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劉子皓你怎麼回事,所有的照片,都曝光過度了!”

劉子皓一愣,“怎麼會?”

“怎麼不會。”那些女生把單反扔給劉子皓,“你看,每張照片,都有一個白藍色的影子,咦,說起來,這影子的形狀怎麼好像……”

那幾個女生的臉色突然蒼白起來。

“像個人影一樣……”

我一怔,迅速地拿過單反相機,果然看見,裏面每一張照片,都一個藍色的影子。

是李千畫。

我臉色發白,迅速地掃視周圍蔚藍的海面。

海面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我心裏發寒。

如果能被照相機照到,就證明李千畫的鬼魂就在四周,可爲什麼我的陰陽眼,看不見她?

“是她!真的是她!”這時,旁邊的容子皓突然跟瘋了一樣大叫起來,衝着船伕狂吼,“快回去!趕快回去!她在這裏!” 所有人都劉子皓劇烈的反應嚇到,但這照片的確太邪乎,大家也沒心情繼續玩了,就讓船伕回酒店。

一回到酒店,劉子皓立馬跳下船,跑回自己的房間,將自己反鎖在裏面。

我們其他人,一起到酒店餐廳裏吃燒烤。

可剛到酒店餐廳,我突然接到了個電話。

爲了工作,我的電話特地開通了國際漫遊,我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愣住。

竟然是劉子皓。

他不是在酒店房間嗎,花這個漫遊費給我打電話幹嘛?

我狐疑地接通。

“喂——”

“舒淺,快來救救我!”

劉子皓慌張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來。

“什麼救你?”我蹙眉。

“李、李千畫,她來找我了!”

我呆在原地。

猶豫了不過幾秒,我轉頭就朝着劉子皓的房間跑去。

雖然劉子皓做過很多對不起我的事,但我終歸不能見死不救。

劉子皓的房間,就在餐廳旁邊,而我和容祁的房間,要過好幾個棧道才能走到。

我本來想去找容祁,但一來一回耽擱太久,估計劉子皓都要被那女鬼殺了。而且想到這女鬼昨日被我一點血就退散的樣子,我決定一個人過去。

劉子皓沒有鎖門,我一走進他的房間,就看見窗簾被拉的緊緊的,電燈也沒開,房間一片昏暗。

我勉強看見,劉子皓蜷縮在房間的角落裏,房間裏全部都是茶杯的碎片。

“劉子皓!”我小心翼翼地開口。

劉子皓一聽見我的聲音,就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迅速地朝我爬來,根本不顧地上的碎片刮傷了自己。

“舒淺!你救救我!我一直聽見李千畫在跟我說話,可我根本看不見她!你告訴我,她現在在那裏!”

聞言,我迅速地四下觀察。

可整個房間空蕩蕩的,哪裏有李千畫的鬼影?

我突然意識到一個事實——

我的陰陽眼,看不見李千畫。

我知道有些鬼因爲鬼氣厲害,所以有本事逃離陰陽眼。比如容祁,只要他願意,他可以讓我看不見他。

不過李千畫,爲什麼會有那麼厲害的鬼氣?

我知道容祁鬼氣強是因爲他本身的修爲;而尋常人化作的鬼,鬼氣都來自於怨氣。

李千畫顯然不會是玄門中人,所以她的鬼氣厲害,是因爲她怨氣重?

可她不是車禍死的嗎?爲什麼會有那麼強的怨氣?

我心裏狐疑着,警惕地看着四周——

我現在才發現,看見鬼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我不知道這鬼在哪裏。

到底怎麼才能確定李千畫的位置?

我看着腳邊瑟瑟發抖的劉子皓,又看見放在桌子上的單反相機,突然靈光一閃——

我記得,劉子皓用這個相機,在海上拍到了李千畫的影子,是巧合,還是這相機有什麼特別之處?

“劉子皓。”我立馬抓起他,問,“你這相機,哪來的?”

劉子皓哆嗦了一下,結巴道:“是……是李千畫送給我的……是限量款,我太喜歡了……所以她死了以後,我都沒有扔……”

果然,這相機能夠照到李千畫,不是偶然。

我可以利用這個相機,來找到李千畫的位置。

二話不說,我拿起相機,開始迅速地在房間裏拍照。

可讓我詫異的是,我將整個房間都拍遍了,依舊沒有看見李千畫的影子。

“你確定李千畫在這裏?”我忍不住問。

“真的!”劉子皓渾身發抖,“她一直在和我說話!我聽得很清楚!”

那真是奇了怪了。難道李千畫故意躲着我的鏡頭?

我看着劉子皓,突然覺得他整個人有點駝背。

我微微蹙眉。

我記得劉子皓沒有駝背啊?

“你的肩膀怎麼了?”我問。

劉子皓愣了一下,才揉着自己的肩膀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來到這裏之後,就肩膀一直疼。”

肩膀疼?

我腦海裏,驀地冒出一個荒唐的想法。

我脊背一陣發寒。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能解釋,爲什麼劉子皓今天在浮潛時沉下去,也解釋了爲什麼我一直找不到李千畫的鬼影。

怕嚇到劉子皓,我沒有直接說出我的猜測,只是顫抖着手,拿起相機,對着劉子皓——

咔擦。

劉子皓詫異地看着我,顯然不懂我爲什麼要對着他拍照。

我沒理會他,只是低下頭,看向相機的屏幕。

這一看,我倒抽一口冷氣。

竟然真的是這樣……

劉子皓注意到我發白的臉色,也慌了,忙問:“舒淺!你照到了什麼?”

我猶豫着不知怎麼和劉子皓說,他就等不及了,直接一把搶過相機。

看到上面我最新照的照片,他眼皮子一番,差點暈過去。

我當然知道爲什麼他如此恐懼。

因爲照片裏,李千畫的鬼影,就趴在他背上,緊緊地,抱住他的脖子。

隨着劉子皓驚懼地倒地,我突然聽見,房間裏,響起一陣陰冷的笑聲。

“嘻嘻……”

伴隨着笑聲,我看見劉子皓的背上,一個穿着藍裙子的鬼影,緩緩顯形。

她緊緊地抓着劉子皓的脖子,慘白的臉貼着劉子皓的耳朵,一雙烏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李千畫,終於不躲着我了。

之前雖然見過李千畫的鬼影幾次,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這樣仔細地打量她的鬼影。

我心裏覺得有些古怪。

我到現在爲止看見的鬼,基本都是保持自己死前的樣子。

我記得李千畫是出車禍死的,可她的身體,怎麼保留得那麼完整?

只見她除了身上有一些烏青和血痕外,並沒有什麼大傷。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劉子皓此時已經嚇得魂不附體,瘋了一樣地拼命朝着身後抓。

可無論他怎麼掙扎,李千畫的鬼魂,都死死地抓着他,不肯放開,並且在他的耳邊,不斷地低語:“子皓,你怎麼可以要甩開我呢?我是那麼愛你啊……”

情人般溫柔的低語,現在聽起來,只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劉子皓掙扎不成,終於放棄,崩潰地跪倒到地上,捂着臉痛哭道;“對不起千畫……是我對不起你……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蹙眉,出聲:“李千畫,你雖然死的無辜,但這件事和劉子皓到底沒關係啊。”

李千畫緩緩看向我,那表情,彷彿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冷笑不斷。

“和劉子皓沒關係?”她陰測測的聲音響起,“呵,劉子皓,你到底是怎麼告訴大家我的死因的?”

劉子皓冷汗涔涔,不敢答話。

我一怔。

“你難道不是車禍死的?”

“車禍?哈哈!”李千畫狂笑起來,血淚從眼眶裏流出,“我纔不是因爲車禍死的!而是被人活活姦殺的!”

這下我都徹底呆住了!

李千畫的臉越來越幽怨,抓着劉子皓的手也越來越用力,直到掐出數道血痕。

“去年,我和劉子皓來這裏遊玩,剛登島,就在路上遇見了劫匪。劉子皓怕的要命,就把所有的錢都給了他們,後來那幫劫匪得寸進尺,要強姦我……他們告訴劉子皓,如果想活命,就幫他們把這一幕拍下來……”

李千畫的臉上融合着恨意和痛苦,猙獰不堪。

“爲什麼要拍下來……”我忍不住問。

“呵,誰知道呢?拿去賣,或者回去回味吧……”李千畫的眼神陰冷,“劉子皓這個賤人,爲了活命,竟然真的答應下來,眼睜睜看着我被人姦污,還在一旁拍攝!”

我渾身戰慄。

怪不得,李千畫身上會有那麼濃郁的怨氣,任何女生這樣悲慘地死去,還被自己男朋友無情的拍下,恐怕都會心懷恨意吧。

“我死後,魂魄不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光那些姦污我的混蛋。”李千畫幽幽開口,“只可惜劉子皓這個王八蛋很快就離開了m島,我被困在這裏無法離開,不過上天有眼,還是讓他重新回來了!”

李千畫手上驀地用力,直接掐住了劉子皓的脖子。

“我今天,一定要殺了這個混蛋!”她恨恨道,一雙烏黑的眸子掃向我,“舒淺,我知道你也被他給甩了,難道你還要阻止我殺了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說實話,聽了李千畫的遭遇,我真有一種劉子皓死有餘辜的感覺。

但看着她因爲怨恨而扭曲的臉,我還是道:“李千畫,你身爲鬼魂,每殺一個人,都是多一份罪孽,你再這樣下去,只會讓自己不能好好轉世投胎,你不要爲了這些混蛋,害了你自己啊。”

我說這番話是好心,可李千畫聞言臉愈發扭曲,我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鬼魂雖是人類的魂魄,但因爲怨念,想法總是比較偏激,往往只是爲了心裏的那一點執念,而耿耿於懷。

李千畫的執念,就是要報仇,因此我的這些話在她聽來,只是在爲劉子皓開脫。

頓時,她一把甩開劉子皓,朝我撲來。

“舒淺!既然你要保護這個混蛋,就陪着他一起死吧!”

我心裏駭然,趕緊咬破手指,想要阻擋李千畫。

可讓我震驚的是,她碰到我的血,竟然毫不退縮。

我呆住。

怎麼回事?我的血怎麼對她不管用了?

“哈哈,舒淺,我之前的確是沒想到你是奇硬命格,昨天才在你手上吃了虧,但今天,有了那位大人給我的藥,你以爲我還會怕你!”李千畫狂笑道,“現在你的血,就是我最好的補品!”

那位大人的藥?

我心裏大罵我擦。

又是葉家人!

特麼的怎麼走哪兒都能碰見他們!

我意識到自己的力量無法和李千畫抗衡,趕緊想跑回去找容祁。

可我才轉身,李千畫就已經撲到了我身上。

強烈的陰冷氣息包裹住了我,我來還不急掙扎,就覺得脖頸一疼。

“啊!”我吃痛地大喊,想要推開李千畫,可她如同毒蛇一般纏繞住我。

我感覺到自己脖子上大動脈直接被她狠狠咬斷,血紛涌不止。

不……不能讓她吸我的血,她會越來越強大的!

我瘋了一樣地去抓李千畫,可她身上的鬼氣越來越濃郁,我感覺自己彷彿深陷陰冷的泥潭一般,慢慢地連擡手都變得困難。

與此同時,隨着血液不斷流逝,我的身體越來越冷,越來越無力,最後直接跌倒到了地上。

李千畫吸食得很貪婪,不過片刻,我就覺得眼前發花。

我從來沒有失血那麼多過,我感覺自己的四肢發麻,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容祁……

快救救我……

我恨自己的沒出息,在這種關鍵時候,還是隻能依賴容祁……

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幾乎就要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我看見一道修長的身形,唰的衝進房間!

下一秒,我脖子上的李千畫慘叫一聲,鬆開我。

我的身子立馬癱軟下去,但一個冰冷的懷抱立馬接住了我。

脖子上流血的傷口馬上被覆住,一股冰冷但充沛的力量,不斷地注入我的身體。

我眼前的景象一點點清晰起來。

“容祁?”我抓住我身邊的人,喃喃道。

我又被容祁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