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時間:“剛纔我給小莫發過信息了,他就在這附近,馬上來接我們。”

小盼重重地點頭,“我也不想看到陳程那個人,真是討厭。 宋時雪 還是小莫哥好,那我們正好去他店裏買蛋糕吃吧。”

“好啊。”我說。

我們走到影視城門口,小盼終於恢復了最近追星以來的狀態。

“天吶,我都不知道今天說了第幾遍天吶了,我竟然和男生共處了一天!一整天啊!男神還請我吃了午飯,啊,我死而無憾了。”

我忍不住潑冷水:“你要發到網上嗎?”

“不不不,我理解了,這些東西不能發到網上,其實自己暗爽的感覺更棒,沒必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小盼手捧心狀,“小童,你真是我的福星,明天,後天,大後天,只要男神在,你就天天帶上我吧!我願意爲你鞍前馬後!”

“少來。”我笑道。

小莫來的時候,我們就是這個狀態,小盼花癡,我嫌棄。我們上車後,小盼就說:“莫哥,我們去你的鮮奶吧待一會吧,我想念你的蛋糕了。還想買一點打包,明天帶給我的男神嚐嚐。”

我打擊她:“張慶寒不是說在保持體形,減肥中嗎?他中午飯都沒怎麼吃,你帶過去了,他可能也是分給助理。”

小盼頓時聳拉了肩膀,“那我不管,反正我要送到!”

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忙了一天才想起來今天從出門到現在都沒給許盈盈回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可是昨晚基本也等於沒發生別的,因爲我們無功而返。我看向小莫,隱晦地問:“今天怎麼樣?順利嗎?”

小莫說:“嗯,還行,有些收穫,不過要再等幾天,不能急。”

我立刻心知肚明。

(本章完) 因爲時間還早,我們在小莫的鮮奶吧多待了好一會。後來大概是小盼給許盈盈發了微信,我們才被迫無奈地準備回去,原因是許盈盈餓了,需要吃蛋糕。

我有時候就會對小莫說:“你下次就把給許盈盈的那份多放點糖,把她吃胖了,以後就知道厲害了。”

可是一次都沒有實行過,或者小莫偷偷地試過,不過許盈盈那個傢伙吃多少都不會胖,這方法可能不管用,於是也就不了了之了。而且小莫對於事物的尊重非常苛刻,只要做好拿出去給顧客吃的,都會盡力達到百分百的好。小盼臨回去前,借用了一下小莫店裏的衛生間,我正好趁此機會問他今天去湘水村的收穫。

小莫說:“早上村裏就是正常的生活,不過我又去了廣場,白天可以看到廣場的幾個角竟然放了牌位,而且是有正經墓門的,我有拍下照片,待會傳給你,你讓蕭晟看一看。而且我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還是再看看情況再做決定,現在也不急於這些。”

我仔細想了想,“那村子的人,白天都很正常?”

“對,非常正常,大人做大人的事,孩子就去上學,我和幾個村民聊過,沒有異常。”小莫說,“你還是要把這個事跟許盈盈說一說,讓她從專業角度分析一下。”

“好。”

小莫又問我,“今天感覺怎麼樣?那個什麼張慶寒有沒有奇怪的動作?”

我失笑:“怎麼會,我們都在劇組裏,那麼多人呢。他到底是怎麼了?”

小莫說:“嗯,我今晚去找他,仔細查一查。”

“哦對了,他今天給了一個銅幣。”我從包裏取出那個錦囊,遞給小莫,“你看看。”

小莫倒出來,正反都看了看,“這個我熟,寶南局的雍正通寶,不稀奇,市面價格也就是二千左右。”

我說:“他給我這個,說銅幣背後也有個靈異故事。我感覺應該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這個銅幣能感覺什麼嗎?”

葯植空間有點田 小莫皺皺眉頭,“先放我這邊,我正好可以通過它,找到張慶寒。你明天還要去的吧?”

我點點頭,小莫說,“我明天還會再去一趟湘水村,總感覺今天有些地方沒看到。”

我說:“我也回去看看鬼域論壇,今天一天都在外邊,沒時間碰電腦。”

小盼正好從衛生間出來,她說:“哈哈,可不是嘛,以後你天天都去劇組的話,估計只能晚上寵愛你的電腦了。”

我們帶上東西,小莫又是開車送我們到樓下。劉穎今天會比較晚,所以我們到家的時候,家裏只有許盈盈一個。

我催促小盼去洗澡,這樣就有時間和許盈盈說說昨晚的事情。

“許盈盈,今天太忙了,我都沒時間給你發信息。”我說。

許盈盈捧着蛋糕開車,心情不錯的樣子,“現在說一樣,說吧,昨晚的後續呢?”

我說:“其實沒有後續,因爲昨晚我們回來了,因爲

對那地方沒有摸偷,而且太詭異了,你沒看到,一個廣場上全都是鬼魂,那樣子真的嚇人。”

許盈盈說:“恩恩,繼續。”

我把手機上,小莫發來的圖片給她看,“這些是小莫今天白天去村子裏拍的。你看這些,小莫說廣場的四周有這些墓碑牌位,他也讓我問問你這個專家的意見,說真的,你知道爲什麼會有村民集體靈魂出竅的事嗎?”

許盈盈一張一張仔細翻看圖片,來來回回看了足有五分鐘,“我真沒看到過類似的事,如果讓我猜,可能是有人煉集體魂?可是也不對,沒有什麼人可以把幾十號人的魂魄招出來,而且還沒有亂跑,你說昨晚看到的是——”

“他們都聚集在廣場上游蕩,沒有出去的。”我說。

“沒亂跑,沒有攻擊性,這是爲什麼?魂魄出竅總要有原因,難道他們集體靈魂不穩?”許盈盈分析道,“所以還剩下一個解釋,這個廣場上幾個角放置的墓碑是有來頭的,怎麼辦,我明天也想去看看了,這些東西看照片只能看個大概,還是需要實地考察的,我今晚就翻翻書和筆記查查有沒有類似的術法陣法。”

我說:“明天小莫也會再去,你要不要和他一起?”

許盈盈反感了兩秒,還是屈服有路途遠有車跟車,傻子才自己去的想法中。

“那我跟小莫說一聲。”

許盈盈嘖嘖嘴,“不用啦,我自己和他說吧,我有的微信和Q。”

“也就是說,你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討厭他嘛。”我笑道。

“只是大事上不拘小節,我這麼大度的人。”許盈盈無所謂地說,順便往嘴裏塞了一大口蛋糕。

“快別說,給自己留點面子。”我輕笑,“好啦,事情我說完了,先上去了。”

“今天怎麼這麼早?還有事?”許盈盈奇怪地看着我。

我說:“算是吧,我的論壇註冊應該通過了,結果這幾天太忙,都沒有去看。”

“你們不是交給洛餘風了嗎?還去關注幹什麼。”

我腦子突然冒出了一句話,便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許盈盈對我豎起一個大拇指,“你贏了。”

我開電腦的同時,把待會洗澡準備換的衣服準備好。登陸QQ時,我就看到收到了一封QQ郵件,因爲系統都會簡略提醒幾個字,所以我一眼就看出這是註冊通過審覈的一個通知郵件,於是迫不及待地打開鬼域論壇的網址,輸入登錄名和密碼,然後進入。

登陸後,頁面展現又不一樣了,多了很多板塊,這些板塊中有討論區,有求助區,竟然還有專門的發佈任務和接任務的區,可是我因爲是新會員,而且幾分不夠,所以無法看到任務板塊的內容。

我只好現在討論區,就是平常統稱的水區,和專業知識介紹板塊瀏覽。水區裏的內容可以鎖囊括大到宇宙洪荒,小到家庭瑣事,都有人問,而且好多人的ID都起得神神

祕祕,鬼裏鬼氣,突然間覺得我這個毫無特點的數字加字母組合反而顯得鶴立雞羣。

我一頁一頁翻着水區的帖子,突然看到一則標題是:“鬼吃鬼怎麼煉化,求陣法”。我瞬間想到在爛尾樓的那次,於是點進去看,第一頁就是樓主發了一張爛尾樓的圖片,看到它我就驚呆了,這個爛尾樓就是我們之前去的那一個。

樓主的ID是鬼靈煉爐,帖子的內容主要是說,他在這裏發現了一個天然的好地方,非常適合做這些,而且帖子發表的時間是幾年前,就是爛尾樓剛出事的時候。他在帖子中提出要鬼煉鬼,後邊就有版主出來回答他,交他需要哪些先頭準備和注意點,甚至……甚至告訴他需要製造怨靈。

這就是我們當時瞭解到的,因爲死人才停止的造樓。直到最後成爲爛尾樓荒廢,讓他坐收漁翁之利藉此煉鬼。我看着帖子裏的討論,感覺自己真是又經歷了一次從頭涼到腳的感覺。

而且通過後邊的聊天內容,這個博主加了版主的聯繫方式,很多問題都在私人層面聯繫了。

我更加好奇暫時不能看到的任務板塊,不知道里面還會出現什麼讓我大跌眼鏡的東西。

騎著恐龍在末世 還有,這個論壇看時間長,會覺得整個人是恍惚的,會把自己慢慢帶入,這感覺非常危險,要不是小盼洗完澡在樓下喊我,我恐怕還會繼續看下去。

我抱起衣服去洗澡,電腦屏幕就停留在那個頁面。當我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蕭晟坐在電腦桌前一頁頁翻閱那個論壇。我站在門口,做了一下心理建設才走進去,然後關門,旁若無人地把東西放好歸位。

蕭晟依然沒有要和我說話的意思,我就自己拿着手機,翻到小莫發照片的對話框,主動走到蕭晟面前,把手機往他眼前一擺,“這是小莫今天拍的,你看看吧。明天許盈盈和小莫都會再去一趟,有什麼還需要注意到?”

我看到蕭晟的眼睛瞟了一眼手機屏幕,然後他用手拿起來,一張張地看,知道他有看進去,我就坐回牀上,等他發表言論。

“我今晚會開始查這個墓碑的說法,這個鬼域論壇我剛纔已經快速的看完,不過,確實有點意思,它的防火牆和程序非常嚴密,我黑不進去,只能等賬號一點點升級,才能看到需要積分的東西,這個網站的服務器掛名在國外,輕易動不了。”蕭晟一本正經地跟我說,就好像昨晚發生的事不存在,非常自然。

既然他是這樣,那我再耿耿於懷是不是就顯得小家子氣了?我調整自己,用正常的口氣說:“我會經常在論壇裏回覆和發帖。”

蕭晟轉頭看我,眼神深邃,“第一個帖子,我來發。”

我一愣,“你準備發什麼?”

蕭晟勾脣一笑,“養什麼小鬼,可以讓自己發財成名。”

我的腦中如電光火石般,這幾天遇見張慶寒的種種,和許盈盈,小莫對他的看法,全部對上號。其中最重要的,是張慶寒突然間的成名。

(本章完) “你是說,張慶寒養小鬼?!”我知道這些事情不稀奇,民間早有說法,養小鬼可以增加運氣,改變運數,明星養小鬼,能提高身份地位迅速躥紅;賭徒可以大發橫財,十賭九勝,商人養小鬼會順風順水,短期內生意爆漲一帆風順。

蕭晟說:“且看着吧。”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繼續追問:“你們一直不願意明說的,是不是指張慶寒養小鬼?”

蕭晟看了我一眼,說:“這個其實非常普遍,你身邊就有。”

我大驚,“誰?”

蕭晟冷笑:“陳程。你以爲她憑什麼可以認識這麼多人?資源多,門路廣。”

“那爲什麼她到現在還只是一個星探?如果她養小鬼,小鬼又像傳說中有那麼多優勢,她早就成爲很厲害的人了吧?”

“那是因爲她有自知之明,養的是個普通小鬼。”蕭晟說,“可見她還是惜命的人,很少有人能養小鬼養十年還沒被反噬的。”

我想了想陳程的樣子和她一貫說話的態度,“她的性格會因爲養小鬼有變化嗎?”

蕭晟的手指在鍵盤上上下翻飛,“會,越厲害的小鬼,影響越大。”

終於,蕭晟的手停下動作,我看過去,屏幕上是一個點開的帖子,標題和剛纔蕭晟準備發的內容類似,發帖時間半年前。

“時間剛好,看來他是養了個厲害的鬼。”蕭晟自語道。

我心中好奇與詫異並存,張慶寒給我留下的印象也是有好感的,不僅人帥,爲人處世各方面都很出色,說他養小鬼,還是厲害的那種,我實在不敢相信。

蕭晟最後看了看我,然後說“今晚的直播你自己做。”

果然說完這話人就不見了,我看一眼時間,離十一點還早,就想着把今晚得到的信息告訴許盈盈。想了一下,還是把她叫上來更方便。

“許盈盈。”我在樓梯上喊道。

“幹嘛?”許盈盈還沒有回臥室。

我說:“可以上來一下嗎,有些電腦問題要麻煩你。”

許盈盈很快上來,和我交換了個眼神,我就把她引到屋裏。我說:“鬼域論壇能訪問了。”

許盈盈的眼睛已經黏在我的電腦屏幕上,“喲,養小鬼啊,那傢伙果然這麼做了嘛。誰告訴你的,蕭晟?”

我點點頭,“你也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許盈盈說:“不算,只是看着有所懷疑,但是沒什麼機會親自接觸,他之前一直默默無聞,突然大火肯定是有原因的啦,世間事很多都是這樣,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萬事皆有因,萬物皆有果。”

“我都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參悟佛法了。”

“本質都是互通的,何必分你啊我的。”

這……好像和我上邊一句話沒關係的吧。“蕭晟剛纔沒解釋清楚就走了,我還有好多問題要問。”

許盈盈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你叫我上來果然沒好事,算了,待

大爺我研讀一下帖子,再慢慢跟你講。”

我站在一邊看,許盈盈花了幾分鐘讀完它,“可惜看不到私信內容。這上邊只說了大概,而且給他列舉了好幾種方案,我想,最後他選擇了最陰毒的那個。”

“什麼?”

“殺人養鬼。”

我怔怔的愣在了原地,有些不太理解,“殺人?”

許盈盈說:“這裏提到幾種,一個是去泰國花重金求購,一個是挖墳找去世的孩童,一個是找胎死腹中的嬰兒,還有一個呢就是公認的最狠毒的一種,把孩子用某種方式殺死,積攢怨氣,再用鎖鏈木樁束縛靈魂煉化,這種方法是大忌大利。因爲一旦成功,效果立竿見影,但是副作用也非常大,這種小鬼戾氣重報復心強,一旦噬主,必死無疑。”

我搶過鼠標,把帖子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問她,“你怎麼猜到張慶寒用的是最後那種?”

“時間咯。”許盈盈說,“帖子是六個月前,這種術法提前也是需要四五個月的準備時間,耗最長。而且你再看張慶寒火的時間,差不多也是剛一個月左右吧。時間卡的剛剛好,明天你帶我去看看他吧,我很好奇他已經養到什麼程度了。”

我頓時犯了難,“可是明天已經答應要帶小盼去了,而且她是頭號粉絲。”

許盈盈說:“你看小盼的樣子,明顯也是受到小鬼的影響,突然之間追星,還瘋狂地那麼徹底,全國有許許多多這樣的李小盼,你明天還要讓她跟你一起去?讓她越陷越深?”

我抖了一下,“如果小鬼沒了,這些影響還在嗎?”

“短時間內當然還在,時間長慢慢就好了。”許盈盈和說話的同時,還在用電腦查着東西。我忍不住問她在查什麼,她讓我先別急,過了一會,她說:“Bingo!”

“找到什麼了?”我問。

許盈盈將電腦屏幕轉向我,“你看。”

屏幕上是一張老照片,透着泛黃的年代感。照片裏有一個男生,頭髮毛毛躁躁,長得也普普通通,我看了半天,不明白許盈盈的目的。

“這是張慶寒啊,小時候。”她說。

我震驚,“啊?怎麼可能,和現在一點都不像。”

“我這是在她粉絲網站裏扒出來的,其實能看出一點點模子,但是呢,和現在的出入還是非常大吧?你看下邊粉絲的評論,都在誇他男大十八變,越變越帥。”許盈盈嘖嘴,“要不說粉絲眼裏出西施呢。”

“可我還是不能接受他殺人這種事,而且還是殺一個孩子。”

“孩子肯定不是他殺的,但是心懷鬼胎的大師會殺,其實如果能進公安內部網,查一查那幾天失蹤或者離奇死亡的孩子就知道了,不過在全國範圍裏找,數據太龐大,那個,蕭晟閒着的話,你就讓他去查查。”許盈盈說。

蕭晟纔沒有閒工夫去查這個吧,他肯定會選擇其他方式去查。我說:“今天晚上小莫可能去調查張慶寒了,他帶着張

慶寒給我的銅幣。”

“什麼銅幣?你剛纔沒說啊。”許盈盈奇怪地看着我。

我說:“張慶寒今天在離開的時候送了我一個銅幣,小莫看了之後說這是清朝的,市面價值不算高,於是我就留給他了,他帶着這個銅幣更能方便找到張慶寒的位置。”

許盈盈皺着眉頭,“銅幣……銅幣……他給你銅幣幹嘛?誒,他對你一直是什麼態度啊?這麼一個大明星怎麼就找上你了?”

說起這個我也很疑惑,“我們在電影院遇到的時候,他說看過的直播,後來有一天他真的通過直播室跟我聯繫,再然後就是託人找我去劇組做編劇顧問啦。”

“再想想你招惹是非的體質,八成不會的這麼簡單的巧合。”許盈盈攤攤手,“估計是你講的故事太真實,他可能想從你身上獲得些什麼。那個銅幣就可疑啊,你還是別帶在身上了,指不定是什麼通靈之物,陰氣纏身。”

我說:“小莫看過,沒感覺有異樣。現在就等他去調查的結果了,你說小鬼很厲害,他會不會有危險?”

許盈盈鄙視了我一眼:“鬼再厲害也只是鬼,那隻狐狸是修行幾百年的狐狸精,還有蕭晟的靈力,哪那麼不堪一擊。”

我點點頭,“那就好。那今晚我講什麼呢,有沒有好的建議?”

“不是吧你。”許盈盈看了看時間,“再過一小時就開始了,你還沒想好故事?”

我說:“有一個,但是想換更好的,這幾天又是蕭晟幫我直播,所以我得找找感覺。”

許盈盈摸着下巴想半天,“你就拿村子裏的靈異事件說唄,暫時別說的太深,可以先說詭異的地方,然後花個三四天去揭曉真相。明天狐狸精不還是要去湘水村的嘛,正好我也去,回來告訴你怎麼編。”

好吧,只能這樣,我在心裏打好腹稿,許盈盈下樓。

今晚,劉少在對話框中找我,內容是非常簡單的邀約,如同上一次的邀約沒有發生一樣,但這次我不會輕易同意了。我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告訴他我沒有時間,最近太忙,劉少也就沒有糾纏。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蕭晟對他做的記憶清楚起了作用,他似乎又回到了先前的狀態。

臨睡前,小莫給我發來信息,“睡了嗎?我現在在張慶寒的住宅附近,這小子的別墅挺大啊。”

我問他:“沒有危險吧?”

小莫回:“非常安全。那個銅幣還沒找到用處,不過多虧了它我才能找到這裏,這個張慶寒很奇怪,一點鐘了燈還亮着,而且,屋裏有陰氣環繞。”

我說:“你還是認真點吧,注意安全啊。”

“好,剩下的明天給你彙報。”

放下手機,我想了想小莫現在所處的位置,心中非常想過去和他一探究竟,可能因爲我還是不太好接受張慶寒養小鬼這件事,我覺得一個像他這樣陽光帥氣的男演員,已經很少了,如果是因爲養小鬼才大紅大紫,那我真是對演藝圈失望了。

(本章完) 由於我去過多次,已經可以自己找到路,今天早上也就沒有等陳程他們。

走到半路,許盈盈給我打電話,“你們到哪了?”

我說:“長寧路吧。”

“在那等我,我打車來找你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