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龍能吐火布雨打雷,但其實,它是火的化身!

所以說,就算真龍死了以後,氣息當真時變成了火焰,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地方,想通了以後,我頓時就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找到了,不用像是一個無頭蒼蠅似的亂竄了。

但是這真龍的氣息,好像並不是很喜歡我呢。

我頭疼的敲了敲腦袋,只要我稍微靠近一點,就會被火焰給躲開,壓根就碰不到它,更別提說要將它帶到我的身體裏面,去裝成一個真龍了。

我不死心的又往前走了兩步,想要用蠻力抓住它。

而且就發現它現在其實就在我的腦袋頂上,不知道是不是我現在只是意識的原因,我往上輕輕一躍,就跳起來了老高,然後直接就抓住了真龍的那股氣息。

讓我意外的是,這股火焰握在手裏竟然沒有燙手的感覺,而是溫溫的,摸起來還有點滑溜溜的,十分的舒服。

我心裏一喜,趕緊轉過身子就想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面,結果就聽見了一道十分清脆的笑聲,就好像是小孩子在笑一樣,銀鈴似的聲音。

很快,我就覺得自己的手裏面就是一空,猛地張開手,就發現手裏面原來握着的火焰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而剛剛的那道笑聲再次在我的頭頂響起,我擡起腦袋,就看到火焰正飄在我的頭頂上,剛剛那道笑聲,其實就是它發出來的!

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怎麼這真龍的氣息就好像是空氣一樣,都抓不住,還有剛剛那道笑聲,其實是在嘲笑我呢吧?

我氣的瞪了火焰一眼,然後想要伸手去抓,但是這次怎麼也抓不到了,我心裏面漸漸變得失落,不僅沒有抓到,還沒這小東西給戲耍了半天,別落在我手裏,不然看我怎麼收拾它!

“靜心,智取。”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傳來了一道女聲,我猛地就轉過腦袋,這道聲音很熟悉,我之前也聽到過,是陳阿鸞的聲音!

我心裏面一陣激動,趕緊讓自己靜下心來,看來,陳阿鸞現在是真的藏在了後山裏面。

智取?

她的意思是說,我現在壓根就抓不到火焰,就只能智取了。

我點了點腦袋,然後無聲的說了一聲謝,真龍的氣息,就算是真龍當真已經死了,那這氣息也不知道強了多少,就憑我仔現在的本事,是壓根就抓不到的。

但是我有優勢,現在我的身體裏面還有龍鱗呢,氣息和龍鱗全都是真龍身體裏面的東西,肯定會覺得熟悉,只要這小火焰覺得熟悉了,是不是就以爲有龍鱗的我的身體其實是真龍,然後就會進入我的身體裏面了?

這麼想着,我也不動了,看了看小火焰,然後坐在了地上不吭聲了。

裴俊星之前說,我的身體裏面有龍鱗,所以才能看到它,除了我意外,所有人其實都是看不到它的。

而且通過剛剛的事情來看,龍的氣息雖說是很強,但是心智並沒有成熟,現在就還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興許是因爲第一次有人能夠真正的見到它,覺得十分的稀奇,所以纔有了戲耍我的心思。

哄個孩子而已,還能有多困難?》

果然,小火焰見我不理它了,就開始急了,一直來我的面前湊,而且還蹭了蹭我的腦袋和眉毛,好像是想要燒我似的。

我閉着雙眼,也不動,不理它。

等它更着急的時候,我索性就站了起來,然後朝着後山外面,我自己的身體的方向走了過去,一直都在往前走,也沒有往後看,要是吊足了小火焰的好奇心的話,它待會兒肯定就會跟着我一起出後山的,只要見到了我的身體,不怕它不不上鉤。

況且,我之前猜的也沒有錯,小火焰是一直都跟龍鱗在一起的,只要離得近一些,就肯定能夠感覺到龍鱗的氣息了,不用我多說,肯定也會過去的。

走了好幾步,我都沒有感覺到小火焰跟上來,心裏有點失望,心想它要是真的不跟上來的話,那大不了我再回去,多跟它玩一會兒,總能引起它的好奇心了吧?

就在我快要停下來的時候,身後突然就傳來吱吱吱的一道叫聲,帶着一絲絲的憤怒,緊接着,我就看到小火焰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 這一晚,整個中海市浦東區都處在動蕩之中,戰鬥結束,便是出現不少的人拿著刷子和水桶在洗刷著路面上那已經乾涸的鮮血,他們要在天亮之前,將這裡打掃的沒有任何的異常,這是地下世界不成文的規矩,無論你晚上斗的有多麼的厲害,但是一旦天亮了,不可以造成社會的混亂,必須要還原白天的安寧。

半路上,秦穆然還是選擇打電話給了紀凌風,畢竟這麼多的毒.品,龍鱗如今處在風口浪尖上是不能放的,若是真的被舉報了,然後一個搜查令,真的是有口說不出,所以想要找個穩定安穩的地方,還是得靠紀凌風這個四大家族之首的紀家出面。

電話撥出了大約一分鐘,這才被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紀凌風懶散的聲音,顯然此時的他正在美夢之中。

「喂,然哥,這麼晚了你還不睡?」

紀凌風打著哈欠,閉著眼睛問道。

「小風,我知道這時候你肯定是睡了,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夠找你這個土財主了!」秦穆然打趣地說道。

「什麼事情連你都沒有辦法?」

紀凌風聽到秦穆然遇到了一些麻煩,頓時睜開了眼睛,有些懷疑地問道。

「剛剛龍鱗對青龍幫出手了,奪了聞生手中一個重要的倉庫,裡面都是好東西,現在東西太多,龍鱗不能放,所以看看你那邊有沒有一個大點的倉庫。」

秦穆然並沒有說裡面是什麼。

「我去,龍鱗干青龍幫了啊?這麼刺激的事情,你竟然不喊上我!」紀凌風聽到這麼刺激的事情頓時睡意全無地說道。

「這不是怕打擾你泡明星嘛,不扯其他的,先解決這個地方,有嗎?」

秦穆然問道。

「有多少?」紀凌風問道。

「大約一百個箱子的貨吧!」

秦穆然大體說了聲道。

「那隻能去我才買的一個工廠了,最近紀家也有往醫藥方向走的意圖,就買了個醫藥公司,剛好我可以把這些存在倉庫裡面。」

紀凌風當即說道。

「好!把地址發給我,我這就過去,一會兒請你喝酒去!」

秦穆然笑了笑道。

「好嘞!」

此時的紀凌風哪裡還有困意,當即便是屁顛屁顛地從床上走下床,然後迅速洗漱了一番后,便是開著車向著最近紀家剛買的醫藥廠開了過去。

「然哥!」

紀凌風到的時候,恰巧秦穆然等人的卡車也到了,紀凌風看著這個架勢,好傢夥,一個個身上都是鮮血淋漓的,看的他都有些觸目驚心。

「今晚這是玩的很大啊!」

紀凌風頓時意識到了什麼,說道。

「知道為什麼不喊你了吧,要是你出什麼事,你爸非得砍死我不可!」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那不正好隨了他的願望啊,再找個嫩模生個娃,美滋滋!」紀凌風沒心沒肺地說道。

「你爸要是聽到你這麼說,估計又得氣的跳起來了。」

秦穆然笑道。

「嘿嘿!這是日常懟老爸!」

紀凌風也笑了笑。

「行了,鑰匙拿到了嗎?」

秦穆然問道。

「這兒呢!我吩咐了,除了我,誰都不能打開這個倉庫!」紀凌風獻寶一般地說道。

「還是你給力!」秦穆然給了他一個贊道。

「走吧!我帶你們去!」

說著,紀凌風便是上了車,隨後醫藥廠的大門打開,秦穆然等人的卡車跟著紀凌風的汽車向著倉庫開了過去。

將一百來箱的毒.品都卸載進倉庫里,秦穆然看了看四周,才發現,這個醫藥廠子的規模並不小。

「我說小風,你怎麼突然想起來買個醫藥廠了?」秦穆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這不是無聊嘛,家裡也看重了未來醫藥技術的發展,所以就想先下手為強了!」

對於秦穆然,紀凌風是有什麼說什麼,從不避諱。

「那豈不是盛康集團又多了一個紀家這個商業對手了!」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這哪能啊,我嫂子的公司那是多麼優秀的公司,而且紀家在這個行業還是萌新,一切說不定還要我大嫂多多照顧呢!」

紀凌風很恰當地拍了個馬屁道。

「就你會說,不過你和盛康集團合作,該怎麼來就怎麼來,不能因為我,紀家虧錢,手心手背都是肉,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

秦穆然終究不想欠紀家太多的人情,否則的話,已經很難還了,現在再欠下去,估計這輩子都還不了了。

「知道了!」

紀凌風點了點頭,不過至於他會不會聽,就是他的事情了。

「走!小風,嘯哥,狐狸,小白,老周,虎子,我請你們喝酒去!」秦穆然臉上露出了戰鬥后勝利的笑容道。

「走!慶祝下!」

其他的人也很是亢奮,紛紛同意。

「兄弟們!現在通知今晚參加行動的兄弟們,前往夜獨醉酒吧,今天我請大家喝酒,犒勞大家!」

秦穆然對著身後的龍鱗眾人喊道。

「然哥萬歲!」

聽到秦穆然要請大家去酒吧喝酒,參加行動的龍鱗精英們一個個高興的歡呼了起來,今天晚上對於青龍幫來說可能是一個不好過的夜晚,但是對於他們龍鱗來說,卻是一個難以忘懷的夜晚,因為他們從一個小小的勢力,向盤踞在浦東區數十年的一流勢力青龍幫宣戰了,而且還是大獲全勝!

這種戰績,對於龍鱗的每一個人來說,都是萬分鼓舞的,所以秦穆然這話落下后,大家根本就顧不得剛剛一場大戰後的疲勞,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亢奮,因為他們還處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出發,夜獨醉!」

秦穆然事先打了個電話給夜獨醉的負責人,知道秦穆然要來,連忙開始準備,自從韋武離開中海以後,夜獨醉酒吧也歸了秦穆然,此時秦穆然的電話自然和五哥的電話沒有什麼區別,當即,整個夜獨醉酒吧也開始忙碌地準備起來,準備迎接秦穆然等人的到來。

車隊浩浩蕩蕩地離開,向著中海市區開了過去,街邊的人已經很少,不過路邊的積水依舊可以隱約看出當時的血漬,不過經過幾個小時的浸泡后,也差不多都消散了,所以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秦穆然等人則是直接向著夜獨醉酒吧疾馳而去。 我心頭一喜,上鉤了!

臉上也不敢露出來,也沒有看小火焰,就直直的看着前方,腳不停的往前走,小火焰好像是更加的憤怒了,吱吱吱的叫了好幾聲。

見我還是不理它,索性直接就飛到了我的前面,然後擋住了我的雙眼,我將它拽下來,然後發現這次它居然乖乖的待在我的手裏面,竟然都不躲起來了。

我輕笑一聲,這是想用剛剛的把戲呢?等我放鬆警惕以後,再突然逃跑。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看了小火焰一眼,直接就將它放在了地上,然後繼續的往前走,它更加着急了,再次的跟了上來,然後擋在了我的眼前。

這麼來回了好幾次,終於出了後山,我頓時就鬆了一口氣,加快腳步朝着我的身體走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小火焰突然激動地叫了一聲,速度竟然比我還快,蹭的一下子就衝到了我的身體裏面。

我猛地睜開雙眼,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臉上露出狂喜,我的意識現在已經回來了,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我的身體裏面現在好像是多了一些什麼東西。

就好像是一股用不完的力氣一樣,只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我嘴都快咧到了耳朵後面,旁邊的裴俊星顯然也已經發現了,拍了拍我的腦袋,沒好氣的說,“趕緊開始吧,不然那邊真的撐不住了。”

說着話,指了指楚珂的方向,我下意識的看過去,正巧就看到鄭恆被楚珂一腳踹出去了老遠,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層土冒了出來。

而旁邊的連染和葉寒,動作也比之前慢了不少。

我趕緊轉過腦袋,朝着裴俊星點了點了頭,沉聲說,“告訴我,怎麼做?”

裴俊星看了我一眼,臉上終於露出來一絲的笑意,然後說,“雖說你身體裏面現在已經有了龍鱗和龍的氣息,但是我也不能保證就能一定成功,畢竟這種方法從來都沒有人用過……”

裴俊星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不耐煩的打斷了他,“好了,我知道了,這句話你都說了好幾遍了,快告訴我,現在怎麼做?”現在倒是不着急了,剛剛急吼吼的樣子哪裏去了?

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我還有選擇的時間嗎?

裴俊星搖了搖腦袋,然後告訴了我方法,我聽完以後,確認自己已經記住了,才朝着裴俊星點了點頭,然後讓他現在離着我遠一些。

裴俊星多惜命呢,一聽我這麼說,立馬就跳出去了二十多米遠,畢竟火龍馬上就出來了,一個搞不好,我就能被燒成灰了。

我按照裴俊星說的方法,定定的看了看前面,就閉上了雙眼,然後在心裏面默唸,“我最衷心的奴僕,你現在在哪裏?”

一直都不間斷的,在默唸。

直到快唸到一百遍的時候,我突然就聽見一道劇烈的怒吼聲,我猛地瞪大雙眼,朝着前面看過去,是火龍,它真的出來了!

雖說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但是火龍的再次出現,還是帶給了不小的震撼,雙腿登時就是一曲,差點沒跪在地上,這股威壓,還是這麼強……

裴俊星在遠處大聲道,“冉茴,堅持住,千萬不要讓它看出來,你要是露出一點點的懼意,就會露餡了!”

聽了裴俊星的話,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裴俊星說的沒有錯,只要我露出一點點的懼意來,火龍肯定立馬就能察覺出來。

因爲真龍是它的主人,是絕對不能懼怕它的。

我穩住身體,不敢有一丁點的鬆懈,生怕被不遠處的火龍給看出來,膝蓋就好像是被灌了鉛一樣,僵硬的不得了,幸虧我現在不用動,只要站在原處裝成高深莫測的樣子就可以了。

不然只要我一動,肯定就會趴在地上的。

我看了看不遠處,而此時,鄭恆他們的情況也比我好不到哪裏去,個個都是身形僵硬,連動都動不了,額頭上更是冒出來了一層細密的汗。

就連楚研,僅僅是個鬼魂,臉色都變得很難看,看她的樣子,也是一點都不能動的。

之前速度十分快的楚珂,現在雖說還能動,但是動作也已經僵硬了不少,我看着後山的方向冷笑一聲,想必這會兒控制着楚珂的楚成,也已經察覺出來不對勁了吧?

會出來嗎?

他會沉不住氣,然後現在就衝出來嗎?

火龍正邁着步伐一點一點的朝着我靠近着,好像每走一步,都會地動山搖似的,地上更是顫抖的厲害,好像是地震一樣的。

等火龍整個身體都出來以後,帶給我的,已經不僅僅是震撼就能形容的了,我整個人都要驚呆了!

我想,我一輩子都可能不會忘記這幅畫面,實在是太震撼了,眼前的火龍就好像是一座移動的山峯一樣,我上次看到的,不過就是冰山一角而已,火龍還沒有整個的站起來。

站起來以後,就好像是有山那麼高,我仰望着它,突然就覺得自己十分的渺小,火龍僅僅需要一根腳趾頭,就能踩死我!

難怪裴俊星之前會說,火龍就是山幻化而成的了,這不是山是什麼?還是一座移動的山峯!

我不敢有絲毫的分心,趕緊集中意識,不斷的默唸着那句話,然後雙眼不敢亂看,只落在火龍的身上沒看着它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靠近着我。

眼瞅着,火龍就已經走到了我的身後,然後大聲咆哮了一聲,猛地張大嘴。

我震驚的瞪大雙眼,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好像重新回到了聖女死的那天,那個時候,火龍在吐出來火球之前,也是這個動作!

難道,我沒有隱藏好,還是被發現了嗎?

我渾身顫抖的厲害,甚至連那句話都開始忘記了默唸,直到站在不遠處的裴俊星着急的朝着我怒吼,“冉茴,不要慌,我們所有人的命可都是拿捏在你的手裏的!”

我頓時就回過神來,是啊,事已至此,我應沒有了放棄的權利,火龍是我引出來的,而且現在所有人都被火龍給壓制住了,連動都不能動,只要火龍發現了我是冒牌了,一怒之下,很有可能就會殺了所有的人!

我趕緊緊緊的閉上雙眼,然後在心裏面不停的默唸着那句話,一刻鐘都不敢鬆懈,而且雙眼也不敢睜開,生怕睜開雙眼,會看到火龍殘暴的樣子,和殘忍的畫面。

我手哆嗦的厲害,聲調也開始漸漸的不穩,但還是沒有勇氣睜開雙眼。

直到過了好幾分鐘,我念的嗓子都開始閥杆了,我還是沒有聽到火龍的反應,這才忍不住偷偷將雙眼眯成一條縫,然後偷偷的睜開一些,看了看身前,發現火龍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頓時就是一慌,沒有了?這是再次回去了嗎?

正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裴俊星突然就扶着額頭說,“看你身後。”我驚訝的轉過腦袋,然後就發現裴俊星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旁,正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張大了嘴,然後慢動作的轉過了腦袋,然後就看到的我身後就好像是有一座山似的!

我驚訝的臉都開始僵硬了,吃驚的轉過腦袋看着裴俊星,難道剛剛是我的錯覺嗎?我竟然看到火龍像是一個寵物似的,一動不動的窩在我的身後,一點的殺傷力都沒有,看起來十分的溫和。

裴俊星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看着我說,“冉茴,你成功了。”

這一瞬間,我差點激動地要跳了起來,但是想到身後的火龍,我生生的就忍住了,不能暴露,不能暴露,不能被火龍看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站在不遠處的楚珂突然之間就再次的動了,而且動作十分的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

我頓時就是一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鄭恆他們明明現在還是在火龍的威壓之中,還是不能動的,裴俊星能動這件事兒,我早就已經見怪不見了,他的身上肯定有什麼祕密的。

怎麼出楚珂會突然之間就衝了過來,而且動作還是這麼快?

難道是楚成強行控制着楚珂的身體,讓他衝了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楚珂已經伸手要掐我的脖子,裴俊星見狀不好,趕緊就攔在了楚珂的面前,然後跟楚珂纏鬥了起來。

緊接着,楚珂胳膊上,還有臉上,皮膚突然之間就崩裂開了,還在不斷的往外噴血!

我震驚的看着楚珂,朝着裴俊星大叫一聲,“這是怎麼回事?”楚珂之前的傷口早就已經癒合了,剛剛突然崩開的,肯定就是新的傷口,而且還是這一瞬間冒出來的。

裴俊星躲開了楚珂的攻擊,然後轉過腦袋告訴我說,“應該是楚成在控制着楚珂的身體,想讓他強行衝破火龍的威壓,結果現在身體承受不住了,筋脈會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