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紅娘做的,不僅帶動關係,還能解相思之苦,我的口碑怎麼着也可以上幾個層次,玩笑話。

時間很快到了週末,時間定在中午,鮮奶吧暫停營業半天,店長小莫親自做的蛋糕,我們把店裏的兩張桌子拼在一起,大家人多,或站或坐,熱鬧就好。

聽大利說,林宇不太習慣把過生日拿到很公開的場面上來,這次是小莫組織的,大利也非常高興,總之能讓林宇高興的,他都高興,沒差別。

今天天公不作美,天氣陰沉,看起來很可能會下雪。

林宇說了一番感言,從來到這邊結交我們到現在,幾個月過去,他成功從一個轉業軍人轉型爲甜點師傅,把以前沒敢嘗試的做好了,就有滿分的幸福感。

小盼主要負責的幾道大菜也統統端上桌,吹蠟燭許願,林宇一一做好,切蛋糕的步驟是他和大利一起完成的,我們在座衆人感受到強烈的閃光彈,

中午沒外人,大家吃喝玩樂很自如,尤其是許盈盈,放飛自我吃了個痛快,白子晗依然是優雅克制,笑容多了一些,舉止間透着疏離。

吃飽喝足去KTV放鬆,前一天訂好的大包,KTV就在大超市的樓上,比健身房高几層的位置。崇武吃過午飯就回去了,沒有和我們一起去KTV。

出門時,一絲涼意落在我的臉龐,我仰着頭看向天空,忽然來了一句:“下雪了。”

大家也紛紛看着天空,小片雪花徐徐落下,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這時我聽到身旁的大利聲音很低地問林宇:“會難受嗎?”

因爲他們就在我旁邊,所以我可以聽清一些,大利的問題讓我疑惑,難道林宇身體不舒服?我留意了一下林宇的回答:“沒關係,一會就好了。”

真的是身體不舒服,我關切地看向林宇,他們之間交談的聲音很低,肯定是不想被我們知道,於是我也壓低聲音問他:“林宇,是身

體不舒服嗎?”

林宇側首對我笑着搖頭:“舊傷而已,已經習慣了。”

我愣愣地聽着舊傷兩個字,沒反應過來,大利看了看林宇,算是在林宇默許的情況下,跟我解釋道:“宇子以前任務時中過槍,遇到陰雨天傷口就會不舒服,兩年了一直這樣。”

是了,他曾經做過特種兵,各種任務出生入死,我恍然發覺英雄就在身邊,他平和的像一個普通人,在平常的生活中幾乎讓人忘卻他以往的經歷,他很少談論那些,我知道有保密協議的原因在,心中欽佩。

小莫湊過來說:“我以前就發現了,陰雨天他的工作效率不高,問了之後才肯告訴我他肩膀的位置受過傷,當時處理得不及時落下病根。”

“這點小事真的不算問題,我的戰友身上的勳章比我多得多,他們還在一線。”林宇感慨道:“我只是不小心被狙擊槍咬了一口,另一個戰友卻犧牲了。”

我能想到當時的慘烈,林宇的傷肯定也不止他輕描淡寫說的那樣,只會更嚴重的。另一個戰友犧牲,他也落下了病根,這種情況當時一定兇險異常。

我們沒有多問,我在到了KTV包廂後交代服務員把空調溫度調的高一些,這樣林宇多少能舒服一些。大利始終挺緊張林宇的情況,小莫跟我說:“上次我就問過白子晗,有沒有什麼藥能根治這種情況,她那邊有些消息,不過距離太遠需要現準備,年後就行了。”

林宇的臉色是不如平時那般精神,他把大利趕到一邊去點歌唱歌,然後在音樂的掩蓋聲下,跟我們說:“前天我們小區裏有人去世,他們家人在小區樓下設了靈堂,這兩天晚上總是陰風陣陣的,以前不知道是我沒察覺還是因爲現在學了靈力。那股陰氣很不尋常,我有些疑惑,想着還是說給你們比較好。”

我看向小莫,這類事情我一向不瞭解,小莫說:“你是感覺到一陣的陰風,還是陰風不散?”

林宇說:“嚴格來說是陰風不散陰氣環繞,但我沒有看見鬼。我每天下班之後路過那裏,和大利晚上散步的時候也會經過,可能是沒到時間一直沒有見到有鬼。”

“沒見到鬼的影子還能感覺到陰氣,那地方有人做手腳了吧,今晚我去看看。”小莫道。

“我也一起。”我說,反正太早回去也沒事。

大利唱着歌就走過來塞給林宇另一個話筒,我們之間的談論中斷,陸續投入到KTV的放鬆中。總體來說,除了大利,其他人只要開口唱了水平都還是很高的,尤其是小莫,那低沉的嗓音簡直就是能迷倒萬千少女的低音炮,唱起陳奕迅的歌特別有感覺。

白子晗是屬於沒有拿話筒的人,她對唱歌不感興趣,但不妨礙聽,她聽得很認真。

許盈盈倒是收斂了平時在我們面前大大咧咧的習慣,唱幾首歌後就捧着果盤爆米花開吃,一個下午她完整幹掉了三桶。

(本章完) 等我們從KTV出來,外邊的地面已經落了滿滿一層的雪,不知在什麼時候雪就下大了,這地倒是零星飄了一些,小盼說:“真漂亮,可惜現在雪一停,不用多久就化掉了,到時候路也不好走。”

卻是這個理,小莫看了我一眼:“再回去加件衣服吧,晚上會冷。”

許盈盈問道:“你晚上要出去?”

我“嗯”了一聲:“小莫陪我一起去,今晚會早點回去的。”

許盈盈也沒多說什麼,我們暫時在門口分別。

小盼問我:“小童你最近直播室裏的觀衆怎麼樣?多嗎?”

這個我還真不確定,前兩天都是蕭晟幫我做的,我只對昨晚有話語權,我說:“算是還可以吧。”

“是嗎。”小盼遲疑着,“我這邊人數又開始減少了。”

許盈盈說:“快過年了,大家都忙。而且現在直播的平臺那麼多,不止一家,觀衆的口味挑嘍,說起來我接到網站的通知說是要籤合同。”

“怎麼個籤法?”我問。

“就是想把我們圈定在他們家的網站下,怕我們去其他地方發展唄,你肯定也收到了啊,沒看嗎?”

我尷尬地摸摸鼻子:“我待會回去看。”

心中問蕭晟有沒有這個信息,蕭晟幾乎是立刻回答了我:“有,不重要,沒簽。”

就不能說成一句完整的話嗎,雖然他只蹦出幾個詞,我還是能聽懂意思的。

“回去給我看一下吧,如果有需要還是籤一下保險。”我在心裏說。

蕭晟道:“不必,你有新的路,近期有其他直播網站很火,我已經把你報上去了而且做過一次直播收益和人數都很客觀,雖然還比不上你現在工作的這個,但兩邊一起之後可以選擇更好的那個。”

“你做這些都不和我說一聲的嗎?”我無奈,“等明天有空我去那個新的平臺看一下,直播時間在什麼時候?”

“晚上八點到十點。時間剛好可以錯開,不過今晚肯定是沒時間的。”

是啊,待會回家裏換件衣服,就和小莫一起去林宇家的小區。

小盼道:“小童,你又開始發呆了。”

“誒?”我擡頭看着小盼,笑了笑:“想了點事情。”

“你們待會要去哪?”她問。

許盈盈也順勢看過來,我說:“我的教練是林宇的戰友,我們一會再去和他們聚一下。”

小盼了然:“原來是去趕場子,好吧,原諒你了。晚上早點回來啊,別再像前天那樣半夜纔回,不安全。”

“嗯嗯,晚上小莫會送我回來的。”

挑了一件更厚的外套,我再次出門,小莫的車在樓下等我,我拉開車門坐進去,問道:“現在過去會不會太早了?”

小莫說:“還可以吧,一般靈堂就設三天,今晚是最後一天,提前過去看看也行,林宇說他要在大利睡下之後才能出來,估計要到十二點。我們先看看情況,估計不用讓他下來了。”

我點點頭,“而且這種天氣,林宇的身體估計會不舒服,下午他的臉色就不太好,晚上讓他好好休息吧。”

小莫道:“林宇在這方面還挺有天賦的。”

“靈力嗎?”我問。

小莫說:“是啊,他學得挺快,而且悟性高,估計跟特種兵出身有些關係,記憶力好,各種硬性條件都足夠,現在他能看到鬼怪,能做出簡單的招式,子晗是正統出身在系統的教他陣法和知識。”

“林宇已經學這麼多了啊。”我感慨。

“但是靈力的積累不是一蹴而就的,白子晗自小修行,我也是幾百年活下來的。林宇如果一直堅持修煉,很可能還要離開大利,”

“爲什麼?”我不明白,難道是要六根清淨,如果這樣的話,他沒有必要繼續練的,本來就不該把他拖下水。

“想練好一樣東西必定要有所取捨”小莫把車停在小區外圍,我們在車上坐了一會。

我說:“那林宇是什麼態度?”

“他要考慮考慮。”小莫說,“可惜了一個好材料啊,我是蠻想讓他一直修行下去,但對他而言還是親人更重要。”

“原本林宇與我們的事情關係就不大,他不需要爲我們搭上一輩子。”

我們下車進入小區,這個時間辦喪事的那家人沒有再放哀樂,但我們還是很快就看到了靈堂的位置。一個大棚子搭着,簡單化的設置,靈堂裏遠遠可以看到有人在裏面守夜,靈堂上方清晰可見陰氣密蓋。

小莫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帶到一邊,迅速開啓結界將我和他罩在其中,我納悶地問他:“怎麼了?”

小莫的眼神看向靈堂的另一側,他輕聲說:“有隻鬼窩裏的鬼。”

什麼?我看過去,只能勉強注意到靈堂旁邊的樹幹周圍有些陰沉沉的,小莫將手附在我眼睛上,我知道他是要把靈力附在上面,結果他的手觸電似的移開,我就聽到蕭晟的聲音道:“你的靈力離她遠點。”

我一僵,蕭晟接着說:“用你自己的精神力,可以看到的。”我條件反射地開啓精神力模式,再看向那邊時,已經可以看到被黑氣壞繞的鬼,我轉頭問小莫:“看着有點眼熟……好像是你照片上的一隻?”

小莫勾脣一笑:“B類裏的,我們走近一點。”

B類裏的鬼有十幾只,姑且稱呼他惡煞吧,因爲小莫說這隻鬼的陰氣很重,和惡煞差別不大。

惡煞站在樹旁邊,注視着周圍,我走到靈堂的正面,看着裏面的擺設覺得眼熟,小莫還在觀察惡煞,我便說:“小莫,這個靈堂裏擺的方式有點像以前一次和蕭晟去處理的事件,那一家人把死去的鬼魂圈/養,就養在家裏。”

小莫問道:“是鬼域論壇的那個事嗎?”

蕭晟的聲音說:“上次不過養一隻鬼,這次的架勢倒像是養好幾只鬼,否則鬼窩不至於安排一隻B類的鬼在這守着。”

我說:“爲什麼沒有看到養的那隻鬼?”

蕭晟道:“恐怕被養的鬼在這個小區相應的人家裏,把林宇叫出來問問看。”

小莫想了一下還是給林宇打去電話,林宇說:“莫哥我在8號樓的2單元,這就下來。”

我們走到八號樓的位置等着,林宇一出樓棟,小莫就過去把他帶進我們的結界中,我問道:“大利沒有說什麼?你這麼晚了下來。”

林宇輕笑:“沒關係的,我的事情他都知道。”說着,林宇擡首看了看樓上,我也順着他的視線望去,亮着燈的一層中有一家的窗戶是開着的。

“他會等我回來。”林宇道。

小莫說:“林宇,你在這個小區應該住了很久,這邊大約半個多少場喪事了?”

林宇想了一下:“幾乎每個月都有,這個小區里老年人居多,而且年齡都偏大,基本上一個月就會辦一個喪事。”

小莫沉吟:“也就是說,就算從年初開始到現在,也有起碼十個了。這種環境,你們還不考慮抓緊搬走,對這裏也是真愛。”

林宇道:“現在房價那麼高,有一套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們現在還處於還貸階段,哪有多餘的錢再買。”

我說:“就算知道了大概數量,也沒法知道每一家住的具體位置啊,這怎麼找?”

小莫嘆了一聲:“應該把崇武帶過來,或者是白子晗,他們能分辨出位置。”

“白子晗的正統訓練我是不瞭解,但是崇武師傅的方式應該是精神力吧,要不我試試看。”我說。

小莫說:“我也可以用眼睛看,就是費工夫,我們分頭做,讓蕭晟出來帶着你和林宇,我一個人就行,然後電話聯繫。”

林宇道:“我們找那些人家做什麼?”

小莫解釋道:“那個靈堂是有鬼窩的人故意設計成那個樣子,目的就是養魂,爲他們自己提供打手或者養料,厲鬼是通過吃掉鬼魂來增加戾氣和靈力的,他們要把鬼魂養得足夠肥纔會下手,就跟你們圈/養的牲畜一樣。”

我擰眉:“爲什麼鬼界的人都不管管,難道去地府報道的鬼魂都沒有定數嗎?鬼魂少了,他們都不查一查?”

小莫說:“所以我們懷疑洛餘風也不是好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在轄區進行這種交易。”

蕭晟出現在我身邊,這次換了件精煉的長袖襯衫,只是在這種雪未化盡的時候畫風再次突出了,我看看自己和林宇的穿着,再看蕭晟的那種清涼,實在有些看不下去。

蕭晟用靈力罩住我們,小莫脫離出去,開始一個樓層一個樓層的找。

林宇說:“只要靠近了,就能感受到鬼魂的陰氣,我們也是這麼找嗎?”

蕭晟看向我,“你的精神力可以擴散開,直接用製造屏障的那些小傢伙去找,以前崇武示範過。”

原來是這樣。那就從面前的八號樓開始,我凝聚精神力,面前的黑線圖案越來越多,我把他們散入樓棟中,並同時想着找到陰氣就來通知我這樣的信息。

很快,消息傳來。

(本章完) 林宇“啊”了一聲,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說:“我們這棟樓裏有一家,就在——”

“四樓。”

“四樓。”

我和林宇異口同聲,我們互看了一眼,林宇眼中有着驚訝,我說:“剛纔精神力在四樓探尋到陰氣的位置了。”

蕭晟的結界在林宇的面前展現了一次穿牆而過,把林宇驚呆了。我感受到他的三觀受到了衝擊,幾乎能想到要是這些能力用在其他方面,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四樓原本是一對老年人再住,後來老人家走了一位,剩下的那位就搬走和子女住了,然後這個房子現在就空出來外租。”林宇把他知道的說出來。

這裏目前看上去的確不像是什麼正經家庭式的住法,屋裏很亂,兩間主臥的位置房門緊閉,還好我沒的目標不在那間臥室。這裏是三室兩廳的格局,我在一間小臥室的門口看到屬於我精神力的黑線圖案,我走到那扇門面前,伸手轉動把手,蕭晟上來攔住我。

林宇順勢把我拉到後邊,蕭晟率先進入那件小臥,我們隨後跟上,臥室裏應該變成了雜物間,但是一片漆黑的當口,一個泛着幽藍色光芒的靈魂體,孱弱地趴在地上,看起來十分可憐。

蕭晟走上前,那隻上了年紀的鬼魂看向我們,在這裏結界解除,所以他是能看見我們的。

“你們是誰啊?來接我的嗎?快把我帶走吧,我總是走不出這裏,沒想到死了比活着還痛苦。”老爺爺虛弱地看着我們,懇求着。

我心中難受,蕭晟說:“他被困在這裏,吸取住在此處的人精氣,再被那個養魂的陣法吸走,最終成爲鬼窩裏的那些厲鬼的養料,等到他沒用的時候就會被整個吸走。”

林宇皺眉:“鬼魂中竟然也有這樣的做法,太殘忍了。”

“這種做法幾乎歷朝歷代都有,有的皇帝聽信讒言祈求長生,就這樣光明正大的養魂,最後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蕭晟說。

蕭晟走到鬼魂的附近在他周圍尋找圈定鬼魂滯留於此的法器或者法陣,幾個黑色線條跑到我面前,然後分別沾附到四邊的牆面,我好奇的看了看,然後告訴蕭晟:“我的線條在這個老爺爺的身前身後,頭頂的位置停住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蕭晟根據我指出的幾個位置,在對應的地方用靈氣打散上邊覆蓋的迷障,立刻露出裏面深刻在牆壁之上的法陣,天花板,東面,西面,和地板上均有。

林宇靠近一些看了眼這個陣法:“如果我們對這個陣法進行破壞,對方會發現的吧。”

蕭晟說:“會,所以需要些功夫,一旦陣法破除,這個鬼魂會因爲力量虛弱瞬間灰飛煙滅,你們會超度的法嗎?”

我看看林宇,林宇搖頭:“我不會。”

我想了一下,說:“用屏障應該可以幫助他們穩定一段時間的身形,在這個時間麻煩崇武趕過來吧,接下來可能還有七八個這樣受苦的魂魄

,我們如果直接讓他們灰飛煙滅,那個鬼窩的那些傢伙有什麼區別!”

蕭晟定定的看着我:“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不是救世主,也沒有義務做到這些。”

我堅定地看着他,“我想幫他們,而且我能做到。我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你一定能明白,不是嗎?”

蕭晟嘴脣緊抿,林宇說:“晟王的擔憂是你的安全吧,你用屏障或者是精神力的這個東西應該對身體的負擔很大,他擔心你……”

“住嘴,你打電話給狐狸精,讓狐狸精去把崇武接過來,這裏被養起來的魂,我們去抓。”蕭晟下令。

我一愣,林宇也有些微晃神。

“快啊!”蕭晟追了一句。

林宇立刻打給小莫,把這邊的情況說給小莫聽。

我看着蕭晟:“謝謝。”

蕭晟不語。

接下來就開始我們的計劃,我用屏障套住這隻虛弱的鬼魂,蕭晟同時發力,毀掉了牆上的法陣,然後帶着我們下樓,我把屏障保護下的鬼魂放在樓下的地上,確定不會被其他人發現,又加固了一層以防萬一,繼續和他們尋找下一個位置。

就這樣我連續用精神力將5只鬼魂放在了一起,再起身時,只覺得眼前發黑,身體一晃,蕭晟從背後抱住我,林宇叫了一聲:“小童?!”

我喘/息/着靠蕭晟的支撐休息了一會,持續的使用精神力而且強度這麼大真的很累,不僅是身體的累,還有精神帶來的巨大疲乏。但看着暫時可以安然無恙的鬼魂,我心中感受到莫大的安慰。

“繼續吧。”我說,看着蕭晟的眼睛,堅定不移。

蕭晟的目光有了些變化:“我們連續破壞了5個地方,對方已經察覺到了,從剛纔開始鬼窩裏的鬼就陸續增加了三個,現在已經有四隻B類鬼在這個小區聚集。他們可能會守在後邊的鬼魂面前等我們,你先休息一下,等崇武過來送走這些魂魄再繼續。”

我搖搖地看着靈堂的位置,知道蕭晟說得沒錯,我也能感受到愈加強烈的戾氣。林宇擔憂地看着我,我猛然想到,大利這時候還一個人在家,林宇與其跟着我們,更應該回到家裏陪着大利,如果我們真的要和對方交手,林宇還能在家裏保護他。

“林宇,你回去吧,大利需要你的保護。”我說,“要是那些鬼那有人性起來,大利一個普通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林宇遲疑,蕭晟說:“你去吧,而且你留在這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你住的那棟樓現在肯定有厲鬼過去檢查了,你最好回去和家裏人早點關燈睡覺。”

林宇拿起電話打給大利:“葛利,你先關燈睡覺,我這邊一切都好,你把燈關掉。”說完他就掛了電話,看向我們,“沒關係的,大利是普通人所以不會被厲鬼盯上,如果我這時候回去,反而目標更大。”

我軟在蕭晟懷裏,很是難受地皺眉喘/息,這種感覺真是太糟糕了,蕭晟抱

着我,半蹲在地上,被我的屏障圈定的鬼魂多是老年人,他們大多被法陣困了好幾個月,苦不堪言。

林宇又給小莫打了一遍電話,小莫接起來的第一句就是:“我們到小區門口了,用崇武的屏障進來,你們在哪?”

“南門的12號樓樓下。”

確定周圍沒有厲鬼的蹤跡,林宇離開結界,站在外邊。小莫和崇武也卸掉屏障出現在我們面前,崇武過來先是看看我的情況,確定我只是累得虛脫,才轉身超度那些可憐的鬼魂。

我覺得有些睏倦,在崇武送走了所有鬼魂後,屏障也不必繼續支撐,卸去那層負擔,我跟着輕鬆了不少。

“剩下的交給我和小莫,蕭晟你陪着她。”崇武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