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比鋒利的龍牙刀一斬而過,幾乎直沒刀柄。

“轟!”

於此同時,大腳落下,恐怖的力潮狠狠的把我給轟飛了,喉嚨一甜,在空中吐血狂飛。

“小春!”

虹姨驚呼一聲,皮鞭立刻一卷,將我帶了回來。

我忍不住又噴出一口血,晃了晃頭,這時候發現大力鬼王整條腿已經只能被切進去一小半,骨頭經絡全部被斷。

它痛吼,腳下法力一亂支撐不住,身子一歪竟然砸進了水裏面。

附近早就等候好的陰獸一擁而上,頓時讓水面如同沸騰了一般。

……

(本章完) 我看的頭皮發麻,這些陰獸都不是普通的陰獸,實力非常強勁,是隨海嘯一起來的,無比兇殘!

換句話說,它們是來自禁忌之海的對峙戰場,是和獸王並肩戰鬥的力量。

大力鬼王一招不慎落了水,頓時就如同活人掉進了食人魚魚池裏,那慘烈的撕咬分屍景象,看的我渾身起雞皮,背脊生寒。

“吼!”

大力鬼王也並非坐以待斃,它怒吼連連,瘋狂的反抗、掙扎,頓時水中涌出大股大股的血水,是陰水獸的。

但陰水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前赴後繼,悍不畏死,和此刻正在進攻的魔物一般無二。

“離開水面,陰水獸聞見血會發瘋。”三眼郎在天上提醒我們。

我們四人對視了一眼,立刻朝岸邊飛掠。

九零團寵A爆了 陰水獸本身是獸類,雖受獸王指揮,但瘋狂起來也極有可能誤傷,尤其是在聞到血腥味的情況下,更是要小心,它們瘋起來會完全失去理智。

而且獸王離這裏不近,不可能事無鉅細,小心爲妙。

我們很快掠回岸邊,看着大力鬼王在水裏掙扎、怒吼。

“譁!”

它剛剛把腦袋透出水面,一條大的像抹香鯨一樣的陰獸躍出水面,狠狠的又把它砸回了水裏。

大力鬼王頓時失了聲,只能聽到水下的悶吼,還有如同血海泉涌一樣的場景。

過了一會兒,大力鬼王再一次躥出來,這一次它的腦袋上缺了好幾塊肉了,森白的頭骨都大片大片的暴露出來了,模樣非常悚人。

它伸出手,想借力躍出水面。

“嘩嘩”一聲,忽然六七根無比粗壯的觸手伸出水面,一下捲住它的脖子和腦袋,又把它拉回了水下。

赫然是一頭類似於章魚陰水獸,本體正吸在大力鬼王背上,一雙眼睛森白森白的,如同死魚眼一般,無比駭人。

我們都被這景象驚的後退一步,大力鬼王算是栽了!

它力氣再大,在水裏也發揮不出來,況且圍上它的都不是普通的陰水獸,道行都相當高,可不是吃素的。上一次配合獸王狂攻大魔城的時候,它們或許就在其中。

大力鬼王也算是皮糙肉厚了,在水裏沉沉浮浮,每一次都是剛冒出來,又被各種各樣的東西或拉或砸給壓下去。

它身上的皮肉越來越少,森然的白骨越來越多。

過了一會兒,水裏的動靜越來越小,後緩緩歸於平靜,就連那些烏泱泱一片的陰獸也不見了蹤影。

三眼郎這時候從上面飛下來,道:“大力鬼王被獸羣拖到深處去了。”

我鬆了一口氣,它這一下算是完了。

榮耀之萌新王者 一個鬼王就這樣被拖進了水下深淵,讓我對半步多的實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

半步多不管相對於鬼王殿、地府,亦或者是陽間的奇門聯盟,實力都算弱的,但如果加上獸王的話,就掰平了許多。

因爲半步多最廣袤的就是水域,只要獸王在半步多就跑不了,也就是鬼王殿弄出來一條冰道,否則誰也不能拿多城怎麼樣。

就算拿下了,陸水中央不通航的半步多也是一座死城。

笑面佛也鬆了一口氣,轉身看向虹姨和苗巫,拱手道:“二位鼎立相助,佛某代表半步多謝過了。”

我立刻站出去給他們互相介紹,半步多的物質雖然全從胭脂湖運抵這裏,但礙於奇門聯盟和半步多的嫌隙,互相之間都還沒有照過面。

虹姨聽完說:“不客氣,我兩苗聯盟就在航路的出口,半步多出事我們便首當其衝,有需要的地方儘管言語一聲。”

笑面佛道:“好,局勢緊急,那佛某便不客

氣了,守城力量現在急需高手支援,煩請二位助我半步多一臂之力。”

苗巫和虹姨自然點頭。

說完一行人便返回了主城,然後繞道上了甕城城頭,開始救火。

有了虹姨和苗巫的幫助,陣線頓時就穩了幾分。

兩人的攻擊範圍都比我們遠,一個人可以罩住一大片城牆,尤其是苗巫,道行完全堪比地府大統領,而且巫術似乎對魔物還有相當的剋制作用,用起來效果非常好。

шωш▲ тt kΛn▲ C〇

……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越來越靠近大陣完工的節點。

我估算了一下時間,只剩下最後一刻鐘了,可越是到最後,我本能的就越是緊張,因爲越在關鍵的時候越容易出幺蛾子。

正好滅火滅到三眼郎旁邊,我便問:“這鬼王殿還有別的招嗎?”

三眼郎表情也明顯有些忐忑,說:“難說,但我覺的大力鬼王的出現或許是個好徵兆。”

我一愣,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問:“這怎麼說?”

“很簡單。”三眼郎解釋道:“如果鬼王殿有足夠的後招,比如說大魔城傾巢而來,那大力鬼王還有必要脫離禁忌之海的戰場,跑來這裏破城嗎?”

我大喜道:“你是說,它們就是沒有後招了,所以才把大力鬼王派過來搏一把?”

三眼郎點頭,道:“只有這麼一種解釋了。”

“那大魔城呢?”我又問。

“大魔城到現在還沒出現,肯定是被絆住了,暫時來不了。”三眼郎很肯定是說道。

我點頭,心說難道是酆都大帝乾的?它使了什麼招數讓大魔城來不了?會不會和輪迴盤有什麼關聯?

“不過我們還是得小心,你照看着點,我去看看法陣準備的如何了。”三眼郎道。

我應了一聲,三眼郎閃回城內,然後提着刀衝向了剛跳上來的一隻魔物……

“轟,轟,轟……”

之後不過十息的功夫,城頭忽然微微震顫起來,就好像有什麼很重的東西落在地表一樣。

我心頭猛跳,來事了!

於是立刻朝遠處眺望,可結果卻什麼都沒有發現,沒有體型龐大的巨魔,也沒有別的什麼可疑的東西。

但那股震顫感卻依舊在持續,我又立刻拿出望遠鏡朝着冰道的盡頭的望去,可還是空空如也。

“是水下!”

虹姨在不遠處大喊一聲。

笑面佛也大吼一聲:“大力鬼王起來了!”

“還有沒有天理!”我心裏大罵,被陰獸拖入深淵還能起來!

“轟!”

話音剛落,一個森白的東西從水裏冒了出來。

我一看,不禁後脊背嗖嗖的直冒寒氣,那是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分明就是大力鬼王的。

而後,它又緩緩露出了身子、手、腳,上面一點血肉筋皮都沒有了,被吞噬的乾乾淨淨的,渾身骨頭森白森白的,完全就是一個巨大的骷髏架。

我真不想躺贏啊 眼瞳裏面雖然沒有眼睛,但兩個紅點閃現在眼眶中,帶着滔天的恨意和憤怒。

“我靠,這成什麼怪物了?”我不經大罵。

“魔化了,一縷怨恨和執念支撐着它,成骨魔了!”笑面佛也吃驚道。

“怎麼辦?”我有些沒了主意,骨魔已經上岸,貿然衝上去只會徒添人命,地上可不比水面,是它的主場。

“牀弩對準大力鬼王,聽我命令!”笑面佛立刻大吼一聲。

一聲令下,主城上的牀弩全部調轉方向,瞄準了徐徐走來的鬼王骨魔。

這時候我發現,大力鬼王或許真的只剩下一縷怨恨和執念了,因爲它的速度不緊

不慢,步子大小也差不多,和之前會跑會跳完全不一樣了,顯得僵硬和死板。

“放!”

很快,笑面佛大吼一聲。

“嗡!”

整整齊齊的一聲弓弦嗡鳴,萬千密密麻麻的牀弩重箭朝着骨魔射去。

“轟轟轟……”

祕銀箭一沾上骨魔頓時炸開,猛烈的爆炸讓骨魔身形一頓,步伐趔趄了幾下,好像要倒下。

但也就僅此而已,等一波重箭射完,它又朝前面來了,不緊不慢,渾身光潔溜溜的,居然一絲傷痕都沒有。

笑面佛臉色一下就變得難看,道:“牀弩都破不了防!”

“骨骼金剛不壞,弩箭行不通。”虹姨同樣臉色一變,轉頭看向我,道:“小春,現在只能試試你的中指血了,如果再不行就只能上去拼了。”

我急忙說好,骨魔屬於魔物,自己的中指血對一切魔物都有很強的剋制作用,還沒出過例外。

我立刻摸出一個藥瓶子,將瓶子裏面的東西全倒了,劃開左手中指,開始往瓶子裏面放血。

爲了節省時間,我將傷口拉的非常深,血直飆的,很快就注滿了一瓶。

這時候三眼郎正好趕過來,我將瓶子給了它。 妖妃是禍水,得寵著! 三眼郎沒二話立刻衝向骨魔,狠狠的將血瓶砸在它面門處。

瓶子炸碎,至陽的中指血蓋了骨魔一臉。

“滋滋滋……”連祕銀都炸不開的骨魔沾上陽血,頓時就如同蠟油上潑了一盆開水,頓時就融化了。

骨魔擡起骨爪,本能的想要護住頭顱,但根本無濟於事。很快它左邊的眼瞳紅光便熄滅了。

這時候,就見它猛的擡起了腿,狠狠的跺了下去。

我心臟頓時就感覺被什麼東西給捏了一下。

“轟隆隆!”

地動山搖,一條深深的溝壑自它腳下延伸,衝向甕城,稍稍頓了一下,又穿過甕城穿入了主城。

整個半步多都是一跳,一條深深的通道連通了城外與城內,包括甕城。

城牆雖然很堅固,沒塌,但城牆下面卻出現了一個大洞!

踩完這一腳,骨魔眼眶中的另外一點紅光也熄滅,而後轟然倒下,碎成一地的骨片。

整個戰場都安靜了一下,而後……

“城破了!!”

也不知道誰扯着嗓子尖叫了一聲。

“城破了,快跑呀!”

“城破了!城破了!”

“……”

一時間,附和聲此起彼伏,城頭瞬間大亂。

“不許慌!”

笑面佛炸吼一聲,音浪滾滾如同天上的驚雷炸響,道:“大陣五分鐘之後馬上開啓,頂住魔物五分鐘就成功了;衆甲士聽令,擅離崗位者,殺!妖言惑衆者,殺!不聽號令者,殺!”

三個殺字殺氣沖天,頓時將慌亂的場面震了一震。

“是!”

城頭的甲士立刻接令,很快便有亂跑亂叫的城衛和青壯被斬了,秩序總算稍定。

三眼郎立這時也從城內返回了,立刻接過指揮權,在天上大吼:“全體聽令,拉起吊橋,放棄甕城!箭陣瞄準缺口,除城牆守衛外,所有人城下結陣,決一死戰!”

命令一下,甕城左右的甲士開始快速撤離,魔物沒加下便涌了上來,我衝向隊尾和笑面佛一起斷後。

很快鐵吊橋被拉了起來,隔離了甕城,我和笑面佛也一躍而起跳上了主城城頭。

這時候,魔物如同洪水一般,轟隆隆的注入到骨魔踩出來的深溝中,穿過甕城,直撲主城城內。

這場景,簡直如同末日一般!!

……

(本章完) “轟隆隆……”地表輕輕震顫着,滾滾洪流層層疊疊的,從深溝衝向主城。

而城內的甲士聚集的還遠遠不夠,魔物衝擊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沒給大部隊多少集結的時間。

“我們上!”笑面佛見此,大吼一聲。

一衆人精銳點頭,立刻從城牆上跳下,堵在缺口的第一線,嚴陣以待。

“吼!”

“嗷!”

很快,滾滾洪流便撞上深溝末端,頓時悶響一聲,緊接着就聽帶無數的利爪向上攀爬的聲音,這可以比堅固的城牆好攀爬多了。

第一隻魔物跳上缺口地面。

“死!”

離它最近的老六怒吼一聲,一棍子將它打的四分五裂。緊接着是第二隻……第三……第十……上百!魔物越來越多,迅速就鋪滿了整個缺口的一線,源源不斷的涌上來。

我們一行人火力全開,將魔物死死的阻擋住,用最簡單最高效的招式組成火力網。

接着,三眼郎指揮的弩陣支援過來了,但我們壓力沒有任何減輕,反而更大了。因爲魔物層層疊疊的越來越多,呈幾何倍數增長,甚至都快將深溝給填平了。

所有人的法力都是洶涌而出,近戰頂在第一線,遠程的負責多方支援,緩解壓力。

戰鬥一開始便進入了白熱化,沒幾分鐘,便有魔物越過我們,朝後面結陣的甲士羣去了。面對越來越厚實的軍陣,少量的魔物構不成太多的危險,但隨着數量越來越多,甲士軍陣也開始動搖。

更糟糕的是,高強度戰鬥的意外終於發生了,多城一個副城主一個不慎,被一隻魔物掀翻在地,陣線頓時空門大開。

虹姨和苗巫立刻增援,但沒能完全堵上,魔物一衝而過,就像洪水重開了閘門一樣,怎麼關都關不上了。

直接的壓力碾向甲士軍陣,沒太多懸念,就像剝竹筍一樣,甲士被一圈一圈吞噬,消耗。

所有人都急了,但各自有各自的位置,一時間誰也衝不上去。

三眼郎企圖憑藉一己之力堵上缺口,卻失敗了,它擅長飛行和速度,硬懟的能力明顯不足。

“佛大,接住我這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