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畢竟誰會懷疑黑蓮聖女的專職衛兵之中,會出現奸細?

因爲我們此刻裝得很是淡定,所以我們在很多的鬼兵的視線下,只是引起了短暫的注意,並沒有引起多少躁動。

約二十分鐘後,我們在軍營之中繞了幾處拐角。來到了軍營的邊緣,因此周圍的鬼兵也變得稀少,偶爾只是一些巡邏的鬼兵經過。

此時終於安全了那麼一點點,我們五人都不由的長出一口氣兒。

龍辰更是帶着興奮之色低聲開口道:“李兄,我們總算逃出來了,真是幸運!”

見龍辰這般開口,我臉上雖然掛着一絲笑意,但卻低聲回答道:“我們還是處於危險之中,大家不能大意!”

“嗯!只要我們回到了山脊上,必定可全身而退!”龍辰再次低聲答道。

我笑了笑,對着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好了,這不是說話的地兒,我們逃出去在說!”

衆人聽我這般說道,都沒有拒絕,全都點頭答應。

畢竟這裏是黑蓮的軍營,雖然這裏的鬼兵安全意識和防範意識都弱得可憐。但小心駛得萬年船,如果真被發現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接下來,我們繞過校場,準備原路返回。

因爲我們怕引起別的鬼兵或者鬼將的懷疑,所以一路上都沒有快步前行,而是如同其餘巡邏鬼兵一般,有條不紊的前行着。

幾個小時過去了,我們很是安全的接近了我們最開始躲避的亂石堆。只要我們一會兒再次進入了那裏,那我們就算真的逃出軍營了。

想到這裏,我們每人都暗自竊喜。

可就在此時,TM的出了變故。

此時只聽只見一個騎馬的鬼將,突然擋在了我們五人的前面。我擡頭望去,只見那個鬼將正是之前打我一鞭子的那個雜碎!

我掃視了他一眼,又望了望他身後,發現他竟然帶着一百多個鬼兵。

見到這兒,我心中雖然很是不爽,但不敢怠慢。我急忙單膝下跪,然後雙手抱拳對着那鬼將大聲喊道:“參見將軍!”

身後的龍辰等人見我這般之後,也是齊刷刷的跪倒之地,對這雜碎進行參拜。

可是這雜碎竟然拽得和二五八萬似的,一臉囂張的模樣。他掃視了我們五人一眼,見眼熟便開口說道:“沒想到又是你小子!你是那個部分的,直屬於那位將軍手下?”

此刻突然聽到那雜碎這般開口,我一時間有些語塞。心中暗道不好,我TM怎麼知道這些?我們五個可是假冒僞劣。

那騎馬的雜碎見我久久不語,當即便有些怒了:“沒聽見老子問你話呢?那個部分的?”

見那雜碎再次開口,我猛的一咬牙。此時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只能胡亂的說一個,萬一矇混過關,那就萬事大吉。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開口說道:“回稟將軍,我們是牛將軍手下的!”

“哦! 我有一座諸天城 原來是老牛的人!”那雜碎輕喝一聲,好似恍然大悟的樣子。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矇混過關了嗎?

可我心裏剛出現這個想法,只見那騎馬的雜碎猛的揮出鞭子,那鞭子當場便在空中發出一聲爆響“啪”的一聲就抽打向了我。

同時只聽那雜碎一臉陰沉的說道:“胡說!”

見到此情此景,我在傻也能明白,我們五人已經算是暴露了…… 他奶奶的,再危險、再驚險的時候都讓我們給走過來了。現在竟然栽在了這個雜碎的手裏,這讓我很是鬱悶。

此時見他長鞭呼嘯而至,我不由的冷哼一聲。

既然他已經不相信我,那我們在裝下去也無用了。如今我們就在軍營的邊緣,一會兒殺了這雜碎,我們也許還有一絲逃生的希望。

想到此處,我猛的一擡手,一把就抓住了抽打向我的軟鞭。

我在抓住那軟鞭之後,在場的所有鬼兵都是一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小小的鬼兵,竟然敢反抗將軍。

我身後的幾人見我一把抓住了那鬼將的鞭子,都是眉頭一皺。

也知道我們在也瞞不下去了,如果在裝只會是暴露。

所有在我抓住軟鞭的一瞬間,他們全都齊身,然後猛的抽出了腰間的長刀。

而龍辰和柳如煙則是拔出了他們的特有兵器,軟劍。

此刻我抓住那條軟鞭,緩緩的站起了身子,一臉陰沉的盯着馬上的那鬼將。

只見他鬼將不斷用力的抽拉長鞭,可是長鞭被我抓住,不管他怎麼用力也拔不出鞭子。

“快給老子放手,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說罷!那鬼將竟然拔出了腰間的長刀,很是憤怒的望着我。

而同時間,他身後的一百多個鬼兵全都拔出了腰間的長刀,也開始向着我們圍了過來。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只聽我低吼一聲:“動手!”

話音剛落,我手臂猛的一用力,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那囂張的鬼將直接就被我拉下了馬,最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同時,我的身體如同鬼魅一般,以一個急速來到了那摔倒在地的鬼將面前。

此時我面露猙獰,手中長刀直接指着他的鼻子,嘴裏冷冷的說道:“你本可以活得長久一些,可你TM偏偏惹上了我!”

說罷!我全身猛的釋放出一股超強道氣。

如今我已經達到力魄巔峯,甚至馬上就要突破到了氣魄。

此時我釋放出這股超強道氣,直接就讓這片區域出現了一股陰風。

躺在地上的鬼將此時臉的被嚇綠的,本以爲遇見我們幾個,他可以在自己手下耀武揚威一番。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我們幾人竟然全都深藏不露或者說是奸細。

如今踢到了鐵板之上,他真是後悔莫及,悔不當初。

想到此處,他猛的翻身而起。當即便跪倒在我的面前,然後嘴裏連連說道:“鬼仙饒命,鬼仙饒命……”

不過他的話還沒說話,我便舉起長刀,然後猛的斬下。

只聽“咔”的一聲,那雜碎叫都沒叫出聲,便被我一刀砍掉了腦袋,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隨着這個鬼將的魂飛魄散,周圍已經是哀嚎不斷,大叫連連。

因爲龍辰等幾人就好似猛獸一般,此刻全都憋着一肚子火,本來馬上就要逃出軍營了。

最後卻被這鬼將給攪黃了,所以龍辰等,全都道行全開毫不留情,每一劍的揮舞必定有鬼兵斃命。

不過此時事態緊急,我們根本就不能在這裏多做久留。因爲周圍巡邏的鬼兵已經發行了這裏的情況,已經開始有鬼兵從各個方向向着我們圍了過來。

最重要的是,這軍營內已經開始擂鼓了。

軍中擂鼓,必定是調兵遣將。我們要是在不逃,等黑蓮大軍殺到,我們可真沒有一絲機會。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對這殺的興起的幾人大聲喝道:“快走,不然來不及了!”

其餘四人突然聽我大吼一聲,心中雖還不解恨,但也只能放棄繼續砍殺黑蓮鬼兵,轉身向着不遠處的亂石堆前行。

如今我們已經被發現,就算我們這會兒逃跑,身後也跟着一羣盔甲鬼兵。

他們全都一副咬死我們的模樣,如今我們也不怕暴露身形,直接運轉道行在這亂石堆裏前行。

不過剛跑出沒多遠,只聽身旁的常棕藍急切的說道:“快上我和青大的身!”

話音剛落,只見常棕藍和青大全身黑氣涌動,眨眼之間便變成了一條條碩大的巨蟒。

此時我和龍辰等人也不怠慢,第一時間便跳上了青大和常棕藍的背上。

雖然這裏山路崎嶇,亂石林立,但小藍他們是蛇類。所以這些地形對於他們來說,完全不在話下。

只是我們在騎在他們背上的時候,多少會感覺有些顛簸而已。

如今我們騎在小藍和青大的身上,行動速度驟然加快了數倍。不到一會兒,我們便與身下的鬼兵拉開了距離。

我此時回頭望去,山下的軍營之中,這會兒黑壓壓的一片。竟然聚集了不下數千鬼兵,這會兒正在不斷向我們拼命追趕而來!

不過除此之外,最讓我擔心的還是剛剛從軍營轅門出跑出去的數千騎兵。

看樣子肯定是繞過山脈,到後面攔截我們去了。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逃回山頂再說罷!

大約十分鐘後,我們直接蹬上了這一千多米的山脈。

在山頂上等待我們的蛇族成員,此刻見我們全都安然無恙的回來,都比較高興。全都露出一臉的笑容。

不過此刻形勢危急,我也不廢話,當場便對着在場的蛇族成員說道:“現在形勢危急,我們快沿着黑蓮軍營的反方向逃跑!”

不過話音剛落,青二直接走出了人羣,然後對我開口道:“炎哥,你們離開的這幾天,我們去山下埋伏了一個小隊的黑蓮騎兵,得到了他們的戰馬!”

聽到此處,我的身體不由的一震,雙眼直接瞪得溜圓。

這個消息完全是雪中送炭啊!如果有馬魂,我們能安全逃離的機會那可就大多了!

想到此處,我很是興奮的說:“戰馬在哪兒?我們快趕過去!”

青二見我如此,也不賣關子,直接對我們說道:“跟我來!”

說罷!青大直接轉身,然後向着山下跑去。

隨後,我們一行五十三人大約在這山脈之上急速奔跑了五分鐘,來到了一處明顯有人爲痕跡的大石坑旁。

此時只見這石坑之中有五六十匹戰馬,完全夠我們五十三人騎乘。

在見到這些戰馬之後,我也不在廢話,直接低沉的說道:“如今事不宜遲,大家上馬吧!”

說罷!我飛身而下,直接跳在了一匹我感覺比較神駿的馬魂身上。

衆人見我如此,一個個全都躍身而下,全都騎在馬背上。

我見大家準備好,當場便和龍辰等十幾位蛇族高手聯手,一同運轉道行。“一掌”打塌擋在石坑前的亂石,然後直接催促戰馬急速向山下跑去!

如此,我們一行五十三人,一人一馬全都疾馳在着放逐之地漆黑的大地之上。

不過我們剛跑出沒幾公里,我便聽到身後有馬嘶傳來。

我扭頭望去,只見我們身後突然出現了黑蓮的鬼騎兵。這些鬼騎兵一個個面帶殺機,手持*,正不加速向着我們奔襲而來。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

很明顯,我們騎乘的戰馬絕對趕不上身後鬼騎兵騎乘的戰馬。

而且看其鬼騎兵的數量,少說也有三五千之多。這會兒這些鬼騎兵正分三路向着我們急速而來,明顯想把我們活活的給包圍。

在見到這場面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臉的擔憂之色,要是被黑蓮鬼騎兵包圍。

到時候可免不了一場血戰,最重要的是,我們很有可能折在這裏。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老天TM的這一次幫了我一把。

也就在兩個小時之後,我們即將被黑蓮鬼騎兵包圍,眼見前面的道路即將被黑蓮騎兵合攏,我們就要被困住的時候。

這萬里黑雲的放逐之地,這會兒突然開始出現一朵朵紅雲。

然後只見幾公里外的紅雲閃動,隨即只聽“轟隆”一聲,天際竟然響起了一道驚雷。

除了驚雷以外,還有一道超大閃電至九天劈下。那道閃電在擊中地面之後,地面竟然跳動了起一圈圈電弧。

見到這兒,只見龍辰當便低吼了一聲:“不好,雷電劫同時出現了!”

而龍辰的話音剛落,“轟隆”的又是一聲巨響雷鳴。

隨着這一聲雷鳴,又一道閃電出現,不過這到閃電出現的位置卻是在我們前方一百米處。

當這道閃電擊中地面之後,前面被擊中的黑蓮鬼騎兵當場便被炸飛,發出“啊啊啊”的慘叫。

隨即便是“滋滋滋”電弧之聲出現,以閃電降落的位置開始,周圍一以漣漪的方式,直接出現了波紋式的電弧,而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着四周蔓延。

而這些電弧也很是據有殺傷力,凡是觸碰到電弧的黑蓮鬼騎兵以及戰馬,全都會被電倒在地、渾身抽搐,發出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哀嚎。

看着電弧不斷逼近,我只感覺後背一涼。心道不好;完了,要是被電到,我們還跑個屁啊?

想躲,可根本就沒地兒躲,這電弧出現得太廣,我想有翅膀也飛不過去。

看着不斷逼近的電弧,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完了,肯定會步入鬼騎兵被電倒在地的後塵。

可TM就在此時,一件意外的事兒出現了,白無常謝必安給我的那道“引雷符”,此刻竟突然出現了紅光。

並且在這“引雷符”出現紅光之後,我們前面的那些電弧,竟然就這麼奇奇怪怪的消失了…… 如今整個放逐之地都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本來烏黑的雲朵,這會兒全都由黑色開始漸漸的變成紅色,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黑雲變得越來越紅。

不僅如此,只要那些紅雲閃動一下,就會有陣陣驚雷出現,然後便是一道粗大的閃電至九天之上劈下。

凡事被劈中的鬼魂都會發出陣陣哀嚎,生不如死。

即使沒有被閃電擊中,只是被閃電帶下來的電弧觸碰到,也會出現一樣的疼苦之色。

聽龍辰所說,之所以此時出現異象。是因爲出現了陰山背後特有的天罰,而且這天罰還的還有些兇猛。

竟然是“風火雷電”四種天罰中的“雷電”兩種天罰同時出現。

不過即使出現了兩種天罰,但讓我感覺到更加意外的是。九天之上落下的電弧,竟然傷不到我。

伴隨着謝必安給我的那道“神符”放出紅光,凡事靠近我們的電弧,都會奇異的消失!

見到這等情形,我不由的大感驚訝,露出一臉的不解之色。

我迅速掏出了懷裏的“神符”。看着這道神符除了放出紅光以外,並沒有其它異常。

如今除了我之外,就連我身旁的龍辰以及蛇族等人,也全都露出一臉的震驚和好奇之色。

我雖然感覺很是驚訝,不知爲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但心中還是暗自猜測,難道謝必安給我的不是什麼“避風神符”?而是一道可引動天雷,又可躲避雷電劫的神符?

心中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根本就來不及去多想。畢竟我們身後依舊有幾千黑蓮鬼騎兵,所以我們還是處於危險之中。

剛纔天罰初現,我們憑藉“神符”僥倖逃過一劫。

如今正好藉助謝必安給我的這道“神符”,在這雷電天罰之中甩掉他們。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扭頭對着身後的蛇族成員大吼了一聲:“大家抓緊繮繩,跟我殺出去!”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身後的蛇族成員也是大吼的附喝了一聲:“殺!”

隨着一聲聲喊殺之聲,我們一行五十三人全都如同出籠的猛虎,舉着手中的砍刀或者大鐵劍就往前衝殺了出去。

因爲前方準備合圍我們的黑蓮鬼兵,之前被天雷和電弧擊倒了一大片,所以這會兒出現了一處很大的縫隙。

此時我們看準了縫隙,一個個全都加快了馬速,對準了縫隙就飛馳而去,準備在哪裏進行突圍。

身後的黑蓮鬼將見我們想突圍,雖說出現了天罰,但依舊對着身邊的部下下達命了:“給我追,千萬別讓他們跑了!”

隨着黑蓮鬼將的命令下達,周邊的黑蓮鬼兵再次對着我們兇猛的圍殺了過去。

“馬蹄聲、長嘶聲、喊殺聲……”此時陣陣不絕於耳。

不過我們此刻站了天時,根本就不懼怕那些該死的黑蓮鬼騎兵!

“轟隆,轟隆……”

一連數十聲天雷響起,緊接着數十道超級閃電直接至九天傾瀉而下。

不是在地上炸出一個個大坑,就是炸得周邊的山峯矮了一節。

看着如此生猛的天雷,我總算明白,這放逐之地爲何到處都是黑色的碎石,以及到處都是大坑大洞,原來這些都是“風火雷電”天罰所爲。

此時我扭頭向後望去,只見我們身後的黑蓮鬼騎兵中,剛纔也降下了一道巨電。

其中有數百鬼騎兵被直接炸飛,正死去活來的哀嚎嘶鳴。

而閃電降下之後所產生的電弧,也把周圍一二百鬼騎兵電倒在地,這會兒正不斷抽搐、疼苦的嚎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