更換了寥寥幾件裝備後。冷宇接着就奔深處去了,沒多久,又來了一隻。

那一隻,歷經了很久的消磨,最終毫無懸念,再一次倒在了衆人的面前。衆人再次換裝。

就這樣,一連四次。四隻聖殿衛士就被他們逐一擊破了,衆人心中明白,這個洞裏,只剩下那一隻火龍神BOSS!

最終的決戰時刻要來了!

在擊殺聖殿衛士的時候,還掉落了一把嗜魂法杖,三十五級的法師武器,最終給了張珊攜帶上,張珊的傷害直接提升了一個檔次。

屠龍、嗜魂法杖、逍遙扇。三把三十五級的武器,已經有了兩把,張珊距離完成任務也僅僅是一步之遙,僅缺逍遙扇了。

三人靜靜等候狀態回滿,最後全都鼓足勇氣一同奔向了那殿內的深處。

那火龍神渾身燃燒着熊熊火焰,四處瘋狂噴吐着龍息,已經等候多時了。

走到火龍神前的攻擊範圍之外,這時冷宇停住了腳步看了看後面人的裝備狀態。

“張珊,你跟在我後面。何偉在張珊後面,蘇元慶在最後。都拉開三個身爲的距離了。”

冷宇淡淡地說道,這時何偉一下子急了,“啊?!爲什麼啊?!爲什麼不讓張珊姐去我們後面啊?”,何偉不解的問道。

見這時,蘇元慶和張珊臉上也是一知半解,不懂得樣子。

冷宇見狀,長呼了一口氣說道:“這個BOSS,攻擊是羣體攻擊,但是範圍不大。但是會優先攻擊等級低的人,同等級會優先攻擊屬性差的人。”

聽到這話何偉也是明白了,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這時,張珊臉上又帶有着不解問道:“那爲什麼要佔成一列,而不是一排呢?”

冷宇回答道:“因爲這個Boss率先攻擊裝備和等級差的人,這樣站,是爲了逃跑!最後面的人是屬性和等級最差的,最先被攻擊。站在最後面,也方便於逃出攻擊範圍,回滿血再回來打!”

聽到這樣的解釋,所有人終於是懂了。 醫見鍾情 臉上都綻放出了喜色,都對冷宇這個想法表示極力的讚賞與贊同。

準備完畢後,所有人都是厲兵秣馬,直奔那火龍神而去!

所有人不約而同,佔成了冷宇說的好的那個方位,各自都相距三個身位。四人一同衝進了那火龍神的攻擊範圍內。見這時,那火龍神一下子就鎖定了站在最後面的蘇元慶。

一口龍息“呼呼”落下,“砰”的一聲在蘇元慶身上炸開。根據冷宇編排的站位,可以看見,那龍息並沒有波及到其他人!

蘇元慶硬頂着傷害沒有耽擱,神聖戰甲術、治療術、困魔咒悉數進出。等他丟完自己的一套技能,自己的血量已經不知不覺下降了一半。

其他人也是沒有發呆,直接亂術轟殺那火龍神的身上。

“轟!”

“砰砰砰…”

“轟隆隆…”

【-15】

【-60】

【-35】

【37836-38000】

居然足足有三萬八的血量!同時,可以清晰地看見,這防禦力也不是其他怪物能比的。比起這裏的聖殿衛士,防禦居然還高出了一個檔次!血量,還那麼多!實在是太可怕了。

僅僅是一輪技能下來,站在最後的蘇元慶已經是沒多少血量了。

“快出去!”冷宇回頭大喊,這時蘇元慶才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已經沒多少血了。心中對冷宇不禁一陣感激,連忙退出了火龍神的攻擊範圍,瘋狂的給自己加着治療術,爭取快速回血再次回去。

冷宇回頭看到,張珊居然還在用着雷電術在轟殺,急忙說道:“張珊,用冰咆哮!”。

這時,張珊也是聽到了冷宇的話,回道:“我剛纔試過了!沒有雷電術傷害高!”張珊解釋道。

這時,冷宇也是急了,“要的不是傷害!而是冰咆哮的控制效果!你懂嗎?!”

就在冷宇喊話之際,自冷宇的武器尖頭,一道紅色光芒橫飛而出,直插那火龍神的身體而去…. 第408章松本葉子身上有姜南初的影子

「是,戰叔叔,您分析的對,是我太心急了。」

松本葉子按捺住不滿,點頭應下。

靠戰錚樺遠不如靠自己,松本葉子大可以背地裡繼續往下查。

翌日,姜南初放學回別墅,門口停放著一輛防彈車。

「徐管家,是誰過來了嗎?」

「是松本葉子秘書長,她正坐在大廳。」

「司寒知道嗎?」

姜南初與松本葉子完全沒有任何交集,她想她到這邊來,一定是找陸司寒的。

「並沒有,松本小姐說是來看望您的。」

姜南初帶著不解進入客廳。

「南初,你終於回來了,上課應該很累吧?」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我以前在日本寄宿學校也有簡單的學過舞蹈,特別辛苦。」

松本葉子抿了一口茶笑眯眯的說。

在姜南初眼中的松本葉子有好幾面,她英氣勃發追殺雲暮的樣子,她小意柔情和陸司寒敘舊的樣子,還有現在和氣融融講話的樣子。

或許她還有更多的未知面,是姜南初不曾了解的。

「有些事情習慣就過去了。」

「我倒是很好奇松本小姐找我是為了什麼事,難不成是請教舞蹈嗎?」

「那倒沒有,其實我是來道歉的。」

松本葉子說完起身朝著姜南初鞠了一躬。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做錯什麼事情了嗎?」

「議長閣下派人試探你這件事情,是我慫恿的。」

這件事情就算松本葉子不說,姜南初也已經猜出來了。

抓捕雲暮行動,戰錚樺全權交給松本葉子進行,昨天的試探很明顯是戰錚樺知道禪房所發生的事情。

但松本葉子這麼正大光明的承認,倒是讓姜南初對她有些刮目相看。

「各人都有各人的立場所做,你懷疑我,我接受調查,很理所當然。」

「不,其實我不想害你的,我很羨慕你,也很喜歡你。」

「你的性格率真開朗,我在錦都沒有好朋友,其實一直都想和你說說心裡話。」

松本葉子垂下眸輕聲的說。

「謝謝抬愛,傷害已經造成了,我不會和挑撥感情的人做朋友。」

「南初,我是有苦衷的,我也是迫不得已。」

「難不成還是有人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逼你去議長閣下面前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嗎?」

姜南初話音剛剛落下,松本葉子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請便。」

看到來電顯示,松本葉子臉上閃過一絲難堪。

「媽媽,我是葉子。」

「你這個蠢貨,我廢了這麼多人脈,安排你當上秘書長的位置,你怎麼在辦事?」

「如果下次的任務再出現什麼紕漏,你不要在叫我媽,我沒有你這麼蠢的女兒!」

一道嚴厲的女聲從話筒中傳出來。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已經儘力在彌補了。」

「果然跟你死了的爹一樣沒用,只知道補償。」

「嘟嘟嘟——」

電話那頭的女人十分沒有禮貌的掛斷了電話。

「這位是——」

「是我的媽媽,也是我必須努力前進理由,只有做到優秀,她才會滿意。」

「雲暮的事情,讓她對我很失望,我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錯誤。」

「姜小姐,我是真的沒有辦法,我不想失去媽媽,失去唯一的親人,所以我才故意在議長面前說了你的壞話,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松本葉子紅著眼眶說。

這樣的松本葉子,讓姜南初想到了從前的自己。

那時候的她住在姜家低聲下氣,徐美慧對她的奚落也是這樣絲毫不講情面。

「上次的事情算了,我不會責怪你。」

「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來和我談心。」

霸愛小妻 姜南初堅硬的心開始柔軟起來,因為松本葉子身上有她從前的影子。

「謝謝你!」

「好了,不要哭了,你和司寒也是老朋友,今晚願意留下來一起吃飯嗎?」

「不用麻煩,我媽媽今天來到錦都,我要親自去道歉。」

「那我就不留你了。」

姜南初想著到底是親母女,想必很快會和好如初的。

晚上,徐管家準備好飯菜,沈承撥打電話過來,原因是陸司寒有一場重要的會議舉行,今天不回來吃飯。

「徐叔,將菜裝進保溫盒,我去D.E集團給司寒送過去。」

姜南初掛斷電話說道。

她知道陸司寒工作狂的屬性,忙起來肯定又不會按時吃飯。

「是。」

很快徐管家將精緻的菜肴裝好拿出來,送姜南初出門。

晚上七點,姜南初抵達D.E集團,陸司寒正在和幾名高管開會,外面的秘書竊竊私語。

「你們說他會去嗎?」

「大總裁這麼高冷的形象怎麼可能脫衣服下水,我賭一千塊他不會去。」

「可這是公司年會,哪有不去的道理,我賭兩千他會去!」

……

幾名小秘書加上工作人員玩的非常熱鬧,姜南初忍不住湊上去。

「別擠,別擠,你要交多少錢?」

「我還不知道你們在賭什麼呢。」

「你開會的時候有沒有在——」

「咳咳!總裁夫人,您怎麼來了?」

秘書眼尖看出姜南初的身份,立刻制止其他人再說下去。

果然總裁夫人四個字搬出來,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閉上嘴。

「不要這麼叫,都把我都叫老了,你們在玩什麼,帶我一個好不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