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人們激動地看着眼前的一起,不斷地大聲討論着。

然而當那紅色巨爪的手掌猛然一拍,好像晴空響起一個霹靂時,衆人立即又安靜了下來,然後驚訝地發現那紅毛巨爪的一隻手掌中心出現一隻眼睛,而另一隻手掌中心則出現一張嘴巴。

眼睛呈現暗紅色,眼瞳中一張鬼臉若影若現!

嘴巴深不見底,但自己的望去卻又可以看到一些白影在其中不斷地閃現!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怪物,心中暗暗焦急!

一是因爲對方的強大,二則是因爲此刻他的身體已經不能由他做主!

“該死的!我討厭這種感覺,討厭這種身體被別人掌控的感覺!我發誓絕對不會讓這種感覺出現第二次!”

第一次!趙小川第一次心中升起了想要變強,不受別人掌控的念頭。

然而想法不能改變現實,眼前的巨爪大嘴一張,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中透出,向着趙小川襲來。

趙小川見狀,眼中光芒一閃,眉心處那隻天眼驟然睜開,鬼璽倏然飛出。

“轟~”

鬼璽飛出後,迎風便長,變成一座小山擋在了趙小川的面前,爲他抵擋住了巨大的吸力,但是這並沒有完。

“噼裏啪啦”,一陣電閃雷鳴!

無數道翠綠的閃電從鬼璽上浮現,緊接着狠狠地向着紅毛巨爪籠罩而去。

“吼”

紅毛巨爪被擊中,銀蛇狂舞,渾身不斷顫抖,口中更是發出悽慘的叫聲。

“那些電芒居然呈現綠色,莫非是生之力?”

“沒錯,正是對靈體有着強烈傷害的生之力!這被稱爲趙小川的男子果然不簡單!”

人們交頭接耳,不斷地討論着閃電,而還有些人則將目光放在了鬼璽上面。

“那巨大的印章,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像極了三國時期曾經出現過的鬼璽!”

“你也有這麼感覺?我也感覺像是鬼璽!不過不是說鬼璽被當年的摸金校尉帶走了麼?”

不遠處,崔美美靜靜地待在人羣中,聽到衆人的討論聲,眼中露出一絲緊張。

忽然,一隻手拍到了她的肩膀!

她被嚇了一跳,連忙向着身後望去,看到一名女子笑靨如花的看着她。

“凌影!你終於來了!”崔美美驚喜道,然後發現自己聲音似乎有些過大,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由壓低了聲音道:“凌楓那裏準備的怎麼樣了?”

“已經和沈菲兒接上頭了,一會兒我們就可以進入到裏面了!”凌影同樣小聲的說道。

wωw★ тт kдn★ ¢o

..

正當崔美美在這裏和凌影接頭時,在另一邊李正義和諸葛第一也按捺不足心中的好戰情緒,準備參戰。

當然他們的敵人很一致,那就是天空中的紅毛巨爪。

不過還沒等他們動手,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們。

“等等,先別動手!”

聽到這個聲音,他們轉頭望去,看到渾身是血,滿是狼狽的蘭天在萬副校長的攙扶下出現在他們眼前。

“老萬,你什麼時候和他攪在一起的?”李正義驚訝道。

“有很多種原因!”萬副校長敷衍道。

李正義還想要提問,星兒道:“等等,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

蘭天瞥了一眼星兒,然後看着諸葛第一道:“我的意思是重頭戲還沒有開鑼,我們還需要等一等!”

“你以爲你是什麼人?讓我們等就等?”諸葛第一冷聲道,顯然還沒忘記之前兩人之間的戰鬥。

星兒沒有說話,但眼睛卻轉向了蘭天,很顯然希望他給出一個理由。

“如果你們想要得到本源輪迴碎片!如果你們想要知道如何進入到裏面!如果你們真的想要知道解開這傢伙身上的詛咒!那麼就必須聽我的!”

蘭天指着小寶,冷聲說道,而他說的每一句話又都恰好說中了每個人的心思。

三人驚異不定地望着蘭天,半天不語。

蘭天看到三人的表情,鬆了口氣,然後從懷中居然掏出了七葉還魂草,然後將它遞給了旁邊的萬副校長,道:“好了,先把你們身上的傷勢好好治療一下吧!一會兒可能還有一場大戰!”

“大戰?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還有七葉還魂草怎麼在你的手中?”星兒震驚道,但很快想到之前他曾和紅色長毛巨爪交過手,這七葉還魂草很可能就是那個時候他得來的。

蘭天淡淡地看了星兒一眼,沒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了天空,像是在對他們說話,又像是在喃喃自語,道:“輪迴者,能不能再次封印對方就全看你的了!” 安格列斯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秦穆然的力量。

他這看起來極其隨意的一拳,這其中蘊藏的力量得多麼的巨大。

強大如安格列斯,此時也感覺自己的身體傳來那種肌肉撕裂的疼痛。

「沒想到中海還有古武者存在!」

安格列斯看向秦穆然的目光完全不一樣了。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不算是太強,但是能夠做到一拳將他這樣的,中海還就真的沒有。

但是現在,出現一個人了,讓安格列斯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呵呵,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今天,你就留下來吧!」

秦穆然看了眼安格里斯,冷笑了一聲,說道。

「剛才不過是我大意了,但是現在,我生氣了!」

安格列斯看著秦穆然,眼中爆發出一股冷冽的殺氣。

那滾滾的殺意瀰漫開來,四周的溫度驟然都降低了不知道多少度。

全場寂靜無聲,秦穆然和安格列斯剎那成為了焦點。

「雕蟲小技!」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於安格列斯的威脅,完全沒有放在眼裡。

「找死!」

這一刻,安格列斯開始主動出擊了。

對於秦穆然的挑釁,安格列斯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最為自認為血統高貴的他,被一個人夏國人這樣侮辱,那是絕對不能忍的。

「轟!」

安格列斯一步踏出,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彈射出去,化成一道光,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秦穆然站在原地,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安格列斯,沒有任何的反應。

剎那,安格列斯已經來到了秦穆然的近前。

一拳轟出,如破滅流光,毀天滅地。

若是被打中,秦穆然的身軀絕對會被硬生生的打爆。

只是,安格列斯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在秦穆然的眼中,即便他實力再強大,可依舊還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

化勁大圓滿的實力,沖氣境下無敵手,安格列斯怎麼會是對手?

當安格列斯衝到秦穆然身邊的時候,秦穆然的臉上終於是綻放出了笑容。

安格列斯看到秦穆然這個笑容,下意識,心裡咯噔一聲,有些不詳的感覺。

「來了!」

秦穆然一手探出,以四兩撥千斤的力量爆發出去。

一推一桑一揉一震,安格列斯只感覺自己的拳頭被秦穆然牢牢的控制住了,身體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股力量蔓延在他的全身。

即便是安格列斯起了反抗的心思,可是也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此時他全身的力量都沒有辦法調動起來。

「嘭!」

悶響傳來,卻是安格列斯在一次被秦穆然給打飛了出去。

其實,按照秦穆然的實力,能夠在瞬間秒殺掉對方,但是先前夏國武者輸的實在是太多了,很多人都對夏國失去了信心。

秦穆然必須要用這種無敵的手段,將在他們眼中無敵的存在好好揉虐一翻!

「我去!太兇殘了吧!」

「秦爺真的是太猛了!就跟鬧著玩一樣。」

「什麼叫做牛逼,這才是真的牛逼啊!」

「不愧是以一己之力將龍鱗列入三幫地位的人物,這能力太強了!」

「我的偶像啊!」

……..各種聲音傳來,所有人都被秦穆然的生猛震撼到了。

什麼叫做強?

這就是強大!

管你什麼安格列斯,布魯斯,路易斯,在我秦穆然的面前,對你們只有兩個字形容:「渣渣!」

強大如安格列斯,也只能夠在秦穆然的手中任其挨打。

秦穆然看著手中的安格列斯,臉上皆是玩味的笑容。

原本還以為安格列斯會有多強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嗎?

「原來你就這點水平?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有些不盡興。

從他的神色來看,玩弄安格列斯就好像是在玩小孩子的玩具一般,沒有任何的挑戰性。

安格列斯看著秦穆然這樣,感覺自己受到了深深的屈辱。

他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的對待啊!

布魯斯和路易斯兩個人就算是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更何況,安格列斯的實力,按照夏國古武界的境界來算的話,都已經達到化勁初期了。

一個化勁大能被另外一個人給虐著,這傳出去,要多丟人就有丟人。

「可惡!」

安格列斯怒火中燒,仰天怒吼一聲。

不過,他不是衝動之人。

秦穆然的出手已經讓他深刻明白了自己與他之間的差距。

安格列斯根本就不是秦穆然的對手!

現在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逃跑!

「嘭!」

安格列斯一招佯攻,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卻是在剎那一個轉身,直接破開了地下擂台賽的大門,向著外面跑了出去。

「這…..什麼操作?」

安格列斯的突然逃跑,很多人都沒有看明白,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地問道。

「呵呵,現在知道怕了?想要跑,有那麼容易嗎?」

秦穆然冷笑一聲,並沒有因為安格列斯的逃跑就慌張。

他不緊不慢地一步踏出,身軀驟然離開了擂台,向著門外急速奔了出去。

此時的安格列斯幾乎連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強大的危機感讓他不敢怠慢,生怕自己慢了一步就被秦穆然給追上了。

布魯斯和路易斯的死已經告訴他,中海還是有古武者在這裡的,似乎早就在這裡等著他出現一般。

用夏國的話就是瓮中捉鱉。

這個時候不跑,難道留下來給他們夏國的人一舉殲滅嗎?

「果然,夏國人就是奸詐!不惜用一群武者的性命來引誘自己!」

安格列斯心中暗暗想到,已經確定這件事就是夏國的一個圈套,等著他入套呢,就等著他們來送死!

犧牲了兩個夥伴,安格列斯說什麼都不能夠再在那裡逗留了,尤其還有一個秦穆然這樣的絕世強者。

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身手,實在是太詭異了。

夏國不是年紀越大,實力越強嗎?

什麼時候還出現了一個如此年輕的高手了?關鍵是這個高手還不是龍之守護的人。

不過也幸虧龍之守護沒有出現,要不然今天自己還就真的就走不了了。 安格列斯此時還在慶幸龍之守護沒有出手,但是他卻不知道,不是龍之守護不出手,而是龍之守護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必要出手。

有秦穆然在,即便是再來一些西方異能者,估計都不夠他殺的。

雖然龍天賜現在也不太清楚秦穆然的實力到底如何,但是即便不能夠戰勝,拖延住那也是可以的。

所以他們並沒有多大的擔心。

深夜之中,路上的人已經很少了。

安格列斯速度爆發,行色匆匆,不斷地在街道之中穿梭,化成了黑夜之中的精靈。

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有一個人的速度比他還要快!

當安格列斯穿梭的時候,秦穆然神識一放,已經迅速地在這城市之中將安格列斯的身影牢牢的鎖定住了。

「呵呵,跑的還挺快!」

秦穆然笑了笑,勁氣外放,在他的身後,勁氣化成一道無形透明的雙翼。

雙翼一展,秦穆然的身軀騰空而起,撲騰撲騰已經飛到了半空之中。

得虧了半夜裡面中海已經沒有什麼人了,秦穆然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飛的,要不然的話,估計明天絕對能夠上微博的頭條。

氣流涌動,秦穆然如光影在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之間穿梭著。

「你還想要跑到哪裡去?」

安格列斯不過剛剛停下來喘口氣,秦穆然的聲音已然從黑夜之中傳來。

安格列斯驟然,全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

他怎麼都沒有想的秦穆然的速度會這麼的快,這怎麼可能呢!

除非他會飛!

當然,安格列斯最不相信的一種方式卻偏偏就是秦穆然採用的方式。

他緩緩從黑夜之中走了出來,漆黑無一人的巷子之中,就剩下秦穆然和安格列斯緩緩相對。

「你真的就要這樣窮追不捨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