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難不成,直接帶着錢,上門就定羽絨服?

不妥不妥。

周霜霜搖搖頭,順手在論壇上發了個懸賞帖:

急需大量過冬衣服,款式不論,價廉者先!提供牽線服務者,獨得交易額的百分之五介紹費。

現在忙的顛顛的,周霜霜可沒功夫再去折騰這些小事。反正她現在還有錢,那就用錢解決好了。

或許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但周霜霜沒有做過生意,此刻能想到這個,還是剛纔在論壇上看到一個暱稱是“宅星人1988”的同學的建議呢。

她現學現賣,就直接花錢懸賞好了。

論壇就是閱微大學的校園論壇,註冊是需要學號的,因此,一般有什麼懸賞都還是挺靠譜的。

宅星人1988就看到了。

作爲一個大三狗,還是個可憐的單身狗,空閒時間不是奉獻給了遊戲,就是成天瞎泡論壇。懸賞消息一發布,他立刻就有了想法——

“徐鴻林,你暑假是不是在服裝廠打工來着?”

………………

徐鴻林正在宿舍裏做今年冬天的安排。

他家裏條件不好,能上大學還是靠的助學貸款。雖然考上閱微大學,當初高中也給了獎金,但是獎金恰逢親戚上門要債,就直接還給人家了。

當然,肯定是沒還完的。

但是徐鴻林心裏很清楚,高中畢業不是找不到工作,但付出和回報肯定是不對等的。索性蝨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去申請了助學貸款——

他仔細研究了閱微大學的獎學金,雖然各項加起來比明正大學少了八千塊,但是,足夠了。

他想的挺周到,計算的也沒錯,就是——

上了大學之後,他才發現,世界上聰明人好多啊!

以至於拼死拼活,獎學金也沒能全部包攬,離預期還差一大截呢……

可是不掙錢不行,他爸不在,他媽身體不好,光是養身體就要大把錢財。

重重壓力之下,徐鴻林在經歷過家教,銷售,代課老師……之後,一邊慶幸自己閱微大學的學歷(雖然還沒畢業)值錢,打工都能比別人多些機會,一邊,他果斷選擇了另一條掙錢的道路。

…………………………

接到翟星的電話,他下意識解釋道:“不是我去服裝廠打工,是我帶人過去打工……”

沒錯。

進廠打工掙錢雖然直接,但這個錢,也同樣回報率不夠。

徐鴻林如今做的,是工人中介。

所謂的工人中介,有個更好聽的名字,叫勞務中介。他們有個人,有夫妻檔,也有正規的中介機構……再發展一下,可以是HR,是獵頭……

但不管是什麼,所做的無非就是一件事:給工廠招工人,給打工者找工廠。

在徐鴻林的家鄉,這種中介不少,但大多都是去往沿海。而隨着制度漸漸變化,沿海的工廠管理越發嚴格,工人們也越發的不好找工作。要知道,他們可不是有學問的青壯年,反而大部分都是四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

這類人出門打工,倒不是家裏過不下去了,而是覺得,反正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出門掙錢……

徐鴻林假期回家,就從鄰居口中,聽過不少關於打工的話題。

當然,也少不了有人嘀嘀咕咕:家裏一屁股債,這孩子還不懂事,光想着上大學……自私!

這種話他聽過不少,早已不放在心上了。倒是中介每介紹一個人進廠,就能有八百塊中介費這事,被他牢牢記在心裏。

八百塊一個臨時工,並且,工人每個月的工資還有兩百塊扣給中介……

他想起帝都那邊廠區,從此就走上了“人販子”這條路。

雖然競爭大,屁事多,但掙錢也不少,徐鴻林幹了兩年不到,如今,已經還了家裏一半欠債了。

他這時候,就在統計下個月來人的名單——

太少了。

不是他能力不到位,而是現在工廠爲降低風險,配合政策,要求45歲以上的人,不允許進廠。

而徐鴻林入行太晚,靠着低中介費才招攬了不少人。偏偏這類人,如今差不多都是這個年齡段……

這下子,事情就難辦了。

他揪緊頭皮——答應年前還給人家的欠款,麻煩了……

…………………………

翟星找來的時候,徐鴻林正哼哼唧唧:“星星啊,生意做不下去了……”

翟星卻一拍大腿:“剛剛好,我給咱又找到一條路子!你之前不是在服裝廠嗎?我問你,服裝廠如今的冬裝庫存多不多?不是別人的訂單,而是陳年庫存,瑕疵品,或者跑單的?”

徐鴻林眼睛一亮:“肯定有啊!”

服裝廠,哪個敢說自己沒兩年存貨?

“不過……”

徐鴻林有點猶豫:“就算有,這個時候也不多,你也知道,他們這樣的大廠,就算有積壓品,也同樣有人收——賣去鄉鎮,或者電商……”

翟星卻得意一笑:“他們要過時款,但是大的瑕疵品肯定不要吧!”

就算要,這個時候,還沒到最冷的時候,肯定也沒處理完……

剛好是他們的機會!

他一拉徐鴻林:“快,打聽打聽,看看現在還有沒有,別處理給別人了,我們收!錢要不夠就賺中介費!”

當然,他也就這麼說說,肯定不會放跑這次機會。

錢不夠,大不了借,大不了預付定金,大不了想辦法先拿貨再付款……

徐鴻林站在原地:“你認真的?”

翟星搖搖手機:“剛給人家聯繫了,說是捐給山區,不需要款式,有瑕疵也沒關係,只要能穿,暖和,準備的速度快……她就收。”

“而且,衣服合適,她就立刻付款,絕不拖欠!”

徐鴻林奪過手機,看到帖子的要求:“中介費百分之五?不划算。”

他眼神熠熠:“我知道有個廠,瑕疵品冬裝2-8塊錢一斤,1000斤起步,最高才需要8000塊……走走走!” 周霜霜是做了萬全的準備纔回到原始世界的。

她的空間被塞的滿滿當當,實在一點東西都放不下了。

星環城撿來的垃圾,收集的物資,醫療用品,種子,一堆堆的衣服……

連農具都堆滿了小角落,可謂是十分齊全了。

她也終於能鬆口氣了。

…………………………

原始世界依舊陽光明媚,可在這明媚陽光下,溫度計顯示出來的,也不過是十度。

真是……

她看着只穿一條小皮裙的人在自己面前跑來跑去,到底沒忍住,指了指火堆:“你們不冷嗎?”

對方是個年輕的女孩,大大的、帶點棕黃色的眼睛看着她,大概明白她的意思,趕緊搖了搖頭。

可週霜霜分明看到,對方的脣色都有些微的發青了……肯定是冷,但是他們沒有皮毛,不會做衣服,只能逼着自己習慣了。

外頭太冷了。

她咬咬牙,衝進了棚屋。

裏頭倒是有許多火堆仍在靜靜燃燒,溫度適宜……可週霜霜知道,這麼多火堆,是爲了神祕的她而燒起來的。

不然,就算旁邊都是森林,可也不是隨手就能找來乾枯的樹枝的。

更何況,他們也就只有昨天那幾把斧頭能砍樹。

就連柴火都是重要資源,想在這個世界生存,真難啊……

……………………

但是,別的人可以硬撐,這幾個病號卻不行。周霜霜在這裏放飛自我,直接不做掩飾的從空間裏掏出了幾條被子,蓋在了幾人身上。

被子是收衣服時叫那兩位頗有生意頭腦的師兄一起準備的,因爲圖便宜,都是些殘次品——

比如開線,比如破了大洞,比如花花綠綠的料子實在太粗糙,叫人看着都覺得磨皮膚……

偏偏被子這個樣子最難賣。哪怕是最偏遠的農村,人家寧願不買被子,也不要這種——家裏自己彈的棉花被,不比這舒服?

此刻,這些被淘汰的物品,就蓋在病號身上。五彩斑斕,格外辣眼睛。

周霜霜盯着這一排鮮豔的色彩,不知道爲什麼,越看越覺得順眼——不不不!

她趕緊出了門。

——再不走,她怕自己引以爲傲的審美,會硬生生扭曲掉。

……………………

當棚屋重新安靜下來時,幾個原本安靜躺着的人卻都坐了起來。

他們早就已經清醒了,不過傷口縫合過了,周霜霜不相信自己的手藝,害怕再裂開,就直接叫他們儘可能的多躺躺。

原始世界,沒有手機,沒有娛樂,他們幾個恢復能力超強的壯年,被周霜霜硬生生壓着不能動彈,真真正正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度日如年……

但是,但是自己這身上——

幾個人激動着,摟着被子發着抖。

——周霜霜突然變出東西來,大家已經不驚奇了。只是那顏色鮮豔,大紅大綠的棉被,着實是叫他們開了眼界了!

迪是第一個激動的險些跳起來的。

他看着那柔軟又溫暖的東西在自己身上,忍不住緊緊攥住那邊角的布料——

再看其他人,此刻也都哆哆嗦嗦,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實在是,實在是……太好看啦!

比他們脖子上戴着的骨頭和羽毛,還有串着石頭的小皮裙,簡直好看一百倍!

只是,這麼大,怎麼穿呢?

我的老千江湖 莫非是要披在身上?

幾個人下了地,比比畫畫……

不一會兒,被子便因爲在泥土上拖來拖去,弄得髒兮兮的了。

………………………………

捕獵的隊伍已經回來了。

周霜霜看看時間——才上午十點半啊!

他們怎麼回來這麼早?不需要更努力一點嗎?

還是她猜錯了,其實事情根本沒有她想的那麼嚴重?

周霜霜都快急死了——言語不通,真難熬啊!

然而,這一切的焦慮,在看到啓他們帶回來的獵物後,終於迅速消散了。

她還是小看了這些原始人。

他們什麼都沒有,偏偏還能一代代傳下來,肯定是有自己獨特的能力的。

比如捕獵。

上次對付那個大怪獸時,他們展現出的能力並不強,可能是因爲雙方武力值不對等的緣故。但這次,周霜霜看着那快堆成小山的小動物,不由瞠目結舌。

啓他們……好厲害!

她的眼神毫不掩飾的讚歎,那怕言語不通,啓也仍然感受到了。

此刻,他看着周霜霜,也裂開嘴,毫不矜持的得意笑了起來。

他們原來也是可以這麼厲害的!

周霜霜想此,心情也就更放鬆了。此刻饒有興致的看着那一堆獵物,正試圖一一分辨。

然而過了好久,她又蔫蔫的縮回了頭——這究竟是什麼年代啊,那些獵物,別說是分辨種類,但凡能看到一點與二十一世紀動物的相像之處,她也不至於這樣一無所知啊。

…………………………

她心情沮喪,索性直接先把棉被掏出來,在一旁的空地上堆出老高。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直接顯示出自己的手段。

一時間,所有人都屏氣吞聲,萬分小心。

再看向周霜霜時,神態越發的虔誠又狂熱。

……………………

或五彩斑斕、或灰突突的被子在瞬間堆成一座小山,底下壓着茂密的草葉。

可他們壓根不知道這是用來做什麼的。

周霜霜隨手撿起一條,裹在了啓的身上。

對方愣了兩分鐘。

逍遙兵王混鄉村 但啓很快就感受到,棉被所帶來的溫暖了。

此刻,他身長脖頸長嘯一聲,一把摟住了周霜霜,並死命的拍打着她的後背——

周霜霜要不是本身有兩下子,今天說不得就得交代在這裏了!

她艱難的掙扎出來。

而這時,所有人都瘋狂的撲到了被子上!

——實在太漂亮啦!

——沒看啓都歡喜的叫了起來嗎?!

……………………

周霜霜在旁邊看着,總覺得他們的情緒有點不太對勁……

當然,她也知道棉被的出現,實在是跨時代了些,可這不是沒辦法嘛。瞧瞧啓,不愧是族羣的領頭人,太敏銳啦!

沒看人家試一試,就立刻反應出它的好處了嗎?看看他發出信號後,大家多積極啊!

就是……

周霜霜嘀咕道:

——見到能幫他們過冬的棉被,怎麼大家卻好像過年買了新衣服? 周霜霜終於硬着頭皮進了一次她之前一直不敢進的洞穴。

天知道,人的特性又不是貓科動物,愛乾淨愛收拾……大中華的歷史上,勤洗澡勤清潔的概念,也就比歐洲人早了那麼幾百年。

在這種情況下,周霜霜完全可以想象那深邃又不通風的羣居山洞,到底是個如何破下限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