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趙總,這次來,我們並不是來找你要錢的,而是我聽說,你家裏有一個千年珍珠?”

“蘇總,你!!你這是趁人之危啊!”

趙恆源一聽到這個話,立馬就翻臉了。

“趁人之危?你應該知道我的實力,我要是想趁人之危,還用等到現在麼?你們恆源集團,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吃掉你們!”

蘇小魅霸氣四射,異常的強勢。

趙恆源聽到這個話,整個人都愣了,然後下一秒,他嘆了口氣。

“蘇總,我老趙從來沒求過人,今天算我求你了,這千年珍珠,我真的是不能給你,沒有它,我的公司就毀了啊!”

“你倒是說說,怎麼回事,看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看着趙恆源的語氣軟了下來,蘇小魅的態度也好了不少。

“蘇總,事情是這的,這個千年珍珠啊,我必須拿去做法,給我自己改運,不然的話,我的公司一定倒閉啊!”

“做法,改運?”

一聽到這個,我和蘇小魅面面相覷,我們兩個都笑了。

“是誰告訴你的,千年珍珠可以改運?”

“大師啊,我告訴你們,我前兩天就遇到了一個大師,他跟我算命,超準的,我的生辰八字,他張口就能說出來,大師說的,我今年有大劫,有生命危險,如果不按照他說的做,我死定了。”

聽着趙恆源說的話,我搖了搖

頭。

我看了他的面相,絕對是大富大貴之人,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今年有大劫,只不過現在眉宇之間,黑氣環繞,這應該是外物衝擊了面相導致的,這是外來的劫難,和他本身一點關係都沒有。

“蘇總,你們笑什麼,這可是很嚴肅的事情啊!”

我看了看趙恆源,再也忍不住了。

“趙總,你怕是被人家忽悠了吧?”

“不可能,你小孩子不要亂說!”

蘇小魅聽到這話,可就不服了。

“趙總,在你面前的這位,纔是真正的大師呢,多少人求着請着,出大價錢找他看風水來着!”

趙恆源看着我,漏出了疑惑的表情。

“小夥子,你這麼年輕,是大師?”

不來點真本事,看來是不行了。

“趙總,我來說幾句,您看對不對,如果不對,我們轉身走人!”

趙恆源看着我,並沒有拒絕。

“您和那我大師,是上個月三號認識的,我說的可對?”

趙恆源一陣詫異的點了點頭。

“您的公司,是上個月二十五號,開始資金斷裂的,我說的可對?”

他又點了點頭,詫異更濃了,但顯然沒有相信,我得來點猛的了。

“您昨天洗澡的時候摔了一跤!”

“這你都知道?我服了!小大師,我求求你,救救我老趙吧!”

趙恆源看着我,徹底服氣了。

“趙總,你別急,那位大師,都讓你幹了些什麼?你能跟我說說麼?”

“他先是給我改了家裏的風水,說這樣可以暫時壓制我的黴運,然後又告訴我,我最近會遇到困難,是我家裏的祖墳不好,讓我去遷墳!”

“然後你就去遷墳了?”

我看着趙恆源,有些冷冷的碩大,他點了點頭。

“一派胡言,簡直就是在放屁!”

我憤怒的說道。

“給你看風水的那人,就是個騙子,他根本就不懂風水!”

聽到我這話,趙恆源嚇的就是一陣顫抖。

“不可能啊,他明明是大師!”

“正所謂,窮不改門,富不遷墳!連風水學最基礎的東西他都沒搞懂,還敢給你看風水?”

聽到我這話,趙恆源明顯的震驚了。

“還有這個說法?”

“沒錯,人窮,就要安安心心,守住自己的家門,不要亂跑,等待機會,財運才能上門,而如果富裕,則是說明祖墳的風水好,祖上積德,福佑降臨,這還遷墳?不是自尋死路麼?”

“大師,小大師,你一定要救我啊!”

聽到我這話,趙恆源完全相信我了,直接給我跪下了。

(本章完) “你這個我想救你,還真的是難了!”

我嘆了口氣,倒不是我做作什麼的,而是想要救他真的挺難的。

“只要你救了我,千年珍珠就是你的,我趙恆源以姓名發誓。”

我就算是不救你,千年珍珠我也一樣有辦法拿到手。

我一臉無語的看了看趙恆源,我之所以說難,是因爲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家祖墳被遷的程度,還有要是祖墳被損毀了的話,那就更加的難了。

“這樣吧,你先把那個假大師給叫過來,我先幫你看看他是何路神仙。”

“好!我馬上就約他來!”

說着,趙恆源立馬就打了電話,裝作言辭懇切的樣子,那位大師兩三下的就被他給忽悠過來了。

這種冒牌大師,在我們的手下當然那是撐不過五分鐘的,略施小計,就讓他全部都交代清楚了,果然他只是找了很多關於趙恆源的資料,然後裝作很懂的樣子,過來騙錢的。

這樣一來,趙恆源對我是更加的相信了,我們實地勘察了他家的祖墳,並沒有什麼損壞的成分,於是我們直接把他的祖墳給遷了回去。

當然光是遷回去還是不夠的,因爲這祖墳一挪,可是要破風水的。

好在他家祖墳的地本來還是不錯的,我給他布了一個法陣,聚集一下天地靈氣,估計有個一年半載的, 祖墳的靈氣應該就可以補回來了。

而現在這個情況,我們更多聚焦的是趙恆源身上的煞氣了,我給他製作了一個靜心符,雖然不能立刻見效,但卻可以慢慢的消除他身上的煞氣。

這樣一來,趙恆源家的生意情況雖然沒有好轉,但是找他來逼着要錢的,立馬就少了很多,蘇小魅又對他的公司進行了注資,他的公司一下子就活了過來。

僅僅一天半的時間,我們就解決了問題,趙恆源親手把千年珍珠奉上,我們拿着千年珍珠回到了家,老媽把千年珍珠泡了一天一夜,然後用泡的那個水澆了花。

第二天一早,並蒂雙珠彼岸花,就被交到了我們的手上。

看到這個話的一瞬間,我就對老媽產生了無盡的佩服,這簡直就是大自然和人工之間結合的鬼斧神工的完美之作,兩個品種的彼岸花,猶如同脈同根一般生長在一起。

一點也看不出來,這有人工栽培的痕跡,似乎這三朵花,本來就應該是在一起的。

看到這個情況,我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感嘆,告別了老媽之後,我們又拜訪了淨月庵,蘇小魅的師傅似乎是早就算到我們要來,給我們準備了一份單子,告訴我們,找

一位天師,或者是鬼帝級別的會煉藥的強者,只要按照方子上面的方法把藥給練出來,蘇小魅的病差不多就可以搞定了。

我聽到這個就是一陣的興奮,趕緊借太皇宗的傳送陣,就回到了自由之城。

山膏和林蛋蛋兩個,見到我們回來都是比較開心的,令我感到奇葩的是,我們走了的這幾天,這兩位居然沒有弄出什麼麻煩事來,這真是謝天謝地了。

下面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找人給蘇小魅煉製丹藥了,好在我林大師的名頭,還是有那麼一點用處的,之前我也是幫過一兩個鬼帝強者看過風水的,所以現在找他們幫忙,他們都還是比較熱情的,不過,當他們看到我手上的單子的時候,都搖了搖頭。

這兩位給我的回答,居然驚人的一致,那就是他們煉製不了這個丹藥。

因爲這兩位,都不是精通煉藥的鬼帝,他們的煉藥水平,也就是大概相當於普通鬼王級別稍微強一點,要是比較低端一點的鬼帝級別的丹藥,他們還可以試試看,但是我說上拿着的,是非常高檔的鬼帝護心丹,這種丹藥就算是鬼帝的乘此,也是很少有人可以煉製出來的,除非這個人,本身就是鬼帝,然後還精通煉丹。

聽到這話,我瞬間就覺得自己瞎了,本來好不容易都快要找到希望了,但是被他們這麼一鬧,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瞎了。

會煉丹的鬼帝,到哪裏去找啊,據說自由城官方,倒是有這麼一位會煉丹的鬼帝,我也很早以前就在派人打聽了,但是這位鬼帝大人,基本上是常年在外的,就沒有怎麼回來過。

“林小兄弟,你是真的有非常着急的事情,需要找會煉丹的鬼帝麼?”

就在我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時候,我給看過風水的梨鬼帝對着我問道。

“是啊,十萬火急啊!”

“我倒是突然想起了這麼一個人,他是我們自由城的老人了,如果要說,我們自由城裏面哪位鬼帝最有可能會煉丹的話,那就一定是他,只不過,這人的脾氣,有那麼一點點的怪!”

“怎麼個怪法?”

我有些好奇的,對着梨鬼帝問道。

“就是五行我素嘛,別人找他幫忙什麼的,他從來都不答應,即使是答應,也會找一些很苛刻的條件。”

這….這讓我如何是好?

“可以幫我引薦一下這位鬼帝大人麼?”

我還是咬咬牙,對着梨鬼帝說道。

“行,不過,他到底幫不幫忙,那可就要看你自己的運氣了啊!”

我對着梨鬼帝點

了點頭。

我本來以爲,梨鬼帝應該會帶我去一個比較霸氣的地方,比如說自由城最中心,最繁華的地段,畢竟鬼帝嘛,身份肯定會與衆不同,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梨鬼帝卻給我帶到了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外城區。

因爲偏僻的原因,一般來說,鬼王級別的強者都不會在這裏開道場。

“您確定,鬼帝級別的會煉丹的強者,就住在這種地方?”

“沒錯啊,一會不要亂說話!”

梨鬼帝對着我交代道,很顯然,梨鬼帝對這位強者,那也是相當尊敬的。

我們來到了一個很普通的鐵匠鋪旁邊,梨鬼帝站在這裏恭恭敬敬的對着裏面說道。

“洪鬼帝大人,小梨求見!”

梨鬼帝雖然只是一個一階的鬼帝,但能讓他稱大人,並且自稱小梨的,肯定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什麼事?”

一個非常普通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從屋子裏面傳了出來。

“是這樣的,有一個小兄弟,想請您幫忙煉妖!”

“我早就不煉藥了,你們走吧!”

本來洪鬼帝的態度還算是好,但是一提到煉藥兩個字以後,他的語氣瞬間就變得惡劣起來。

“怎麼辦?”

我有些着急的看着梨鬼帝。

林炎傳 梨鬼帝給我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大人,要不您還是見見?”

“不見,快滾!”

堅定的聲音,從屋子裏傳了出來。

“您確定不見的話,我就讓這個小兄弟走了,不過,這小兄弟,可是個風水師啊,我們自由城一大半鬼王以上的強者,都讓他看過風水,相當靈的!”

說着,梨鬼帝拉着我,就要走。

這事情還沒辦完呢,怎麼就走了?我們還沒離開,突然,門刷的一下就開了。

一眨眼都不到的時間,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瞬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你,是風水師?”

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有些瘋瘋癲癲的樣子,這就是傳說中的牛逼哄哄的鬼帝?

“勉強算是吧!”

“那你給我看看面相,如何?”

洪鬼帝對着我說道。

看面相,而且是給一位鬼帝看面相,我瞬間就覺得自己瘋了,但是人家都已經要求了,要是不售出個所以然來,是不是也太掉底子了。

我仔仔細細的看着洪鬼帝的臉,很快,我驚呆了。

有帝王命,無天子相!還真的有這樣的面相。

(本章完) “這….”

我看着洪鬼帝,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你要是能說出我的面相,我就考慮幫你煉妖,否則的話,現在就趕快滾吧!”

我深吸一口氣,媽的,拼了。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您是有帝王相,無天子命,克妻,克子,您到現在都單身一人,應該是妻子早亡故,至今無子嗣,我說的可對?”

我這話一說出來,洪鬼帝看着我的眼神徹底變了。

“別瞎說!”

梨鬼帝抓住我,趕緊把我給拉了回來

“大人,對不起,小兄弟口不擇言,我這就帶她離去。”

“站住!”

一股強大的氣勢,席捲全場,這是來自鬼帝的威壓,我感覺自己的腿都要站不住了,梨鬼帝的身上都有些開始發抖。

“被你害死了!”

新妻出逃:無良總裁霸上癮 他偷偷的對着我傳音道。

“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啊!”

“你可以走了,讓這個小兄弟留下,我有些話要和他說。”

洪鬼帝對着梨鬼帝說道。

“大人,這….”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

洪鬼帝這麼說着,梨鬼帝偷偷的看了我一眼,顯然是在詢問我的意思,富貴險中求啊,都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還能怎麼辦?

“我留下陪洪鬼帝前輩說說話吧!”

我這麼說道,梨鬼帝轉身就撤退了。

“走吧,去我屋裏坐坐!”

洪鬼帝居然對我發出了邀請。

他的家裏非常的簡陋,洪鬼帝給我泡了一壺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