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帶上了我的黑劍和小黑,當然了,符咒是不可能少的,我將黑劍背於背後,而小黑則是防禦腰間,隨時可以給敵人致命一擊。

鬼王只是十分之一的力量,就是如此厲害,要是全部恢復了,那豈不是逆天的存在?這一次,我甚至還帶上了白玄咒,我將自己的金毛屍煞給封印在了其中一個符咒之中,這一招還是我在之中找尋到的,沒有想到居然會如此之強大,能夠裝東西。

我並沒有多想,我現在的實力,可以開啓食屍鬼第六解放狀態,這也是因禍得福而來的結果,身體裏面雖然居住着一個半神,我隨時不得不提防着,但是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

第二就是師妹了,師妹的長劍自從有了真靈之後,心情開心的不得了,甚至還重新取了名字,叫做小藍。

師妹的實力,我很清楚,將花劍套法給耍的有模有樣的,甚至劍法之中招招致命,每一擊都是暗藏玄機的,就連是我,和師妹對戰,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

第三位,自然是我的愛徒蘭夢瑤,蘭夢瑤自從被激活了半神之體之後,實力大漲,獲取玉軟劍不說,裏面還有真靈的存在,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裏面,師妹將她的花劍套法教給了蘭夢瑤,還有的實力,可以說實力可堪比當初的我,不愧是半神之體,天才就是天才,連我這個當師傅的也是自愧不如。

第四位,張依依,張依依的武器是一根長鞭,要是這樣普通的一看,還真的看不出來,因爲都是纏繞在張依依的身上,張依依的本事,我並不是很清楚,所以便不詳細解釋。

第五位,張龍,這傢伙可是擁有狂戰士的基因,兩個大拳頭,一旦發威了,力量可真不是蓋的。

當然了,還有第六位,也就是我們的神獸之後,毛毛,毛毛的身體可以瞬間脹大,這和巨人,還有食屍鬼有點相似,增強身體強度,以強有力的力量擊打敵人。

我們五人因爲行動比較大,所以還是從霍正哪裏得來了一些資金,當然了,還有一輛越野車,剛開始上路的時候,因爲去李家村都是土路,所以比較陡,雖然是越野車,但是一路上的折磨,一下子,三個女生頓時忍不住了,在一旁乾嘔了起來。

張龍雖然也是有些難受,但是不能這樣表露出來吧,強行壓住內心翻騰的感覺。

雖然我還好一點,但是這一路上的確是陡啊!我都快要抖出胃酸了,不過我一路上還算是鎮定,也像張龍一樣強撐着。

不過,我一斜眼一看,發現這個毛毛居然悠然自得的走了下來,剛想要埋怨的時候,毛毛居然嘔吐了起來,緊接着腳下不穩的倒在了一邊,嘴巴還一張一合的。

我也是嘴角一陣抽搐,真是大路陡峭,神仙也難受啊。

“好了,大家都聚過來,前面不遠處就是李家村了,因爲道路實在是過於兇險,我們的越野車也是開不進去,大家把揹包都背上,徒步前進。”我率先將揹包背在背後,緊接着向着李家村的方向而去。

單從一點就可以看出來,李家村一定是還沒有被國家給開發出來的,所以這一帶纔會顯得如此的貧窮。

我們五人一狗,很快就到達了所謂的李家村,但是一進村口的時候,發現這裏煞氣沖天,這裏的村民很少,這時候,一個村民發現了我們幾個人的存在,一陣驚慌,但是他並沒有逃走,而是衝着我們而來。

我仔細一看,他的陽陽之氣少了許多,只剩下半條命了,要是如此下去,絕對只有一死,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此人的身材中等,但是卻是極其的消瘦,臉色蒼白,兩個臉頰也是深深的陷了下去。

“你們是哪裏來的?”消瘦男子開口道。

我走上前,細聲回答道:“我們是xx市來的,本來是來這裏旅遊的,不知道是不是走錯了方向,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裏,請問,兄弟,這裏是什麼地方?”

“哎,這裏是李家村,你們不該來這裏的,你們快走吧,否則你們都要死的。”消瘦男子根本無力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有氣無力的讓我們走。

我一愣,果然這個地方是有問題,連忙攀着消瘦男子的手說道:“兄弟,我看你們很是嚴重,這裏是李家村嗎?我怎麼看着一點沒有生氣啊。”

我搭着消瘦男子的手,並不是爲了其它,主要是爲了查看身體,出了少了陰陽之氣之外,連生命力都是很薄弱,這個村子就像是死村一樣。

“哎,你們還是快走吧,這裏不是你們該來的,你們這些外家人,要是被別人看見,到時候想走,都走不掉了。”消瘦男子說到這裏,就推着想要把我們趕出村子。

我也無奈,只好被推着走,看來這個消瘦男子是真心爲了我們好。

“喲呵!李文,這白白送來的肥羊,你居然想要趕走,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這時候,一個男子出現了,指着消瘦男子就開口大罵,李文正是想要幫助我們的消瘦男子。

李文心頭一驚,有些害怕,但是想到我們這些外來者,心一橫,擋在我們的前面“李四!你這樣做是不對的!那些壞人根本不該存活於這個世界的,你不但不反抗,居然還要給這些壞人做事情,現在,你還想將這些外來人也要弄死嗎?”

李文說的都快要哭了,看來這些日子來,李文受的苦真的很不少。

“我靠!你他媽都是快死的人了,要不是你是一個村長的話,老子早就要了你的命,不教訓你這個王八蛋,老子的威信在哪裏?”李四說着就要動手。

李四看樣子也是一個練家子,直接一步衝了過來,對準了李文的臉就想來一巴掌。

啪!

李文並沒有被打,反而被打飛的則是李四,沒錯,我忍不下去了,這種人早該殺絕了,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左手一拐將李四的巴掌給擋開,緊接着右手用了一半的力氣,直接扇了過去。

這一下,直接扇掉了李四的十多顆牙,左邊的臉已經紅腫的不能再紅腫了,活生生的一個豬頭。

“我靠!誰他媽動的手?”李四在地上緩了一下神,緊接着一下子坐了起來,一臉氣急敗壞的吼叫了起來。

我無視地上的李四,而是扭頭關心的看着這個只有二三十歲的村長李文問道:“村長,你有事沒有,身體要不要緊。”

“哎呀!小夥子,你闖禍了!快走吧!他們都不是人,我們村子有三百多人都死在他們的手裏!你們快走啊!”李文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連忙推讓着我們,讓我們離開。

“哼!想走?怕是沒有這麼容易!兄弟們,上!抓起來,讓大王嚐個鮮!”李四也從地上站了起來,看着李文害怕的模樣,心中更是大爽,囂張氣焰更是足!

“完了……”李文見李四帶着人動了手,一下子癱在了地上。

我速度一勾手,將李文從地上拉了起來,安慰了起來。

“隊長,這些人怎麼辦?”張龍背對我,問了起來。

我斜眼一瞟,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緊接着冷聲冷語的說道:“這樣的人死不足惜,殺!一個不留!”

張龍對着前面的人冷哼一聲,緊接着捶了錘自己的拳頭,一臉傲然的說道:“遵命,這些小角色,我一個人就行了,你們看着吧!” 張龍悶哼一聲,並沒有使用狂戰士的力量,帶着拳頭,直接就上了。

“靠!那裏來的一羣廢物,兄弟們,上啊!”李四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來一把長長的砍刀,率先向着前面的張龍衝了過去。

張龍的體格很大,足足有兩米多多高,普通人只是一看,都覺得瘮的慌。

“哈!”衝在最前面的李四,看着張龍的模樣和身材,有些軟了下來,但是畢竟自己是隊長,可不能丟臉,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握着砍刀,向着張龍的大腿直接砍了過去。

張龍冷哼一聲,身子微微彎曲,緊接着右手往旁邊一抓,直接抓住了李四看到的正面,也就是刀刃的方向。

李四想要扯動自己的砍刀,但是卻是無法撼動一分,頓時汗水打溼了自己的後背,正想要轉身逃跑的時候,張龍怎麼可能放過他,一個箭步,飛起一腳,直接踢中了李四的後背,隨之便是一把看到,噗嗤一聲,直接命中了李四的頭部,鮮血帶着腦漿頓時飛灑了出來。

而張龍也沒有閒着,隨手往左一捏,抓住了一個男子的脖子,用力,只聽見咔嚓一聲,男子的喉骨斷了,直接沒有氣息。

“啊!鬼啊!快跑啊!”其他的人見到如此情況,頓時慌了手腳,對手如此強悍,可不是自己能夠對付,剩下的五個人想要逃跑,但是剛剛跨出去一步,分別被擊中腦袋而死,鼻口不斷的溢出鮮血,顯然已經死翹翹了。

“啊……你們……你們殺人了。”李文癱坐在地上,身子不停抖動着,我知道,他是害怕了,不過,我也理解,畢竟第一次見到這種血腥的場面。

“村長,他們都是該死之人,而且依照他們的罪行來說,就算是國家來判決的話,都是死刑了,而且,我們五個人,當然了,包括這隻狗都是國家派來的,我們就是來解決你們村子的問題的。”我笑着說道。

“啊!你們是國家派來的?真是蒼天有眼啊!真是蒼天有眼啊!天不絕我們李家村啊!”村長李文說着便跪在地上,對着五星紅旗的方向磕着頭。

我連忙扶起李文,笑着說道:“村長,你別怕,你只要如實的將你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接下來的事情我們來辦就行了。”

李文原本是不信的,但是看到了張龍強悍的實力之後,也是順了。

“原本,我們李家村很是安寧的就在一個月前,來了一羣人,說是來開採礦物質的,還說不分男女,工資高,待遇好,於是我們村子的男人基本上都去了,女人也去了一些,但是都是有去無回,這一想,我們就知道出事情了,我們給外面報了警,但是警察卻是不理會,甚至還警告我們,說這件事情要是走漏了風聲,第一個死的就是我。”李文說道。

我點了點頭,接着問道:“然後呢?”

“原本,我們不知道那些失蹤的人去哪兒了,但是有一天,我和一個在裏面做保安的朋友喝酒,喝醉了,他全部都說出來了,說裏面有一個大魔頭,每天都要吸食一兩個人的氣血,甚至有時會有五六個,我當時就嚇癱了,根本不敢將這件事情說出去,我害怕,下一個死的就是我。”李文說到這裏,身子居然不停的發抖,看得出來,李文受的苦很多。

“但是,我的良心過意不去啊!我身爲一村之長,居然爲了我自己的性命,就捨棄了三百多條人命,最後我便去找了朋友,託給一些有實力的人來幫助我們,起先被發現了,他們並沒有殺我,只是毒打了我一頓我,但是,我不願意放棄,我要救我們的村子裏面的人,不過蒼天有眼,我們李家村有救了!”李文說道這裏,又想要跪下。

我連忙扶起,臉上也是憤憤狠色“村長,你請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處理的,在此之前,我還需要你幫忙做一件事情。”

“說!就算是要了我的命,能夠救出其他剩下的性命,說什麼,我都願意幹!”李文這是想要將自己的命換全村人的命,說起來,還真的有些高大上。

我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村長,並不是要你的命,只是需要你給我描繪一下,這個躲在李家村的大魔頭在哪裏,能夠在什麼時候找到他,我想用最短的時間將其擊殺,不想給一絲生活的空氣。”

村長連忙點頭,接着開始跟我們幾人描繪起這個村子的構造和位置。

……

一個小時後,村長也說完了,我們五人一狗,向着一個方向而去,我也讓村長小心一點,躲起來爲好。

“師傅,哦不,隊長,怎麼安排。”五人一狗聚在一起,蘭夢瑤卻是顯得極其的興奮,這是她第一次執行任務。

我笑着摸了摸蘭夢瑤的頭,說道:“這樣,資料上寫的,是鬼王的一個心腹,叫做鬼狼的男人在這裏守着,據說能力是狼化,身體強度可以增強很多倍,我們這裏面,張龍能夠狂戰士化,可以直接壓到這個所謂的鬼狼的,我們的計劃就是沒有計劃,直接打進去!”

“見一個殺一個!反正這些人都是死不足惜!”我冷聲說道。

張依依一愣,不滿的說道:“不行!我不同意這樣的做法,這樣貿然進去,我們又不知道敵人的深淺,很容易造成損失的。”

我甩了甩頭,想不到半神又來控制了我的情緒,讓我暴露出狂躁的一幕。

師妹也發現了我的異常,連忙問道:“子良,你怎麼樣了?是不是那個半神又在折磨你了?要不你休息一下,擊殺鬼狼的事情,我們暫時停一下。”

張龍和張依依沒有聽過什麼所謂的半神,有些疑惑,但是都沒有問出來。

“我沒事,這點傷害對於我來說,是不存在的,剛剛是我大意了,不知道爲什麼會吐口而出,我們選擇一下最好的下手方位吧,一步一步的吞掉他們。”我甩了甩頭,說道。

“我們根據村長所說的方位,我們現在處於東方下風位,他們生活的地方是西方上風位,想不到居然還是一個風水愛好者,只是可惜了,這種風水寶地,只是風眼太過於容易移動,就算那是寶地,也不過是增幅一點點。”我不自覺的說出了一堆風水話。

“隊長,你就明說吧,是不是要用陣法鎖住他?”張龍也是一惱,無緣無故就說出這些話來,真的很吊人胃口。

我點了點頭,“沒錯,這個地方正好風眼移動了過來,原本我想用最常用的北斗七星陣來控住他們,但是這個風眼移動的太快,我就用四象八卦陣來鎖住。”

師妹和蘭夢瑤聽見我要使用四象八卦陣,頓時一愣,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

我也沒有多說,我和張依依兩人靜悄悄的將周圍的守衛給放倒了,緊接着在周圍佈下了一個陣法,四象八卦陣,既然這個陣法讓我當初受了這麼多苦,那麼今天就讓這個所謂的鬼狼嘗試一下吧。

佈置完畢之後,我和張依依快速的退了下來,緊接着右手取出一張符咒,緊接着咬破大拇指,低聲一吼“四象八卦陣!開!”

咚!

這一聲悶響,頓時惹得裏面的人衝了出來,但是剛剛出來就被鎖回了屋子裏面,四象八卦陣,陰卦、陽卦、西門、東門,這些東西,足夠讓他們弄上一段時間了。

“師傅,你什麼時候會的?”蘭夢瑤這個時候湊了過來,疑惑的問道。

我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心臟說道:“這可要多感謝住在我身體裏面的東西,這個陣法當初將我們弄得這麼慘,今天也要試試他們,雖然效果差很多,但是效果還是在的。”

張依依疑惑的看着我,我的任何事情,都是出乎了她的意外,實力不斷的在前進,速度很快,一個月前,都纔不過是八個氣旋,現在居然有十個氣旋了,實力可以匹敵霍正了,當然了,要是真的拼起來,還是霍正要厲害一些,畢竟霍正在這個十個氣旋呆的太久了,裏面的存儲的力量都不是王子良可以比擬的。

“怎麼了?”我發現張依依看着自己,疑惑的問道。

張依依頓時愣了愣,接着快速的一變臉色,冷聲冷語的說道:“沒什麼,只是不相信你的陣法而已。”

我也無奈的擺了擺手,自己的這個陣法其實也是效果一般,根本達不到那個半神門的一般效果,所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夠困住這個所謂的鬼狼。

“吼!”這個時候,裏面的鬼狼低沉的怒吼了起來,發現陣法之外的我們,徑直的衝了過來。

咚!

鬼狼已經狼化了,雙腳着地,身上的黑毛也是覆蓋了全身,讓人看起來也是一陣毛骨悚然。

僅僅只是一撞,我感覺我的陣法都有些動搖,不愧是鬼王的心腹,實力果然不簡單。

“可惡的王子良,老子不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今天老子一定要抓到你,獻給鬼王!讓鬼王了結了心中這個氣!”鬼狼在裏面低沉的吼叫着。

我卻毫不在乎,只是淡然的說道:“想要我的命,就從裏面滾出來!老子在這裏等着你!” 鬼狼見我如此囂張,頓時大怒,身上的黑毛更加狂猛的增長了起來。

我快速的從背後抽出黑劍,我的這個動作,身邊的師妹等人也是快速的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大家都很清楚,這個半吊子的陣法困不住鬼狼。

鬼狼再次低沉一吼,緊接着向着陣法衝了過來。

咚!

一聲巨響,陣法似玻璃一樣,開始分裂,緊接着破碎了起來。

我低沉一吼,猛地踏步,一躍而上,剛剛站立的地方,深深一個小坑,手中的黑劍順着方向直接甩了過去,斜跨一個飛手,直接抓住了腰間的小黑。

“來啊!”鬼狼也是想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已經沒有人樣了,尖利的爪牙,每一次揮下,都帶着強勁的力道。

我絲毫不懼,和鬼狼直接糾纏到了一起,但是鬼狼的手下也不弱,紛紛出來了十多個,向着師妹等人開始進行狂熱的戰鬥。

“哼!你會爲今天的行爲作出代價的!”鬼狼咧着嘴,一副不死不歸命的模樣,再次揮舞着兩隻手臂,對着我的方向就是一陣抓撓,我知道一旦被抓中一下,那個感覺絕對會讓人生不如死,因爲鬼狼開始一個抓撓,一掌拍中了一棵大樹,那棵大樹更是以幾倍的速度枯萎,一會兒的時間便沒有了生機。

很明顯,是帶着腐蝕性的。

這個時候,我翻身一躍,在地上滾了一下,拿到了黑劍,再次回身一斬,鬼狼雙爪合攏,直接擋住了我的進攻,我並沒有停止,甚至速度加快,一個翻身後躍,快速的將小黑甩了出去,緊接着雙掌一開,兩張符咒出現在手中,緊接着快速咬破我的大拇指,雙掌一合,大拇指快速的在符咒之上寫了幾個字。

“增血符,天雷咒!”我低沉一吼,將其手中的符咒直接甩了出去,咚咚咚,雷聲頓時出來,擊打在鬼狼的身上,鬼狼慘叫了一聲,但是並沒有落敗,反而是血肉模糊的模樣,看起來更加的瘮人。

“老子要殺了你!吃乾淨你的肉!”鬼狼雙臂一震,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傷勢如何,兩個爪子卻是依舊那麼的鋒利,看的我都想要割下來,當做自己的武器來了。

狼人,本性兇惡,屬於妖道一類,的一些陣法不一定能夠鎮得住,但是也不一定不能夠擊殺。

我雙目一橫,雙手緊握着黑劍,耍劍兩下,緊接着猛地一踏出,向着鬼狼衝了過去,鬼狼也是雙腿微彎,將力道分別存在於雙掌和雙腿之間,腰部發力,全神貫注。

我雙眼細眯,衝到鬼狼的面前,突然快速的變向,身子在空中一個翻騰,緊接着找準了鬼狼的弊端,緊接着快速的一刀而下,雷霆一擊,鬼狼也明白了我的意圖,身子快速的往前一撲,背對着我,兩隻手臂往後一抓,正好十隻的爪子和我的黑劍碰撞到了一起,發出了一陣陣的金屬碰撞聲。

刺啦!

鬼狼往前撲倒的身子,瞬間一個挺立,將身子弄了回來,我的兩隻手臂已經抓着黑劍了,和鬼狼碰撞的那一刻,我覺得雙手一震的而麻的慌,但是我也知道,鬼狼也不好受,但是沒有想到鬼狼居然忍着痛苦,緊接着再次翻身一個抓撓。

我沒有辦法躲避,只好將黑劍擋在前面,擋住了鬼狼的兩個爪子,但是鬼狼在下面,我卻是在空中,這樣對我很不利,鬼狼早有目的,直接飛起一腳,踢中了我的腹部,我下一刻,直接倒飛了出去,但是我並沒有慌張,因爲我知道鬼狼並沒有結束進攻節奏。

我在空中努力的一個挺立,緊接着右手快速的斜下切割,準確的預算到了鬼狼的行動步伐,每一個動作,我都看在眼裏。

鬼狼有些惱怒,只是一腳,但是我卻傷了他十多刀了,這樣算起來,的確是不划算,鬼狼低沉身子,身上的黑毛更是以幾倍的速度成長了起來,我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個鬼狼的力量還在不斷的增加,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而這個時候,正在和師妹等人對戰的鬼狼的手下,突然大聲的叫吼了起來,說是叫吼,與其說是在慘烈的嘶吼,像是生前的最後一叫。

我猛地回頭,發現十多個生命體的生命不斷的涌入了鬼狼的身子,鬼狼的身子身子一下子爆發了起來一樣,力量還在不斷的增長當中,我暗道不好“我靠!這個傢伙是在吸收那十多個人的生命力,藉此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我猛的一個回頭,像是兩張符咒一下子甩了出去,天雷咒、火龍咒瞬間爆炸,打斷了鬼狼的吸收,緊接着小黑也是猛地一甩出,我提着黑劍,再次衝了上去,必須打斷鬼狼的吸收,不然讓他吸收完畢之後,怕是很難對付。

步步驚婚 我快速的右手往上一摸,雙目開啓,我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鬼狼的吸收生命力的路線,剛剛的符咒爆炸和小黑的一擊打斷了五六根能量線。

但是,鬼狼似乎不懼,依舊在吸收生命體的能量,我心中狠狠的罵了一句,師妹等人並沒有上前,而是守着這幾根生命體。

我揮劍一下,但是鬼狼並沒有畏懼,而是快速的雙爪一擋,甚至還向我抓來,我一愣,這是幾個意思啊,怎麼吸收能量的時候,還能夠戰鬥?這不符合啊!

沒有辦法,鬼狼的能量在不斷的增長,我猛地回頭,沉悶吼了起來“師妹、夢瑤,給我雙目打開,斬斷他的能量來源!”

師妹和蘭夢瑤一愣,緊接着快速的反應了過來,快速的打了一個手訣,緊接着右手往上一摸,雙目開啓!

師妹和蘭夢瑤能夠很清楚的看到,鬼狼不斷的吸收這十多個的能量,各自提上了自己的小藍和玉軟劍,向着那些能量線斬去。

“不!”鬼狼見到蘭夢瑤和師妹的動作,頓時大吼了起來,絕望痛苦的聲音震得我一陣難受,但是我也抓住了機會,猛地一個揮劍南下,向着鬼狼的脖子之處斬去。

鬼狼絲毫不懼,甚至暴怒的情況下,我都感覺到,他以死相拼了,想要和我同歸於盡,我並沒有着急,右腳踢中了鬼狼的腹部,快速的往後撤,現在最好的就是消耗掉鬼狼的能量,然後幹掉!

我快速的躲避,並沒有和鬼狼着急的戰鬥,甚至不斷的將符咒給甩了出去,我雖然在消耗能量,但是我能夠打擊到鬼狼也是極好。

師妹等人快速的解決掉了鬼狼的部下之後,也加入了戰鬥之中,五人一狗,不斷的消耗着鬼狼的能力,我們大家都沒有以命相拼,都是消耗爲先。

一段時間之後,我們都能夠感覺到鬼狼有些力不從心了,疲勞之意不斷的浮現了出來,但是我們大家並沒有着急,因爲說不定,鬼狼有可能最後一擊,都可以帶走一個人的生命,一切都有可能。

“你們這羣膽小鬼!別玩這種戰術,跟老子單挑啊!”鬼狼揮舞了一下自己的狼爪,緊接着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吼叫着。

我冷笑一聲,和師妹、蘭夢瑤對視一眼之後,明白了我的意思,紛紛退後了十多米,緊接着我們三人,快速的手訣一打,雙掌之中出現了兩張符咒,目標正是鬼狼,快速的甩了出去,六張符咒,分別是我最拿手的天雷咒、風雷咒,師妹的則是火龍咒、木龍咒,而蘭夢瑤選擇的卻是水雷咒、地刺咒。

六張符咒,六個方向,將鬼狼的逃避的方向全部封鎖死了,想要上躍,很簡單,張依依的長鞭等着你呢,想逃跑?做夢吧!

咚!咚!咚!咚!咚!咚!

連續六聲爆炸,弄得李家村一陣雷鳴轟叫,躲在家裏的李文原本想要出去看看這幾個國家派來的年輕人到底怎麼樣了,但是一出門,就被這響聲頓時嚇得軟在地上,在他看來,這幾個年輕人都死了,都被這個可惡的鬼狼給殺掉了。

……

“我去!”我知道鬼狼並沒有死,這六張符咒只不過是很簡單的符咒,並沒有添加血液,不會有額外的力量增幅。

我快速的將小黑甩了出去,緊接着右手手袖裏面出來了一張符咒,我快速的從自己的腰包裏面掏出了一根筆,正是天師筆,我並沒有咬破大拇指,而是讓天師筆從我的大拇指上一劃而過,緊接着一道血絲迸發出來。

我快速的用天師筆將其吸收血液,緊接着空中飛動的時間,速度極快的畫出了一道道的符咒文,緊接着低沉一吼“輪迴有道,滅門淬!”

受了重傷的鬼狼深深的感覺到這道符咒極其的詭異強大,想要逃避,但是無法躲避,眼見之時,突然大吼了起來“不!不!”

咚!啾!

一道光芒而過,鬼狼連身子也沒有留下,三魂七魄更是完全消失,這種妖孽,絕對不可能留在世上,輪迴都不可能了,已經將其打散了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

“師傅,你什麼時候能夠教教我這個咒術啊。”蘭夢瑤雙眼放光,覺得這個剛剛那一下很給力,蹦着過來,笑着問道。

我摸了摸蘭夢瑤,只是說了一句,日後教你,便看着張依依等人說道:“任務完成了,我們要不要將這裏的情況給收拾一下再走?”

張龍一下子用自己的胳膊摟着我,大笑着說道:“那敢情好啊!” 張依依並沒有理會我,而是扭頭看了看這個李家村的情況,居然有些感嘆的說道:“可惜了,這裏的人心底很善良,但是現在都被這些鬼魂妖道給污染了。”說着,搖了搖頭。

我也嘆息了一聲,正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村長李文看見我們五人一狗站立在那裏,而旁邊到處都是鬼狼的手下的屍體,當然了,鬼狼已經灰飛煙滅了,根本看不見一點痕跡。

“你、你們都還活着,太好了!你們都還活着!真是蒼天有眼啊!”村長李文見我們五人一狗都平平安安的,跪在地上,雙手高舉,感謝上天的恩德。

我走上去,扶起李文,笑着說道:“村長,要感謝就感謝國家吧,國家發現了這裏的異常,所以派人前來的,這裏的古怪東西都被消滅了,不知道有沒有遺漏的,因爲我們要回去,將這裏的情況報告出去,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在這裏幫助你們渡過難關的。”

李文猛地搖了搖頭,接着抓着我的雙手說道:“你們都是好人啊!謝謝你們,除了抓捕新鮮的人之後,他們大部分都呆在這裏面,都被你們消滅了,真的很感謝你們,沒有你們,就沒有我們李家村的未來啊!”李文說着,又要下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