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百分百勝率上王者,而且還是七十八連勝,比之前預期的百分十八十連勝還要厲害!”

“哦,這樣啊,單子完成就行。”林天打個哈欠說。

“兄弟,你可真淡定!你要火了啊!”

林天忽然一愣,微微皺眉:“你可不要忘記我之前那說的什麼?”

“嘿嘿,不會忘的,你的信心我一點也不會像別人透露,咱們以後還合作的嘛。”

林天這才放下心來,他可不想因爲這個火起來,倒是傳到家裏,不得把家裏人氣死?

“對了,你這次的報酬,三萬!已經達到你卡里了,查收一下!”籃ζζ. 槓上真命天女 “三萬?”林天也是一愣,沒想到會有這麼多。

“哈哈,兄弟,實話給你說了,這個單子你不是給別人打的,是給我們工作室自己打的。”

“什麼意思?”

“簡單的說,以後這個七十八連勝百分百勝率上王者的賬號就是我們工作室的鎮山之寶!金字招牌!只要有這個在,何愁生意不來?價值可大了,所以價格翻倍!三萬,絕對值這個價!”

“哦。”林天淡淡的道,“謝謝了。”

“嘿嘿,咱們什麼關係,以後只要你想打單子,隨時來找我。”

“好,不過我們也說定了,我的信息一定不能透露給別人。”

“放心。”

掛斷電話,林天查了查卡里的錢果然多出了三萬,苦笑一聲,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多錢。

三萬塊對那些大學裏的富二代來說可能都不夠一晚上的消費,但是對林天來說可是救命錢。林天劃出兩千塊錢作爲自己的生活費,剩下的兩萬八全被存進了家裏的賬號,隨即打過去電話。

“媽,身體好些了嗎?”林天擔憂的問道。

“傻孩子,媽好多了,住了幾天醫院腰板都生鏽了,想出去走走你爸都不讓。”

林天一笑:“聽醫生的好好休息,對了,我給你們……”

“喂,臭小子,你這幾天幹什麼去了?是不是又逃課了?我告訴你,你們老師都打電話打到我這裏來了?你是存心想氣死我是不是?!”

林天一愣,忽然想到自己通宵三天打單子,課都沒上,輔導老師肯定發現了,沒想到居然打到了家裏,他慚愧的道:“爸,我沒有,我是在……”

“我不管你在幹什麼?臭小子,你以爲我不知道你那幅德行?高中都是這樣?哼,打遊戲,就知道天天打遊戲!能有什麼出息?我告訴,你要是不能讀書,早點滾回來種地!”

林天捏着電話,指頭髮白,一句話也沒有說。

另一邊,林目責怪着搶過了電話,說道:“小天,你爸就這個脾氣,他也是望你成才,以後還是聽你爸的話,少碰遊戲,多讀點書,以後找個好工作,娶個媳婦,安安穩穩過日子……”

聽着母親的嘮叨,林天心中的氣忽然一下子就沒有了,他苦笑一聲:“媽,您以前說過還支持我的。”

“哎,年紀大了,想法也變了,當媽的哪個不希望兒子安穩一點,好一點?小天,聽你爸的話,嗯?”

林天忽然生出一股無力感,他淡淡的點點頭:“好,媽,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您養好身體,等學校過兩天放假,我回來看您。”

“行,行,還沒吃飯,快去吃,多吃點肉,你看你瘦的。”

林目掛斷電話,略帶責備的語氣看着林父說:“你就不能語氣好點?每次打電話來就衝兒子發火!”

林父板着臉:“他要是在這裏,你看我不打斷他的腿!哼!不學無術!”

忽然,手機短信息一響,林目看後張大了嘴巴:“這,這是怎麼回事?”

林父也是有些驚呆,誰給家裏轉的錢?

“會不會是小天?”林目驚喜的說。

“是那個臭小子還有鬼呢!?”林父怒道。

“哎……”

一整天,林天都渾渾噩噩的,一來是三天的通宵打遊戲還沒緩過來,二來是因爲家裏對他說的話。

自己喜歡打遊戲,家裏人盡皆知,每次都遭到家裏人的反對,唯有母親還支持自己,可是如今連母親也……

林天是一個倔強的人,任何人都不支持的事情,他越是要走到底,可是家裏這一關,他越想越心痛,他時常問自己,那些打籃球,踢足球的人打的好受到社會的尊敬,讚揚,可是打遊戲爲什麼就不被社會接受?

林天苦笑一聲,下課鈴聲響起,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卻被李清雅攔住。

“怎麼了班長?”

“額,那個,我有件事要給你道歉……”李清雅神情尷尬,聲音低微的說。

“你要跟我道歉?”林天像看着怪我一樣看着她。

“哎,好,上次你打遊戲的時候,我發了一個帖子,額,好像還挺多人關注的。”李清雅湊近他,低聲說着,臉微紅。

林天有着恍然大悟的感覺,怪不得自己打幾把排位怎麼那麼多人討論呢,原來是這個丫頭搞的鬼,他苦笑一聲:“哎,行,不過不準說是我打的啊,保密!”

李清雅剛想問爲什麼,忽然想到什麼,又閉上了嘴,用力點點頭。

林天笑了笑,剛準備走人。

“你們那個,叫林天的? 師父大人又被師娘揍了 在不在?”

一個長髮,短裙,清冷氣質的美女赫然站在教室門口,賺足了衆人的目光。

“哇,那不是電競社的徐青大美女嗎?”

“上次還跟我們班打過比賽來着。”

“女神啊,你到這裏來,是專門找我的嗎?”

“你傻呀,沒聽見她說是來找林天的嗎?”

“啊?林天不是有班長了嗎?爲什麼?爲什麼要去勾搭我的女神?”

林天眉頭一皺,暗道她來幹什麼?

他默不作聲,不準備糾纏太多,從後門準備走人,卻被眼尖的徐青看見。

“你,站住!”徐青氣勢洶洶的大步走過去,潔白的大腿在陽光的照射下晃的衆人心中盪漾!

“幹什麼?想走?!”徐青冷冷的道。

一看這氣憤不對,衆人紛紛抱着看熱鬧的心情留下來觀戰,尤其是李清雅,眼神略帶敵意的看着徐青,十分不痛快。

“你幹什麼?我又沒惹你?”林天無奈的攤攤手。

“哼,我是來通知你的!今晚七點,電競社,我們倆solo賽!”

林天有些奇怪:“我什麼時候說要和你solo?”

“怎麼?林天,你還是不是男人?之前比賽你中途上場,本就破壞了規則,雖然贏了,但是不光彩,這次是最終對決!”

“無聊”!林天皺皺眉。

“我不管你怎麼想!”徐青冷冷的道,“上次我輸給了你,那是你勝之不武!這次,我們兩個公平對決,你要是個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戰。”

林天實在是有些氣憤:“美女,我接不接受挑戰與我是不是男人沒有任何關係,還有,你很無聊。”

“林天!”徐青氣了,實在是很生氣,上次整個電競社都知道了自己參加學弟學妹的班級賽結果還輸了的事,弄的她在整個電競社都擡不起頭來。

這次她下了決心,要找林天solo,一舉搬回自己的名聲,可是他居然這個態度。

不說別的,以她電競社三大女神之一的身份,只要自己放出消息和誰玩遊戲,那從這裏可以排到操場,可是林天居然一副不屑的樣子。

“你到底想怎麼樣?”林天不耐煩的道,“我都已經跟你說了,沒興趣,你非要solo,就當我輸了好了。”

衆人聽到這裏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紛紛小聲議論着什麼。

錢進猥瑣的笑了一聲:“咳咳,天哥啊,你就跟徐青大美女去玩玩唄,班長有我們照顧哈!”

“哈哈,就是!就是!有我們!”

“你就放心的去,徐青大美女也不是說了嗎?晚上七點,是。”

李清雅臉鐵青:“你們幾個啊,皮癢了?!”

“喲,喲,班長,我不是那個意思!”

李清雅氣回頭看着徐盛,眼中帶着一絲冷意:“徐青,林天都說了不跟你去solo,你還在這裏糾纏是什麼意思?”

徐青冷冷的看着她:“你是誰?我找林天,你跟他什麼關係,有什麼資格說話?!”籃ζζ. 兩女目光隔空對決,火藥味十足。

衆人看的是目瞪口呆,一個是電競社的女神,一個是經管系的班花,這是要幹起來啊?而且還是爲了林天?!

一衆男生用怪異的目光看着林天,後者臉尷尬,剛想說話,那李清雅秀眉微蹙,目光直視徐青,絲毫不落下風。

“我是他的……班長!”李清雅怒道,“上次我們與九班打比賽,你以外援的身份來參加,我們都沒說什麼,現在你卻因爲輸了沒有面子大吵大鬧讓林天與你solo?呵呵,不合規矩!”

林天也是一愣,沒想到外表可愛的李清雅居然會說出這番話來,一衆同學也是紛紛豎起大拇指,讚歎道:班長牛逼!

“哼!現在我拋開那場比賽,單純以電競社社員身份向你挑戰,還是那句話,你贏了我,電競社的大門向你敞開!”徐青冷冷的道。

林天感到一陣頭痛,忽然擺擺手:“行了行,答應你了,趕緊走。”

“林天,你……?”李清雅急聲道。

他不耐煩的道:“我可沒功夫在這兒跟你耗着,”說完就準備離開。

徐青在背後大喊:“喂,林天,你可是答應了的,晚上七點,電競社!”

林天擺擺手,一句話也未說。

“你爲什麼要答應她?!”李清雅追上來氣的咬牙,枉費自己還幫他說了這麼多話。

林天苦笑一聲:“你還沒看明白嗎?一天不答應,她就會一直糾纏下去,你知道我是個怕麻煩的人。”

“你……”李清雅鼓着臉,怒視着林天,扔下一句:“那你晚上就跟徐青去!哼!”

“班長,班長?”看着撒腿就跑的李清雅,林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這是怎麼了這丫頭。

隨即苦笑着搖搖頭,回頭向宿舍走去。

“氣死我了!林天!誰要管你?!”

“你晚上就跟徐青去!哼!”

“你不是就像這樣嗎?還解釋的這麼冠冕堂皇?”

李清雅邊走邊踢着路邊的小石子,氣的咬牙裂齒:“死林天,壞林天,我再也不想管你了!”

她氣的喊出一句,才覺得出了一口氣,不過忽然身邊一輛華麗的寶馬車緩緩開來,在她身旁停下。

響了一聲喇叭,車窗搖下,露出一個戴着墨鏡,留着褐長髮的美女。

李清雅一愣,下意識的道:“你是……?”

那褐長髮美女微微一笑,取下墨鏡,精緻的美麗面孔展露無遺。

“小,小欣姐?”李清雅神十分驚訝。

附近咖啡廳,李清雅與小欣面對而座。

“小欣姐,你怎麼會找到這裏來?”李清雅很興奮,“你是來找我的嗎?”

重生之日本大作家 “是啊?”小欣微微一笑,她打量着這個女孩,可愛的面容,烏黑的大眼睛,一舉一動透露着天真無邪,讓人看了都是生出憐愛。

如果那人真的是他男朋友,小欣苦笑一聲,不過她當即收了自己的情緒,安慰自己只是爲了感謝他而已,並不是爲了與這個可愛的女生爭風吃醋。

“上次我們再帝豪網咖遇見,回去後我一打聽知道你是理工大的學生,閒的沒事就過來轉轉,沒想到剛好碰到你了。”小欣一手輕撫着咖啡杯,微笑着說道。

“真的啊?!”李清雅高興的秀眉都快飛起來,絲毫感覺不到小欣剛纔話語中的一些漏洞。

“哈哈,我上次說我在網咖遇見你了,我室友都還不相信呢,還好我有照片,她們都很羨慕我!小欣姐,你不知道你在我們學校多受歡迎!”李清雅笑着說。

小欣也是淡淡一笑,她本是鬥魚一個普通的女主播,通過了那次上大師事件,她背後的團隊說這是一次非常有利的機會,於是就此大肆炒作,現在小欣的身價已經穩穩站在當紅女主播的一線,不過這並不是小欣的意圖,總覺得利用了那個人的意思。

“謝謝你們,”小欣抿了一口咖啡,“有你們這麼多可愛的粉絲,我也很高興。”

“嘿嘿,哪裏,哪裏。”李清雅臉一紅。

兩人隨意的聊着天,李清雅表現的很是興奮,不過小欣卻是始終淡然,隨口問道:“對了,清雅,像你這麼漂亮的,應該有男朋友了。”

李清雅一愣,隨即尷尬的笑了笑,搖搖頭:“哪有啊,誰能看的上我啊。”

小欣目不轉睛的看着李清雅,還是捕捉到了她眼神中的一絲落寞,於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清雅謙虛了啊,”小欣笑着道,“我要是男生,我都會第一個追你的。”

“小欣姐……”

“嘿嘿,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小欣笑着道,“不過話說回來,我真以爲你有男朋友呢,還以爲這個帖子是你發的呢?”

李清雅一愣:“什麼帖子?”

“就這個啊。”小欣非常合宜的將那個把lol圈攪的風生水起的直播帖子翻出來,指着道,“喏,就這個。”

沒想到李清雅一看見這個帖子,臉就要有些變了,神非常尷尬,小欣心中一跳,猜測更加準確了一些。

“這個難道不是你發的嗎?”小欣目不轉睛的盯着李清雅。

李清雅看着那帖子,變得有些支支吾吾:“額,不,不是啦,我怎麼會發那個,我男朋友都沒有呢。”

“是嗎?”小欣微微一笑,“上次我在帝豪網咖見你的時候,好像時間點就在這個,我還看見你提着提着午餐呢,嘿嘿,是給男朋友買的。”

“啊?那是,那是我自己吃的。”李清雅尷尬無比,她記得林天跟她說的話,不要說出是他打的,也不能透露任何信息。於是她極力的想掩飾着,可是無奈呆萌的李清雅根本就不會掩飾,在小欣面前完全就像一個受驚小兔子。

打聽到這裏,小欣就覺得差不多了,再多說下去對方就會懷疑。

而且她也將心裏的猜測驗證的八九不離十,這個帖子絕對是李清雅發的,而且這個連勝王者的號也八成是她男朋友打的,哦,不,還不一定是男朋友。

至於這個人是不是小欣要找的人,她卻是不敢確定。小欣能找到這裏來,只是發現了這七十八場連勝的英雄有些奇怪,都是輔助,而那晚他與自己雙排時也是用的輔助。

妖姬輔助,寒冰輔助,火男輔助都是常有的事。

會這麼巧嗎?!

小欣滿意的向沙發上靠了靠,嘴角微微上揚,笑着說:“好了,清雅,你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我只是好奇,剛剛聊天隨口問問。”

李清雅也隨即暗中出了一口氣,暗道還好她不問了,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她還不知道小欣已經通過剛纔的回答猜測的差不多了,無奈還未踏入社會的李清雅怎知人心險惡啊?

“對了,我這次來理工大學呢,其實主要是看來來,”小欣微微一笑,“因爲我下個月估計會來理工大學,到時出席一場活動。”

“哇?真的啊?什麼活動?你會來嗎?”這個話題一下子就把李清雅給吸引了過來。

小欣笑着說:“真的,難得你們學校還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龍夏之緣 “最近東海市將要舉辦一場lol盃賽,現在全城都很火熱啊,預選賽,初賽,淘汰賽和最後的決賽,他們倒是把最後的決賽定在東海理工大學校園內,我是決賽的特邀嘉賓,所以我會到場。”

李清雅有些震驚,隨即十分興奮:“真的嗎?太好了!”

作爲一個lol粉絲,聽到盃賽能夠在自己學校舉行簡直是高興的不得了,不過李清雅很高興還有另外一個方面。

如果林天能夠參加比賽的話……

李清雅在心裏默默的想着。籃ζζ.

目標編號004AbX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東海市將舉辦盃賽的事情傳遍了每個角落,而且發起方和舉辦方正是在全國都有衆多粉絲,人氣極高的天才adc選手ak47的東家lt電子競技俱樂部。

傳言是ak47已經來到了東海市,這次的杯賽不僅是爲了盤活東海市英雄聯盟圈子,更重要的是要發掘新人。

衆所周知下賽季春季賽馬上就要開始,轉會期的窗口也要馬上到來,各大俱樂部正在快馬加鞭的補短,這次盃賽也引起了很大的關注。

東海市一共有三十幾所高所,再加上一些知名的網戰隊少說也有五六十隻戰隊,在這麼多戰隊中,只有一隻能夠捧起盃賽冠軍獎盃和高額獎金,殘酷程度不亞於職業聯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