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巖,你想殺我是不可能的,你看看我的這些親兵。”秦廣王一邊說一邊指着十幾個鬼影說。

秦巖眯起眼睛向這些鬼影望去,發現他們的實力都很高,如果雙方真的動起手,只會兩敗俱傷。

“秦巖,我知道你來的目的,你想拿到千年血玉是不是?”

不等秦巖說話,秦廣王笑眯眯的說:“其實我也是,不過僅憑我們一家之力是很難找到的,不如這樣,我們雙方聯手,一起來尋找妖族聖地,然後憑本事拿走千年血玉。如何?”

“你覺得我們會和你合作嗎?”秦浩然冷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秦廣王。

但是秦巖卻伸出手沒有再讓秦浩然說話。

他想了想對秦廣王說:“據我所知,想找到妖族聖地必須同時使用陽術搜尋法以及陰術定位法,而我們道門精通陽術,你們鬼域精通陰術,莫非你想合二爲一?”

秦廣王撫掌大笑起來:“沒有錯,秦家主果然料事如神,我就是這樣想的。當然了,在找到妖族聖地之前我們是合作關係,我保證不會向你動手,但是進入妖族聖地後,咱們就分道揚鑣,我過我的獨木橋,你過你的陽關道,如果不小心咱們遇到了,那咱們就定個勝負,你覺得如何?”

秦巖笑起來:“這個主意不錯。”

秦巖也想快速找到妖族聖地,而且他也計劃在找到妖族聖地後,再向秦廣王動手。

“既如此那咱們就開始吧!”秦廣王拿出一件司南,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與此同時,秦巖拿出羅盤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司南的勺尾旋轉了三圈後,指向了東北方向。

秦巖羅盤旋轉了三圈後,指向了東南方向。

秦巖和秦廣王對視了一眼,同時向正東面走去。

秦浩然等人和秦廣王的手下分別跟在他們的身後也向正東面走去。

衆閣派的張長老看到秦巖動身了,他們也準備動身。

就在這時,他們突然發現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大樹下居然有動靜,他們停下來按兵不動,靜靜等候着。

不一會兒,旁邊的大樹下蹦出幾個殭屍,他們鬼鬼祟祟的跟着秦巖他們的身後。

張長老非常驚訝,沒有想到殭屍也會出現在這裏,不過他知道這些殭屍肯定也是奔千年血玉而來的。

一會兒有機會了一定要將這個消息告訴掌教,好讓掌教悄悄的防範。

想到這裏,張長老帶着其他兩個長老緊緊的跟在殭屍的身後。

網游之王者再戰 不過他們怕殭屍發現,與殭屍拉開了一段距離。

只是這樣的話,他們無法繼續跟在秦巖身後了,只能跟着殭屍向前走。

在張長老他們離開後,又有一撥人閃現出身影,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邪靈殿的殿主。

邪靈殿殿主在心中嘿嘿冷笑起來:今天真是熱鬧,居然來了這麼多人,只是不知道誰才能笑到最後。 進入妖族森林後,秦巖和秦廣王根據羅盤和司南又調整了十幾次方位,最終才確定出千年血玉的大概位置。

在此期間,他們有好幾次遇到了妖族的村落。

爲了躲過妖族,他們不得不繞道。

可是每一次繞道都會讓他們迷失方向,因爲在妖族森林裏除了妖族能分清方向外,其他的族羣根本無法看出東南西北。

最終,在陰術和陽術的結合下,秦巖他們來到了一座小山下。

這座小山不高,只有三四十米那麼高,大概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山頭上沒有長任何草任何樹,不過卻長滿了一種紅色的花。

這種紅色的花十分妖異,遠遠看去就像一張張血盆大口。

“千年血玉生根開花,紅花似火,綠葉似毒,這裏應該就死是妖族聖地,而且我覺得這座山下應該就藏着千年血玉。”

秦廣王轉過頭對秦巖說。

秦巖笑着點了點頭,擡起頭向秦廣王手下看去。

此刻秦廣王的手下將秦巖他們團團圍住,組成了一個陰煞地火勾魂陣。

“怎麼?你想在這裏解決嗎?”秦巖笑起來。

“在這裏解決最好了,難道你不覺得嗎?”秦廣王笑起來,滿臉的陰霾。

如果能在這裏將秦巖殺了,秦廣王覺得接下來就能隨心所欲地進入山腹中尋找千年血玉了。

秦巖點了點頭:“也對!早一點解決總比晚一點要好!”

秦巖大喝一聲,揮掌拍在地上,一根根鬼藤“嗖嗖嗖”的從地面下冒出來,瘋了一樣向秦廣王的手下纏去。

與此同時,秦浩然和秦邱同時向秦廣王衝去。

秦廣王當即和秦浩然兩人纏鬥起來。

而秦廣王的手下則利用陣法和秦巖鬥起來。

雙方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

藏在暗處的殭屍們穩坐釣魚臺,準備兩不相幫,甚至還想在他們雙方兩敗俱傷的時候補刀。

因爲他們都知道,無論是道門還是鬼域,最終都會聯合起來對付他們殭屍。

張長老他們則蠢蠢欲動,特別想幫助秦巖,可是他們又怕自己衝上去了,殭屍們會截他們的後路,這樣的話秦巖他們反而不利,於是他們也只能在暗中悄悄的觀察。

當然了,如果秦巖這邊真的快要抵擋不住,他們也會奮不顧身地衝上去。

名著之旅 秦巖他們打鬥了幾分鐘,發現誰也奈何不了誰,雙方又分開了。

“秦巖,咱們別打了,動靜太大了,有可能會引來妖族的人。”秦廣王笑着說。

這也正是秦巖所擔心的。

“好啊,那咱們進入聖地裏面再解決我們的恩怨。”說罷,秦巖頭也不迴帶着秦浩然兩人來到了小山頭的北面。

秦廣王則帶着他的手下來到了小山頭的南面。

他們雙方分別從北面和南面進了山腹中。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山腹中就像一個圓形的宮殿,裏面靈氣充裕,種滿了各種奇花異草,而且這些奇花異草還都是靈藥靈草。

真沒想到,這個地方居然比我那個靈地還要大,而且這裏靈花靈草的種類比我那塊靈地還要多。

如果能將這些靈花靈草製作成靈藥,那我突破天尊後期,晉升天尊巔峯將指日可待。

想到這裏,秦巖伸出手準備將靈花連根拔起,然後移植到秦家。

就在秦巖的手指摸到靈花的時候,靈花的一根樹枝突然化成了一隻小手,一把抓住了秦巖的手。

緊接着,靈花幻化成一個漂亮的小女孩,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地對秦巖說:“叔叔,手下留情!”

這個小姑娘的上半身和正常人一模一樣,不過她的下半身就像美人魚一樣,只有一條腿,而且還深深地插在靈地中。

看到這一幕,秦巖明白了,靈花已經擁有了意識,變成了花妖。

只不過花妖道行不夠,還無法從靈地中將根拔出來,更無法將她的根莖幻化成人的雙腿。

看到這個水靈靈的小姑娘,秦巖還真的不忍心拔掉她,畢竟修行不易。

而且妖族和人不一樣,人修煉道法的時間極短,如果資質好,幾年就能有所突破。

可是妖不一樣,即便資質極好,也需要幾百年。

特別是植物成精,比動物更難。

秦巖嘆了口氣,摸了摸花妖的頭說:“好吧!你好好在這裏修行,我不會傷害你的!”

說罷,秦巖轉過身去尋找其他靈花靈草。

這時,其他靈花靈草居然全都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叔叔,請你手下留情。”

嗯?這是什麼情況?居然全都成精了?

秦巖睜大了眼睛,看着一個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覺得令人難以置信。

秦浩然兩人此刻也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唉!好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們慢慢的修行吧!我去其他地方看看!”秦巖無奈地嘆了口氣,實在不願意傷害這些已經成精的靈花靈草。

因爲看到她們,秦巖就想到了狐小媚,想到了靈兒。

狐小媚和靈兒也是這樣,嬌滴滴的非常可愛。

“叔叔,你恐怕要失望了,我們聖地中的靈花靈草靈樹都成精了。”其中一個小姑娘說。

“啊?什麼?”秦巖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莫非是上天不讓我煉製靈藥提升我的實力?

“叔叔,不過,我們可以幫你採摘一些我們身上多餘的東西,這些東西也可以煉藥。”

說罷,其中一個小姑娘伸出手撇斷了身上的一根乾枝。

其他小姑娘也紛紛效仿,將身上死去的乾枝紛紛撇下來交到了秦巖的手中。

其實這些乾枝要比那些還有生命的枝條更具有藥用價值。

只不過剛纔秦巖想將這些靈花靈草移植回秦家,所以纔想將她們連根拔起。

“太好了!謝謝你們!”秦巖收起這些乾枝。

“叔叔,如果你以後還想煉製靈藥,記得來找我們,我們身上每年都有死去的乾枝和樹葉。”

“好的,我……”

秦巖的話剛說到一半,聖地裏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 秦巖等人轉過頭向發出慘叫聲的方向望去,同時在心裏面猜測發生了什麼事。

“莫非是秦廣王他們和別人打起來了?”秦浩然猜測道。

“不,他們正在殘殺我們的姐妹。”一個花妖流下了悲傷的眼淚。

原來秦廣王他們進入聖地後,也被大量的靈花靈草驚呆了,他們立即開始採摘靈花靈草。

靈花靈草現出人形請求他們不要這樣做,可是秦廣王根本不聽,不但繼續採摘靈花靈草,甚至還大肆屠殺靈花靈草。

“大叔,你們能幫幫我們嗎?如果你幫我們保護其他姐妹,我願意被你移植走,終生爲你供養藥材。”

“我也願意。”另一株靈草大聲的說。

“我們都願意。”其他靈花靈草也跟着大聲附和。

聽到這些靈花靈草的話,秦巖激動無比。

如果這些靈花靈草能真的跟着他回到秦家,那麼他們將在每年爲秦巖提供源源不斷的藥材。

要知道這些靈花靈草可比秦巖靈地種的靈花靈草質量好多了,而且種類也豐富。

用它們死去的乾枝煉製出來的靈藥要比秦巖以前煉製的靈藥效果好上十倍不止。

未來無論是秦家還是衆閣派的弟子,他們因爲經常吃秦巖以前的靈藥,體內必然會產生抗藥性,也就是說他們達到一定的境界後,再吃靈藥是很難提升實力的。

但是現在如果有了這些效果更好的靈花靈草,那麼大家的境界將會再提升一個層次甚至兩個層次。

想到這裏,秦巖對這些靈花靈草說:“好,我答應你們,不過我只能盡力去做,因爲他們兩個也是我的親人,我不能爲了救你們的姐妹而讓他們死在這裏。”

秦巖的意思很明白,他不能太拼命,只能去阻止。

因爲秦巖不想在救其他的靈花靈草的時候,讓秦浩然他們死在這裏。

這也是秦巖幫人的原則之一,不能因爲做好事而丟了自己的性命。

“大叔,我理解你,只要你盡力而爲就行了。”其中一隻花妖對秦巖說。

其他花妖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秦巖當即在這些靈花靈草的身邊佈下了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可以在短時間內保護他們。

畢竟聖地裏面就像迷宮,萬一秦巖他們找不到秦廣王,而秦廣王反而找到這裏,那這些靈花靈草也要跟着遭殃。

看到秦巖做事這麼細緻謹慎,靈花靈草們對秦巖感激無比。

秦巖他們沿着聖地的走廊向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找到了秦廣王。

秦廣王此刻面目猙獰,正在命令手下大肆屠殺剛剛成精的靈花靈草。

他們在屠殺靈花靈草的時候不是一刀斃命,而是在瘋狂的虐殺。

他們將靈花靈草抓住,先是砍掉他們的手和胳膊,最後纔會慢慢地將他們折磨死。

“秦巖,你果然是個愛管閒事的傢伙,居然真的過來了。”說罷,秦廣王給手下的一個親兵使了一個眼色。

親兵點了點頭,立即啓動了陣法。

原來秦廣王之所以虐殺這些靈花靈草,就是因爲他想將秦巖吸引過來,而在此之前秦廣王已經在這裏佈下了十方世界九轉陣。

當陣法啓動後,秦巖他們立即被困在了陣法中。

只見一股股陰風從陣法的四面八方吹來,即便是強如秦巖,他的三魂七魄也被吹的快要從身體內脫離出來。

作爲最弱的秦邱,他的三魂七魄在陰風的吹拂下有好幾次都離體而出,幸虧秦巖眼疾手快,及時念動咒語將他的三魂七魄又送進了他的體內。

如果沒有陣法,秦巖並不怕秦廣王他們,但是有了陣法,那就不一樣了。

秦廣王立即壓了秦巖一頭。

在陣法的壓制下,秦巖三人立即感覺到他們在施法的時候有些束手束腳。

而秦廣王他們在陣法的助力下變得遊刃有餘,就像魚兒在水中一樣歡快。

“家主,這樣下去我們肯定要死在這裏,你快想想辦法。”秦邱有些害怕。

“撐住,總有辦法的。”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招來一道道雷電,瘋狂的劈在十方世界九轉陣上。

只可惜,這裏是妖族聖地,與外面的世界被隔離開了。

否則秦巖的雷電絕對會引起天空中的雲層共鳴,同時激發出更加強大的雷電。

那樣的話就可以壓制住十方世界九轉陣。

就在這時,陣法外面突然響起了噼裏啪啦的聲音。

十方世界九轉陣在剎那間停止了運轉,並且馬上就要崩潰。

看到這一幕,不止是秦廣王愣住了,就連秦巖也愣住了。

“誰?誰敢破壞我的十方世界九轉陣?”秦廣王眯起眼睛向陣法外望去,憤怒的嘶吼起來。

如果讓十方世界九轉陣再運行一段時間,秦廣王相信,他絕對可以殺掉秦巖三人。

“掌教,我們來救你了。”張長老大喝一聲,帶着另外兩個長老打破十方世界九轉陣,衝到了秦巖身邊。

看到對方突然多出來三個天尊後期高手,秦廣王不由眯起了眼睛,同時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他心裏面清楚以自己以及親兵的實力根本無法和秦巖他們抗衡。

“別讓他跑了!”秦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向秦廣王揮掌拍下。

秦巖手掌在瞬間變大,掌心中更是形成一個漩渦。

“走!”秦廣王明明是讓身邊的人跟他一起跑,可是他卻抓住身邊一個親兵向秦巖扔去。

這個親兵“砰”的一聲撞在秦巖巨大的手掌上,立即被秦巖掌心中的漩渦吸進了掌中。

親兵淒厲的慘叫起來,他的三魂七魄當即被漩渦攪得粉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