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小八見了頓時喜笑顏開,“素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小八驚奇的問道。

“別說了,快跟我來吧~有事兒要請你幫忙!”素素說着,拉着小八的胳膊就上了那紅色的“法拉利”。

“哇!好軟啊!比那個車坐起來舒服多啦!”小八坐在副駕駛墩坐着,真皮富有彈性的座椅將他彈得直蹦高。

“坐穩了哈~”素素輕笑了一聲,一腳油門就竄了出去。

“哎呦我的媽呀~”

車子飛速射了出去,小八差點飛出去。

щшш▲ ttKan▲ ¢ 〇

“吱~!~~”過了沒多久,紅色的法拉利一個急剎車,地上拉着長長的黑線,最終停在了素素家的莊園門口。

“嗚哇~”

小八在車子停下的一瞬間,自己一個彈跳跳了出來,蹲在路邊瘋狂的嘔吐。

“嗚哇~咳咳咳咳….”

素素見了給了順了順後背,然後遞上了一瓶水。

“謝謝啊~”小八接過了水,“咕嚕”“咕嚕”,漱了漱口。

喘息了片刻,小八喘着粗氣說了起來:“你,你找我什麼事兒啊?”。

“邊走邊說吧!”素素拉着小八的手,走進了莊園。

當那冰晶玉骨的小手握住小八的一瞬間,小八胃部的不適,瞬間就消失了!也瞬間來了精神,鼻血差點噴了出來。哦呦~好滑,好舒服啊~

小八肆意的陶醉着,自己還沒感覺走多久,就已經走到了那棟白色大樓的二樓。

“爸!還是讓他試試吧~!”

聽到這話,小八回過了神來,朝前面望去。見仍舊還是那個房間,只是不同的是此時那個道士已經是窘迫的坐在沙發上,耷拉着頭。小八看後,心裏一陣冷笑,“哼!菜雞!沒招了吧?!”,小八心裏對那人一陣鄙視。

再見江樹林,態度已經大變,連忙迎接小八走了進去。

“來!王先生,還是懇求您給看看吧!吃了這個廢物的藥,我夫人不僅沒有好,反而臉色更難看了!”

江樹林說着,瞅了那個道士一眼。那個道士屁都不敢放一個。

小八瞥見,嘴角輕輕揚起了一個蔑視的微笑,滿是自信的走到躺在牀上的那個女人牀邊,仔細的端詳着她。

目光晶瑩透亮,金光閃爍。小八法眼大開,洞悉了眼前這個女人身體的一切。

見此時,小八發現,那女人體內居然活生生的藏着一個如嬰兒般大小的小鬼兒!那小鬼正在啃噬着那女人的靈魂。這時好似發現了小八在看他,頓時呲牙列嘴的看向了小八,意在驅趕。。

小八看了冷冷一笑,心想:“我當是何方神聖呢!原來只是只小鬼孩兒!” 第442章等我回家一起吃飯

淚水無法控制的從眼眶爭先恐後的出來。

段家的少爺就算是要星星,也能搶過來。

他一生順遂卻在謝半雨身上栽了好大的跟頭,因為可笑的自尊心,讓深愛的女人誤會。

想來認識這麼久,他從沒有對她說過一句我愛你,段景霽悔恨卻再也無能為力。

甚至連半雨死亡的真相他都不明白。

段景霽和星星就這樣離開姜南初的生活。

空下來后,姜南初想起前段時間容幼儀來看望她,同時透露了一個消息——秦箐阿姨生病了。

秦箐阿姨是養父姜國輝的好朋友,姜南初作為晚輩自然應該去醫院看望她。

來到錦都醫院門口,姜南初和容幼儀取得聯繫,知道病房立刻走上去。

「阿姨,我來看望您,您的身體還好吧?」

「你來看阿姨,阿姨很高興。」

「其實都老毛病了,不礙事,是他們強拉著我過來住院的。」

「媽,你還說呢,好端端的在廚房都能暈過去,嚇死我和爸爸了。」

姜南初看著他們一家三口說話鬥嘴的樣子,實際上很羨慕。

她坐下后發現床邊堆滿了鮮花,水果籃。

「糟了,我太著急,忘記買些禮物過來。」

「別別別,幸虧你沒有買東西過來。」

「我們全家現在看到這些都要發瘋了。」

容幼儀嘆了一口氣說。

「有人送禮是好事,怎麼看你們的神情是不開心?」

姜南初不解的詢問。

「南初你不覺得奇怪嗎?」

「我們一家在帝都生活二十年,哪裡來錦都的親戚,這些都是我粉絲送的。」

「他特別狂熱,卻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像只蒼蠅般跟著我!」

容幼儀嫌惡的說。

「要不發條微博勸導,說不定他會聽呢?」

「你說的有些道理,我試試吧。」

「對了,南初這個給你。」

容幼儀帶上笑意從包包中取出幾張門票。

「過段時間我會在錦都開演唱會,到時候你可一定要過來!」

「如果有好朋友也叫上,票管夠。」

「幼儀,謝謝你。」

姜南初知道容幼儀目前的熱度可以算上一線流量,演唱會門票被黃牛炒到上萬的價格,卻空出最好的位置留給她。

「不準說謝,我還有件事拜託你呢。」

容幼儀小聲的說,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去外面。

兩人來到走廊,容幼儀才扭扭捏捏說出請求。

「南初,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叔叔了。」

「我知道他和陸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如果陸先生邀請他看演唱會,他肯定能同意。」

「南初,你能幫我這個忙嗎?我讓他看到閃閃發光的容幼儀。」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當然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姜南初點頭答應下來,據她所知秦凌予比陸司寒還要大上一兩歲,這把年紀沒有女朋友,不一定是對容幼儀沒感覺。

兩人商量好一切,見時間不早了,姜南初下樓。

「祝林,我們回別墅吧。」

「好的,南初小姐。」

汽車一路平緩的行駛著,姜南初撥通陸司寒的電話。

「老公,今晚想吃什麼?」

「吃你。」

會議室內,眾多高管經理驚掉下巴。

這麼流氓的話,真的是陸大總裁說出來的嗎?

「正經點,究竟想吃什麼,我好安排張叔做。」

「醬香魷魚,麻婆豆腐,干煎三文魚,可樂雞翅,山藥排骨湯。」

「嗯嗯。」

「不對,怎麼都是我愛吃的?」

姜南初後知後覺的問。

電話那頭的男人露出一抹笑意。

「養肥了你,才好吃。」

「大混蛋,好好說話。」

「乖,等我回家一起吃飯。」

還沒有結束通話,陸司寒發現眾人眼中的不敢置信。

「非常不好意思,我和未婚妻關係一向都是這麼相處的。」

「大家也不必羨慕,你們會找到人生的另一半。」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砰!」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陸司寒的眉突然皺起。

「南初,你那邊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南初?」

「有輛車撞上我們了。」

「什麼!」

陸司寒直接站起來。

「你不用擔心,沒什麼大事,只是簡單的碰撞而已。」

「好,我立刻過來。」

陸司寒看向沈承示意將所有後續工作由他處理,直接離開集團。

當陸司寒抵達醫院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醫生,南初怎麼樣?」

「沒什麼大事,腿上有些擦傷和烏青,靜養幾天就好。」

簡單包紮過姜南初的傷口后,醫生說道。

「祝林呢,祝林是怎麼在開車,居然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

「照我看,他可以直接滾回帝都了。」

一想到車禍這裡兩字會發生在南初身上,陸司寒就控制不住脾氣。

「這件事情怪不了他,是對方的錯。」

「祝林已經很小心的避開了,你看我什麼事都沒有。」

見陸司寒是真的發火,姜南初站起來抱住他的腰柔柔的說。

另一邊,祝林是手臂綁著繃帶進來。

「先生,我——」

「南初已經為你求過情,說說吧,今天究竟是怎麼回事,那輛肇事的車呢?」

「已經逃逸,是輛貨車。」

「立刻去給我查!」

陸司寒冷著一張臉發布命令,看起來格外可怕。

「不用這麼麻煩了吧,我們都沒事,那名司機撞到豪車肯定沒錢賠的。」

「我怕這一切沒這麼簡單,總之找到司機才能安心。」

陸司寒將這個任務交給祝林去辦。

議長府內,戰材昱看著秘密傳送過來的文件,越來越好奇,姜南初與戰盼夏在M國究竟遭遇什麼事情。

她們停留一個多月的時間,卻好像人間蒸發一般,尋不到任何蹤跡,很明顯是被故意抹去。

這場M國之行中,還有一個可疑的地方,那就是班猜的死。

根據報道,班猜在雲城的基地被毀,他帶十名手下前往M國。

而陸司寒單憑一人救出姜南初與戰盼夏的同時,滅了十名毒//販,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除非M國有一股勢力在幫助他們。

戰材昱舔了舔下嘴唇,想起傅自橫與姜南初和戰盼夏之間的交情。

他們該不會在背後還有聯繫吧? 第443章我戰盼夏只認南初做我嫂子

這個想法一旦在戰材昱的腦海中湧出來,所有解釋不通的事情瞬間都清楚了。

但這些說到底還只是猜測而已,他需要證據。

目前的時機尚且還不成熟,戰材昱不願意太快暴露自己。

想到這裡,他撥出一個電話,淡淡的說了幾句。

松本葉子在議長府處理完公務已經是晚上八點,她正要開車回去,發現車窗上面塞著一封信。

環顧四周,空無一人。

松本葉子大膽的上去拿下信封拆開看起來。

【戰盼夏感染幻霖。】

【一個月行蹤成謎。】

【陸司寒單槍匹馬剿滅十名毒販。】

【將所有事情與無雙殿傅自橫聯繫起來,是不是合理多了。】

看到最後一句話,松本葉子直接將紙團揉起來。

她也調查過M國的事情,但很多地方想不明白,所以擱淺下來。

今天被這樣提醒,松本葉子可以說是豁然開朗。

其實早在抵達錦都之前,松本葉子就調查過姜南初與傅自橫這兩人的關係,他們看似疏遠,但很多時候都有絲絲縷縷的聯繫。

如果能將姜南初與無雙殿捆綁起來,她就絕對不可能成為司寒的妻子。

此刻松本葉子已經想到絕佳的辦法可以證實姜南初與傅自橫之間的關係了。

松本葉子微微勾唇一笑,雖然不知道送這張紙條的人是誰,但卻很感謝他。

別墅內,姜南初出了小小的車禍,雖然醫生都說沒事,但陸司寒依然放心不下,半個月內天天吩咐張大廚熬牛骨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