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穆南搖搖頭,“我不能,我明明知道欺騙是有罪的,但卻不能不去欺騙。神父,我一直認爲,人死之後或是上天堂,或是下地獄,絕不會流連在人間。可是,我和一羣朋友一起離開公園回家後,卻得知他們其實在前一天都已經死了,這樣的事,我又怎麼能告訴警察實情?”

“這讓我很痛苦,神父,我犯了罪,卻無法彌補,我看到了匪夷所思的真相,卻無法告訴任何人……”

“哦……”

與穆南隔着一扇木格窗的、原本閉着眼昏昏欲睡的神父驀然睜開了眼睛,眼裏精光四射!

“孩子,能詳細的跟我說說這件事嗎?”

“當然,神父。”

穆南把這次漂流的事情原原本本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並夾雜了自己的感受及所思所想,完全沒有保留的告訴了神父,說完之後,他臉上有震驚、有疑惑、有迷茫、也有好奇,卻唯獨沒有害怕。

神愛世人,信仰聖光的他,無畏妖魔鬼怪!

神父聽完,久久沒有言語,穆南也不打攪,只是默默的懺悔。

半晌,神父開口,“孩子,如果給你一把劍,你有勇氣去與這些妖魔邪物戰鬥、維護世界的和平和人類的安全嗎?”

“有的。”穆南點頭,“神父,我有勇氣。”

“好的。”

神父推開木門從告解室走了出來,拉開穆南這邊的門,笑眯眯的看着他,“孩子,跟我來。”

事實上,這位神父的年紀並不算大,看上去比穆南大不了幾歲,棱角分明的輪廓讓他看起來很有精神,特別一雙眼睛,亮的好像星辰一般,充滿智慧,讓人過目難忘。

對上這樣一雙眼睛,你就很難去從外表判斷神父的年齡,自然而然的,會將他當做一個和藹睿智的長者、從而生出敬意。

穆南跟着神父走向教堂深處,來到一扇浮雕着天使與惡魔戰鬥畫面的高大木門前,他忍不住好奇的問,“喬納森神父,您要帶我去哪?”

這間教堂穆南來過無數次,甚至和喬納森神父成了朋友,但他也從未去過教堂深處,也不知道這扇門的背後是什麼地方。

“進來就知道了。”

神父微微一笑,掏出一把別緻的鑰匙打開了木門的鎖,用力推開門。

沉重的木門打開一條縫隙,神父招呼穆南進入,又反手關上了門。

門裏的內容和穆南想象的不太一樣,這是一個大約百來平方的正方形空曠房間,面積不大,但房頂很高,有一個鑲滿了彩色玻璃的漂亮穹頂。

月光透過彩色玻璃照射進來,讓房間充滿了如夢似幻的感覺。

房間裏沒有安裝點燈,房間靠牆圍着一圈兒古樸的木桌子,桌子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燭臺,高矮不一的白色蠟燭搖曳着溫暖的燭光、照亮着一方空間。

正中央,有一座拱門雕塑沐浴在交織的月光和燭光中。

一個穿着牧師服飾的雕塑、一個穿着聖騎士鎧甲的雕塑、一起拱衛着中間那扇門。

石頭雕刻的拱門上浮雕着和外面木門一樣的天使惡魔惡戰圖,門的中央鑲嵌着一顆籃球大小的水晶球,水晶球中,一團白光在緩緩流轉。

穆南看着那個水晶球,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神父,這難道是……”

神父又微微一笑,“就是你想的那樣,孩子,去摸摸它吧!”

穆南驚奇着,沒想到自己能看到傳說中的東西。

不是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這東西的存在,他還相信天使的存在呢,可也沒見過天使啊!如果哪天真的看到一隻天使,恐怕他會比現在激動百倍吧!

懷着激動的、朝聖般的心情,穆南走到拱門雕塑前,把手輕輕的放在了水晶球上,那股溫柔的勁兒,比撫摸心愛的姑娘更加輕柔。

白光綻放開來,籠罩了穆南。

他左手邊持着魔法杖和古書的牧師雕塑,驀然睜開了眼睛!

“牧師啊……”喬納森神父撫摸着胸前的十字架,笑的一臉得意。 早晨的陽光透過彩色玻璃窗格在地面投下斑駁的光影,穿着牧師袍的穆南在晨曦中結束了禱告,來到教堂大廳,和喬納森神父一起站在十字架前。

“神父,我每天的工作是什麼?”新晉牧師穆南尊敬的看着神父,積極的問着。

“在教堂的工作就和我一樣,傾聽心靈迷茫人們的苦惱,替神指引他們的心靈之路,讓神的榮光灑遍這個罪惡的世界。”喬納森神父緩緩說着,表情神聖又莊嚴。

“好的。”穆南點點頭。

“當然,這只是‘教堂內的工作’。”喬納森神父將視線從十字架上收回,看着穆南,笑眯眯道,“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出外勤’。”

“外勤?”穆南疑惑,“是出去主持婚禮或者葬禮嗎?”

“不不不,我們不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喬納森神父搖頭,“況且華夏人更喜歡華夏傳統的婚禮和葬禮,他們不會請牧師的,靠這個賺錢我們會餓死。”

穆南:……

“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工作呢?”穆南虛心的問。

“拿出你的手機。”喬納森神父說。

穆南納悶的拿出手機開機——昨天晚上和神父聊得太晚,等他拿回手機發現已經沒電了,晚上充滿電早上還沒來得及開機看看。

一開機穆南就看到了驢哥打來的好幾個未接來電,不過喬納森神父顯然是有重要的事跟他說,他也暫時沒管,問,“神父,然後呢?”

“打開你的應用商店,搜索‘恐怖電影大冒險’這個遊戲。”

穆南一頭霧水的按照神父的話打開應用商店搜索這個遊戲,一下子跳出一排鏈接,排在第一個的正是這個‘恐怖電影大冒險’,圖標是一個猙獰的女鬼頭像,看着怪嚇人的。

他很不明白的看着神父。

喬納森神父看到穆南的搜索結果,心道他果然也有‘玩家資格’,說,“下載它。”

教堂的WIFI挺快,穆南一下子就下好了遊戲,又按照喬納森神父的要求打開遊戲看了一遍好多字的遊戲說明。

“這個遊戲……”穆南看完遊戲說明,越發的不明白了。

喬納森神父收斂了笑容,神情有點嚴肅,解釋道,“穆南,這是一個魔鬼製作的遊戲,一旦進入電影世界,你的靈魂就會被傳送到一個魔鬼構建的世界裏進行冒險,如果在那個世界裏死亡,你現實中也會死亡。”

“作爲神的代言人,我們不能坐視這個魔鬼遊戲荼毒世人,我們必須在遊戲裏和各種魔鬼的化身戰鬥,以求最終瓦解他們的陰謀。”

穆南:????

看到一臉懵逼的穆南,喬納森神父拍拍他的肩膀,“等你經歷一次遊戲就會知道,晚一點我會教你進入第一個遊戲副本並平安生存的事情,現在你打開好友列表加一下我好友。”

加完好友,喬納森神父轉給了穆南十萬靈幣,指點他在遊戲商城裏買了兩把最低級牧師錘,並把其中一把具現化。

穆南看着手中憑空出現的樸素錘子,臉上震撼萬分!

“不用太過驚訝,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喬納森神父和藹的拍了拍穆南的肩膀,“別看這錘子和五金店裏賣的小釘錘沒什麼區別,但它的的確確是受過神靈祝福的聖器,可以幫助我們消滅邪祟。”

“跟我來,我教你幾個實用的小法術。”喬納森神父朝外走去,“當然,我們得先找到一個邪惡的生物,然後在實戰中教導你,這樣學起來比較快……”

……

……

黎曉曉是被一陣電話鈴吵醒的,迷迷糊糊從枕頭下面摸出手機、左眼睜開一條縫瞄了一眼,是任天打過來的。

“歪?”黎曉曉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接通了電話。

“黎哥!”任天的聲音十分雀躍,“你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我和伍老哥一起把那個青青給幹掉了!”

“伍老哥?”黎曉曉一頭霧水,“誰啊?”

“打獎勵副本時認識的一個老哥,人很好的,我已經說服他加入我們的team了。”

黎曉曉哈哈一笑,“你長進了,還知道發展下線了,既然你認爲是好人那就一定沒問題的,今天我們一起打副本!”

上個副本結束後一週內必須打一個副本,今天已經是期限的最後一天了。

“好的!”

一大早就聽到好消息,開門紅!不錯!

黎曉曉跳下陪護牀在病房的衛生間飛快的洗漱了一下,把還在病牀上睡懶覺的郝帥晃醒,“別裝病了,趕緊回家去!”

郝帥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你和我一起回去嗎?”

“不去了,我有事。”說完黎曉曉就一溜煙的走人了。

得在打副本之前先完成幾個任務才行,畢竟昨天晚上才和張可蒙說過要盡力的。

黎曉曉選定的第一個目標是柯鴻宇。

柯鴻宇也是個富二代,不過他的父母都是藝術家,父親是得過國際獎項的知名服裝設計師,母親則是個攝影師——經常在雜誌發表作品的那種。

倆人一起弄了個婚紗攝影品牌,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已經成了華夏最大的連鎖婚紗攝影品牌之一,還兼着婚慶服務的業務,賺的那是盆滿鉢滿。

所以藝術家一旦放下身段開始賺錢,那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兒。

柯鴻宇子承母業,也幹起了攝影師,不過和喜歡拍攝風景的母親不同,他比較喜歡拍不穿衣服的小姐姐。

黎曉曉看到這貨的資料後,有點後悔沒早點加入驢哥的驢友團,不然早點認識這個柯鴻宇的話,說不定還能討到不少他的攝影作品——畢竟他的作品不能公開發表,只能留着自己和朋友私下鑑賞。

所以他今天打算去拜訪一下這位接地氣兒的攝影師,品鑑一下他的作品。

可是去了柯鴻宇在雲城的住宅以及攝影工作室,都沒找到他人,據他攝影工作室的員工說,昨天開始就找不到他了,手機關機,家也沒回,他們都想報警了。

搞得黎曉曉很不開心。

然後黎曉曉又去找了蓉蓉,來到蓉蓉供職公司所在的寫字樓下,黎曉曉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穆南。

穆南穿着一身肅穆的牧師服,和另外一位穿着牧師服的中年男人走在一起,一人手裏還拿了個小釘錘,看起來奇奇怪怪的。

穆南是個牧師?他不是賣電子產品的嗎?黎曉曉一頭霧水。 蓉蓉坐在電腦前,一邊抿着柚子茶、一邊百無聊賴的瀏覽着八卦新聞。

周圍來來往往的繁忙職員和她的悠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沒辦法,誰叫蓉蓉是公司老總的親妹妹呢?所以她能每天畫好精緻的妝容、十點才姍姍來遲的踏進公司,除了打電話跟進幾單哥哥直接派給她的老客戶外,就是喝喝茶上上網,然後每個月拿幾萬塊的高工資,羨煞一羣每日工作十幾個小時拼命打拼卻只能拿幾千塊工資的草根同事。

蓉蓉看完了一些明星八卦之後,正準備叉掉網頁,忽然看到新聞頁面上有一張很眼熟的圖片——一條河的圖片。

她打開瞄了一眼,咦?這不是大楓山森林公園的那條河嗎?

好奇之下她看了看下面文字,臉色頓時沉下來,拉出鍵盤噼裏啪啦的開始評論:“小編煞筆,就知道看圖編故事!這是雲城大楓山公園的河,我大前天還去這條河漂流了呢!我怎麼不知道什麼事故?!”

發表完評論,蓉蓉才發現這條新聞下還有個鏈接,名稱很玄乎:漂流死者深夜現身路邊。

蓉蓉撇撇嘴,點開了鏈接,不過頁面卻是個404。

這讓蓉蓉皺起了眉,心裏忽然有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覺,就好像自己遺忘了什麼重要東西的那種感覺。

“蓉蓉,我中午有點事,你自己吃飯吧!”哥哥的聲音打斷了蓉蓉的思考,說完話他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哦……”

蓉蓉擡起手腕瞄了一眼自己的香奈兒陶瓷腕錶,嗯,是快該吃午飯了。

后街的私家菜館座位緊張,去晚了可就得排隊了!

蓉蓉麻溜的把手機裝進包包,踩着高跟鞋蹬蹬的光明正大的早退搶座吃午飯去了,看的旁邊幾個小姑娘各種羨慕嫉妒恨。

從寫字樓到后街私家菜館走大路比較繞,但是卻有一條小路可以直通私家菜館附近,就是比較冷清,除了下班時間之外很少有人走這邊。

蓉蓉經常和哥哥一起走這條路抄近路去吃午飯,所以一點兒也沒有害怕,出了寫字樓拐個彎直接就鑽進了小路。

喬納森和穆南跟在蓉蓉身後走進了小路。

這讓黃雀在後的黎曉曉很是牙痛,這倆牧師湊什麼熱鬧?我還想趁着蓉蓉走到沒人的地方直接收拾了她呢!

黎曉曉嘆了口氣,也跟了上去,看能不能找到下手的機會。

喬納森和穆南跟的很近,也就在蓉蓉身後不到十米的距離,中間蓉蓉警惕的回頭看了一次,看到是倆牧師,也就沒理會了。

“穆南,試試吧!”喬納森神父鼓勵穆南。

“嗯。”

穆南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高舉手中的錘子,懷着對聖光的無限虔誠,用外人聽不懂的語言唸了一句咒語:

“聖言術丶罰!”

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劈在了蓉蓉的腦袋上。蓉蓉連一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在白光中煙消雲散了……

噼裏啪啦的,一堆零碎掉落在地面,衣服、包包、手錶、首飾什麼的……

“成功了!”穆南抹了抹額頭的汗珠,臉上洋溢着欣喜又幸福的笑容。

他真的擁有了‘神力’!他真的成了神在世間的‘代言人’之一!從此以後,他將降妖除魔、爲淨化這個骯髒世界而奮鬥終生!

“做得好,孩子,我沒看錯你,你真的很有天分!”

喬納森神父也很開心,他走到那堆東西前,一邊收拾一邊嘀咕,“寶格麗的提包和錢包愛馬仕的絲巾古琦的太陽鏡蒂芙尼的項鍊伯爵的耳環香奈兒的手錶香奈兒的套裝維密的內衣……還有八千塊現金……”

喬納森神父把包裏那些沒用的各種卡片和雜物扔掉,只留下能賣錢的東西卷吧卷吧塞進了牧師袍子裏,站起身,“我們走吧!”

“神父你這是……”穆南有些不明所以。

“華夏信教的人少,願意捐錢給教會的人更少,我得從這些魔鬼身上籌集資金維持教堂啊!”喬納森神父語重心長的說道。

穆南:……

“你們……”一直跟在他們後面的黎曉曉走了出來,無語的看着這倆牧師。

重生之巧奪天工 他以爲這倆人只是碰巧路過這裏,卻沒想到他們是專門來和他‘搶怪’的!

通過朱果果,黎曉曉知道西方教廷是真的有一些‘特殊能力者’的,比如聖騎士,他卻沒想到能在華夏的地界上看到倆純正的牧師,太稀罕了啊!

所以好奇之下他就忍不住出來了,畢竟這倆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穆南他還認識。

“黎曉曉?!”穆南看到黎曉曉,大吃一驚,求助的看着喬納森神父。

降妖除魔的時候不小心被普通人看到了,該腫麼辦呢?

“孩子,忘記我教你的另一個初級法術了嗎?”喬納森和藹的說道。

“哦……”

穆南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對着黎曉曉舉起了錘子,飛快的唸了咒語,“聖言術丶睡!”

又一道白光從天而降,落在黎曉曉的頭上。

黎曉曉一驚!

不過旋即他就發現,這白光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反而給他一種暖洋洋非常舒適的感覺,而腦海裏彷彿有一個甜美的女聲在溫柔的唱着搖籃曲“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黎曉曉十分驚奇,看着穆南,“這是什麼?”

穆南看到法術竟然對黎曉曉無效,立刻手足無措,再次求助的看着喬納森,“神父……”

“別擔心,孩子。”喬納森神父繼續和藹的笑着,“你的修爲畢竟淺薄,有些人天生精神力強大,會抵抗你的催眠也不奇怪,讓我來吧!”

說完喬納森神父也舉起了自己的錘子,自信滿滿的對着黎曉曉念出了咒語:“聖言術丶睡!”

黎曉曉又感覺到那股溫暖舒適的光,讓他想起了秋天午後的太陽,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同時腦海裏彷彿又響起了穆大小姐唱的搖籃曲,“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他繼續瞪大眼,愈發的驚奇,看着喬納森和穆南,“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這是什麼法術?”

“呃……”

喬納森和穆南同時傻眼。

場面又陷入了熟悉的尷尬寂靜…… “張隊長,你可以通知蓉蓉的家人領屍體了。”

黎曉曉掛了電話,有些無語的望了望天,他剛剛本想友好的和兩位牧師討教一下西方的神聖系法術,誰知道那倆貨對他扔了兩個讓他很舒服的法術之後,竟然飛也似的跑掉了!

那速度,就好像屁股後面有狗追一樣。

哎,本以爲今天會很順利呢,結果找了倆人一個失蹤一個在他眼前被搶怪,簡直倒黴……希望接下來會順利吧!

黎曉曉刪掉了蓉蓉的資料,還剩下陳浪、柯鴻宇、小黑、韓羽華和雯雯五份資料,瞅了瞅,小黑開的川渝火鍋店應該就在後面美食街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