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靜排好隊坐回座位,口中還罵着張小凡的不是,打開手機一看,臉刷的白了。

“小靜,怎麼了?”宋風喝着飲料問。

“沒……沒什麼。”陳靜忐忑的說完,目光畏懼的朝張小凡位置看去。 ?第二愛五十六章:

三才陣法師是修真界最基礎的陣法,基本上不論修為高低,對於三才陣都知之甚深,葉洛辰身為陣法世家的前少主,比旁人更是多了好幾種破陣方式,簡單的三才陣法自然困不住他,單打獨鬥這三人當中無一人是葉洛辰的對手,三人的武力值相加在一起,再加上旁邊十幾個金丹期真人在背後放冷箭的情況下,葉洛辰一時險象環生,就算是能破陣,短時間內也擺脫不了這種被動的局面了。

霖鈺團的成員隨便拉出來一個,在修真界都是佼佼者,可如今在葉洛辰這個曾經的後輩面前,卻淪落成了背後放暗箭的存在,現在看到葉洛辰自顧不暇,一個個的如打了雞血般興奮了起來,此時不報仇跟待何時,紛紛拿出看家本領,不要錢的攻向葉洛辰所在的方位。

比試台上有著空間陣法加持,足足有一個籃球城的面積大,可是這對於打鬥起來能翻江倒海的修士來講,尤其是修為高深的修士,一個道術可能就佔了半個比試台了,在承德修為最低的就是金丹後期真人,本來他們相互配合,在這比試台上佔盡優勢,可如今這一二十人同時發動攻擊,本就大的空間,頓時各種術法齊飛,就算是金丹真人,道術控制的得心應手,也不敢保證不會誤傷,尤其是在最內層的三位元嬰真君,攻擊葉洛辰的同時,還要閃躲來自團隊成員的道術,三才陣法不用破解,自行潰散了,葉洛辰則趁這個難得的機會脫身,離去前連連揮劍,對著眾人一招萬劍齊發,同時不忘使出輪迴劍意,把地獄黃泉之氣引了出來覆蓋在劍身上,只見龍華劍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比試台上瞬間被劍光鋪滿,就連防護罩外都能感覺得到比試台上的壓抑。劍光持續了一刻鐘才消散,這才讓人看清楚台上的情況,只見雙方涇渭分明,各守一邊,葉洛晨看著沒有一點損傷,只是臉色蒼白了點,在反觀霖鈺團的人馬,則只有包括三位元嬰真君在內的九人還站著,其他則變成了屍體躺在地上。

葉洛辰乘勝追擊,緊接著使出一招「地獄勾魂」,再次把地獄黃泉之氣引至劍身橫掃,整個比試台隨著黃泉之氣的湧入,整個比試台上都充斥著黃泉之氣,場面瞬間陰冷起來,那不是一般的陰寒,而是彷彿能把人的神魂都凍住一般的極致冰冷,幾人都知道葉洛辰一念生一念死的輪迴劍意,紛紛拿出看家的本事抵擋,三位元嬰真君還好點,畢竟是同階修為,雖然狼狽,黃泉之氣到底隔絕在外了,可是那幾位金丹真人就不不行了,先是受了不小的傷,消耗了不少靈力,這下子黃泉之氣來勢兇猛,就是有護體罡氣,還是抵擋不住黃泉之氣的腐蝕,那種噬魂蝕骨的感覺讓幾位活了幾百歲的金丹真人一個個慘叫出聲,聽得台下之人忍不住的直打寒顫。

葉洛辰先前一直和這些人膠著在一起,雙方屬於誰也奈何不了誰的狀態,如果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葉洛辰只是個比其他人強一些的元嬰中期修士,或許能在三位元嬰真君的聯手下多撐一段時間才能取勝,加上眾多金丹真人時不時的騷擾,要想取勝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行,偏偏對方豬隊友太多,他們自己上趕著找死,在人多心不齊的情況下,這才給了葉洛辰反擊的時機,用地獄黃泉扭轉了劣勢,地府黃泉是人最終的歸宿,本身就有吸引魂魄的作用,這才能讓那些死去的魂魄在無人引路的情況下墮入輪迴,而修士雖然已經不屬凡人範疇,但是魂魄卻只是比那些沒有修鍊的魂魄強上一些,還是無法抵擋來自地獄黃泉的召喚,除非你自身的魂魄強於施術者本身三倍以上,才能抵禦住這種來自身體本能的抗拒,輪迴劍意,一接觸就是一個輪迴,這也是葉洛辰輪迴劍意的可怕之處。

少了幾個瘙癢的跳蚤,再加上黃泉之氣的輔助,剩下的三個人就好解決了,先使用龍華劍鎖住退路,再加上葉洛辰的雷電術法攻擊,三人很快就潰不成軍四散開來,葉洛辰則是趁此機會把三人一一解決。

蕭楠看到葉洛辰取勝,急忙走上前迎了上去,「怎麼樣?沒事吧?」說這話不忘把手指搭在脈上診治一番,確定只是消耗過度,外加一些輕外傷,這才算是放下心來,往其體內輸入水木靈力滋養有些乾涸的經脈,不忘責備的道:「下次別再這麼衝動了,萬一你出了事情,你可讓我怎麼辦?」

過了一小會,葉洛辰蒼白的臉色這才有了些血色,伸手握住搭在脈搏上的小手,用力的攥了攥,心中一片滿足,這才笑了笑,道:「沒有把握的事,我也不會冒險的,放心吧!」葉洛辰這話倒不是敷衍,身為葉家少主多年,怎麼可能沒有保命的手段,不過這樣的底牌,不到危及生命的最後關頭,不想暴露出來罷了,安撫性的拍了拍手中的柔胰,目光堅定地看向蕭楠,在確定她明白自己要表達的意思時點了點頭。

蕭楠主動牽起身旁男子的手,道:「走吧!我們先回去再說。」即使知道自己喜歡的男子是上天的寵兒,修鍊更是一日千里,但還是忍不住在他可能會受傷的時候擔心,甚至是以身相待,直到這個時候,蕭楠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已經在兩人長久相處中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了,要不是有今日的事情,她還不清楚什麼是世事無常,要好好珍惜吧!想到這裡,不由得輕鬆起來,笑容滿面的看了看十指緊扣的雙手,不過現在也不晚。

兩人默默對視,雖沒有言語,卻給人一種插不進去的感覺,其他親友和同門還好,只是有些尷尬,但身為蕭楠的娘家人,蘇逸首先就忍不下去了,現在可有不少人往這看著呢,你們倒是矜持點啊!尤其是在出門前,父親耳提命面的囑咐,在妹妹沒有得到葉家人的認可之前,一定要把兩人給看住了,蘇逸向來最崇敬的就是父親蘇清明了,對於他的命令那是絕不含糊,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想要妹妹注意點,可是發現好似自己被無視了,那兩人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己?就在蘇逸組織了下語言,想要開口表達自己大哥的身份時,卻看到一片一閃而逝的亮光,尤其是看見那道亮光正悄無聲息的沖著蕭楠飛去,不由得大聲喝道:「妹妹,小心。」同時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希望能攬下這些攻擊。

據南宮家的可靠消息所知,這地下廣場裡面的最低有五位化神尊者坐鎮,就是化神尊者也不敢輕易違抗這裡的規矩,先前蘇清言這個御劍宗千劍鋒內定的下一任峰主,只是氣不過釋放些威壓,都被他們立刻壓制住了,看在華雲尊者的面子上只是受了些輕傷作為教訓,現在竟然會有人在這裡暗中偷襲?這是不把三大世家放在眼裡,故意挑釁鬧事呢?這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找死呢?本來比試結束,以及要離開的修士,看到有人這麼的「英勇」紛紛又停下了離去的腳步,各自找了個又能夠看戲,又能不殃及池魚的好位置駐足。

那人剛一露面,就有人認出來來者的身份,原來那人就是霖鈺團的最後一名成員,那位在幽冥鬼蜮受了重傷,從原來的元嬰後期修為跌落到現在元嬰初期修為花瑟真君,多寶真君原來和花瑟真君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好兄弟,在一起相處了幾百年,比之親兄弟還要親,要不然也不會為了好兄弟能恢復修為,甘冒得罪葉家的危險對蕭楠出手,可是結果差強人意,不但把自己折了進去不說,還把兩兄弟多年的心血,整個霖鈺團都搭了進去。這下子花瑟真君哪裡還能安心靜養?這不一得知兄弟多寶真君遇害,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剛一進門,從大家的議論聲中得知了所有人都已經不再,這下子也顧不得自己傷勢未愈,自己身為高階修士的臉面,瞅准機會對不入自己修為高的修士偷襲。

那人本就打著蕭楠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葉洛辰身上的檔口偷襲,使出的就是一擊必殺的手段,那裡是蘇逸這個金丹真人阻攔得住的,只聽見一聲利器刺入身體的撲哧聲,蘇逸彷彿感覺到身體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原本擋在蕭楠身前的身子,整個都被甩了出去。

第二愛五十六章:

三才陣法師是修真界最基礎的陣法,基本上不論修為高低,對於三才陣都知之甚深,葉洛辰身為陣法世家的前少主,比旁人更是多了好幾種破陣方式,簡單的三才陣法自然困不住他,單打獨鬥這三人當中無一人是葉洛辰的對手,三人的武力值相加在一起,再加上旁邊十幾個金丹期真人在背後放冷箭的情況下,葉洛辰一時險象環生,就算是能破陣,短時間內也擺脫不了這種被動的局面了。

霖鈺團的成員隨便拉出來一個,在修真界都是佼佼者,可如今在葉洛辰這個曾經的後輩面前,卻淪落成了背後放暗箭的存在,現在看到葉洛辰自顧不暇,一個個的如打了雞血般興奮了起來,此時不報仇跟待何時,紛紛拿出看家本領,不要錢的攻向葉洛辰所在的方位。

比試台上有著空間陣法加持,足足有一個籃球城的面積大,可是這對於打鬥起來能翻江倒海的修士來講,尤其是修為高深的修士,一個道術可能就佔了半個比試台了,在承德修為最低的就是金丹後期真人,本來他們相互配合,在這比試台上佔盡優勢,可如今這一二十人同時發動攻擊,本就大的空間,頓時各種術法齊飛,就算是金丹真人,道術控制的得心應手,也不敢保證不會誤傷,尤其是在最內層的三位元嬰真君,攻擊葉洛辰的同時,還要閃躲來自團隊成員的道術,三才陣法不用破解,自行潰散了,葉洛辰則趁這個難得的機會脫身,離去前連連揮劍,對著眾人一招萬劍齊發,同時不忘使出輪迴劍意,把地獄黃泉之氣引了出來覆蓋在劍身上,只見龍華劍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比試台上瞬間被劍光鋪滿,就連防護罩外都能感覺得到比試台上的壓抑。劍光持續了一刻鐘才消散,這才讓人看清楚台上的情況,只見雙方涇渭分明,各守一邊,葉洛晨看著沒有一點損傷,只是臉色蒼白了點,在反觀霖鈺團的人馬,則只有包括三位元嬰真君在內的九人還站著,其他則變成了屍體躺在地上。

葉洛辰乘勝追擊,緊接著使出一招「地獄勾魂」,再次把地獄黃泉之氣引至劍身橫掃,整個比試台隨著黃泉之氣的湧入,整個比試台上都充斥著黃泉之氣,場面瞬間陰冷起來,那不是一般的陰寒,而是彷彿能把人的神魂都凍住一般的極致冰冷,幾人都知道葉洛辰一念生一念死的輪迴劍意,紛紛拿出看家的本事抵擋,三位元嬰真君還好點,畢竟是同階修為,雖然狼狽,黃泉之氣到底隔絕在外了,可是那幾位金丹真人就不不行了,先是受了不小的傷,消耗了不少靈力,這下子黃泉之氣來勢兇猛,就是有護體罡氣,還是抵擋不住黃泉之氣的腐蝕,那種噬魂蝕骨的感覺讓幾位活了幾百歲的金丹真人一個個慘叫出聲,聽得台下之人忍不住的直打寒顫。

葉洛辰先前一直和這些人膠著在一起,雙方屬於誰也奈何不了誰的狀態,如果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葉洛辰只是個比其他人強一些的元嬰中期修士,或許能在三位元嬰真君的聯手下多撐一段時間才能取勝,加上眾多金丹真人時不時的騷擾,要想取勝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行,偏偏對方豬隊友太多,他們自己上趕著找死,在人多心不齊的情況下,這才給了葉洛辰反擊的時機,用地獄黃泉扭轉了劣勢,地府黃泉是人最終的歸宿,本身就有吸引魂魄的作用,這才能讓那些死去的魂魄在無人引路的情況下墮入輪迴,而修士雖然已經不屬凡人範疇,但是魂魄卻只是比那些沒有修鍊的魂魄強上一些,還是無法抵擋來自地獄黃泉的召喚,除非你自身的魂魄強於施術者本身三倍以上,才能抵禦住這種來自身體本能的抗拒,輪迴劍意,一接觸就是一個輪迴,這也是葉洛辰輪迴劍意的可怕之處。

少了幾個瘙癢的跳蚤,再加上黃泉之氣的輔助,剩下的三個人就好解決了,先使用龍華劍鎖住退路,再加上葉洛辰的雷電術法攻擊,三人很快就潰不成軍四散開來,葉洛辰則是趁此機會把三人一一解決。

蕭楠看到葉洛辰取勝,急忙走上前迎了上去,「怎麼樣?沒事吧?」說這話不忘把手指搭在脈上診治一番,確定只是消耗過度,外加一些輕外傷,這才算是放下心來,往其體內輸入水木靈力滋養有些乾涸的經脈,不忘責備的道:「下次別再這麼衝動了,萬一你出了事情,你可讓我怎麼辦?」

過了一小會,葉洛辰蒼白的臉色這才有了些血色,伸手握住搭在脈搏上的小手,用力的攥了攥,心中一片滿足,這才笑了笑,道:「沒有把握的事,我也不會冒險的,放心吧!」葉洛辰這話倒不是敷衍,身為葉家少主多年,怎麼可能沒有保命的手段,不過這樣的底牌,不到危及生命的最後關頭,不想暴露出來罷了,安撫性的拍了拍手中的柔胰,目光堅定地看向蕭楠,在確定她明白自己要表達的意思時點了點頭。

蕭楠主動牽起身旁男子的手,道:「走吧!我們先回去再說。」即使知道自己喜歡的男子是上天的寵兒,修鍊更是一日千里,但還是忍不住在他可能會受傷的時候擔心,甚至是以身相待,直到這個時候,蕭楠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已經在兩人長久相處中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了,要不是有今日的事情,她還不清楚什麼是世事無常,要好好珍惜吧!想到這裡,不由得輕鬆起來,笑容滿面的看了看十指緊扣的雙手,不過現在也不晚。

兩人默默對視,雖沒有言語,卻給人一種插不進去的感覺,其他親友和同門還好,只是有些尷尬,但身為蕭楠的娘家人,蘇逸首先就忍不下去了,現在可有不少人往這看著呢,你們倒是矜持點啊!尤其是在出門前,父親耳提命面的囑咐,在妹妹沒有得到葉家人的認可之前,一定要把兩人給看住了,蘇逸向來最崇敬的就是父親蘇清明了,對於他的命令那是絕不含糊,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想要妹妹注意點,可是發現好似自己被無視了,那兩人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己?就在蘇逸組織了下語言,想要開口表達自己大哥的身份時,卻看到一片一閃而逝的亮光,尤其是看見那道亮光正悄無聲息的沖著蕭楠飛去,不由得大聲喝道:「妹妹,小心。」同時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希望能攬下這些攻擊。

據南宮家的可靠消息所知,這地下廣場裡面的最低有五位化神尊者坐鎮,就是化神尊者也不敢輕易違抗這裡的規矩,先前蘇清言這個御劍宗千劍鋒內定的下一任峰主,只是氣不過釋放些威壓,都被他們立刻壓制住了,看在華雲尊者的面子上只是受了些輕傷作為教訓,現在竟然會有人在這裡暗中偷襲?這是不把三大世家放在眼裡,故意挑釁鬧事呢?這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找死呢?本來比試結束,以及要離開的修士,看到有人這麼的「英勇」紛紛又停下了離去的腳步,各自找了個又能夠看戲,又能不殃及池魚的好位置駐足。

那人剛一露面,就有人認出來來者的身份,原來那人就是霖鈺團的最後一名成員,那位在幽冥鬼蜮受了重傷,從原來的元嬰後期修為跌落到現在元嬰初期修為花瑟真君,多寶真君原來和花瑟真君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好兄弟,在一起相處了幾百年,比之親兄弟還要親,要不然也不會為了好兄弟能恢復修為,甘冒得罪葉家的危險對蕭楠出手,可是結果差強人意,不但把自己折了進去不說,還把兩兄弟多年的心血,整個霖鈺團都搭了進去。這下子花瑟真君哪裡還能安心靜養?這不一得知兄弟多寶真君遇害,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剛一進門,從大家的議論聲中得知了所有人都已經不再,這下子也顧不得自己傷勢未愈,自己身為高階修士的臉面,瞅准機會對不入自己修為高的修士偷襲。

那人本就打著蕭楠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葉洛辰身上的檔口偷襲,使出的就是一擊必殺的手段,那裡是蘇逸這個金丹真人阻攔得住的,只聽見一聲利器刺入身體的撲哧聲,蘇逸彷彿感覺到身體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原本擋在蕭楠身前的身子,整個都被甩了出去。 極夜玩家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有師父的前車之鑒,蕭楠實在沒有想到還有人會想不開,在這裡會動手,也就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有暗器襲來,直到聽到蘇逸的叫喊聲,在反映過來看去的時候,蘇逸已經擋在了身前,那針雨眼看著就要刺入他的身體,這個時候抵擋已經晚了,蕭楠推了蘇逸一把,儘可能的避免被針雨傷到要害處,卻一下子被針雨的後勁整個人都甩了出去生死不知,好在跌落的地方已經出了針雨的攻擊範圍。

這個時候陣雨已經近在眼前了,蕭楠要想躲過這針雨,完全不是問題,可是看著身後就是剛剛比試完,靈力消耗許多的葉洛辰,而他的旁邊站著的就是先前已經受了些不知輕重傷的師父蘇清言,在後邊則是蘇家的金丹期弟子,唯一一個能擋得住攻擊的元嬰修士八長老則是在眾人後邊,中間隔著這麼些人,就是想過來接著攻擊也來不及了,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揚起手臂畫了一個圓,就在周身形成了一道屏障,「撲哧…….」七十多枚三寸長的細針刺到屏障上面,盪起一陣漣漪,屏障雖然沒有破損,蕭楠本身自是被這股巨大的衝擊逼得倒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

看著還在那躺著生死不知的蘇逸,心底升起一股壓制不住的無名怒火,喊道:「師叔,救人。」說完五指成爪,以最快的速度攔住那正準備離去的偷襲之人攻去,同時避開慌亂避開的人群,堵住那人的逃生之路。

雖然沒有叫過蘇逸一聲大哥,經過這些時間的相處,蕭楠實則已經在心底認同了蘇逸這個一直對他照顧有加的親人,只是礙於多年的習慣,不好意思張口喊出聲來,現在卻被人傷的這麼重,還是為了救自己傷的,心中暗惱自己的粗心大意,以為這裡有化神尊者坐鎮,又有明令禁止爭鬥的法令在,哪裡能想到有人這麼想不開自尋死路呢。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要不然也不會害的蘇逸重傷。越想越氣悶,下手的時候更狠辣,混沌之氣完全不在節制的釋放出來,別看蕭楠周身只是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灰色的混沌之氣,就是這樣,也讓周身的空間扭曲起來,有些混沌之氣重的地方甚至想起了「噼啪」的空間破碎的聲音。

花瑟真君在這裡動手,也只是被所有成員在這一天之內,因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人團滅的打擊失去了往日的理智,再加上自己的修為一下子從元嬰後期下降到元嬰初期,這才會一時腦袋發暈的往死路上狂奔,再傷到蘇逸的時候,蘇逸吐血的場景澆息了報仇的衝動,現在只想趁著化神尊者怔愣間還沒有出手,趕緊離開這裡,先保住性命再說。

花瑟真君只是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看著蕭楠的攻勢來得猛烈,尤其是她周身縹緲著的淡灰色的靈力引起周身空間碎裂,心下驚駭萬分,更是加快逃離的步伐,原本以為她能殺的了多寶兄弟,已經算是超常發揮了,現在看來,她的實力不止於此,現在花瑟真君無比後悔,原本以為傳出來蕭楠對戰魔焰的事情,還以為是御劍宗刻意傳揚出來,為了讓人不打她的主意的虛假消息,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真的了。

花瑟真君見過太多出身世家,被吹捧的天上有地下無的世家子弟,當然其中也不乏有真材實料的世家子弟,可是卻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女人如此厲害,即使她現在的修為還只是金丹期,卻讓元嬰期的他感覺到了那種瀕臨死亡的危險。

花瑟真君的速度很快,但是在快也快過瞬移的蕭楠,尤其是她現在正處於暴怒得邊緣,連一直隱藏的混沌之氣現在都不在乎會不會暴露了,現在更是超常發揮,一連移動了兩次,就直接出現在了花瑟真君前面,攔住了他的去路,攻出去的右手手掌緊緊地攥在一起收回到胸前,本在狂奔的花瑟真君猛地一頓,就被定在了當場。

蕭楠左手伸出,帶著灰色靈力輕輕地落到花瑟真君天靈蓋上,只見被手掌覆蓋住的地方開始慢慢的消融,先是頭髮,緊接著就是頭皮、頭骨,殷紅色的血液、白色乳狀的腦汁慢慢的流出,順著臉狹滑落,很快又被灰色的靈力吞噬,緊接著就看到了花瑟真君驚恐絕望,痛苦難忍的眼神,明明痛不欲生,卻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很快半邊身子就被這淡灰色的靈力吞噬掉了,花瑟真君到最後只剩下兩隻腳存在,一簇小火苗彈出,連這最後一點存在的痕迹都被抹除,如果不是地上還有燃燒后遺留下來的痕迹外,根本看不出來這裡曾經殺死過一個元嬰真君。

眾人看到這頭皮一緊,就連剛剛出來的三位化神尊者,原本想捉住花瑟真君出手懲罰的,如今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眼神里滿是忌憚,其他膽子小點的,修為低一點的,雙腿都已經開始顫抖了,縱觀修真界的修鍊方法可謂是千奇百怪,殺人的方式更加是千變萬化,卻從來沒有這麼一種方法,靠著自身的靈力把對手活活的化掉,而且還是一個比自身修為更高的修士,這是要逆天嗎?

如果先前輕鬆殺掉多寶真君讓一大部分人不敢再打歪主意的話,如今這一手,卻讓人從心底開始懼怕,尤其是在看到蕭楠身上的灰色靈力加重,已經融化掉半個身子的花瑟真君,從頭到尾連顫抖都沒有一下,就是燃燒的是已經死了的屍體,也會抽搐一下,更何況是一個大活人?而且他們看的仔細,元嬰修士相當於有兩條命,肉身損壞了以後,元嬰是能奪舍其他人獲得重生的,可是花瑟真君最後更是連元嬰都沒有逃出來以後,這說明什麼不言而喻,一個個恨不得自己今天沒有來看這場比賽。

蕭楠銳利的眼神掃視四周,果不其然的看到他們紛紛避讓,這才滿意的轉回到三位化神尊者身前,恭敬的行了個禮,道:「蕭楠激越了,實在是當時被背後偷襲的小人給氣的太狠了,如果是看不慣蕭楠為人的,大可以向我發出戰貼,我們比試台上分個高下,可是背後偷偷摸摸?實在讓人不恥,當時看到兄長生死不明,只想著不要讓兇手逃脫,一心只想抓住人為兄長報仇,這才無視了此間的規矩,還望三位尊者海涵。」

他們能說什麼?罪魁禍首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蕭楠她雖出手重了些,可也情有可原,現在又當著眾人的面賠罪,給他們一個台階下,在追究到顯得他們不依不饒了。

尤其是他們也看到了南宮家的嫡系小姐南宮風華隱秘的向南宮家的長老使得眼色放人,葉家的葉洛辰此時也是一臉不滿的樣子看著葉家長老,雲家的長老更是早就接到少主的囑託,對蘇家人暗中多加照付,看了看他們兩人,也知道沒有追究的意思,逐趕在他二人前面開口道:「今日錯不在你,此事就到此為止了,離開吧!」

「多謝三位尊者。」意料之外的好說話,蕭楠眼睛閃了閃,正好看到南宮風華肯定的示意,來到蘇家人身邊,看著還在昏迷的蘇逸,焦急的看向葉洛辰。

「不用擔心,他現在沒事了。」葉洛辰早就在蕭楠動手追向花瑟真君的時候,對著蘇逸使了輪迴劍意的生之氣,輪迴劍意分為生死兩種劍氣,生之氣練到極致的時候,可以生白骨活死人,死之氣可以溝通九幽黃泉引黃泉之氣勾魂攝魄,一生一死兩種極端是為一個輪迴,現在雖只是初級,救個吧人命不在話下,尤其是要救的人還是小舅子,本來一招就能抱住性命的,他還多使了幾次,現在幾乎看不出來受傷了。

蘇清言是知道自家師弟的本事的,可是事關蘇家下一代家主的生死,還是不放心的把了下脈,確認蘇逸現在確實已經無事,這才道:「先回去吧!」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們這一行人,他自己、蕭楠和八長老三位能與元嬰修士一戰的蘇家人,現在只有八長老一人沒有損耗,實在不適合領著蘇家子弟還在外邊,原本還以為這酆都城裡的治安無人敢挑戰的,現在呵呵呵……

別人看不到混在蘇家人群中的南宮風華向南宮家的長老使眼色,可是這些小動作卻瞞不過蘇家人,尤其是最後南宮家長老最後的妥協,心裡感激南宮風華的同時,再次體會到何為實力為尊,那一點從二流世家升為一流世家的驕傲湮滅,同時心裡不由得生出一股信念,雖然出身上比不過別人(南宮風華),可是他們蘇家人(蕭楠)並不比別人差,尤其是現在還很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努力,用自身的力量爭取把蘇家一流世家的地位在提升一個檔次,讓他們的後輩子孫無人敢欺。

走出比試場,還能夠聽見雲家長老渾厚的聲音,「來人,霖鈺團的人既然這麼不把我們三家人放在眼裡,那就沒有在我們酆都城存在的必要了……」沒有一個人理會裡面的境況,看著初升的太陽,大步向前走去。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有師父的前車之鑒,蕭楠實在沒有想到還有人會想不開,在這裡會動手,也就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有暗器襲來,直到聽到蘇逸的叫喊聲,在反映過來看去的時候,蘇逸已經擋在了身前,那針雨眼看著就要刺入他的身體,這個時候抵擋已經晚了,蕭楠推了蘇逸一把,儘可能的避免被針雨傷到要害處,卻一下子被針雨的後勁整個人都甩了出去生死不知,好在跌落的地方已經出了針雨的攻擊範圍。

我真不是學神 這個時候陣雨已經近在眼前了,蕭楠要想躲過這針雨,完全不是問題,可是看著身後就是剛剛比試完,靈力消耗許多的葉洛辰,而他的旁邊站著的就是先前已經受了些不知輕重傷的師父蘇清言,在後邊則是蘇家的金丹期弟子,唯一一個能擋得住攻擊的元嬰修士八長老則是在眾人後邊,中間隔著這麼些人,就是想過來接著攻擊也來不及了,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揚起手臂畫了一個圓,就在周身形成了一道屏障,「撲哧…….」七十多枚三寸長的細針刺到屏障上面,盪起一陣漣漪,屏障雖然沒有破損,蕭楠本身自是被這股巨大的衝擊逼得倒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

看著還在那躺著生死不知的蘇逸,心底升起一股壓制不住的無名怒火,喊道:「師叔,救人。」說完五指成爪,以最快的速度攔住那正準備離去的偷襲之人攻去,同時避開慌亂避開的人群,堵住那人的逃生之路。

雖然沒有叫過蘇逸一聲大哥,經過這些時間的相處,蕭楠實則已經在心底認同了蘇逸這個一直對他照顧有加的親人,只是礙於多年的習慣,不好意思張口喊出聲來,現在卻被人傷的這麼重,還是為了救自己傷的,心中暗惱自己的粗心大意,以為這裡有化神尊者坐鎮,又有明令禁止爭鬥的法令在,哪裡能想到有人這麼想不開自尋死路呢。要不然也不會害的蘇逸重傷。越想越氣悶,下手的時候更狠辣,混沌之氣完全不在節制的釋放出來,別看蕭楠周身只是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灰色的混沌之氣,就是這樣,也讓周身的空間扭曲起來,有些混沌之氣重的地方甚至想起了「噼啪」的空間破碎的聲音。

花瑟真君在這裡動手,也只是被所有成員在這一天之內,因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人團滅的打擊失去了往日的理智,再加上自己的修為一下子從元嬰後期下降到元嬰初期,這才會一時腦袋發暈的往死路上狂奔,再傷到蘇逸的時候,蘇逸吐血的場景澆息了報仇的衝動,現在只想趁著化神尊者怔愣間還沒有出手,趕緊離開這裡,先保住性命再說。

花瑟真君只是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看著蕭楠的攻勢來得猛烈,尤其是她周身縹緲著的淡灰色的靈力引起周身空間碎裂,心下驚駭萬分,更是加快逃離的步伐,原本以為她能殺的了多寶兄弟,已經算是超常發揮了,現在看來,她的實力不止於此,現在花瑟真君無比後悔,原本以為傳出來蕭楠對戰魔焰的事情,還以為是御劍宗刻意傳揚出來,為了讓人不打她的主意的虛假消息,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真的了。

花瑟真君見過太多出身世家,被吹捧的天上有地下無的世家子弟,當然其中也不乏有真材實料的世家子弟,可是卻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女人如此厲害,即使她現在的修為還只是金丹期,卻讓元嬰期的他感覺到了那種瀕臨死亡的危險。

花瑟真君的速度很快,但是在快也快過瞬移的蕭楠,尤其是她現在正處於暴怒得邊緣,連一直隱藏的混沌之氣現在都不在乎會不會暴露了,現在更是超常發揮,一連移動了兩次,就直接出現在了花瑟真君前面,攔住了他的去路,攻出去的右手手掌緊緊地攥在一起收回到胸前,本在狂奔的花瑟真君猛地一頓,就被定在了當場。

蕭楠左手伸出,帶著灰色靈力輕輕地落到花瑟真君天靈蓋上,只見被手掌覆蓋住的地方開始慢慢的消融,先是頭髮,緊接著就是頭皮、頭骨,殷紅色的血液、白色乳狀的腦汁慢慢的流出,順著臉狹滑落,很快又被灰色的靈力吞噬,緊接著就看到了花瑟真君驚恐絕望,痛苦難忍的眼神,明明痛不欲生,卻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很快半邊身子就被這淡灰色的靈力吞噬掉了,花瑟真君到最後只剩下兩隻腳存在,一簇小火苗彈出,連這最後一點存在的痕迹都被抹除,如果不是地上還有燃燒后遺留下來的痕迹外,根本看不出來這裡曾經殺死過一個元嬰真君。

眾人看到這頭皮一緊,就連剛剛出來的三位化神尊者,原本想捉住花瑟真君出手懲罰的,如今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眼神里滿是忌憚,其他膽子小點的,修為低一點的,雙腿都已經開始顫抖了,縱觀修真界的修鍊方法可謂是千奇百怪,殺人的方式更加是千變萬化,卻從來沒有這麼一種方法,靠著自身的靈力把對手活活的化掉,而且還是一個比自身修為更高的修士,這是要逆天嗎?

如果先前輕鬆殺掉多寶真君讓一大部分人不敢再打歪主意的話,如今這一手,卻讓人從心底開始懼怕,尤其是在看到蕭楠身上的灰色靈力加重,已經融化掉半個身子的花瑟真君,從頭到尾連顫抖都沒有一下,就是燃燒的是已經死了的屍體,也會抽搐一下,更何況是一個大活人?而且他們看的仔細,元嬰修士相當於有兩條命,肉身損壞了以後,元嬰是能奪舍其他人獲得重生的,可是花瑟真君最後更是連元嬰都沒有逃出來以後,這說明什麼不言而喻,一個個恨不得自己今天沒有來看這場比賽。

蕭楠銳利的眼神掃視四周,果不其然的看到他們紛紛避讓,這才滿意的轉回到三位化神尊者身前,恭敬的行了個禮,道:「蕭楠激越了,實在是當時被背後偷襲的小人給氣的太狠了,如果是看不慣蕭楠為人的,大可以向我發出戰貼,我們比試台上分個高下,可是背後偷偷摸摸?實在讓人不恥,當時看到兄長生死不明,只想著不要讓兇手逃脫,一心只想抓住人為兄長報仇,這才無視了此間的規矩,還望三位尊者海涵。」

他們能說什麼?罪魁禍首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蕭楠她雖出手重了些,可也情有可原,現在又當著眾人的面賠罪,給他們一個台階下,在追究到顯得他們不依不饒了。

尤其是他們也看到了南宮家的嫡系小姐南宮風華隱秘的向南宮家的長老使得眼色放人,葉家的葉洛辰此時也是一臉不滿的樣子看著葉家長老,雲家的長老更是早就接到少主的囑託,對蘇家人暗中多加照付,看了看他們兩人,也知道沒有追究的意思,逐趕在他二人前面開口道:「今日錯不在你,此事就到此為止了,離開吧!」

「多謝三位尊者。」意料之外的好說話,蕭楠眼睛閃了閃,正好看到南宮風華肯定的示意,來到蘇家人身邊,看著還在昏迷的蘇逸,焦急的看向葉洛辰。

「不用擔心,他現在沒事了。」葉洛辰早就在蕭楠動手追向花瑟真君的時候,對著蘇逸使了輪迴劍意的生之氣,輪迴劍意分為生死兩種劍氣,生之氣練到極致的時候,可以生白骨活死人,死之氣可以溝通九幽黃泉引黃泉之氣勾魂攝魄,一生一死兩種極端是為一個輪迴,現在雖只是初級,救個吧人命不在話下,尤其是要救的人還是小舅子,本來一招就能抱住性命的,他還多使了幾次,現在幾乎看不出來受傷了。

蘇清言是知道自家師弟的本事的,可是事關蘇家下一代家主的生死,還是不放心的把了下脈,確認蘇逸現在確實已經無事,這才道:「先回去吧!」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們這一行人,他自己、蕭楠和八長老三位能與元嬰修士一戰的蘇家人,現在只有八長老一人沒有損耗,實在不適合領著蘇家子弟還在外邊,原本還以為這酆都城裡的治安無人敢挑戰的,現在呵呵呵……

別人看不到混在蘇家人群中的南宮風華向南宮家的長老使眼色,可是這些小動作卻瞞不過蘇家人,尤其是最後南宮家長老最後的妥協,心裡感激南宮風華的同時,再次體會到何為實力為尊,那一點從二流世家升為一流世家的驕傲湮滅,同時心裡不由得生出一股信念,雖然出身上比不過別人(南宮風華),可是他們蘇家人(蕭楠)並不比別人差,尤其是現在還很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努力,用自身的力量爭取把蘇家一流世家的地位在提升一個檔次,讓他們的後輩子孫無人敢欺。

走出比試場,還能夠聽見雲家長老渾厚的聲音,「來人,霖鈺團的人既然這麼不把我們三家人放在眼裡,那就沒有在我們酆都城存在的必要了……」沒有一個人理會裡面的境況,看著初升的太陽,大步向前走去。 此時張小凡也朝她看去,剎那間,陳靜臉色一白。

畢竟宋風家的勢力不小,要是被宋風知道陳靜給他戴綠帽子,恐怕會惹來宋風瘋狂的報復。

隨即,陳靜給張小凡發去信息:你想怎麼樣?放過我。

張小凡想了想,發去:待會看到我去廁所,你找個機會也過來,記住,別耍花樣,否則我就把小視頻發出去。

其實當時張小凡根本沒錄什麼小視頻,他只不過是利用陳靜怯弱的心理而故意嚇唬她罷了。

發完信息,張小凡找了個機會去了廁所,而陳靜一會兒也朝着廁所走去。

張小凡依靠在廁所邊上,此時裏面沒人,這時候,陳靜走了過來,張小凡一把把她拉進男廁所,並且把門反鎖。

“嗚嗚,小凡,是我錯了,你把小視頻給我刪了,要我做什麼都願意。”陳靜哭泣着說。

看着她滿是淚水的臉龐,張小凡冷冷一笑,他知道,陳靜是裝模作樣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求得自己同情。

“啪。”張小凡一巴掌甩了過去,罵道:“你說你賤不賤?”

陳靜蒙了,捂着臉不知所措。

“老子沒惹你吧,幾次三番找我麻煩,這一次是你咎由自取。”

張小凡冷冷說着,目光掃視陳靜嬌軀,大手直接捏了過去,在陳靜胸口肆意揉搓。

陳靜非但沒有反抗,反而湊過來說:“小凡,你把視頻給我刪了,我就是你的。”

張小凡笑着看她,冷冷說:“我問你,那個男的是誰?”

陳靜臉一白,說:“張小凡,我警告你,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得罪了他,就算是宋風也完蛋。”

“喲呵,那你幹嘛怕我把視頻曝光?”

“宋風家裏有錢,那傢伙有實力,我都需要。”陳靜直言不諱的說。

“果然夠賤。”張小凡冷哼一聲,“說,那傢伙到底是誰。”說話間,一根手指頭湊了過去。

“張小凡,別以爲一個視頻就能威脅……”

陳靜話沒說我,突然發現驚駭的一幕,只見張小凡手指突然升起火苗,她驚呼喊道:“火……”

嗖……

張小凡把火一收,說道:“再不說,我不介意在你的臉上燙幾個疤出來,到時候看宋風會不會爲你出頭。”

“不不不要……”陳靜嚇得花容失色,她最大的資本就是容貌,要是失去了這,她什麼都不是。

隨即說道:“那傢伙叫韓大海。”

“韓大海?”張小凡愣了愣,突然好像聽蔣介偉他們說過這個人,回憶起這個人之後,張小凡大驚失色。

這個人可以說是一個大奇葩,人長得非常矮,跟個侏儒一樣,而且非常醜陋,滿臉麻子似星光,在以前,壓根就是同學們欺負的對象,他把陳靜睡了,張小凡無論如何不信。

隨即冷冷說:“陳靜,你當我傻的,韓大海把你睡了,你說出去誰信?”

“你不是拍了視頻了?難道不知道?”

張小凡說:“那傢伙一直背對門,我哪知道他是誰?”

“不管你信不信,就是韓大海,以前他確實受人欺負,不過他的叔叔最近來了,他叔叔可是四級道士,實力很強,所以我勸你不要招惹他。”

“哼,我和他無冤無仇的,他對付我幹嘛?再說了,我們班現在玩這個遊戲,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你就確定那傢伙能夠幫你。”張小凡冷冷說。

“不是很確定,但是以他叔叔的實力,卻是能夠給我帶來希望。”

“嗯,你好自爲之吧,以後別惹我,否則……”張小凡掃了一眼陳靜的胸,狠狠的捏了一把,隨即走開。

這一次只是教訓一下陳靜,免得她老是給自己找麻煩,至於那個韓大海,對方沒惹自己,他也不想和對方有什麼瓜葛,畢竟對方有個四級道士叔叔,惹了他自己也有危險。

隨後和林柔回到教室,一進門,便發現同學們驚訝的看着手機。

“怎麼了?”張小凡問胡小天。

“你看手機,天吶,遊戲規則改變了。”胡小天驚呼。

張小凡連忙打開手機。

包蕾:紅包遊戲熱身結束,接下來是考驗大家的時候了。

接下來班長會發一個大包,搶到尾數爲一的,抓三個三級鬼。

搶到尾數爲二的,去西郊醫院偷三具屍體到學校後山。

搶到尾數爲三的,前往西田賓館抓鬼。

搶到尾數爲四的,……

從一到零,每一個數字都被安排了任務,同學們頓時驚呆了,這一次所有人必須要玩。

包蕾:這一次過關之後,我們將進入第三階段紅包遊戲,同學們,加油吧,紅包越來越多,商城裏的東西也能越買越多啦!

此次遊戲時間爲期一個月,超時視任務失敗,失敗者,抹殺!

隨後,孫楊發出一個大包,這一次的紅包居然沒有顯示具體數額。

張小凡連忙搶,錢數是五百十一。

張小凡臉一沉,居然是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一組數字,尾數爲一,就是要自己抓三個紅衣女鬼,這難度太大了。

自己根本沒抓鬼的經驗啊。

“哈哈,太好了,我只是去搬屍體。”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哼,小心屍變。”

“我們尾號六的是要去城郊的一個農莊找一具棺材,把棺材裏的屍體挖出來送到學校後山。”一個同學驚恐的說。

“我也是尾號六,天吶,那個農莊我聽說過,聽說裏面人一夜之間全死了啊。”

胡小天看着自己的數字,悲催說:“我的任務也是去那個農莊。”

張小凡安慰說:“你現在多少紅包?”

“三千多……”

“曹,你那麼多。”張小凡心中腹誹,自己打生打死就賺了那麼點,這傢伙靠運氣直接搶到這麼多紅包,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

隨即教他購買東西,胡小天進入商城挑了半天,也沒拿定主意,隨後說回去再看。

這時候,同學們基本上金額都已經超過了八百,所有人都開通了商城,一時間很多人看到抓鬼的符紙或者覺得有用的武器之後,紛紛購買。

張小凡特意看了一眼慕容風,發現他只是掃了一眼金額,並沒有急着購買。

“這傢伙,好像知道些什麼?”張小凡心中陰沉沉的想着。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休息了一整晚,消耗掉的靈力又補充了回來,蘇逸雖說已經被葉洛辰治療過,現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可是卻沒有醒來的跡象,想起今日就是拍賣會舉辦的時間,蕭楠本想去參加拍賣會的,如今蘇逸這個樣子,雖說現在眾人都住在南宮家得別院,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可是親哥哥這樣睡著,哪裡真能放的下心來?索性自己也沒有什麼東西需要購買的,不管是丹藥還是陣法、符籙和法器這些必需品,早就和雲尚陽和南宮風華內部購置了,到是蘇家的這些本家子弟,因為先前於青雲宗的關係疏遠,沒有參加過幾次高階修士的拍賣會,對於此次的拍賣會非常期盼,蕭楠想著自己一個人就能夠照顧好蘇逸,就鼓動著他們離開了。

送走了眾人,蕭楠轉回到蘇逸的房間,看著躺在床上沉睡,到如今還沒有絲毫醒來跡象的蘇逸,皺了皺眉,走向前去把手搭在脈上,往蘇逸身體內輸入了一道水木靈力,只見淡綠色的靈力沿著經脈在蘇逸的體內一路暢通無阻,看著恢復如初的經脈不由得心中感嘆,不愧是能做男主角的人,這金手指簡直逆天了。

蕭楠的經脈原本很窄也很薄弱,後來經過混沌之氣的常年滋養,就是比起元嬰真君也不差,上次和葉洛辰在一塊為他療傷的時候,這個上天的寵兒的經脈比起蕭楠來,也只是遜色一點,現在看到蘇逸的經脈,比之兩人的經脈差了三倍,再看看丹田處靈根上那些不起眼的黯淡之處,再看看自己五行靈根的晶瑩剔透,想來雖然有修為低下的原因,但更多的恐怕是雙靈根的雜質太多這個原因了。

當初在秘境中,師父被魔焰的魔氣所傷,蕭楠曾經用混沌之氣把師父體內的魔氣吞噬掉,在吞噬的過程中,蕭楠無意間發現,原來混沌之氣還有剔除靈根雜質的作用,雖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靈根要是在混沌之氣中長時間蘊養的話,效果不亞於傳說中的丹藥凈根丹,長時間蘊養這個條件是達不到了,可是趁著現在有時間,倒是能讓混沌之氣運轉幾周。

想到就去做,指尖一點淡灰色靈力慢慢地輸入經脈之中,只見那混沌之氣如脫韁的野馬,一入經脈之中如魚兒入了水,橫衝直撞的四處亂竄,光滑的經脈壁頓時破損多出,還在昏睡的蘇逸頓時痛得抽搐起來。

蕭楠趕緊穩住這股混沌之氣,見蘇逸的經脈受不了這股混沌之氣的衝擊,就趕緊把混沌之氣又抽出來一些,混沌之氣和蘇逸體內的靈力爭鬥了一番,最後在蕭楠的控制下融為一體,慢慢沿著修鍊的運行路線運轉,靈力在運轉的同時,凡是靈力經過之處,經脈先是被摧毀,后又被修復,這樣反覆運轉幾次,原本薄弱細窄的經脈被擴大了一些,身體內殘存的雜質也被清理了出來,整個身體的表面覆蓋著一層黃褐色的油脂,隨著油脂從皮膚上面溢出,蘇逸的身體散發著令人置嘔的氣味,蕭楠一時沒有防備,被熏了個夠嗆,趕緊封閉了五官,這才好受了一些。

蘇逸是被痛醒的,剛一清醒過來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查看周圍的環境,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內有別人的靈力流動,第一反應就是把這股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驅逐出去,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聽見蕭楠的聲音:「凝神靜氣,抱守元一。」

蘇逸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凝神,調動自身的靈力隨著蕭楠輸入的靈力運轉,靈力一轉動,蘇逸就發現了自身的變化,高興得表情還沒有顯露出來,就被一股惡臭給堵了回來,後知後覺的蘇逸這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都是排除體外的雜質,臉上一陣尷尬,再看看身旁坐著毫無所覺的蕭楠,即使身旁坐著的是自己的親妹妹,這一刻,蘇逸也恨不得趕緊衝出門去洗個乾淨。

「砰……」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陣地動山搖,酆都城的防護陣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城內頓時一片混亂。

「哈哈哈哈……酆都城困住了我們上萬年,今日終於能恢復自由啦!哈哈哈哈……」囂張的狂笑聲從陣法的破損處傳來。

「好多食物啊!今日終於可以大吃一頓了,哈哈哈哈…….」聲音如鋸子鋸樹一般,嘶啞難聽不似人聲。

蕭楠經過混沌之氣的改造,已經從原先的五行靈根變成了現在的混沌靈根,因此第一時間就察覺到四周靈力的不同尋常,有聽見外邊沙啞嘶吼的聲音,臉色聚變,凝重的看向蘇逸,開口道:「這裡有陣法保護,相對外邊來講,非常的安全,你先在這裡待著別出去,我先出去看看外邊怎麼回事?一會就回來,我不在的時候,你自己千萬要小心一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