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什麼表白的現在都不是事,現在是自己還沒養幾年的女兒,要被人拐跑了嗎?那個不要臉的,該拐他聰明可愛的女兒,被他知道老子滅了他……

墨九狸在一邊看著帝溟寒漆黑的臉色,唇角微微揚起,果然啊,女兒是父親前世的小情人,女兒在身邊他覺得礙事,記得以前還說想給女兒找個男人,但是真的聽說女兒有男人的時候,他第一個就想去滅了人家,真是矛盾不矛盾啊……

「寶寶啊,誰是你相公?你才這麼小,怎麼可以找相公呢?不行,這事絕對不行!」墨辰雨板著臉看著寶寶說道。

「沒錯,寶寶啊,你才十歲你還小,可不能被騙了知道嗎?」鄭雪嫻也是一臉擔憂的說道。

寶寶在他們心裡就是個孩子,怎麼可以找相公啊!

墨九狸在心裡默默的同情紫夜,好像被騙的不是寶寶,被逼的那個分明是紫夜吧!

花護法幾人也驚悚的看著寶寶,自家少主也太逆天了吧,這麼點就給自己找相公了啊!要知道他們主子都幾萬年了才開花啊……

不過幾人想到這一世的墨九狸,當時在凌天大陸墨九狸剩下寶寶的年紀,貌似也就十多歲的樣子,難道寶寶遺傳了夫人的早熟啊啊啊啊啊……

「我不小了啊,我只是因為一直在娘親空間裡面,所以才沒長啊!」寶寶無語的說道。

為毛紫夜不願意做她相公,爹爹他們也這樣不願意啊,難道自己真的註定孤獨終生了么? 隨着陣式變化,七人既可聯手往復,流轉不息。

這明顯是一個陣型,需要七人擺陣,鎮守墓地,但是怎麼總覺得看着有些不對勁。

我點着屍體一具具數了過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我又倒着順序重新數了一遍,還是八個。

多了一個。

北斗七星陣應該只需要七個人,怎麼多了一個?

“你在數什麼?”何頭兒一臉疑惑。

“何頭兒,你看,這些屍體的擺放是根據道教中的北斗七星陣佈局的,可是按理來說應該是七個人,可是這裏面卻是八個人。”我陷入了疑惑中,一時之間難以解答出來。

何頭兒跟着陷入了沉默,隔了好久才說話,“這……有其他東西混進來了,趕緊走。”說着何頭兒就扯着我衣服讓我跟着他離開。

我仔細看着這些屍體,每一個都穿着士兵服,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怎麼可能會有東西混進來呢。

何頭兒見我杵着不動,乾脆自己上前去檢查這些屍體,隔了一會突然走到我面前來,諱莫如深的說,“你看最邊上個士兵。”

見何頭兒一臉故弄玄虛,我上前走到他說的那個士兵身邊去,定眼一看,那士兵身上圍着一個鐵皮腰帶,而他纖細的腰圍根本支撐不住鐵皮腰帶,再往上看,他胸前微微凸起,在看其臉龐清秀,是個女的!

女人混進男人的軍隊裏,確實有些奇怪。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再一看,這個女的像是多餘出來的。

我正覺得匪夷所思,何頭兒告訴我,“這女的,應該是後面進來的,不是軍隊的人,是個倒斗的,你看她手上老繭太多,老繭基本上集中在大拇指、食指、中指上面,一看就是經常挖墓攀爬留下的印記,咱們正規考古隊是羣體合作,摸的都是大型儀器,而她一看就是單獨行動的盜墓者。還有,你看她表情不自然,和這些士兵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

何頭兒分析的頭頭是道,他又轉身去檢查其他的屍體,然而我卻發現了個不得了的事情,我搬開這女人的腰帶,她身下藏着一卷紙,一卷破破爛爛,但看的清楚一些字,跟着江離學了這麼久,我大概也能明白上面寫的是道教法術。

心裏想着說不定和鬼谷子有什麼關聯。

難道這姑娘倒鬥只是爲了這破布上的法術?我趕緊把布條放在懷裏,等見到江離讓他看看,應該就知道上面寫的什麼。

也就是十幾秒的功夫,這女屍突

然腐化,瞬間變成一黑氣飛了出去,嚇得我連忙後退好幾步,慌亂下被腳下的士兵屍體絆了一腳,狠狠的摔了下去,正巧摔在士兵身體上,差點就親上去了,士兵身上的灰塵全數飛進我口鼻中,弄的我鼻子癢癢的,直打噴嚏。

“臭小子,你碰到啥啦!”何頭兒見女屍瞬間消失了,緊張的質問我。

“就……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沒敢把發現布條的事情告訴何頭兒,畢竟江離不在,我不信任何人,再則這女屍沒了這布條就化爲灰燼,這布條的重要性不得而知。

原本以爲事情就這樣算了,緊接着士兵手中的武器發出聲響,全數士兵突然睜眼,雙眼泛着紅光,跟中了邪一樣。

剛纔的黑氣,我見過,一般都是行屍口裏的氣,而剛纔那個女人腰帶中的道教法術一定和其中有關係。而那女人消失,這些士兵就會復活,所以那個女人其實是行屍,而我找到的布條是咒語,就是來鎮壓他們的,因爲我放走了這個女人,所以黑氣已經瀰漫這裏,引發這些士兵的復活。

如果說先前的楊玄部隊的亡魂是聽命於陰司的,那麼我現在眼前的這些復活的就是行屍了,加之千年屍王在這附近,更能給他們提供力量。

不管怎麼說,我已經確定了楊玄將軍的部隊和陰司有着某種關係。

何頭兒嚇得說不出話來,哆哆嗦嗦的問我,“陳蕭……你有法子對付他們不?”

我心虛,江離不在,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對抗他們。

眼看着這些士兵舞刀弄槍準備朝我們進攻,我大喊一聲,“豹子!”

花斑豹子瞬間從我體內飛奔出來,它身手矯捷,迅速將何頭兒背在身上,我並指唸咒,“太上老君動敕令,下界護法渡衆生,若有不尊令,一照化灰塵,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敕!”

四周的石壁抖動滾落各種碎石,卻並沒有讓這些士兵有絲毫恐懼之感,看來他們被黑氣影響後,已經沒有意識和害怕。

他們畢竟是活物,不可殺,江離也不喜歡殺人,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掏出法劍,伸手將自己的手掌狠狠摩擦在法劍上,忍着疼痛,將血灑在法劍上,舉劍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士兵全數震倒在地。

隨後他們窸窸窣窣又站起身來,更加朝我猛烈進攻,我掏出符紙,直接跳在他們跟前,一個一個挨着貼符,大聲喝令:“定!”。

一瞬間,所有的士兵全部定格住,一動不動。

我鬆了口氣,伸手擦了

擦額頭上的汗。

花斑豹子這才朝我飛奔而來,將何頭兒從背上放了下來,我上前摸了摸豹子的頭,“謝謝你,辛苦了。”豹子似乎聽懂了我的話,立着耳朵上下動了動,立即往我身上蹭了蹭,撒嬌般一臉享受的哼哼。

“果然有兩下子。”何頭兒一臉誇讚我。

“離他遠點!”江離的聲音忽然從我頭頂上飄下來。

我擡頭一看,江離在我之前落下來的石縫探出頭來,隨後縱身一躍,跳了下來。

豹子似乎挺懂了江離的話,一口叼着我的衣服,將我扔到江離身邊。

我目瞪口呆,江離的突然出現讓我看到了希望,可是他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我眼前的何頭兒也是被怪物佔了身體,這一路上的人,我都沒法信了。

何頭兒尷尬的笑了起來,“你們該不是懷疑我吧?”

江離一臉嚴肅直勾勾的盯着何頭兒,“你沒問題。”

聽到這句話,我就鬆了口氣。

江離突然拔劍一抽,朝何頭兒狠狠劈去,何頭兒毫髮無損,只是他身後多了個影子,再一看,這影子不是何頭兒的,是有人在何頭兒身後。

“江道長,你想殺我!”何頭兒一臉質疑。

剛纔的那一劍,江離是用的隔空降妖,這也是我當時第一次看他使用這招,中間隔着一人,不損壞對付的前提下,傷害身後的怪物,極其高的內裏纔有的功夫,我也是隔了很多年後才學會這招的一兩層。

“你背後!”我驚呼。

何頭兒也跟着轉過身去,一具殭屍站在何頭的面前,而這個殭屍就是剛纔在主墓室把我拖下來的那個殭屍,它的力量極其可怕,可以讓我不能開口說話,全身產生電擊,“它纔是千年屍王!”我大聲喊了出來。

江離沉穩的邁着腳步,眼神示意何頭兒讓開。

何頭兒正準備撤,剛邁開腿,就被千年屍王抓住,千年屍王此時得意的看着江離,“本尊可是千年屍王,你當真以爲就能傷的了我?”

江離冷冷一笑,“我沒想過傷你。”

我本詫異江離這句話的意思,接着見千年屍王臉色一沉,伸手從肚子裏掏出從我們手裏先前搶來的逆陰陽,沒想到他居然把書藏在自己的肚子裏,它拿着書一看,風一吹,書被劈成兩半,瞬間散落在地。

我當時就一臉懵逼了,江離這是破罐子破摔了嗎?這麼重要的《逆陰陽》居然一刀劈成兩半,就是誰也別想得到了。

(本章完) 要是墨九狸知道寶寶的想法,一定會後悔讓寶寶看了那麼多書的,這丫頭懂不懂孤獨終生是什麼意思啊!

「你才十歲,你怎麼不小了?總之沒到一千歲,不準給我想別的男人知道嗎?」帝溟寒十分不爽的命令道。

「那不行,娘親和相公都答應我了,只要找到外公和外婆,相公就娶我!」寶寶瞪眼反對道。

「咳咳……寶寶啊,你告訴老祖宗,你在那裡找的相公?」墨小夜回神,看著寶寶好奇的問道。

「在娘親的空間裡面啊!」寶寶說道。

察覺到眾人的視線看向自己,墨九狸就覺得頭皮發麻,寶寶果然坑娘最得心應手啊!特別是帝溟寒那一道強烈的視線,讓她恨不得閃人算了……

「九狸,你要是覺得寶寶礙事,我們可以讓她閉關個幾萬年再說,也不能告訴她去找個男人吧!」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許久,眼神閃了閃哀怨的說道。

墨九狸……

「我沒有!」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帝溟寒說道,這傢伙分明是自己總想給寶寶找男人的,怎麼賴到自己身上了啊啊啊啊!

「那寶寶怎麼可能說在你空間找到的男人,你空間裡面除了家人就是獸,那裡還有別的男人?」帝溟寒挑眉問道。

「爹爹,我相公就是娘親的契約獸啊!」好在寶寶體貼的為墨九狸解圍說道。

只是她說了還不如不說,寶寶說完自己覺得十分自豪,但是眾人的臉色瞬間都驚呆了……

特別是帝溟寒那一張俊臉,都快黑的跟墨水似的了……

花護法三人看著寶寶,心裡暗暗說道:「少主,你確定不是為了把主子氣死,才這麼說的啊啊啊啊啊!」

「什麼?就是獸?」帝溟寒磨牙看著懷裡的寶寶問道,這丫頭是欠揍了是吧,竟然想給他找個獸當女婿,自己都特么是魔了,她再找個獸,他們一家子到是品齊全了啊!

「爹爹,你幹嘛這個表情啊,難道你歧視獸族么?真是的,你是魔族娘親都沒嫌棄你好吧!為什麼娘親能嫁給你,我不能嫁給相公啊! 莫少的惹火情人 你這分明就是嫉妒我相公比你強比你帥!」寶寶看著帝溟寒不滿的說道。

帝溟寒聞言額頭突突突直跳,被寶寶氣的,忽然帝溟寒微微一笑道:「你說他比我強?比我帥?是嗎?那你把他給我叫出來來,如果他能打贏我,我就認下這個女婿了,如果他打不贏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行,我相公在閉關,沒時間跟爹爹打!再說爹爹到時候要是輸了,多沒面子啊!」寶寶想了想說道。

「閉關也給我喊出來,不然,就別再跟我提相公什麼的!」帝溟寒怒道,這丫頭真是翅膀硬了啊,說的那是什麼話?什麼叫他輸了會沒面子?他不滅了對方他就不是魔神!

墨九狸扶額,說好的傷離別呢?為毛成為翁婿大戰了啊啊啊啊啊……

不過,她心裡很清楚,帝溟寒要失望了,因為紫夜已經進入了裝死狀態,完全沒有動靜了…… 江離的這一舉動,完全激怒了千年屍王,他順手一推,將何頭兒一把推在地上,騰空一躍,朝江離衝了過來。

千年屍王的速度迅猛,瞬間就移到江離面前,迅速掐住江離的脖子,千年屍王的電擊力量我是見識過了,本來心裏擔心江離,江離面不改色,伸出手一掌將他打在他胸膛上,將他擊退了好幾步,直接衝撞在對面石壁上,凹出一個人坑。

不過這千年屍王並不是好對付的,他雙目發怒泛着紅光,原本他身後的士兵被我用符定住,他突然伸手一揮,極其大的力道將所有的符紙散落在地。

“不好,他把楊玄部隊的士兵召集來了。”我一臉擔心的看着江離。

江離不語,只是靜觀其變。

何頭兒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朝我們跑來,嚇得臉色慘白,一臉驚悚的看着江離,“江……江道長,這咋辦啊!”

“既然這是一支楊玄的部隊,那就讓楊玄自己來吧。”江離穩穩的丟了這一句話出來。

所有的士兵全數朝江離進攻過來。

江離揮袖一舉,他手裏舉着一枚虎符亮了出來。

這虎符是用貴金屬鑄造而成,形狀十分不規則,更有點像蛇形,上刻着奇怪的圖案,中間還有一絲刻意的裂痕紋路,唯一我認出來的是中間‘楊’字。

這應該就是楊玄調動軍隊的兵符,在古代士兵軍令不可違,只聽從兵符。

原本這些泛着紅眼的士兵突然恢復神智,瞳孔變成正常人的顏色,齊刷刷的全體下跪,叩首跪拜江離,“見過將軍,悉聽遵命!”

這大概就是江離常常說的‘念’吧,這些士兵及時過去了千年,好壞已經無從論證,但是他們心裏掛念的是楊玄將軍,只聽他的軍令,哪怕有人刻意控制他們的意識,他們也能下意識的聽命於楊玄將軍的軍令。

江離揮劍指向千年屍王,“殺。”

這羣士兵全體轉向千年屍王,朝他圍攻起來,這不過是緩兵之計,他們根本就不是千年屍王的對手,我原本以爲千年屍王會把他們剿滅,事實並非如此,千年屍王雖然有反抗的舉動,卻絕對不傷害這些士兵。

甚至有種刻意而爲的姿態。

我擡頭望着江離,江離面無表情,似乎早就料到千年屍王不會動他們一樣。

就在這時,千年屍王突然用脣語給他們說了什麼,這些士兵停住殺戮的舉動,認真的聽千年屍王說話,而我這裏根本就

聽不見他在說什麼,只能看見他的嘴脣微動。

江離告訴我,千年屍王設定了結界,在跟他們對話,我們是聽不見的。

突然前方一個士兵跟他也說了什麼,那千年屍王兩眼一橫,揮袖一甩,身後出現一個黑洞,不過幾秒鐘帶着這些士兵一起消失在我們眼前。

我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江離,“這是怎麼回事?”

江離盯着他們消失的位置說,“千年屍王用的分身術,他的本尊在陰司的,而這些士兵困守在這裏應該是知道些什麼,並且跟他說了,這千年屍王知道了什麼消息,就立即趕往陰司。看來,這裏沒有他想要的東西。”

我趕緊朝千年屍王剛纔站着的位置上前走去,俯下身把那已經劈成兩半的書籍撿了起來,拿在手裏朝江離晃了晃,“他不要這個了?”

江離嘆了口氣,“這不是《逆陰陽》,上面寫的明明是《陰陽論》,上面的自己是楊玄的字跡,是臨摹抄寫,只是一些小衆的道教法術,你倒是可以看看。”

我啊了一聲,一臉呆滯的看着手裏已經破敗成兩半的《陰陽論》,原來弄了半天,是個假的,因爲時間太久了,這本書的封面只能隱隱約約看到陰陽二字,還是很模糊,所以我才把它誤認爲了《逆陰陽》。

我失望的隨口說了句,“該不會墓也是假的吧。”

終極狂兵 江離告訴我,剛纔在我掉下這裏的時候,他和千年屍王的分身打鬥,無意中發現了這個主墓室的祕密。

也明白了爲什麼楊玄會躺在那裏。

這個墓室可以說是鬼谷子的,也可以說不是。

這個墓是鬼谷子的衣冠冢,即葬有死者的衣冠等物品代替遺體下葬,而並未葬有死者遺體的墓葬。這是因爲死者的遺體無法找到,或已葬在另一處,再於此地設衣冠冢以示紀念。

所以只是把鬼谷子的衣服放了進來,沒有鬼谷子的屍體,成了一個衣冠冢,並不是真正的鬼谷子的墓地。

楊玄之所以躺在鬼谷子的石棺材上,是因爲想要掩飾住這裏是衣冠冢,讓一些人誤以爲將他認成鬼谷子,他身下就是一件衣服而已。

爲此他還放置了楊玄部隊的士兵,用北斗七星陣守護這裏,一旦有敵人破牆而入,就可以消滅所有人。

而楊玄的肉身之所以不壞,並不是因爲這裏有寶物,而是他學了道教法術,將自己的身體困住在這,鎮守這個假墓地,並利用這裏的風水地理位置

來保存肉身不壞。

不過至於楊玄將軍爲什麼來了這裏做出這些事情,我們還不能理解。

見千年屍王已經回了陰司,我這才把剛纔從女屍身上拿到的布條拿給江離,江離接過手定眼一看,隔了一會才告訴我,“會道法的倒鬥者,少見。看來他們都是爲了掩飾這裏不是鬼谷子墓地的事實,剛纔那千年屍王一定是去找真正的墓地了,我們必須趕在他之前,這關乎逆陰陽會不會被周氏奪去。”

江離的神情凝重,想必這件事情十分嚴重。

我問江離,這個布條有用沒有。

江離告訴我,上面的玄術適合我學,我可以自己留着,對我修道有奠定基礎的好作用,並讓我把劈成兩半的陰陽論放到揹包裏,等出了墓地再把書合上,讓我多看看書中的內容。

我點點頭,將布條塞進自己的包中。

何頭兒告訴我,他們考古隊下墓也不是第一次了,雖然機關重重,但從來沒遇到過這次這般驚險,江離告訴何頭兒,這世界之大,很多事情,有的人一輩子也不會見到,有的人可能常常打交道,這也是看緣分的。

kiss魔法愛物語 www●тTk ān●C 〇

何頭兒也知道了劉莽子的事情,顯得尤爲吃驚,因爲劉莽子在隊裏還是老實肯幹,沒想到竟然是千年屍王僞裝而成,他在考古隊待了大半輩子都沒遇到過這種奇事,即使出了這墓穴回憶起來,他還是不肯相信。

何頭兒帶着我們準備從他進來的路帶我們出去,找了一會,何頭兒臉色大變,“出口不見了。”

原本的出口,已經成了一堆碎石死死的擋住了。

Www ⊙ttκan ⊙℃ O

江離環顧四周,“主墓室的路已經塌陷,要想出去幾乎不可能,這附近潮溼的厲害,應該有水域,找找看。”

設計墓地的人,都會設計逃生出口,而唯一的出口已經被堵死了。

“師父你聽,有聲音。”我聽到周圍有走動的聲音,心裏燃起了希望。

難道是何頭兒的那羣手下正在朝我們靠近。

江離豎耳一聽,整個臉陰沉了下來,“情況不妙,剛纔這裏的動盪,引起修墓人設計的水銀朝我們流進來了。”

整個墓地是被水銀包裹着,難怪我總能聽見水流聲,如果我們不能馬上找到出口,我們就會全部在這裏被水銀毒死,而這些已經存放千年的水銀帶着各種病毒侵入身體的話,江離沒事,但是何頭兒就未必會幸運。

當然,還有我,我也只是個普通人。

(本章完) 「爹爹,我是為你好啦!小書都說了,我相公能滅你好幾個來回都不帶喘氣的!」寶寶看著炸毛的帝溟寒安慰道,不明白自家爹爹幹嘛這麼生氣啊,本來就打不過人家幹嘛還要打啊!

墨九狸無語望天,心裡暗道:「寶寶你確定自己是在安慰爹么?為毛娘親覺得你在挑釁你爹啊!」

「咳咳……咳咳……」

花護法幾人被寶寶的話雷的一愣一愣的,少主好強啊!

帝琛等人也十分同情的看著被寶寶氣到,即將暴走的帝溟寒,說好的父女情深呢?

「滅我幾個來回?都不帶喘氣的?很好,那今天你爹爹我還必須領教領教了,去把他給我叫出來!」帝溟寒眼神一眯的盯著寶貝女兒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