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用問了,工作時間快工作吧。”說完就離開了辦公室。

心理工作室裏,包倩倩走到了林曉茜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曉茜,死心吧。地府本來工作成員就不多了,以前前前後後就走了好幾個了,再加上現在的形式,恐怕你的辭職報告會惹惱閻羅大人,恐怕會被下令投胎做畜生呢。”

“唉——爲什麼呀?”這包倩倩自從聽說林曉茜有想要辭職去投胎的想法後,就一直板着張臉很不高興的樣子。

“想聽原因,你也不看看地府現在的形式,人間喜歡瞎折騰,使得陰間遊魂野鬼猛增,秩序比以往要亂了許多,原本就缺人手了,現在你又要辭職去投胎,你說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這會被閻羅大人看作是逃避責任的行爲。要是在陽間,你偏偏在最忙最需要人手的時候提出辭職,你說你們老闆會怎麼想、、一樣的道理、、。”

“呵、、我知道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呀就不要雞婆了好不好。”林曉茜笑着說道。

“哈哈,那就好,你呀,我還不瞭解你呀,你腦子想什麼我都能猜到,不過,你得明白,維持陰陽秩序這都是我們的責任,明白了嗎?”

“嗯。”

“唉,聽說了嗎,我聽說在地府有一個恐怖之極的機構,地府會把一些鬼犯在投胎之前送去那裏,然後會割去那些鬼魂身體裏的一部分器官,這樣投胎以後就是殘疾人了。”無意之中,她們看見幾個冤鬼在一旁談論着。

“什麼,你從哪裏聽來的,好恐怖哦。”

“是真的,我也是聽一些資歷比較老深的鬼講的,聽說有的送進去,挖了腦子,投胎以後就會是腦癱的人了;還有的割掉舌頭、或是挖掉雙眼、砍去四肢、、、形形sese的什麼都有、、。”

“哎呀、、別說了、、聽着蠻恐怖的。”

“我說你們幾個要聊天也聊點別的吧,要不然信不信我把你們也送進機構裏去、、、。”蘇淑饒有興致的說道。

“啊——別、、別、、、。”說着,那些冤鬼們立馬就一鬨而散開了。

“哼——真是的—。”舒雅看着報紙說道。

不一會兒,心理工作室便接到了上面的指令,全部去靈嬰所幫忙,靈嬰所裏,全部都是被扼殺在母體裏面的小鬼,一個個天真無邪的打鬧着,那秩序簡直是叫一個亂。心理工作室的四名心理輔導師一起上,加上靈嬰所的所長齊琪和她的所有職員們一起艱難地維持着秩序。

“天哪,怎麼會有這麼多小鬼呀、、這不是要累死嗎、、?”包倩倩一臉不滿的抱怨道。

“是啊,你終於體會到我的不容易了吧、、這麼大的工作量,工資那麼點,給老孃塞牙縫都遠遠不夠,也不能怪老孃去賭場賭博出老千了吧,哼——。”齊琪相當不爽的說道。

“這些小鬼全部都要送去陽間供養嗎、、?”蘇淑吃力地問了一句。

“廢話,你也不看看這靈嬰所這麼巴掌大點的地方,還能擠多久了啊。老孃這裏可不是收容所呀,陽間的那些個臭女人還有那些個診所醫院實在是讓老孃受夠了,老孃的忍耐可是有極限的,要是惹毛了老孃,老孃要他們生不如死。哼——敢給老孃罪受、老孃要他們好看、。”齊琪的脾氣可算是地府裏比較差的了。

林曉茜也常有耳聞,說到做到,把她惹火了,她還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好了好了、、你們全愣着幹嘛呀、、我開玩笑的、、呵呵呵、、別介意,你們放心吧,我就這樣的脾氣,習慣就好了。”說完,她就繼續忙碌起來。

天哪——放心、、誰會放心你呀、、這地府裏誰不知道你靈嬰所的所長齊琪是個口是心非的傢伙,你越是這樣說就越說明你有問題,你的話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你的話,誰信啊!

也是,你要是真的鬧起事來,地府的法律法規哪裏管得住你呀,到時候背地裏偷偷摸摸的亂搞一通、、秩序就更加難以控制了。

一時間,林曉茜、包倩倩、蘇淑、舒雅可是徹底無語了,當真是敗給她了。

過了許久,纔將所有的小鬼們分批送往人間的寺廟裏去教化供奉了。

陽間世界裏,城隍廟裏,老吳正在擦拭着一個個瓷娃娃,並將所有瓷娃娃一一放在一張小供桌上擦拭乾淨,其中有幾個則選擇用紅布包了起來,不用說那幾個被打掉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已經變得十分兇狠了,要是再不送來陽間的寺廟淨化,到時候就會怨氣沖天一發不可收拾了。

“老吳,這次送到人間寺廟教化的小鬼有多少啊?”城隍老爺子看着那些瓷娃娃心中不滿的說道。

“具體的數量還不清楚,不過,光是送來城隍廟的就有、、、、五十來個、、、還有其他寺廟裏的、、、有的有一百多個、、全國這麼多的寺廟、、教堂、、要是全部加起來、、還真數不清呢、、。”老吳怯生生的說道。

一下子,城隍老爺子一口茶水噴了出來,老吳是老爺子的隨從,對於他們的對話,其他在廟裏走動的人們自然是看不見他們,也聽不見他們的。

“什麼——那麼多、、怎麼搞的,人間的墮胎之風實在是太囂張了,可憐上天有好生之德啊,這些個小鬼可憐只能寄宿在這些瓷娃娃中了、、。”很快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老爺,陽間的那股風氣那麼囂張,是該想個辦法纔是了呀。”老吳那麼一說,城隍老爺子不由心中一亮。

“辦法倒是有,不過要是玩大了可就不好了,偶爾玩那麼一次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嘛。呵呵呵,老吳,有時間去把齊琪請到這兒來,我要和她好好聊聊才行、、知道了嗎、、?”老爺子笑眯眯的給老吳使了一個眼神,老吳立馬就明白了老爺子的用意,笑着走了下去。

老爺子自然是瞭解齊琪的脾氣和性子,這個丫頭不報復纔怪。 城隍廟裏,一大羣小鬼正在嬉戲打鬧着,齊琪和老爺子則站在外面,有說有笑。

“城隍大人、、他們都已經吃開了,不知道您找我上來有何貴幹吶?”

“齊琪呀、、這陣子可忙壞你了、、偶爾找你上來玩這麼一次也不算違法、、只要不玩大就行了、你想不想玩呀?”老爺子笑眯眯的說道。

齊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嗎、、只要不玩大了、、就不會觸犯天條、、城隍大人您支持我這麼玩嘍、、。”

“是啊,也算是給那些人類一個教訓吧。”老爺子說完便消失不見了。

齊琪樂壞了,她連忙招呼了幾個小鬼離開了城隍廟,她知道要怎麼做,反正就當玩兒吧。

也不知過了許久,齊琪才帶着小鬼返回了城隍廟,這一次,她玩的可開心了。

次日,火辣辣的太陽炙烤着大地的,一箇中年女人帶着一大幫的人以及幾名警察來到了一個破敗不堪的工地內,那些個人們個個手中拿着鏟子、、、

那是一個破敗不堪的工地,因爲某種原因而早已停止施工了,久而久之便荒廢了下來,遠處則是一個早已荒廢了的遊樂場,同樣是破敗不堪。

一行人來到了這裏,不由覺得陰風陣陣,一時間他們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這都已經是六、七月了,怎麼在這裏覺得那麼冷啊、、

“我說、、大姐、、你把我們帶到這裏來幹什麼呀,還要我們這麼多人都帶鐵鏟來、、我們知道你思女心切、、可是現在公安機關都還沒有姍姍的消息呢、、。”

“是啊、、。”一旁的幾個公安民警也安慰的說道。

“不要說了、、快挖、、挖啊、、。”女人按照女兒鬼魂的所說找到了那個地方,便要開挖。

“這、、、、。”一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女人一大早就叫來他們這麼多人,並帶着鏟子過來、、現在又要他們挖,真不知道要幹什麼呀?

“大姐、、你要我們挖什麼呀、、總得告訴我們吧。”

“沒有這麼多廢話、、我要你們挖、、你們就快挖、、、。”無奈,衆人只好掄起鐵鏟開始挖了起來、、、、、、

“你們在幹什麼呀、、怎麼到這種地方來了、、、快回去、、不要再到這裏來了、、這裏不安全、、。”說話的是一個身穿運動衣的年輕男子。

“你是、、、、、?”一時間,人們停了下來,紛紛看了過去,滿臉的疑惑。

“你是誰呀、、爲什麼要這麼說、、?”兩名民警走了過去問道。

“我這是在爲你們好,讓你們快點離開這兒、、這地方不乾淨的、、單憑看風水就知道這不是個好地方了。”男子說着便要離去。

“爲什麼、、我不走、、我一定要在這裏、、我一定挖出來、、。”中年女子大叫道。

“是嗎、、可以告訴我、、你要挖什麼嗎、、這個地方以前可是侵華日軍的萬人坑啊,在這裏挖,除了能挖出屍骨以外,還有什麼可以挖的、、、除非你是在挖你某位親人的屍骨了、、、不過不管怎麼樣,要是挖到了就趕緊離開,不然髒東西出來了可怎麼辦。”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那名男子淡淡的說道。

“、、、、、、。”一瞬間,所有的人都啞口無言了,尤其是那個中年女人。

“請問、、你是、、、?”

“我只是一個來這裏觀光的遊客罷了,喜愛四處遊玩而已。看那座荒廢了的工地,它的大門是朝西北,而且門上有紅色或黃色,且又有直對長長的走道,在這一年裏是煞氣最重的方位了。而且這個施工現場和遊樂場都是處在陰陽交界地帶,四周又都是淤泥,連清澈一點的水塘都看不到,淤泥是屬陰的,水塘是屬陽的,越是清澈無雜質的水塘陽氣越足,這裏淤泥這麼多,水塘又看不到,可謂是陰盛陽衰啊。而且又有這麼多的植被,把太陽光都擋在了外面,陽氣更加衰弱了。況且又是處在陰陽交界處,想必經常會有孤魂野鬼來往吧。”男子說完便離開了。

女人愣了一下,便繼續挖了起來,不一會兒,便挖出了一具已經高度腐敗的女性屍體,頓時令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那兩個民警連忙撥打局裏的電話。

很快,來了幾十輛警車,法醫也到了,通過現場物跡的比對以及取證,過不了多久dna比對的結果便出來了,證明死者就是失蹤依舊的女大學生盧姍姍。

這個結果令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盧姍姍的遺體已被送去解剖了,整個事件都進入了調查中。對於爲什麼會知道自己女兒的屍體在哪裏,中年女人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直徑的回到了家中。

她剛一進家門,就感覺家中陰冷陰冷的,她的女兒已經坐在沙發上等她了,看見母親回來了,盧姍姍面無表情的衝母親點了點頭。

“姍姍、、、、你死的實在是太可憐了、、、你告訴媽,到底是誰對你下毒手的呀、、、你告訴媽,媽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她一瞬間便失聲痛哭起來。

“沒有用的、、我不能說、、我是鬼、、這種事情畢竟是陽間的事情,人鬼殊途,我做的事情已經夠多的了,已經不可以再插手陽間的事情了,要是把事情搞大了,驚動了陰差我會有麻煩的。查明事實的真相是陽間警察的職責和任務,陰間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會插手,以免擾亂陰陽秩序。”

“哦、、、、反正媽是不懂啦、、、對了,你要媽辦的事情媽都已經辦好了、、、還去求教過了一個赫赫有名的風水師,用你的生辰八字做了一道平安符,你以後帶着她就可以保平安了。而且我還請了一張觀音圖,那位風水師說了你可以躲在裏面,這樣陰差和其他的孤魂野鬼就看不到你了,你就可以永遠陪伴在媽的身邊了、、。”

“沒有用的,我能陪你的只有這短短的二十年而已,二十年以後我還是會走的、、到時候陰差還是會上來帶我走的、、我逃不掉的、、、總有一天會離開你、、會離開人間、、因爲死人有死人的世界,這裏是活人的世界,原本就是不屬於我的世界啊。”盧姍姍憂傷的說道。

“不、、你不能走、、你不能離開媽呀、、媽不能沒有你、、你知道嗎、、媽現在多麼想緊緊的抱住你啊,可是、、、。”女人不由再次抽泣起來。

“沒有用的、、這是命中註定的、、我是躲不掉的、、遲早有一天會被抓回到陰間去的、、難道媽希望我永遠都做孤魂野鬼嗎、、難道媽不希望下一世投個好人家嗎、、?”

“不、、媽是捨不得你啊、、要不你等一等媽、、媽這就來陪你、、到時候媽和你一起上黃泉路、、到了陰間媽也可以和你作個伴啊、、不至於你孤苦伶仃在那邊、、。”

“不行、、媽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千萬別因爲我而想不開啊、、。”盧姍姍急了,她知道自殺罪的嚴重性。

聽到這裏,中年女人更是哭的傷心了、、 陰間世界——地府裏,閻羅老爺子滿臉笑容的把法官崔玉叫到了他的書房裏,,連祕書朱玥也被他給支開了。

“大人、、您叫我過來有什麼事嗎?”崔玉一臉茫然的問道,老爺子一直喝着茶始終都沒有說話,而是微笑着看着他,這到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大人、、您找我、、到底是什麼事呀、、、?”他又問了起來,老爺子還是沒有回答,而是將一份單子遞了過去。

崔玉接過了單子看了起來,不由驚呆了。

“大人、、神界來的公告,要在冥界所有法官當中選一位品行、修爲最優秀的首席法官,來幫您管理整個地府,這、、、?”崔玉震驚了。

“小崔啊、、好好努力、我看好你呀。”

文學世界探險記 “謝謝大人的擡舉,可是我怕自己的能力有限,承擔不起這份重任吶。而且還有其他同事,他們都不遜於我呀,我覺得還是讓給他們好了,讓他們有表現的機會。”

“小崔,不是我說你,你給我努力爭取就好了,何必要把機會讓給他們,不要推了,這次的選舉神界和冥界已經祕密商量好了的,內定了是你,你是推不掉的,而且你的誕辰之日也快要到了不是嗎、、正好雙喜臨門。”

“可是、、爲什麼、、會內定是我呢、、?”

“小崔,你的資質、品行、修爲那都是有目共睹的,兩邊都有看好你的意思,這可是天大的機會,天大的好事呀,旁人求都求不來的。而且在我看來,藍巖、閔旭、程濤、索廉雖然都很優秀,但都比不上你、、小崔,我們如此看重你,你可要爭氣一點。”

“是,我懂了,我一定會努力的、、。”

“這就好,小崔啊、、你、、有喜歡的對象嗎、?”閻羅老爺子破天荒的這麼一問,倒是把崔玉給問倒了,怎麼辦,他該怎麼說啊?

怎麼辦啊,閻羅大人爲什麼要問他這個問題啊、、難不成是大人發現自己什麼了嗎、、天哪、、、完了、、全完了、、自己和曉茜的前途全都要毀了、、

法官崔玉不由叫苦連天吶、、、

“你這是怎麼了,我又不會怪罪你、、緊張個什麼呀、、既然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那就更應該努力了,有那麼好的機會,更應該好好把握纔是、、呵呵、、她知道嗎、、不過,放心好了,這件事還是保密吧,說出來,你肯定會不好意思的、、。”看崔玉的表情,老爺子便猜到了幾分。

啊——天哪,他沒有聽錯吧,這是閻羅大人的話嗎、、

一時間崔玉有些呆住了、、閻羅大人不但沒有大發雷霆,而是要他好好把握、、、

“實話告訴你吧,首席法官可以選一個地府的女職員一起作爲鬼夫妻雙修的啦、、呵呵,所以我幹嘛要反對啊、、加油哦、親、、。”老爺子笑呵呵的喝了一口茶。

崔玉瞬間便驚呆了,原來是這樣,難怪閻羅大人會是這樣的反應和態度、、那自己和曉茜還是有希望的、、想到這裏,他不由笑了起來。

“哦,對了,閔旭已經提議了,要在你誕辰之日那天舉辦一個鬼市派對、、讓整個地府好好熱鬧一番,我已經批准了、、、你要好好準備準備、、、。”

“是——。”說完,崔玉便離開了閻羅大人的住處。

他強忍心中的喜悅並沒有回到辦公室而是直徑的來到了心理工作室,看到法官崔玉,林曉茜也愣了一下,他怎麼會來的、、

“崔、、玉哥,你怎麼來了?”林曉茜很奇怪,他今天的表情好奇怪呀,看上去和平時差好多哦,這是怎麼了?

“曉茜,再過不久就是我的誕辰之日了、、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哦、。”

“這個我知道呀,不用你說、、我也會去的。”

“對了、、還有、地府馬上要選首席法官了,閻羅大人他說選的是我、、。”他說了一句。

“哦,是嗎、、恭喜你了、、、。”他在幹什麼啊,有什麼話不能一次性說完嗎?

“大人說了首席法官可以在地府所有女職員當中選一個爲鬼夫妻一起雙修的、、我想、、想讓你和我一起雙修、、不知道、、你、、?”崔玉壓低了聲音說完了這一句,今天的他看上去真的好可愛,完全沒有了作爲法官的威嚴。

不過這話還是把個林曉茜都給驚呆了,天哪、玉哥,難道他對我、、那一刻,林曉茜有些頭暈目眩了,她在心裏面幻想了無數次的愛情馬上就要實現了嗎、、她一直以爲他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法官,而她只是一個心理工作室的輔導師,在這法律天規森嚴的地府是絕對沒有好結果的。

可是忽然間,希望就在眼前了,這讓林曉茜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嗯、、。”林曉茜微笑着應了一聲,答應了他,這一刻崔玉也笑了起來。

“那我先走了。”說完,他便離開了。

看到這一幕,遠處的包倩倩、蘇淑、舒雅可是看出了貓膩,盤觀者清嘛,她們不由都愣住了,因爲誰都沒有看見過崔法官會有這樣的反應和表情啊,崔法官不會和曉茜、、他們、、媽呀,完了完了,鬼界是不允許談戀愛的,要不然他們可全都完了呀!天哪,這可怎麼辦,他們兩個明知故犯嗎,這崔法官也真是的,那麼穩重的一個,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分輕重啊?

一時間,她們不由直冒冷汗,但是並沒有說破,只好爛在了各自的肚子裏頭。

當然這一幕也早已被閻羅大人的照孽鏡與陰陽鏡看在了眼裏,老爺子樂呵呵的喝了一口茶,笑了起來。

好小子,藏得夠深的、、呵呵呵、、

就在這時,一旁的主電腦忽然一閃一閃起來,那是地府所有電腦的中心,所有人世間生靈的生死資料以及檔案全都在裏面,同時這臺電腦還管理着地府所有官員、職員、警員手中平板電腦中的資料,主電腦一旦發生異樣,那下面的所有電腦也會發生同樣的事了。

不一會兒,電腦上的資料都模糊了起來,上面的文字開始都動起來,但沒一會兒又清晰了起來,老爺子定睛看了看,是陽間一個人的資料顯示十分異常——洪俊。

這個人、、、這個人的資料怎麼會突然出現問題呢,難不成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要知道,洪俊這個人可曾經是陽間司法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啊,人長得陽光帥氣,老爺子可是一早就注意到了他這個人,對他頗有好感,曾經有想過要直接收下他的,甚至還打算好好培養,將來可以做地府的第六個法官。

但是一想到直截了當的收了他會影響到陽間的秩序,所以也就暫時擱下了,但如今是怎麼回事啊,難不成他有什麼事要發生嗎?

陽間世界——市人民法院,一樁大案子正在進行着最後的審判,洪俊戴着手銬腳鐐坐在了被告席上,此時的他滿身的傷痕,完全沒有昔日朝氣蓬勃的樣子。

“2012年9月28日,犯罪嫌疑人洪俊,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隨着一聲大錘的落下,庭審結束了。

爹地快來,巨星媽咪住隔壁 一時間,洪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絕望地臉已經漸漸變得扭曲了,今年的他才24歲啊,纔剛剛拿到了律師證,不想卻捲進了一宗殺人案,更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爲頭號嫌疑人,被屈打成招不說,還被判了死刑,更可氣的是法院居然採信了公安局的證詞冤枉他。 旁聽席上,洪俊的父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瞬間便崩潰了,天哪,他們這是做了什麼孽啊,好端端的兒子就要這樣沒了、、、

對於這個晴天霹靂的打擊,讓老兩口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曾經引以爲傲的兒子被當做了殺人犯,這讓他們如何接受,自己的兒子那可是好孩子呀,平日裏連喝酒打架的事都沒幹過,怎麼可能會去殺人呢,這肯定是冤枉的,但別人又怎麼會信呢?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洪俊已經完全沒有了剛纔恐懼的摸樣,取而代之的是怨恨,那眼神裏流露出了讓人毛骨悚然怨毒,讓在場所有的人看了都有覺得汗毛直立。

洪俊摸出了自己一直藏在口袋裏的平安符,他不由想到了什麼,這個平安符——他記起來了,是一年前一個和他年齡差不多的男生給他的,說是可以辟邪保平安的,讓他一定要戴着,絕對不可以摘下來,甚至不可以沾到水。

“對了,這是我師父給我的平安符,已經開過光了,我一直戴着的,現在就給你吧,當做我們朋友一場的見面禮好了,哈哈。”

“呵呵,如今都什麼年代了、、你呀,怎麼那麼迷信。”

“哈哈,這可不是迷信,等你以後遇到危險的時候就會知道了,這所有的一切全都不是迷信哦。你就放心的收下它吧,將來遇到危險的時候,你就拿出來,記住了一定要在死之前含在嘴裏,並且心中默唸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這樣在你頭七回魂夜那一天就會有氣有力,走完在陽間的最後一程路。”

洪俊回想起了這一段話,當時他還覺得很好笑呢,可是現在,他可不覺得好笑了,他寧願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真的有輪迴了。

很快,在見完家屬以後,洪俊便被警察帶了下去,但是,他在離開之時再次停住了腳步,緩緩的回過頭,滿臉怨毒的看向了那個審判長,和所有的人。

“你給我等着,我沒有殺人,可是你卻判我死刑,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你他媽給老子等着,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老子頭七回魂夜那一天一定會來找你算賬的、、你們他媽都給我等着、、、到時你們就全到陰間來給我作伴吧——哈哈哈哈哈——。”洪俊滿臉猙獰喊道,哼,他都要死了,還顧忌什麼呀?

他的話猶如一把鋒利的尖刀刺入在場所有人的心裏,就連洪俊的父母以及親屬在聽到這些話後也都爲之一振。

洪俊死了,他被執行了死刑,被針斃了,享年24歲,走完了他的一生,家裏面給他舉行了葬禮,全村所有的人都來爲他送行了,儘管如此他生前所說的話每當回想起來還是會令人心驚膽戰。

對於這一件事情,閻羅老爺子也很納悶,難不成這孩子命中註定會有這一劫的嗎、、、唉,算了,不管怎麼樣得把這孩子帶回地府收爲己用才行,只是這陽間的冤案怎麼會那麼多呢,難道陽間的法律都是擺設嗎?

不過這樣也好,他也可以在這些冤鬼當中選幾個有才的收爲己用,最好是越年輕的越好,19歲到25歲的也就差不多,地府有才能的工作者越來越少了。

話說回來,地府也是該招收一些新面孔了,對於老爺子來說,越是年輕的下屬,就越容易管制,越好駕馭。

記得之前,他也曾經選過,他看中了陳雲,陳雨的姐姐,想要收爲己用,但是一想到連最後一個女兒也失去了,她的父母該怎麼活呀,於是也就放棄了,他可沒那麼自私。

後來,他又看中了陳玲,但是陳玲太小了,還不到19歲,年齡夠不到,又是家裏的獨生女,所以也不行,只得另外再找了。

一晃,離洪俊去世已經有七天,一件重大的新聞在電視臺瘋狂的播放着一則新聞,那就是:市人民法院審判長遭遇車禍身亡了,據現場所拍攝到得照片看死的很慘、、、

一時間,這一件事情成爲了大街上人人議論的是事,不少人都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天道輪迴,也許這世間真的是有因果報應的吧。

地府世界——閻羅老爺子祕密叫來了孫景陽,命令其傳令下去,務必要將洪俊的鬼魂帶回地府,不得用刑,孫景陽自然不是笨蛋,他明白了閻羅大人對洪俊的器重和不同尋常的對待,自然是歡歡喜喜的領命離開了。

英雄聯盟之符文師傳說 陽間——洪俊獨自在大街上晃悠着,此時的他已經是鬼魂了,頭七已經過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該去哪裏了,以前聽老一輩的人說人死後就要去陰間報道,爭取早一點投胎轉世,他現在也是這麼想的,不過要怎麼去陰間呢?

洪俊苦笑了一番,不過說到那個審判長的死,他倒是也很意外,說實話那個審判長的死可和他沒有半點關係呀,他可沒有去要他的命報仇,在聽到他死去的時候,他自己也很意外的、、、、、

前不久,他還去了一趟殯儀館想吸食屍氣,讓自己舒服一點,可是他一到那裏卻發現那裏躲着的孤魂野鬼可比他想象中的要難對付多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就在這時,迎面走過來兩個警察,讓洪俊楞了一下,他緊張的站了起來,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那兩個警察走到了他的面前,其中一個取出了平板電腦比劃了起來。

“那個、、你們、、、是、、?”洪俊一臉疑惑的問道。

“洪俊是吧、、、哦,原來就是你啊、、可找到你了,和我們走吧。”兩個警察溫和的說到。

“什麼——和你們走、、你們要帶我去哪兒呀、、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洪俊不知所措的問道。

“呵呵——你已經死了,我們是來帶你去陰間報到的呀,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死人就要去死人去的地方啊。”說完,一副明晃晃的手銬銬了上去。

“什麼、、你們要帶我去陰間嗎、、、你們、、、是、是真的嗎、。”洪俊好奇地問道,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當然是真的啦,你可以叫我們陰差、陰間的警察、鬼差、、什麼都可以,不過不要叫我們黑白無常哦,因爲地府可是有黑白無常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