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好!不過千萬不能談成了!”鬱亮叮囑魏總。

“鬱總啊鬱總!你不覺得這很荒謬嗎?你覺得他們可能承轉家國大廈嗎?我覺得肯定是騙子。”

在魏總的心裏面,他早就將秦巖當成了傻瓜加騙子。

只要是腦子正常,只要是有點商業頭腦的人,沒有一個會這麼做。

聽到魏總這樣說,鬱亮眼中閃過兩道精芒:“既然這樣,那你把耿家國叫上吧!讓他看看都是一些什麼人在和他談生意!”

魏總撫掌大笑:“鬱總,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我也是這麼想到。”

魏總和鬱亮覺得,耿家國見到秦巖後,心裏面肯定失落至極,到時候扛不住壓力,絕對會將家國大廈轉讓給鬱亮。

半個小時後,秦巖在祕書的帶領下走進了會議室。

魏總端着茶杯坐在椅子上。

當魏總看到秦巖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後,心裏面立即升起了一絲鄙夷,覺得秦巖肯定是來找樂子的,根本不是來做商業談判的。

如果是以前,魏總肯定會拂袖而去。

但是今天他不會這樣,因爲他就是要和秦巖好好聊一聊,順便讓耿家國失望透頂。

“這位是秦總吧?”魏總站起來客套地說。

“您好!我叫秦巖!”

“來來來!趕快坐!”魏總邀請秦巖坐下。

就在這時,耿家國滿頭大汗地趕來了。

他聽說有人願意六千萬承轉他的家國大廈,當即開車從家裏面趕來了。

當耿家國走進會議室的大門,看到秦巖和狐小媚後,整個人不由呆住了。

嗯?這不是秦巖嗎?他怎麼在這裏?莫非……

想到這裏,耿家國已經猜到事情的經過了,那個願意花六千萬承轉家國大廈的人恐怕就是秦巖了。

看到耿家國,魏總立即站起來,笑呵呵地說:“耿總,您來了!”

與此同時,魏總在心裏面冷笑起來,準備看好戲。

秦巖轉過頭向門口望去。

咦?怎麼是耿家國?難道家國大廈是耿家國的產業?不會這麼巧吧!

“伯父,是你!”秦巖趕快站起來打招呼。

“秦巖,你準備承轉我的家國大廈?”耿家國苦笑起來。

“對!我準備開美容院!就是今天中午咱們說的那個!”

什麼?耿家國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要做這麼大一家美容院。

之前耿家國以爲秦巖最多開一家幾百平米的小店。

“秦巖,你確定要開一個六萬多平米的美容院嗎?你可不要胡來啊!”

耿家國覺得秦巖在胡鬧,立即勸諫秦巖。

“伯父,謝謝你關心,不過美容院我是開定了!”秦巖一本正經地說。

“這……”

“伯父,把你的銀行賬號給我吧!我現在就給你轉六千萬!然後咱們立即簽訂合同!”

秦巖優哉遊哉地說,根本沒有將六千萬放在眼中。

美容顏眼霜已經給秦巖帶來了三個億的利潤,而且後續還會繼續產生利潤,六千萬在秦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什麼?秦巖真的有這麼多錢嗎?

魏總懵了,他沒有想到秦巖有這麼多錢。

該死的!我該怎麼向鬱總交代啊!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請耿家國來了。

耿家國搖了搖頭,他不能讓秦巖往火坑裏面跳:

“秦巖,我覺得這件事情,你最好還是三思而行!你開這麼大一個美容院,誰來光顧?你知不知道每年的水電費是多錢?至少三百萬!”

“對對對!小夥子,你爸媽掙錢不容易,你可不要隨便亂來!”

魏總假惺惺地勸秦巖,怕秦巖承轉家國大廈,那樣他就無法向鬱亮交代了。

可是秦巖早就做好打算了:“伯父,魏總,這個你們就不要操心了!好了,把賬號發給我吧!”

“可是……”

“伯父,你應該知道我的性格!我決定的事情從不反悔!希望你不要爲難我!更何況你的加過大廈轉給誰不是轉,不如便宜了我!哦!對了,如果你覺得不合適,我再多給你加兩千萬!”

秦巖對於自己人,從來不吝嗇,一出手又是兩千萬。

“唉!既然這樣,我五千萬轉過你吧!我不能佔你便宜!”

耿家國嘆了口氣,又給秦巖便宜了一千萬。

其實耿家國根本不看好秦巖,只是秦巖這麼堅持,他也沒有辦法。

轉完賬,簽完合同,秦巖和耿家國一起走了。

魏總趕快將這裏的消息告訴了鬱亮。

聽說家國大廈被秦巖承轉了,鬱亮氣得大發雷霆,恨不能抽死魏總。

“鬱總,您別生氣啊!您想一想,家國大廈怎麼可能開美容院?這不是開玩笑嘛?我估計用不了幾天就會倒閉,到時候您再低價承接過來!”

聽到魏總這樣說,鬱亮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好!那咱們就看着他倒閉!”

“鬱總,而且五千萬隻夠讓耿家國喘息一個月,他還有家國二號大廈,到時候咱們將他的二號大廈也奪過來!”

“哈哈哈!好好好!就這麼辦吧!”

秦巖還不知道,魏總和鬱亮準備看他出醜呢!

坐在車上,秦巖特別想問問耿家國爲什麼轉讓家國大廈,不過最後想了想,覺得還是算了。

這屬於商業機密,秦巖怕犯了忌諱。

如果耿家國想說,肯定會告訴他。

回到耿家,秦巖立即給紀姥打電話,讓他幫着買一些美容儀器,順便從京都招聘一些專業人才。 做完這些,宋鞠的電話打來了,說地基已經挖好了。

秦巖爲了將別墅布成陣法,特意告訴宋鞠,一旦打好地基就通知他。

來到自家所在地,秦巖看到別墅已經徹底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將近兩米的深坑。

跳進深坑,秦巖拿出羅盤,念動咒語在上面點去。

羅盤指針轉了兩圈,然後指向了一個地方。

秦巖蹲下身子,將千羽萬幻陰陽扇拿出來,插在地基的正中心。

千羽萬幻陰陽扇乃是秦巖在九窈墓中,從祭酒的手中搶到的。

剛開始秦巖不知道千羽萬幻陰陽扇是幹什麼的,後來查閱了很多典籍秦巖才知道。

千羽萬幻陰陽扇可以滋生陰陽二氣,並且調和陰陽二氣。

用正面扇風,可以扇出陽氣,對付鬼類和邪靈,用背面扇風,可以扇出陰氣,對付道士和妖精。

而將扇子併攏之後,還可以對付殭屍。

一旦將扇柄插入殭屍的眉心,只要是屍皇以下,必然斃命。

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千羽萬幻陰陽扇可以佈陣,組成千羽萬幻陰陽陣。

千羽萬幻陰陽陣可以對付天師以及天師之下的任何人、鬼、妖。

爲了父母的安全,也爲了自己的大本營安全,秦巖準備用千羽萬幻陰陽扇做陣心,組成一個三疊陣。

所謂三疊陣就是由三個陣法組合在一起的陣法。

第一疊是一個預警陣,任何鬼、妖、殭屍和邪靈,只要走到距離陣法一百米之內,就會將信息傳遞給第二疊防禦陣。

防禦陣顧名思義,就是爲了防禦。

原本秦巖不準備做這個陣法,但是爲了避免濫殺無辜,他做了這個防禦陣。

這個防禦陣很厲害,可以擋兩到三個天師級別的高手同時攻擊。

當然了,一旦有人攻擊防禦陣,防禦陣就會將消息傳給第三疊殺伐陣。

殺伐陣顧名思義,就是將闖進陣法的任何邪物都殺掉。

而這個殺伐陣就是以千羽萬幻陰陽扇爲陣心的千羽萬幻陰陽陣。

插完千羽萬幻陰陽扇,秦巖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四根二十釐米的千年釘,分別將它們釘在地基東南西北四個角上。

千年釘可以鎮守家宅,防止陰物靠近。

佈置完這些,秦巖從地基裏面跳到路面上。

宋鞠笑呵呵地小跑到秦巖面前,恭維地說:“秦總,想不到你對風水還有了解啊!”

宋鞠以爲秦巖在做風水佈局。

很多有錢人買房子,都喜歡帶着一個風水大師,一是讓風水大師選擇吉房吉地,二是讓風水大師協調陰陽。

其實他不知道,秦巖這是在佈陣。

秦巖笑了笑:“我不懂這些,這是上次那個朋友告訴我的!他現在出差了,所以只能我自己弄了!”

宋鞠想到了趙子神,當即點了點頭。

“宋總,這是八八六十四根魂鋼,你在澆築牆壁的時候,每一面牆澆築十六根魂鋼,其中每一面牆的每一層澆築四根!”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一麻袋魂鋼。

在三疊陣的基礎上,秦巖準備再佈置一個養魂皿。

這個養魂皿可以吸收日月精華、天地靈氣,最後再將日月精華和天地靈氣轉化成魂力,輸送給住在裏面的人。

這樣的話,無論是秦巖父母,還是狐小媚她們,都能在不知不覺中得到好處。

當然了,這對慕容雪菡和周小雨是最好的。

因爲她們本身就是魂體,吸收了這些魂力之後,能提高修煉的速度。

宋鞠接過魂鋼:“秦總你放心,我一定按照你說的去辦!”

秦巖點了點頭:“封頂的時候記得再叫我,我還準備在房頂上做佈局!”

“明白了!”宋鞠笑着說。

“宋總,麻煩你了,我走了!”

回到耿家,夏雪尼來了。

夏雪尼笑眯眯地說:“秦巖,今天晚上該去我家住了!”

秦巖這纔想起來,之前答應過夏雪尼,兩家輪流每次住一天。

耿瑤瑤十分不捨,但是她也沒有辦法,只能幽怨地看着秦巖。

“主人,是不是特別興奮啊?睡完一個又能睡一個?”慕容雪菡有點吃醋。

秦巖尷尬無比,沒好意思回答慕容雪菡的話,跟着夏雪尼去了夏家。

兩天後,紀姥不但將最先進的美容儀器買來了,並且運到了家國大廈,還給秦巖招聘了三百多人的專業團隊。

秦巖知道,大顯身手的機會到了。

帶着狐小媚和耿家國,秦巖來到了家國大廈。

不過家國大廈的牌子已經被摘掉了,現在換成了狐狸精美容大廈。

那鎏金的七個大字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耀眼。

特別是當陽光從字面上反射出去的時候,甚至晃得人睜不開眼睛。

所有的員工都穿戴整齊,站在狐狸精美容大廈一樓大廳,準備迎接董事長、總經理和形象大使。

但是當她們看到秦巖昂首挺胸的走進來後都傻眼了:

不會吧!我們的董事長是個小屁孩?難怪人們都說狐狸精美容機構要倒閉,這樣的人怎麼能管理好。

員工們紛紛搖頭。

不過當她們看到耿家國後,心裏面又燃起了一點點希望。

耿家國給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幹練,一看就知道是久經商場的老手。

當一切都準備好後,耿家國開始做開場白,然後介紹秦巖、自己和狐小媚,最後請秦巖發言。

秦巖乾咳了一聲站起來,掃了一眼這些打扮時髦的美女們,聲音平靜地說:

“歡迎大家來到這個大家庭,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們中的一員了。在我們公司,顧客並不重要,你們纔是上帝。顧客如果不滿意,請他滾出去;顧客如果不講理,請他滾出去。顧客如果刁難你們,也請他滾出去。”

秦巖話音剛落,所有的人一片譁然。

包括耿家國。

人們做生意,一般都講究和氣生財,一般都將顧客當上帝,從來沒有秦巖這樣的。

所有的人都覺得秦巖瘋了。

其實秦巖沒有瘋,因爲他明白自己的產品是什麼產品。

那些富婆爲了漂亮,只會求着自己。 “咳!”

耿家國乾咳了一聲,伸出雙手向下壓了壓:“大家靜一靜,剛纔董事長只是在開玩笑,大家千萬不要當真!”

與此同時,耿家國在心中苦笑起來:

秦巖啊秦巖,你這是在搞什麼?哪有你這樣培訓員工的。

任何一個以服務爲主導的公司,都是將客戶當成上帝,沒有一個像你這樣的。

耿家國覺得秦巖的狐狸精美容院肯定搞不起來,首先三觀就不正。

服務態度不端正,服務理念不端正,服務宗旨更是不端正。

這樣的公司搞服務,那不死真是見鬼了。

秦巖接過話筒,搖了搖頭:“不不不!我剛纔不是在開玩笑!我剛纔說的是真的!因爲我們的產品是獨一無二的!”

那些搞優質服務的人,是因爲他們的產品沒有競爭力,即便有競爭力,別人的產品也可以代替。

就像家用電器一樣,我不買海爾,可以買海信,我不買美的,可以買格力。

但是秦巖的產品你沒的選擇,因爲只有這裏的產品可以快速的去皺、去斑、去胎記,甚至可以恢復傷疤。

就像美容養顏霜一樣,即便一瓶賣五萬,也有大把的富婆搶着買。

這就叫獨一無二,這就叫絕對的產品競爭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