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仇梅扶我到臺階下,正好聽見凌幽這番話。

君無邪眼眸程猩紅色,沒有直接回答凌幽的話。

他浮雲廣袖裏伸出右手,幻化出七星龍魂劍,打開劍鞘,劍尖對準凌幽。

他冷如清月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凌幽在他面前談論一千五百年,談論現在,他沒有一絲動容,甚至眼睛不曾眨一下。

凌幽見他冷漠疏離,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原來,是我高估了自己,高估了在你心裏的地位,一千五百年過去,我在你心裏眼裏永遠不如這個賤人。”

“閉嘴,你不是凌幽,不要在本尊面前開口閉口當自己是她,你永遠不是她。”

凌幽眼眸朝我一凜,眼眸含着淚:“哈哈哈……不是她,如果我是她,你會愛上這個賤人嗎?”

我聽見這番話,手指捏着裙角,捏的關節發白。

其實我也想知道,如果她是真正的凌幽。

他心裏會選擇誰?

他還會愛上我嗎?

這種關係就像前任和現任一樣,明明知道,前任是過去式,但心裏總避免不了拿來比較。

他會在乎誰多一點,更愛誰一些。

君無邪轉頭看了我一眼,沒有直接回答凌幽的話。

七星龍魂劍一劃,手起劍落,劈開凌幽心臟的位置。

她的心臟表皮翻開,我驚奇的發現,凌幽的胸口沒有心臟。

“她的心臟呢?”仇梅震驚的問道。

身後,樹魂疲憊的聲音回答:“高級殭屍,可以沒有心,她們靠吸食精氣和穢氣存活,不老不死,不死不滅。”

凌幽低頭,看着自己心窩處,空空如也。

她一愣,自己沒有心。

我手撫摸自己心臟位置,心跳的很快。

我身上的帝王心,到底是哪來的。

爲什麼凌幽沒有心?

君無邪冷冷的開口:“即便你的千年前的凌幽,小幽是我的妻,懷了我的孩子,我會護她一生一世,你一次次妄想殺本尊的妻,該死!”67.356

凌幽杏眸灰暗,絕望了。

她明白了,即便她是真的凌幽,君無邪選擇的還是我。

因我是他的妻。

她就是在鬧騰厲害,讓君無邪喜歡上她,她也只能是個小三,見不得光的小三。

我相信,君無邪不是那種美色當前,朝三暮四的渣男。

肚子君凌抗議道:“爸爸,媽媽和寶寶累了,殺了她,我們就回家。”

君無邪目光一凜,走到凌幽面前,單手覆上她天靈蓋。

凌幽張開大嘴,眼眸睜大,慘叫聲四起。

“啊……君無邪,我恨你,我會讓你痛苦一輩子。”

君無邪五指猛的一收,從她天靈蓋,活生生的扯出一縷黑色的靈魂。

這是凌幽三魂七魄中的一魂。

生抽靈魂的痛苦,凌幽雙眸欲裂,眼珠奪眶而出。

她臉龐扭曲猙獰,樣子很嚇人。

君無邪扯出那一抹靈魂後,鬆手,靈魂隨風散去,立即不見了。

凌幽死死的盯着我,眼睛像血一樣的紅,心中彌着蕭大恨意。

她對我咆哮道:“龍小幽,我凌幽只要有一口氣在,今日的痛苦,我一定會千倍萬倍的償還給你……”

她話沒說完,君無邪身上黑色鬼氣,幻化成龍,呼嘯而出。

風馳電擎的朝凌幽飛馳,立即把她纏繞。

“啊……”

凌幽淒厲的尖叫,尖叫聲很悽慘,也野獸催死掙扎。

我從來沒有聽過如此慘叫。

黑龍絞碎了她的經脈,絞斷了她五臟六腑,碾斷了她身上每一根骨頭。

她就如同一攤軟肉,掛在柱尖上,不是仇梅的紅綾紗布吊着,一定會癱下去。

這樣的殭屍,全身灰燼,根本無法存活。

她血色雙眸睜的大大的,一直盯着我,瞳孔縈繞毀天滅地的恨意,對我的恨,對君無邪的恨。

她不甘心,死不瞑目!

片刻後,血水從她身上嘀嘀嘀的往下落。

她沒有在動一下,只是詭異的紅眼珠子,直直盯着我。

仇梅獻寶似,對小聲笑:“鬼後,寸骨盡斷,筋脈盡毀,她死了,永遠的死透了,在也煉不活了。”

我看這君無邪,他直視凌幽和我一模一樣的臉。

鳳眸裏沒有悲傷,平靜的像在看陌生人。

我對君無邪說:“我們走把,孩子和我都累了。”

他轉過身,走到我身邊,挽着我的手。

他的手很冷。

君無邪把我拉入懷中:“我們回去。”

“等等,我想讓樹魂和仇梅跟着出去。”

仇梅和樹魂立即跪下來,朝君無邪磕頭:“求鬼王大人成全。”

“好。”

君無邪面無表情的看他們一眼,答應道。

他挽着我的手下了臺階,身後跟着仇梅和樹魂。

我們四人走到北面圍牆時。

突然聽見遠處傳來搶天呼地,悲泣幽怨的聲音:“凌幽……”

這聲音,是鳳子煜的!

我當即停下了,君無邪也停下。

我們轉過身去。

看見一襲白袍,縹緲如地仙的鳳子煜落在凌幽面前。

他單手把凌幽從柱子上抱下來,雙手覆上她的雙眼。

她的雙眼沒有合上,她死不瞑目。

鳳子煜抱着凌幽,一下跪在地上,朝天淒厲怒吼:“啊……爲什麼,爲什麼……”

轟隆隆。

一道凌厲閃電直劈下來,把昏暗天空點亮,撕裂成兩半。

“君無邪,爲什麼你連一個替身都不肯給我留下,一千年前,她選擇的是你,一千年後,你卑鄙的奪了她。爲什麼連個傀儡都要趕盡殺絕。”

我第一次見到鳳子煜如此失控,如此的崩潰。

凌幽是他親手製造的。

我去過公主墓,知道他對凌幽是多麼的用心。

即便凌幽只是他的玩具,是替身。

一千多年他們朝夕相處,生出了旁人無法替代的感情。

凌幽死了,他是如此的悲傷難過。

君無邪挽着我的手,冷漠的看着他,開口說:“他一次次慫恿凌幽離間你我時,早應想到凌幽會有如此下場。” 鳳子煜抱着凌幽,血紅雙目卻望我的方向,眼眶內含着血淚,死死的盯着我。

他看的我莫名心慌害怕。

君無邪把我的頭埋進懷裏,披風覆在我的背後,輕撫的我背道:“先回北冥皇宮……”

我應聲道:“嗯。”

幾秒後,君無邪帶着我瞬移進北冥皇宮寢殿內。

篤地,我一下從牀上彈坐而起。

額頭上全部是汗,汗水浸溼發尖,一滴一滴的落在臉上。

還沒反應過來,被一個熟悉懷抱擁入懷中。

我整個人還是圈懵的。

“娘子,讓你受驚了。”

頭頂,傳來君無邪擔憂的聲音。

我擡頭看他,正對上他漆黑的瞳孔,瞳孔裏有我的倒影,臉色是如此的蒼白。

君無邪捧着我的臉,把我額頭汗水擦乾:“別怕,已經回來了。”

我喉嚨有些乾枯,聲音沙啞道:“水……我口渴!”

君無邪聽見我的話,薄脣淺勾起。

放開我,走到桌子邊給我倒了一杯水。

我接到水,咕咚咕咚一口吞下。

我全身疲憊,火燒喉嚨一樣,實在太渴了。

他接過杯子,放回原位。

坐回牀頭,把我身子微靠向他:“如何,好點沒有?”

錯愛成真 我像沒骨頭的蟲子一樣,靠着他的臂膀。悶了半天,悶出一句:“凌幽真的死了?”

君無邪聽見我的話,紅脣勾起脣角說:“她真的是死了。”

“死透了?”

“死透了!”

我擔心道:“再也不會活過來了?”

君無邪聲音一挑:“嗯,龍小幽你這是在質問爲夫的能力嗎?”

君無邪俊眉輕佻,冷厲看着我。

這貨又在鬧什麼彆扭了。

我一看情況不對,立即眉開眼笑,笑嘻嘻的哄着:“沒有,我就是害怕萬一這凌幽醒過來,又要找我拼命,怎麼辦?”

“放心,在冥界,沒有任何殭屍敢在爲夫面前詐死。”

他把我從牀上拎起來,雙手抱着我。

他嘴角曖昧的笑着:“身上臭烘烘的,血腥味,殭屍味,枯樹味……先去洗澡。”67.356

等等,他說什麼?

“洗澡???”

“龍小幽,平日裏你不好好洗澡罷了,今日無論如何都得去洗。”

“不行,不行,你先放我下來……”

這畫風轉變的太快了,我有點接受不了。

君無邪停下腳步,冰冷的眼神,從把我從頭看到腳掃視一遍,,

眼神裏除了嫌棄還有鄙夷。

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自帶嘲諷:“龍小幽,看看身上這些血跡,血腥味都能薰跑鬼侍,你還不想洗澡?”

我低頭一看,白色睡裙不知何時染成紅色,裙角下面血跡還沒幹枯。

我聞聞自己的肩膀的。

酸臭的汗味混着血腥的味道。

殭屍的血不似人血,像埋在地底下幾百年,帶着一股子的腐臭的味。

各種氣息混在一起:“咳咳……”

我被自己薰得的咳嗽了。

我偷偷的看君無邪一眼,他也正對着我。

我老臉一紅,真想把找個地縫給鑽進去。

我墨跡了半天,紅着臉說:“內個……等等我自己去洗,你先把我放下來。”

“不行……”他煞有其事道。

“我真能自己洗。”

君無邪冷冽的看了我一眼,沒有回話,直接把我瞬移到溫泉邊,抱着我下了溫泉。

把我放下後,兩隻手就開始不老實了,開始解開我睡裙的扣子,眼眸裏還帶着戲謔。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內個,君無邪我自己來,真的……”

君無邪沒有堅持,把我的手放開,然後說了一句:“爲夫放心不下?”

我不解的望他:“什麼放心不下?”

“你如此愚蠢的女人,怕洗個澡都能把你淹了。”

我,我……

在他地盤上,我忍!

他繼續厚顏無恥道:“所以,爲夫幫你洗。”

我脫口而出:“不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