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等棺材上的土被我們清乾淨,整個棺材裸露了出來之後,我就和張虎連忙丟掉了鐵鍬退到了一邊兒,然後看苗鬼眼具體的操作。

等我倆退開了之後,苗鬼眼衝着我倆搖着頭道:“兩個膽小鬼!開個棺材又不會死人,怕個毛線啊?”然後他就打開了放在一旁的他那破舊的布包,跟着從裏面拿出來了一個羊角錘子和一個鐵錐子就對着周大海的棺材上敲打了起來。

看着苗鬼眼這就要起開棺材了,心裏不免更加的緊張了……

苗鬼眼的的動作很熟練,在羊角錘子和鐵錐子的配合下,沒幾分鐘,已經從棺材上起了好幾個長約三寸的釘子。

等棺材上的這些釘子全都被他起下來之後,苗鬼眼手拿着這些釘子,然後對着我們道:“可別小瞧了我手裏的這些棺材釘,有道是死人棺材釘,要人命三分,有些會旁門左道的人或是會一些巫術的人,就是用這些釘子害人性命的。”

聽苗鬼眼說棺材釘子能害人性命,我就非常的不解。於是我就對着苗鬼眼問道:“苗爺爺,棺材釘能要人性命?那是怎麼做到的?”

見我這麼問,似乎是這會兒苗鬼眼也想歇歇了,於是就將羊角錘子和鐵錐子放到了棺材蓋上,自己順勢也坐在了上面,跟着對我道:“從這種死人棺材上起下七枚釘子,然後搞來那個人的一些毛髮或者是指甲什麼的,用黃紙包上,並在黃紙上面寫下那個人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再將這個黃紙用釘子釘在房樑之上,七日之後,輕者半殘,重者殞命!”

聽苗鬼眼這麼一解釋,一旁的張虎瞪大了眼睛對着苗鬼眼道:“苗爺爺,真的假的?真有這麼邪門?”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真想知道真假,你要是有什麼過不去的人,倒是可以自己試試哦!”

衝着張虎說完這話後,苗鬼眼跟着從棺材上跳下來,然後對着我們道:“我要起開棺材了,要不要跟着一起看看?”

見苗鬼眼這麼問,我倆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開玩笑,我也不想自己找刺激。但是讓我和張虎意想不到的是,那個幼不知事的女童卻吵吵着要看看……

見我倆無意過來,苗鬼眼也不在理會我倆,錐子插在了棺材蓋和棺材主體之間的縫隙中,然後幾錘子下去,棺材蓋就開始鬆動了。

幾下,棺材蓋子都完全動了,跟着,苗鬼眼用手擡起棺材蓋兒的一面兒,一使勁兒,整個棺材蓋就被掀了起來。

可能是由於時間久了,棺材蓋在泥土裏有所腐蝕,剛掀起來一半兒的時候,棺材開就碎成了好幾小塊。

等棺材蓋被徹底移開後,苗鬼眼就拿着手電向着棺材裏照着。當他看向了裏面之後,我發現苗鬼眼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或者說是極爲的陰沉。

他越是這樣的臉色,我就更加的心裏沒底了,我在暗想,這老傢伙到底在棺材裏看到了什麼啊?

就在我心裏又好奇又害怕的時候,跟着苗鬼眼一起惦着腳朝棺材裏看的那個女童奶聲奶氣的說道:“這裏面什麼都沒有啊?空空的喲!”

“啥?什麼東西都沒有?小妹妹,真的什麼都沒有嗎?”

聽女童這麼說,我是一臉的不解,不自覺的就發出了這樣的質疑。

“真的什麼都沒有喲,大哥哥不信可以自己過來看看吖。”

聽小傢伙這麼說,我愣了半刻,最終還是決定走近些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麼?我想,要是棺材裏有鬼什麼的,這麼長時間了,早就該蹦出來了,就算有東西那也就是一具死人的屍體,我也不是沒看過,沒什麼可怕的。何況現在小丫頭説裏面什麼都沒有,小孩子一般是不會說謊的,更何況向她這樣小的年紀,估計都不知道說謊是什麼意思。”

大着膽子走過去了之後,我鼓起勇氣往棺材裏面這麼瞅了起來。

藉着手電的光亮,我發現,這棺材裏還真就什麼都沒有,空無一物!

“臥槽!鬧了半天,這原來是一口空棺材啊!”看到裏面什麼都沒有,我對着苗鬼眼大聲道。

見我也說這棺材裏什麼都沒有,躲在遠處的張虎也走了過來,然後往裏面看了起來,跟着也大聲道:“臥槽! 都市仙醫高手 鬧了半天這裏頭啥都沒有啊!這給我嚇得!嘿嘿,我說苗爺爺,我看八成是那什麼周大海打的個障眼法,估計他遷來的墓地就是個空殼子,他真正的墓地就沒在這邊,正應了那句話,狡兔三窟啊!”

聽到張虎這自以爲是的說辭後,我也在一旁分析道:“說不準,他周大海壓根就沒死,只是騙了世人他死了,然後裝樣子在這兒搞了個墓地,沒準兒這會兒他正躲在什麼地方偷着樂呢!”

我這樣的猜測是完全合情合理的,畢竟從頭到尾,我們都沒人知道周大海是怎麼死的,而且苗鬼眼也調查了,說周大海死的很急,就像是突然暴斃了一樣,跟着就要無音訊。

見我倆在一旁分析着,苗鬼眼依舊是陰着個臉,跟着他對我倆道:“你們都錯了,周大海確實是死了,而且這個墓地應該就是他的。”

“苗爺爺,怎麼可能?死要見屍吧?要是周大海真死了,這又是周大海的墓地,那總得裏面有屍骨吧?”我不解的問道。

沒有理會我的問話,苗鬼眼而是靠着棺材彎下腰伸出了右手抹了一下棺材的的底部。

等他把伸下去的右手拿出來之後,我看到他的手指頭上,多了一些黑黑的油乎乎的東西。

“這是什麼?看着油乎乎的,不會是什麼油吧?”看着他手裏這又黑又油的東西,我皺着眉頭問他問道。

“這不是油,也不是所謂的屍油,而是一種菌!”苗鬼眼的聲音低沉而響亮。

“菌?什麼菌?”我問道。

“屍菌!一種特別強大的屍菌!這種屍菌不是從一邊的屍體上剝落下來的,而是從那種已經異變的屍體上剝落下來的。尋常的異變的屍體還剝落不出這樣的屍菌,唯有那些異變成超級強大的屍體纔會產生這樣的屍菌。這也就是說,在這個棺材裏,爬出來過一具異變成爲異常強大的鬼物,這很有可能就是他周大海!”

聽苗鬼眼這麼一說,我心裏沒來由的一陣緊張,跟着我又對苗鬼眼問道:“不能吧!苗爺爺,要是這裏頭有屍體能爬出來,那棺材蓋應該是打開的,就算沒被打開,最起碼也應該被破了一個大洞。可是剛纔我發現,你在起開棺材的時候,明明棺材蓋子上都盯着釘子的,這就說明了裏面的東西是沒有可能出來的!”

見我發出了這樣的質疑,苗鬼眼拿出了一把釘子,這一把釘子就是剛纔他從棺材上起下來的。

“你看看這釘子,你覺得這釘子有什麼不一定的地方?”苗鬼眼對我問道。

見他給了我一把釘子,我拿出了一個瞅了瞅,然後又對他回道:“就是普通的釘子,沒什麼不一樣啊!”

見我這麼回答,苗鬼眼對着我回道:“你錯了!這釘子不是舊的,是新的!你仔細看,這釘子雖然上面有鏽跡,但是很多地方都是亮的,這說明這種釘子釘在棺材板上的時間不長!而且我剛纔在舉起棺材板的時候,棺材板突然就碎了好幾塊,但是我看了一下,這棺材板的木質不至於這麼腐軟,在我仔細看了下之後,我發現,棺材板以前是破的,只是被拼湊在了一起,這就更說明了問題!”

聽苗鬼眼這麼已解釋,我和張虎都有些害怕了,我心想,難道這棺材就是周大海的?

就在我倆想着這些的時候,我看到苗鬼眼突然跳進了棺材裏面,然後做了一件讓我和張虎都異常噁心的事兒……

……

PS:今天參加朋友的婚禮纔回來,匆忙碼了一章,由於下一章比較瘮人些,我太晚了不大敢寫,再加上晚上我需要哄孩子睡覺,所以今天就先一章,希望大家理解。另外,有不少讀者說更新慢,這點我承認,現在一天兩更六千字,很難滿足大家的要求,從側面也反應出了這本書很對大家的胃口,要不然大家也不會花錢追我的書了,我感恩!但是等過段時間我就會加大更新力度,等網站給我上了推薦,我會爆發的。

最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還有,昨天是母親節,祝福天下的母親都快快樂樂的,有看我的書的做母親的讀者,希望你們更加的快樂每一天!

(本章完) 我看到苗鬼眼跳進了棺材裏,然後讓我去幫他在附近找一塊石頭片兒,要薄薄的那種,跟着他讓張虎把破布包拿給他,從破布包裏又拿出了一個葫蘆來。

我感覺似乎這破布包裏的葫蘆還挺多的,之前給我裝屍湯用了一個,還有一個裝夢魘惡殺鬼的那個寶葫蘆鬼見愁,現在他又從布包裏倒騰出來了一個空葫蘆。我心想,等哪天瞅苗鬼眼不注意,我非得把他的這個破布包裏面的東西倒騰一遍,因爲我至今都不清楚這裏面到底裝了多少的東西,都是些啥。

等拿到了我給他的薄石片兒,又從布包裏拿出了個空葫蘆後,苗鬼眼就蹲在了棺材裏,然後拿着薄石片兒就颳起了棺材的底部。隨着一陣刮擦聲響起,跟着我們就看到了,苗鬼眼把一層又黑又油膩膩的屍菌就這樣附着在了石片上,看的怪噁心人的。我甚至還看到,在刮下來的這些屍菌上,有一些類似黑色的小蟲子在那裏蠕動着,苗鬼眼說這是陰蛆。

蛆啊!我雖然不知道陰蛆跟茅廁裏的活蛆有什麼區別,但是都是蛆,想想都覺得噁心……

用石片兒刮下來這些屍菌後,苗鬼眼就把石片上的屍菌抹在了空葫蘆口處,然後晃動一下葫蘆,把看着就令人作嘔的屍菌收集到了葫蘆裏。

看到苗鬼眼這麼做,我對着他問道:“苗爺爺,你裝這種噁心的東西幹什麼?”

聽我這麼說,苗鬼眼一邊忙着手頭裏繼續做的事兒,一邊對我道:“嘿,你小子可別小瞧這個東西,我告訴你,這些屍菌對於一些尋常的陰邪鬼物,那都是大補的東西。而我之所以收集這些東西,主要原因也爲爲了幫你們兩個小子。”

“幫我和張虎?啥意思?”我有些聽不明白了。

“就是啊!苗爺爺,你這話說的啥意思啊?我們怎麼就需要這些屍菌幫助了?”張虎也跟着問道。

見我倆不明所以,苗鬼眼喘了口氣對我道:“小子,我記得上次我跟你有說過,熬製你們現在喝的這種屍湯,除了死人風乾的屍骨殘骸之外,還需要一些特殊的輔助材料,而這些屍菌就是必須的一種輔助的材料之一,可以說沒了這種屍菌,就不會有你們喝的屍湯。我上次給你熬製的那些屍湯,就是我當年在一個死人棺材裏收集來的一些屍菌,本來是留作他用,沒想到結果在你身上派上用場了。”

……

聽苗鬼眼這麼一說,我嗓子又開始癢了,感覺又要噁心!而那個張虎,表情更誇張,他就那麼直不楞登的瞅着苗鬼眼拿在手裏的葫蘆,嗓子出的喉結不停的上下動着,也不知道是饞的吞嚥口水還是要往外噴……

看着苗鬼眼在那兒不停的做着這麼噁心的事情,反正我是受不了了,於是乎,我找了個理由對苗鬼眼道

“那個苗爺爺,我在周圍再給你找找你所需要的薄石頭片,我估計一個石片兒用久了你肯定需要換新的。那什麼……你慢慢來,慢慢來哈!”

跟苗鬼眼說完這話之後,我就

趕緊跑到了別處。

等我離開了苗鬼眼之後,當一股冷風吹到了我的口鼻裏,我突然就感覺自己好像聞到一股又腥又臭的味道,然後就吐了起來。

等我吐了一番後,這才感覺自己舒服了些。然後我就準備隨便在地上找幾塊薄薄的石片兒在回去。

話說一個人孤身在這個一片墳地的望山坡一角兒,我是真心有些發毛,本來黑夜就是生成恐怖害怕的最好佐料,再加上就我一個人在這裏,就是我有天大的膽子,我也得抖個三分啊!

也不知道是趕巧了還是怎麼的,我低着頭撿了幾塊石片兒之後,這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有一座石碑前,而這個石碑的主人就是肥婆房東的奶奶。

突然來到了這塊兒石碑前,我就有些愣神,然後我就突然想起了之前在紅豐村遇到的那個奶奶,現在想起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居然有些想見到她了。

就在我的這個想法剛冒出來之際,我的周圍突然就吹來了一股陰冷的小風,給我的感覺就是這風好像是有形似的,是那種黑黑的風,說這風是一股無名的黑煙也不爲過。

就在這股陰冷的小風吹來之後,我的肩膀上,突然就被人拍了一下,而且被拍的肩膀上瞬間就涼了一大截兒。

這大晚上的,在墳堆前突然在身後被人拍了一下肩膀,那什麼感覺?那簡直是要尿褲子的感覺啊,我就覺我的膀胱有點膨脹了,我似乎有些憋不住了……

“那…那啥?是張虎嗎?”我有些害怕的問道。

我這話問完之後,我的背後就傳來了一陣蒼老的聲音。

“嘿嘿,小傢伙兒,你轉過頭看看我,不就知道我是誰了嗎?”

這是一個老奶奶的聲音!

聽到是一個老奶奶的聲音,我秒的轉過身來,然後這麼一看,一下我就嚇得彪出了眼淚。

站在我身後的不是張虎,而是一個老奶奶,而這個老奶奶就是之前我在紅豐村所遇到的那個,同時也就是我面前的石碑的主人。我心道,我的想法可真夠特麼烏鴉的!心裏想見見這個老奶奶,結果還真特麼見到了,我就艹了!

“見到是她,我心裏雖然很害怕,可是看到他那慈祥的笑臉,也不知道怎麼了,我感覺自己安心了不少,對這個老奶奶生出了幾分親近感。但即使我生出來的親近感在強,這大晚上的,這麼突然出來嚇我,我也早早晚晚被嚇出心臟病啊!”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害怕,我面前的這個老奶奶對我笑呵呵的說道:“小傢伙兒,用不着害怕,我不會害你的。你說你這大半夜的,跑到我家的門前來看我,老婆子我不出來跟你打個招呼,那是不是有點不好啊!”

“家門前?你是說這座墳頭石碑的面前?”我戰戰兢兢的問道。

“要不然呢?”老奶奶始終是對我微笑着。

看着她始終是笑着,我的緊張害怕感也隨着減輕了許多,跟着我鼓起勇氣又問道:“老奶奶,你到底…你到底是

人還是鬼啊?”

見我這麼問,我面前的老人家並沒有直接正面回答我,而是對着我道:“是什麼都無所謂了,小傢伙兒,咱們娘倆可能是有緣吧,所以我見到你就覺得特別的親,我也知道你最近纏上了一些事兒,也算出了你以後的日子可能會不大太平。這樣吧,既然你來到了我的家門口,老婆子我送你樣東西!”

跟我說完這話,我面前的老奶奶手一揚,突然,我的腳下就多了五枚銅錢。

見腳下突然多了五枚銅錢,我就伸手撿了起來。等我拿在手裏這麼一看,我發現這五枚銅線都不一樣。有兩枚都舊的不成樣子,一個上面寫着“半兩”,一個上面寫着“五銖”,我都不知道這兩枚銅錢是哪朝哪代的。至於另外三個銅線,雖然也很舊,但是我多少還聽說過。另外三個分別是“開元通寶”,“宋元通寶”,“永樂通寶”。

看了看這五枚銅錢,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這五枚銅線是幹什麼用的,而這個神祕的老奶奶爲什麼要給我這五枚銅線。

見我撿起來了這五枚銅錢,我面前的老奶奶又對我道:“這錢你可以拿給那個跟你在一個的老道士看看,他是一個有道行有品德的道人,在現在這個無神論的年代,在現在這個充滿了銅臭味兒的年代,已經是實屬難得了,憑他的道行,他一看便知了。記得,這五枚銅錢一定要隨身保管好,危難之時,亮出銅錢,在喊出半兩五銖加三寶這句話,能救你命的!”

跟我說完這一番話後,突然又是一陣風在我的面前吹過,跟着,我就看到我面前的這個老奶奶神奇的消失了,就好像她是乘風而來,隨風而去的一般。

“半兩五銖加三寶?還特麼的加多寶呢!”

自言自語的說了這樣的一番話後,見我面前的這個老奶奶消失了,我又看了看手裏的這五枚銅線,我便緊了緊手,然後準備離開。

可是我剛沒走出幾步,我就轉身走了回來。跟着我對着我面前的石碑跪了下來,誠心磕了三個頭,然後這才轉身離開。

不過在我去苗鬼眼那邊之前,我先去找個地方解個手,因爲我剛纔差點就被嚇的尿出來了……

解完了手之後,我就匆忙幹了回去。等苗鬼眼見我回來了之後,他對着我翻着白眼道:“怎麼去撿幾塊兒石片這麼晚纔回來?”

見他這麼問,我也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把我手裏的這五枚銅錢遞給了他。

“苗爺爺,你看看這五個銅線是幹什麼用的。”

見我伸手給他遞東西,苗鬼眼就放下手裏的東西接了下來。等他看到我遞給他的這五枚銅線之後,苗鬼眼的臉上呈現出些許興奮的神色。

“半兩?五珠?我靠!你小子在哪搞出來的這種大五帝錢的?這可是在現在這個年代,很難湊到的寶貝啊!”

“大五帝錢?很難湊到的寶貝?什麼意思?”看苗鬼眼這表情,這動作,我知道這五枚銅錢一定不是俗物了,於是我就更加的好奇了。

(本章完)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對着一旁的張虎喊道:“小子,把我的破布包拿過來,我也拿五枚銅線給你們看看!”

聽苗鬼眼要破布包,張虎不敢怠慢,連忙把布包遞給了苗鬼眼。等苗鬼眼接過了布包之後,苗鬼眼從包裏也拿出了五枚銅錢。只是苗鬼眼的這五枚銅線看着比較新。

從包裏拿出了這五枚銅線之後,苗鬼眼對我說道:“我手裏的這是小五帝銅線,他們分別對應着順治通寶、康熙通寶、雍正通寶、乾隆通寶和嘉慶通寶。”

緩了口氣,苗鬼眼又道:“我手裏的小五帝銅錢對應的也就是“清代五帝錢”,是清朝最興盛的五位帝王(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和嘉慶)在位期間所鑄造的古錢。這五位帝王相繼在位180年,是清朝最輝煌的時期,在位期間國勢強盛,出現了歷史上著名的“康乾盛世”。清代五帝錢距今有300年左右的歷史,材質屬於黃銅,呈現顏色爲黃色,廣爲傳世,經萬人之手,大量流傳下來。”

名門淑女 聽苗鬼眼囉嗦了這麼一大堆,我聽的都快要睡着了,於是我對他道:“苗爺爺,你別跟我普及這些歷史知識,我也沒興趣聽。我現在要知道的是,你手中的小五帝銅錢和我給你的大五帝銅錢到底有什麼用?又有什麼區別?”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對我嗆道:“你急什麼?我這不就要跟你說了嘛!古代民間一直有用古錢幣驅邪的習俗,而我們道家也很崇尚銅線,比如我們道家用做辟邪鎮鬼的金錢劍,就是用古銅錢製作的。道家文書記載,方孔通寶錢不拘大小,以紅線懸於頸間,取銅錢歷經萬人手之實,彙集百家之陽氣,可抵禦邪祟鬼魂。”

“靠!銅錢還有這樣的功效?”聽苗鬼眼這麼說,我對古銅錢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綜皇帝 沒理會我的插話,苗鬼眼繼續道:“五帝錢有擋煞、防小人、避邪、旺財、祈福之功能。民間自古就有佩戴錢幣以擋煞、防小人、避邪、旺財、祈福的習俗。五帝錢是民間最興盛的五個帝王所鑄錢幣,因而五帝錢更多匯聚了天、地、人之氣加上百家流通之財氣,故能鎮宅、化煞,併兼具旺財功能,還能強化主人自信,化解六神無主之缺陷。”

聽到五帝錢有這般的功效,我又對苗鬼眼問道:“那我給你的五帝錢到底有多寶貝,爲什麼我給你的就叫大五帝錢,你自己的就是小五帝錢呢?你還沒跟我解釋這個呢!”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把玩着我給他的大五帝錢道:“你給我的大五帝錢指的是秦始皇時期的秦半兩、漢武帝時期的漢五銖、唐高祖時期的開元通寶、宋太祖時期的宋元通寶和明成祖時期所鑄的永樂通寶。現在這個年代,想要湊齊這五枚銅錢,當真的很難的,這五枚錢幣可是真正的古董,連我這個老頭子窮極一生也沒有湊到一套。”

又緩了一口氣,苗鬼眼又道:“大五帝錢比小五帝錢更多匯聚了華夏大地之靈氣、民族之靈氣、天子之靈氣、百家之靈氣。可以説,大五帝錢相比較小五帝錢,所顯現的效果要強過數百倍!話說,你小子是在哪裏找來的這大五帝銅錢的?”跟我解釋了這麼一大頓,苗鬼眼便問起了

我手裏這大五帝錢的出處。

“是……”

就在我剛準備回答苗鬼眼的時候,突然之間,一股勁風橫掃而來,緊跟着,一粗大的東西像着我們飛掃而來。

見有東西飛掃向我們,我都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而苗鬼眼顯然也被驚的頓了一下。緊跟着,苗鬼眼對我喊道:“快閃開,有異變!”

苗鬼眼雖然衝着我這麼喊着,但是由於太多突然,我現在再想閃開已經有些晚了,眼瞅了這個又粗又大的尾巴照着我的臉上就掃了過來。

就在我傻眼的時候,我的身邊突然想起了一聲響亮的喵叫,跟着,在女童腳下的那隻黑貓猛地炸起了全身的黑毛,迎着向我掃來的巨大尾巴就飛躍而去。

緊跟着,我看到黑貓咬住了那個巨大的尾巴。被黑貓這麼一咬,那巨大的尾巴突然一頓,跟着就猛的一擺,然後飛速的縮了回去。

等這巨大的尾巴縮回去之後,黑貓也回到了我的身前,就那麼擋在我的面前,大有一副保護我的樣子。

待這突然的變故平息了之後,苗鬼眼拿着手電筒往我們的面前這麼一照,我們這才發現,在我們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黑蟒。

此刻的這條巨大的黑蟒不知爲何竟然擡起了它那巨大的頭看着天空之中的殘月,似乎這輪殘月讓這條黑蟒異常興奮,只見這條蛇身體一旋,竟然騰在半空中,高度達半丈有餘。騰在半空的黑蟒張開嘴巴發出了呱唧呱唧的吞吃聲,好像這條巨蟒在吞吃着月光的靈氣,採月之精華一般。

“臥槽!這什麼鬼東西?”看到這個巨大的黑蟒,我趕緊跑到了苗鬼眼的面前,這會兒也是心有餘悸。看着這個巨大的黑蟒,我可以想象,這大黑蟒一口就能把我給活活吞了。

見到這個巨大的黑蟒,苗鬼眼眼睛一亮道:“這地方怎麼會出現這種陰蟒?”

“陰蟒?陰蟒是什麼?”聽苗鬼眼這麼說,我趕忙問道。

“陰蟒是一種特殊的蟒蛇,它是生活在陰暗潮溼的地下,靠吸食月之精氣和陰死之氣而爲生,它們有一種本事,即使地面無孔卻也能入地,一般很難見到,沒想到這種地方會見到這樣的物種。”

就在苗鬼眼剛對我說完這話的時候,突然之間,這巨大的黑蟒猛的將頭向着地面砸去,然後它那巨大的身子就這麼鑽進了地下,而這個地面居然沒有一絲破損,它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就在這巨大的黑蟒消失不見後的兩三秒鐘,突然間,望山坡的整片大地猛的震動了起來,然後讓我們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從各個墳堆之上,突然就傳來了一陣碎裂聲,跟着墳堆就突然炸裂開來,隨着一連串的炸裂聲響起,有至少二十多個墳頭都炸開了,沙土四散飛揚!

“我靠!什麼情況?怎麼墳頭都炸了?”看到這麼個場面,我是又驚又怕,就感覺我們像是身處在一個爆破現場似的。

“不好,可能有大事兒發生了,趕緊把包拿給我,順便你也拿着桃木劍以備防身只用。”

見苗鬼眼跟我這麼說,我立刻拿起了苗鬼眼的

破舊布包,然後取出了一把桃木劍,跟着就把包丟給了苗鬼眼。

將包拿在了手裏,苗鬼眼先是把手裏的大小五帝錢放到包裏,然後把之前收集屍菌的葫蘆也丟在了包裏,最後從包裏取出了幾道符紙,就這麼瞪着眼睛觀察着這一切。

可是半響,剛剛這炸裂的二十幾個墳堆卻沒有任何的動靜兒。而那隻巨大的黑蟒也始終沒有出現……

看到這一幕,我以爲不會在發生什麼了,但是苗鬼眼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他突然就向着其中炸開的一個墳堆處跑了過去。

等他跑過去,看了其中一個墳堆後,他的身子猛的一顫,跟着他又接連看了好幾個。看了好幾個之後,他猛的轉過頭來對我大喊道:“不好!出大事兒了!墳堆下的棺材裏面全都是溼屍!”

“溼屍?!”

聽苗鬼眼這麼喊,我也立刻跟着跑過去看了起來。等我來到了近前,向着其中一個墳堆裏望過去之後,我發現,這個墳堆被炸開了一個口子,口子下面就是被炸開了的棺材。在被炸開的棺材裏,我發現了一具特殊的屍體,這具特殊的屍體上蓋着一張黃紙,只露出一個人頭來,但就這個人頭嚇的我雙腿不停的顫抖着。

原來棺材裏面躺着一具“溼屍”人頭栩栩如生,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鼻孔裏面有不少蟲子在裏面進進入入,看上去是十分的恐怖。

我曾聽苗鬼眼對我說過,屍體分很多種,所謂溼屍,就是水分含量和正常人體一樣,甚至高於正常人體的水份,經過特殊的環境影響,不腐爛,更不變質,頂多就是有一股腥味,但絕對不會臭。

但是這種特殊的環境指的確是那種陰煞之氣特別濃烈的地方,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所謂的溼屍。而這種溼屍到了一定的時間後,屍體就會發生異變,最終成爲屍鬼一類之物!

發現這麼多的溼屍,苗鬼眼又重新環視了一下望山坡的周遭一切,在看了良久之後,苗鬼眼大驚道:“我被騙了!這望山坡以前可能是什麼風水寶地,但現在這裏是一塊兒怨氣極重的凶地啊!一定是有人懂蛤蟆之術,在這裏變成了凶煞之地後,他改變了望山坡的地理地貌,隱藏了這裏是凶煞之地的事實,致使我第一眼看上去還以爲這裏是一個風水寶地,實則完全反了!”

苗鬼眼所說的蛤蟆之術指的就是現在社會大多懂風水的道人。

“爲什麼會這樣?”我問道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對我回道:“風水學講究的就是一個天然,天然形成的風水寶地是少之又少的,而這裏應該是很早以前人工做出來的風水寶地。像這種人工做出來的風水寶地只能保個幾十年,幾十年後寶地變煞地,殘害後人也屬比較常見的事,也就是爲什麼會有富不過三代的說法,說的就是人工弄出來的風水寶地。如今這寶地變煞地,中間再加上可能有某些人在暗中做文章,導致埋在棺材裏的死人都變成了溼屍了!”

“那怎麼辦?萬一這些溼屍異變成屍鬼,就算咱們不遭殃,那山下的老百姓也得遭殃啊!”我一臉擔心的問到。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