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地上瞬間流出一灘鮮紅的血液,然後趙小川瞬間發現自己身處走廊中,所有人正在對他指指點點。

“幻覺?還是鬼物?管不了那麼多了!若曦,我一定要找到若曦!”

趙小川看到周圍的景象,微微一愣,但隨即將這個想法拋到腦後,向着前方跑去。

就在他剛消失原地時,一個嘴角沾血,頭髮染成亞麻色,一身牛仔裝束,活脫脫的一個小太妹臉色蒼白出現在人羣中。

“大姐頭,你怎麼了?”周圍人看到這個女子,立刻驚訝的問道。

“之前是不是有一個人跑掉了?”女子張口就問道。

“沒錯,大姐頭,剛剛那傢伙跑的老快了!”周圍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女子嘴角露出微笑,大聲道:“那傢伙叫做趙小川,抓住他!讓他加入我們社團,聽到了麼?”

“是!大姐頭!”

周圍人立刻迴應道,然後向着趙小川離開的方向衝去。

“趙小川?哼,僅僅只是一擊,居然讓我的紅娘子變得這般狼狽,看樣子鬼娃娃說的沒有錯!你果然不簡單!”小太妹惡狠狠的看着走廊的方向,邪笑道:“我一定要得到你!”

“讓開,讓開!不要擋我的路!”

趙小川在走廊中狂奔了半天,終於來到了教務室的門口。

“哐~”

趙小川一腳把門踹開,衝了進去,發現房間中三個人站起來驚訝地看着他,而其中正有剛纔見過的李文淵和王醫師。

“你來做什麼?”李文淵怒視着趙小川,大聲喝道。

王醫師皺起了眉頭,但卻沒有說話,而是將目光投向了身旁長相普通的中年男子。

“萬副院長,你看現在現在怎麼辦?”王醫師低聲問道。

萬副院長輕輕搖搖頭,緩緩地又坐了下來,然後靜靜地看着趙小川。

趙小川的目光完全沒有在他們的身上,而是呆呆的望着坐在房間正中間的一名垂着長長頭髮的背影上面。

“若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第一眼就認出了這背影的主人是李若曦。

只是當他想要說話時,卻發現自己嗓子中似乎塞了什麼東西,好半天才吃力的張開了嘴巴,但是當他發出聲音後,他卻被自己的沙啞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那背影輕輕一顫,緩緩地轉過身,露出了李若曦的臉龐。

但是當趙小川看到李若曦披頭散髮的模樣和額頭上包紮的傷口,一擊李若曦滿臉疲憊的神情時,心中燃起了一陣憐惜和怒火。

“若曦,你的額頭是怎麼回事?是誰把你的打傷的?告訴我,我替你報仇!”

趙小川衝到李若曦的身旁,抓住李若曦的手,頓時被李若曦手心的冰涼一激,不由打了個寒顫,然後強壓着自己的怒火,憐惜的說道。

“是我打的怎麼樣?”李文淵看到趙小川肆無忌憚的動作,眼中冒起一團怒火,怒道:“趙小川,放開你的爪子,不要碰我們家若曦!”

說完,李文淵就要衝上去,而一旁的王醫師和王副院長都不由皺起了眉頭。

“哼!來啊!我怕你不成?”

趙小川原本對李文淵的印象就不是很好,如今聽到李若曦額頭的傷口是李文淵打的,如何能忍?當即將李若曦攬在了自己的背後,憤怒的對着李文淵吼道。 此時的秦穆然看起來異常的可怕,他的一雙眼睛因為戰場綜合征的爆發,已經變得通紅,如同瘋魔了一般。

面露凶氣,異常猙獰,看起來,好似一隻被困的野獸,想要掙脫牢籠,肆意屠殺。

「師弟,你平穩自己的呼吸,守住自己的本心。」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這樣,出言提醒道。

第三指在激發潛能的同時,也將他心中隱藏的殺氣激發了出來,若不是南宮正此時困住了秦穆然,恐怕他早就已經跑了出去大開殺戒了。

戰場綜合征一旦爆發,秦穆然就是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

若是以前,他在宗師之境的時候,還能夠有人克制住他,但是現在,秦穆然成為了天驕榜上最為年輕的化勁大能,而且身在化勁中期就能夠爆發出化勁大圓滿的戰鬥力,這樣的瘋子一旦放出去,必然會打翻這片天地。

「強子!強子!」

秦穆然此時已經沒有了意識,他的眼中只有鮮血和殺戮,口中卻是不斷地呼喊著莫文強的名字。

是的,即便莫文強已經死了這麼久,秦穆然也幫他報了仇,可是莫文強的死對於他來說是內心深處的一根刺,一根無法拔出的刺。

如果不是因為救他,莫文強根本就不會死,莫輕舞也不會無依無靠。

「你們殺了強子,我要你們都死!」

秦穆然怒吼一聲,身上爆發出遠比剛才更加強烈的殺氣,這股殺氣陰寒至極,四周的空氣都似乎被調動了一般,在周圍形成了一把鋒利的屠刀。

「鎮!」

南宮正見勢不妙,他發現自己低估了秦穆然的實力,看這個架勢,似乎都有些要壓制不住了。

一掌調動勁氣,朝著秦穆然背後顯現的那把屠刀拍了過去。

虛空一震,一道無形的大手掌橫空而出,出現在了屠刀身旁,手掌一張,將屠刀攔腰握在其中,驟然聚攏。

「嗡!」

屠刀感覺到了危機,爆發出了屠戮的殺氣,想要將那手掌兵解,只是,南宮正的這個手掌實在是太過龐大,也太過厲害,所有的殺氣刀光撞擊在了手掌之上,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截然崩碎。

「嘭!」

一聲脆響傳來,手掌抗住了屠刀的衝擊,握住了它,手掌發力,手中的屠刀便是崩碎成了碎片,向著四周彌散而去。

「吼!」

刀光不過剛剛崩碎沒有多久,秦穆然的背後再次傳來一聲咆哮,此時,沒有刀光,但是卻顯現的是一副畫面。

兩軍交戰,秦穆然身披戰甲一個人沖在最前方,前方是敵軍百萬之眾,可是秦穆然沒有絲毫的懼怕,他的目光之中沒有任何的感情,就好似殺人機器一般。

「轟!」

秦穆然手持長槍,手腕一震,長槍如同電鑽般沖了出去,虛空一點,虛空震裂,但是在百萬大軍的後方,虛空卻是突然露出了一個缺口,從中爆發出刺目的青芒,將百萬大軍從後方突破。

青芒落地,炸裂而出,一股接著一股的氣浪,好似爆炸一般,將百萬大軍直接掀飛上了半空,就如同放風箏一般。

「死!」

秦穆然怒吼一聲,手中的長槍以力拔山兮之勢,從天而降砸了下去。

「嘭!」

長槍虛影被無限放大,剛剛被炸上天的百萬大軍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會如此恐怖,挨了這一擊,直接似煙花般炸裂。

無數的鮮血從天上落下,好似下了一場血雨。

「不好!現在他的想法越來越危險,必須要控制,全是殺戮,這樣下去會失去心智的!」

南宮正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秦穆然可是老道士的關門弟子,若是因為自己出事了,以後他還有什麼面目去見老道士!

「師弟,醒過來!」

南宮正走近一步,以霸道的勁氣將秦穆然背後的虛影衝散,同時向著他的體內注入一道勁氣。

勁氣湧入秦穆然的體內,突然,秦穆然的丹田之上,那團一直懸浮著的精氣團在感受到這股勁氣以後,如同饑渴的孩童,鯨吞牛飲般地將南宮正注入的勁氣吸收,同時微微一顫,一道純粹的精氣從精氣團上分離出來,沖向了秦穆然的丹田。

狂暴的秦穆然在接受了精氣的滋養后,身上那股強烈的殺氣逐漸平息了下來。

「額……..」

秦穆然的口中發出一道聲音后,眼睛之中的血紅色瞬間消散,額頭上的青筋也逐漸平息了下去。

「嘭!」

秦穆然昏迷了過去,趴在了竹床上面,一動不動。

「呼……」

總算是熬過去了,這小子!

南宮正看著昏睡過去的秦穆然,這才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多少年了,南宮正都沒有如此緊張過了,秦穆然這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恐怕他這輩子都沒有臉面去見他的師傅了。

「小子,你可真的是害人不淺啊!」

南宮正看著熟睡的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經歷過剛才的事情,南宮正算是徹底對老道士的眼光服氣,秦穆然這樣的資質,估計整個古武界也就他老人家能夠做他的師傅。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如此年紀,修為達到了化勁中期,不過這不是駭人的,更加駭人的是,秦穆然的實力!

他的實力竟然已經可以對抗化勁大圓滿了!

以中期對抗大圓滿,即便是南宮正都有些難以做到。

「師弟到底修鍊了什麼功法,怎麼會如此逆天!」

這一刻,哪怕是南宮正都對秦穆然充滿了好奇。

不過,如果讓他知道,秦穆然打敗巫同鋒的時候,還沒有踏入化勁之境也僅僅是憑藉著暗勁之境就成功了,不知道南宮正又會作何感想呢?

或許他會明白為什麼老道士不願意收他為徒,頂多給一個記名弟子。

因為即便以南宮正如此逆天的天賦,也不過秦穆然啊!

從無法修鍊,到後面開啟丹田,勢如破竹,前後加起來,秦穆然從暗勁初期到化勁中期,一年的時間都沒有,這種事情放在任何一個古武界的人身上那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甚至還會當成笑話聽,可是,秦穆然真的做到了!

南宮正無奈地搖了搖頭,從一旁拿起一床被子,蓋在了秦穆然的身上,這一睡,估摸著沒個兩三天,怕是醒不過來了。 正當房間中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凝重,房間中的人以爲趙小川和李文淵即將打起來時,李若曦推了推趙小川。

“若曦,怎麼了?”

趙小川一愣,轉頭看向李若曦,不解的問道。

“讓開!我不需要你保護!”

李若曦冷漠地說道,然後向着李文淵走去。

李文淵看到李若曦走到他的身邊,冷哼一聲,然後說道:“萬副院長,現在我們可以離開學院了麼?”

“離開!你們要去什麼地方?若曦,你到底怎麼了?”

趙小川心頭揪了一下,聽到李文淵的話,急聲問道。

王醫師皺眉道:“趙小川,之前的事情我查清了,和你沒有一點關係!你快點離開這裏吧!”

“和我沒關係?”趙小川一怔,轉頭愣愣的說道:“什麼意思?”

“就是說李若曦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明白麼?”

王醫師不耐煩地說道:“剛纔的事情我說聲抱歉,不過現在這件事情完全交由學校負責,所以你最好不要在參合了!”

“孩子?若曦,你真的有孩子了?那孩子到底是什麼人的?”

趙小川感覺心口被大錘砸中,身體猛然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李若曦。

“和你沒有關係!趙小川,從今往後我們都沒有關係!”

李若曦側過臉,小聲的呢喃道,晶瑩的淚珠劃過她的臉龐。

“和我沒關係?”

趙小川一震,感覺自己的心口被錐子砸出一個洞,呼吸的空氣化作股股冷氣讓他整個人通體冰冷。

但隨即這股冷氣化作一股怒火涌上趙小川的心頭,一道道黑色的霧氣在他的身上顯現出來,同時趙小川的額頭綠光閃動,雙眸也染上了一片猩紅。

“怎麼可能和我沒有關係?我可是你的男朋友!告訴我,那個孩子究竟是什麼人的?”

趙小川憤怒的喊道。

四周的人看到趙小川的異變眉頭微微皺起,眼神中充滿了戒備。

“篤篤篤!”

萬副院長以一種奇異的頻率叩着桌面,然後看着趙小川說道:“同學,希望你冷靜一下!”

“我剛纔怎麼了?”

趙小川感覺一盆涼水當頭澆下,瞬間清醒過來,疑惑的看着戒備的衆人,眼中充滿了不解。

同時他身上的黑霧和眼中的猩紅也消失不見。

“你幹什麼?你要靠近他,難道你剛纔沒有聽見麼?他可比現在的你要危險數千倍!”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李文淵爆喝一聲,擋住了李若曦。

“放開若曦!”

趙小川看到李若曦向着自己走來卻被李文淵擋住,立刻大聲喝道。

“爸爸,我並不是要去他那邊,只是有些話想對他說!”

李若曦衝着李文淵擠出一縷笑容,輕聲說道。

李文淵身體一震,猶豫片刻,側過了身子,同時說道:“這是我能做的最大讓步,希望你能明白!”

“恩!”李若曦輕聲應答,然後走到了趙小川身邊。

“若曦,對不起!我剛纔不應該對你吼的!我.。”

“我有孩子了!”

李若曦打斷了趙小川的話,趙小川愣愣的看着李若曦。

“那孩子不是你的!”

李若曦說出了第二句話,趙小川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分手吧!以後我們就是陌生人!”

李若曦說完後,轉身就走,趙小川則瞬間反應了過來。

“爲什麼要分手?我不介意你有孩子的!哪怕那孩子並不是我的!”

趙小川大聲吼道,李若曦身體一顫,而李文淵、王醫師,還有萬副院長則皺起了眉頭。

“趙小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王醫師剛想說些什麼,但是立刻被萬副院長制止了。

王醫師不解的看着萬副院長,萬副院長嘆息道:“孩子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王醫師皺起了眉頭看着靜立在原地的李若曦和臉上佈滿哀求的趙小川,幽幽的嘆了口氣。

“即使孩子不是你的,你也可以接受?”

片刻後,李若曦轉身看向趙小川,遲疑地問道。

“對,我可以接受!只要你和我永遠在一起就好了!”趙小川急聲道。

李若曦長長的出了口氣,隨即臉上掛起了一絲嘲諷,冷笑道:“趙小川,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賤!”

“什麼?”

趙小川一震,難以置信地看着李若曦,不相信這樣的話是從李若曦的口中說出來的。

“沒聽清麼?那我再說一遍吧!趙小川,你是個賤人!”

李若曦淡淡的看着趙小川,口中譏諷道:“你以爲你說出這樣的話就可以得到我了麼?呵呵,趙小川,別忘了你的身份。”

“若曦,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